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QBS ♥

恶魔代理人

恶魔代理人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入魔

回到家裡,我拖着疲累又痛苦的身躯倒在沙发上酸酵酳鉶,漂漰涨漞看着桌上的字条,知道母亲今天又不回家了槄榾榜槊,煻熏熆荧现在的我完全没有想出门解决晚餐的冲动,只是一动也不动的趴在沙发上嘉嗼嘌嘀,嘓团图垫眼眶泛泪地慢慢回想起自己十八年来的过往……

我母亲在小酒店坐檯,在一次被带出场时意外怀了我鄯邻郸酷,稦稫种稯就懂事以来从没见过父亲的模样,母亲虽然疼爱我,却得为了家计几乎每天都得陪不同的男人睡旅馆。家裡经济条件不如人,念书也是非常差劲,自然得不到老师的关爱,长得比同年的同学还矮小瘦弱,体育完全不行,打架也从来没赢过,在学校老是被当出气筒,被耻笑羞辱。

今天一群人在厕所抽菸被老师抓包,放学后就被当练拳的沙袋,其中带头的还是位女孩子,名叫姚书芸,长相甜美、成绩又好是大家眼中的模范生,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她塑造出来的假象,她总是看我不顺眼,联合同学恶整我、排挤我、有事没事便唆使其他同学围殴我。

便当裡被放死青蛙、被关进扫具柜、被排挤、被冤枉、被诬赖、被当出气筒、被所有人当成是个笑话……一幕幕再度呈现于眼前,就像被吸进一个名为绝望的黑洞之中……

那不如…死吧…死了之后的世界…说不定还…比较快乐呢…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不知在沙发上睡了多久,电话铃响在安静的客厅裡格外嘹亮。

「喂?」我接起电话。

「请问您是吴婉华女士的家人吗?」另一端是个陌生的声音。

「…我是…」

「您好,我们这裡是地区派出所,吴婉华女士在今天晚间大约十一点钟发生车祸,现在在医院抢救中,医院的地址是…」

挂上电话,呆滞的摊坐在沙发上,一时之间还无法确认这是否为事实

我到了医院也无法挽回什麽。只能在太平间抱着母亲的遗体痛哭……现在,就连我唯一的亲人都不在了…就算我死……也不会有任何人会为我掉泪吧…

要自杀吗……自杀之后…世界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吧……现在…

我在回家的路上买了罐安眠药,回到家后吞了几十颗倒头就睡在沙发上,幸运的话就能这样直接在睡梦中死去了吧…

睁开眼,四面八方一片雪白,一个没有边际的空间,连脚底下都踩得不是很踏实,也分不清天空和地面的交接处。

这裡是那?

难道就是天国?

「惊讶吗?」从我的背后传来女性的声音。

转身看去,一个银髮少女在我眼前盈盈的笑着,身穿雪白连身裙,根据目测她的年龄应该不超过十二岁,但刚刚那句话却好像是个三十多岁成熟女性的声调,那种温柔却也带点严肃的嗓音,从她身上不时散发出一种神祕的气息。

「你…你是谁?」我问道,一时之间还不敢相信刚刚那句话是出自她的嘴。

「我,我有很多名字,有人称呼我为黑暗,有人称呼我为邪恶,有人称呼我为堕落,而大多数的人管我叫恶魔。」少女微笑着回答道,果然是刚刚那种嗓音。

「恶魔?…所以这裡真的是地狱吗?」我还是没法搞清楚状况,难道…像我这种在人间受尽折磨的可怜虫,死后还是得下地狱吗,这样难道不会太不公平了?

「并不是,这是个无名的异空间,这地方没有边际、没有尽头,而这也是我将赋予你的能力之一喔。」

「能力…?」我依旧摸不着头绪…

「我是人类负面意念的集合体,当人们开始产生智慧之时,我也随之而生,虽然经过人类这几千年的历史,人类负面意念的产生却太过缓慢了,直到这几百年才开始慢慢丰沛起来,于是我有了自己的意识,却依旧只能被动的吸收这些能量;我观察了你许久,发现你的灵魂波动非常适合黑暗力量的扩张,于是我想将我的力量分享给你一部分,让你代替我加速人类的负面意念,如何,你愿意接受吗?」

黑暗的力量?

也许我拥有它…就能改变我的人生,改变我的一切!

「那…接受的话…我能…拥有什麽力量?」我赶紧问到。

少女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我将会赐予你七种能力,我这就为你介绍:

“愤怒”使你拥有超乎常人的怪力与体能,你可以用一根手指轻鬆举起一辆装满金块的卡车或轻易跑完马拉松而丝毫不疲累。

“怠惰”使你触摸到的任何伤口或病痛都会迅速复原,就算是无法复原旧伤、严重失血、无药可医的重症、甚至是被破坏的无生命物体,经你一摸伤口便会完全消失,物品也会完好如新。

“色慾”使你可以控制生命体的性慾冲动与快感和刺激;换句话说,你只要一使用此能力,不管对象再怎麽冷若冰霜也会像吃了催淫药般的性飢渴。

“傲慢”让你拥有控制与使役灵魂的能力,一旦性交过后,这个灵魂便会永远成为你的奴隶,他会完全听从你的命令,你还可以与灵魂心电感应,不论距离多远都能够与灵魂交谈。

“嫉妒”让你能够操纵肉体外型的成长;你可以自由改变身体外型,能够变成你想像的任何一个人,甚至也能够产生原本不存在的器官。

“暴食”让你可以将任何物体拿到这个异空间,也可以将这裡的任何物体拿到人间界。

“贪婪”最后这项能力能够满足你的物质需求,非常容易理解,你一定可以很快就熟悉这项能力的。

使用这些能力的方法很简单,只要你心想着这个能力,它便马上展现,不过当然不能无止尽的使用啦,这取决于你内心的黑暗,只要使用越强大的能力就必须让自己内心的黑暗更加扩张才行喔。」少女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我越听眼睛瞪得越大。

妙极!这简直就成为神了嘛!

太令我心动了!

「我愿意接受,我已经等不及了!」

「别急别急,我这就将力量赐予你,当然你既然得到我的力量,也记得替我引导出人类的负面能量啊!」她一边说一边缓缓走向我,接着慢慢融进了我的体内,消失不见。

「呵呵,恶魔的代理7人,我期待你的表现囉。」少女的声音在我脑中低语迴响。

阳光从窗户射进客厅,缓缓睁开眼,依旧是在这狭小的房子内,我回想起了若有似无的模煳记忆…

是梦吗?

呵呵,怎麽可能有这麽好的事,一定是梦吧…

还黑暗的力量咧…

难道吃安眠药死不了人,附带做个好梦罢了?

一边嘲笑自己的愚蠢,一边走进浴室,我用手旋开水龙头想洗把脸,没想到年久失修水龙头在我轻轻一扭下,啪的一声直接从基部断开,自来水哗啦哗啦的喷了我一身。

「天啊…现在连你也要跟我作对吗?」我急忙把水龙头塞回去,压住喷出的水柱,脑内的思路正在跟水龙头抱怨,还得请个水电工啊…你能不能自己变回来啊…

内心嘀咕着…忽然感觉到,水流的冲击似乎停了下来,我将手打开,水龙头完好如初。

难道刚刚那些是幻觉…?不…不可能啊!我望着镜子裡溼答答的男孩,男孩顶着黑色的鸟窝,无神的双眼、消瘦的双颊和乾瘪的嘴唇。

难…难不成…

我朝镜子挥了一记正拳「匡啷!」镜子应声碎裂!明明刚刚那拳的力道打在自己身上也是不痛不痒才对啊,翻手指节处细小的伤口渗出鲜红的血液,溷着细微的刺痛…

我用手盖住镜子的碎裂处,慢慢的,我感觉体内一股力量缓缓涌出,镜子的裂痕渐渐消失,就连掉落在水槽的碎片也消失了!

将手拿开,光亮平滑的镜面反射出惊讶的脸孔;我将左手覆盖在右手上,不到一秒刺痛消失了,指节上的伤口和鲜血也完全消失了…

难道…刚刚那个梦是真的…?

我当真拥有如此惊人的魔力…?

一阵狂喜让我无法抑制的大笑,笑到掉泪、笑到腹肌抽痛、笑到全身无力的倒在浴室裡。

「“嫉妒”让你能够操纵肉体外型的成长;你可以自由改变你的身体外型,能够变成你想像的任何一个人,甚至也能够产生你原本不存在的器官。」脑中响起了少女的声音。

改变外型吗…那我要变成一个玉树临风的型男呢…还是肌肉横生的壮汉?

我看着自己的双手,脑子裡瞬间闪过一个念头。

就变成“她”吧!

闭起眼睛在脑子裡回想起“她”的模样,身体开始发热,骨骼摩擦发出轻微的格格声,全身上下的肌肉、神经正在错动,易位,再归位,直到身体不再有异样的感觉时,睁开眼,少女的轮廓出现在眼前。

「这…这是我吗…?」从喉咙裡发出不属于自己的声音,甜美带点稚气的语调「我现在是姚书芸了…?呵呵呵……我现在是姚书芸了…」

我看着镜中的女孩,鹅卵型的脸蛋配上秀气的五官,有精神的大眼睛和又长又翘的睫毛,小而挺立的鼻子、薄薄的双脣透出粉嫩的红色,皮肤表面光滑又有弹性,如瀑般及腰的乌黑秀髮。现在看起来,这个贱人居然颇有姿色。

我解开溼透的衬衫,脱下宽鬆的制服裤,胸前挂着两颗浑圆白皙的肉球,镶着粉红色的乳头,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蛮腰,丰满的双臀,手臂、双腿也是既纤细又白嫩,身体还散发出女人特有的体香。

两手开始抚摸着自己如温玉般的肌肤,抚摸着鲜乳一样白皙的大腿,抚摸着匀称曲线的小腿,每吋都如丝绸般柔滑。

「…啊…嗯…」

当手指碰触到脚踝时,全身像是流过微弱的电流般酥麻起来,原来脚踝是这贱人的性感带啊;喉咙无意识地发出呻吟,听到自己销魂的叫喊声让我更加兴奋了。

我将十指移向软嫩的乳房,用拇指和食指轻掐着早已挺立的乳头。

「啊……哦……」

又是那种触电般的快感从乳头流到全身,我来回搓弄着尖挺的乳头,又麻又痒的刺激着神经,或搓或捏的玩弄着这对肉球,抬起头来看见镜中那既淫乱又带清纯的犯贱少女,心裡又有了新的想法。

不知为何,虽然母亲才走没多久,我心中已经完全感觉不到悲伤了…

我一丝不挂的走进母亲房间,裡面有个的全身立镜,每次工作时他都要在镜前做了在三的确认才出门;现在,这面镜子倒映出了一位不该出现在这的少女。

少女坐在床上注视着我,用手指在嘴巴裡搅和,牵出一条闪亮的银丝,接着右手顺着腹部的曲线滑进了双腿间丛草中。

张开白皙的双腿,就像成人影片中淫乱的女主角,我记得这个姿势叫M字开腿吧,因为这个淫荡的姿势,我将这贱人的鲍鱼和肛门一览无遗:稀疏的阴毛说明了这个躯体还能继续发育,看着粉红色的小菊花,完全不会有污秽噁心的感觉,甚至有想舔吻的冲动,一想到这我的粉颊瞬间潮红了起来。

我用食指与中指将轻轻翻开大阴唇,我看着映照在镜子裡的粉红色阴蒂,鲜嫩欲滴的嫩鲍和紧缩的小穴,从淫穴处还流出半透明的液体,我的性慾整个被挑了起来,乳头好像比刚刚更硬了。

「啊!…噫…啊!」

喉咙又因为刺激而冲出煽情的叫声,我试着用食指与中指夹住充血而变硬的阴蒂,完全没想到它居然这麽的敏感,只是轻轻碰触就有这麽强烈的刺激,我改以指腹轻轻地、慢慢地搓弄它。

「哦…嗯嗯…哦…啊……嗯嗯…哦…」

我开始学起情色片裡的呻吟声,每个轻喊都弄得我自己慾火焚身,明明是自己发出的声音,怎麽会这麽让人蠢蠢欲动呢?如果让个男人听到,老二肯定会立刻硬挺起来的。

「啊呵…哦…噫……啊…喔嗯……哦呵…哦呵…哦呵哦呵哦哦哦!」

我一手掐捏着乳头,另一手来回搓弄阴蒂,不一会儿便达到了高潮,下半身微微地抽搐,蜜穴喷出了半透明的淫水,还溅到镜面上,我舔着沾在手上的淫水,带点体香和尿骚味,还带点咸味,没想到尝起居然是这麽的美味,我用舌头将手指上的淫液舔乾淨,高潮过后的身体酥酥软软的,提不起一点力气。

原来这就是女孩子的高潮啊…跟男人的射精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脑海中依稀想起过去自慰的感觉,握着肉棒来回套弄,从尿道口冲出精液的快感…

放在阴唇上的右手感觉到一股熟悉又陌生的触感…

该不会!

我赶紧坐起身蒛蒡菃蒿,靽靾靻鞂望着私处,看见阴蒂正逐渐伸长变大玛瑲瑰瑮,榽榦榯榳凸出了阴唇外,并开始延伸像是包皮的组织包覆着阴蒂演漼漉滭,踂踊踇踀根部靠近小阴唇的地方则逐渐鼓起,裡面像是有两颗正再膨胀的弹珠将它撑大豩貌狸賗,漎漕漒潳阴蒂的前端逐渐变成龟头的模样,顶端正慢慢裂出一个开口,阴唇上方也出现了包着睾丸的阴囊。

是跟了我十八年的好兄弟啊!它现在正挺立在姚书芸的两条美腿间,这魔力实在是太惊人了,居然只要靠着脑子想像,就会按照意识改变身体外型。

那如果我希望它变得更大点呢?我盯着肉棒,它开始膨胀、抽动,血管在包皮下扩张,扭动着,我又看了看双峰,软嫩的乳房也开始发热胀大,感觉到体内的乳腺正在增生,乳头也缓缓地坚挺伸长。

现在跨下的肉棒长度已经到了只要将低头就可以舔舐到龟头、也粗到手掌环扣住时姆指无法碰到食指的程度,双峰膨胀到橄榄球般的大小,乳头肿得像拇指一般,看着镜中的自己,清秀的双颊泛起了粉红色的彩霞,小穴又流出了淫荡的汁液。

双手一按下软嫩的乳房,乳头便喷发出一道白色的乳汁,我赶紧将乳头含入口中,轻轻搓揉挤压着两个巨大的肉团,暖暖的乳汁注满了整个口腔,母乳的味道如此地甘甜鲜美,我贪婪的饮用着孕育生命的琼浆,用舌尖舔舐乳晕、用牙齿轻咬乳头,酥麻感贯通身体,有多少女人可以像我这样将乳头含在自己口中吸吮母奶的,想到这我又兴奋地看着勃起的壮硕男根。

「啊…对…就是这种感觉…这种快感…啊…啊…」我一手握住巨根上下套弄起来,一手按摩着桃红色的龟头,快感一阵一阵的涌上,不够…还不够…

我将巨大的肉棒塞进两颗肉球间,将肉球向内挤压,喷出的奶水流进乳沟内润滑着肉棒,手端着两颗肉球来回摩擦着粗肉棒,用舔吻着龟头,吸允着从马眼流出的前列腺液。

「呼喔……呼啊…啊───────!!!!」舌尖伸进尿道口时,一阵无法克制的冲动冲出尿道,大量的乳白色精液洒在我的脸颊和巨乳上,用手抹进嘴裡,澹澹的腥味和骚味,涩涩稠稠的、带点苦味,可口极了!难道这付身体也让我的分泌物变得如此珍味?

我再度看着镜中的姚书芸,脸上跟胸前沾满乳白色的汁液,妩媚的眼神搭配上超乎常理的巨乳和巨根,再度挑起我的性慾…

「我的小穴…想被插…好想被插啊…谁…谁快来插爆我淫荡的小浪穴…」我用姚书芸的嗓音呻吟出淫荡的字句。

在母亲的房内翻箱倒柜,找寻能宣洩我淫荡慾望的任何东西,只在床头柜翻出一支按摩棒,我看着镜子对准肉穴,缓缓塞入按摩棒…

「呜…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好紧实的收缩感,肉壁紧紧吸附着按摩棒,让我只能用极慢的速度前进,不一会儿,按摩棒抵住了处女膜,用力一顶撕裂触女膜的痛楚让我叫出声音来,小穴缓缓流出鲜红的血液,这感觉太美妙了,扩张的感觉充满整个腹部,疼痛更带给我意想不到的快感,我持续将按摩棒深入阴道,并开始缓慢的抽插。

「哈啊…哈啊…」我闭上眼睛,享受着按摩棒在阴道中抽插和收缩的快感,不断分泌出的淫水滋润着肉壁的摩擦,另一隻手掐着巨大的肉棒来回套弄着,吐着气发出淫荡的叫声。

「呜哦…呜哦…爽…呜哦哦…好爽啊…哦哦哦…」双手的速度渐渐加快,搓弄肉棒的手不时改用手指逗弄龟头,抽送按摩棒的动作开始做圆圈状的翻搅,男人与女人的快感同时刺激着脑门。

「呜哦───────!」巨根喷射出大量的白浊液体,蜜穴也同时洩洪,流出大量的爱液,射精的冲击和绵绵密密的高潮佔满脑海,让我躺在床上品尝着高潮过后的馀韵。

体力渐渐恢复,我缓缓爬下床,橄榄球般的乳房挂在胸前,每走一步都震动一下,阴茎垂下时龟头也是不断摩擦着膝盖。

啊,这样好像不太方便…调整一下身体的结构,将双峰调整为大约36D的大小,让阴蒂恢复原样,变回原本清纯模样的姚书芸。

「…呵呵呵,这种能力太厉害了…」我看着自己的双手,掌心彷彿燃烧起诡异颜色的火焰,火焰燃烧的明暗变成了恶魔的笑脸接着消失无踪,我不用再过过去那种窝囊的生活了…我…重生了!


接着在母亲的衣柜裡挑了些衣物,母亲的罩杯大概只有B,套起来感觉非常紧绷,不由得只好先将乳房缩小,套上有点宽鬆的内裤,穿了件T恤和牛仔裤,穿上米色低跟鞋,心中想着该去买些合身的衣服才对…

进了闹区一间知名百货,走向内衣专柜,哗!琳琅满目、各式各样造型的内衣裤,我挑了几套露出度高的内衣裤准备结帐,勐然想起,自己根本没带钱出门啊!不过至少我还能试穿一下吧。

进了更衣间,将它们全试穿过一遍,我特别中意酒红色镶银边那套,罩杯仅仅盖住乳头,露出半个乳晕,另外像是那款薄纱式的蓝色花纹跟黑色金边那套穿起来也都非常性感……只是我身上没钱啊!

看来只能下次出门再买了,换回原先的衣服,发现口袋裡沉甸甸的,伸手一探,居然从口袋中掏出一叠白花花的钞票!

「怎…怎麽可能!?」我轻声惊呼,脑中忽然响起少女的声音「…这项能力能够满足你的物质需求,非常容易理解,你一定可以很快就熟悉这项能力的。」

难道这就是“贪婪”的能力?我决定再实验一次,心裡想着一千元,然后手伸进口袋裡,果然掏出张千元大钞!

太棒了!真的是太棒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又挑了几十件名牌,可爱的、清纯的、性感的、火辣的,看到顺眼的就拿,结帐时,专柜小姐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望着大概三四十套的内衣裤,掏出那叠钞票时还用不寻常的眼神望着我,哼!我有钱花妳管得着吗?

结帐过后,赶紧进更衣室换上合身的内衣裤,胸罩摩擦着乳头让我感到一丝丝的快感甄畽疑疐,墓墈墆墂内裤也紧密包覆着我的下体,看见镜中穿上内衣裤的我辣迁遰遯,髣魁鬿魂性感与清纯参半的肉体,我趁机摆了些撩人的姿势过过乾瘾。

接着又去逛服饰专柜、饰品专柜…搜括了大大小小的战利品靾靻鞂鞁,铣铖銕銍手上大包小包的,虽然魔力的关係不会感到疲累虥虡蜨蜤,漏漭滻漷但这样行动起来颇不方便,不知不觉脑海中又响起那个声音:「“暴食”让你可以将任何物体拿到这个异空间,也可以将这裡的任何物体拿到人间界。」

我决定实验一下;进了厕所,我想办法将手上的东西送进异界,念头一起,双手掌心瞬间浮现一对魔法阵,接着手上各式各样的手提袋便开始吸进魔法阵中,不一会儿大量的战利品便完全消失在手上了。

逛着逛着来到化妆品的专柜区,看着琳琅满目的口红、眼影、粉底…小小叹息了一下:好像该学学怎麽化妆,但要上哪学呢?…望着专柜小姐,顿时灵光一闪…

环视一下周遭,选了个长相颇为标緻的专柜小姐,圆圆的杏眼,澹紫色的眼影配上浓密的睫毛,粉嫩的双颊透出澹澹的苹果红,粉桃色的唇蜜晶莹剔透,大概20岁出头,及肩的黑髮,名牌上写着刘玮仪三个字。

「“色慾”使你可以控制生命体的性慾冲动与快感和刺激。」想对她试试看“色慾”的效果,于是问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悄悄的向她呼出带有色慾能量的气体,我看见蜜桃色的气体从口中呼出,她却好像完全没看到似的向我介绍产品的优点,气体像是有生命般的鑽进她的口鼻中,于是我盯着她看这将对她产生什麽变化。

过不了多久,她双颊开始泛起潮红,手也在大腿间游移,看来是魔力发作了…

「…对…对不起…小姐…,我…要去…去一下洗手间…,不好意思…我请我同事…跟…跟您介绍…」她强忍着内心的慾望,结结巴巴的说完这段话,穿丝袜的双腿开始交互摩蹭着。

「没关係,我再到处看看。」我敷衍了几句,假装走向别的专柜。

「非常不好意思!」她道了歉便飞奔进厕所。

「哈…啊……怎…怎麽…这裡会这…这麽溼…哈啊…哈啊…」尾随进到厕所后,听见她正在隔间内轻声呻吟着,呵呵…这个小淫娃,待会就要让妳成为我的玩具。

「哎呀!小姐,你怎麽一个人在厕所裡做这种事?舒不舒服啊?」我一边将被扭坏的门锁复原一边娇声说道。

「妳…妳是怎麽…进来的?」她坐在马桶上,那深蓝色套装和白色衬衫已经解开,左手隔着胸罩抚摸着硬挺的乳头,右手则伸进粉红色的内裤裡搓揉自己的阴蒂,一见到我闯入便立刻遮住重要的部位,不过淫水却穿过手指和内裤,一滴滴地落在地板上。

「玮仪姐姐…」我亲暱地称呼她,慢慢低身欺近,缓缓将她环抱胸口的左手掀开:「让我来帮你,好吗?」轻捏着她的乳头,并将蜜桃色的色慾气息吹在她的脸上,让她发出淫荡的呻吟,她的眼神似乎想拒绝我,却又怕我会离开似地矛盾,便将头撇到一边,双眼愣愣的盯着牆壁。

我在她耳畔哈着气,她便「啊…啊…」地轻声浪叫着,原本想抗拒而抵在我肩头的双手,也滑向我硕大的乳房,慢慢地抚摸着,我低头朝她晶莹剔透的双唇吻了下去,她的嘴唇好嫩好软,还散发出水果的甜味,我用舌掰开她的贝齿鑽进他的口腔,缠绕舔舐着她的舌身。

「姐姐,想不想喝我的牛奶?」我边说边将衣物撩起让那对肉球出来透透气,并把乳头伸向她的嘴边,示意要它含着,她张嘴开始吸吮着我的乳汁。

「啊…啊…好爽…好舒服啊…」乳汁从乳头泌出的感觉伴随着她的吸吮,产生巨大的快感。

「妹妹…你的奶水…好甜…好好喝…」她在喝着奶的同时,手仍不断在内裤裡搓弄着。

「那…姐姐妳也要请我吃妳的好东西…」我狡猾的笑道。

「我…我没有奶水啊…」她疑惑的说着,手指仍在搓揉着阴户。

「我想吃的东西…在这裡…」我将她的手拨开,脱下粉红色的丝质内裤,打开她的大腿,肉红色的阴蒂早已充血立起,我轻轻舔吻着他的小肉球,每次舔舐都伴随着一声的浪叫,用食指与中指深入她那早以溼透的蜜穴中,沿着穴肉内壁抚摸摩擦,摸到了一处较为硬实的肉壁,这裡可能就是传说中的G点吧,我开始用手指搓弄着那个硬点。

「那…那…边不行…妹妹…我…会受不了…会…洩出来啊…啊…」她一边浪叫着,一边掐着自己的乳头。「啊…哈啊…啊啊啊…不行…要…要洩了…要出来了…」

「快洩吧姐姐,全部洩在妹妹的脸上吧!」

「啊…要去了…要…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透明的液体从她的尿道口不断喷出,全洒在我的脸上身上。

「姐姐,妳的尿…好香…好好喝喔,你也尝尝…呵呵。」我将脸上透明的体液抹进她的嘴裡。

「好妹妹…妹,真可惜…你不是男人…不然的话…」她意犹未尽的抚摸着阴蒂和乳房,眼神柔媚的盯着我。

「玮仪姐姐,你想要的…是不是这个啊?」我挺起阴阜,阴蒂瞬间膨胀伸长变成一具硕大勃起的男根。

「对…好…好大…快…快插进来…」她的屁股坐在马桶上两腿大开,双手把阴唇掰开,粉桃色的阴道口一张一合的,彷彿渴望着肉棒的插入,她那贪婪的眼神直盯着我的肉棒瞧,丝毫没有疑惑为何一个女孩子会长出硕大的肉棒。

「啊…啊…」我下身一挺,肉棒进入了她那淫水早已氾滥不堪的阴道内,啊!好温暖,穴壁紧密着吸附在我的肉棒上,太美妙了,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没想到当了男人十八年,完全没用过的傢伙,居然在变成女人的时候用上了。

「啊…好妹妹…干我…哦…不要停…喔…啊哦啊哦…快捣烂我的淫穴啊…快…不…不要…停…」我奋力向前挺开始做起活塞运动,她的腰也配合着我的动作前后扭动,氾滥的淫水加上抽插的动作发出了噗滋噗滋的水声,配合着他的浪叫,整间公共厕所瀰漫着淫乱的气息。

「啊哦啊哦…好妹妹…干得我…好爽…啊啊…要…要洩了…啊哦啊哦…」他面色潮红喊着,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双脚勾在我的腰上,臀部不断的上下抽动着,我环抱住他的腰将她举起,让他像隻无尾熊抱在我身上,下体来回抽送,将她的乳头含进嘴裡吸吮,双重刺激下,她已经爽到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哦哦啊啊的淫叫着。

「姐姐…我们…一起去吧…」我抬头吻住他晶透的双唇,唇蜜的香气让我血脉喷张,抽送的速度随之加快,他的浪叫声也更加频繁,快感飞快高涨。

「哦啊啊─────!」两人同时因为高潮忘情的喊出声来,我在她体内射进了大量的白浊黏液。

+28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QBS            

4 thoughts on “恶魔代理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