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大黑 ♥

拘束玩具 第四章

拘束玩具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9点半,如果不是泰瑞来叫醒我,或许我就能发现昨天的梦境中那座山的秘密了。不过比起虚幻的梦,今天可是我人生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在脑袋恢复清醒后,我几乎是从垫子上跳起来的。

鲍伯的办公室最近来过很多次,但今天我变的和第一次踏入这里时一样紧张。鲍伯看我到来了没有说什么而是递给我一份文件,拘束玩具的契约书。

“如果不想以后被悔恨折磨,那么你最好花上几个小时好好看清楚这份契约,一旦你签上名字,你就失去了人的权利,只剩下玩具的义务!

鲍伯说的没错,尽管被剥夺人类的身份和权利使我立即就兴奋起来,但我知道这的确并不是一场游戏,而是我人生中一次非常重要的抉择。翻开契约书的第一页,一段被加粗加黑的字体同样在发出警告:“请谨慎地对待人生,性幻想和现实并不同样美好。除非你能非常确定希望失去对自身的控制并渴望获得更多的奴役,否则请结束阅读,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或许更好。”

这些警告说的都没错,我即使到现在都没有完全地把握能接受全套严厉地拘束,但此时我已经没有办法后退了,我不想再无时不刻生活在内心的欲望中,哪怕这是一杯毒药,我想我也只能把它端起来喝掉。

契约描述的非常详尽细致,包括我接受拘束契约后的所有生活细节都有具体的规定。而且这份契约和三个月前我签过字的捆绑奴隶合约不同,里面条款的内容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不就拒绝,要不就得全盘接受。如果我签字,那真的意味着彻底失去对自己命运的掌握,我将成为一个可以被任意玩弄的非人器具,在俱乐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我必须接受所有形式的性交。我的嘴巴和肛门都将成为无数陌生的男人们发泄欲望的肮脏孔洞。我的身体将被烙印,被穿孔,被纹上任何他们想要的图案,而我除了接受没有任何选择。

我发誓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认真地阅读过,契约书里的文字就象是有魔力一样,死死地抓住我的眼球不放。枯燥的文字构筑出介于真实与魔幻间的拘束世界,我如同身临其境般的感受到诸如霸道,强制,冷酷,绝望等等错觉,当我从癔想中好不容易清醒过来,我的身体已经代替了大脑作出了决定,契约最后的签名看起来那么眼熟!

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我现在已经不再具有人类的身份和权利,而是一只可怜的性玩具了。当然,这种身份的转变令我非常陶醉,我几乎看见乳胶王子身上的拘束道具正在想我飞来。但很可惜,我的激动很快就被泰瑞打断了。

诚然,在签字后我已经自动被剥夺掉人类的身份,但现在我却不能算是拘束玩具,最多只能算是一只玩具半成品。这当然令我很失望,但泰瑞拿出一份新的,关于拘束玩具的训练方案时,我的注意力很自然就转移到了接下来的安排中。和捆绑奴隶相似,也是三个月的周期,但泰瑞告诉我这点时间只能帮住我适应拘束的生活,并不是能让我在三个月后就成为一名合格的拘束玩具,我需要做的还很多。

和几个月后的变化相比,身份改变带来的变化更具体和迅速。我的囚室换了另一间,比捆绑奴隶的禁闭室稍微大些,里面有更多的拘束用具,木架,转轮,刑椅应有尽有,连铁笼都有三种不同样式的等待我去亲身尝试。此外我的制服也换成了半成品拘束玩具的服装:一套非常合身的皮革束身衣。

我身上这件皮革束身衣明显是按照我的身材特制的,穿上就很贴身,但泰瑞却还是不厌其烦地一一收紧皮衣上的扣索,直到我全身出现紧绷感。

皮革的特性就是坚固耐磨,再加上下体和肛门镂空的设计,我猜想这件皮革束身衣大概会长时间地伴随我度过三个月的适应期,这使我有些失望,为什么不是诱人的乳胶呢?

不过很快我就知道了他们选择皮革的原因了。皮革束身衣有很多皮带锁扣,泰瑞拿来一段20厘米长的弹簧条,将我的手腕和腰侧用弹簧条连接起来,两手腕和脚踝间也连接上弹簧条。肢体被系上弹簧后对行动没有限制却是极大的阻碍,哪怕是最平常的动作我都付出更多力气。当然,这还只是我面临的一部分问题。皮衣中空的裆部设计使我的性器和屁股都裸露在外面,它们也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整套尺寸齐全的硅胶尿道塞和肛门塞装满两只盒子,这将是我这三个月必须时刻佩带着的器具。泰瑞拿来一只8mm直径的尿道塞,扶着我的阴茎犹豫了一会后又改成了更大的10mm直径。在充分的润滑下,我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疼痛,虽然有不适感,但总能忍受。后面的肛门因为我以前曾多次用按摩棒之类的道具自渎,所以直接使用了4cm直径的三号塞。被细皮带固定好后,它们将牢固地堵住我下身的排泄孔,而且随着时间,塞子的尺寸还会不断加大,直到最后训练结束时,我能顺利地吃下盒子里那两只看起来就恐怖的道具。

为了确保我充分地适应新的生活,我每天有大量时间要花在一些无聊的事情上,比如清理囚室,又比如来回搬运砖头。一开始,我身上的弹簧确实使我感觉非常难受,但不过三天,身体就逐渐习惯了弹簧带来的挑战。

泰瑞发现我习惯了弹簧的阻碍后马上增加了弹簧条的数量,肩窝到手腕,手肘到肋侧,上臂到手腕都被一一加上弹簧条。等我再次适应后,皮衣上的弹簧条又被换成更大阻力的。一个月后,我身上已经加上了二十三条弹簧,就算我只是想弯下腰,抬下腿也会受到至少两个方向上的弹簧牵制,这终于让我感受到了拘束的味道。

一个半月后,我身上的弹簧被换成没有弹性的皮带,拘束的意味变的更浓。我的两只大腿在接近阴囊的地方被一根不到4cm长的皮带连接起来,这使我的步幅被严格地控制住。但这只是腿部束缚的一部分,在膝盖和脚踝处还各有一根皮带连接。(以前玩拳皇的时候一直看八神庵怪怪的,现在写拘束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个贱M。估计是看陈国汉可以公然戴镣铐很羡慕,但小帅哥脸皮薄,不好意思学,就找根带子系在膝盖上。

与此同时,感官剥夺的训练也在展开。我被长时间要求佩带口球和耳塞,并在一段时间后换成更严厉的堵嘴器和降噪耳塞,连眼睛都被蒙上一层只有细密蜂窝孔的眼罩。

我的身体在逐渐适应愈加严格的拘束,心理也在被改造。卡特鲁夫是新的调教师,他负责帮助我更加贴近真正的拘束玩具,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每天我都要花至少两个小时接受卡特鲁夫的羞辱性训练,或是对着镜子欣赏自己被拘束的身体,或是被蒙住眼睛听男性性交时的呻吟和粗口,有时我甚至都是在淫叫声中入睡。

他找来很多诸如:“你有一个娼妓的身体,你是一个一文不值的贱货”之类的下流话逼迫我自述,他要求我捏住自己的乳头或是拿肛门塞自渎时对着镜子反复大声说出这些带有心理暗示的语句。这样的手段非常奏效,我逐渐沉溺其中,甚至没有感受过屈辱和痛苦,慢慢地靠近一个真正的拘束玩具。

或许是因为循序渐进的温水青蛙原理,日渐严厉的拘束并没有使我产生太大的抵触。我慢慢地接受了失去自由和自主的拘束生活。在白天的绝大部分时间里,双手都被扭到身后,从手肘到手腕全部被绳子或皮带固定起来,就连手掌都被以握拳的姿势套上小号的皮套锁住。

被这种方式固定住后,时间一长,我甚至感觉不到双手的存在,就象我从来就没有双手一样。等到了晚上,双手从背后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却很快被重新固定在双腿外侧,再被装进一只厚实的皮革睡袋中,象一只无手的肉虫,睡袋上的皮扣也被绳索拉紧后,被禁锢在皮革中的我甚至连翻身的权利都被剥夺。

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每天绝大多数时间里我的视力,听力都受到限制,至于说话则是被绝对禁止的,他们给我用上了带牙托的封闭型口塞,我甚至连呜咽声都发不出。

即使我一直深深地期望着这样的生活,但对于一个习惯了自由的人来说,这一切还是显得有些突然。不过因为某个日子的临近,拘禁带来的种种不适反而成为了我新的兴奋点,它总使我处于一种被强迫的奇妙快感中。

我慢慢地学会了不用手生活,习惯了日常的进食和排泄籍由他人的帮助完成。由于感官被剥夺,我不能清晰地分辨时间的流逝,但至少有半个月,我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排便了,每天的浣肠取代了生理的自然功能。尿液也是一样,全都是靠导尿管舒缓膀胱的压力。按照卡特鲁夫的话,这将帮助我尽快适应玩具的生活,习惯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并为日后植入尿道阀门做准备。

这当然令我兴奋不已,作为一个渴望被更深奴役的受虐者,我无法拒绝被控制射精的诱惑,尽管那必定令我以后的生活无比痛苦。

在高度的兴奋和轻微的忐忑中,我终于完成了三个月的玩具适应性训练,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关于成绩的结论是从我的训练师的表情中推测出来的,并在鲍伯那里得到了印证,我终于获得了成为拘束玩具的资格,这意味着很快我就要真正改变自己的身份,完成从人到性玩具的转变了。

因为心跳的太厉害,导致我的大脑一直处于充血状态,对于之后的回忆有些模糊了。大致只记的后来被带到一间有奇怪道具的房间里脱毛,体表几乎所有的毛发,包括胡须,腋毛,阴毛,肛毛和四肢的汗毛都被去除。直到一切都完成后,我才被告知这不是简单的脱毛,而是永久性的。除了头发和眉毛,身体其他部分都被激光破坏毛囊组织,我的身体将永远保持没有任何体毛的光滑状态。这不仅能让我的身体和乳胶紧身衣更加贴合,也让以后使用我的人能感受到最棒的皮肤触感。

这个决定完全没有得到我的许可,当然也没有这个必要。在接受拘束玩具契约后,所有一切都变成合理的,而且和永久脱毛相比还有更多破坏人格的身体改造等着我,我同样没有办法反抗,只有全部接受。 脱毛之后是清洗,这次他们没有插手,而是让我自己来。用训练师的话说,如果不出意味,这将是我最后碰触自己身体的机会了,至少在未来五年里是这样。

长时间的拘束训练使我的动作生疏僵硬,却不妨碍我享受这最后的福利。阴茎早就完全地勃起了,我却刻意忽略它亢奋的需求。不是不清楚这次单独洗浴的意思,但我还是强忍住射精的欲望,我并不想这成为我最后一次射精的回忆,哪怕之后我可能再也体会不到精液从阴茎中急速射出的美妙滋味。

当我挺着涨大的阴茎走出浴室时,泰瑞和卡特鲁夫的表情有些古怪,但很快他们就开始帮我清洗身体内部并用消毒液擦拭我的全身皮肤,包括那根笔直挺立的家伙。

柔软的浴巾擦拭在没有体毛保护的皮肤上感觉类似轻微地触电,说不上难受也谈不上痛苦,酥酥麻麻的,倒是有点调情的感觉。当我就这样赤裸着身体被带到外面后,这种感觉变的更加清晰。

在这里我不得不暂停一下回忆,因为接下来即将面对的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抉择,即使在很多年后,我也弄不清楚当时的选择到底是应该憎恨还是庆幸。

我被带到一间黑乎乎的房间,视线里只有一张床。圆锥型的灯光自上而下照在床上,那上面一大一小两个窟窿显得格外突出。

我被要求趴在那张皮革床上,头部正好卡在大的窟窿里,然后他们分开我的屁股,将一个有点凉的金属道具插进我的肛门里,大约进入20厘米才停下来,底部的凹槽正好卡住肛门。然后他们使我的阴茎对准小的窟窿让我的身体和皮床完全贴合。

之前我已经看见皮床上有很多束带,但他们却没有用,我正在好奇却听见卡特鲁夫的声音。

“为了彻底证明你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贱货,我们不会捆绑你。缓释的肌肉松弛剂将通过管道注入你的小屁眼,然后被直肠吸收,这个过程大约30分钟。你可以选择在这之前离开,穿上衣服拿300美圆去过人的生活,或者留下来,用时间来证明你确实是个欠干的性玩具!”

<< 拘束玩具 第三章拘束玩具 第五章 >>
+20

           

2 thoughts on “拘束玩具 第四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