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四章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完全放开了心神,不去计算次数,不去估计强度,也不关心时间。双手的动作完全凭借本能,匹配着高潮的起伏。我只是让自己完全沉浸在这种潮起潮落的极致愉悦中,从肉体到灵魂的极致愉悦。

极致的愉悦让身体剧烈痉挛,在极端紧缚下,这种痉挛不断提醒着我,自己被束缚着,被无助地束缚着!强烈的束缚感同样成为高潮的催化剂,让叠浪的次数不断增加。

意识逐渐迷失,完全感受不到外界情况,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随着潮汐,不断受到愉悦的暴击,还是连击式的暴击!头顶仿佛不断跳出-1、-1、-1…的红字!这在修炼魔法后是非常少见的,只有在长时间的极致高潮中才可能出现。这也是我们最大的享受!!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从高潮中缓解过来,余韵的舒爽仍萦绕心头,意识逐渐恢复。我发现自己瘫软在地上,紧缚已经解开,所有装备的刺激也停止了!一只手仍抓着插在阴道里的假阴茎,但已无力抽插,而揉捏乳头的那只手无力地耷拉在地上!

身体筋疲力尽,而且无处不疼,余韵带来不时的痉挛,每次痉挛都让疼痛加剧!只有阴道和肛门的饱涨,才让我感到一丝舒适。

不可能吧?难道我一次高潮用了三小时?我扭头看向边上的二姐,二姐依然是球状的紧缚状态,身体痉挛,眼神迷离,一手控制假阴茎,一手揉捏乳房,正发出不知是疼痛还是快乐的呻吟!

“怎么回事?”我只能疑惑地询问师傅,声音虚弱嘶哑!

“怎么回事!你高潮一次居然用了半个多小时,还问我怎么回事?!快检查身体有没有损伤!!” 师傅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

“啊,这么久?!”我自己也震惊了,这次高潮的确超乎我的想象。听了师傅的话,我赶紧感受身体的情况:反折的是上身,双臂和双腿自然没那么疼。但整个脊椎都很疼,应该是痉挛造成了肌肉拉伤,就不知骨骼和韧带如何?

好在魔力再次提高,而且充沛异常,正在自主运转,治疗伤势。我想活动下身体,但全身无力,连抬手都办不到,我想提高魔力运转,但苦于没有快感支持。刚才说话时,拿着假阴茎的手也无力地摔落。最后我只能羞涩地请求多琳:“多琳,帮我…动动那个…”

毕竟和多琳接触的时间还短,我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假阴茎这个词,只能尽量抬起脑袋,用眼睛盯着自己下体露出半截的假阴茎。但我马上就感觉这样更难为情!好在多琳明白我的意思,过来蹲到我的下体,伸手握住了假阴茎的底座,但却没有移动,而是看着我担心地问道:“你…还能受得了吗?”

“嗯…没关系,我…我…”我实在说不下去了!自己刚高潮了半小时,没等恢复就求着别人插自己!这也太…我的脸涨得通红,心里简直羞死了!

“这样行吗?”好在多琳看出了我的羞窘,不等我再说什么,就开始小心翼翼地缓慢移动假阴茎。

“嗯~”我呻吟了一声,身体忍不住微微扭动。假阴茎的抽插居然让阴道感到微微疼痛,应该是刚才高潮时自己抽插得太剧烈了!但也带来了我急需的快感。

“多琳…你…你不用这么…小心,可以…可以…摇晃一下…”假阴茎的功能没开启,缓慢抽插的快感不足以让我全力运行魔力,只能再次吞吞吐吐地请求多琳。我羞死了!可快感也被加强了!

“怪不得说你是传奇呢!”多琳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不过还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并不时摇动假阴茎!身下传来的噗呲噗呲声又让我一阵面红耳赤。

“这是魔法的力量,你以后也可以!!”我赶紧解释,然后就羞耻地闭上眼睛,全力运行魔力。

脊椎的疼痛随着魔力运行逐渐缓解,不过阴蒂仍疼得厉害!应该是被电击太长时间了!不愧是最强电击啊!

等有了站起来的力气,我赶紧活动下身体,腰仍有些疼,也不知是因为紧缚,还是因为高潮!好在不影响活动,说明不会留下损伤,而且功能还会增强。这就是魔力的神奇之处,受伤越多,被治疗的越多,身体就会越坚韧!

“我没事了!”穿回三件套的同时,我赶紧向师傅汇报。遗憾啊,没法洗澡!身上的汗水和腿上的淫液只能擦擦了事!

 “才几天没高潮,就让你成这样了!你的性欲可比我当年强多了!”师傅说完把手机扔回给我。

“呃…师傅,我就当您夸我了啊!!”我苦笑着说。

“当然是夸你,你现在的魔力肯定超过凯茜了!!”师傅终于笑了。

“嘻嘻!那是当然,我家雪莉最厉害了!”二姐也提前完成了‘惩罚’,不过现在还躺在地上,没完全恢复呢!

趁着二姐恢复!我给大姐回了个电话,问问有没有正事,刚才的呜呜可说不明白正事!然后又注意了下房子那边的动静,两个女孩还在卿卿我我呢,她们好像刚刚结束了一轮,紫罗兰用杯子接了一些淫液,也不知道是谁的,这时正喂给珍娜呢!

珍娜仍跪着铐在柱子上,现在带着口塞环,金发被紫罗兰抓着,被迫仰起头,杯子里的淫液像细线一样流入她无法合拢的嘴里。

“别咽下去,一会我们一起!”紫罗兰边慢慢倒着,边蹲下嘱咐珍娜。

等杯子倒空,紫罗兰马上跪在珍娜身前,嘴迫不及待地堵住了珍娜的嘴,都来不及解开她的口环。两张嘴都大大地张着,淫液不断从她们嘴角流下,双方只会笨拙地纠缠对方的舌头,任由淫液滴落在自己赤裸的乳房上!

同时,两人的乳房也开始互相摩擦,即使有淫液的润滑,两对黑白分明的乳房也不断变形,让两人都发出销魂的呻吟。

哇,白加黑啊!那几个小混混怎么可能有这种艳福,居然想黑白通吃!!看来今晚要通宵了!我不敢再看,场面太勾人了!刚高潮完的我可不想马上欲火焚身。

“我看这两俩丫头的性欲才强呢!才多大啊!”我小声嘀咕着!!开始我并不喜欢她们,可现的印象改观了!希望她们以后能通过师傅的考验吧!!

事情顺利,我开始考虑明天怎么办!直接进去杀人好像有点突然,没戏剧性!!怎么设计得完美些呢?

“咦,这些蝎子…”二姐的话拉回了我的沉思。

二姐已经恢复,穿戴整齐了,现在蹲着看地面呢。我顺着二姐的目光看去,几十只蝎子围成两堆,不知道在干什么!

‘刚才是在蝎子的环绕下高潮的?还是赤裸着不能动!’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后怕,然后才注意到蝎子的异常,它们在吃我们的淫液!现在我才注意到空气里都是我们淫液的香味!‘味道应该不会飘1公里那么远吧!’我心里忐忑。

“都在吃我们的淫液,难道都是母的?”我发现了疑点。

“不可能啊!其中肯定有公的,但为什么都在吃呢?”二姐疑惑地问。

“有什么问题吗?”多琳还不明白我们淫液的特性,不明所以地问道。

“是这样,我们的淫液只能吸引雌性动物,比如你的疾风…”我对多琳解释完,看向了二姐,二姐也惊喜地看向我,不需要言语交流,我们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如果淫液能吸引所有昆虫,那对二姐的蜜蜂应该也一样。那么长期喂养,蜜蜂会变成什么样?蜂蜜又会变成什么样?其它昆虫呢?

可惜,这些只能回去慢慢实验,这些蝎子只吃了一顿,应该看不出变化,不知道毒性能不能强点?

长夜漫漫,我们看了会蝎子,就开始考虑还能干点什么?于是,我们把目光看向多琳!

“你们…要干什么?”多琳看到我们的目光,立刻感觉到不妙!

“哎,可怜的多琳,你现在不能高潮了!不过…”我和二姐坏笑着围住了多琳。于是,石碓后面传来断断续续的沉闷呻吟,期间还不时传出暧昧的话语:“我要勾了你的魂!”“嘻嘻,那我就索了你的命!忍住哦~~”

多琳没修炼几天,也不会武功,只能乖乖束手待毙!被我们剥得清洁溜溜,又被我们绑了个结实,双眼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们。虽然多琳刚开始修炼,还不能高潮,但是需要快感嘛!而让对方被快感煎熬而无法高潮,正是我们的拿手好戏!

“不要光想着快感,运行魔力!”二姐拨弄着多琳的一个乳头,嘴唇和多琳的嘴唇若即若离,同时用魅惑的语调教导多琳!

“不要想着运行魔力,让运行成为自然!”我拨弄着多琳另一个乳头,嘴凑近多琳的耳朵,喃喃地教导。

多琳的双手被绑在背后,无法阻止我们的侵犯。只能不断深呼吸,然后憋住气,让胸部高高耸起,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忍受我们的挑逗!

“你们到底让我想什么啊?哦,你们就是魔鬼!我受不了了!”多琳眼神迷离,忍耐挑逗的同时,哼哼唧唧地询问,但我们知道,她现在的心思完全不在魔力上!可怜的多琳,我们都回忆起自己当初的样子。

两个女孩最终没能耗满通宵,凌晨时分沉沉地睡了过去。第二天早晨,我们还没想出什么完美的计划,木屋那边却出了状况。

早晨师傅就解除了混混们的催眠术,他们醒后就急急去查看两女,看到两女都在睡觉,而珍娜仍被锁在柱子上,这才放心。急急吃完早餐,他们就急不可耐地到来二女房间。

惊醒二女后,礼帽男淫笑着说道:“紫罗兰女士,你的早餐已经准备好,而我们也该喂这位金发婊子吃‘早餐’了!”同时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嘿嘿!好好睡了一晚,婊子的早餐很充足啊!”手枪男也同样解开裤子。

“不不!”紫罗兰赶紧护在珍娜身前,壮着胆子说:“把手铐钥匙拿来!我要放了珍娜!”这个傻妞,昨晚居然没想到趁绑匪睡觉时去找钥匙,只顾着学做拉拉了!

“什么?你开玩笑?”礼帽男惊讶地问道,裤子脱掉后,能看到他胯下的巨物已经挺立如钢了!

“我看你是脑子坏了!”手枪男的下面同样勃起挺立,话语更加恶毒,同时已经把手枪握在手中。

“我…”看到手枪,紫罗兰害怕了!但她马上就坚定地说:“钱是我给的,你们就必须听我的!现在,交出钥匙!”

“哈哈~~”几个绑匪都哈哈大笑,礼帽男突然抬手,一巴掌把紫罗兰扇倒在地上。

“哼,愚蠢的婊子,本来看在钱的份上,想让你多舒服几天,既然你不识抬举,那我们也不客气了!”礼帽男终于撕去伪装,露出恶毒的本质。

“兄弟,我就说早该出手了!”手枪男淫笑着抓起地上的紫罗兰,把她双手反扭到身后。

“你们!你们不能…”紫罗兰这下真的慌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身体不住挣扎,但15岁的小女孩,怎么可能抗拒彪形大汉!

“闭嘴!”礼帽男又是一巴掌,用绳索绑住紫罗兰的双手。

“不,不要~请放过紫罗兰,你们抓的是我,不要抓紫罗兰…”珍娜被锁在柱子上,眼看着紫罗兰被制住,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用没被堵住的嘴不住恳求绑匪。

“嘿嘿,我们怎么会忘记你这个淫荡的婊子!!”胖妞坏笑着走到珍娜面前,因为珍娜被锁在柱子上,睡觉也只能跪着,现在仍是跪姿,脑袋正好对着胖妞下体。

“啊!你…”珍娜刚说出一个字,长发就被胖妞抓住,粗暴地把珍娜的嘴按到自己下体,“哼!好好享受你的早餐,不然…你知道后果!”

“呜呜~”珍娜不敢反抗,只能乖乖伸出舌头,眼泪同时从眼角滑落。

“那我们也开始吧,希望你喜欢自己的早餐,哈哈!!”看到胖妞已经开始,礼帽男也急不可耐地把自己的阳具对准了紫罗兰的嘴。

“你休想!”紫罗兰的双手已经被绑在背后,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但仍倔强地咬紧牙关,不让礼帽男得逞。

“嘿嘿,挺有勇气啊!我喜欢…”礼帽男奸笑着,用手捏住紫罗兰的双颊,迫使紫罗兰张开嘴,同时,手枪男快速把口环塞进紫罗兰嘴里。

“呜呜~~”紫罗兰微弱的挣扎让两个壮汉更加欲火难耐,礼帽男不等手枪男绑好口环的皮带,就把自己早已涨得难受的阳具塞进紫罗兰嘴里,快速抽插。而手枪男绑好皮带后,也急得不行!对着礼帽男做了个下压的手势。

礼帽男明白兄弟的意思,两个急色鬼都没功夫说话,礼帽男连凳子都来不及拉,就双膝跪下。同时鸡巴也没从紫罗兰的嘴里出来,抓着紫罗兰的头发,压低了她的头,紫罗兰本来就是跪着,这下只能低着头,撅起自己性感的屁股。

“呜呜!”下体被粗暴的插入,让紫罗兰的呻吟陡然拔高!从未尝试被前后夹击的紫罗兰,身体痛苦地颤抖。但双手被绑在背后,头发死死抓在别人手里,腰部也被身后的暴徒大力固定住,连丁点挣扎都做不到!

“呜呜~~”痛苦和屈辱,加上心里的恐惧,让紫罗兰早已泪流满面,她终于体会到珍娜的遭遇了!眼泪从眼角滑落,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悔恨!接近房子的我居然没从紫罗兰的呻吟中听到快感!

不知是因为一夜的养精蓄锐,还是因为新鲜身体的刺激,两个绑匪很快就射了!前后都被灼热的液体射入,让处于窒息状态的紫罗兰双目圆睁,剧烈挣扎,身体颤抖得更加剧烈!直到嘴里的阴茎拔出,紫罗兰才能剧烈咳嗽,还不住干呕!无法闭合的嘴里不断流出乳白色的腥臊精液。

“哼!没用的婊子!”礼帽男发泄完,鄙夷地骂了一句,才满意地去找凳子。这时身后的手枪男也射完了,拔出自己的阴茎,舒服地长出一口气。然后抓起桌上的藤条,劈头盖脸地向紫罗兰打去。

“呃~呃~呃~”紫罗兰正厌恶地咳嗽,想把喉咙里的精液都咳出来,没注意到身后暴徒的动作。直到藤条打在身上,才停止咳嗽,发出痛苦的叫喊。同时身体也倒在地上,不住翻滚扭转,希望躲开那根可怕的藤条。

胖妞这边可没那么快结束,这时还在强迫着珍娜为自己服务呢!而珍娜看到紫罗兰被打,也开始挣扎起来,同时“呜呜呜~~”地想大声叫喊!

“臭婊子,这么久了还没学会听话!”胖妞这时正爽呢,不舍得离开去拿鞭子,于是用一只手抓紧珍娜的头发,不让她的嘴离开自己下体;而另一只手捏紧珍娜的乳头,同时用力向上拉扯!

“呜呜呜~~”珍娜发出痛苦的呻吟,乳头的剧痛让她不得不屈服于胖妞的淫威,继续为她下体服务。只是这次珍娜更加卖力,明显是想让胖妞快点高潮,也好能解放自己的嘴,帮紫罗兰求情。

“哦~哦~就这样~~”胖妞感受到下体的快感加剧,不但没放开珍娜的乳头,反而更兴奋地揉捏拉扯。“呜呜~~”珍娜痛苦的呻吟声中还夹杂着快乐,显然胖妞对她乳头的蹂躏不仅产生了疼痛,也让她感受到快感。

“啊啊啊~~”胖妞终于高潮了,当自己的嘴解放后,珍娜不顾满脸的淫液,大声向手枪男请求道:“停下!别打紫罗兰,要打就打我!求你,打我吧!”

“呵呵,昨晚发生了什么?你们不是互相憎恨对方吗?”这时礼帽男拉着椅子进来,稳稳地坐下,看着两女的表现,玩味地问道,同时挥手止住了手枪男。

“求求你,放过紫罗兰吧!”珍娜看到紫罗兰也被抓住,还受到折磨,对自己能获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不过,她心里还有一丝希望,是对无常的希望!

“呜呜~”紫罗兰不知道挨了多少藤条,全身都是红印。这时挣扎着抬起脑袋,发出呜呜的声音,应该是想让绑匪放了珍娜!

“闭嘴!”手枪男不耐烦地抬脚踩在紫罗兰细长的脖子上,让她的脸完全贴在地面。

“那么,你们谁来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让你们的转变这么大?”礼帽男好整以暇地问道。

“怎么,没人想说吗?没关系!”看到两女都不出声,礼帽男也不着急,他已经控制住两女,胜券在握,这时正是经典的坏人多话表演。

他没有逼供,反而告诉两女,他们早就看上了紫罗兰,原打算就要连她一起绑架!本来还想多等两天,但既然紫罗兰不识抬举,那也就不客气了。

不过,这个礼帽男还有警惕心,他从两女态度的巨大转变上嗅到了不安,居然忍住没再强奸二女,而是告诉另外两人,他不打算在这里多待,马上把两女转移。

等我们从后面接近房子时,混混们已经在收拾东西了,两个女孩的双手都被绑在背后,上臂也被绳子绑紧,绑匪还把二女的大腿和小腿都紧紧绑住。就这样绑匪还不放心,又把二女的双眼都蒙住了!

珍娜嘴里重新戴上口塞球,而紫罗兰本来带着口环,他们又把紫罗兰的情趣内衣都塞进她嘴里,外面还缠了好几圈胶带!

这也是因为他们准备的工具不够,口塞球只有一个,才有此无奈之举!不过绑匪为她们下体的准备挺充足,两女的阴道里都塞进假阴茎,开关已经打开,正嗡嗡地震动着,而她们的肛门也都塞进了肛门塞,一根绳子绑成绳内裤,阻止两根孽物掉出。

两女完全无法动弹,只能躺在地上,身体不住轻微扭动,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而绑匪们则不再理会无助的女孩,专心把东西装上车,准备离开!

我们原想让紫罗兰被混混抓住,也受些折磨再出手,但杰西卡都催了好几次,我们也不想耽搁了,尽快结束这边的闹剧,也好去下一站!关键是天天看毛片伤不起啊!!

“她们也太莽撞了!”二姐嘀咕着,指挥着蝎子慢慢爬进屋子。我们之所以来得这么慢,主要是那些蝎子太慢了!昨天实在没想到,蝎子爬一公里要这么长时间,急的我差点亲自动手了!!

“快点,把痕迹清理干净,那辆车在途中也要烧掉!!”礼帽男在屋里指挥着,而手枪男正把一箱啤酒搬上车!

“正好,先咬你了!”二姐指挥蝎子靠近手枪男,一下蛰在他脚踝上!

“啊!!”手枪男一脚把那只蝎子踩死,然后踉踉跄跄跑进屋子。

“看来毒性还真弱!!”我嘀咕着来到门口。混混们真配合,把两女的眼睛都蒙上了,这下我们干什么都不用怕她们看到!早知道抓什么蝎子啊!

“怎么回事?”

“我被一只蝎子蛰了!”

“有毒,要切开放血!!”

屋里传来混杂的说话声,通过监视器我看到礼帽男正拿出一把刀,要给手枪男放血呢!胖妞在准备清水等物。

“啊!!蝎子!!屋里有蝎子!!”胖妞忽然尖叫一声,失手打翻了水瓶。

“这也有,小心!!”很快屋里混乱一片。我知道二姐的蝎子大军进屋了!也不着急进去,就在外面观察两女的动静。

两女听到有蝎子,也吓得不轻,可惜手脚都被绑住,除了能在原地蠕动几下,完全无法移动地方!而且眼睛也被蒙着,想跑都不知道往哪跑。最后两女只能在地上一动不动,希望蝎子不会注意到自己。

“嗯,还挺聪明!”我笑着打开屋门,进去用了个灵魂束缚,三个小混混立刻如被定身一般,动不了了!当初师父在酒窖就是用这招对付我们的!然后我让二姐指挥蝎子大军上去随便蛰。

“你~你~你是谁?啊!!”

“你要~~干什么?!!”

“不~不!啊!!”

“啊!啊!啊!!”

三个混混的身体突然不能动弹了,然后就看到了我,又感觉一群蝎子在身上乱爬,还疯了般地蛰他们。混混再傻也知道是我搞得鬼,身上疼痛,但恐惧更甚,开始还大声质问,到后来只剩下痛苦的嘶吼了!

可惜,蝎子不但毒性低,毒素还少,没蛰几下就弹尽粮绝了!三个绑匪都在地上痛苦地叫喊嘶吼,身体痉挛,却一个昏迷的没有!!蝎子蜇人也是很辛苦的,现在就像刚临幸完师傅的铁匠大叔,走路都摇摇晃晃的!二姐只能让它们撤军了!

(玛德琳:你这个比喻很好,晚上送你件礼物作为奖赏。)

(作者:真的?太好了,女伯爵的大名…呃~你磨刀干什么!)

(玛德琳:送你一刀!让你当太监!!)

(作者:女伯爵~~饶命啊!)

(以上括弧内文字不算字数,靠,我就没算过字数,都是让女伯爵吓的!)

蝎子走了!我怎么办?我进来可是要上演全武行的,可刚才突然想到,打架会弄出动静!二女虽然看不见,但耳朵没堵上,这下不就全露馅了吗?!刚才混混们的惨叫二女可全听见了,这时正吓得瑟瑟发抖,一动不敢动!

‘无常勾魂~~罗刹索命~~,你们的报应到了~~~随我去地狱~~’我开始表演自己最拿手的本事——讲故事!用的是传音,虚无缥缈的传音响在三个混混和珍娜的脑海,紫罗兰除外,她是二姐的!果然,珍娜立刻不抖了!

“勾魂?你…”礼帽男满脸恐惧,在地上龇牙咧嘴地问。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继续传音。心里别提多郁闷了!让西方人理解中国文化太难!尤其是西方的混混!!

“啥?”胖妞痛苦的胖脸上都是迷茫。

‘你们恶贯满盈,就要下地狱了!’我仍耐心地解释,没办法,给姐姐们讲故事养成的习惯,要耐心讲解。

“不是死后才下地狱吗?你要杀我们?”手枪男肯定是个弱智!

‘你他妈说对了!我就是来杀你们的!杂碎!!拘魂!’我终于烦了!对三个死人讲解中国文化,我不是有病吗!先打出他们的魂魄,省的呱燥!

该收取三人灵魂了,这可是我第一次收获魂魄,心里不免兴奋!该摆个什么姿势呢?我把戒指对准三个灵魂,三个恐惧又不知所措的灵魂,歪头想了半天,只说了一句:‘我叫你们一声,你们敢答应吗?呃…你们叫啥?’

‘算了,作者懒得起,我也懒得问,收!’第一次收取灵魂的过程很搞笑,但我却完全没有书上说的各种反应,既没有害怕,也没有负罪感!更没有感觉自己邪恶什么的!因为我已经明白,自己不再是那个平凡的女孩了!

‘她们怎么办?’我传音问师傅,这时二姐早已进来了。

‘你们告诉她们脱险了,不过不要帮她们解缚,让她们自己去拿刀!’师傅吩咐道。

‘你们安全了!坏人已死!!魂魄我会带回地狱!’我和二姐分别传音给两个女孩。

“呜呜呜….”两个女孩听到我们的声音,兴奋地挣扎身体,通过读心我们明白她们在感谢我们,同时述说她们都被绑着,无法挣脱。

‘我说过无法帮你,但礼帽男手里有刀,可以割开绳子。’我对珍娜传音:

‘对,向前,向左…哎哎,你们挤到一块了!’

‘哎呀,你忍着点,别现在高潮啊!’

‘好!手往左点,OK,拿到了!’我们指挥了半天,最后还是珍娜被绑出了经验,拿到刀子。

‘等等,绳子可以解开,但下体的东西不能拿出来,必须等到明天才行。’当珍娜割断手上绳子,正准备拿掉眼罩时,我忽然感觉心里有点不舍,要离开了,给她们留点纪念吧。

‘呜呜?’珍娜的手停住了,不解地问我为什么?

呃…我哪知道为什么?总不能说我是耍她们的吧?

就在我苦想理由时,二姐也传音给紫罗兰:‘我昨天说坐牢是开玩笑的,祝你们幸福,等你们走后,这里的一切都会消失!!’

‘无常,我知道了,我会按你吩咐做的!’我还没想到理由,忽然感知到珍娜在心里对我说话,她这次居然没呜呜,让我措手不及!吓得我赶紧站到二姐身边,二姐马上施展隐身术,让我俩消失!二姐的隐身术在外面还差点火候,但在简单昏暗的屋里完全没问题。

珍娜摘掉眼罩,把自己完全解开,然后又帮紫罗兰解开束缚,扶着紫罗兰站起来。

“我刚才听到了罗刹的声音!”紫罗兰站起来兴奋地说,同时伸手去解腰上的丁字裤,刚才珍娜单单没割断这跟绳子。

“别动!”珍娜马上按住了紫罗兰的手,同时说道:“我刚才也听到了无常的声音,是她!是她杀死了这三个混蛋!为我们报了仇,她让我们不能拿出…那两个东西,需要等到明天。”珍娜不好意思说出下体孽物的名字,但紫罗兰肯定明白。

“为什么?”紫罗兰不解地问。但手还是放了下来。

“不知道,她没告诉我,但我知道她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我们应该听她的!”珍娜坚定地说。

‘呃…我就让珍娜别解开而已,要是两人都不解开,她们怎么开车?’我无奈地对二姐传音。

‘没事,增加点难度罢了!’二姐搂着我的腰,笑着传音。

“好!我听你的!可…一会这样怎么开车?”紫罗兰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而且…我能关掉吗?”刚才二女精神紧张,还不觉得怎样。但现在已经获救,精神放松,立刻感觉到了下体的刺激,假阴茎还开着呢,正不知疲倦地震动着。

“嗯…无常没说,不过…还是别关了!”珍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能从她心里感觉到,其实她舍不得关掉下体的刺激,恐怕就算回去后,她还会给假阴茎换电池呢!

“这样,你先去找车钥匙,再给我找些衣服!”珍娜对紫罗兰说完,就低头摆弄腰间的绳子。绑匪已经把绳子绑得很紧了,但这种假阴茎的底座是圆形的,还很滑,一动就容易让绳子滑开。最后珍娜决定把身前的绳头解开,一只手使劲拉,另一只手伸到下体,顶住假阴茎的底座!

“嗯~~”珍娜鼻子发出不知快乐还是疼痛的呻吟,呼吸急促地对紫罗兰说:“来,帮…帮帮我。”

“你在干什么?”紫罗兰过来了,但不明白珍娜在干什么。

“帮我…顶住,让…它再进去一点,嗯~这样…稳点。”珍娜说话时已经呻吟不断了!

“可…”紫罗兰还想说什么,但最后只帮着珍娜使劲顶住假阴茎,珍娜腾出双手抓住绳头,使劲勒紧胯间绳子,最后重新绑在腰间,假阴茎的确又进去一些!我和二姐看得直撇嘴,她的宫颈都应该被顶变形了吧?!

“嗯~还差点,再帮我拿…跟绳子!”珍娜喘息得更剧烈了,但仍勉强扭动胯部试了试,假阴茎还是有些不稳,于是又用一根绳子在胯间反复缠绕,每下都用尽力气!直到阴部几乎都被绳子盖住才作罢!

‘哎!都不知道在阴蒂处打个结!’我恨铁不成钢地说,同时也感叹珍娜的自虐倾向真严重!

“你…你还好吧?”紫罗兰扶着有点直不起腰的珍娜,关切地问。

“我..我没事,适应一下…就好!”珍娜推开紫罗兰的手说:“你快去帮我…找点衣服,我…我…动不了!”说完就弯着腰,用手捂着裆部,我们都能清晰地看到,那里的绳子也在不停震动!

珍娜来时穿的是件暴露的裙子,已经被撕碎了,而紫罗兰的衣服虽然还在,但她穿的是紧身裤,现在下身露出一截东西,也不可能穿得上。最后她只能把三个绑匪的衣服扒下来,绑匪虽然穿的也是裤子,但对她们来说非常宽大,还能勉强穿上。同时车钥匙也找到了。

紫罗兰帮珍娜穿好衣服后,珍娜也适应了一些,然后她给紫罗兰的下体也同样绑好,绑匪准备的绳子真充分!然后居然把情趣内衣又给紫罗兰穿好。

“嗯…嗯…这样….这样别说开车,走…走路都是问题….”紫罗兰都不敢大口呼吸了,弯着腰,皱着眉抱怨。

“不…不着急,这种…的电池很快….就没电了!”珍娜很有经验地说完,居然跪在紫罗兰身前,嘴里胡乱吻着紫罗兰下体的绳子:“哦,女主人,奴隶…奴隶…想…想要…”。

“哦…哦….”紫罗兰早就双腿发软了,这下就势跪下,捧住珍娜的脸,急切地说:“我…我也想!”说完二女就吻在了一起。双手在对方胸部揉着,珍娜没有乳罩,而紫罗兰的情趣乳罩就是布片,完全没有影响。

‘哎!自作孽啊!’我传音叹息,这下又要耽误时间了,我们不仅要等她们完事,还要护送她们回家,不然下体被这样插着开车,我们可不放心!

‘关键还只能看着!’二姐也抱怨,我们现在就在屋里,完全不敢有任何动作,怕惊动二女,就像看动作片时不能自慰一样难受!而且眼前的动作片太火爆了!两女对着躺倒,互相摩擦着下体的绳子,身体蛇一般扭动,我都感觉自己要流鼻血了!

终于熬到电池耗尽,两女开车走了。‘记得你们的承诺,记得斯坦福大学!’等二女出门,我最后传音,然后就和二姐闪身走人。

多琳很快把车开过来,我们开车紧跟着二女,等看着她们偷偷摸摸回到家,还把车里的一大箱性用品也偷偷搬回家,我们才再次回来。二女还挺聪明,路上轮换着开车,不开的那个就躺在后排休息。

给侦探公司下达了监视珍娜·山达尔,紫罗兰·琼斯的命令后,我心疼地喃喃念叨:“哎,又是钱啊!!”

木屋有多琳看守,我们回来后直接施法,二姐放出火魔法,开始时木屋如扭曲了一般,接着白色的火焰升腾而起,几乎瞬间就弥漫了整个房子。我也放出风魔法,一股旋风围绕着火焰旋转,如螺旋般上升,不仅把火焰完全束缚于房子范围,而且风助火势,让火焰带上了一点青色。

不到片刻,木屋已完全化为一片灰烬,厚厚一层灰烬,除了一些融化的铁水,地上完全是平坦的!而且边界分明,火场之外的小草一点都没受到影响!!

我们回到多琳家,最着急的就是好好洗个澡!哎,估计那两个小丫头回家后,也会和我们一样吧,就不知道下面绑成那样,可怎么洗澡?我们把一个戒指留给多琳。又开车回到好莱坞。

为了我的一时兴起,我们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趟!几乎耽误了一天,所以我们打算不开车,坐飞机去!

下一站是弗吉尼亚州匡提科,美国联邦调查局国家学院就位于这里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基地内,而可爱的杰西卡就住在这里,她已经和主人结婚了,时间就在我们结婚前后。不过我们都很低调,结婚后才在组织里通知的,所以我们没能参加她的婚礼,只不过送去了一份迟到的礼物。

匡提科可能没什么人知道,但提到FBI总部所在地大家都很熟悉。从机场出来,杰西卡和她主人已经在等我们了!杰西卡没什么变化,穿着很随意,但仍难掩她可餐的秀色。她主人是个30多岁的男人,比尔·布利特,带着眼镜,穿着得体,不温不火,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可同样是科学家,我却没从他身上感到那种火山般的能量!

“雪莉主人,想杰奴了吗?”一见面,杰西卡就给我一个拥抱,同时在我耳边轻声问道。

“当然想,我可想自己的杰奴了!要不要去洗手间让我打两下?”我也轻声在杰西卡耳边说。由于天热,我们的衣服都很单薄,我马上就感觉到杰西卡身上没穿三件套!

“还没恭喜你呢…”和二姐拥抱过后,我们互相寒暄了几句,然后二姐用眼睛示意了一下杰西卡身后,说道:“还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你们好,我是比尔·布利特,叫我比尔就好。”这时男人走过来,主动自我介绍。

“你好!比尔主人!”我和二姐赶紧对这个男人鞠躬行礼,这是奴隶见到主人起码的礼节。

“哦,别别,在这不用这样,我还欠你们的人情呢!”比尔很随和,赶紧阻止我们,话语中居然带着几分腼腆!

“久闻你们的大名,这次就让我们好好招待你们吧,咱们先回家!”比尔一边引着我们去停车场,一边帮我拿行李。

“说实话,我们到现在都不敢相信!魔法啊…”一路上,比尔的话越来越多,让我们都没有插话的余地。

“哦,现在都成我们啦!”我低声调笑着杰丝。

“哎呀,你专心开车啦!”杰西卡害羞地打断比尔:“让我们也说说话!”她和我坐在后排,二姐坐了副驾驶。

“好好,我不说话,你们聊吧!”比尔脾气出奇的好,一点都看不出来主人的样子,而且杰西卡也变了好多,这种语气哪像和主人说话?!不过也是,人家现在是两口子!

“喂,婚后什么感觉?还有没有….?”我在杰西卡耳边小声问道。

“现在基本没有啦!”杰西卡一下就脸红了,羞羞地答道!

“信你才怪!”我一脸不信地说:“对了,你里面怎么没穿…那些?”我小声问道。

“我现在除了这个,已经什么都不戴了!”杰西卡摸了摸脖子上的项圈说。然后以更低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我怀孕了!”

“什么!!”我和二姐同时大声惊叫!她一直用心灵沟通听着呢!我们这一叫,滋啦~~车子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让比尔一阵手忙脚乱,不过他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

“哈哈!我们打算给你们个惊喜的!!”比尔开心地大笑道。

“真的?”我伸手抚摸杰西卡的肚子,大概时间不到吧,杰西卡的小腹依旧平坦,没有丝毫隆起。

“什么时候的事啊,几个月了?”二姐兴奋地回头问。

“嗯…才二个多月!”杰西卡一脸幸福地说。

“哇….比尔你好厉害!”二姐坏坏地对比尔说。

“那当然了!” 比尔自豪地说,美国人一点都没有中国人的谦虚。

“别臭美了!”杰西卡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半嗔怪,半撒娇地说!

“怎么是臭美?当时我把你….”比尔没理会杰西卡的话,兴奋得忘乎所以了!

“不许说!”杰西卡高声打断了比尔的话。

“哦….”比尔这时才意识到这好像是夫妻间的私事,不宜外传。不过我们脑子里立刻闪过了无数场景…

“悄悄告诉我,杰奴!”我小声对杰西卡说,我并没打算杰西卡开口,只想引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同时我和二姐同时运用魔法,想感知杰西卡的思想,可惜啊,这方面我们比大姐差远了,我们只感知到了很少的零星画面,里面的杰西卡全身赤裸,满身鞭痕,低头跪在床边,高高撅着屁股,双手被吊在背后,双脚间还锁着一根很长的铁杆,让杰西卡无法夹紧双腿…..

‘什么嘛!画面都不全,里面都没有比尔!’二姐在心里抱怨。

‘就是啊!大姐在就好了!’我也附和,一脸沮丧,不知道还好,就让看到这么一副画面,更勾人的好不好!

‘对了,师傅!师傅一定知道,师傅~~~’二姐忽然想到师傅一定全知道!赶紧对师傅撒娇。

‘对呀,师傅啊~~~’我也恍然大呼,同时撒娇。

‘少来!我不会告诉你们的!有本事自己看!’师傅早免疫了我们的任何手段,断然拒绝。

“也没什么啦,就是….你们怎么了?”杰西卡好像看出我脸色不对,忙问道。

“没事,没事。”我刚才沮丧的表情让杰西卡看到了,现在只能敷衍地说:“本来想来和你玩那些的,这下泡汤了!”

“哦,抱歉啊!”杰西卡信了,对我露出歉意的表情。

“没关系啦,我好羡慕你哦!”我一边抚摸着杰西卡的肚子,一边由衷地说道。

“是啊,好神奇啊!”二姐也羡慕地说道,她能完全感觉到我手上的触感,虽然隔着衣服,但我仿佛能感觉到有另一个生命,在杰西卡腹内茁壮成长。

“对了,想好名字没有?”二姐忽然问道。

“哪有这么早的?都不知道男女呢….”比尔哭笑不得地说。

我们一路聊着,很快来到杰西卡的家。比尔刚开口要说话,我赶紧抢着说:“哇,杰西卡,你们家好漂亮啊!快带我参观一下!”

“哦,对对,我去做饭,杰丝,你带客人参观。”不知道比尔是不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反正他很配合。现在我们的最大秘密已经不是组织,而是魔法。而比尔的工作太特殊,难免房子里有什么监视设备,不探查一下,我们怎么能放心。

比尔亲自去给我们做饭,杰西卡则带我们参观她的家。比尔的家是美国那种庭院式住宅,比我最初住的公寓还大,复式结构。家里没有我熟悉的橱柜和机关,说明这里原来住的是比尔,如果是杰西卡住的,应该会有项圈控制的壁橱。

“哦,这个就是….”来到卧室,我看到角落里有一个很突兀的东西,惊奇地问道。

那是一个金属笼子,很矮,很窄。我马上就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了!

“嗯!”杰西卡点头,“等孩子出生前这个也要搬走!现在留着当个回忆吧!”

“好小啊!”我蹲下抚摸着笼子,小腹忽然一阵火热,好想马上试试!

“这些天把它给我用呗?”我问杰西卡。

“我也要!”二姐赶紧和我抢。

“好,主人们都有!到时给你们搬客房去!雪莉主人,你就用我的吧!”杰西卡自然明白我的意思,笑着说道。

“嗯!”她这一笑,我倒不好意思了!毕竟是在别人家!自己怎么….不过,我心里更加迫不及待了!

四妹的装置没检查出监视,我们也安了心。吃饭时,我们介绍了师傅,比尔可对女伯爵闻名已久,杰西卡也兴奋不已,饭桌上的气氛很热烈。

“咦,对了,怎么没糊糊?”我忽然想到这点,按说吃糊糊的女人没有月经,没有月经杰西卡怎么怀孕的?

“我们结婚后就不吃了。”杰西卡明白我的意思,开口解释道。

“哦,怪不得!”我恍然大悟!原来杰西卡早就不吃糊糊了,这才能恢复正常周期,看来她早就想生孩子了!

“说实话,当时紧张死了,万一….”杰西卡摸着自己的肚子说。

“不会的,检查不是说一切正常嘛!”比尔忙开口打断了杰西卡。

“是啊,不会有问题的,糊糊里的东西不会有副作用!”我也赶紧说。能看得出来,他们都很在意这个孩子。

“是呀,别担心啦!”二姐一嘴吃的,含混不清地说。

‘呀,对了,师傅,杰西卡怀孕了,还能不能学魔法啊?’我忽然想到了这次的正事,是来让杰西卡学魔法的!但没想到她居然怀孕了!

‘嗯…我也不知道!’师傅这次说的很干脆。这事还真没有先例参照!

‘师傅,那怎么办?’二姐也传音过来。

‘没办法,只能等生完之后再说啦!’师傅无奈地说:‘这个险可不能冒,这是组织里第一个主人和奴隶的孩子!好兴奋啊!!’师傅居然异常兴奋,也难怪,以前组织里的主人和奴隶不能见面,当然不可能有孩子了!

吃完饭,我们找个理由单独和比尔相处,这是另一件正事,组织的所有主人和我这样的准主人多次讨论的结果。

“比尔主人,我要得罪了!”我这次是跪下和比尔说的。

“别别,你是巡查使,应该的!”比尔显得很局促,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连手放哪都不知道!最后只能问我:“需要我怎么配合?”

“嘻嘻~”看着比尔局促的样子,我不禁哑然失笑。这就是当初让我发火虐待杰西卡的人吗?也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给杰西卡那么多惩罚的!真想知道他当时表情!

“不必紧张,你坐好放松就行。”我让比尔坐好,然后拉出他的灵魂,之后师傅下了即死禁制,从此后,比尔的生死就只在师傅一念之间了。

这可不是师傅专横,而是组织一致通过的,奴隶有主人制约,那么主人由谁制约?以前是主人违反规定,会被刺杀,比如我爷爷那时候不敢见我,就是因为这种威胁!但这并不保险,如果实力太大,刺杀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灵魂禁制就成为首选,我当时想当然地说下个忠于组织的禁制就行了,但马上遭到师傅的反对。师傅说二战时,组织里打成一锅粥,但到最后也没一个人背叛组织,双方都认为自己才是忠于组织的,对方是叛徒,结果师傅一气之下都杀了!

之后大家商量的是忠于师傅,师傅同样反对,她可不想当那个小胡子!之后一直没讨论出结果,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办法!最终决定由师傅下个即死禁制,而不是忠于师傅,这样仍能保持个人的思想自由。

组织这么做的理由是那个小胡子是疯子,师傅不是!师傅当初执掌组织几百年,并没出现独裁的情况,这就是最好的理由!他们都相信师傅不会用死亡胁迫他们做不愿意的事。

而今天这出师傅并不太愿意,好在如果以后有了更好的办法,还可以再换,并不是永久性的,师傅才勉强同意了。

其实我感觉还不如下忠心咒,忠心咒不是服从咒,也不会影响比尔的思想,就像忠心的大臣也可以反对皇帝的决定一样。不信看看银行那些老家伙,现在还不是老指责我!不过西方人对思想自由太看重了,才只下了一道死亡保险!其实我很希望让师傅给我下个服从禁制,因为我感觉自己什么都办不好,不如完全让师傅指挥算了!

之后几天虽然没什么正事,但我们仍异常忙碌,主要是忙着和比尔做各种实验,当然,我和二姐是被实验的!有时间了我们就把杰西卡脱光,我和二姐一起摸啊摸啊~~~别误会,杰西卡虽然把奴隶那些永久配件全卸了,但穿孔还在,我们是用魔法为她治疗,消弭这些伤口!

只不过这些伤口不是在乳头,就是在阴蒂,甚至在阴唇,所以我们在治疗时把小杰奴弄得娇喘连连,甚至不得不把她绑起来,才能继续治疗,实在是无奈之举!而且这些位置很重要,治疗起来需要很小心,需要很多技巧,只能慢慢治疗,多多治疗…

好吧,编不下去!但要知道我们每次治疗完,自己也会欲火焚身,必须赶紧穿上三件套,把自己关进小笼子,让欲火慢慢平息!

你说为什么不和二姐解决一下?师傅不允许啊!!而且我们在这也待不了几天,那个小笼子早就想试试了,必须抓紧时间体验!

何况在笼子里时,只能由杰西卡喂我们喝她美味的咖啡,也算一种享受!至于我们治疗时为什么不穿三件套,完事才穿…嗯,你们就当剧情需要!作者就会想出这些羞人的细节,我有什么办法!

我们和杰西卡在一起时还会说说别后的有趣事,也听听杰西卡婚后的生活。最让我们欣慰的是,杰西卡已经完全解开了心结,她现在就是个幸福的小媳妇,我们真心替她高兴。

但让我们担忧的是,我们说了学习魔法的事后,杰西卡居然犹豫了!我们能感觉得出,杰西卡的所有心思都在比尔和肚子里的孩子上,哪怕以后生下孩子,魔法的事也悬!

还有一件让我们大开眼界的事,就是比尔让我们见识了测谎仪的厉害!以前我总以为测谎仪是在身上接一堆电线,然后在头上戴个紧箍咒,如果说谎,指针就会抽风一样乱晃!但事实上,我们只是坐在椅子上,身上什么都没有,就是面前桌子上的一堆仪器让我们心里发毛!

每次回答10个问题,真话假话随便。最后机器的结果居然百分百正确!要知道以我们现在的精神力,完全能控制住自己的血压心跳,甚至瞳孔的收缩!机器是怎么看出来的?

随后比尔和我们解释了原理,才让我们恍然大悟,原来血压、心跳、瞳孔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这些机器能检测到我们身体的所有反应,单单眉毛的动作,就有一百多种能说明你说谎!明白原理后,我们才能把测谎仪骗过去!

最后一天,我们又和比尔商量开研究所的问题,组织中对人脑思维研究最深的就是比尔了,但进行这些研究,在FBI可不方便,尤其是我们打算让比尔研究灵魂!这个课题更需要保密!可惜,比尔也在犹豫。这也怪我!我说杰西卡需要一个家,比尔就给了杰西卡一个家,而且非常在乎这个家,心思全在这个家上。

离开以后,我们驱车前往最后一个地点,组织在美国的庄园。我们衷心祝福这对主奴,但心里也不无遗憾,都说美国注重家庭观念,这次可算领教了!我预感杰西卡不会成为师傅的徒弟!

明尼苏达州,维斯谷,组织在美国的庄园,维斯谷庄园,就是我们的目的地。虽然几乎要穿越整个美国,路途遥远,但我们仍决定驱车前往。因为路上会穿越多个州,沿路风光变化万千。

尤其是要经过的内华达州,这可是美国唯一妓女合法的州,当年大姐就是在这里让技术突飞猛进的!据说那里有个月光小兔山庄,是全世界最负盛名的妓院之一!就位于首府卡森城郊区。而拉斯维加斯赌场更是我们必去的地方!这次出差的经费就全指着那里赚回来了!

还有一个原因,我们的行程会经过龙卷走廊,美国因为地势平坦,是龙卷风最多的国家,而夏季正是观赏龙卷风的最佳时机,如果能亲眼见到龙卷风,对我风魔法会有很大帮助!

+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ixiangzhe222            

One thought on “庄园奴隶 第四部第四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