♥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六章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爷爷突然传声,让我心里很忐忑,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赶紧结束了故事,和大家说我爷爷找我有事,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让大家都在这里等我,先别散了。之后我心里就一直七上八下的等在紧缚解开,好赶快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种忐忑的心情真煎熬。

紧缚终于解开了,我不顾身上的疼痛,赶快去往5号房,我怀疑是不是自己做什么错事,主人才找我的,来到5号房的门口,我把自己用后手缚的姿势绑上,才进了屋,这样也许能争取宽大处理吧,现在点个图标就成,完全不用带颈圈手铐什么的,真方便!!!

进屋后,我跪在地上,对着空气说:“爷爷,我来了,是孙女做错什么吗?”

…呃,没有,你干什么这样啊,快起来…爷爷的话有些犹豫,让我更担心了。

“孙女喜欢这样说话,爷爷有什么事快说吧。”我现在更不敢起来了。

…嗯,是这样,你那个涮羊肉的调料啊,我怎么都弄不好,所以来问问你…爷爷吞吞吐吐地说了。

“啊!”我惊叫了一声,这么回事啊,天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让我担心这么久,你要不是我爷爷,信不信我……

我在心里腹诽着,嘴上却甜甜地说:“爷爷喜欢吃涮羊肉,孙女很高兴。”接着把配方说了,现在我也感叹,女人真会装啊!!

…嗯,好,我记下了,其实不是我想吃,是老东西他….…

“爷爷!”我这下可不高兴了,自己想就想吧,还扯别人干什么啊。

…哦哦,是我想吃!…爷爷招了。

“爷爷,我四级了”我赶快和爷爷报功。

…嗯嗯,我很高兴,继续努力吧,不过也别太努力,别累坏了…爷爷现在一点也不像主人。

…你太让我骄傲了,你知道吗,不光英国,就是美国那些家伙,也都在羡慕我呢,我现在可露脸了,你这次要是能破纪录,那他们就更没话说了…爷爷话语里透着那个得意啊。

“爷爷放心,我必不让爷爷失望!”我保证道。“对了,爷爷,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和我一样装备的人啊?”

…嗯,就是她,她主人还不服,哼!…爷爷赌气地说。

“我一定打败她,爷爷放心!”我下定决心。

…哎, 别别,你的表现我都看到了,你可别这么拼命,爷爷不会为那点面子让你受什么损伤的!…爷爷赶快说。

“放心吧,爷爷,您看我这不是没事嘛,这次训练我一定能创纪录!”我对自己还是有点信心的。

…你保证,不会那么拼命了,不然你就要受罚!!!…爷爷叮嘱我。

爷爷真好,我心里暖暖的,说道:“我保证!”我心里说,我保证更拼命,为了爷爷!

…嗯,好,你去吧。…

“哦,爷爷,能把后面的装备也给我吗?”我问道。

…那不行,这个有规定,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过了,我一定最快给你送过去,哎,不对啊,你那么着急要干什么?你刚才的保证是真的吗?!!…爷爷还真敏锐。

“我没着急,就是问问,我…我的保证是真的”怎么这么快就被爷爷看穿了!

…那,基本训练完成后你至少要休息3天,你二姐的装备也运过去了,你总要照顾她吧,而且还有奖励给你呢…爷爷好像都在求我了。

“嗯嗯,我知道,爷爷放心。”我赶紧说。

…我就是不放心,算了,我知道你的性子,你去吧…

“爷爷再见。”我不敢多说!赶快走了。

回到8号房子,大家都在呢,还是四妹先说话:“咦,三姐干什么绑着啊?”

“啊,没事,绑着玩的!”我都忘了自己还绑着呢,赶紧解开,解释道:“爷爷没什么事,就是和我…..”

…不许说!…我还没说完呢,爷爷就在耳机里阻止我。

“啊,哦。爷爷和我……和我….交代了点训练的事。”我吞吞吐吐地说,那么突然和我说,让我编瞎话的时间都没有。我赶快转移话题,和四妹说:“四妹,教我跳一个小时的舞吧!”

我必须抓紧时间训练!四妹答应一声,先去准备,大姐也出去了,就剩下我和二姐时,二姐抓着我的手,问道:“我训练的时候会不会也会像你那样啊!”

我知道二姐是指我驷马的那个程度,忙说道:“不会,那是肯据个人情况定的,它不会要求你达到什么程度,而是要求你身上产生多少疼痛。”我把两次紧缚时的差异说了,二姐才放心。

“走吧,和我跳舞去!”我把口塞戴上,二姐看我戴上,自己也戴上,和我拉着手来到大厅。四妹都准备好了,大姐找了把凳子当观众。

“大姐,一起学啊!”我传声给大姐。

“别了,我都多大岁数了,还学这个!”大姐笑着说:“我看着你们跳。”

“谁说大姐岁数大,我怎么没看出来,大姐和我们一样大!”我传音的同时,去拉大姐。大姐毕竟是女人,被我这么一夸,美得任我拉起来,半推半就地来到舞池。音乐响起,四个美女就开始跳舞了,原来这个热舞挺简单的,只要踩上舞点,剩下就是跟着做,比广播操运动量大而已,而且那个踢腿弯腰什么对我都不是问题,踢腿我能踢到自己鼻子,下腰前面我的脑袋能着地,后面我脑袋…也能着地。

我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下体的两个球球,那两个球球也在跳舞,只不过是在我的体内跳,所以我一边跳,一边还要控制悠悠球,尤其是到阴道训练的时候,我还要配合着训练的节奏控制!本来跳舞我就不会,再加上还要分心控制训练,结果是手忙脚乱,很久没受的惩罚这次也受了很多次。

大姐和二姐都知道我的意图,都是一边跳着,一边观察着我的情况,满脸担心。只有四妹是在前面领舞,没看到我的情况。到口腔训练的时候,我不得不停下,因为没法呼吸,所以我干脆摘下了口塞,以后再补吧,这个机会太难得了,难度比跳绳还大,跳绳毕竟是有规律的,这个完全没规律,更锻炼人!

1个小时过去,我累得呼呼直喘,二姐和大姐赶快过来询问,我摇摇头表示没事,这时四妹过来问道:“三姐感觉怎么样?累不累?”

我喘着气说:“要是早点跳就好了!”我说的真心话,要是在三级的时候开始跳,现在应该就从容多了。看到四妹疑惑的表情,我也没多解释,只和四妹说:“四妹,这几天需要你多带我跳舞,勤苦你了。”

“这算什么啊,没问题!”四妹拍着胸脯保证道。

“以后你训练的时候,三姐帮你!”我说道,这时候我基本恢复了,再次惊叹一下这种妖孽的恢复力。

“我要训练了,明天见!”我带上口塞,和二姐回到自己的房子,同时我看到大姐和四妹鬼鬼祟祟地进入同一个房间,估计是看我和二姐的毛片去了,以后一定要注意保密!!

进房间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项圈的通话功能关了,只留下二姐的,这次我感觉深喉训练时间的增加基本到一倍了,不过这对我没影响,我自己的要求是不停下!

二姐也戴上了口塞,我们互相用毛巾为对方擦汗,虽然我们知道一会就到洗澡时间了,但都忽略了这点,只是仔细地为对方擦汗,体会着对方为自己擦汗,感受着这一份温情。擦了很久,直到把对方的脸都擦了10多遍,我们才停下,然后互相拉着手坐到床上,就这样互相凝视着对方。真奇怪,昨天有人偷听,我们说了那么多话,今天没人听了,我们倒什么都不说了!

可惜坐下没多久,我下体就一疼,吓了我一跳,这时我才感觉到下体的涨满,刚才跳舞的时候没注意。

“二姐,渴吗?”我问道。

“嗯?我不渴,你要喝水吗?”二姐疑惑我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指指自己的下面,然后说:“满了!”

二姐飞快地摘下口塞,然后对我说到:“现在渴了!”说完就躺在床上,我也赶快骑到二姐身上,做出姿势,这次我把速度放快了点,起来后,我发现二姐仍是一脸淫液,忙问道:“怎么又弄一脸啊,很难吗?”我自己看不见,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故意的!”二姐说完,飞快地带上了口塞!戴好后和我传声道:“我要在脸上和嘴里都留下你味道!”

“那我也要!”我摘下口塞,然后把二姐的内裤脱下来,用嘴含了一口二姐的淫液,又马上把口塞戴上,之后传音给二姐:“现在嘴里味道好多了!”

二姐眼睛弯了弯,对我传音到:“讨厌啦,弄的人家下面都是。”说着把内裤脱了下来,要去浴室洗,我们穿的那种内裤只要一脱,淫液就会流出来,平时我们都是蹲着脱的,刚才我在二姐站着就脱了,结果弄得腿上、内裤上都是!

“别动,我来!”我跑到浴室拿出湿毛巾,跪在二姐面前为二姐擦拭着下体和大腿!我换了好几次毛巾,弄得二姐呼吸都急促了,天地良心,我真没动什么手脚,只不过擦的都是敏感部位而已!二姐一直静静地待着,任我施为,最后我拿出替换的内裤,帮二姐穿上。

“好了,上床躺着吧!”我传音给二姐,天地良心,我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二姐歇会!可是二姐听了以后,却开始把自己的乳罩和束腰解开了,然后爬到床上,侧着身对着我,一手支着头,一手放在自己的臀部,对我传声道:“你也来嘛!”

这个姿势是今天大姐教我们的,可我没想到,二姐现在身上只有口塞和内裤,做出这种姿势会这么诱人!尤其是那满脸的淫液!!我正深喉呢,口塞吸进去后都忘了吐出来,直到上不来气了才反应过来,诱惑?堕落?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而且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上床的,我更不知道我的手是怎么伸向二姐的,我只知道,我的手还没碰到二姐呢,下体就传来了疼痛!!!!!

!#!@#!#¥,我好想骂人,为什么这么巧啊?!老天爷你玩我呢吧?

二姐正等着呢,看到我的手突然僵在半空,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尿尿!!”我都快哭了!

“那赶快啊!”二姐不再装了,赶紧下床,把跳绳递给我,我也只能下床,开始跳绳,这一跳,我才体会到跳舞的好处,相比之下,跳绳容易多了。

尿尿很顺利,然后是灌肠,这次我特意每次都多收缩了10分钟,结果就是3次完成后我的肛门累得酸疼酸疼的!看来我肛门没什么特殊的地方。而且这次灌肠时,肚子里的疼痛不那么厉害了,我估计有几天我就能适应!

“我不劝你,但我会和你一样努力。”二姐就说了这一句话。

“嗯,我也会一直支持你。”我也只回了这一句。

接下来就是洗澡,二姐把自己脱光,帮我洗,我从宝贵的10分钟里抽出1分钟吻了二姐,就当是表达谢意吧,我弄好后出来穿上鞋,时间刚好,我没着急戴口塞,慢慢吹着自己的头发,等二姐出来,我们开始进行我们最喜欢的一项活动—-为对方梳头,期间我们都没说话,享受着这温馨的一刻。

最后我才给自己带上口塞,那个任务加倍对我没意义。

睡觉时,我同样把手放在二姐赤裸的身上,这次我真没有什么下流目的,我只想知道二姐是不是睡着了。

二姐的身体一动不动,但我知道二姐没睡觉,每次她都会被刺激弄醒,每次被弄醒,她的身子都会紧张一下。我能感觉到二姐在尽力不让我察觉,可赤裸的身体怎么能瞒过我呢,二姐今天锻炼的太少了。我默默用手机关掉了二姐的装备,让二姐睡觉吧,明天接着练就是了。

但是,当我关掉后,我反而感觉到二姐的身体微微抽搐起来,怎么回事,我弄错了吗?我赶紧查看手机,没错啊!

我把二姐的身体扳过来,才看到二姐哭了,二姐见我发现了,更哭出声来,我慌忙要为二姐把口塞摘掉,二姐却挡住了我的手,传音道:“二姐好没用!”

我赶紧把二姐扶起来,用手指沾了一滴二姐的眼泪,按在了我的心口,表示你的眼泪流在我的心里。然后又比了一个心心相映的手势。我做这些手势只不过是因为我的舌头又不能说话,只能先停下我自己的深喉训练,先缓缓舌头。

二姐自然知道我的意思,但哭的更伤心了,传音道:“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没用,我配不上你!”

“别胡说!”我能说话后就马上传音道:“你是因为要陪我才没时间锻炼的,而且你下午才开始,时间太短,不行很正常,就是我也不行啊!!!”

我抬起二姐低垂的头,继续说道:“你因为陪我学习,陪我跳舞,才耽误了锻炼,你这都是为了我!你这么说,想过我的感受吗?!”

二姐被我说的愣住了,半晌才传音说:“能抱抱我吗?”

我紧紧把二姐搂在怀里,传音说:“你保证,以后不许说配不上我这类傻话!”

“嗯,我听你的,我保证不说傻话了!”二姐在我怀里传音。

“我也不….”我还没说完,就说不下去了,深喉训练开始了,这可是强制的,我也没法反抗。

二姐听我说了一半不说话了,抬起头看我,我只能指指自己的嘴,再耸耸肩,表示无奈,然后用手机和二姐说话:“我也不要你听我的,我们相依为命,互相依靠,不需要谁听谁的!”

“好”二姐传音说:“我们相依为命。”二姐用中文和我说,这个成语我教过她。

我用手机画了个笑脸,然后写到:“笑笑!”

二姐冲我笑了,就躺在我怀里,还把我的手拿过去放在自己的乳房上,传音到:“手别动,就放在这,感受我的心。”

“….”我就剩下一只手,连在手机上写字都不行了。不过我心里呐喊着:不是让我揉啊,二姐你太会耍人了,谁把手放到那里是为了感受心跳的啊!!!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我的手一动也不敢动,连使劲都不敢。最后还是二姐用手把我的手往下压了压。

“感受到了吗?”二姐传声问。

天地良心啊,除非跑个几千米,要不谁把手放那能感觉到心跳啊,你当听诊器呢!更何况还隔着那么厚的….呃,脂肪!再说人家听诊器也是放乳房下面听啊,你把我的手放在乳房上面是什么意思,还正好用乳头顶着,最离谱的是,你乳头还勃起了,那么硬!!!!

这时候深喉训练倒是结束了,我忙传音道:“你心跳很快啊!”

我心里这慌啊,我纯是猜的,二姐刚哭过,心情一定很激动,心跳应该很快吧,至少我现在心跳就很快!手放在那心跳能不快嘛!我估计不管哪个女人,被手放在那里心跳都慢不了!

“嗯,还很剧烈呢!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我的心跳总是这么快呢?”二姐陶醉的传音。

“那是爱,我们的爱!”终于过关了!我把手抽回来,把二姐放到枕头上,在抬起二姐的头,传音道:“我帮你把口塞摘了,睡觉吧,明天接待园丁,需要养足精神,而且估计晚上你还要喝那个呢!”

二姐握住我的手,传音到:“先留着吧,等喝水的时候再摘!”这次二姐是脸朝着我睡的。

果然让我说中了,晚上我被阴道的电击疼醒了,我赶快摇摇二姐,二姐睁开眼睛,我指指我的下面,二姐就迅速解开口塞躺好,我也骑到二姐身上,做好姿势,这次我能感觉到二姐在主动吸我的液体,结束后,二姐还含了一口我的淫液,抹在我的脸上,然后才快速戴上口塞。去拿毛巾给我擦下体。

最后二姐让我躺好,盖好被子,传音道:“和我一起闻吧!”然后自己也快速钻进被窝。片刻后,拉过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上,再过片刻,二姐干脆凑过来也搂住我,就这么睡了!

我看着二姐沾满我淫液的脸,闻着自己淫液的味道,感受着二姐赤裸的胴体,心里真是百感交集。想起刚到庄园的时候,每天是被爷爷的惩罚叫醒,而现在早上,我应该是被尿道的疼痛叫醒,那时候我还会在心里抱怨,而现在,我却在享受这一切。明明可以上闹钟的,可我就是不想用,非要让电击叫醒不可。

那时候看到自己的淫液,只感觉到羞辱,现在却是满心的幸福!那时候感觉这里是囚笼,现在却感觉这里就是家!那时候被迫叫主人,现在主动叫爷爷!!那时候的训练是被惩罚强迫的,呃….现在也是被惩罚强迫的!!!只不过自己在拼命加码……想着,想着,我睡觉了。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果然是因为尿道电击,我把二姐叫起来,只是因为我不叫她,怕她生气,然后跳绳尿尿,脱鞋洗澡!互相梳头,刚梳完头,阴道的电击传来,我赶紧拉住二姐,指指下面,二姐露出微笑,回到床上躺好,我也骑了上去,不同的是这次二姐脸上没有液体。我们又收拾一番后,看看对方没什么破绽了,才打开手机的通话出门。

吃完饭,我让大姐和二姐准备园丁的早餐,而我和四妹又跳起了1小时的舞。跳完舞,我和二姐去洗脸化妆,再挑选了两条漂亮裙子穿好。其实现在的时节已经很冷,穿裙子不合适,但我和二姐还是选了裙子,女人啊!美丽冻人嘛!!好在我们都穿了连体衣,算是稍微保暖些吧!

我们走在早晨的庄园,湿冷的空气让我们都打了个哆嗦!我们手拉手,看着对方,难得两个人的嘴都是自由的。

“好冷啊!”我对二姐说,用嘴说话让我有点不习惯!

“我也冷!”二姐说着,向我张开双臂。

“我们互相取暖。”我抱住了二姐,忽然我灵机一动,在二姐嘴边说道:“活动活动就暖和了。”

二姐疑惑地看着我,我把二姐的一只手抬起,另一只手搂住了二姐的腰。二姐立刻明白了,把手搭在我肩上,我们开始在庄园的路上跳起了华尔兹,这是大姐教我们的唯一一种舞,刚开始跳,我们的耳机就传来了“滴答答,滴答答”的打拍子声,大姐在看着我们呢!

我们相视一笑,按着拍子舞蹈起来….

“滴答答,滴答答,手抬高,滴答答,滴答答,二妹跟上,滴答答,滴答答,转~~滴答答,滴答答”大姐一边打着拍子,一边指导着,我们的动作越来越流畅了…..我们在花丛中,草地上舞蹈着,旋转着,完全不顾露水沾湿了鞋子和裙子。耳机中又传来四妹的话:“真美啊,怪不得你们要去接待园丁!!”

我们现在可顾不上四妹说什么,这是我们第一次尽情地舞蹈,双方都陶醉在其中,大姐的拍子已经听不到了,应该是看不到我们了,毕竟庄园太大!我们都看到了对方幸福的表情,更加陶醉其中….

我们跳到大门口时,看到斯文森大叔已经等在大门口了,我们赶紧停下,跑到大门口。

“对不起啊,大叔,我们在学校学习舞蹈,刚才就练习了一下,让您久等了。”二姐首先开口解释道。

“是啊,大叔,对不起,我们刚学,需要多练习,耽误您了!”我也忙说。

“哈哈,没关系,能看到两只美丽的蝴蝶跳舞,等多长时间都没关系!”大叔哈哈笑着。

斯文森大叔还是先把合同给我们签字,才进了庄园,同时还问到:“主人家又出门了?”

“嗯,是啊,所以又叫我们来了,正好我们放假。”我说道。

“刚才你们跳的真好看,我都看花眼了!”大叔打趣道。

“哪有啊,我们刚学呢。”二姐谦虚道。

“人漂亮,怎么跳都好看!”大叔的夸奖让我们很不好意思。

“大叔,我们去拿早餐,还是老地方吧!”二姐说。

“嗯,好。”大叔和我们分手,我和二姐一溜小跑地回到房子,餐车早准备好了,牛奶居然是热的,现在天冷,二姐想的真周到,我们推出来,二姐还拿了好几个抹布。

“拿这个干什么?”我问道。

“擦露水啊!”二姐回答。

“哦,你真细心,我就想不到。”我夸着二姐,二姐最近自信心受打击,我要常夸夸二姐。

“小事情而已。”二姐也很高兴。

“那么多牛奶,你是怎么加热的?”我疑惑地问道。

“微波炉啊,你不用微波炉加热牛奶吗?”二姐也奇怪地回答。

“哦,我们一般用火加热。”我们说着话,一会就来到花廊,大叔他们果然都站着呢。

“大叔,先擦擦凳子。”二姐拿着抹布,就去擦凳子。

“我们来就成了,你别弄脏了衣服。”大叔赶快接过抹布。其他工人也过来接过抹布。我们反而没事干了,于是我没事找话地问小丽娜:“你怎么穿这么少啊?”

“一会干起活来就热了!”小丽娜一边擦,一边说。

人多好办事,一会就擦完了,这时二姐已经给大家倒好了牛奶和饮料,招呼大家道:“趁热吃吧。”哎,要说招待人,我和二姐差远了。

“抹布给我就成了。”二姐接过大叔的抹布,递给我,给我使个眼色,我立刻会意,接过了其它工人的抹布,这时二姐招呼着其他人。等大家都开始吃的时候,二姐对大叔道:“大叔,我们先回去了,有点冷….”

“呵呵,快回吧,车我会送回去的!”大叔看我们穿的的确少,也催我们回去。

“那我们走了,你们慢用。”我和大家说。

“哦,对了,庄园里有几颗果树,中午我带你们去看看,我记得你们还没秋天来过庄园呢吧?”大叔突然说道。

“真的?”我们一起惊呼,我们还真不知道。

“当然了,中午去吧,那时候暖和。”大叔笑着说。

“好,那说定了!”二姐说完,就和我走了,路上,我和二姐说:“二姐,你真会招待人,比我强多了!”

“那算什么啊,多招待几次就成了!”二姐听到我的夸奖,脸上都是笑意。

“刚才我都不知道干什么呢!还是你厉害!”我们一边说,一会回到了房子,进了门,我和二姐就分别带上了口塞。这是,大姐和四妹也过来了,大姐打趣道:“这么用功啊!”

“嗯,大姐,大叔说庄园里果树呢,等他们走了我们去摘果子吧!”我和大姐说。

“真的!太好了,我一定要看看是什么果子。”四妹有抢着说。

“到时候我们去采摘。”我说道:“大姐,你们怎么下来了,有什么事吗?”

“没事,看看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四妹,我们继续吧。”说完,大姐和四妹就回去了。

我去健身房练习了一会热舞,二姐外面收拾餐车,因为天冷,我和二姐特意弄来一些热咖啡放在餐车上,二姐说中午以后暖和了,就不用热饮料了。

“二姐,你真棒!”我夸着二姐,把餐车推出了,过程很顺利,这次没有那些惩罚啊,刺激啊什么的,我们也没有顾忌,一直和大叔他们聊着天。等回到房子,我向二姐指了指自己的下面,说道:“要满了,先回房间吧。”

“不用,去健身房吧。”二姐说道。

“不会被发现吗?”我担心地问道。

“没事,大姐她们在楼上呢,咱们很快就完事了!不过先把裙子脱了,别弄脏了!”

这时候我的阴道电击已经开启了,只好说:“来了,快点吧!”

我们俩快步来到健身房,迅速脱掉了裙子,二姐用两个体操用的厚垫子摆在两边,自己躺在中间,这样我骑上去就不会压到她了,我们迅速解决了问题,然后二姐起来拉住我说,去厨房擦干净再穿衣服,我们又快速跑到厨房,刚到大厅的时候,我们就看见大姐和四妹正往楼上走呢,都光着脚,只穿了连体衣。

“啊!”我们吓了一跳,“你们….你们…怎么…..下来了?”我说话都结巴了!

“我们….呃…..喝水….对,喝水”大姐说话也吞吞吐吐的。

“不对,你们刚才在干什么?!”我一听就不对劲。

“没没,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四妹赶紧说。说完就被大姐在脑袋上打了一下!

“哈!”我可抓住你们了!!

“笨死你算了!”大姐狠狠地和四妹说,然后对我们说道:“我们是不小心路过的…..”

这时二姐过来,把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

糟糕,又忘关手机了!!!我恨不得抽自己!她们肯定是听到我和二姐说话了!!

“你们欺负人!!!”我装出要哭的样子。

“别别,是我们错了,都是我的错,不怪大姐,是我拉大姐来的!”四妹首先跑过来拉住我的手。

“胡说,这是我的主意,你别往自己身上拉!”大姐也过来拉住我的另一只手。

“你们,我不管,反正是你们欺负我!!”现在分辨谁是主谋有意义吗?!反正都让她们看到了!

四妹突然跪在我的脚边,抱着我的腿恳求到:“三姐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吓了一跳,刚要把四妹拉起来,大姐也说道:“是啊,我也错了,我也给你跪下!”说着,大姐也要跪下,我赶紧把大姐拉起来,然后对四妹说,“你也起来吧。”

四妹跪着问道:“那你不怪我了?”

都已经看完了,我还能怎么样!但我不甘心啊!只能说道:“把我下面擦干净,我就原谅你们!”

“好”四妹答应以上,就直接用嘴舔起的内裤来,别说我了,就是我身边的二姐都吓了一跳,一起“啊”的叫了一声,我赶紧去拉四妹,说道:“我说的是毛巾啦,不是这样!”

“不要,二姐能,我也能!”四妹紧紧抱住我的腿,依旧舔着。

“我,你!…”二姐在一边无语了。

“我原谅了,我就没怪你们,我说着玩的。”我只能说实话。

可是四妹还是舔了半天才起来,说道:“你不怪我就好!你要是还生气,就打我好了,用那个鞭子打,我最怕那个了。”

这时大姐拿着毛巾过来,对四妹说道:“傻丫头,你三姐才不会怪你呢,更舍不得打你,她才不是那样的人呢。快起来吧!”

大姐说完,自己跪下了,给我擦洗下身,二姐在一边看到,忙过来说:“我来吧,大姐,怎么能让您动手呢?”

我也赶忙要拿过毛巾自己擦,大姐打了我屁股一下,说道:“别动,大姐给自己妹妹擦擦身子,有什么不行的!”

我屁股上挨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身体突然不会动了,只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一下涌到的眼睛上。眼泪就掉了下来,正好落在大姐的脸上,大姐感觉到有东西滴在脸上,用手沾了起来,放到自己的心房,说道:“你的眼泪流进了我的心田,是这样吗,不光是你二姐,大姐的心也一样!”

我再也忍不住了,也跪下抱住了大姐和四妹,四妹也哭着和我说:“还有我的心,也一样!”

这是二姐也跪在我身边,哭着和我们抱在一起。

“好了好了,不要这样,园丁们都在外面呢,被看见不好!”我赶紧劝大家:“我真的不怪你们,你们都起来啊!”

“真的不怪了?”大姐和四妹问道。

“真的不怪了。”我想想以后不甘心,继续说道:“不过二姐我就不知道了,你们还没求她呢!”

“二妹…..”大姐刚要说话,二姐就拦住了:“我也不怪,真的!”

“那我呢?”四妹问道。

“不怪,不怪,我都不怪,其实,我没什么可怪你们的!”要不是这种情况,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我对三妹的爱。

“而我只需要你知道我对你的爱就够了”我对二姐说道。二姐抱的更紧了。

“该准备午餐了,大家帮我准备吧。”我对大家说,估计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家起来了。

别说,还真灵,大家纷纷站起来,走向厨房,只有大姐没起来,和二姐说:“再拿块毛巾来。”

二姐很快拿来毛巾,大姐开始擦我鞋上的露水,我赶紧蹲下,说道:“大姐,我自己….”

“不行,我只管擦鞋,脸上你们自己来。”大姐打断我的话,很快擦好我的鞋,又把二姐的鞋也擦了,然后在站起了说:“你们脸上的自己解决吧,我去准备午餐。”说完拿着两块毛巾去厨房了。

我和二姐对视了一眼,飞快跑上二楼,各自洗脸,洗脸的时候我问二姐:“你真的不怪她们?”

“有什么可怪的,我巴不得她们知道呢,这样她们才不会把你抢走!”二姐一边洗一边说。这次我们可记得关手机了,估计以后都不会忘了!

“抢我?怎么会?”我惊异道。

“你没看出来吗?四妹对你有意思!”二姐洗完脸了。

“不会吧,我怎么没看出来?”我也赶快洗完。

“当局者迷!”二姐又说了一句中文。

“我哪有那么大的魅力啊?!”我把脸擦好,说到。

我们往出走的时候,二姐对我说:“你有,我就是个例子!”

我们分别戴上口塞,来到健身房把裙子穿好。裙下摆有点水印,但不脏,我再一次感叹,英国的空气真好啊!!

来到厨房,大姐和四妹都坐着呢,二姐奇怪地传音问道:“你们怎么没有准备午餐啊?”

“太早了!”大姐指指墙上的钟。

我一看,是太早了,主要是我们送饮料的时间提前了,真是人多好办事啊!

“那我和二姐先回房间了。”我用手机写给大家看。

“干什么去?”大姐问。

“升级!”我给大家看了后就和二姐往回走。身后传来大姐和四妹的声音:“妖孽!”

回到房间,我先把裙子脱下来,然后用手机写给二姐看“早知道不穿裙子了”。等我做到床上,指了指自己的下体,其它的不用比,就剩最后一级了。二姐把东西拿过来后,我看了看,除了更重,更紧外没什么不同,好像重心更难控制,感觉里面一直有东西在晃动,二姐看我一直在把玩悠悠球,没有其它动作,疑惑地问道:“不是升级吗?”

“先休息会!”我传声道,这时深喉训练结束,我终于能传声了。本来我是想等园丁走了一起升级的,不过现在有机会,先熟悉下也好。刚才我就已经完全放松了阴道和肛门的肌肉,尽量让它们完全恢复。

终于,熟悉的阴蒂捏紧感传来,我收缩期阴道的肌肉,我现在都怀疑自己阴道的肌肉会不会比手指的肌肉都灵活,基本都不用指挥,有种随心所欲的感觉。果然,没多久下体的刺激停止,脖子一疼,最后一级了,我们熟练地换好装备,我又向二姐指指自己的肛门,那里也升级了吧,把嘴剩下,等园丁走了再升。这样下面的两个装备就不会启动,可以让我熟悉。肛门的装备除了更粗、更硬外,也没什么不同。不知道启动后会有什么花样?我一边想着,一边换好装备。

时间没用多少,等我们回到厨房,大姐忙问:“升级了?”

我摇摇头,指指自己的嘴,耸耸肩,意思是还剩下嘴没升级,现在轮到深喉训练,我又无法说话了。阴道里的球果然更难控制,重心根本无法掌握,趁着还有时间,我把大家拉去跳热舞了,现在锻炼总比到时候受罚好!而且这种运动对身体的锻炼也很好,虽然有了连体衣我们完全不需要这种锻炼,不过跳舞的时候心情总能保持愉快,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跳一段,应该能让心情变好!

等我们微微出汗时,时间也差不多了,四个女人一起下厨房准备午餐,还真不是一般地快,我们去送餐前,大姐吃糊糊,和我们说:“一会我们吃完就回房间了,你们有事去找我们吧!”

“关手机!!!”我气呼呼地说。我的口塞刚摘下来,能用嘴说话了!好像这些天用嘴说话都变得难得了。

“是,是,一定,一定!”俩女一起保证,天知道她们会不会关,随她们吧!

吃午饭的时候我们一直等着,就是为了去看那些果树,我们一边喝,一边聊天,直到吃完,大叔陪我们把餐车送回楼里,之后就向小山进发了。原来果树就是山边不远,是几颗苹果树,树上挂满了红红的苹果,非常可爱,大叔帮我们摘了几个,让我们带回去尝尝,我好奇地问:“庄园里的苹果能随便摘吗?”

“没事,这些苹果主人不要,每年我们都能随便摘,就这样还有好多掉下来烂掉了,怪可惜的!”

“这样啊,那好,我们这几天尽量吃,不浪费!!”我们拿着苹果回到房子,洗好来到大姐的房间,进去后又见两个赤裸的胴体,这次是四妹在给大姐的乳房服务,我进去说到:“课间休息啦!”

“怎么还给我们送苹果啊,要吃我们自己会拿!”大姐说到。

“这个不一样哦,是刚摘下来的!”二姐说到。

“哪摘的?”四妹一下就抢过去一个,张嘴就啃。

“山那边,等没人我带你们去!”我递给大姐一个。

“那边还有苹果树?我都不知道!”四妹含糊地说道,嘴里都是苹果。

“慢点吃,有那么好吃吗?”我又递给四妹一个,自己也咬了一口,还别说,酸酸甜甜的,真好吃。

“还有吗?”四妹把两个都吃了,腮帮子比塞了口塞球还大,含糊不清地问我。

“你怎么这么能吃啊!没了!!”我埋怨道。又是一吃货,不亚于二姐,话说这些天也没好好慰劳下二姐,只能等回家再说了。

“这个比买的好吃,我们这就去摘吧!”四妹吃兴奋了。

“那也要等园丁走了啊!”大姐也吃完了。

“哦,对!”四妹老实了。

“你们继续吧,我们走了,等园丁走了我叫你们一起去!”我说着和二姐出了门。关上门后,我从裙子下面拿出一个苹果递给二姐,用手指竖在嘴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二姐偷笑着接过苹果,小口地吃起来,样子像极了偷吃鱼的猫。

接下来是在跳舞中度过的,但我没让二姐跳,让她适应口塞吧,跳这个实在不适合带口塞,活动量太大了!不过效果也很显著,等再送饮料,正常走路时就基本能控制住了。

送饮料回来,我让二姐把阴道里的假阴茎换成了我用的4号球,让她试验一下,二姐站着感受了一下,惊恐地和我传音:“完全无法控制啊!”然后自己又跳了两下,给我做了一个要哭的表情,我连忙安慰道:“没事,这就是让你先熟悉下,慢慢适应,你还有时间。”

“你带着这个是怎么跳舞的啊?”大姐哭丧着脸问我。

“练呗!”我用手扶住二姐的双肩,认真地问二姐:“我记得你说过喜欢受惩罚?”

“是啊。”二姐一脸疑惑。

“那就没问题了!”我回答道。

二姐明白了我的意思,脸更苦了,传声给我道:“你这是安慰我呢嘛?!”

我只能做了个无奈的表示,说实话,这个训练本来奴隶应该事先完全不了解内情的,训练开始后的一切都是在惩罚的控制下进行,甚至包括大小便!谁能像二姐这样,还没开始呢,就对训练内容和装备门清了。还能有东西事先练习,可惜口塞和肛门塞需要开启才能有用,而且和我锁定了,要不我肯定连这两样都给二姐用。

至于经验,我是如何控制阴道肌肉的,连自己都说不清,所以也没法教二姐,就是我能说清,我也不敢教啊。记得大姐说过,人和人之间是不一样的,没准教了更糟,我能做的就是让二姐能提前了解,适应,至于这算不算帮二姐作弊,天老大,地老二,二姐就是老三,作弊和组织神马的,排不上号!!!

送园丁之前,我又让二姐喝了一次我的淫液,才走了出去,在路上,二姐接到主人的信息,说训练装备到了,让她去取,正好顺路!我们送走大叔,直接来到库房,果然有几个箱子,而且我的食材也到了,我们刚要搬,二姐的手机就响了,二姐看完手机,啊地叫了一声,当时就跪在地上,嘴里喊着:“主人,在吗?奴隶错了,奴隶… 主人?主人?”

二姐的反应吓了我一跳,我赶紧过去,也跪在二姐的身边,看她的短信,很短,就一句话。

‘你知道这么作弊要受什么惩罚吗?’

我一看就知道是我帮二姐的事暴露了,心里也揪了起来,庄园里到处都是摄像头,我们做的事情不可能隐瞒,开始我以为只有爷爷才能看到呢,现在看来,其它主人也能看到。

二姐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到:“怎么办啊,主人还不在,求情都没法求!”二姐是被吓得六神无主了。

我忙说:“不能说话,用手机求啊!!”

我跪在二姐身边,用手扶住二姐的身体,同时我又暗想,按说二姐主人那么疼二姐,比我爷爷疼我还厉害呢。从主人测试时二姐出来比我晚那么多就能知道,怎么这次这么严厉?难道这事真的很大???

我正胡思乱想呢,二姐的短信写好了:

‘主人,奴隶马上脱下来,奴隶再也不敢乱来了,主人要怎罚奴隶啊??’

我扶着二姐的身体,也紧张地和二姐说“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啊!”

“不关你的事,都是我的错,让主人罚我就好了。”二姐发出短信后和我说。

‘你我缘分尽了,不能再做我奴隶了,你也不能和雪莉在一起了’

二姐主人的回信宛如晴天霹雳,吓了我一大跳,而二姐大喊一声“不要!!!”就瘫软在我怀里,我能明显感觉到二姐身体在颤抖,知道二姐吓坏了,我还没见过二姐这样呢,就是主人测试我们的那次也没有。

二姐到现在居然还没哭,只在我怀里颤抖着,眼神呆呆的,嘴里不住喃喃说道“不要…. 不要…. 不要….”

我被二姐的样子吓坏了,二姐可是比我还能哭的啊,现在没哭反倒更让人不安,我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嘴里对二姐喊道:“二姐,别吓我,你哭啊,你哭出来吧,你不会有事的,我去求爷爷,一定没事的。”

然而,二姐只是在我怀里喃喃地说:“我不能失去主人,我不能没有三妹……”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我去求爷爷,一定没事的!”我摇晃着怀里的二姐,叫喊着,二姐好像这时才回过神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抱住我大喊道:“我不能没有主人,我不能没有你啊!”

看到二姐哭了出来,我倒是放心不少,拍着二姐的背,安慰道:“好了,好了,我现在就去求爷爷,一定能行的!”

我拿出手机,二姐的手机又响了,我赶快催二姐看,二姐主人的信息:

‘不过嘛…’

好像有商量的余地啊!!!不光是我,二姐都不哭了。赶快回信问:

‘不过什么?主人,我什么都答应,你快说’

‘雪莉给老鬼的东西,也给我一份,我就当没看见!’

“@#¥@%¥”二姐不知道,我是想骂人了!二姐主人是想要我给爷爷的东西啊,直接和我说不就成了,干什么还演这出啊!!!

我忙安慰二姐,“没事了,没事了,你主人开玩笑的!”二姐仔细地看着手机,忽然,哇地声大哭起来,我忙把二姐搂在怀里,我知道二姐感觉委屈,让她哭会吧,发泄出来就没事了,要是像刚才那样一声不出才吓人呢!

我搂着二姐,任由他哭着,然后用手机给爷爷发短信:

 ‘爷爷,二姐主人是不是在你那?刚才的事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口气一点都不客气。

刚才的事情太巧了,就像把我们特意引到库房才说话一样,不要怎么能那么巧,我们出了楼房来短信,刚进库房又来短信。这明明就是为了避开大姐和四妹,不要我和二姐形影不离,估计还会找个我不在的机会!

从二姐主人要的东西来看,肯定是他看到了这些东西,以二姐主人和我爷爷的关系看,这倒不奇怪,可他想要,只要和我主人说一声就成了,我能不给吗?可为什么要通过二姐呢?根据爷爷爱显摆的性格,我脑补了当时的情况,爷爷不断和二姐主人炫耀,让二姐主人也很想要一份,爷爷当然不给了,二姐主人又不好意思和我要,毕竟我不认识他啊,只能和自己奴隶要,同时又不好开口,于是就想了这么个昏招!!!

我这还是让大姐二姐捉弄了几回,才能发现这些疑点的,估计再有几次,我都能当侦探了!

‘是在我这,但这事和我没关系’爷爷回信了。

‘是吗?孙女最信任爷爷了,爷爷肯定不会骗我!’我回了个短信,心中基本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呃…这个,真的没有我太大关系,就是有,也是很少一点点’爷爷让我挤兑的没办法了。

‘那就是有喽,没关系,我一点也不怪爷爷,我帮二姐作弊,是太放纵自己了,我不配做您孙女,我还叫你主人吧,请主人严厉地管教我!!!’

好歹我是中国人,三十六计我虽然记不全,但随便用一招欲擒故纵还是可以的,而且这也提醒了我,有时间一定把36计整理好,说给大姐、二姐和四妹听。

‘别别,这事和你没关系,都是老东西胡闹,你别往心里去,爷爷错了还不行吗!!’

爷爷果然上钩,我就不信他舍得我!

‘可是作弊要受惩罚啊!我让主人丢人了,我不配做主人的孙女!’我趁热打铁!

‘那是老东西胡说的,就没这规矩,你还是叫我爷爷吧,爷爷保证以后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这是二姐主人做的,您怎么能保证啊?!’我接近真相了!

‘好吧,我和你说吧…’爷爷全招了,和我想的差不多。最后爷爷问我:

‘爷爷知道错了,别的不说,能原谅爷爷吗?还和以前那样!’

嘻嘻,我怎么感觉主人奴隶的角色变了呢?不过别逼爷爷了,我才舍不得呢。

‘当然能了,爷爷,可是二姐被吓的够呛,我好心疼呢,爷爷说该怎么办啊!’

爷爷是从犯,从轻发落,主犯可就不一样了,看爷爷怎么说!这叫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打破的,分化瓦解敌人这招把国民党都打败了!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爷爷都支持你!!!别太狠就成了,毕竟我们几十年的交情了’爷爷左右为难啊,不过我打算的就是让爷爷出手!

‘您先问问他,吓自己奴隶好玩吗?!!’我先出出气。

‘好嘞,我这就问!’爷爷好像很兴奋啊?!

不久,爷爷回信:‘老东西说不好玩,可后悔了,现在都不敢和凯茜联系了,让你帮忙劝劝凯茜,还说东西他都不要了,只要让凯茜不怪他就行,只要你能做到,他给你送大礼!’

我这解气啊!不过这事不能完,爷爷敢给他说话,哼!!我问爷爷:

‘爷爷,二姐主人的礼物能和您的相比吗?’

‘当然不能了!!’爷爷马上回信。

‘那爷爷想让我接受别人的礼物吗?’该让爷爷站队了!

‘当然不想!哎,这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你别管了,就是老东西说,别让凯茜知道咱们说的话!’

‘放心吧,爷爷!’我回完信,就把手机丢给了二姐!!!

二姐哭了半天了,这时候也哭累了,看我把自己手机丢给她,莫名其妙地看起来,越看嘴张得越大,看完抬头望向我,刚要说话,我赶紧眨眨眼,摇摇头,说道:“我们先回去吧,以后再搬。”

说完就拉起二姐,往回走去,二姐被我拉着,只能跟着我,我把项圈设置成只有我和二姐通话,二姐看到,也赶紧同样设置,然后传音问我:“我该怎么办啊?”

这种通话方式别人听不到,主人也不行,最保密了。

 “你主人就在这,一会你自己和他说吧,他正后悔呢,还不是你说了算。”我传音道。

“这不好吧”二姐犹豫。

“想叫爷爷不?”我诱惑道。

“想啊,那我该怎么做?”二姐火热的目光看向我。

“你不是挺聪明嘛,怎么什么都问我?!”我抱怨道。

“我心里好乱。”二姐这次可是受了大惊吓,也难怪。

“你主人肯定要和你和解,你先和主人使劲认错,我让爷爷帮忙,肯定没问题。”

二姐那么聪明的人,自然一点就透,我们回到房子,大姐和四妹已经装备去摘苹果了,看到二姐哭肿了的眼睛,忙问怎么回事,我忙解释是二姐主人和二姐说了什么,二姐就这样了,然后让她们去帮我去库房把东西拉回来。她们一听和主人有关,也不多问,就去拉东西了,我把二姐用颈手铐铐住,推进了5号房,然后自己回到8号房,对着空气问:“爷爷。在吗?”

…在、在…爷爷立刻出声了。

“二姐主人能听见吗?”我问道。

…不会,他和凯茜说话去了,不在这里…爷爷低声说。

“二姐主人有什么家人吗?”我继续问。

…没有,和我一样…爷爷回答。

“二姐从小就是孤儿,没有亲人,我知道她把主人当亲人了,也让二姐叫主人爷爷吧,您要帮帮她!”我和爷爷说道。

…这是好事,我试试…主人惊喜道。

“东西我会给二姐的主人,爷爷这里我也有礼物送上。”我开始贿赂爷爷了。

…哦,什么礼物?…爷爷感兴趣了。

“茶还喜欢喝吗?中国的茶有很多种呢!”我诱惑道。

…那我知道,我自己也能买…主人不屑地说。

“爷爷知道中国最有名的是什么吗?”我问。

…什么?…爷爷不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假货啊!!”我笑嘻嘻地说。

…啊,这事包在我身上,你放心好了!…爷爷变的真快。

“就知道爷爷最好了!”最后送上甜枣,这我还是懂的。

…嗯,行啦,我会见机行事的,包你满意就是…爷爷说道。

“但东西要过几天,等我训练完才行,对了,我今晚能升5级了。”

…好好,别太勉强自己…主人乐呵呵地说。

和爷爷说完,我赶快戴上口塞,等在5号房外,我估计二姐那里要花好久时间呢!果然,大姐都回来了,二姐也没出来,我们只能先去厨房准备涮羊肉的材料,慢慢等二姐出来。等我把东西全弄好,二姐还没出来呢。没办法,我只能先去升级了,这还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升级,想想其它奴隶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而我到最后了才有机会一个人升级,待遇强多了啊,我感慨地看了一下手机,休息1.5小时。这级升完我就能脱下这一身装备了,可我舍得吗??

我戴着口塞来到走廊,大姐和四妹都等在5号房门口,我向她们伸出了5个手指,她们向我伸出了大拇哥,大家拥抱了一下,不用说话就都明白对方的意思,我感受着新口塞,除了强度外,还真没什么不同,具体如何还要等开始后才知道。不久,二姐哭着出来了,手仍吊在背后。我赶快过去解开二姐的镣铐,同时以目示意,二姐抬起满是泪水的脸,点点头,向我露出笑容。解开镣铐后,我把二姐又拉进5号房,让二姐洗脸。然后传音说:“我升级了。抱歉没等你。”

“太好了。”二姐拥抱了我一下:“还有,谢谢你!”

我知道二姐指的是什么,二姐的心情现在一定很激动,让她自己美去吧,我对二姐说:“去摘苹果吧,她们都等着呢。”

“嗯,我会努力的,为了你,也为了爷爷!”二姐看着我,坚定地说。

“我会和你一起努力,现在走吧。”我和二姐一起出来,由于我休息只有1.5小时,大家摘苹果都是匆匆忙忙的,期间大姐和二姐耳语了几句,这次因为我关了项圈的通话功能,没能听到她们说什么,回来后我们又提前吃晚饭—涮羊肉。我照例换上女仆装伺候大家。给大家倒酒夹肉,今天我非常高兴,已经到最后一个等级了,胜利在望,尤其是我让二姐认了爷爷,心里充满成就感!于是就做出了一个最让我后悔的事情,酒给大家倒得勤了点!!

结果我自己忙得一口都没吃,口塞都没摘下。大家也知道我是为了破纪录,都没劝我,可没想到的是,就在吃完饭收拾的时候,我的休息时间到了!而且这次居然又是阴道电击打头,怎么下面这么快就满了啊!我抱怨着自己,赶紧去拉二姐,比了个喝水的手势!

结果这个手势让大家都明白了,大姐和四妹借着酒劲拉住我不让我走,说就在这里解决,让她们偷看一次也就算了,怎么能这么赤裸裸地被看啊?我当然不干了,可是阴道里的电击让我不得不屈服,总不能一直就被这么电着吧!她们是吃饱喝足了,等多长时间都行,我可空着肚子,下体还被不断地电击,怎么可能耗得过她们,所以只能屈服了,最可气的是二姐一点也不帮我,还和她们一起起哄!

最后她们把两张椅子对上,中间空出空挡,让我就跪在上面排,刚才被电击了好久,已经让我直不起腰了,所以现在也顾不了许多,赶快跪到椅子上,双腿马上就被锁定。刚要把手背到背后,大姐和四妹又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开始,然后她们开始争吵谁来喝我的淫水!最后决定猜拳,结果还是二姐赢了。我刚以为要解放了,大姐和四妹却都说不算,非要自己来!

而我现在只能跪在椅子上,想下来都不行,一边感受着巨大的羞辱和无助感,一边还要忍受着下体的电击,我心里这悔啊,怎么现在排淫液啊?干什么让她们喝那么多酒啊?干什么不反抗啊!!!

这时,雪上加霜的事情来的!我突然感到体内被驯服的快感一下都造反了,又开始左冲右突,冲击起我的大脑!让我立刻就发出了呜呜呜的呻吟声,夹杂着快感,痛苦,羞辱,无助的呻吟。好在她们听到了我的呻吟,终于停下了争吵,还是二姐心疼我,想到一个办法,找来一堆大盘子,在我下面接着,然后大家一起吃。

这次大家一致同意,我终于能把手锁到背后,等到我双手高吊在背后,头高高向后拉起的时候,下体的电击终于停止。疼痛的停止让我头脑清醒了不少,这时我才感觉到下体已经涨得发疼了,刚才那么一小会自己又产生了多少啊?!!不过….这种羞辱和无助的感觉,我好像已经很久没体验到了,好过瘾啊!!

我心里想着这些淫秽念头,下体已经开始使劲收缩起来,很快一个盘子装满了,大姐叫道:“快再换一个盘子!”

我头被吊着仰起,不知道换了多少个盘子,但每次大姐喊换盘子,我的快感就会增加一分,呻吟也增大一些。

等到我的束缚解开,首先看到的是桌子上有7、8个大盘子,都装满了我的淫液,这又让我羞得无地自容。我刚要和她们理论,忽然想起自己的下体还没清理呢,这次她们都不管我了,只能自己来。我找来毛巾擦拭下体,女仆装的前面也沾了很多淫液,我又把女仆装脱了。

都收拾完,阴道的训练开始了,这次静电的酸痒感更强一些,还增加了跳动,不是震动,而是跳动,两个球像活的一样,不断在阴道里跳动。虽然球更难控制,但我适应了这么久,还能勉强控制住,只不过这些刺激和阴蒂的刺激让我体内的快感更加肆无忌惮地折腾起来。本来已经微弱下来的呻吟立刻又高涨起来。

就在我清理时,她们三个嬉笑着拿出糊糊,然后每人两盘我的淫液,都加入糊糊里,就这么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评论着,不时爆发出笑声,而我这时被快感折腾得迷迷糊糊,也没听到她们说什么。等我阴道训练开始后,她们也吃完了。不知道是我的淫液解酒,还是糊糊解酒,反正她们吃完后酒基本醒了。

我正被体内快感折磨,迷糊得无法体验下体的变化时,一只手握住了我的胳膊,我不用看,就知道这是二姐的手。而就在二姐的手握住我胳膊时,刷的一下,体内的快感被驯服了,脑子也一下清明了。这种奇异的变化让我都感到吃惊,本来羞辱气愤的心情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握住二姐的手,静静坐到椅子上,耳边传来二姐的声音。

“对不起。”二姐的话轻轻的,没有羞涩扭捏,只有深深歉意。

“我没生气。”我也轻轻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可我心里又被二姐占满了,只感觉心里好平静,好祥和,好幸福….

刚才大姐和四妹就一直在交头接耳,这时候也过来了,大姐对我歉意地说道:

“大姐喝多了,大姐食言了,大姐没脸和你道歉,我和四妹先去把所有惩罚受一遍,再来和你道歉!”说完就往出走。

“等等。”二姐叫住大姐她们,站起来说道:“我也去,最该受罚的是我。”

我现在心里都是幸福,哪还有什么怨啊、恨啊的,忙把口塞摘下来说道:“回来!我饿了!”虽然我的嘴里一直没停下,但因为口塞没开启,嘴里也没有电击,所以马上就说话。

大姐听完,立刻把我的双份糊糊拿出来,放到我的面前,四妹递上勺子,二姐又跪在了我身边。这时大姐看到了桌上剩下的盘子,赶紧把盘子拿走,要去水池那里倒掉。这时我又阻止道:“慢着,拿过来。”这时候我肛门的训练开始了,乳头被紧缚揉捏的疼痛和快感都在冲击着我的脑海,但我的脑海已经建立起坚固的堤坝,完全不受影响,这次肛门塞也增加了震动,伸长时的摆动更加剧烈,但还不至于让我感到为难。

大姐只好把盘子端回来,呐呐地说:“这是….”

我没等大姐说完,就指指自己的糊糊,说:“倒这里。”

“别别,我们这就去受罚!”大姐忙说道,就要把盘子拿走。

“我说真的,你们都尝过了,我不尝尝不就吃亏了吗?”我对大姐说,话语中有点羞涩。

“哦”大姐连忙把我的淫液倒进糊糊里,还讨好地用勺子搅拌起来,同时嘴里说道:“这么说三妹不怪我们了?”

“我可没说怪你们?”我嘴上说着,又想起了那时候的羞辱和无助感,心里马上就兴奋起来。

“那惩罚.…?”大姐试探着问。

“我也没说要惩罚你们,你们自己愿意受罚的就自己去好了。”我说着,接过勺子就要吃饭。

大姐和四妹对看了一样,面露喜色,而一直跪在我身边的二姐这时却“哦”了一声,站起来就低着头往外走。

“回来!”我忙喊住二姐,心里这气啊,现在二姐怎么阶段性痴呆啊!我把勺子伸向二姐,说道:“我手疼,你喂我!”

“哦”二姐又低着头过来,像个受气的小媳妇那样接过勺子,跪在地上喂我,可是二姐跪着,我坐着,她比我低多了,怎么喂啊,我弓着腰都够不着。

“起来,坐我边上喂。”我说。二姐老老实实起来坐到我边上喂我。这时我才感觉到二姐的不对劲。不应该这样啊,我赶快问:“二姐,你怎么了?”

“我心里难受,我对不起你,你让我去受罚吧,那样我还能好受点。”二姐话语里充满了懊悔。

“你要受罚我不拦着,但我一定会陪你受同样的惩罚!”我坚定地和二姐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劝她了。

二姐听了这话,眼泪终于下来了,断线珍珠都不能形容,用水龙头还合适点,都滴到我糊糊里了,我抬起二姐的头,沾了一滴二姐的泪水,放在我的左胸,然后说道:“谁说我不惩罚你们了,我罚你们今晚没故事听!”

“行行,你说什么都行,只要你肯原谅我们就行。”大姐忙说。

“这惩罚是不是轻了点啊,再重点吧!”四妹懵懂无知地说,被大姐拉了一下,我这些是说给二姐听,开导二姐的,你添什么乱啊!

“是啊,太轻了!”二妹也迎合道。我白了四妹一眼,四妹赶紧把头低下了。

“回去打你屁股,狠狠地打!”我一边吃,一边没好气地说。

“嗯,好!”二姐这才抬起头,眉头舒展开了。

我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吃着这份特殊的糊糊,糊糊里混合了我的淫液和二姐的眼泪,吃起来…….还真没什么感觉,主要是糊糊太难吃了!!!不过我心里还是充满了异样的感觉。吃完饭,我喝了好多水,没办法,脱水啊!!

+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ixiangzhe222            

3 thoughts on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六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