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612 ♥

暮光小镇的性爱娃娃 第三章

暮光小镇的性爱娃娃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无良的笔者:这章性虐主题并无剧情发展,不喜可跳过,毕竟这里是M向虐主情节。

那只猫当时坐在这上面,故意不让我看这本书!

短短的几个字就如同晴天霹雳一样,雷得自己外焦里嫩,一路上自己都这么小心,到这里反而放松了戒备,这么久才发现被黑猫坑了,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听黑猫的话啊,虽然这个裙子很漂亮,可是为什么要用一些不好的手段骗我穿上呢。

嗯嗯嗯~

呜呜~

太强烈了,小穴里面好难受,身上的刺激太大了啊,这样子根本都走不动路的啊,我扶着墙努力的站起身,发现下体连裙摆都淫液打湿一小片,淫乱不堪的样子瞬间羞得自己双脸通红。

呜~

不要了~

快停下来~

我心中呐喊,奈何自己嘴里还塞着假阳具,想喊出声被活活憋了回去,最可笑又可恶的是这堵住嘴巴的阳具,还是居然是自己主动含进去的。

嗯嗯嗯~

这样子好难受,再遇见它,非得教训一下它,不过这样子注意力根本没法集中啊,看来当务之急是处理一下自己身上的情况,这样子太难受了。

将被沾在腿上的丝裙理好,这才四下打量起这个房间,卡通的壁纸加上粉红色颜色为主的家具,看样子这个屋主一定是个不大的女孩,这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不过衣柜上不起眼布偶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结合自己之前几个房间的经历我对玩偶格外敏感,或许这个布偶也会藏着什么秘密。

而衣柜就在床的旁边不远,我很庆幸不用走太多路,可等我走到衣柜旁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大问题,这衣柜又大又高,足足比自己高半个身子,就算自己踮着脚也够不着,但偏偏又不是完全拿不到,如果我跳的话应该是可以够到的。

这绝对是故意的!

抬头望着衣柜上的布玩偶不由得气直直跺脚,肯定是黑猫故意放在这里的,

不能中了它的诡计,它知道自己不方便跳才放在上面的吧,还在这么显眼的地方,自己偏偏不跳起气死它。

心中把黑猫骂了一百遍,可是身上的性玩具让自己根本就没有心情分心去生气,就好像随地都在被人强奸一样,而且下体感觉胀胀的很想要尿尿,可是现在估计就算自己找到厕所也尿不出来了,可衣裙已经穿上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必须结束这一切,自己必须得快点了。

重新审视起这个房间,确定并没有什么值得拿走的东后,才放心离开,而之前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是从墙上的机关缝隙过来的,现在再看来时的墙面严丝合缝哪有曾经打开过的影子,看来自己想要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了,不管怎样先出去找到黑猫才行。

这个房间并不大,自己一眼就看到了门在哪里,正准备开门却发现根本没有门把手。

怎么回事?如果说这里开门不用钥匙的话,这次穿上黑猫给的衣裙门就开了啊,难道有什么环节做的不对。

再仔细看门上除了没有门把手和其他的门不一样外,只有一个手掌型的凹槽,看样子只需要把手按上去就开了,而这种锁在这个奇怪的小镇见到过,不过那是在牧场关小动物用的,本来以为大材小用了,但后来又遇见很多会说话的动物,我便猜到它存在的原因了。

外面是有猛禽吗,为什么要在室内安这种门,而且如果是用的这种解锁方式的话按理说猫应该还没有出去,但再扫一眼屋里哪还有猫的影子。

试着将手按了上去,一阵绿光扫过我的手掌,我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看来它并没有坏,不过自己越按越奇怪,按理说瞬间就能解开,但却一直处于扫描状态并没有识别成功,好像意思是我并不是一个人。

这不可能,刚刚放下的心又不由得一紧,急忙用另一只手按上去,随着一阵绿关扫过,一样是无法开启。

怎么回事,在我反反复复按了几遍后我才停了下来,再看看手,才反应过来手上还带着黑丝长手套,而这手套和连衣裙是一套的,如果不脱下衣裙,也是不可能取下来的。

不会吧,被关起来了,强烈的紧张和不安涌上心头,就连身上的不适也都盖过了,身体更是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心中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如果这个房间不是为了防止其他种族的动物进来,那么相反,那就是为了关住里面的动物不让里面的动物出去,但这里和外面的牧场里的圈不一样,这里面布置本来就是人类生活的卧室。

她准备关我多久,这里一开始就是为自己准备的,还是关的其他人?

这里的装饰风格更像一个小萝莉,绝对不是我,那只黑猫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骗我穿上,那么这里最开始关的是谁,如果自己脱不掉这身衣裙那不是直接活活被玩具玩死,连尿尿都做不到,只能被活活憋死。

“呜呜呜……”

我歇斯底里的拍打着门板,想要喊叫泄愤却只能发鼻音,现在自己连救命都喊不出来了,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该冒险进入这个地方,猫与驴的选择上仅仅因为书上的两个字就不信任自己的老朋友,而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自受,我的选择都错了。

不知道拍了多久的大门直到没了力气,残酷的现实击溃了我的内心,心中梗塞得厉害,满是委屈与不甘,眼眶一热,眼泪都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身体软软的再没了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然而我忘了体内还插着假阳具,被地板一压屁股一下全根末入进去,小穴的嫩肉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攻势,穿刺与撕裂的痛楚从体内最深处涌出,但又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还夹杂着被占有和填满的舒爽,一瞬间欲仙欲死不知所以,痛苦与快感从花心涌出传遍全身每一处神经,脑袋完全被幸福淹没想不了问题,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控制不住的抽搐。

“嗯嗯……嗯呜呜……”

就算是含着假阳具我的嘴角也幸福的上钩,好幸福。

一直就这样好了,我舒爽的承M字张开大腿,让自己的私处大开展现出来,不设防备任由玩具玩弄,脑袋一片混沌再也想不了问题。

嗯~呜~

嗯~嗯~

高…高潮了……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高潮了,不过…好舒服啊。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眼前一黑,迷迷糊糊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被小腹胀痛的尿意憋醒,醒来得第一瞬间就用手摸了摸裆部,感觉裆部的假阳具没有动作了,只有阴蒂和乳头的位置还在微微震动,试着用手拉了拉,穿着丝制手套更是很难提起来裆部的面料,而这丝袜又是连体的,穿着它我怎么上厕所。

嗯~

怎么办?

我再扫一眼周围,门还是没有打开,而整个房间最奇怪的还是那个玩偶。

我撑起身子走到不远处的衣柜旁,不管怎样,还是玩偶是突破口呢。

卡咔咔咔~我用力的摇拽着衣柜,让老旧的衣柜疯狂作响,幸运的是这个衣柜并不是它看上去的那么坚固,和这座老宅子一样,年久失修,变得极不牢靠,衣柜上的玩偶也被摇晃着滑动到边缘。

我心中大喜,这么简单的方法之前怎么没想到,非要在这里被玩具玩弄弄到高潮,怪就怪自己难道不会急转弯。

啪嗒——

玩偶落到地上,我这才看清她的全貌,是一个非常可爱有着紫色头发的硅胶猫耳娘,身材不高,属于小萝莉型,身上穿着性感的兔女郎的黑丝连身丝袜,透明的丝袜下诱人的大屁屁若隐若现,不过她这个和我穿得不一样,背后不是镂空的而且不附带蕾丝连衣裙,除了头部全身上下手脚都被套在丝制紧身衣内,而且它同样带着项圈锁了起来,很明显根本脱不下来。难道她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就好像被我抛弃在杂物间里的玩偶一样,那是属于我的,这是属于她的,她的本人呢,会不会和我一样的情况也在这里,也许这个玩偶也是她的替死鬼,不过她比我聪明多了,并没有把衣服往自己身上穿。

我试着将玩偶的手按进凹槽,不出意料结果还是一样,丝毫没有动静,看到这个我不免有些泄气。难道要等到人来救我吗,我有些气馁的坐在小床上,无奈的把玩着手上的玩偶,把她扭曲成各种形状,甚至把她的脚盘到她的头上,或者干脆折叠到背后,可是就算她的韧性很强,我还是无法跳过她脖颈的项圈脱下她的紧身衣。

小萝莉的项圈和我的不一样,而且还小了很多,不过共同点是同样卡住她的喉咙,压住紧身衣的面料。

我试着将手指瞬间项圈和脖颈的缝隙挤进去,然后扣弄着她的项圈,挤在两者之间的手指压得生疼,可项圈就是死死卡住,没有办法取下来,它太牢固了,这样的东西好像浑然天成,连钥匙孔都找不到在哪。

就在我测底放弃准备抽出手时,没想到突然项圈突然松开了点,我心中立马提了起来,再次摸了摸缝隙变大了一点,这点很肯定。

咔嚓……

随着玩偶的项圈上下分成两块,突地响起开锁的声音。解开了,我大喜过望的拿着一个变两个的项圈,原来它是上下分离的结构,如果上下朝相反的方向旋转就能解开,并不需要钥匙。

然而还不等我进行下一步脱丝袜,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在我手上的项圈就像融化一样消失在我手中,与其说消失,不如说被吸收。

这让我不禁狐疑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知道了它的解锁方法干嘛还要帮她脱,心中大喜,立马抛开娃娃摸索着自己脖颈的项圈,照着之前开启的方法又试了一遍。

没开?

项圈还是死死的套在我脖颈上一动不动。

果然不是这么简单呢,难道有什么必要的条件吗?那自己能解开娃娃的项圈是为什么,因为不能自己给自己开?或者其他什么条件,百思不得其解还是将目光转移到娃娃身上。

看了看身边床上被自己玩弄得一塌糊涂的玩偶,心想看来还是得从娃娃下手,将她调整好坐起身的姿势,摸索着她脖颈的袜口一点一点的下拉,由于没了项圈的束缚,袜口是可以拉开的,而自己也是第一次讨厌起这丝袜的弹性来,就算我用最大的力气也不能将它拉得最开,一松手就收了回去。

可真是麻烦呢,我心里暗骂,干脆将手伸了进去,卷起丝袜一点点往下收,而这样果然轻松许多,但直到抽搐硅胶玩偶的一只手出来,自己已经累的满头大汗了。

手取出来第一时间就将她带到门前,期待又害怕的将玩偶的手放上去,小心脏更是碰碰碰的疯跳起来,深怕这样还是不行,那自己可真的只能憋死在里面了。

咔嚓——

门开了,随着一阵绿光扫过,成功解锁了,这可把我激动坏了,自己做得没有白费,只要能出去肯定能脱下来身上的束缚。

而这次我并没有抛下玩偶,而是抱着玩偶继续前进,也许它能用得着呢。

这次开门出奇意料的又回到了棺材小屋,一切还都是老样子并没有改变,两个粉色的棺材放在花丛中间,甚至连驴都站在原地,不过它脚下的花丛已经被啃光了,而它拉的板车中,墓碑也没有动过。

嗯…

驴大人注意到我,呆愣了一下,有些惊讶“昂昂……瞧瞧这是谁来了,要知道以前都是我去找你的。”

我并不能回答它,并给它做了个无法回答它的手势

“昂昂…当然,这没有关系,事实上我经常跟人说话,可他们总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它似乎并不奇怪我为什么会没法说话。

……

“你看样子可真糟糕,昂昂…”它吃了口脚下花丛里的花,又看了眼屁股后板车内的墓碑。“你是来拿墓碑的吗,事实上我很忙,不可能一直等在这里。”我郁闷地走到毛驴的板车旁边,将手中的玩偶放在上面,再看向一本正经的毛驴,摸了摸它的头,之前自己不问,现在倒好,问不了了,纵使自己有一万个问题也说不出一个字一个字来。

“昂昂昂……我还要重复多少遍,不要摸我的头”毛驴头一歪,一嫌弃。

不就是摸一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心里不服,但不好再摸,只好将目光放在板车里的墓碑上,要放在哪里,棺材旁边吗?

难道是为我准备的,再看那两个棺材,其中一个从一开始那个粉色的棺材就是开着的。

而里面粉红色的垫子下,有一本书正躺在里面,

有提示!我连忙过去拿起书。

书名又是妹妹。

第一页

“妹妹越来越漂亮了啊,大家都很喜欢她,为什么只有我没有变,身体好难受。”

第二页

“犯错的朋友”

那么犯错的朋友会是谁呢,我烦闷的合上书,一点没有头绪,看了跟没看一样。

“昂昂……我觉得你应该先把板车里的东西放下去,再做别的”毛驴突然嘟嚷一句。

干什么?要我搬,才不要,看着板车里厚重的墓石,啊不由得白了一眼毛驴,这种东西我一个人怎么搬的动。

“好吧,我看你的小身板也不行。”毛驴嫌弃的摇摇头,觉得确实上也是白搭,也不管了,继续乐此不疲糟蹋脚下的花丛。

我想回怼,可奈何说不出来,况且确实拿不起来,况且身上还有这么多性玩具束缚,只能重新把注意力放到粉色的小棺材上,既然它是开着的,也许我刚好有东西可以放进去,或许这会有用,这下没想到这个娃娃这么快就能起到作用。

顺理成章的将娃娃从板车上抱下来放进去,但好不容易将娃娃平躺着放好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忽略掉的问题,这个棺材虽然不大,但是对于猫耳娃娃来说却的确大了不少很不合身。

但也没有其他办法,也只能将就了,没想到刚想关上棺材盖子,一声金属巨响突然从我身后传出。

会是什么?我转头看向声音传出来的方向,正是我来时的大门。

轰隆~

又一声巨响传了出来,很近,在不大的小屋中还能感觉到地板在震颤,我能跑掉,可是毛驴怎么办。

我有些担心毛驴,再看它,哪有什么担心害怕的样子,自顾自的吃着地上的花。

“嗯嗯……”

我推了下毛驴示意它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昂昂…别推我。”毛驴不耐烦的避开我,表情再次变臭起来,也不管隔壁房间的动静,一边吃花,一边又说道“总会有人去修的,我想我还是不要管那些好”

轰隆~

没想到毛驴刚刚说完,我们所在的小屋门板直接倒下,一个衣裙破烂的女孩身影慢慢现出身形,她低着头,金色的长发遮住了面颊看不清她的样子,她的步伐很慢,好像完全没有攻击力的样子,可是刚才倒下的门板却刚刚好与自己所看到的不符合。

“昂昂昂……我发誓这是我见过最差劲的门板了”

毛驴处变不惊的看向倒地门板的方向嘟嚷一句,自己却完全没有动的意思。

而我在门倒地的瞬间就已经退到餐厅的门前了,毛驴居然还在原地,看到这样的毛驴我不由得汗颜,它不会少根经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门板呢,还不快跑?

“额……”低着头的女孩发出一声低吟,慢慢抬起头,并且很快注意到了我们。

昏暗的灯火照亮她的面孔,但也能隐约看到她病态苍白的面庞,双眼无神的盯着小棺材,一时间居然觉得这样的她还很呆萌,而她的注意力在棺材上好像并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

“嗯……”

就在我放心下来,以为女孩并没有威胁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丝异常,她的下体破烂不堪的短裙已经遮不住私处,而裆部有一些黑色圆柱形的触手露出一半在她的下体,毫不怀疑另一部分已经深入她的下体,有很多条,甚至还有些掉在地上,而她好像浑然不觉一样,任由它们穿插,自顾自的走向棺材,更恐怖的是,随着她的靠近她出来的门后又陆陆续续爬出来几条很大很长的触手,赫然是之前破坏门的那个。

看到这样的庞然大物我再也站不住了,原来弄坏门的不是女孩,而是这个,心中害怕死死盯着触手深怕它突然过来,一边摸索着餐厅的门把手,又害怕弄出动静被它发现。

“昂昂昂……请与我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这时毛驴注意到了脚下的触手,居然不知死活死活的嚎叫出声,

另一边地下深处某处富丽堂皇的大厅内,闪着亮光的大理石地板上座椅用具都是由银器打造,两周装饰用的石柱和石墙都是用石英石打造,乳白色的石墙镶嵌着彩色的玻璃,但是却没有光照耀进来,白色主题的大厅却有几个黑色的身材完美的乳胶女性人型肃立在大厅两边,但偌大的大厅只有几个快灭的蜡烛照明,微弱的光芒照耀在女性人型身上,散发出出独有的光泽。

其中一个人型背后一个紫色头发,穿着黑色萝莉裙的女孩正呆呆的看着人型的后背,小手碰到人型的背后轻轻一划,人型的黑色表皮就裂开一条裂缝,露出里面长时间失去阳光照射,变得有些病态的女孩后背。

“喵……”

一只小东西跑到紫发女孩脚下叫了一声。

……

女孩这才注意到脚下的黑猫,拢了拢裙子蹲下身子,伸手拢住黑猫,抱在胸口。

喵……喵……

黑猫又叫了一声,亲近的舔了舔女孩的手,并往女孩的小手上蹭了蹭。

女孩没有出声,柔若无骨的小手只是摸着黑猫的头,另一只手环抱着它却越来越用力。

喵!

喵!!

黑猫突然猛烈针扎起来,惨叫了起来,但女孩视若无睹,抱着黑猫的小手越来越用力,再没有其它的动作。

啪——

黑猫掉在了地上,再没能起来。

女孩这才抬头看向人型,此时人型不再静止,仿佛知道了已经有了出口,一只乳胶小手努力的挤压着拉扯着裆部的表皮,一只努力扣挖拉扯着背后的开口,可奈何开口太小,任由她怎么拉扯都没有进展,翻来覆去都是徒劳的,侧躺在地上狼狈极了,多翻努力最后开口不但没能打开,反而要重新合上的倾向。

人型无声的挥舞着双手乱抓,好像非常焦急,直到最后开口完全合上,也没能阻止。

紫发萝莉只是默默看到这一切,待人型慢慢停止了动作安静下来,才走过去抓住人型的脚脖子,直接拖着走向大门,期间人型多次踢到她她也不在意,只留下乳胶和地板摩擦的咯吱声。

多谢狼友的一大波投食,另外谢谢hong长达半年多的支持,非常感谢,虽然不多,但是能支持就很感谢啦。

<< 暮光小镇的性爱娃娃 第二章
+7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612            

10 thoughts on “暮光小镇的性爱娃娃 第三章”

  1. 真是太好看了,要是以后能经常看到这样的好文章,那该多好啊!放心吧,以后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