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奥妮克希亚 ♥

我的SM自传

我的SM自传 – 黑沼泽俱乐部

马尔代夫的海风徐徐轻拂,青葱翠绿椰林处处随风摇曳,清澈碧澄的海风因风吹过而迭起了层层纹线.远处,水天交接,偶而或有一小黑点由远而近匍匍前行,“老公这里好美啊明年有空我们还来这里度假怎么样?”我拱了拱俏丽的鼻子弯着黛眉对着我的新婚丈夫韩琦说道。“好,你啊平时在公司那么高冷的冰美人,私底下倒是像个小猫一样。”老公满怀爱意的注视着我,温柔地抚了抚我的秀发。碧澄海岸边,夕阳斜挂,余晖之下,我们这对新婚夫妻忘我的亲吻着对方,仿佛世界中只有彼此,幸福且甜腻。

“是…梦吗?”我睁开眼,面前是冰冷的铁笼,我有些别扭扭了扭被拘束手套束缚的美臂,乳头用细绳绑在手套上拉扯的瞬间一阵苦痛将我从幸福的梦境拉回现实。“呜~呜!呜!”口中的口塞球让我连呻吟都发不出来清楚的字节……笼子面前的落地镜能清楚的看到我的羞态。

在以前身为公司总裁的我除了在丈夫面前可以偶尔像小姑娘般撒娇,生活中常态便是别人口中的冷艳,秀目中曚光亦是孤傲而慵懒。可是现在,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中有些尚未散去的淫欲,身体被黑色皮带拘束衣区分为一块块白皙的肉块,红肿的乳头被细绳紧紧的拉扯,玲珑的口中塞着红色口球,在我只有白色与黑色的身体上显得淫荡至极,而我高翘的鼻子被鼻勾拉上完完全全让我觉得自己像只母畜。

而秀丽富有光泽的长发系着少女般的双马尾,可这般姿态的躯体加上清纯发型却使我羞红了脸。下身的角先生应该电量耗尽而失去动力了也让我难得的能够歇习这疲惫的身体了。我此刻突然一股尿意袭来。膀胱肿胀,昨晚被逼着喝过老公的尿后又接受了灌水拷问。我不敢尿出来,可能会受到更严厉的惩罚,忍!忍!忍一定要忍住。时间仿佛过得很慢。我在肉体疲惫和精神的困倦下深深睡去。几天的调教拷问耗尽了我几乎所有的心力,自尊,意志……

我是被乳头的撕裂般剧痛唤醒的。“你这母狗留一夜淫液就算了还随地乱尿,纱奈集团的总裁原来不只是个淫妇还是个毫无廉耻随地小便的母狗啊”韩琦—我的老公,爱人,丈夫,现在是我的主人,正狠捏这我的椒乳,揉搓我,饱受折磨的乳头,我的乳头一直是我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基本和阴蒂一致。我的老公,大二与我初尝禁果,自然知道如何凌辱才能使我痛苦,这几日的调教拷问便是主要以摧残我的椒乳为主,刑罚虐乳的至少占到一半。

我不知道如何到这一步的,自从被他监禁,这段时间他对我毫无爱意和怜惜,只有不断的摧残和折磨。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四年的恋人,两年的夫妻,我父母去世之后我世界唯一的温暖和依靠,他也是父母双亡,朋友也是无多,明明改是这世界唯一的彼此,多年的感情和年少的欢喜,为何会这样。当泪水划过脸颊,我才知道我又哭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哭泣与流泪了,在丈夫面前排尿和被他的辱骂的语言所打击。

又要挨皮鞭了吧,这段日子我没有少哭,每次都是狠劲的鞭打和更为屈辱的淫刑折磨。我闭上了秀目,皮鞭迟迟没有落到我的美体上,察觉疑惑才睁开了眼。我看到了!他眼中有不舍有挣扎,所以他还是爱我的对吗?他这么对我是有原因的对吗?“呜呜呜!”我挣扎的发出声音,他意会思考片刻便拉开了口球。

“老公…”太久没说话,口水留得也多,我的声音极其沙哑。他皱了皱眉“如何?准备坦白求饶?如果是的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留你当禁脔调教,力度呢,也能轻些,如果不是的话就该给些严厉的调教了”“坦白什么?我不清楚?我没有瞒你任何事啊老公,不要折磨我了,我真的很痛苦。”

我的表情应该是凄美的,可他却一下子双目泛红,毫无惜玉之情,像极了一头恨贯满盈的野兽,我从来没见过他这副表情,不,也许见过(几天前我下班回家后他便是这样的表情将我囚禁的)有力的双手搁着铁笼的栏杆捏住我的喉咙,凄美的双眼翻白,死命的蹬着套着被淫水浸湿黑丝的玉腿,双臂也在背后挣扎,可除了拉痛乳头外什么用也没有。我在窒息与剧痛中失去意识…

“王叔,那是谁啊?帮我查一下”大学校园充满着青春洋溢的气息,声音来自一个女孩,她一袭素白轮纱纺裙,黑色蕾丝小领结,秀长美腿上套着亦是白色蕾丝袜,净的有些扎眼,这也倒可以反衬出她豪无表情的脸上的一丝红晕。细察她这冷艳无暇的脸,不难发现她是位绝世佳人。

玉体发育得当的凸起显的本就出众高挑的身体更加完美,此刻她正指着那边角阴影里的男生,就算处在阴影里依旧能感到他的冷寂和他出众“查到了小姐,他叫韩琦。”“韩琦呀,名字也挺顺口的。”女孩虽然只是黛眉弯了弯,可却是十分明艳且冷傲像极了天中皓月。“喂!我叫纱奈子,你叫什么?”“韩琦。”说完男生便抬步走了,背影消瘦又像充满死志。纱奈子察觉不对,便静跟在后,在然后便是震惊d大学院的,新生自杀未遂事件了。女主角自然是纱奈子,自杀男当然是韩琦。全校男女学生纷纷惋惜。

男同学:“这么美丽的女生救我,我死都甘。”女同学择是:“男生这么帅为什么我没救他啊喂。”而纱奈子和韩琦便自然而然的走到一块,后来才明白他父母是承包商突遇车祸去世,工程欠款无力偿还,将刚考上大学自信且朝气的他逼上绝路。纱奈子对他有心意萌动又是酒泉家的大小姐便背地里替他还了。又在之后的接触中两人感情升温,抹除了韩琦的死志,让他重新恢复的同时纱奈子也成了韩琦心中唯一的月。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别墅卧室,没有在韩琦私宅的调教室内。我躺在和韩琦的双人床上,因为我睡姿不好,双人床也是老公特别订制的加大圆床。我坐了起来,浑身有些酸痛,我身上套的是我的订制黑绸棉睡衣,不是衣不遮体?那么之前的调教是梦吧,真是可怕梦,不过也确实如此爱我的老公怎么可能会那么对我呢。

我站起身走到落地镜前,镜中女子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淡,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朱唇笑若嫣然,长发直垂腰间,窗外微风拂过,秀发随风舞动,发出清香,腰肢纤细,气质亦然出众,赫然间神色吃惊的看着颈间,一股恐惧回到内心,脖子上有着触目惊心的红肿指印!不是真的!不会的!这之前都不是真的!我仿佛崩溃般的抱头跪地,浑身战栗,泪滴颗颗滴上松木板。“痛!不是肉体上的,更是心灵上的,没什么比让发自内心欢喜的伴侣长达几天的调教折磨蹉跎更让人痛心,没什么比让自己唯一依靠且珍惜的爱人亲手差些许掐死自己更使人心寒!”片刻,卧房插入钥匙的声音使我刹那间汗毛直竖!!!……

小白作者处女作不定时更新

我的SM自传 第二章 >>
+2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3 thoughts on “我的SM自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