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我的恋物笔记 第三章下

我的恋物笔记 第三章下 – 黑沼泽俱乐部

一个月的课程过去,刘佳宣布我合格了,可以进行”玩具” 的工作了。我比较特殊,是作为一个客户的专属”玩具”送来的。因此,我立即就要启程去主人那里。

我被要求穿上一件全包紧身衣,装在一个行李箱中运送至主人家里。一路上的颠簸和箱子里的闷热差点让我晕倒,所幸我最后还是撑到了目的地。

2008年五月八号,我见到了我的主人。和我想象中的肥头大耳谢顶的中年男人不同,我的主人是个年仅三十出头的少妇。后来我与她的关系变得亲密之后,她告诉我她丈夫早早去世,留下大笔遗产,她一个人觉得空虚寂寞,自己找刺激的时候,步入了亚文化圈。

我被从箱子里放了出来。然后,根据我学过的,我向她介绍我自己——或者说作为一个玩具,第一次见面的使用说明。

主人温柔地扶我起来,打断了我的”使用说明” 开口告诉我,我会和她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然后她让我脱掉紧身衣,去浴室洗澡。当她看到我下身的贞操带的时候,她询问那是什么。我告诉她,是贞操带。因为在协议里规定,只有双方同意的情况下,主人才能获得小穴的使用权,所以玩具用这种能永久穿戴的贞操带来保护自己仅有的这一点权利。而贞操带的钥匙一般寄存在银行。当然,我是随身携带的。

我洗了澡,主人已经准备好了晚餐,以及我的第一项工作。我很快吃完了晚餐,然后静待主人的吩咐。主人也很快咽下了她的晚餐。然后,她要我去穿上她卧室床上的那套紧身衣。这个时候我发现,这个房子竟然小的有些可笑,只有一个卧室,连客房都没有。当然后来我就明白为什么了。

我很快找到了那套紧身衣。这是一套肉色的,看起来很普通的全包紧身衣,尺码好像大了不少,用的也是封条式密封。我已经非常有经验了,于是只是取下贞操带,换了一条连裤袜,当然也没有涂抹润滑液,就直接穿了上去。松松垮垮的,不贴身,根本就不”紧”。穿好后,我出去见主人。让我惊讶的是,主人早就脱光了等在客厅。我向她询问指令。她从桌下的抽屉里拿出一捆绳子,我于是跪下,等待绑缚。可是等了一会也不见主人动作,原来主人是要我把她绑起来。运用我学过知识的时候到了。

我熟练的给她绑了一个龟甲缚,但是手没有绑。然后请求下一步指令。主人要我坐下转过去。我将后背朝向她。我听到她拿起了什么东西,然后压在了我的背上,确切的讲,是后背的密封条上。一阵响声传来,我的后背的衣服仿佛被抓了起来。原来主人在用吸尘器排空我的乳胶紧身衣里的空气。随着空气被抽出,紧缚感逐渐袭来。主人用手抓起因尺码大而多出的部分,压紧并贴进密封条。原来密封条里的的凸起是这么用的。

之前偷懒没有涂润滑液的弊端显现出来,乳胶紧身衣紧紧贴着我的皮肤,每收缩一点,都是直接在我的皮肤上抽动。我痛的叫了出来。穿着丝袜更是糟糕,丝袜裆部加固用的线深深刻进我的身体,原本觉得结实舒适的构造,如今对我下身皮肤造成了巨大的痛楚。脚尖处也是,脚尖上丝袜加固处也勒进脚趾。所幸头部可能是构造不同,没有太多不适。过了一会,终于抽完了,虽然我背后多了一团鼓鼓囊囊的东西,但这就松松垮垮的紧身衣也确实变紧身了。

主人放好吸尘器,坐到沙发上叫我过去给她咬。我忍着痛走过去跪在她面前,把头伸到她的胯下。这是我第一次给真人咬。之前只在培训基地对着模型练习过,这和真刀真枪上阵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用手拨开龟甲缚绕过阴部的绳子,用嘴唇含起小豆豆,并把舌头伸进去,努力回想技巧,希望把主人伺候得舒服一点。

之前的练习是有成效的,主人很快在我口中绝顶了。她称赞了我的技术,然后让我帮她擦洗。我又忍着痛帮她取来湿毛巾,擦拭了爱液。然后,她叫我先”休息”,她要出门。我问她要不要我帮忙解开绳子,然后去哪休息——毕竟只有一间寝室,而玩具一般是不会和主人在一间寝室的。她说不必解开,因为她喜欢用绳子当内衣。而我的休息处,就在她房间的”衣架上”。我怀疑是听错了,我不能理解衣架上是什么意思。但当我看到那个衣架的时候,我立即理解了。之前来寝室只顾着穿紧身衣,没注意到墙边有一个挺大的银色衣架,这衣架分成两边,中间有一个人大的空洞,旁边有好几个挂钩。整个衣架被螺钉固定在地面上。

我被要求站进那个洞,两手向上抬起到与肩同高,然后主人用绳子把我的两只手分别绑在架子两边。接下来,她找出两条粗塑料绳,在我双腿上各自绕了一个圈,然后拴在两个挂钩上。于是我悬空了。期间她没办法把我拉起来,我还帮了她一把。最后,她拿出一条粗麻绳,并为两股,首尾打结,做成一个绳环,然后将绳环拉直,当做双股绳,绕过我的胯部,两段则挂在高处。这样,我就靠大腿上两根绳和胯部摩擦着私部的粗麻绳支持,悬在半空了。紧身衣里丝袜造成的痛楚变得愈发明显,新的刺激也挑战着我的神经。我求助般看向主人,但换来的只有一颗葡萄。主人要我含住,不可咬碎吞下,直到她一小时后回来。听到一小时这个词,我差点没忍住咬碎了口中的葡萄。主人说罢就穿衣出门了。

主人走了大约五分钟,因为看不到时间,我只能靠培训时训练出来的生物钟估算时间。我开始出汗了。又过了一小会,我的双腿因缺血而麻痹。如果一小时都保持让腿的血液流通阻塞,那组织坏死最终截肢也是有可能的。我必须想办法分担腿的压力,让血液回复流通。于是我让重心前移,把更多重量分配给跨过阴户的绳子。这下子,绳子狠狠勒进了我的私处。但是腿上的压力减轻了,我能感觉到,腿部血液正慢慢回流。麻痹变成了刺痛,但还能忍受。

时间在流逝,为了忍受疼痛,我汗如雨下,幸亏这件衣服里应该也有毛细管。大约又过了二十分钟,我感觉到轻微的眩晕和恶心。之前学过,这是脱水的症状。嘴里早就不再分泌唾液了,我已经在无意识地吸吮那颗葡萄了。口中的那颗葡萄变得如此诱人。我强忍口中干渴,等待主人回来。

大约又过了几分钟,下体的疼痛迫使我再次把重量分到腿上,原本就火辣辣的疼的腿这下更加让人难以忍受了。我继续尽力保持着平衡。我从来没有想过一小时会这么难熬。

主人终于回来了,她首先把我放了下来,然后吻住了我。那时我几乎要失去意识了,被主人亲吻后一下子清醒过来。主人的舌头探进我的口中,原来是要确认葡萄的完整。葡萄当然不可能还是完整的了。之前因为脱水,我还是没忍住,把葡萄吃了下去。主人把舌头抽离。我见她的脸上很不好,立即跪下求她原谅。这次主人原谅了我,但是她说下次如果还没达到她的要求,就会给我点惩罚。说实话,我既对这个惩罚抱有恐惧,内心深处也有几分期待。

我和主人的相处确实如图她所说,非常愉快。我早晚两餐负责照顾她的起居,而每天的大部分时间,主人会把我”打扮”好,让我尽到”玩具”的观赏任务。有时候是让我穿进一件小码的紧身衣,配合绳缚,放置起来,一放就是几小时;有时则会把我固定在某处,用些小道具,让我不断高潮,或者不断把我刺激到高潮的边缘然后停下。可是我还是没有经历过”惩罚”,这让我心里一直有点好奇。

总算有一天,我在帮主人口交时,打了个喷嚏,不小心狠狠咬到了私处的嫩肉,看着主人痛苦的样子,我知道惩罚是逃不了的了。心里既紧张又期待。事实证明,这个惩罚真的让人抓狂。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主人取来了一件紧身衣,要我穿上。这衣服稍微小了一点,我花了些力气才穿好。这件紧身衣和先前穿过的全包紧身衣不太一样,阴部和乳头是有开口的,反而是眼睛没有开口,鼻子只有小小的缝隙,嘴巴处则是固定的圆环,我的嘴被迫一直张开。在黑暗中,主人拉着我走向一个房间,并把我的双臂绑在身后。

最初我以为又要被挂在衣架上,可是凭着感觉,这次的目的地似乎是房子的我没有来过的那一侧。主人要我在一个地方站一会,然后我听到她似乎在准备什么东西。接着主人回来了,替我穿上了一双高跟鞋。这双鞋子的鞋跟非常高,高到我不得不只用脚尖支撑全部体重。然后,主人叫我抬起一条腿,让我跨过什么再站稳,接着用高跟鞋上自带的链条把我双脚的活动范围限制在二十厘米。

接下来,主人用几根钓鱼线分别拴住了我的乳头和下体的小豆豆,凑到我耳边说,要开始了,我的任务就是走到房间尽头,惩罚就能结束。我一听,立即迈步向前。结果突然,我的下体感受到了异样。原来我正跨在一根绳子上,这跟绳子两边绑在齐腰高的地方。我刚刚在下垂的绳子的最低点,所以没有感觉,但是稍微往前挪动后,粗糙的绳子就摩擦到我的下体了。我忍住不适,继续向前走去。摩擦感越来越强烈,幸好我也基本适应了。

突然,我的下体感受到了巨大的阻力。果然,主人不会让我这么容易就到达重点,前面有一个粗大的绳结,它卡在我的私处的前面,这处绳子已经很高了,我没办法通过提臀把它略过,可是它太大了,硬挤也太高,于是我在这里停了下来。眼睛被蒙住的时候,其他感官会变得更敏锐,现在我触感就是这样。我又犹豫了一会,然后心一横,迈开步子,让绳结挤进我的小穴。这种感觉非常奇妙。我大概花了十几秒才适应了这种感觉,然后强忍不适,把自己从绳结上拉出来。

这一系列动作让我气喘吁吁。连续过了四个绳结,我实在走不动了。我站住不动,想回复一下体力。可主人似乎不想我这么做,于是拉动了她手中——我已经忘记了的鱼线。它们扯动了我的乳头和小豆豆。受到这样点刺激,我一下子绝顶了,我感觉爱液从我的私处流下,顺着开口流到腿上。我一下子向旁边倒了下去,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恢复意识时,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我被移动到我平时休息点床垫上。可是紧身衣没被脱下。我还是看不见。由于一直张嘴,脸部肌肉也酸了,口里也很干。等了一会,主人过来了。她说我没有完成惩罚,所以我必须继续穿惩罚服。不过她见我似乎确实过不去那个惩罚,于是打算换一项。我点头表示了解。

主人给我喂了饭,喝了水。然后把我扶到另一个房间。我坐上了一个椅子。然后,主人用皮带把我固定在椅子上。这个椅子的靠背向后倾得很厉害,有点像牙医那里的治疗椅。接着,主人把两个夹子夹到我的小豆豆上,然后又在两边乳头上各夹了一个。原来主人是要用电刑。电刑我在培训中心也体验过,我对这个挺没辙。

通了电,一阵阵电流通过我的阴蒂和乳头,酥麻感和刺痛感同时涌进我的脑子。主人调整电流非常专业,既不会太高造成危险,也能产生刺激。大概十分钟后,我颤抖着达到了高潮。然而高潮后它还没放过我,而且高潮后充血的阴蒂和乳头更加敏感。我很快达到了第二次的高潮。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我的高潮次数越来越多,高潮间隔越来越短。大概五次高潮后,我又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清醒过来,我发现我可以看到东西了。主人帮我脱下了紧身衣。而且我身上也没有爱液残留的味道,看来主人也替我擦洗过身体。我起身,看到主人坐在一旁的桌边。她见我清醒了,也不问我身体如何,而是告诉我接下来的项目。但我知道,主人是关心我的。

这次主人是想自己体验刺激。她定制了一件紧身衣,这件紧身衣使用了特殊材质,某些部分会随温度升高而收缩。她要我帮她穿上,然后把她放进恒温箱中一整天。她告诉我,这一整天随我支配,只是不能离开房子。我很高兴能有自己的时间,于是答应下来。

主人首先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包裹。看来紧身衣就在里面。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包裹,取出里面冰冷的紧身衣。此时主人已经涂好了专用的润滑液。首先她坐下来,把脚上也涂上润滑液,并把脚放进开口。她抱怨着衣服太冷。我一边扶着主人,一边帮她拉上衣服。 主人催促我快些,因为她感觉到穿上的那部分已经在收缩了。我尽力快速帮她穿好。衣服拉到腰部,问题出现了,腰部下的部分已经收缩的很厉害了,主人全身都失去了力气。我从冰箱里取了点冰块给衣服降温,然后使劲往上拉。

当主人双手和胸部也装进这个衣服以后,头套和颈部收缩的已经不能套上了。我询问主人意见,她此时有点不清醒了,原因可能是低温症,也可能是衣服压迫呼吸导致缺氧。但她要我想办法给头套降温,一定要全部穿好。我就用冰块降温,硬是把头套给她套上。等我替她调整好呼吸口,主人已经晕了过去。但是就算如此,我也得继续执行主人的命令。我把颈部和后背处的封条拉好,把主人完美地关在这件衣服里,然后把她拖到恒温箱里。

我洗了个澡,回到主人的寝室,从属于我的衣物里挑了一条连裤袜。在这珍惜的空闲时间里,我打算好好休息一下,享受一下丝袜。这条连裤袜是医用弹力袜,是给静脉曲张患者使用的。我当然没有静脉曲张,只是想试试这种压迫感。

我先把袜子翻过来,抚平袜筒,并把袜头向里存起来,做出一个能放入我的脚的空间。接着把脚尖放进去,拉起袜子,慢慢向上拉起。等脚跟也被包裹之后,我把袜子翻上来,开始往上拉。这难度挺大的。不过我有的是时间。差不多折腾了半小时,我总算把连裤袜拉到大腿根部。在完全穿好之前,我突然想用点小玩具。虽然我不喜欢弄湿袜子,但是这次想让自己舒服点。于是我取了一个遥控跳蛋放进下半身,然后拉上了裤袜。

压迫感很强烈,但是我想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我坐在床上慢慢抚摸并感受着这种感觉,渐渐情欲上来了,我拿来一个主人调教我用的口球和一副用的手铐,塞上口球,并把自己双手反锁,用遥控器打开了跳蛋,把遥控器和手铐钥匙往床下一扔,开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腿上的压迫感和跳蛋的震动让我达到一个又一个绝顶,我的口水从口球的洞中流出,弄湿了主人的床单。大约一小时后,跳蛋的电量耗尽,我挣扎着起身,找寻钥匙。还好我接受过训练,我很快把钥匙捡起来,打开了手铐。我摘下口球,取出跳蛋,但不想脱掉压力袜,于是就这样去看主人的情况。

可是我打开箱门之后发现主人已经整个小了一圈,并且整个身体向后仰,胸部着地,呈鲤鱼打挺的姿势,头几乎碰到了脚尖。原来是这件衣服的手肘,腰部,腿弯处比较厚,收缩得比其他地方更厉害,所以让人就像一只大虾一样弯曲起来。

我急忙检查主人的状态。长时间用胸部支持体重让她呼吸困难,她已经晕了过去,所幸还有呼吸。我把她放倒,让她侧卧,想把她的衣服脱下。可是我摸了一圈,发现之前穿的时候的那个封条开口不见了。我着急起来,急忙去看说明书。说明书用的是外语,我根本看不懂,只能根据图片,猜测如何解决。有一张图是把穿着者放进低温的地方,我猜那就是解决方法了,毕竟这衣服受热会收缩,那降温可能就可以膨胀了。

我决定试试,于是把保温箱温度调成10度。关上了箱门。还好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十几分钟后我成功帮主人脱掉了紧身衣。只不过主人后来感冒了。

+1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