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十章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们开始准备出发!回到房间,我脱了鞋,又穿了一件戴头套的连体衣,连体衣防水,这样我就不怕雨水了。而二姐不能脱鞋,只能用胶带把鞋口层层包裹住,然后套上两层塑料袋,又用胶带绑住,最后带上口塞。杂物间里有雨衣,我们分别穿上。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看了一下监控,和二姐说道:“活又多了,库房里也有东西!”

“啊!”二姐也过来看,问道:“是什么啊?哦对了,是你昨天买的东西。”

“可能还有爷爷送来的酒!”我说道,和二姐出了门,还没进入雨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忙拉住二姐,问道:“你下面…满了吗?”我老忘了排液体的事,问二姐的同时,我也感觉了一下自己的,好像快满了!

“还差点!等库房运完了可能差不多了吧!感觉还真不明显呢!”二姐不确定地说。阴道里的哪样刺激都比这个强,想要感觉淫水的程度还真不容易!

“要不等等再去吧。”我说道。

“不用,你忘了车有两个座位,在那不正好排液体!”二姐笑道。

“哦,对,那走吧!”我一想也是,就拉着二姐冲入雨里,好冷,被雨水一淋,全身都冷。我们开了车,去库房搬上东西,爷爷的酒果然来了,有三箱呢!然后运回房子,停下车,我就对二姐说道:“不行,不行,太冷了,衣服以后再搬吧!”

二姐也很冷,说道:“好吧,真没想到这么冷!”

“你们英国的海洋性气候我真不适应,一下就能冷到骨头里!”我搬着东西抱怨道。

“什么叫你们啊?你不也算英国人?”二姐居然抓我语病。不过我也明白,英国号称日不落帝国,殖民地遍及全球,各种人种都算是英国的子民,所以英国人对人种差异的概念很淡薄。

“我还应该算中国人吧?我毕竟是黑头发,黄皮肤….”但我可没有这种殖民思想,根深蒂固的教育让我一直以华夏子孙,龙的传人为自豪。所以下意识地就反驳了二姐。

“那我也算中国人好了!”二姐没和我争辩,反而柔声附和我。

二姐的话让我一愣,看着二姐充满异域风情的脸,我心里一阵感动,要不是手上抱着箱子,我肯定扑过去抱住二姐,但现在只能深情地看着二姐。

“看什么啊?!”二姐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让我这么大反应,被我看得低下头去。

“我现在只算你的人!”这句话我不自觉地就说了出来。

二姐听了这句话后愣在原地,她手上也抱着东西,没法扑上来抱我,只是痴痴地看着我,仿佛不知该如何是好。片刻,二姐忽然嘤咛一声,羞涩地扭头跑进厨房了。

“这…这…”我呆在原地,二姐还真能算中国人了,至少这种狗血电视剧里的情景是学了十足啊!看来以后要让二姐看点别的!呃…中国有什么别的影视作品呢?我好为难!

搬完东西,我们都没把车放回车库,就停在了门口。赶快来到厨房,我脱了雨衣,随便用毛巾擦了擦,二姐那里可麻烦了,擦完还要一点一点撕胶带。我从今天的东西里找出红糖,又切了点姜,用锅煮着姜糖水。然后去帮二姐把胶带撕干净,又把二姐拉回8号房,仔细把二姐的全身擦了一遍。再把二姐推上床,说道:“你正训练呢,别着凉了,盖好被子。”

二姐一边躺下,一边传声说道:“我哪有那么娇气!我….”

我一边为二姐盖被子,一边柔声说道:“乖,别让我担心,好吗?”

二姐一听立刻老实了,躺好后和我传声说:“那你也躺会,别着凉了,我还需要你照顾呢!”

“我火上做着东西呢,一会给你喝!”我一边说,一边把自己也擦了一遍,然后脱下连体衣,换上高跟鞋,对二姐说:“等我,给你端饮料去,你没喝过!”说完就出门了。

来到厨房,我把姜糖水倒入一个大杯子,又拿了两个小杯,找个托盘装好,刚端起来,阴道就传来电击,糟糕,满了!我吓得差点把托盘扔了,好在受得多了,我还能忍住。但只要1分钟淫液就会自己流出来!我要赶快!我端着盘子迅速上楼,一进门就对二姐说:“快,我下面满了。”

二姐一听,也赶快起来摘掉口塞,躺好,我放下托盘就上床骑到二姐身上,又等了一小会,我感觉下面开始排液体了。一边排,我一边和二姐说:“没想到还是我先了,一会你别戴口塞,尝尝我的饮料。”

“呜呜呜”二姐的嘴忙着呢,这算是答应。

这次二姐没弄得满脸都是,喝完就问我:“什么饮料?快让我尝尝。”

“别急!”我说着先把自己下体擦干净,然后才给二姐倒了一杯,说道:“这是中国的秘方,对女人好,还能预防感冒,你刚才淋雨….”我还没说完,二姐就啊的一声,然后指指自己的下体。

“这么巧?”我赶紧放下杯子,上床躺好,二姐也和我一样骑在我身上,说道:“我们是一体的嘛,人家这是第一次呢,你轻点。”

“又不是破处,你…”我刚要反驳,就看到二姐内裤上出现了变化。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内裤是怎么排淫液的,原来内裤上出现一个小突起,然后像相机快门那样向四外打开,随后淫液就一下喷在我脸上。我赶紧用嘴含住那个小突起,开始吸允。其实不用我吸,淫液就汩汩流到我嘴里,连吞咽都来不及!

二姐的淫液好热,喝到嘴里暖暖的,甜丝丝的。这样喝比掺糊糊或饮料里强多了!我必须快速吞咽,才能不被呛到,这期间真难得有时间品尝下味道。直到小突起消失,我才能停下,我还没起来呢,二姐就俯下身,舔着我脸上的淫液,边舔边说:“好喝吗?”

“好喝!比什么饮料都好!”我赶紧回答。

二姐笑嘻嘻地从我身上起来,说道:“快去洗脸吧,我可不喜欢看你这样!”

“哦。”我被二姐拉进洗手间,一边洗脸,一边问二姐:“那为什么当初老弄我一脸!”

二姐擦着自己的下体,说道:“我以为你喜欢啊,你可没说不喜欢!”

“呃…”我还真没说。不过我也喜欢二姐脸上干干净净的。

“我更喜欢你脸上干干净净的!”我洗完脸说道。说完一看,二姐没了!二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知道了,你这饮料真好喝,怎么做的?吸溜…吸溜….”

“好喝你就多喝点!”我脱口而出了这句广告词。然后告诉二姐这是姜和红糖熬的。

“红糖?”二姐不解。

“嗯~好像是甘蔗的粗制品,有缓解痛经,补气血…呃!”我边给自己倒糖水,边向二姐解释。但忽然想到,我们现在都没月经了!哪还有失血和痛经啊!只能打住话头,尴尬地低吼吸溜…吸溜…地喝糖水。

“哦?”二姐一边喝,一边用手机搜索,说道:“哦,这么回事啊!不过现在没了那几天,方便多了,那时候整天要换护垫,真麻烦!”

“切!血是没了,但液体那么多,每天还不是要擦好多次!!”我调笑着二姐。

“哼!你的比我还多!还说我!”二姐不甘示弱地反击。

说笑着我喝完了一杯,放下被子对二姐说:“你歇着吧,我去弄别的!”

“一起去,我又不是病人!”二姐说着把东西放回托盘,和我一起出来。

我们一起来到厨房,一边喝,一边准备银耳,红枣、莲子等食材。二姐一边帮我,一边说:“银耳红枣莲子羹,这个我知道!”

“我可不会掺淫液,你的淫液还是纯的好喝!”我继续调笑二姐。

“那都是闹着玩的!”二姐又露出扭捏之态。忙完一阵,二姐说剩下的让我自己来,她要去跳舞了。

“你真拼命,比我还拼命,你去吧,我就不去了,忙完了去和你跳华尔兹!”我说道。其实我是不忍心看二姐受罚,尽管二姐自己喜欢!

等我都弄完,把食材放在火上小火煨着,还是没忍住偷偷看了一会二姐跳舞,二姐仍会受罚,但已经少多了,看来二姐有进步!我暗暗为二姐高兴。看看时间还早,让二姐多练会吧!我开始整理爷爷送来的酒,一瓶瓶放进冰箱,一个箱子都没清空,冰箱就放不下了,我只能把剩下的都移到贮藏室,又把用过的杯子洗了,垃圾用垃圾袋装好,放在一边,雨停了再扔吧,我可不想回到雨里。

厨房收拾完,我出去和二姐跳了一个小时华尔兹,也该吃午饭了,火上的羹也正好,我把羹全放进大杯子里,放进冰箱,然后对二姐说:“这个不许自己喝,只许我喂你!”

“好好,听凭三妹安排!”二姐说道。

“下午不许跳舞,陪我看雨!”我又和二姐说。

“可是,我要练习啊,我比你笨,只能靠多练习了。”二姐边吃边说。

“不许说自己笨,你只是….只是…比我正常而已。”我憋了半天才说出这句话。

“哈”二姐笑了一声就赶紧停下,期期艾艾地无话可说。

“要不,晚上再跳吧,吃饭前。”我不在意二姐笑话我,但也觉得不让二姐锻炼不合适。

都说看雨是浪漫的事,什么空山听雨啊,雨打芭蕉啊,仿佛情人就必须一起去看雨似的!而且我还为二姐准备了一些关于雨的诗,比如‘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准备好好秀把浪漫!再说二姐中文进步神速,多接触一些诗词有好处。

我们穿着厚裙子出门,立刻就冻得只剩下哆嗦了!嘴里除了说好冷啊,冻死了!那还有心情说什么诗词啊!结果没一会就被冻回来了!我心里这个气啊!果然书上的东西不能全信!不过我不死心,好容易查到的诗词!总不能让我白准备吧?!

好在本小姐天生丽质,峨眉微蹙,计上心来!我拿出古筝,坐在窗前对着雨景弹琴,同时还能教导二姐唱古词!庄园的落地窗很大,雨中花园的景色尽收眼底,身上还不冷!这下浪漫的感觉来了!

我盘腿坐在窗前,调试着面前的筝弦,二姐就斜依在我身边,静静地听着。这才是我要的浪漫嘛!!我得意了,曼声吟出了晏几道的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二姐的中文真不是盖的,都没怎么用我解释,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还问了我一些关于诗词的规则。我只好把平仄和押韵简单说了一些,心里这个慌啊!我也不太懂啊!赶紧转移话题,和二姐探讨该怎么唱,用什么调…我们欣赏着雨景,调琴唱歌,好好享受了一把浪漫!

下午就这样慢慢的过去,晚饭前,我陪二姐跳了1小时的舞,吃完晚饭,我又陪二姐跳绳,经过跳舞的锻炼,二姐跳绳时总算不受惩罚了!跳完绳,紧缚时间也快到了,我和二姐坐在床上,紧张地问二姐:“二姐,今天没感觉快感让你难受吗?”二姐今天的表现很正常,让我放心不少,但我还是问了出来。

“没有啊!我就按照你说的,快感全被控制住了呢!你说的方法真好用!!”二姐轻松地说。

“真的,太好了!!呜呜呜…”我完全放心了,搂住二姐呜呜地哭起来!

“你怎么了?哭什么啊!!!”二姐被我哭慌了,赶紧抱着我问。

“没事,我替你高兴,让我哭会就好了,抱着我!”我哭着说道,多少天的内疚感,终于能放下了,我好高兴。

我一直哭到二姐把我推开,然后自己上床摆好姿势,我才知道到紧缚时间了,我让二姐还是在这里和爷爷聊天,自己把自己绑好,来到5号房,一进门,我还没跪下呢,就急着对爷爷说:“爷爷,二姐没事,二姐也能控制快感了!!”

…哦,那好,我就说没那么严重嘛…爷爷也很高兴。

我这才跪下,对爷爷说:“爷爷,二姐说庄园有厚衣服,等雨停了我们去拿来吧!”

…好啊,最近事多,我都忘了说了!…爷爷说道,然后告诉了我这些情况。

原来我们不在的时候,是爷爷的一个仆人看管庄园,那个仆人只能住在一楼,二楼的房间不可能进去,所以也不怕泄密。如果没奴隶来,换服装也没意义!也就是这两年才准备了服装,以前都没奴隶使用。而且爷爷还说这个庄园有一些秘密,只是些传说,但具体的不能告诉我,只有主人能知道。

之后又和爷爷聊了一些别的,耳机中突然传来二姐的声音:“我和爷爷聊完了,你回来吧。”

二姐的话爷爷听不见,我担心二姐有什么问题,忙和爷爷告辞,回到8号房。进门就看到二姐哭了。我来不及把手解开,忙过去吻掉二姐脸上的泪水,急声问道:“怎么哭了?”

“爷爷把你担心我快感的事情告诉我了,我都不知道你一直在担心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二姐哭着说。

“啊,你知道了啊!不是我不说,是爷爷们不让说!”我忙把责任推给爷爷们。

“你真傻,你是在帮我,怎么是害我呢?”二姐哽咽地说。

“我是怕自己好心办坏事!”我解释道。

“你是关心我,你真好,我好感动!”二姐哭着说:“我现在动不了,擦不了泪水!”

“哦,我来。”我忙要解开自己的手。二姐又说:“不要解,用嘴的。”

“嗯,好!”我把嘴凑到二姐的脸上,吻掉二姐脸上的泪水,二姐的眼泪仿佛不要钱一样,一直在流,怎么也吻不完。而且当我的嘴移动到二姐嘴边时,二姐就会主动和我亲吻一会。

这种感觉真幸福啊!可是二姐在床上,我在地上,我是站着也不是,跪着也不是,只能半蹲着亲二姐。半天后,我小心地问二姐:“咱不哭了行不,我坚持不住了。”

“哦,那坐我边上和我说说话。”二姐眼泪说停就停了。

我拿来湿毛巾,坐在二姐边上,一边为二姐擦脸,一边问:“身上疼吗?”

“还好啦,有你在旁边就不疼。”二姐说道。

“嗯,那我就在这陪着你,帮你按摩下吧!”我说着轻轻按摩着二姐身体。

“我好幸福!”二姐享受地说。

“嗯,我也幸福,我们一辈子都会这么幸福的。”我对二姐说道。

“没错,我们要一辈子都这么幸福。”二姐也说道。

“对了,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奖励你点好吃的!”说完我出去把银耳羹端来,对二姐说:“这次想不喂你都不行了!”二姐头虽仰着,但小口吃点流食还是没问题的。

接下来的时间,我都在小口喂二姐吃东西,和二姐说着温馨而肉麻的话。紧缚结束后,二姐马上开始跳舞,真的很努力,努力得都让我有点惭愧了。之后的事情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睡觉也很顺利,今天总算睡了个好觉。值得一提的是,今天二姐喝我淫液的次数,居然还比我喝二姐的多!

第二天早上,二姐跳舞时完全不受罚了,我正为二姐的进步高兴呢,到了中午,二姐跳舞时又开始受惩罚了,而且还不少!以我的经验应该不至于啊?!难道二姐故意的?

“二姐,今天的差别不至于这么大吧?”我小心地问二姐。

“嗯…那个…人家笨…哦,不是…”二姐见我叉腰瞪眼的样子,赶紧改口说:“我…我想试试能不能快点…”

“欲速则不达,慢慢来,你已经很努力了,而且进度也很快了呀!妹妹是妖孽嘛,不要和妹妹比,好不好?”我拉着二姐的手,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我开始担心二姐会因为急于求成,而出现什么问题了。

“可是,我…”二姐还想说什么,但我马上止住她,把她拉进了厨房,说到:“别说了,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练,我陪你一起练。”

我从冰箱把糊糊拿出来,对二姐说:“好啦,把糊糊吃了,一会喂你吃苹果。”

“那个,三妹,刚才我说谎了,我其实就是喜欢受罚,我不该骗你的。”二姐低着头,一边吃糊糊,一边小声地说。

居然让我猜对了,不过二姐敢骗我,我总要成全二姐的心意啊,于是我随口说道:“我早猜到了,不就是受罚嘛,我帮你就是。”

“咦,你有办法?”二姐惊喜地看向我。

“呃…我随口说的!”我这时才想起来,二姐在训练期间无法额外启动身上的惩罚,而且二姐穿着连体衣,那个电鞭也没用,好像没什么能惩罚二姐的!

“让我想想啊!”我琢磨着,眼睛看向厨房外。用什么惩罚二姐呢?短鞭倒是有,不过我舍不得打。让二姐去淋雨?淋病了还得我伺候,而且我更舍不得。我目光落在楼梯上,有了!让二姐爬楼梯,同时还有锻炼的效果!

“有了!吃完爬楼梯去,还有锻炼的作用!”我说道。

“爬楼梯?锻炼?有跳舞锻炼吗?”二姐疑惑的问。

“呃….要不你自己想!”我实在没辙了,干脆踢皮球。

“别别,就爬楼梯!”二姐一听我要撂挑子,赶紧应承下来。

吃完饭,我让二姐收拾,自己则去拿了一根短鞭,就是像苍蝇拍的那种,然后回到厨房,用双手把苍蝇拍—哦不,短鞭,支在桌子上,对二姐喊道:

“士兵,立正!”

二姐想笑,但又不敢,使劲憋着。挺胸抬头,还用脚跺了一下地面,发出高跟鞋特有的“嗒”的一声,回答到:“是,长官!”

“拿上你的武器!武器是士兵的第二生命!”我命令道。

二姐傻了,茫然地看着我,我用短鞭指指口塞,二姐这才明白,又是一个立正,嘴里答到:“是,长官!”然后赶快戴上口塞。

“士兵要遵守纪律,把手背后!”我继续命令道。

这次二姐聪明了,用手机把手腕和上臂的磁铐在背后锁住。我当时训练时好像都没这么锁过,马上好奇地走过去,绕到二姐身后查看。二姐把上臂的臂铐收得很紧,虽然没贴到一起,但也达到了单手套的程度。

“能收这么紧吗?”我试试二姐的双臂,居然一动不动,而双臂之间完全没有连接,用手在双臂间滑动也没感觉,真神奇。

“这是最紧的了!”二姐传音道。

“嗯?”我看向二姐的手机,疑惑地问:“紧缚条还没到顶啊?”

“划不动了!”二姐的手指在手机上划了几下,强度条完全不变。随着我们对软件的熟悉,就是不看着,手指都能做一些操作了,就和在键盘上盲打一样。

“哦,应该是保护功能吧?!”我想到连体衣有感应肌肉状态的功能,这应该是感应到二姐关节达到了最大强度,再紧就该出现损伤了!

“应该是!这个程度就很疼了!”二姐也同意。

我站起来打量二姐,由于手臂的牵引,二姐的双肩明显后拢,胸部高高挺起,看得我口干舌燥!要是没乳罩多好啊!我转到二姐面前,用短鞭摩擦着二姐的脸,哎…没办法,二姐就这里露着呢,其他地方都让连体衣包着。

二姐被我这样摩擦,脸上露出享受的神情,鼻息开始粗重,看样子要发情!这倒让我清醒了,我正扮演长官呢!赶紧用短鞭啪地打在桌子上,说:“集中精神,现在训练呢!”

二姐吓了一跳,然后把屁股撅了起来,传音道:“打人家屁股嘛!”

我这气啊,我看了那么多二战片子,好不容易扮演一回长官,居然让你演成色情片了!“严肃点!”我高高举起鞭子,二姐吓得一闭眼,但屁股撅的更高了。

我高高举起的鞭子,重重落在了….桌子上,然后用手轻轻拍了二姐屁股一下,大声说道:“快点,跑步,去楼梯那里!”

二姐脸上露出失望和感动的神情,但没说话,又是一个立正。然后跑向楼梯,我在后面用鞭子打的桌子,发出啪啪的声音,喊道:“快点,使劲动动你的懒屁股,再快点!”一边喊,一边跟着二姐跑了出去。出厨房门时,我回头看了一眼桌子,心说:桌子兄,对不住啊,打你总比打二姐好下手!!

这么一会,二姐已经到楼梯那了,我赶紧喊:“立正!!”

二姐立刻在楼梯口一个急停,然后“嗒”地一声,又来了个立正。

我来到二姐身边,用短鞭指着二楼说:“目标,二楼,到达后折返!冲啊!!”

说完,我就先冲了出去,二姐也紧跟着冲了上去。我一边冲,一边对二姐喊道:“快点!再快点!没吃饭吗!”

冲到二楼后,我和二姐都没停留,立刻转身下楼,二姐双手绑在背后,但动作依然敏捷,只是屁股扭动得厉害,这纤腰丰臀一扭,真是诱惑已极!就这一分神,我已经落在二姐后面,没办法,我只能用鞭子打着楼梯扶手,大声说道:“动作快点,我奶奶都比你爬得快!”

再一个来回后,我和二姐的差距更大了,我只能继续打着楼梯,对二姐喊道:“怎么爬的和乌龟似的,要我背你吗!?”可惜无论我怎么加快速度,和二姐的距离还是越来越大,等再次到达楼梯底层后,我不得不停下来,对二姐喊道:“再快,没有命令,不许停!”

我在下面欣赏着二姐爬楼的样子,心中不禁赞叹道:不愧比我多吃了两年糊糊啊,这体力才叫妖孽呢,以后谁再叫我妖孽我和谁急!看看二姐这风摆杨柳的身段,看看这左右摆动的臀部,看看这前后移动的长腿,妖!非常的妖!!

我忽然感觉口干舌燥,不禁想到以后有机会,一定让二姐脱光了爬!这屁股扭的,要是再加上两个乳房….咦,刚才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就是看二姐扭屁股忘了!是什么来着??我看着二姐沉思起来…

二姐下楼的时候,看到我呆呆地看她,会错了意,屁股扭得更厉害了!不过,我没注意到,我在回忆,刚才想到什么来着?是二姐屁股扭得更厉害了!呃,不对,集中精神,我刚才….

哦,对了,我终于想起来,刚才说要背二姐的时候,我忽然想到我当初训练时,想着拿大顶投机取巧来着,但后来一跳舞给忘了,刚才我忽然想到,如果我把二姐倒过来抱着,这样上下楼,会不会有帮助呢?

想到就做,我看二姐正好来到楼下,赶紧说:“立正!”

二姐一下就停住了,抬头挺胸来了个立正,胸部起伏稍微大点,汗都没出!

“仰面躺下!”我命令道。

二姐睁大眼睛,看向我,不明白我什么意思。嘻嘻,给二姐个惊喜。我走到二姐身边,对二姐喊道:“执行命令,士兵!”说着,还在二姐屁股上打了一下。

二姐赶快躺下,还传音道:“打重点嘛!”

“我舍不得!”我低声道,然后跪下抱起二姐的双腿,感觉了一下,不顺手!我扳住二姐的双腿,直接把二姐翻了个身,二姐现在双臂紧缚,就想个性感的肉段,很好翻身。

二姐吓得“呜”的一声,但没说话,大概深喉呢,我也没管。直接把脑袋插到二姐的裆部,双手抱住二姐的腰,这样二姐的大屁股正好能让我使上劲!

“用腿盘住我的头!”我命令道,二姐呜呜叫着,还是用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脑后盘了起来。我腰一使劲,站了起来,试了试,不知道是我体力好了,还是二姐体重轻。反正没感觉多困难,想到那时候背大姐和二姐时的狼狈,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我试着上了几层楼梯,没什么问题。这时二姐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呜呜叫着还扭动身体,我拍了二姐屁股一下,说道:“别动!”然后就快速跑上楼梯,上去后我没停,又转身下楼,因为二姐的脑袋就在我大腿前面,我始终不敢让腿有太大动作,怕踢到二姐。

下了楼,我干脆双腿并拢,像僵尸那样一跳一跳地上楼,这样好像不会撞到二姐头了,上了楼,我又双腿一起跳着下来。好像这样的冲击力更大,不知道有没有用?

到这时,二姐反而不出声,身子也不动了。我估计深喉时间也该过了,就问二姐:“是不是想起那次了?”二姐肯定能知道,我指的是我救她和大姐的那次。

“嗯,好怀念。”二姐传音到。

“享受不?”我又问道。

“享受,可你要干什么啊?”二姐赶快传音,二姐这时肯定还一头雾水呢。

“一会说,感受体内的小球!”我一边说,一边跳上跳下的来回了5-6躺,才把二姐慢慢放下,累了!我让二姐靠着楼梯坐好,我也在二姐边上坐下,一边喘气,一边说:“比那时抗两个人容易多了!”

二姐好像也想起了那时的情景,把头靠在我肩上,问道:“你又狂化了?”

我腾地一下就站起来了,二姐正靠着我呢,没想到我突然站起来,差点一头撞到地上,她手还在背后铐着呢!好在二姐灵活,一晃就坐定了,吃惊地看着我。

我站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这样像狂化吗?!!”

二姐表现出一副怕怕的样子,弱弱地传声道:“像!”

“好啊!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狂化!!!!”说着我俯下身,把二姐直接抗到肩上,跑到我们房间,拿了跳绳,然后又跑下楼,从杂物间拿了一个雨衣。把二姐放在楼梯上,用雨衣把二姐的双脚包上,再用跳绳把二姐的双脚和雨衣一起困了起来,然后扛起二姐就站了起来。

二姐开始还莫名其妙,但看我捆她的腿就慌了,虽然没躲闪,但一直在传音问我:“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别吓我啊!”

我抗着二姐往门口走,张狂地对二姐说:“让你看看什么叫狂化!!!”说着我就出了楼门。

二姐好像知道我要干什么,连声传音到:“别乱来,会感冒的,我怕…..”

没等二姐说完,我就冲向雨里,嘴里还喊道:“冲啊!”二姐吓的赶紧闭上了眼睛。嘻嘻,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冲到门廊的边缘就转弯了,到了另一边后我再转弯,正好电动车就停在门廊中间,我等于绕着车跑圈。哼,以为我会冲进雨里吗?我才没那么傻呢,多冷啊!

二姐开始闭着眼,全身紧绷,等着淋雨呢,可半天也没感觉雨水淋在脸上,又感觉我在不断的转弯,心里肯定明白了。但二姐没有张开眼睛,只是身子放软了,传音给我道:“抱紧点。”

我紧了紧抱二姐的手臂,问道:“狂化的感觉如何?!耍到你了吧!”

“我说过,我就喜欢你狂化,感觉挺好的!”二姐头向前趴在我肩头,身子软软的,手臂仍紧紧并拢在背后,斜指向天,眼睛闭着,棕色的秀发自然垂下,一脸享受的样子。因为女人肩膀窄,二姐的屁股紧紧贴着我的脸,即使有连体衣隔着,我仍能感受到那种柔软的弹性。

我心中一荡,兴奋地又跑了一圈,这才感觉到不对,二姐已经发现了,我还像个傻子一样跑个什么劲啊?!赶紧停下对二姐说:“好了,外面冷,咱们进去吧!”说着我就往楼里走。

“不要,你的狂化我还没享受够呢,继续跑!”二姐在我怀里传音。

“啊!!”我傻了,还以为耍到二姐呢,原来被耍的人是我啊!!

我只能呐呐地问二姐:“狂化也有结束的时候啊,现在结束成不?”

“再狂化会吧,我喜欢被绑着让你扛。”二姐在我肩头扭了扭身子。

“那我真冲进雨里了啊!”我吓唬二姐。

“冲吧,只要你在,冲到哪都没问题。”二姐仍然闭着眼睛,舒展着身体向我传音。

“呃…好吧!”我还能怎么样,总不能真冲到雨里吧?就算二姐想,我还不想呢,我连雨衣都没穿!可能就因为这点,二姐一开始就发现了吧!这是将计就计?!!我还没和她讲36计呢啊?!

二姐这是累傻小子呢!但我只能绕着车又跑了几圈,然后喘着气对二姐说:“狂化没戏了,我快累死了,饶了我吧,外面冷,你别感冒了。我回去给你熬姜糖水好不好。”

“嗯,回去吧!”二姐终于松口了,我赶快进屋,来到厨房,把二姐的脚解开,再把二姐手机拿来,让二姐自己解开手,然后去切姜了。

“二姐啊!你这招将计就计用的真好,我佩服死了。”我一边熬姜糖水,一边和二姐说,我刚才活动得浑身发热,二姐可一直没动,在外面冻了那么久,可别感冒了!我后悔啊,没事出去折腾什么啊!!

“将计就计是什么啊?”二姐不明白。

“你刚才用的就叫将计就计,也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高,实在是高!!”我赞叹道!!

“什么啊?我不明白,我开始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后来感觉在你怀里好安全,好幸福,我就是想在你怀里多待会!”

“什么?”我惊讶地回头看向二姐,二姐不但没有解开自己的手,还用手机把腿也锁上了,大腿铐和脚踝都牢牢地锁上,看到我看她,对我传音到:“今天晚上我要你都抱着我!”

“胡闹啊!你还训练呢!晚上你还有紧缚和跳绳呢,这样怎么行,再说,一会你还要排液体呢!快解开。”

“我不管,帮我把口塞摘下来。”二姐用鼻子在手机上解锁后,传音给我。

“好吧。”我把二姐的口塞摘下来,反正一会要喝姜糖水。

二姐嘴自由了后,用一种极其温柔的语气说道:“你知道吗?从你第一次在树林里救我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而那次在雨中赶马车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爱上你了;那两次我都是被绑着,让你照顾我;而刚才我又是被绑着,我好希望你冲进雨里,再照顾我,那让我感觉好幸福!”

“我….”听了二姐的表白,我真不知道说什么了。二姐这是无招胜有招啊,这种真情表白,完全把我打败了。我只感觉热血上涌,好想现在就抱起二姐,马上冲进雨里,好在我还有一丝理智,正好这时姜糖水开了,我赶紧把姜糖水倒在碗里,端到二姐面前,说道:“不用去雨里,我也能照顾你。”

然后我用汤匙撑了一勺,用嘴吹了吹,送到二姐嘴边,说道:“小心,烫!”

二姐低头喝了,对我幸福地说道:“好舔,好暖。你也喝啊。”

我又舀了一勺,送到自己的嘴里,呃….好烫,忘了吹了!

“吹吹,烫!”二姐忙说。

“不烫,不烫!”我忙说,又舀了一勺,吹了吹,送到二姐的嘴边。喝了一会,我忽然想起正事,问二姐:“刚才在楼梯上有什么感觉?”

“啊,什么?”二姐好像被惊醒了,对我说道:“讨厌,人家正享受呢!”

“哦哦,那你继续。”我赶快又送了一勺过去。

“气氛都被破坏了,还享受什么啊!你说什么楼梯…感受啊什么的?”二姐不明白我问什么。

“哦,就是我倒抱着你跳的感觉!是这么这么回事。”我把拿大顶的想法说了。

“你怎么不早说啊!那时候被你倒提着,我就感觉头和楼梯忽远忽近的,光害怕了,那有什么感受啊!好像还受罚了呢!”二姐懊恼地说。

“啊!”我白忙活了啊!可我一看二姐那懊恼的神情,忙说:“没事,没事,都怪我,一会我们再试试!”

“对了,关于训练时高潮,你问爷爷没有?”我喂二姐喝姜糖水时,又想起这个问题。

“哎呀,我忘了,昨天听到你为我担心,就顾着感动了,没问!”二姐不好意思地问答。

“那今天问吧,我也问问爷爷。”我说道。

姜糖水还没喝完呢,我就感觉阴道里传来电击,今天我把下体装备直接设置到晚上7点,二姐的紧缚时间,我感觉今天应该能适应这种刺激,晚上换那个最高级的试试。

“满了,满了。”我说着开始摆椅子,二姐也站起来,一跳一跳地过来,我本来都要爬上椅子了,看到二姐的情况又赶快下来,用手扶着二姐找好位置,慢慢跪下,二姐双腿绑着,可不那么容易能找准位置!等二姐跪好,我才爬上椅子,把手绑好!

二姐喝完,用舌头舔舔嘴唇,说道:“比汤还好喝,还暖和呢!”

“胡说!”我把二姐搀起来,然后把自己下体擦干净,又把姜糖水端过来喂二姐,二姐苦着脸说:“还喝啊,我都饱了!”

“呃!那我自己喝!”我尴尬地说,然后咕咚咕咚把姜糖水喝了。我可知道自己淫水的量,二姐的确没少喝。

喝完水,我让二姐把腿打开,来到楼梯,又把二姐倒抱起来,开始跳楼梯。才跳一个来回,二姐就叫道:“停,停,好像有用,等我阴道训练开始再跳!”

“好了,好了,开始了!”一会后二姐叫到。我开始跳。可没跳两层,二姐又叫到:“停,停,这样不行,配合不上,听我口令,跳!跳!跳!跳!跳!”

我知道二姐这是要配合阴蒂刺激的频率,幸好我也深知3级训练的频率,很快就配合上了频率,上楼后,我又往下跳,可没跳一半呢,二姐又叫停了!“停停,别跳了,再跳就升级了。停下吧!”

我只能慢慢地下了楼,把二姐放下,问道:“真有用?!”

“太有用了,刚才差点就升级了!顺着惯性用力要轻松不少!”二姐兴奋地说。

“那我们又发现一个BUG呢!可惜其它两项没好办法,要不升级就容易喽!!”我是又兴奋,又遗憾!

“这就是咱们有两个人,要是一个人也没法用啊!!”二姐说道。

“那可不一定,借助器械就可能,至少四妹肯定能设计出这种器械!”我说道。

“那到时候告诉四妹!”二姐兴奋地说。

“嗨!可能也没什么用,我训练的时候,阴道总是最先达标的,其它两项不达标也升不了级啊!”我又遗憾地说。

“哦!那我还是老实锻炼吧!”二姐遗憾地说。

接下来二姐依然努力锻炼,晚上我和二姐都问了爷爷,我们爷爷的答复都是:没有先例,不过应该不会有影响,结果我们又多了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如何能突破呢?

此外就是爷爷通知我,我下一步训练的装备明天到,虽然是第二阶段训练的延续,但组织中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终极训练!顾名思义,完成这个训练后就没有别的训练了。还有就是园丁会来,由我们招待,让我们做好准备,别因为训练而露出破绽。

结束了聊天,我和二姐讨论突破高潮的问题,二姐完成紧缚的时间还早,我干脆也用连体衣把自己也固定成驷马,而且我设定的是最高的5级。好在床够大,我能和二姐面对面地待着,但由于头被向后拉起,我们还是谁也看不到谁!

我最想知道的就是,那时候二姐为什么自己就呻吟出来了?我明明没碰二姐啊?!于是我先问出了疑问。

“那时候啊….我揉捏着你的乳头,不知不觉间,体内的快感就爆发出来了!好像…好像…身体上的那些刺激,都是….你给我的一样….”二姐回忆着说。

“自我催眠?!”我惊讶地脱口而出。

“自我催眠?”二姐喃喃念叨着,然后也惊喜地说道:“好像真是呢!”

“那你后来怎么看起来又没事了呢?”我又问。

“那是…我被尿道电击电醒后,看到了你,体内的快感马上就被驯服了!”二姐这次说的很快。

“快感控制!”我又不自主地说出来,然后夸张地向二姐喊道:“二姐,真是天才!!!”我的声音很大,以至于因为头被向后拉着,声音已经变调了!

“什么天才,你那么激动干什么?”二姐因为看不到我,只能急切地问。

“快感控制啊!你能够控制快感了,想抑制就抑制,想爆发就爆发,这不就是我们突破的前提吗?!”我兴奋地说道。

“快感控制?!”二姐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但马上又懊恼地说:“可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练呗,我想不会那么难!至少控制那一部分我们已经掌握了!”我仍兴奋地说道。

“好,我们一起练!”二姐也兴奋了。

我下体的刺激一直设定到二姐紧缚前,现在已经停下,而二姐在紧缚时,身上的所有刺激也都停下。所以我们现在身上都没有任何刺激,快感在迅速消退,为了引发快感,我们不得不快速收缩阴道肌肉,以期能引发快感。可是,到现在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早已习惯了阴道和肛门内的刺激,单纯插入异物已经无法引发快感了,即使努力收缩阴道和肛门也无济于事。而下体肌肉的快速收缩,却给我们带来强烈的渴望!

“姐姐,哦哦,我不行…我想要你….”我呻吟地向二姐说道。

“妹妹,我….我…也想…想你…哦哦….”二姐的声音同样伴随着呻吟。

“这样…不行,等…等…紧缚…结束吧!”我喘息着对二姐说。

“不…不要…我…我心里全是你,我…我不想停下…嗯嗯…”二姐的声音中已经充满了迷离。

“我也想…想你,我也不想…不想停,姐姐,我想…摸摸你…”我开始扭动身体,挣扎起来。

“我也想…想摸你,妹妹,我…我爱你!”二姐也挣扎地说。从床上的震动,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二姐的挣扎。

“我..我们离…离近点。”我拼命地扭动身体,想靠近二姐一些,可是身体的紧缚实在太好了,扭动肯本无法让我移动分毫,反而随着扭动,紧缚的程度越来越大,身上也越来越疼。我心里后悔,早知道开始时离二姐近点了,或者紧挨着二姐也行啊!现在明明知道二姐就在前面,却怎么也够不到。

“姐姐,别动了,越动身上越紧。”我忙和二姐说。没有快感,单纯的渴望并不会让我失去理智,刚才是希望产生快感,才会呻吟出声,现在身上的疼痛已经让我不敢乱动了!而这时我感觉高跟鞋已经超出了我的脑袋。

“是越来越紧,不过好像效果也更好了,我感觉鞋碰到脑袋了!”二姐那边说话了。同时我还能感觉到二姐那边仍在传来震动。

“你再动就能达到5级紧缚程度了。”我无奈地说。

“那不更好,我正需要加强锻炼啊!哎呀,真疼!”二姐终于不动了。

“知道疼了?谁让你不循序渐进的!”我埋怨着二姐,稍后,我又关切地问二姐:“真的很疼吗?”

“疼,和我说说话吧,你一说话我就不疼了!”二姐说道。

“我还不知道这样能加强紧缚呢,不知道能到什么程度?我再试试!”我说着,又想扭动身体,可这次,不管我怎么努力,身子都一动不能动。身上的疼痛比5级时强了一些,但不是很多。

“我不行,一点都动不了了,但疼痛没怎多多少,你呢?增加的多吗?”我问二姐。

“我这里疼了不少,可能是4级的疼痛了吧!等到4级就知道了!”二姐说道,又动了动身子,说道:“我还能动。”

“别动,就先这样吧,进度太快会受伤的!!”我吓唬二姐。

“哦,好吧,妹妹,我感觉快升级了呢!”二姐喜滋滋地说,不过话音中有一些颤抖。

“太好了!哦,对了,爷爷说明天我以后的训练装备就到了,不知道明天还下雨不?”

“是吗?那一定要看看是什么?明天应该不下了,我看了天气预报。”二姐说道。

“到时候再说吧,我想等你训练结束后再开始!”我说道。

“不用,我这里没问题,别因为我影响…”二姐赶紧说。

“不是你的问题,后天园丁来,我怕有影响!”我赶紧找理由。

二姐解开紧缚后,我还没有被放开,毕竟我定时不可能精确到分秒!二姐一边活动着身子,一边来到我身边惊叹地说:“哇,你比5级的时候更厉害了!身子居然能折叠成这样!”

“厉害是厉害了!也疼多了!”我苦笑地说:“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过了5级我也能继续锻炼的!以后我们一起努力!”

“好,我先帮你揉揉!”二姐说着戴上口塞,帮着我按摩。

等我解开后,也戴上口塞,开启了惩罚模式,我们该开始试验快感控制了。我们商量的结果是:我把手机设定成每5分钟响一次,每响一次我们就依次释放和控制快感,没办法,二姐身上的惩罚无法开启,要不我一定会用惩罚的!开始我们会互相拥抱,然后会慢慢分开,再把眼睛蒙上。如果这样都能把快感控制自如,那也就算达标了!

我和二姐拥抱在一起,虽然有连体衣阻隔,但我们仍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和胸膛的起伏;虽然有口塞阻隔,但我们都能感觉到对方炽热的呼吸。更何况我们还能深情的凝视对方,还能紧紧地拥抱对方,刺激再次启动让体内快感快速聚集起来,但这次我没有抑制,直接让快感冲击着神经。

我和二姐的呼吸一起急促起来,胸膛的起伏也一起剧烈起来,双手也在对方的后背抚摸,拥抱的力度也是一紧一松地变化着。很快,我们的鼻端就发出了呻吟,我们搂抱着对方,双腿互相摩擦着,身子互相摩擦着,口塞互相摩擦着,脸庞也互相摩擦着。

我们的双眼从没离开对方,渐渐地,双眼变得迷离,呼出的气体变得更加灼热!很快,我们的呻吟统一了,呼吸也变得一致,胸膛的起伏仿佛变为了一个人,身体缠绕扭动得就像两只交颈高歌的黑天鹅,我们都已经忘记了快感控制的训练,只是尽情享受着这一刻的激情。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但我们没有分开,呻吟反而同时变得高亢,身体一起变得僵硬,双臂也一起收紧,我们同时高潮了!我们同时痉挛着高声呻吟,两人的双臂也同时痉挛地收紧,我们本来就戴着口塞,这时双臂收紧让我们呼吸更困难,都处于轻微缺氧的状态。而这种缺氧反而加强了高潮强度,让我们几乎完全失去了意识,好在我们互相支撑着,没有倒在地上。

高潮过去,正好第二次手机铃声响起,我们都扶着双膝,使劲喘着气,听到铃声,我赶快拿起手机关掉。向二姐皱皱眉,又扬扬眉,意思是:快感控制失败,但居然突破高潮了!

二姐的眼睛瞪大,又歪歪头,意思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当然,我和二姐的心灵相通还没到这种程度,这是之后我们用手机交流的!二姐可能没停下口交训练,而我的口交是被动的,就停不下来。

“还继续不?”二姐用手机写道。

“继续,这次我们分别把自己铐到床柱上!”我写道。

二姐没再写,直接用手机操作,把自己铐在床柱上,而且看肩膀后拢的程度,肯定连上臂也锁上了!

我刚要照做,看见二姐的手机扔在床上,忽然想到上次我们两个都绑上,还蒙上眼睛的那次,那次要不是没堵嘴,我们就解不开了!这次二姐设定时间没有啊?不管二姐设定没有,我先设定了吧!

我把锁定设定为半小时,然后照样绑在另一边床柱上,这次我也滑动了几次强度条,双肩传来明显的疼痛,应该是最大了。我感觉这个强度的束缚应该还不是我的极限,但身后的手臂已经使不上劲了,我都没办法试试磁力有多大!

我又想到二姐双臂被束缚在背后,我的手仍能在二姐上臂中间滑动。那床柱应该也没阻碍吧?我实验了一下,弯腰向前拉动手臂,上臂卡住了床柱,动不了,应该是上臂的间隙比床柱窄的原因。

那么既然是磁力,对其它铁器是什么反应?对电子设备有什么影响吗?不知为什么,我在这时忽然想到了这么多!不过我很快想不下去了,因为一次高潮绝对不足以发泄我们这些天的抑制,快感再次快速聚集,我们的呼吸再次急促,身体开始不自觉的扭动,我无法再想别的了。

看着二姐起伏的胸膛,扭动的身体,想到刚才我还拥抱着这幅身体,而现在,却只能看着,只能和二姐热切的眼神交流。看着二姐的身体,我心中充满了渴望,而这种渴望又加快了快感的聚集。我看到二姐眼中的渴望越来越强烈,胸膛起伏越来越急促,身子不断地挣扎着,可紧缚的双臂让她怎样都无法离开身后的床柱,只能徒劳地挣扎。二姐的情绪完全感染了我,我也剧烈地扭动身子,想挣脱束缚,去拥抱二姐。

好在我现在还没失去理智,知道不可能挣脱束缚。我抬起一条腿,笔直地伸向二姐,二姐看到我的动作,也赶快抬起一条腿。我们的柔韧性可不是白练的,别说腿伸直向前,就是抬到脑袋顶上也不是问题!我们努力挺胯伸腿,可双脚间的距离还是差了很多,无法接触到!我第一次对这么大的床产生了恨意!

试验了半天,我们只能无奈地放下脚,无助地扭动着身体。这时,铃声响了,我赶快望向二姐,控制体内的快感。很快,快感驯服,我的头脑清明了;我看向二姐,二姐的眼神也清明了,呼吸慢慢变缓,身体也不再扭动。

我们就这样对望着,很快,我就感觉到无聊了,这么干看着有什么意思啊!早知道把时间设定得短点了!!我无聊地向二姐眨了眨眼睛,二姐也向我弯弯眼睛,还皱了皱鼻子,我也皱皱鼻子,再扬扬眉毛,二姐向我使劲闭上双眼,还皱起了双眉。

我想笑,可戴着口塞实在难以做出笑的表情,不过我胸膛开始剧烈地起伏,嘴里还发出了“咯咯咯”的声音,我实在忍不住笑了,二姐那里也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可惜我们被牢牢绑在床柱上,要不都会笑弯了腰!

铃声再次响起,我们还在笑,但我已经放开了对体内快感的束缚,慢慢地,笑声变为喘息,又变为呻吟,内心的渴望比上次还要剧烈。得不到对方的渴望,让体内快感剧烈地翻腾着,不断噬咬着我的神经,被煎熬的感觉让我高声呻吟,同时我也听到了二姐的呻吟,一阵高过一阵的呻吟!

心中充满了对二姐的渴望,而我只能应和着二姐的呻吟,别的什么也做不了。久违的无助感再次出现,又快速地和快感融合,使得快感更加在体内肆虐。我的呼吸更加粗重,极力应和着二姐的呻吟,这是我唯一能和二姐交流的手段了。我的思想已经模糊,但仍努力睁开双眼,看向二姐。二姐的身体已经不再扭动,迷离的双眼也直直望向我,眼神中有着爱恋、关切、渴望…各种复杂的情绪混合成浓浓情意。二姐也在用呻吟应和我,呻吟中包含着浓浓眷恋。

我们用眼睛和呻吟交流着情感,眼神中包含了彼此的感情,呻吟交流着彼此的依恋,迷乱中,我仿佛又接触到了二姐,接触到了二姐的心….

铃声打断了我们的交流,我努力控制住体内肆虐的快感,头脑慢慢恢复了清醒,这次明显艰难了不少。我喘息着看向二姐,二姐正努力控制自己,抬眼看向我,我们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对方的深情,这次我们不再挤眉弄眼,只是深情地看向对方,我们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对方的渴望没有减少!

终于,铃声响了,我们这次就看着对方呻吟。很快,我们从彼此的眼神和呻吟中感受到了对方的心灵,热切的眼神变得柔和。虽然我们的身体无法接触,但我们的心灵仿佛融合在一起。不知不觉间,呻吟声融合了,那么完美,仿佛一体!高潮也随之而来,我们体会着心灵飘在云端的那种悸动,只是无法分辨是自己的心灵,还是对方的心灵!!

高潮过去,我的手铐也自动打开了,我都没听到最后一次铃声!一自由,我就立刻扑到二姐身上,紧紧抱住了二姐。虽然只有半小时,但我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我再也不愿松开二姐了。

“我忘了设定时间,帮我解开好不好!”二姐传音给我。

我用手机给二姐写道:“我好傻,再也不进行这种试验了!我不要和你分开!”

“我们没有分开啊!不过是试验,我们永远在一起!”二姐传音安慰着我。

“可是刚才,我感觉好无助!”我用手机写道。

“那就不做试验了!”二姐传音给我。

“我不放开你,我怕你跑了!”经过二姐的安慰,我感觉好多了,开始和二姐开玩笑。

“我也想抱着你,抱完了再锁上,好不好!我才舍不得跑呢!”二姐传音。

我把二姐的手机拿来,让二姐把自己解开,二姐一自由,也马上抱住我,把头贴在我的肩上。良久,才传音给我:“我们的突破有进步了呢!”

我无法说话,又舍不得放开二姐,只能“嗯”了一声。

“原来不接触也能突破。”二姐又传音道。

“嗯”我只能又嗯了一声。

“那我有个提议,说了你不许生气,你要是真生气了,可以打我,但不可以不理我!”二姐又传音道。

二姐的话让我心里一动,什么事能让二姐说得这么郑重啊?!“嗯!”我还是嗯的一声,不管二姐说什么,我又怎么会生气呢?

“我觉得,试验还应该继续,我们对突破还不是很了解,而且刚才,我感觉对快感的控制也不是那么顺手。”二姐传音道。

我放开了二姐,从床上拿起手机,开始写字,毕竟这个问题不能用嗯来回答。二姐看我放开了她,赶紧传声道:“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屁股吧,别不理我!”说着来到我边上,趴在床上,撅着屁股。

我即便不能说话,也还是被二姐逗得笑了一声,用手轻拍了二姐屁股一下,给二姐看我写的字:“我没生气,更不会不理你,你说的对,我刚才是太心急了,乱说的。”

“嗯”二姐好像也不能说话了,起来坐到我身边,搂住我的腰。看我写字:

“我第二次控制快感也难了很多,但我感觉是因为转变太快的缘故,刚才我们拥抱时不是也能控制快感吗?!而且这次我们突破没有接触,我也想试试如果戴上眼罩会是什么情况。”

二姐抢过我的手机,写到:“那还等什么,赶快来吧!”写完就去拿眼罩了。

我赶快在手机写字,然后拉住二姐,指指墙上的钟,又比了个跳绳的动作,然后给二姐看手机,写着:“半小时。”

“嗯”二姐把手机设置好,把眼罩戴上,然后又把自己锁在床柱上了。

我也同样锁好,然后放开对快感的控制,眼睛不能视物,让快感聚集得更快。我放开对快感的控制,任由快感冲击我的头脑,只是努力去倾听二姐的呻吟,同时我也用呻吟给二姐传递着信息。

有了刚才的经验,我们很快就用呻吟达成了沟通,我们向对方传达着爱意,同时感受着对方的爱意。思维被快感扰乱得越来越混乱,脑海中只剩下彼此的呻吟。黑暗中,我仿佛能看到二姐了,也仿佛能触摸到二姐了!我仿佛在抚摸二姐赤裸的酮体,身上的刺激也仿佛变成了二姐的爱抚,嘴里的假阴茎仿佛变成了二姐的舌头,我用舌头纠缠了上去….

高潮降临了,我不知道我们的呻吟是否融合了,也不知道我们的痉挛是否一致,我只感觉自己被束缚在二姐的怀里高潮了,二姐刺激着我全身所有敏感的地方,让我高潮不断…

当高潮过后,我稍微清醒点时,感觉到双手仍被锁在床柱上,身体的痉挛仍传来一阵阵快感。我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但我和二姐的联系并没有消失,我可不希望这种奇妙的联系消失,身体敏感部位仍受到强烈刺激,我马上又尽情呻吟起来。

这次,我听到了二姐的呻吟,已经和我的呻吟融合在一起,就像两种乐器的协奏,虽然声音不同,但形成了完美的协调,而且这种协调仿佛就是高潮的催化剂,让我很快就再次高潮。在我高潮的同时,我也感觉到二姐高潮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到了!这次是强烈的叠浪高潮,一浪高过一浪,同时,我还能感觉到二姐也是叠浪的高潮,每次叠浪和我完全同步!

这种感觉就像我在每次叠浪时,经历的是两个人的高潮,也就是说每次都是双倍高潮!而且这种双倍高潮还在一层层地叠加,拔高!最可怕的是,这种高潮仿佛在互相推动,真的和海浪一样,上一波刚结束,下一波马上就涌上来!我感觉自己要死了,但却一点都感觉不到恐惧,只希望这种感觉永远不要停,直到我死去!

全身突然出现的疼痛让我从高潮中恢复过来,我感觉自己躺在地上,手臂的束缚已经解开,胸内如同火烧一样,头昏沉沉的,膝盖和上身都在疼,最强烈的感觉,是如同溺水般的窒息感,让我拼命地呼吸着!

片刻后,窒息感缓解,我才感觉到全身完全没了力气,身体还在不自主地抽搐,只有嘴里、阴道、和肛门还在不自主地收缩运动着,身体的刺激依旧,却感觉弱了很多。

刚才的高潮好可怕,我暗暗想到,差点让我没命了!对了,二姐!二姐怎么样了?!我忽然想到二姐,赶紧挣扎着,用无力的手摘掉眼罩,看向了二姐。二姐也倒在地上,眼罩已经摘下,也是喘息着,看来无力站起,正向我这边爬。

二姐没事,我放心了,向二姐点点头,表示我没事,就趴在地上继续喘了。过了好久,我才感觉胸部的火烧感消失,头也不昏了。这时二姐爬过来,用手扶我,我就势从趴着改为坐在地上,二姐也坐在我身边,我们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后怕。

我们又坐了一会,才能站起来,来到床上躺下,我用手机给二姐写字:“休息会,马上要跳绳了。”

“嗯,是要好好休息下,刚才我以为自己要死了!”二姐传音说。

“我也是!”我用手机写到。

可我们没躺一会呢,几乎是同时坐了起来,对看了一眼,同时指向了下体,居然要一起排液体!好在我们这时体力恢复了很多,赶紧下床来到洗手间,同时跪下,把手背到背后排液体,这次我们都没心情喝对方的淫液了!排完液体,我们各自擦着自己下体,无奈地看了对方一眼,其实我们都排完没多长时间,肯定是刚才那次持久而强烈的高潮新产生的!

一会就洗澡了,我们也不收拾地面,抓紧时间休息,到了二姐尿尿时间,我们的体力已基本恢复了。这时我的刺激也停止,能摘掉口塞了。我帮二姐洗完澡后,让二姐去再拿一份糊糊和饮料,今天晚上我们需要加餐!!

洗完澡,我换上最高级的专属装备,但没有开启,先缓缓吧!这时二姐把东西端了上来,但二姐把口塞带上了。我奇怪地问:“姐姐,你带着口塞怎么吃啊?”

“一会吃,我先升级,刚才高潮时居然没升级,大概是太累了。”二姐传音说。

“太好了,我先帮你升级,升级后有1小时的休息,正好吃东西。”我一边说,一边把4级的装备准备好。

等我们有条不紊地升级后,二姐终于能把口塞摘下了。我们一边吃,一边心有余悸地讨论着刚才情况,我们以前都没经历过这么强烈和持久的高潮,几乎榨干了我们每一分体力,而且我们都能感觉到这次高潮好像被对方推动似的,想停都停不下来。尤其是那种濒死感,让我们现在都还一阵阵后怕。

“怎么办啊?以后我们高潮不会都这样吧?!”二姐焦急地问。

“应该不会吧?”我犹豫地说道:“如果这样,那以后我们怎么还敢高潮啊!”

“不过,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我忍不住还想尝试呢?!”二姐露出向往的神情。

“是啊,好美妙啊!”我也回味地说道但同时,我想起爷爷说的上瘾,难道爷爷说的是这个?于是赶快和二姐说到:“我们还是小心点吧,明天问问爷爷再说。我还想和你长相厮守呢!可不想出什么意外!”

“嗯嗯,我也要和你长相厮守,等问过爷爷再说吧!正好专心训练。”二姐听到长相厮守的话,也立刻郑重起来。

我们讨论不出结果,都决定问问爷爷再说。最后我告诉二姐,我换上了最高等级的专属装备,今天晚上可能要难过了,让二姐别担心。这次我虽然用的是轮流模式,但那种又爱又怕的感觉还是让我有点担心自己受不了。这种设置至少能让我有休息时间,而且也能让我有传音说话的时间。最后我们找来两个大碗,用来装两人的淫液,我们都戴着口塞,摘下来喝对方的淫液太不方便,于是决定留到明天一起喝!

我们上床躺下后,二姐的休息时间也到了。阴道训练开启后,二姐的身体一下弓了起来,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我吓了一跳,但随即想到这是二姐体验到那种静电的感觉了。放了心,侧身用手抚摸着二姐的脸蛋,传声问道:“感觉爽吧!”

“这就是你说的那种静电啊!”二姐扭动着身体,兴奋地回答道:“太刺激了!”

“那就刺激着吧,很快就能适应了!”我拧拧二姐的脸!

“呜,我不想适应,我想一直这么刺激着!”二姐把手机拿来操作,继续说道:“我还是把自己绑上吧,这样我忍不住要扭动身体。”说完起身把手吊在背后绑好,然后双腿并拢也固定好,手机丢在枕边,躺下后还像鱼那样翻腾着找好了枕头。

“想把自己绑上就明说,你这样就能不扭动了?”我捏了捏二姐的鼻子,二姐被这样绑上后,扭动得更诱人了。

“讨厌啊,又被你看穿了。”二姐扭动着传声,鼻息中都带着情欲,然后又看向我传声道:“既然我都绑上了,你想不想….”

“不想!你全身都包满了,我欺负哪啊!”我不等二姐说完,就生气地传音。刚才那次高潮还不吸取教训,现在又来勾引我!!

“不过,你这个办法不错,今晚我的刺激也很大,也绑上吧!”我传音说道,开启了惩罚模式。然后为我们盖好被子,就躺着把自己绑好,手机翻面压在身下,准备睡觉了。

熟悉的毛刺感再次袭来,下体传来麻痒,刺激着我的神经。好在经过之前的适应,现在不那么让人难以忍受了。可那种挑逗人欲火,却无法疏解的感觉依然强烈。虽然明知无法缓解,但阴道仍会不自主地收缩,仿佛本能一样,痒了就会去挠,疼了就会缩手。

但是阴道的收缩是受阴蒂刺激指挥的,如果不按那个频率来,惩罚就会随之降临!我必须控制住这种本能,让阴道随着指令收缩。虽然经过训练,我已经能应付自如了,但煎熬仍让我也不自主地扭动身体,发出低低的呻吟。

虽然应付自如是好事,但我心中却在想象自己无法控制自己,无时无刻被惩罚的情景,思想屈服于惩罚,努力去控制阴道,而阴道又遵从于本能,自主地收缩,下体的麻痒无法缓解,阴蒂还要被惩罚。我全身被束缚,只能无助地翻滚,哀嚎,无力对对抗本能。只能忍受惩罚,还要被麻痒引起的无尽欲望折磨…

“妹妹,你也是故意绑的吧,扭得这么剧烈,还说我!”二姐传音质问打断了我遐想,回过神才发现体内快感翻涌,左冲右突。而就在我回神时,快感一下被驯服了。

“知道还问!还不是和你学的!”我没好气地回答,心里忽然感觉一阵沮丧,也不知是因为刚才居然没控制住快感,还是因为意淫被打断。

“怎么赖我身上了?!”二姐委屈地传音。

不用看,我都知道二姐那委屈的可爱表情,我笑嘻嘻的传音:“嘻嘻,谁让你是姐姐呢!我不和你学和谁学啊!”

“哦!那好吧!”二姐认命了!谁让她大我两岁呢!

“妹妹,我们这样呻吟着,不会融合了吧?!”过了一会,二姐又问我!

“不会吧?!”我这时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前想着法融合,现在居然开始怕融合了!这要是再来一次那种高潮,那…我们还真就危险了!我忙和二姐传音:“那你就别呻吟了啊!”

“可我忍不住啊!人家刚升级,还不习惯!”二姐无奈地传音。

“我也是刚换上新装备,这怎么办!”我也无奈地传音。

“要不,我去别的房间睡吧?!”二姐试探地传音。

“不要,我不要和你分开!”我马上说道。然后坐了起来,再变为跪姿,最后整个人压在二姐身上,传音道:“我宁可再经历那种高潮,也不要和你分开!”

“好好,我不走,你快下来,压死我了!”二姐突然被我压住,惊慌地传音。

“我哪有那么重!你要不喜欢,我就下来!”我虽然这么说,可一点下来的意思都没有,还用自己的鼻尖挑逗着二姐的鼻尖。

“不不,我喜欢,别下来,就这样压着吧,今天晚上都别下来!”二姐连忙传音。

“我才不呢,这样怎么睡觉啊!”我蹭着二姐的脸颊传音。

“那就多待会,我喜欢!”二姐梦呓般地传音。

“对了,我不相信你,我要把你和我锁在一起!”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飞快地从二姐身上下来,用手机把自己解开。

“你干什么?”二姐正闭着眼享受呢,感觉我下来,茫然地问。

我把二姐的手机放到二姐的面前,传音到:“把腿解开!”

“哦”二姐依言做了,但还是满脸茫然。

我找到一个最长链子的脚镣,基本是正常步伐的一多半吧,一端锁在我的脚踝,一端锁在二姐的脚踝,对二姐传音道:“这样我们就不能分开了!”

“咦,好主意,我真希望一辈子就这么锁着!!”二姐动了动锁住脚镣的腿,哗啦哗啦地牵动了我的脚镣,露出满意和幸福的神色。

我重新盖好被子,把自己的手臂锁上,然后趴在二姐身边,传声问道:“满意吗?”

“满意极了!”二姐传音道:“我愿意一辈子都这么锁着。”

我在二姐身边,用最郑重的声音传音:“我发誓: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什么意思?”二姐一脸茫然。

“衾:被子。意思就是活着要盖同一床被子,死了也要埋在一起!”我解释。

“我发誓:生则同衾,死则同穴!”二姐也郑重地传音。

“我们永不分开!如果要高潮,那就高潮吧!”我传音给二姐。

“嗯,我们永不分离!”二姐也传音道。

经过这么一闹,我们好像都更加适应新装备了,慢慢地,二姐先睡着了,接着,我也睡着了。刚经历了那么强烈的高潮,虽然体力很快恢复,但精神上疲劳可没法缓解,所以我们都很容易入睡。

晚上二姐排了两次液体,我排了三次,居然还是我多!开始时,我们还是习惯从各自的一侧下床,但马上就被脚镣拉住,而床脚有栅栏,下不去,那些栅栏主要是为了绑缚我们用的。没办法,我们只能手忙脚乱地从同一侧下起床,然后用碗装淫液,最开始的那次,因为慌乱,我的1分钟期限过了,结果淋得腿上和床上都是,还得换床单!!

好在经过5次锻炼,我们的动作熟练多了。

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ixiangzhe22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