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qq231600 ♥

我的调教经历 第四十八章

我的调教经历 第四十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十八章 体验过当M是什么感觉的主人

夜里带着肛塞睡觉,睡得不太安稳,不过因为前一天起的早,入睡得很快。第二天早上起来上厕所,拔出肛塞,肛门有些合不拢,等排完便,做了几次提肛,肛门才逐渐闭合。

洗漱完成以后,按照前一天学习的姿势在主人的门前跪好,迎接主人出来。因为看不到时间,不知道等了多久,仔细听着卧室里有没有传出主人起床的声音。突然,传来大门开了的声音,我惊恐地跪起来往玄关那边看去,主人从玄关走了出来。

主人问我,每天早上的要求是什么?我说,五体投地在卧室门口跪趴好迎接。主人说,那为什么起来了?我连忙朝着主人的方向跪趴好,我说,主人我错了内心极度紧张,担心主人罚我。

主人绕着我走过去,没有进一步的指示,我也没敢动,继续保持着姿势。主人坐在我身后的客厅里,他说早上去了学校一趟,办了点杂事。主人让我不要跪着了,去准备我自己的早饭,他已经吃过了。我还是不会用咖啡机,主人又带着我做了一遍,然后带着我收拾厨房。之后照旧拉伸,瑜伽,和主人聊天。

聊天中主人说起来,他曾经去试过被捆绑,试过被调教。我有些惊讶,我问主人难道他身上还有M的属性吗?主人说,他去体验都已经是在有过M之后了,他想知道当M是什么感觉,想知道被打有多疼,被绑起来身上是什么感觉,知道怎样的程度不会受伤,在以后调教M的过程中也可以知道M想要什么,或者怕什么,也好掌握尺度。

我在找S以前,也幻想过要不要有一天反攻,可认了主之后却一点这个想法都没有。主人说,他很久之前的暑假,也尝试被圈养了一周,虽然也不算是真正的圈养,但也体会了多种调教。主人说,他当时找的女S就是N姐,后来也产生了更多的情感。当时N姐也知道他是去体验,不是真的M,所以当时的调教偏重于身体而非心理。

就这样,两个人都知道对方在性上的癖好,也都给对方一定的空间。我问主人,男S去体验当M一定很难吧?主人说,是的,他不喜欢赤裸,更不喜欢和别的男M在一起,虽然之前见过多奴的女主,可当自己成为多奴的其中之一时,心理还是很难接受。然后,我问了一个我很想知道,却又冒犯的问题,主人和别的男M做过吗?

主人有些犹豫,但还是回答了,他说做过。我就没敢接着往后问,只是说,那一定很难。我说,那主人和N姐交往会不会有些不平等?主人有点骄傲地说,怎么可能,他要把N姐给他的还回去了。我第一次知道,原来S会为了了解调教手段落在身上是什么感觉而去尝试被调教。也很佩服主人为了当个更好的S,会屈尊感受M的感觉。

主人说为了周日的活动,这两天要调动一下我的欲望,下午做完运动之后,主人让我坐在马桶一样的椅子上。主人没有固定我的四肢,拿出一根AV棒,告诉我让我自己拿着,到达5次边缘,快到了就拿开,冷却的时间主人会告诉我。主人这样看着我自己做,我反倒有些无所适从。

我想用手先调动自己,以至于AV棒贴上去不会太难受,可越紧张就越不能调动。主人就这样看着我,我能感到脸都有点发烧了,可还是不行。主人问我,我在紧张什么,他又没催我。我对主人说,我有点调动不起来。主人说,那好办,让我体前屈,分开腿,双手撑地。

主人拿来散鞭,抽着我的大腿,声音很响,但是没有特别痛。主人责备我,也有些嘲笑地说,还调动不起来,还紧张,还脸红,每说一句就一鞭子,光着身子在这间屋子里爬了一年了,发情还要别人帮。几下抽完,主人摸了一下我的阴道,跟我说,拿着AV棒开始吧。

我知道抽了这几下之后,我已经湿了。我拿着AV棒贴在阴蒂上,没开最大档,也不敢贴太紧,就保持在一个舒服的震动强度上,高潮的感觉慢慢也就来了。主人坐在在对面看着我,跟我说话,我也只能同时兼顾生理的快感和识别主人话语的理性。主人说的是之前他之前的M,主人说之前的M有的是已经工作的,有的是学生,前者已经进了社会,当M就是来好好释放,学生里又有像小A那种小姑娘,心智还没特成熟,喜欢撒娇耍赖,让干嘛就干嘛,也有小B那种有需求,又爱玩的,反倒真正有奴性的人不多。

主人说,虽然我跟他了一年,但是有很长时间不在一起,没接受调教,能有这份羞耻心是好的,说明自己还有一堵墙,要把生活和SM区分开,可另一方面,这堵墙的位置不对。主人说,这堵墙的底线太高了,把本应该享受的部分变成了煎熬。

本以为圈养会轰轰烈烈,天天被禁锢得动弹不得,或者不停地受到性刺激,没想到居然还挺轻松,平平淡淡。就这样,到了周六下午,主人终于简要的告诉了我周日的安排。主人说,晚上的时候,小B会过来,周日有几个客人要过来,也是我认识的人。本来对她就有成见,而且她还那么光彩照人,复杂的情感里混杂着嫉妒和自卑。

+25

           

3 thoughts on “我的调教经历 第四十八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