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大黑 ♥

拘束玩具 第三章

拘束玩具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在回到禁闭室之后,我开始有些后悔。我低估了该死的好奇心的危害,也高估了自己的理智。脑海里不断地翻滚着被拘束的男人、紧身的乳胶、锃亮的金属项圈,甚至那只可怕的拘束箱都能让我下贱的阴茎蜷缩在笼子里还兴奋地抖动着流出前列腺液……我知道自己这副淫荡的身体渴望着被更紧密地束缚起来,被各种道具折磨玩弄,但我还是不断地告诫自己,这只适合作为性幻想,我不可能真正接受那样残酷的拘禁生活。

我告诫自己一切到此为止,但事实上这根本不可能,俱乐部以训练成绩优秀为由让我协助哈努克先生管理拘束玩具,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但我却找不到相应的借口拒绝这个任命。说实话,我期待着再次见到拘束玩具,但我更害怕被这个犹如神话中塞壬一样的美丽生物诱惑,变的失去自我,最后成它的同类。

但无论如何,这是我必须面对的。三天后,我如约向哈努克先生报道,虽然我仍然是一副赤身裸体,戴着项圈,锁着鸟笼的捆绑奴隶打扮,但身份却是哈努克先生的临时助手。这个三十多岁的白人很高大,肌肉发达的象个健美先生。第一次见面他就毫不掩饰地对我说:“我更希望你成为新的玩具,而不是什么狗屁助手,相信我,我会把你身上每一块肌肉都严酷地管束起来,你会兴奋的一直高潮!”对此我不发表任何意见,低着头艰难地抵御着这些下流话对我内心的诱惑。


我被要求替拘束玩具清理身体,并帮助他恢复体力。哈努克先生递给我一串钥匙,并告诉我每把锁上面有对应的数字不用担心混淆,并嘱咐了一些其他的注意事项。这听起来似乎不算复杂,但却需要我独自完成。我根本不感谢俱乐部对我的信任,实际上我有理由相信这是一轮新的,更进一步的引诱。但我还是没有办法逃避,最多动作快一点,尽量减少和拘束玩具待在一起的时间吧。

打定主意后,我拿起钥匙串,象一个狱卒一样走向拘束囚牢。一路上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深吸一口气,打开箱子,可怜的家伙还是保持着我上次固定他的姿势。我逐一取下固定用的细链,将他拖出来。但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蜷缩的姿势,在我的帮助下才艰难地伸直身体。皮衣上么解开的束带使他看上去上象一条被缚的美人鱼,当然胯间的突起显示这是条纯种的雄鱼。

这时候我还能勉强保持克制,但当我把他的束缚皮衣全部剥除后,一个被黑亮的乳胶紧身衣包裹着的完美男体成功地让我忘记了一切。我下意识地抚摸着这具迷人的身体,体味着乳胶与手掌肌肤摩擦的美妙触感,感受着胶衣下肌体的活力。我心中经营了三天的心理防线瞬间土崩瓦解,完败在一层薄薄的乳胶上。

就象是自暴自弃,又或是难以自抑,我放弃了所有犹豫和顾忌,疯狂地在这具乳胶男体身上寻求感官刺激,我大力搓动他结实的胸肌,揉碾上面的两粒突起。他的身体非常柔韧,我提起他的双腿压到头的两边,这个姿势迫使藏在乳胶屁股里的奇怪金属装置露了出来。我从一串钥匙中找到了和它数字对应的那把,随着一声清脆的锁簧弹起的声音,我开始再次探询隐藏在乳胶屁股里的秘密。

这次我成功了,我手里那只带着晶莹的肠道分泌液,在室温中冒着白气的金属棍子就是证明。而且我很快地就找到了它的秘密,这是一个肛门锁,类似于中世纪的刑具恐怖梨。只要拉动底部的机关,棍子的一端就会向外分开,当塞入肛门后,扩张状态的肛门锁将牢牢地卡在直肠末端无法退出,难怪我当时没有把它从乳胶屁股里取出,实际上,没有钥匙,或许只有锁匠才有办法对付这个顽固地肛门看守者。

虽然我的阴茎仍然被鸟笼囚禁着,但这并不是大问题,我用手指探入那松软的小屁眼,寻找可以带给他快乐的那一点。我自己曾多次试过刺激前列腺获得快乐,对此并不陌生,没有任何困难就找到了他的前列腺。但和玩弄自己不同,第一次玩弄其他男人身体内部最敏感的器官让我有种奇妙的感觉,我的动作稍显有些粗暴,他无力的身体向上一弹,我用另一只手用力按住乳胶屁股,继续玩弄那块比硬币大不了多少的奇妙软肉。

他的嘴巴被死死地堵住,但我仍然能从趴在我腿上,剧烈呼吸的胸腔推断出他此时的强烈感受。我的食指绕着圈描摹着前列腺的边缘,中指则不时戳一戳靶心。

我发现我的举动有效地帮助这个被拘束的可怜男人恢复体力,因为他的身体正在不住地颤抖,偶尔还有一些小幅度的挣扎,比不久前他刚被解放出来时可要活泼多了。

前列腺高潮比射精高潮要持久,但却不好察觉,因为精液是缓缓流出来的,你无法通过阴茎的抖动来判断一个男人是否正在高潮,尤其是这个男人的阴茎还被锁着一只特殊的尿道锁。

我决定再次探索未知的秘密,就从乳胶奴隶的阴茎开始。我找到钥匙打开了锁,取出横穿阴茎PA孔的固定杆,抽出尿道插棒,嗯?那东西竟然没有我想像中的特殊的构造,就和我在网上看到的尿道锁一样。

被尿道插棒长期扩张的尿道口大的惊人,我带着怀疑地盯着这个深邃的洞口,最后却得不出任何结论,失望中我一口含住那在眼前晃动着的半勃起的龟头吮吸起来。

“口感简直棒极了!”

我没有给人口交的经验,但这似乎不需要经验,更象是灵魂中的某种本能,我吮吸的非常自然。当然与其说我在服侍这根漂亮的阴茎还不如说我是在享受男人的阴茎填满我口腔的卑微的快感,那和被控制被奴役的感觉如出一辙,同样是那么地令我这个贱货陶醉不已。

最终我还是没能品尝到属于拘束玩具的味道,但我却丝毫不怀疑他的男性能力,无论是那根活力十足的阴茎还是沉甸甸的,一看就知道肯定蓄满了精液的大阴囊都证明了他的健康,秘密一定就隐藏在阴茎里面。只是我暂时没时间去发现了,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依依不舍地吐出还在还在轻微颤抖着的饱满龟头,努力将视线转向别的地方。但很快,新的问题出现了:这该死的胶衣怎么没有拉链!

我以前所接触到的乳胶紧身衣都隔着一层电脑屏幕,所以我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经验。好在哈努克先生离开前留下一份操作手册,我在忙乱中终于想起了它。谢天谢地,这里面写的很详细,原来是从颈部直接向外翻。乳胶衣的弹性远超我的想象,紧贴在脖子上的小小开口竟然能拉到这么大。我小心地避免指甲接触到乳胶衣的表面,缓缓地将胶衣向外翻,直到顺利地把他的肩膀从胶衣里解放出来才松了一口气。

等到我吃力地把乳胶紧身衣拉到胸口时,他结实的胸肌上似乎有一些别的东西。我加了一把力,让他整个左胸露出来,那是一行向右倾斜的漂亮花体字prince in latex cage(乳胶囚笼中的王子),这个纹身顿时使我兴奋起来,我更加卖力地帮他脱下这层乳胶的牢笼,果然,在他右边挺翘的屁股上还有一个圆形的烙印,一个双手被缚在身后,跪着地上给人口交的男人形象……

无法描述这个烙印带给来的冲击,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烙印的内容被无限放大,不停地旋转。每旋转一次,跪在地上的卑微男子的脸就清晰一分,最后,当那张原本模糊的脸变的可以分辨时,我惊讶地发现那张脸无比地熟悉,根本就是我自己的脸啊!

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发现阴茎早就在不知道不觉中勃起了,正被鸟笼勒的生疼,而哪个烙印还好好地待在男人的屁股蛋上,褪下的紧身衣卡在屁股下面,男人的双腿还被乳胶包裹着。

我用力甩甩头,将刚才哪个古怪的想法驱除出脑海,继续帮他脱“皮”。幸好,除了胸口和屁股外,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跳出来刺激我的心脏了。很快,除了一个乳胶脑袋,他的身体已经自由了。不过这个自由很短暂,我按照操作手册上的要求找来手铐,将他的双手在背後铐好。不是我故意折磨他,按照要求,除了拘束玩具的主人,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予他超过60秒的自由,哪怕是他的管理者也不行。

我让他靠在墙边坐下,开始按摩他的腿。他的腿线条很好,肌肉分明又不过分,但是小腿肌肉有些狰狞,上面满是鼓起的青筋。我帮他按摩了好一会他才恢复行动能力,虽然还有些蹒跚,但在我的帮助下已经能行走了。

我扶着他走进浴室,开始帮他清洗身体。不得不说,这个家伙非常地驯服,没有任何多余地挣扎。我在他身上涂满清洁乳液,腋下,乳头,后背,性器很快都被泡沫覆盖住。

我很享受帮他清洗身体的过程,手感极佳的肌肉在泡沫的润滑下变的更加迷人,不得不承认我的动作略带色情,但那真的不怪我,没有任何gay能拒绝这样一具健美的男体。很快,身体表面的清洁就完成了,剩下来,我需要清洁拘束玩具的内部了,通俗地来说就是浣肠!

我让他跪下,乳胶脑袋歪着贴在地上,双腿分开,无助的小屁眼在空气中瑟瑟发抖。浣肠器的出水口被做成中空的阳具形状,很粗,典型的西方尺寸,在润滑剂的帮助下,还没能完全闭合的肛门乖顺地吃下了整个喷头,那至少有20cm。

我拿起一袋600ML的浣肠液连接到喷头的胶管上,打开开关,透明的液体顺着管子慢慢地流进他的体内,我体贴地把速度调慢,让他能更好地适应体内逐渐增大的压力。为了确保流进肛门的浣肠液不会被腹腔的压力挤出来,我需要不时用力地拍打他的屁股,手册上说这能使他夹的更紧。我试过之后发现果然没错,可怜的屁股每次在被大力地拍打后都会反射性的剧烈收缩,可以想象那根阳具形状喷头会被咬的多紧。

五分钟后,液体全部灌进他的小屁股里面,一滴都没有漏出来。他的腹部明显涨大了,腹部的肌肉都有些变形。我用一只手继续拍打他的屁股,使他不能放松臀部的肌肉。另一只手则帮他按摩鼓胀的小腹。这明显令他很难受,他的身体都在轻微地发抖。但我不为所动,继续手上的动作。按照要求,他至少要坚持十五分钟,但显然在我的额外帮助下这变的很困难,在大约7分钟的时候,他的肛门口开始出现溢出来的浣肠液。

我停止了腹部按摩,开始全力拍打他的屁股帮助他坚持下去,但效果越来越不明显,总有少量的浣肠液从肛门和喷头之间的缝隙处漏出来。最后我不得不提前让他放。

吸取了教训后,我不再干扰他,后面的第二次第三次浣肠都顺利完成,但三次浣肠后,这可怜的家伙双腿都在打颤了。幸好接下来不需要他走动,他只要张开腿,把阴茎露出来就行了,因为接下来我要清洗他的尿道和膀胱了。

我原本以为这和浣肠相似,只是从直肠末端改到尿道,喷头换成导尿管。但在我仔细阅读了操作手册后,我发现了一个新词汇:“尿道阀门”。这本估计专为我提供的操作手册非常详尽,不仅详细介绍了尿道阀门的构造和原理甚至还体贴地配上了图片。

那是一个小巧的金属装置,根据手册上的数据和图片看大约是一个圆形的小片,有指甲大小,约两毫米厚。通过手术植入性器根部,卡在尿道的括约肌上。它严丝合缝的卡在尿道内口,阻止了尿道自主排泄的功能,也使得括约肌完全失去了收缩闭合的可能,也就是说尿道括约肌一直被迫张开却永远无法自己排尿。

装置上有两个可以闭合的孔,一个孔是用来排尿的,另一个孔连着一根极细的管,手术时直接插入输精管,用来控制精液流出,这两个孔只能通过外力插入导管单向开启,就象一个真正的筏门一样。可以达到对玩具的绝对控制。而且它是置于体内的,从性器的外观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痕迹,最重要的是这种控制不象阴茎环那种总要装卸,又影响手感的东西。这个小装置可以任人随便揉弄性器不影响搏起,却又绝不会射精,只要主人不帮忙,精液连渗都渗不出一滴。当他仍然保留正常的性能力,每当他高潮时,涌出的精液会带来漫长的折磨,并在尿道阀门的阻拦下逆流回去,最后只留下痛苦和无法发泄的欲望。

手册上还特别用黑体字印着一句话:“对于玩具来说,射精是被完全禁止的。漫长的边缘高潮的折磨能使玩具变的更加淫荡,或许3天,或者5天,玩具涨痛的阴囊才会得到一次痛苦而缓慢地解放,插入的导管会将积攒的精液慢慢抽出……”

我简直不能相信眼睛看到的和大脑思考后给出的结论,这太过疯狂了,不过除此之外,似乎真的找不到合理的答案来解释乳胶王子为什么不能射精的原因了。我的手扶住他的阴茎,动作有些颤抖,因为我实在是太激动了。我手中这根完美的男性生殖器的内部被植入了一个非自然的装置,一个屈辱地,控制了男性,不,是作为人类最基本生理活动的可怕装置。

我曾尝试过给自己导尿,那种异物侵入的违和感,胶管划过尿道壁的剧烈灼痛总是令我心有余悸。但这个可怜的男人每次排泄多余的体液却必须要经历这个痛苦的过程,然后屈辱地通过一根冰冷的橡胶管完成排泄。甚至整个过程他都无法参与,只能顺从地张开腿,将自己最脆弱的器官交到别人手里……

这种被完全控制被奴役的极度无力感使我再次体会到了纯粹的心灵高潮,从会阴到脊椎再到大脑皮层,活跃的生物电使我产生了类似失禁和遗精的强烈快感。这种快感深邃而强烈,而且无从抵抗,因为它来源于内心,代表着心灵深处的渴望。

我几乎想屈服了,是的,我当时只想找到恶毒的鲍伯,告诉他我改变主意了。但最后,理智还是艰难地战胜了欲念,尽管这决定充满了痛苦和失落。

我的手带着颤抖地将特制的导尿管插进拘束玩具的尿道,整个过程他一直很安静,或许是顺从,或许是习惯了。当淡黄色的尿液从管口淅沥地淌出后,我不由松了一口气。最后帮他取下头套和深喉堵嘴器时,我发现拘束玩具有一张颇为英俊的脸,淡金色的头发和蔚蓝色的双眼真象一个童话里的王子,但配合他胸口的纹身多少有些讽刺。不过此时我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想赶快做完这一切,在完成了身体清洁后,我重新用口塞堵住了他的嘴巴,将他带到旁边的运动室,把他的手锁在跑步机的扶手上,调整好速度和时间后就逃跑似的躲进隔壁的浴室里,这很丢人,但没办法,此刻极度混乱的我需要空间和时间来平复内心的躁动。

和上一次见到拘束玩具后的激动不同,这次我非常恐惧,我知道他们找到了我的弱点,并毫不留情地攻击它。我几乎坚持不下去了,我的心灵,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喊,它们想要这一切,包括乳胶,包括皮带,包括所有令我失去自由的束缚……

我不清楚是怎么回到禁闭室的,虽然我一再强迫自己停止思考,但脑海里总在翻滚着那个植入阴茎内部的邪恶道具。我告诉自己没有任何男人会愿意接受这个恶魔的玩具,但很不幸,心底很快就出现另一种声音。

“你不是男人,你只是一个有着男性外表的贱货,你需要它,你下贱的阴茎需要被管束起来……

我试图说服这个可怕的念头或者说是说服我自己。

“不,那是痛苦的,我不会听你的,我会离那该死的东西远远的!”

“oh~别说谎了,我知道你,你喜欢这些,你不是一直向往被彻底地控制住么,这不是你所期待的生活么?为什么要拒绝呢,你不可能违背你的心!” 

………………

每当我独处的时候,这样仿佛精神病人一样自言自语的场面就经常出现,而且混乱一直持续着。尤其是几天后,哈努克先生抓着乳胶王子那因为大量的精液郁集不出,涨的格外饱满的阴囊轻轻拍打时。我亲眼看见他用一根连着注射器的导管插入王子的性器,可以想象那管子的顶端插进玩具身体里那个小装置的排精孔,顶开了金属的筏门,存了一周的精液在真空的负压下被抽了出来,50ml的注射器里满是白色的浓稠精液……那一段时间,微微颤抖的身体和刺眼的白色成为我新的噩梦。

当天晚上,可怜的王子被邀请参加一个紧身或是拘束为主题的聚会,他穿着一件新的乳胶紧身衣,只有阴茎和脸露在外面,其他的部分都被黑色的乳胶紧紧地包裹来。他的嘴巴被塞进一个大的几乎使他下颚脱臼的巨大口球,龟头上的PA孔被穿上闪亮的金属环,在优雅的古典舞曲和挥舞的皮鞭中跳起高雅的芭蕾舞。

直到我从地上拣起一张留着脚印的小幅海报我才知道,舞台上正在表演令人眩目的芭蕾动作的乳胶拘束玩具以前曾是颇负盛名的哈尔伯特芭蕾舞团的首席男舞者,还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王子。不过此时,高贵的王子成为了男人们的玩物,穿着紧窒的乳胶囚衣,在皮鞭的驱使下被迫起舞,当他旋转时,没人去欣赏高超的舞技,男人们的目光追随的是那闪光的龟头环在空中飞舞的轨迹,他们肆意取笑王子无法吞咽的口水在离心力的作用下洒的到处都是的窘迫,这极度的羞辱令我感同身受,我的灵魂似乎都在激动地颤抖,所有的决心被戳的千创百孔,溃不成军,但真正最后打动我的却是王子的眼睛。

那是聚会结束后,我去帮助清理现场的时候。他就侧躺在那里,黑色的乳胶上满是白色的痕迹,干的,半干的,还有那些新鲜的散发出浓浓腥臭味的精液。他那淡金色的,看起来非常高贵的头发早就被精液和汗水打湿了,蜿蜒地贴在额头和脸狭上,整张脸都被精液糊满。我小心地撑开他的肛门,果然那里更加严重,红肿并且温度很高,大量带着体温的精液从我的指头边淌出。我满是担心地看着他,但当我看到他的眼睛时,我的灵魂中某些东西似乎突然地迸裂了。

我看到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没有忧郁或麻木,蓝宝石一样的眼底流露出的竟然是一抹满足。我所有的理智被彻底地击溃,恶魔般的诱惑之音在我的灵魂中响起。

“你的人生充满了愚蠢与空虚,为什么不试图改变它们,只需要一句话,一个眼神,你就能获得新生,和他一样,令内心满足的快乐的生活……”

不知道是被这些话迷惑了还是真的顺从内心的指引,我突然抛下乳胶王子一路小跑冲到鲍伯先生面前,语气带着哽咽,虽然激动但却清晰地表明了来意:“是的先生,我想我愿意做一只拘束玩具!”

不可否认这个仓促的决定带有冲动的因素,但当我终于说出口后,竟然没有多少懊恼或悔恨的情绪,有的只是莫名的轻松以及一点淡淡的欣喜。我甚至没有等到鲍伯先生的答复就自己先跑了,这一晚我睡的很香甜,也是这一个多月来唯一真正舒适的睡眠。过去那些每天晚上在梦境中使我饱受折磨的梦魇却变成我最好的朋友。我飞到空中,人形的乳胶衣在我身边飘着,另一边则是飞舞的镣铐和锃亮的项圈。这些拘束的道具仿佛被赋予了生命,环绕着我飞舞,带领我飞向远方的高山。

<< 拘束玩具 第二章拘束玩具 第四章 >>
+16

           

2 thoughts on “拘束玩具 第三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