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大黑 ♥

拘束玩具 第一章

拘束玩具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不适合所有人 – 男同文

时间应该已经很晚了,或许是凌晨三点,或许已接近拂晓。作出这样毫无根据的推测并不是因为我是一个不负责任,喜欢满口胡言的人。实际上,你不能苛求一个完全封闭在乳胶紧身衣里,被繁杂的各种皮带牢牢固定住的可怜家伙仅凭身体被玩弄的次数和频率就能准确地推断出时间。至少我,一个捆绑俱乐部的专业拘束玩具无法做到。

被无数双手玩弄,被各种下流的道具调教了整整一夜,身体和心灵都非常疲劳,但积累的欲望却没有消散,即使没有客人抚摩,连续一周没有发泄过的性器仍不知羞耻地挺立着,蓄满了精液的两颗睾丸沉甸甸地坠着,无法发泄的情欲却使我根本无法入睡。

五年前,我从大学肄业开始找工作。但你知道,那时候正巧倒霉地撞上次贷危机,连续三个月,我连一份街头卖汉堡的工作都没有找到,痛苦地现实让我不得不经常去虚拟的网络中寻求慰籍,有一次打开一家常去的捆绑网站,我看到一份俱乐部招募捆绑奴隶的广告。上帝作证,我当时只以为这是某个捆绑聚会的新花样,但直到我鬼使神差地打去电话,被要求面试后,我这才意识到这或许是真的。

接待我的是一名俱乐部的主管,看起来大约四十五六岁的中年白人。按照广告的要求,我穿着短袖的紧身上衣和一条略小的浅色牛仔裤,因为在高中期间,我一直是校橄榄球队的四分卫,这样的装束使我锻炼出来的结实身体看上去非常性感。显然,主管也非常满意这一点,在谈了几句后他就要我脱衣服,我照着做了。
他并没有要求全部脱光,我保留着一条窄小的丁字裤站在那里象一件货物一样被人揉捏着胸部和背部的肌肉,他说我的肌肉不够清晰,这令我非常沮丧,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七次被拒绝了,但下一秒,我听到了天籁的声音,这个带着圣母光环的中年男人对我说了最动听的一句话:“你被录取了!”

一份正式的合同摆到我面前,我的心情非常激动,甚至没想起要穿上衣服,穿着仅能包住性器的丁字裤就开始翻看合同。作为一个捆绑爱好者,这份工作非常适合我,而且报酬不错,唯一的遗憾是长达三年的合同时间以及全封闭式的管理,这使我有点拿不定主意。

但看到主管越来越不耐烦的脸色后,失业的恐惧让我瞬间就下了决心,在那份出售自由的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欢迎你的加入,男孩,你会有一个难忘的经历的”

接下来我剩余48小时的自由时间来处理杂事,但我只用了半天时间就做完了一切,带着简单的行李和激动的心情当天下午就回到了俱乐部。

按照合同上的描述,新的捆绑奴隶需要接受三个月的培训,我以为能借此认识一些同好,但事实上,我没有见到任何其他受训的捆绑奴隶,因为接下来的训练全是单独的,或者说是封闭的。我被带进一间狭小的房间,房顶的中间有几个金属环扣,看起来非常适合做捆绑的固定物,此外墙边还立着厚重的木质束缚架。

这间几乎可以用作地牢的房间只有一张不大的床,一个马桶。没有任何窗户,除了和捆绑有关的工具外仅有一只固定在铁网里的灯,角落里有一个比老鼠洞大不了多少的通风口。我的训练师泰瑞告诉我,我将在这间禁闭室里度过接下来的三个月。

毫无疑问,我对绳子有种天然地崇拜,我喜欢看着肉体被绳索缠绕出的美丽,也期待着被捆绑成一只无助的奴隶,在进入禁闭室后,我的阴茎就开始不受控制地勃起,将窄小的丁字裤撑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龟头渗出的前列腺液甚至把前端染出一个硬币大小的湿痕。

我拿这根总是不分场合勃起的下流阴茎毫无办法,这让我在陌生人面前非常羞耻。但泰瑞似乎并没有表示不满,只是若有所思地问我是不是选择了禁止性交。

是的,在合同上专门有一栏是询问捆绑奴隶是否接受性交或只接受肛交和口交的其中一种,因为惧怕滥交带来的危害,我选择了不接受所有性交。他只是问了问,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然后就要求我脱下丁字裤。

脱离了最后的束缚,我的阴茎几乎是从布料中弹出来的。东方的血统赋予我远胜西方人的细腻皮肤,6.5英吋的阴茎却赶不上西方人的雄伟,但我的性器外形挺直,龟头饱满,作为一名观赏用的捆绑奴隶来说,这并不算太大的缺憾。

训练师纂住我的阴囊,这使的阴茎更加充分地勃起,他拿来一条软尺量起我的阴茎尺寸,从长度到直径,各种数据记满了半张纸,期间他甚至用冰水强制使我的阴茎软下来,只为采集疲软时的尺寸。最后,当一切测量都结束后,训练师拿来一根细麻绳,从阴囊开始将我的阴茎捆绑起来。

说实话,我从没想到我的捆绑之旅会从阴茎和它的兄弟开始,但作为待训的奴隶,我只有接受。训练师随后拿出一张训练计划表,上面交替出现的是肌肉增强锻炼项目和捆绑训练,我每天只有6个小时的自由时间,但那是用来强制睡眠的。

训练师走到禁闭室的一角,把罩布从那个我以为是床的东西上掀开,那竟然是一台折叠式的跑步机。我脑袋里似乎闪过什么,赶快拿起训练计划表。果然,所有肌肉锻炼没有常规的器械训练,全部都是俯卧撑,仰卧起坐之类不需要场地的训练,唯一需要场地的长跑也有跑步机代替,我突然有种感觉,泰瑞说我将在这间禁闭室里度过接下来的三个月恐怕不是一句玩笑。泰瑞从我的表情猜到我的想法,他一边调式着机器一边给我介绍捆绑奴隶。

作为一个捆绑奴隶,首先需要一个漂亮健美的身体。这并不意味着象健美冠军那样夸张的肌肉群,而是一种大小合适的,线条清晰的,健美的肌肉,计划表上的运动完全能满足这些要求,它们能帮助我消耗脂肪,雕刻肌肉线条。

除此之外,和捆绑奴隶息息相关的还有两个要素:性欲和寂寞。旺盛地性欲能使奴隶能够更好地适应角色,面对寂寞时能支撑的更久。一个优秀的捆绑奴隶必须学会用欲望和服从战胜寂寞,从捆绑中得到快乐,泰瑞对我强调这一点非常重要。为了更好地进入角色,并适应将始终陪伴奴隶三年的孤独和寂寞,每个受训的捆绑奴隶都将在狭小的禁闭室里完成训练,如果连这都无法忍受,可以肯定这份工作不适合你。

听到这里,我有一种被控制的强烈感觉,从会阴到脊柱再到大脑皮层,一阵莫名的战栗感席卷而来,那是一种类似失禁的快感,几乎令我当场呻吟出来。被麻绳捆住的阴茎涨的更大了,象一把匕首直挺挺地杵着。

这一切都被训练师看在眼里,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穿上一双高梆的运动鞋挺着被捆绑着的阴茎站到跑步机上开始长跑。机器设置的跑速并不快,但需要不停地跑上5公里。对于一个长期活跃在橄榄球场上的四分卫,5公里的慢跑并不算什么。我很轻松地就完成了第一个项目,并表示可以继续。训练师警告我,这些都只是对初学者的优待,主要是为了纠正错误的跑步姿势和身体的预热,随着训练的进行,量会越来越大,他要求我提前作好心理准备。

接下来的日子证明了泰瑞的提醒非常必要,只是我仍然对训练的强度严重估计不足。短短五天,训练量几乎是成倍的提升,我的训练师总能摸清楚我的体能极限,在电击器的监督下,每一点体力都被压榨出来,直到我象一堆烂泥一样瘫在地上,当然每到这时候就轮到美妙的绳索登场了。

说到捆绑,这几乎是体能地狱中唯一的圣音了,绳子在酸痛的肌肉上收紧的感觉是那么地美妙,失去对身体控制的无力感是那么地令人着迷,我或许是一个天生的捆绑奴隶,不需要任何额外的刺激仅是被捆住就能使我兴奋,而且我对于捆绑的不良反应感觉迟钝,反而能从禁锢中得到相当的快感。根本不象一个刚刚接触捆绑的新手,连我的训练师都称赞我象一个训练有素的优秀捆绑奴隶,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仍然被要求戴上捆绑奴隶的专用装束:一只皮革的项圈和一只透明的贞洁鸟笼。

每一个有受虐倾向的奴隶都不会拒绝项圈和贞操带,我也一样。但我不太喜欢鸟笼,因为它对阴囊的压力太大,尤其是勃起和运动时,那令我更加痛苦。当然,除了这些外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隐藏原因,这个塑料的家伙看起来不够结实,我更希望那换成一个坚固的无法解开的金属贞操带。

虽然不太喜欢这个简单的玩意,但每次阴茎试图兴奋时被鸟笼强制保持克制带来的挫折感总能满足我变态的受虐欲望,当然更重要的是它能使我时刻保持旺盛的性欲,不得不说这种强制禁欲的感觉非常美妙。

运动-捆绑-运动-捆绑……我的生命中似乎只剩下这两件事情可以做,在汗水和绳索的交替中日子过的飞快,度过了最痛苦的体能适应期后,我逐渐习惯了每天三次的塑形训练,而且运动量也停留在合适的程度不再增加,毕竟,俱乐部需要的是一个体型健美的捆绑奴隶而不是一个马拉松选手。

不过当身体的疲劳感被逐渐适应后,我开始有更多清醒的时间来充分体验捆绑带给我的所有。我开始慢慢明白捆绑带给我的不仅仅只是兴奋和满足的快乐,还有痛苦与寂寞的折磨。

在明媚的阳光与自由的星条旗下生活了二十年,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象现在这样被拘禁在一个狭小的,密不透风的禁闭室里这么长时间,每天一尘不变的做着同样的事情。烦躁,寂寞,后悔……种种负面情绪开始冲击我的内心,哪怕我平时是如此地渴望被束缚和奴役也逐渐无法再忍受越来越漫长的捆绑时间,即使我高涨的欲望从未消散也于事无补,甚至这也成为一个新的痛苦来源,因为我同样没有尝试过连续一个月没有任何高潮或射精。

泰瑞是个非常有经验的训练师,他总能发现我在训练中的问题并帮助我解决它们。这一次,他让我用无法消退的性欲和奴隶的思维去解决囚禁带来的种种后遗症,并教导我用心理暗示来抚慰焦躁的内心,使它平静下来并找到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

我按照他的话做了,闭上眼睛,告诉自己其实我不过是一个下贱的,淫荡的,时刻需要被主人狠狠蹂躏的奴隶,一个时刻期待着被男人结结实实捆绑起来的贱货……

我轻微地晃动着身体,感受到那熟悉的绳索带来的紧张感,没错,现在感觉好多了,我不再觉的无法呼吸,也不再那么烦躁。

保持着轻微的挣扎继续性幻想和自我羞辱,我的状态越来越好,终于,在训练师的帮助下,我经历了短暂的迷茫后又重新变的兴奋起来,这次连泰瑞都赞美我是一个天生的被捆绑者。

就这样我在封闭室里呆了近两个月,无论是健身还是捆绑都已经习以为常并能从中得到不同快乐,我习惯在捆绑结束后用大量的运动来发泄旺盛的精力,在精疲力尽后再被用各种令人兴奋的姿势紧紧地捆绑起来,我甚至请求泰瑞在捆绑期间给我戴上口塞和眼罩。

一切似乎都按着正确的轨道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期待着在训练结束后成为一名真正的捆绑奴隶。但在三个月的封闭训练即将结束前,我被突然地带出了禁闭室,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这使我不由地忐忑起来,我担心这份带给我金钱和快乐的工作会因为某些未知的变故而失去。

我被领进一间办公室,正是三个月前接受面试的主管鲍伯先生的那间,但里面没有人,泰瑞告诉我在这里安静地等一会就关门出去了。我身上穿着捆绑奴隶的标准装束项圈和鸟笼,还有一双运动鞋,因为我刚刚结束体能训练,这段时间锻炼出的漂亮肌肉上还批着一层细密的汗珠。我祈祷鲍伯先生能在汗水全干前回来,那会让他对我留下一个勤奋的好印象,再加上泰瑞对我的赞许,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我失去这份工作。

注,此文为转载文章,作者未知。

关键词:身体改造,捆绑拘束,训练调教,胶衣皮革,男同文,注意避雷。

实际上主要是用来熟悉这个网站的编辑版面,后续会写一些原创。
全性向,不止BL。

拘束玩具 第二章 >>
+25

           

3 thoughts on “拘束玩具 第一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