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 第八章

庄园奴隶 第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被尿道电击叫醒的感觉很刺激,疼痛过后,感觉自己都无法收缩尿道了,和失禁了似的!起床后很忙碌,洗漱化妆时姐姐一直在催促抓紧时间,我们穿上三件套和连体衣,这么早还真有点冷,路过厨房时我拿了一根筷子把头发盘起来,姐姐看着好玩也盘起来。

“想不到这东西吃饭不好用,盘头发倒不错!”姐姐一直没学会用筷子….

这次我们去了迷宫。因为有了经验,安装设备的工作快了许多,今天早上有朝霞,映衬着迷宫格外神秘。这次我换上紫色短袖上衣和踩脚裤,在朝霞的映衬下表演。拍摄完,我们收拾好,回去吃饭,然后回到房间,这么早起来,还一直在忙活,我们都有些累了,上床休息会,姐姐让我躺在她怀里,为我按摩。

“姐姐,我们什么时候拍穿自己装备的啊?”我问道。

“不拍了,没想到这么麻烦,把我自己的拍完就成了,我这是当毕业论文的。”

“哦,姐姐要毕业了啊!”

“嗯,正好遇到你,要不还不知道论文怎么办呢。”

过了一会,姐姐轻声说:“妹妹,该把我的事告诉你了!”

“呀,好啊,姐姐快说。”虽然我已经知道了,但不能出卖主人啊,我很配合地听完姐姐的讲述,适当地做出各种表情。

“姐姐,你好可怜,以后妹妹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我最后说。

“我知道,现在多了一个关爱我的人,真幸福。再睡会吧,我来设定。”姐姐扶我躺好。因为真的有些累,还有三件套在身,我们也没做小动作。

再次被尿道叫醒后是2个小时,我们的精神好多了,然后互相定制今天的任务,因为我上午需要学习资料,所以穿三件套和无袖连体衣。然后在床上做出健身房测试那天使劲撅屁股的动作,姐姐用连体衣的固定功能把我固定,这样我只有双臂和头能动,其它地方都一动不能动,身上没有其它刺激,让我在床上专心学习,时间是3小时。下午任务是乳头,阴蒂持续刺激,阴道随机刺激。如果高潮一次,惩罚是肛门电击和乳头电击中的一种,持续1分钟,时间是2小时。

而姐姐上午和下午不需要分开定制,我直接设置了刺激芭蕾高跟(就是走一下就能带动下体刺激的那种),三件套中的乳罩里再加上一种乳头饰物,这个可是持续刺激的!惩罚是每高潮一次,会随机出现痒刑,打屁屁中一种惩罚,持续5分钟,而且每多一次高潮,惩罚强度会加强一个等级。时间是5小时。我加个乳头刺激是因为这个刺激弱,我可不希望姐姐受罚。

今天的训练任务主要是抑制高潮,因为明天工人要来,需要提前训练一下,而且我们估计这段时间能把库房的东西运完了,后面还有时间完成那每天10次的高潮任务,嘻嘻,我们最喜欢的任务。

姐姐上午要去地库拿些糊糊,快吃完了,会顺手带个推车来。只要走慢点应该能很轻松。而我只能在床上撅着屁股,先搜索了下厨艺的片子,当然就是《舌尖上的中国》了。下载后开始看庄园里的装备和服装,有些我知道,有些我不知道。那些服装我还真好好看了看,毕竟女孩子没有不喜欢漂亮衣服的,何况还有一些首饰,我都不知道还有首饰呢。

没过多久,我就尝到了这个姿势的厉害,那次我头是放平的,还没感觉,但这次为了看电脑,我的头还必须使劲仰着,不久脖子就又酸又疼。而且由于肩膀着地,双臂的活动很费劲,这还是床软的缘故,要是在地面,这样看东西基本不可能。我必须用一只胳膊支起点身体,另一只手控制鼠标观看。还要不时扭动下脖子,但这样等于全身重量都落在手臂上,手臂一会就没劲了,只能再放下身子歇会。

休息时,我忽然对身上的连体衣产生了兴趣,别看这衣服不厚,但晚上穿着很保暖,都不用盖被子!而且怎么就能把身体固定住呢?

我使劲动动腿和臀部,还真能动,但有很大的阻力,一松劲身体就会回到原位。而且随着动作幅度的增大,阻力也会成倍增加,我还没坚持一会就没劲了,就只能乖乖放弃了。只是记忆功能吗?没这么简单吧!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真是天才!

我正这样折腾呢,姐姐突然叫着进来。

“坏了!坏了!”

我正难受呢,看姐姐进来,马上就抱怨道:“看你把我弄成这样,多难受啊,咦?什么坏了?”我注意到姐姐风风火火的样子,知道出问题了。

姐姐这样急急行动也把自己弄的欲火高涨,从潮红的脸颊,起伏的胸膛就知道。

“我刚才查看了一下库房,吓了我一跳?”姐姐顾不上自己身体的欲火,着急地说。

“怎么了?”我忙问。

“那里箱子都成山了!”姐姐说。

“啊,怎么会….”我也吃惊了。

“一定是主人说的新装备也来了,这下麻烦了,下午肯定搬不完”姐姐懊恼地说。

“呀,那怎么办啊?”我也着急了,明天工人就来了啊。

“要是你能动,我们还能早点开始,可你这样,一点也动不了啊。”姐姐这么一说,我倒想起刚才的难受了,抱怨道:

“姐姐,看你把我弄成这样子,看东西脖子好疼,还怎么能专心,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哎呀,怎么会呢,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就是觉得你这样子很美。”姐姐赶快解释。

很美?我这撅着屁股的样子会很美?!

“我这个样子会美?难受死了,快拿个枕头垫我身下。”枕头就在我身后,可我自己拿不到。

姐姐一边给我垫枕头,一边说:“当然美了,看看这从颈部到臀部的线条,太完美了。”说着还用手抚摸我背部的曲线。

 “嗯~嗯~嗯~”被姐姐一摸,我立刻向小猫一样哼哼起来,心里什么抱怨都没有了。

“哦,向下摸,嗯,姐姐,你的手有魔力吗?”我眯起眼睛享受这姐姐的爱抚,这不是快感,但仍让我感觉舒服。

“哦,你现在的样子好迷人~~”也许是因为刚才被激起的浴火,姐姐现在也是媚眼如丝,吐气如兰。而且专挑没有三件套阻挡的地方摸。

“姐姐,我身上腿上难受,帮我揉揉~~~还有屁股~~~脖子~~~”好在连体衣的阻隔作用没三件套那么明显,能让我呻吟着享受着姐姐的服务。

姐姐一边帮我按摩,一边道歉道:“对不起啊,妹妹,我不知道这个姿势这么难受,我就想着好看了,毕竟以前没用这个姿势看过东西。”

谁会这么撅着屁股看东西啊,我心里腹诽了一下,不过我本来就没怪姐姐,而且姐姐还把我摸得这么舒服,怎么还舍得姐姐内疚呢?“姐姐,我们下午怎么办啊?”我转移了话题。

姐姐一边按摩一边说:“办法倒是有。”

“快说,快说!”我急道。

“地库有辆电动车,我们开出来就成了。”姐姐说。

“那你还不去开?”我赶快说。

姐姐抬起脚,指着芭蕾高跟,“你看,穿这个怎么开啊!”

“呃…也是!”我悻悻地说,我后悔死了,干什么给姐姐穿这个啊,普通高跟鞋也有刺激功能的,我也是觉得这个好看,真是的。

“好在还有你,等你解开了,穿双运动鞋去开车。搬那些箱子也主要靠你了。”姐姐说道。

“啊,可我不会开车啊!”我着急了,我就会骑自行车,哪会开车啊。

“那个比开车简单多了,我在一边教你。”姐姐说。

“可那时候人家身上的刺激开了,没法专心开车啊!”我开始撒娇了。

姐姐点了一下我的脑袋,“你还说,你给姐姐乳头上装了这个,把我折磨得心里好难受,还揉不到,你一点都不心疼姐姐。”

我看不到姐姐的脸,但知道她不会真生气,只能说:“那我们算扯平了好不好。”

 “好啦,姐姐又没怪你,你继续看资料吧,我完事就过来。”姐姐说完出去了。

我看一会,歇一会,折腾了没几次,姐姐回来,还把午餐糊糊拿来,说:“抓紧时间把饭吃了吧!”

“不是吧,姐姐,你让我这么撅着屁股吃?”我晕了。

“嗯~”姐姐也觉得不合适,看着我思考起来:“有办法。”姐姐打了个响指,然后抓住我双臂,拉着我转向床沿,然后又向床外拉去。

“啊!姐姐,你干什么啊!”我像件货物似的被姐姐拖动,看着要掉下床了,赶紧叫了起来。

等我叫完,姐姐也完事了,我的头露出床沿,身体还在床上,姐姐把我双臂摆好,对我说: “这样就行了,姐姐喂你!”

“好好!”一听姐姐要喂我,我高兴死了,管它什么姿势吃东西呢!

我就这样用平生最怪异的姿势把饭吃了,姐姐你一口,我一口地吃完饭,还把鞋给我准备好了!然后我们就这么等着时间到。

等我能动了,赶紧穿上鞋,向外跑去,可是没跑两步我就停下了,姐姐可没我这么快,芭蕾高跟就算穿得再熟练,也比不了我穿运动鞋啊。我又跑回去,说:“姐姐我背你,你指路。”

“胡闹!”姐姐责怪地看着我:“你膝盖伤刚好,不能负重!”

然后姐姐快步追上我,说道:“又没多远,你着什么急啊!”

“嘿嘿”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不是撅的时间太长了嘛,想活动活动。”

我身上的伤自己都忘了,没想到姐姐还记得,我心里好感动。

地库在楼房另一边,我用项圈开门,里面是长长的下坡弯道,我们下去后就看见了那辆电动车,像公园里的游览车,不过很短,后边有个货箱,地库里有几个大房间,其中一间有很多冰柜,应该是放糊糊的地方;一间放了桌椅家具什么的,其他没注意看。

我坐到电动车上,姐姐在边上给我解说,方向盘不说了,边上两个按钮,红按钮是开关,绿按钮是倒车,脚下两个踏板,一个刹车,一个油门。

“车开不快,就和你慢跑差不多,放心开。”姐姐鼓励我。

我启动,还真简单,我在地库里开了几下就熟悉了,直接开出地库,姐姐下车把地库门关上,和我说以后就把这车放车库了。

我身上的刺激并不太强烈,姐姐还是很心疼我的。下体假阴茎还没启动,我趁着这时候把车开到了库房。一进库房,我也吓了一跳,可不成山了嘛?怎么这么多,怪不得把姐姐吓住了。

没的说,搬吧,姐姐行动慢,我让姐姐在车边装车,我来搬运,这样姐姐不用移动,刺激也小点,反正我走不走都一样。第一车运回房子的时候,我还是让姐姐卸车,我往房里搬。

“先都放大厅里,一会慢慢整理。”姐姐在我身后喊。

不用运到贮藏室,还有个推车帮忙,速度很快。很快再次向库房前进,可在路上,我的阴道刺激发作了,我差点把车开进草地去,姐姐发现了我的异样,赶紧问:“是不是下面?”

“嗯”下体的刺激可不弱,我忍着不呻吟出来,只能嗯了一声。

“要不停车吧。”姐姐说。

“不用,姐姐帮我把住方向盘。”我说道,让姐姐帮我把住方向盘,我脚踩着油门。双手捂住下体,紧紧咬住下嘴唇。这是我看姐姐被鞭打时学的,我感觉很性感,就学会了。嘴唇的疼痛还真缓解了些下体的刺激。我忍住不呻吟出声,到库房时刺激停止了,我们赶快开始装车。但就在我把第二个箱子递给姐姐时,下体的刺激又发作了,我“啊”的一声用手捂住下体,就像肚子疼一样。然后又蹲下身子,就在姐姐身前,姐姐忙放下箱子,也蹲下抱住我,嘴里一个劲地说:“妹妹,忍住,忍住啊,都怪姐姐不好。”

“嗯,我能行!”我不知道嘴唇咬出血没有,但最终还是忍了过去,干脆坐在地上,靠在姐姐怀里呼呼喘着粗气。姐姐也知道过去了,拍着我的背,嘴里连说:“好了,好了….”

我刚喘匀气,还没站起来呢,下体的刺激又启动了。我最后一个想法是,“老天爷,你玩我呢吧!”就高潮了!高潮还挺强烈,可没失去意识。失去意识还好,我就不想了,但我还有意识,高潮时就意识到接下来会有惩罚,心里对惩罚的害怕和等待惩罚来临的忐忑,居然延长了高潮时间!我还没经历过这么长时间的清醒高潮,结果就是,高潮还没结束,乳头电击就降临了。我从快乐的巅峰一下跌到痛苦的深渊,嘴里的呻吟一下变成“啊啊啊啊”的嚎叫,双手也从下体一下移到了胸部。可三件套完美阻隔了我的双手,上次乳头惩罚是被绑住的,自己反正不能动。但这次双手自由。我反而不知道怎么办了,停也停不下,摸也摸不到,痛苦得我想满地打滚….

姐姐从我高潮就知道坏了,可她也没办法,只能紧紧抱住我,嘴里不住地说:“都怪姐姐,是姐姐不好,姐姐对不起妹妹…..”脸上已经是泪流满面,等到我开始嚎叫时,姐姐更是用力抱住我,嘴里只是哭着喊:“妹妹!妹妹!妹妹!妹妹…..”

惩罚还没结束,我就发现自己呼吸困难了。其实这次乳头的电击没有上次我受罚的强,姐姐可不会那么狠心,只不过那位置太敏感,让人实在不得不叫。但我意识还是清醒的,而且由于疼痛的刺激,我头脑反而分外清醒,发现呼吸困难是因为姐姐抱太紧了。这下知道怎么回事了,姐姐在自责呢,我怎么能还雪上加霜啊,我使劲忍住叫,变成低哼声。

1分钟过去的很快,惩罚停止。我忍住乳头上残留的疼痛,连呼吸都不敢太剧烈,拍拍姐姐的后背,轻声说道:“好了好了,过去了,没事了。”

可姐姐没反应,嘴里一个劲说:“都怪姐姐,是姐姐不好,都怪姐姐,是姐姐不好…..”双手还是死死抱住我…我看不到姐姐的脸,心里焦急,姐姐这是怎么?

但我又不敢推开姐姐,而且看姐姐抱的那么紧,也不一定能推开呢,只能继续轻声说:“妹妹没事了,妹妹很好,什么事都没有…..”

可姐姐好像没听见似的,嘴里只是喃喃说着那些话…..突然,姐姐放开我,猛地站起来,嘴里大声说道:“都怪我,都怪我!”然后双脚使劲交替跺地。

呀,姐姐这是要惩罚自己啊,我赶紧猛扑过去,抱住姐姐的双腿,刚才受罚时我没哭,但现在泪水一下流了出来。我大喊道:

“妹妹没事,妹妹什么事都没有,姐姐别吓我,姐姐……”

姐姐的双腿被我抱住挣扎不开,这才好像回过神来,嘴里不叫了,变成了哭声。我感觉姐姐的腿不再动了,也放开了姐姐的腿。姐姐又跪了下来,哭着抚摸着我的脸:“妹妹,打姐姐吧,姐姐好内疚….”

“姐姐,这不是你的错,谁能想到连着来三次呢,真的不怪你….”我抓住姐姐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摩擦着。

 “可是….”姐姐还想说,我用手掩住姐姐的嘴,比了一个心心相映的手势。然后拿起姐姐的手,也比了一个心心相映的手势….

之后,自然是我们又抱在一起。时间就这样浪费着…. 浪费着…..

等姐姐平静下来后,我轻声问道:“姐姐,你刚才怎么了,样子好吓人!”

“我…..好像…那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了….嗯,就好像你狂化了那样!”姐姐回忆着,但最后一句差点让我喷了,姐姐啊,你太搞了吧,我这时候要是笑了,会不会被打?

我吸了口气,大义凌人地说:“咱们是奴隶,受点刑也应该,何况有姐姐陪着!”

“可我宁愿受刑的是我!”姐姐说的很郑重。

“姐姐,我们干活了吧!”我提醒姐姐,最近,我们只要开始这样卿卿我我的就没玩没了,虽然我很享受,但现在要干活啊!

“哦,对。”姐姐站了起来,我们继续干活。这次很顺利,我下面一直没有发作,直到都运完了。我不禁想,不是软件中毒了吧,怎么这么奇怪,好像专门整我一样。

我们把车扔在门口。赶紧进去整理箱子,现在不过把山从库房搬到大厅而已,明天前必须移开!这里好多东西见不得人啊!

我们从厨房找来两把刀,开始划箱子,没划两个呢,时间到了!

“姐姐,好不过瘾啊!”我说道,别看我受了一次罚,可发现自己又找到哪种复杂情绪融合的感觉,我把这和姐姐说了,姐姐听了后开始沉思,良久说:

“嗯!你说的对,这才是做奴隶应该的感觉,可是我就是不忍心看妹妹受苦。”姐姐为难地说。

“姐姐,我们做奴隶的,要是没了那种被控制,被惩罚的感觉,总好像少点什么。而且现在这些惩罚比训练时轻多了。现在我们不光能体会到那时的感觉,还能体会到彼此的爱,感受会更丰富,试试吧,我们设定一样,看谁受罚多!”

“好吧!”姐姐也跃跃欲试,“我们加大刺激,堵上嘴…”我们一边商量,一边上楼换装备。我们都装备上各种配件,并穿上绳内裤,然后是三件套。但没穿连体衣,只是希望多些身体接触。还换了12 cm高跟鞋,这主要为了干活快点。电击惩罚减少到半分钟,其它还是5分钟,带上口塞,下体两个洞都随机刺激,乳头阴蒂持续刺激,时间设定2小时。

然后每人拿一个整理箱就下楼了。箱子里大部分是绳子,锁链,震动棒,双头蛇,性爱机器,还有一些我也不认识的新装备,我们连包装盒说明书一起放进整理箱,其余的分别装进垃圾袋,收拾的井井有条。

但是,我们低估了这次的全方位刺激!由于绳内裤的摩擦,尤其是需要频繁地蹲下-站起,对阴蒂和阴户的摩擦十分厉害。加上乳头和阴蒂的配件,让我们还没等到下体刺激开始,呼吸就已经开始粗重了。最先开启下体刺激的还是我,我跪在地上,呜呜呜地叫了起来,努力忍住快感。虽然我不反感受罚,但也不会自找受罚,要不开始直接开启受罚多好。

姐姐过来蹲下抱住我,嘴里也呜呜呜地叫着,听到我俩这样呜呜叫,我心里感觉有点好笑,结果我把这次刺激挺过去了。好像这样能分散注意力呢,下次试试!结果不久,姐姐的下体也开启了,我赶快过去扶住姐姐,变着调的呜呜。姐姐感觉奇怪,看向我,我使劲冲姐姐眨眼睛,眨得姐姐莫名其妙,结果姐姐这次也挺过去了。看姐姐挺过去了,我冲姐姐耸了耸鼻子,姐姐明白了我的意图,点点头。

我们继续收拾,等整理箱满了,我们就端上楼,放进4号房,本来四号房是姐姐住的,但姐姐一直和我住,所以四号房空下来,正好放东西。刚放好东西,我下面的刺激又来了,我挣扎坐到床上,姐姐也过来学着我眨眼。可惜这次无效,我知道后就没法分散注意力了。我有预感,这次挺不过去了!

干脆,我开始收缩下体肌肉,加快高潮的来临,这样至少能减少高潮的强度,让我保持清醒。果然,高潮来临,可我心里却想着,会是什么刑罚呢?可别是痒刑,最好是打屁屁….

居然如我所愿,屁股传来疼痛,很疼的疼痛!我双手捂住屁股,倒在床上,好像回到被主人控制的时候….高潮再次加强,我呜呜地叫着,分不清了快感还是疼痛,一下下的疼痛,一波波的快感,我好像清醒着,又好像迷失了。

疼痛消失了,快感也消退了,姐姐一直在边上照顾我。看我恢复了,呜呜地想说什么,很快就知道我听不懂,俯下身蹭蹭我的脸,然后比了个心心相映的手势。她是告诉我她知道我的感觉。

姐姐想把我拉起来,可就在这时,姐姐下体的刺激开启了。太巧了吧,我好奇怪,忙把姐姐扶到床上。姐姐这次也挺不住了,仰起头,呜呜呜地高潮了。我明知道姐姐喜欢惩罚,但就是禁不住担心姐姐,我终于理解姐姐在库房的心情了!姐姐这次会是什么惩罚呢,我体会到了姐姐刚才的感觉,我想帮姐姐,可无能为力!

姐姐突然挠向了自己的腋下,是痒刑。我赶紧抓住姐姐的手,这种痒刑抓没用,越抓越痒。我死死抓住姐姐双手,心中焦急如何才能能帮到姐姐。我想到窒息刑罚那次,我因为姐姐而高潮减少,姐姐却因我而高潮加强。对了,我能帮到姐姐,我用脸蹭向了姐姐的脸,同时松开姐姐的手,抚摸向姐姐的大腿内侧….

果然,姐姐没有再抓自己,身子扭动着,脸上出现迷离的神色,我从姐姐的呻吟中能听出来,那不是痛苦,而是快乐….

姐姐恢复后,脸上出现感激的神色。我赶紧做了个心心相映的手势,然后把姐姐拉起来,拥抱了一下。可惜我们戴着塞口球,不然还能相视一笑呢。

继续收拾,期间我高潮了两次,一次肛门电击,一次痒刑。姐姐高潮了一次,是乳头电击,每次惩罚完,我们都拥抱一下。没到两小时,我们就把大厅收拾好了。明天招待客人的箱子放在储藏室,这次多了两箱水果。时间没到,我们把垃圾放在电动车上,去扔垃圾。路上很顺利,谁都没发作。回来一看,还有10分钟呢,我们一起来到4号房,上床,面对面躺下,等待着下体发作,可是………

时间到了,谁也没发作,我们摘下口球,一起笑了…..

不过由于长时间没有发作,乳头,阴蒂上积累的欲望却已经非常强烈。

“姐姐,10次?”

“嗯,好!”

我们迅速脱光,屋子里又是春光一片…..

释放了欲望,该去给姐姐拍片了。我们洗了澡,随便穿上三件套出发,我拿了条发带给自己扎上马尾。这次有车,更方便,我们去车库拿上东西,去后面的树林。帮姐姐安装好后,我换上了蓝色运动文胸,短裙,7分裤,显得青春靓丽。姐姐说还要等一会,我们就并排坐在草地上看树林。

 “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看着树林,感慨万千。

“嗯,我还记得你狂化的样子,还有你自残的样子…”姐姐啊,咱不提狂化成吗,咱不提自残成吗,真破坏气氛,我心里呐喊着,不过…..

“姐姐,你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我们可以藏根针,高潮前扎自己一下,应该会有作用。”这是我突然想到的。

“是个办法,不过好像随便电击下自己更简单吧!”姐姐说道。

“呃….也对。”我怎么总想到见血的办法啊?真丢人,赶紧转移话题:“姐姐,明天我们穿什么啊?”

“随便啊,那么多衣服,随便选一件就好了。”姐姐很随意。

“不要,我要穿漂亮的裙子,就像我第一次穿的那种。一会姐姐为我选一件吧。”我想起上次穿着裙子在花丛中旋转的场景,自己陶醉下。

“我可不会选,我最不会选衣服了!”姐姐说道。

“啊,姐姐不是搞摄影的吗?”我以为姐姐在敷衍我。

“是啊,姐姐是搞摄影的,又不是搞服装的!”姐姐理所当然地说。

“额…..”我哑口无言。

“妹妹选吧,我听妹妹的,我真不会!”姐姐踢皮球了。

“我也不会啊,啊,好好,我选!”看姐姐要来瘙我痒,我赶紧投降。

这次表演应该算一般吧,毕竟不能每次都超水平发挥,我们把东西收好,回到房子吃饭。今天我没时间做菜,但姐姐做了一个大果盘,还做了饮料。吃饭时我问姐姐还讲故事不?姐姐说等大姐来。我便给姐姐看了厨艺节目!哎,那个是中文的,又要当翻译了。

饭后,我直接给姐姐看了第二集《心传》,姐姐虽然对内容赞不绝口,但对我糟糕的翻译颇多抱怨。没办法,好多词太专业,我不会翻。之后我们开始选衣服,难为死我了,那么多衣服我都想穿,最后我选了一件藕荷色的和墨绿色的,好吧,我承认我剽窃了长发公主和冰雪奇缘的设计,谁让我是粉丝呢。

试衣服时我问姐姐明天定什么计划。姐姐忽然正色道:

“明天有工人进入房子,我们一定要小心,包括以后的日子,永远要记住安全第一,千万不要贪图刺激,因为一次暴露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我看姐姐说的郑重,赶紧答应:“我知道,姐姐。我保证。”

“今天一定要把所有地方检察一遍,不能有丝毫蛛丝马迹!”姐姐继续嘱咐。

“所有房间啊?!”我叫到,太多了!

“房间没关系,没项圈别人进不去,但一楼、厨房、健声房,洗衣房要小心!”姐姐说道。

“那8号房柜子里的东西?”我问。

“那个没问题,没项圈别人打不开。”姐姐回答。

“那现在….我们是试试那些新装备呢?还是试试新装备呢?还是….”我引诱着姐姐。

“好啊,我们还有任务呢,10次哦”打趣道。

这次来的装备里还真有好多我们没见过,比如一种内裤和乳罩,基本就是透明的,而且很软,很薄。我们看了说明才知道,这个能感应压力,也就是说能感应到触摸,一旦感应到触摸就能发送出信号。这样就能设计出很多针对自摸的计划…..

还有一种穿戴式假阳具,最多可以安装四个拴,可以感应双方的程度,调节各自刺激的强弱,让双方能同时达到高潮,也可以关闭感应,只让一方达到高潮。嘻嘻,这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

还有很多说明是我们没想到的,比如说绳子上都有警告说:绳子会留下痕迹,容易被人发现,这点我们都没想到,看来今天不能用绳子了呢!话说组织的那些镣铐就很好,我被固定一晚上也完全没有痕迹。大体看完这些东西,我们选了一些,就开始了….

姐姐先把我固定在床上,然后给我戴上眼罩,开始亲吻我的身体。因为看不见,不知道身上那点会被姐姐刺激到的感觉让我立刻兴奋起来,而想回应姐姐,身体却不能动的感觉更让我浴火升腾,很快我就开始呻吟,索要。而姐姐只是加紧刺激我的敏感位置,直到我无法忍受,才用穿戴式假阳具插进我下体的两个洞,高潮瞬间就降临了,一波波的快感淹没了我,让我如同波涛中的小船那样飘忽不定,我不知道自己算清醒还是迷失,但肯定不是完全失去意识,我能感觉到姐姐,却感觉不到自己……

轮到姐姐时,我也努力学着姐姐的前戏,把姐姐挑逗到极限,然后在用假阳具进攻姐姐…..

随后我们开始互相挑逗,一起高潮,最后,我们干脆用双头蛇把彼此连接在一起,尝试了各种姿势,我们从床上大战到地板,没办法,床上太湿了….

等我们都筋疲力尽了,又不得不转移房间,这间房的地板也太湿了…..

…看来很尽兴啊!…就在我们累得无法动弹,瘫软在床上时,耳边响起主人的声音。

“啊,主人,奴隶恭迎主人。”不知道那来的力气,我噌的一下就跳下床站好。

…今天我来把8号房门的权限解除,顺便看看你…主人话语平淡。

与此同时,我也看到姐姐对着空气说着什么,然后看了我一眼,匆匆出门了!

 我知道是她主人也来了,没在意,我可有很多帐要和主人算呢!

 “是因为明天有工人来吗?”我问道。

…嗯,你记得,工人走后给我发消息,我恢复权限…主人说着。

 “是,奴隶记住了!”我赶紧答应,这是正事。

…这几天我没时间来看你了,明天也只能远程恢复,你要记得,明天…主人还是嘱咐我,说的和姐姐差不多。

“主人,你为什么不给奴隶下任务!奴隶做错什么了吗?奴隶很乖的,奴隶今天都没闯祸呢!”等主人嘱咐完,我开始说道正题了。

…这个…主人这些天是真的忙啊!…主人话语中有些无奈。

“奴隶知道了,奴隶不敢耽误主人正事,是奴隶不好….”我赶紧用自己认为最委屈的声调说。

…停停!你还来这套!…主人一下识破我的鬼计,没办法,老用一种办法谁还识不破,问题是我不会别的啊!

…哎,也不怕告诉你,其实我是不会下2个人的任务…主人说道。

 “啊?”我惊讶,怎么可能?

…如果任务和原来一个人的时候一样,那就没意义了,所以我们决定干脆不下任务,看你们怎么做,也算积累一些经验和依据…主人解释道。

“哦,这样啊,奴隶明白了,奴隶一定也详细向主人汇报!”我开心地说。其实我开始是怨主人不管我们了,但看今天这些东西,主人那是不管我们啊!我心里早就不怨了。只不过心里老想着主人罢了。

…等海伦来了以后,你们…主人仿佛很忙,把改交代的事说完就离开了。

“主人这几天有事不能和我们联系,让我们有事和他联系”姐姐和我碰面是说。

“是啊,主人不能来了。”我心中感觉很失落。

“就这几天啦!毕竟不能老围着你这小丫头转啊!”姐姐开导我:“我主人有时候好几周都不见呢。”

我一想也是,本来就说不能缠着主人,可事到临头,自己总做不到!我们说话话,开始打扫房间。

这时姐姐又说:“主人还说,让我们尽量开导下大姐。”

“是啊,我主人也说了,大姐主人去世了,可大姐一直在思念主人,所以到现在还肯转换身份,只愿保持奴隶身份呢。弄得奴隶不是奴隶,主人不是主人的。”我抢着说道。

“大姐也真可怜,我们试试看吧。”姐姐感慨地说:“你知道吗,我的那些技巧好多是和大姐学的呢。”姐姐爆料了。

“哇,什么时候啊,你不是说以前没见过大姐吗?”我好奇地问。

 “就在你训练的那些天啊,那时我们住在树林房子的地下,哪里有几个秘密房间。”姐姐说道。

“是吗?原来那里还另有乾坤啊!”我才知道那时候姐姐住那:“好像树林里还有别的建筑呢,是不是也有秘密啊?”我突然兴起探险的念头。

我们一边说,一边洗床单,擦地板,检查房间。

 “不知道,我哪能知道那么多秘密啊….”姐姐说:“这座庄园是你主人的,到时候你自己问吧”

“呃…..”打听主人的秘密?!我想了想,还是算了。

终于,我们觉得万无一失了!8号房着重检查了好几遍!这才安心地回房。

睡觉前,我们照例把自己绑起来。这次因为新来的装备里好多锁链,我们决定用用,三件套连体衣穿上,我们甚至穿着芭蕾高跟。戴上眼罩,口塞,口塞互相连接在一起;戴上腰铐,互相锁在一起;戴上项圈,用链子锁在一起;脚镣和大腿铐是互相锁的(就是一副镣铐,一头在我左腿,一头在姐姐左腿,因为面对,是交叉的);把手锁在对方身后,我们把自己完全纠缠在一起才作罢。

现在我们眼不能见,口不能言,只能感受着对方的呼吸,闻着对方的气息。同时哪怕再微小的动作,都能牵动对方,也能感受到对方微小的动作。我们就这样连接着,纠缠着,感受着。慢慢睡着了…….

+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ixiangzhe222            

One thought on “庄园奴隶 第八章”

  1. 支持做作 很喜欢你的作品,充满情趣和温馨没有暴力或压抑的气氛,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作品.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