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oolyet ♥

旅团的羁绊

旅团的羁绊 – 黑沼泽俱乐部

很多人都以为超凡者会因为自身的强大失去繁衍后代的想法,这句话,对也不对,至少无伞兄和死掉的斯坦会告诉你,不对。

换句话说,人类本来就是一种性欲和繁衍欲分离的生物,哪怕是一个拳打古神脚踢法爷的高阶轮回者,也会保有着原始的欲望。

譬如,此时的现世里,只有少数团员才知道的旅团公用房间内,无论是柜台还是墙壁,都挂满了令旁人害羞令团长血压拉满的下流艺术品,而角落里与这装饰格格不入的小尊古铜炉,那小东西悠闲地焚烧着价值两三件不朽武器的软膏,紫色的雾气打湿了室内的氛围,也浸透了床上纠缠的两具肉体,一具精巧如羊脂玉玩具般无垢,一具健美若青铜雕塑般粗犷。

“唔,唔哈…吾父,不,不要这样,不,不要那里!咕噜,咕噜要死了!要死了啊!”

被称为“斩首的夜”的苏晓丝毫不知怜香惜玉,只是靠坐在床头,把娇小的少女当成什么泄愤的物品一样,双手抓着那有点婴儿肥的腰肢上下滑动,少女的浪叫也逐渐随着他的加速,从淫靡变得凄惨。

洁白的玉颈被男人一口叼住,似乎在汲取什么美味的液体一般用长舌舔舐着少女的皮肤,每一滴汗、每一滴眼泪、每一滴血。

“咕哈,哈啊,吾父!咕噜又要去了!求您,求您继续!继续插烂咕噜淫荡的小穴吧!”

相比苏晓来说短得像玩具一样的手臂吃力地背到身后,环绕住沉默男子结实的脖颈,似乎在借力一般主动抬起圆润的小屁股又重重落下,夹紧,就像一个老练的牧羊女在鼓励小羔羊跟紧自己的步伐一般。

“转过来。”

但是如此挑逗下,苏晓仍掌握着节奏,惜字如金的男人喘息变得沉重,满是伤疤的手臂钳住了咕噜的肩膀,近乎命令式的低吼。

于是两具肉体正面交融,少女虽然青涩却已然饱食禁果,一对催熟的乳鸽像菠萝蜜一样外软内硬,若是其他恩客,在感受到胸口传来的这份触感,或许还会生出一份心疼与怜惜,但这里是轮回乐园,每一个人渣的最终归宿,苏晓并不会可怜咕噜,咕噜也不值得可怜。

那双夺走过无数生命的大手一边一个抓住少女的臀瓣,用力地向上托举,足以握断原木的手腕把那稚嫩半圆的表皮抓的泛青,固定好了咕噜不安的腰肢后,少女也熟练地把小短腿盘在苏晓的身后,两人就像一对九连环般紧扣在一起,已经疲惫下来的咕噜没法跟上技法师的精力充沛,用催淫膏也不行,索性也不再争夺主导权,把粉嫩的下巴抵在男人结实地肩膀上,粉舌无力地玩弄着他送到嘴前的耳垂。

一般的情侣,做这种事的时候会四目相对,然后高喊着对方的名字一起达到高潮吧?

不知怎么,咕噜突然想起了无聊时候看的小说,转念苦笑,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低俗的事啊

“咕噜。”

正把自己当抱枕放在怀里,拼命耕耘的男人突然叫了自己一声,与幻想稍微有些重叠的现实让少女一愣,随后,一双冷峻的眼睛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嗯…嗯呜?!呜…”

男人的手上移,力道还是那么夸张,但至少这次在正常的地方抱紧了自己,随后他跪在了床上把咕噜完全地压在身下,那张脸一改往日的冰冷,带着贪婪凑到了咕噜面前,索取着她口中的津液玉露;他的手托着少女的脑后,明明是两个超凡者还担心着倒下会磕伤对方,真是…

身体完全没办法抵抗,曾经被敌人和暴徒数次伤害到如今已经形成反击本能的身体,却根本没办法反抗他,这个无情又粗鲁的家伙。

“咕噜,射在里面,可以吧。”

“嗯,额,给我,给我!快给我!我,我也要去了!啊!呜……”

沉重的呼吸中二人达到了快乐的巅峰,咕噜也不自觉的把指甲刺进男人坚实的后背中放声浪叫,小腹里那壮硕滚烫的肉棒没命的抽插,还没等被顶出去的灵魂归窍,一股狂暴的热流喷涌进了她最娇嫩的深处…

双腿失去支撑自然地滑落,让那个坏蛋顶进去了更甚,娇憨的脚趾紧紧扣住床单,一声长叹和那滚烫的热液一起释放,感受着体内最软弱最宝贵的器官反馈回来的满足与炽热,咕噜突然感觉眼角一酸。

原来做爱,可以是这么舒服的事情。


“在这方面我自愧不如,为什么女人做完之后还有这么多精力?洗澡,铺床,给我做蛋卷。”

泡在浴缸里的苏晓没心思去玩皮胖那令人发指的DLC,只是透过浴室半开的门和咕噜说着闲话。

“我也还以为你没有嚼舌头的力气和兴致呢。”

只穿着一件蕾丝围裙的咕噜翻了个白眼,脚下的小板凳被踩晃了一下,“闭上嘴,不然我把蛋卷直接塞进你的胃里。”

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袭上了苏晓的直感神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很奇怪,但是他的直觉却认为这一切并没有危险,只是单纯的不对劲。

微微皱起了眉头,苏晓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如果真相真的如他所料,那么这份“不危险”会比全裸直面冥神还要可怕。

正下意识地掏出一块灵魂结晶想要送进嘴里,一只小肥手突然出现,打掉了结晶,“跟你说了一会要吃饭了吧,吾,父?”

“啧。”

饭桌前,苏晓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蛋卷上,游离的目光不知看着哪里没有定向,对面的咕噜开始还握着小叉子维持着假笑,但是面前的男人就像倒垃圾的卡车一样把自己的辛苦成果扔进喉咙,终于,叉子断掉了。

“库库林·白夜!”

“嗯?”

“我好歹也是在被你操的快脱宫了还给你做的饭,不用你说一句好吃至少给我嚼一下吧!”

如果是平常,苏晓就会真的甩对方一句“好吃”然后嚼一下,但是今天,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在影响他。

“刚才在想事情。”

“哦,哦…好好吃饭,待会再想。”

没料到对方真的会回答自己,而不是敷衍了事,咕噜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你慢慢吃,我换一身衣服。”

蛋卷很好吃,虽然放了太多的糖有点腻,但是这种腻味让苏晓有点怀念,似乎以前在哪里吃过的熟悉感再次让年轻的灭法者眉头紧皱。

“诶,我做的饭和那个土妹子比,谁好吃?”

和一个专业的厨师比料理技能,简直是在没事找事,而且,苏晓有预感,如果他在这里随意应付的话,夏可能活不过下一场战役。

“夏做的好吃。”

“那你就让她给做…!”

“但是,做过之后,我想吃你的。”

“饭吃…吧?….哼,别以为花言巧语能讨好我!”

老阴批说的话能信吗?不一定,但是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目的肯定都是要忽悠人就完事了。

盘中美食尽数入腹,苏晓只觉有些口渴,偏偏咕噜一滴饮料也没有端上来,从服务细心角度来说,夏又赢了一局。

打开冰箱门,突然扶着门的手变重了一点,一对紧致的肉球压住了苏晓的手臂,不消问自然是咕噜。

“白夜,知道我和魔女到底是什么关系吗?”

扒拉开萝莉踢过来的小脚,苏晓下意识把那透着肉粉的掌心握在手中摩挲,咕噜和魔女?之前从来没听说过,话说,除了都是旅团的成员,二人能有什么交集,不过两人经常互损,现实世界里也住在一起,说不定….

”我之前不是比较张扬嘛,惹了不少麻烦,要不是魔女的话,我说不定早就交代在任务里了,虽然现在还是被搞的很惨…而且,今天咱们又…总之,一会和我去见一下那个老巫婆!“

”哦。“

点了点头,苏晓从个人空间抽出了斩龙闪别在腰带上,”走吧。”

”……如果不是了解你,我真的以为你是想杀了她。“


”老大!布布和贝妮还在海边玩,要我叫他们回来吗?“

”不需要,你的头发是怎么了?“

”现在的流行呀!我觉得很适合我的气质!“

此时,在后座上走来走去像只溜达鸡的巴哈不知如何手段,让自己的鸟头上多了一撮金色挑染的呆毛,而另一边发愣的阿姆,更是从光头上长出了夸张的满头金色刺猬毛,见苏晓看过来还憨憨地笑了一下,一口白牙和金毛同样地耀眼。

”算了。“

”嘿嘿,第一次上门不能给老大跌份啊。“

空之血脉对巴哈的影响是全方面的,傻雕一眼看出二人氛围的古怪,心领神会地挤眉弄眼。

”白夜,你的这只鸟真的很贱,我能看看它里面的构造吗?“

直白的威胁。巴哈连忙缩头,对未来的姑奶奶讪笑一下不再言语,虽说真的硬碰硬巴哈也不怕咕噜,但是自家的主母,哪有作对的道理。

“都消停一点,我要开车。”

说起来,魔女家离苏晓的古董店可是一点也不近,上次咕噜在魔女家遭人算计向苏晓求助,那也是开了一天一夜的车才赶到,那时候咕噜都已经快放弃了。

实际上苏晓当时看着是风轻云淡,内心里也是相当着急,只是他不敢表现出来,他怕自己哪怕是显露出一丁点软弱都会被人发现,然后加以利用,所以,就算心头滴血,他也无法安慰咕噜一句。

按咕噜的说法,魔女基本相当于她的监护人,那此行可就是去见丈母娘了啊——这么一想,苏晓的心情又变得沉重了。

希望能有人找到这里,这篇文章,以证明我并没有食言,要是能投喂就更好了。

写给没看过原作的人:轮回乐园是一部正在连载的无限流小说,主角以无情斩妹闻名,书中提到的巴哈,布布汪,贝妮和阿姆是苏晓的召唤物,而女主角咕噜和魔女是和他同一组织:旅团的成员,其中咕噜是萝莉类型,魔女则是御姐(参考哥布林杀手里的魔女),文中的很多设定是我本人的私心,希望大家不要对号入座。

最后,本章是清水爱爱章,如果大家喜欢的话可以给我投喂,如果不喜欢的话请尽情提意见吧。

+2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coolyet            

7 thoughts on “旅团的羁绊”

  1. 妈耶,过于生艹,看过书的我一脸懵逼。
    好家伙开始迫害苏晓了∧_∧
    (il´‐ω‐)ヘ
    ∩,,__⌒つっ

    +1
  2. 妹想到的 居然还能在这里看到晓哥啊hhhh 仔细想想好像文里能凑凑的也就夏和咕噜了 作者大大加油(ง •̀_•́)ง

    +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