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612 ♥

暮光小镇的性爱娃娃 第二章

暮光小镇的性爱娃娃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补坑第二本小说,难不成叫我补坑小悠?可是末日小悠是处女作有各种问题,打赏留言还真是叫我补坑小悠,好吧,之前没看留言,怎么办,先更哪个,先把这一堆未完结的补坑发出来吧。

厨房就紧邻着客厅,我不多时就找来了我需要的刀具,有了这些估计就万无一失了,再从厨房出来,却发现刚刚还躺在沙发上的女子已经不见了,不由得皱眉暗骂自己大意,但纵观整个客厅哪还有第二个人的影子。

“不管你跑到哪里去了,赶快出来,我只是想帮你。”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躲起来,一个被全身包裹起来了的娃娃,玩偶在自己的面前失踪了,她是怎么看见路的,难不成那个是透明的,至少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就好像没有呼吸孔的她还能呼吸一样合理。

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用邪恶的魔法解释这一切,无奈只好又从里到外在宅子里找起来,我不觉得她的不辞而别对自己来说是什么好事,或许她根本没有离开,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可能随时都有危险,如果她在我睡觉的时候袭击了怎么办。

这座宅子规模可不小,找起人来也麻烦得很,从装饰用具来看,主人家肯定也是大富大贵之人,不过空有规模,没有佣人便反而不方便起来,而自己被迫鸠占鹊巢不知道是幸福还是不幸,不过话说回来,这里发生的诡异事件确实不少。

轰隆隆~~

就在我抱怨着搜索房间的时候突然客厅传来了一阵碎石掉落的声音,直接吓了我一跳。

“谁!”

我大叫一声从房间中跑出来,却什么夜没看到,大厅还是刚才的大厅,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我很确定声音发出的位置,很肯定自己听到了异动,为了确认这一点我更加仔细的寻找家中的异样,就在自己寻找到壁炉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不对,之前没有看到它是因为本来它一直是关着的,这次却反常的打开了,很明显刚才的声音也来自这里面。

我蹲下身子,拿刀背推开壁橱里的余烬,里面的暗道赫然映入眼帘,

“不是真的吧,还有密室。”我惊叫出声,心中更是把原屋主骂了十万八千便,这座宅子已经够恐怖了好吗,为什么还会有地道,难道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嘿,下面又人吗?有没有人在。”我壮起胆子伸头进去大喊道。

不过我发现就算我这样近距离的观察,在没有灯火壁橱里什么也看不见,不管如何我都得去找一个能照明的东西才行,

安全起见我从壁橱内退了出来,并且很快从阁楼找来了一些工具,外加一个小手电便重新回到壁炉,确认了下面没有危险就转进了壁橱,里面很窄,刚好够一个人的身位入内,而高度却很高,在中间部分至少有三米的下降空间,这样的地下室可能在面对世界末日也能苟存。

等我完全下到地下室中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四方,密闭,方形小房间之内,昏暗的房间没有灯光,借助昏暗的手电筒灯光大致一扫,发现只有前方一道小门。

“有人吗?”

紧了紧手中的水果刀,小心翼翼的靠近门前,心中害怕,但来都来了,也只有咬紧牙关,硬着头皮上了。

打开门发现里面是一处更加黑暗的巷道,单凭手电筒的光更是照不到尽头,两边不宽只能容一个人通过,等我摸索着进入到里面才发现这并不是单纯的甬道,除了门口一段位置是厚实的墙面以外,靠里面的一段位置几乎全是由诡异的黑色雕像组成,耸立在两边,只留下中间的巷道供人通过。

黑暗的环境中我看不到雕像后面是什么样子的,连这个房间有多大都不知道,很快我就走到了通道的尽头,而这里却是一个丁字路口,对于这种黑暗的环境下,为了防止迷路,自己还是谨慎一点为好,便想在身前的雕像上用刀刻出一个箭头。

令人意外的是雕像并没有想象中的的坚硬,软软的被刀尖顶得陷了下去,刻不出任何东西,里面好像有东西,准确的说也许里面会有人,但自己不敢确定。

我深吸一口凉气退后一步,不敢置信这里的一切,对于自己的所见所闻的诡异程度已经超过自己的想象,

“不可能,这一定是一个疯狂的恶作剧”我不由得大骂一声,心想屋主一定是一个疯子。

但怕归怕自己还是继续前行,一定要弄明白这里是怎么回事,要知道自己就住在这种鬼地方的正上方。

我顺着夹缝通道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环境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瞬间引起了我的注意,很明显这里还有第二个人,会不会就是之前的玩偶。

我遵循着声音的方向就走到了房间的尽头,周围的雕像也少了许多,但一处锁住的铁门挡住了去路,就在我纠结怎么开门的时候,突然被周围的沙沙声吓了一跳,往后一看瞬间吓了个半死,周围有些雕像居然动了起来,有的倒下,有的半跪着,横七竖八,好在它们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自己,

我捂住嘴巴深怕喘出一口大气惊动它们,万一它们扑过来,自己仅仅一把水果刀怎么招架得住,就在我警惕着后退的时候,没想到身后的地面也发生改变,说时迟那时快,脚下踩空一阵天旋地转自己便失去意识。

就在我掉下去的同时一个黑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站在地洞的边缘看了一眼,很快又再次影去身行。

“啊啊,好痛~”

等我再次醒来发现四周更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手电筒也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手脚后背都疼得厉害,用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后脑,才想起来自己踩空从高处摔了下来,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了,在这里面自己完全没有时间概念,等我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这里的地面并不是石砖或者木板,软软的好像是铺了地毯,看起来自己摔在这个上才没有受到更多伤害,

但很苦逼我又面临新的问题,自己看不到但能感觉到寒冷,本来就是丝制的裙子,来这么一出被划破大块烂得不能再穿,索性全部脱掉撕扯两块,缠住胸部和下体免得漏光,丝袜破烂得只剩下一只,头发也散乱的披在肩膀上不要太狼狈,如果我现在看的见,一定会觉得我是个疯子。

做完这一切我又面临新的问题,需要东西来照明,不然自己寸步难行,由于看不见,我只有摸黑爬行,摸索周围能用上的东西,所幸我很快柳摸到一个物体,是一本书,而我的手电居然就放在书上,

在拿到手电心中一喜,又不由得一紧,要知道这么高摔下来我自己都摔了个够呛,更别说这个手电筒了,心中不断祈祷不要坏一边打开开关,手电筒的光芒瞬间让不大的屋子明亮了不少,借助昏暗的灯光,我很快就把屋子大概扫了一遍,

这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卧室,墙壁上还贴着卡通壁纸,地上是暗红色的地毯,配上床,桌子椅子,和地面上差别就只是没有窗。

屋子很干净,楼顶也根本没有塌陷的痕迹,自己应该不是掉在这里而是被人带到这里的,而且我并没有找到我带来的刀,这个小屋子中除了我找到的这本书,没有有价值的东西。

这里的主人貌似不想杀我,至少现在还不想,他将自己带到这里是图了什么?甚至都没有把自己锁起来。

我很快就探索完周围的一切,并没有找到能使用和防身的东西,而且唯一一处的门也是锁得死死的。

第二章 布偶

最后我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这本书上,书名是姐姐~

“姐姐住在一座可气派的大洋房里,她有天底下所有的东西,今天她送了我一套衣裙,我好高兴”

第一页只有这几句话,我又翻开第二页,只有三个字,

穿衣服

我心中疑惑,穿衣服?难道是提示,谁穿衣服,我吗。

我再次打量起周围,方才找武器并没有注意其他东西,但我知道那边的柜子里确实有一套白色礼裙。

无奈我也只好照办,刚好我的衣裙也坏掉了,这套裙子很合身,仿佛给自己量身定做的,但自己上下真空,没有内衣,而这白绸裙却刚好有些透明,自己穿着倒有些色气。

就在自己完全穿好,并且理好头发的时候,突然听到咔嚓一声,房门好像被解锁了,我试探性的拉了拉门把手,刚才还纹丝不动的铁门真的打开了。

外面是一条狭窄的走廊,左右有几个门看似乎通向更多房间,一只黑猫正坐在走廊上,有意无意的看我一眼。

“呀,回来啦”猫站起身,有些惊讶的语气对我说道,是很可爱的萝莉音。

“回来,我来过这吗?”我疑惑的看着这只黑猫,心中甚至有些怀疑就是它带我来的这里,毕竟这个小镇什么都那么奇怪。

“呐……你先自己去看吧,反正也不是没事情吗。”

它舔了舔爪子,有些玩味的说道。

真是腹黑的怪猫,我心中嘀咕一句,打开了最近的房间,里面不大,但放了不少的东西,除了角落奇怪形状的玩偶,有些甚至玩偶还带着脚镣手铐。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搜索一番好像并没有可以用到的东西,便打开了隔壁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的门前与另一个房间一样的装饰,房内也和上一个房间无异堆满了各种玩偶,不过在屋子中间多了一个木马,马的身上有三个又大又长的假阳具立在上面,其中最小的一根是中空的,而这些一看也知道是用来干嘛的,马的侧面是金属脚环,马颈部有金属手铐,而马的旁边是穿着白色女仆装的布偶兔女郎,正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摇动着木马。

“你需要什么?”

我走到兔女郎旁边问道。

“你坐上去”她转头呆呆的回道。

我疑惑的看了下木马不由得皱眉,这要是坐上去不说还能不能下来,就这么粗塞进入会痛死吧,可纵观整个小屋,也没有其他异样,很明显要解开这里的机关,只有这么一条路。

“也许不会坐多久吧”

我嘀咕一句,还在一筹莫展纠结要不要坐上去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上有一本和之前房间里看到的一模一样的书,书名也是姐姐:

“姐姐送我好看的小玩偶,姐姐说这些都是坏掉的,没有生命,但是这些玩偶可真可爱啊。”

而书的第二页:

“你没必要坐上去”

什么意思,就算没有这个提示我也不敢坐那个木马,我不觉得坐上去还能下来,但仔细一想我突然明白过来,等我重新回到另一个屋子里也应征了我的猜测,一个穿着白色裙子,只穿了一只丝袜的布偶正躺在玩偶堆里。

我将我的玩偶拿到木马上,掀开裙子下体果然可供插入的下阴,但阳具的塞入过程并不顺利,我用尽全身力气才将玩偶全部按入,一丝丝本不属于玩偶的血迹染红了木马的背部,而我也终于将玩偶的手脚对好并且锁了起来。

“谢谢,这个……送你……”

玩偶递给我一个黑色没有眼孔只有鼻孔和嘴孔的头套,和一条没开裆的裤袜,

“这个干嘛的?”

我疑惑的问道,可是兔女郎布偶却专心的摇着木马不再理我,而我的玩偶却穿着被血染红的长裙一遍又一遍的承受着穿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给我裤袜,但对于空着下体,穿着总好过不穿,而且意外发现这个裤袜的质地很奇怪,自己居然弄不破,书中说的姐姐什么都有,肯定包括不用担心刮破的丝袜吧,那她会不会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

空想了一段时间没有头绪,只好先离开这个房间我又回到了走廊,而那原本在走廊端坐的黑猫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很快我来到走廊尽头,这个门比房间的门大了许多,门框上画着精美的花纹,很明显穿过这扇门可以去到另一个区域,

除此之外,空旷的长廊上我很容易就发现了另一本书,书的名字不是姐姐,而是妹妹

第一页:

“妹妹打扮的很漂亮,穿着我送的裙子来我家玩,带着她的朋友,她的朋友是恶魔。”

第二页:

“什么也别看”

什么也别看?

这个很好理解,而兔女郎布偶给的头套原来是这么用,不过如果我看不见要怎么走路,我整理好头发戴上头套便看不见了,试着摸索着走两步,确实很困难,但无奈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打开门走了进去。

咯吱~

噗嗤~噗嗤~

嗯~

哈哈哈~

“什么声音?”

我半爬着蹲下身子,周围尽是些乱七八糟的声音,

人笑声,还有什么声音,交合声?还有这是什么味道。

我摸索着前进,尽量无视周围的一切,努力的前行想要尽快逃离这里,脚下也越州越快,就在我全神贯注用手摸索着是否有阻挡物的时候,脚下突然提到一个软软的物体,而自己中心不稳更是全身压在了物体上,更要命的是手上的手电筒也甩出去不知道丢在了哪里,再用手摸身下的物体,发现是一个人,她身上滑滑的,有很多未知粘液,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赶忙在地摊上擦掉。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道歉。

而刚碰到她,我发现是乳胶的手感,这让我一下就想到了之前的乳胶全包的人偶,很明显自己压的是个被全包的女子,

嗯嗯~呜呜~

“你说什么,”我问出来才发现这很傻,我不能让她写出来,就算写出来自己也看不见。

“你是想要逃出去吗,是就捏我一下”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出去,怎么带上一个这样的人。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被一个人抓住了手腕,

“啊,不要……”

我大喊一声,吓得连忙后拉想要抽出手来,联想到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事情,我感到大事不妙,而自己蒙着眼连自己在什么位置,怎么离开都不知道怎么逃,

“你回来了”一个熟悉的男童音,我在这座小镇唯一记得的人声,他是库博。

我转头对着他大致的位置说道。“我…库博…你怎么在这……”

我到现在还心神未定,对于这种突发状况,已经快要超过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的极限,而且为什么说我回来,难道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我是来不让他们摸你的,如果不想被关起来插的话,你应该出去了”库博稚气的语气在身边响起。

“我知道,可是……”还不等我说完,突然一股大力拉着我,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被他拉了几个踉跄险些摔倒。

“啊,慢点,别……她们怎么办。”我被一个小男孩抓着居然完全挣脱不开,他的力道已经超乎常人了,这个小镇果然没有一个正常人。

“哎……我觉得……啊……我的手电筒!”我惊叫一声,被强行拽了好远,直到听到轰的一声关门声,

“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我一把拽下遮眼的头罩,正要发作却看见身前什么人也没有,只有一个破烂的布偶正躺在地上,而布偶的一只手已经被拽掉了,流出丝丝血迹。

“手电筒…的事…”我说完未说完的话,却不知道自己是对谁说的,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但是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明明不是幻觉。

轰隆隆!!!

不等我多想,突然一股巨大的撞击声从身后响起,转身赫然发现身后的铁门门框被撞的变形,几只触手正从门缝转了出来,

啊——

这一下属实把我吓了个机灵,心中知道门框挡不住多久,连忙远离门框,往通道另一边跑去,不知道这些触手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刚才从房间过来都没有遇见,但被它们抓住肯定没什么好事。

等我跑开好大一段距离,直到前面的通道被铁门挡住没有了去路才往后看,本来还以为这下完蛋了,结果发现身后的触手并没有跟来,而是只卷起地上的布偶,便满足的缩回去了。

我这才认识到自己的失误,这个布偶,一定有什么秘密,不过现在什么都晚了,他已经被卷走了,而自己?就看着~

第三章魅惑的黑化琉璃纱裙

我回到布偶原来的地方,只有血迹~和一本书

上面有一本书,书名妹妹,

第一页:

“那些恶魔喜欢我,把我玩坏掉了,好在妹妹跑回家了,她的爸爸妈妈可真担心她,就好像我的布偶担心我一样,所以布偶一定想帮我承担一点痛吧”

第二页:

说谎

说谎,谁爱说谎?又是一个奇怪的答案。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被撞坏的大门想到之前的触手,不由得打个冷战,转身朝另一个出口走去。

这次的门没有锁,或者是因为什么打开了,顺手打开门,外面是一个室内墓室一样的地方,无数朵血红色不知名的花儿围着两个被装扮得很可爱的粉色十字棺材,一个关着的,一个打开的露出里面扑好的垫子,此外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花丛中,而它拉的小货车里,货物是两块墓碑。

“哦,主人应该早告诉我今天不用去大宅子了,”驴子注意到我对我嘀咕了句,又歪着头看了眼货物一想“好吧,现在说也不迟。”

“驴大人,你怎么在这?”我不解的看着毛驴,注意到它脖颈上的铃铛,更加确实它的身份,很惊讶一直跟我送货的家伙居然就在地下。

“昂昂……事实上我一直在这,嗯,我可以保证。”

老驴盯着我肯定的说,不过眼睛有意无意的斜视出卖了了它,

它想隐瞒什么,离开这里的方法,不过毕竟它帮过自己不像有恶意的样子,

“那你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吧?”

不管怎样先弄明白怎么出去才好,我一边和它说话一边走到粉色棺材前,试图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有用的东西。

毛驴抬头撇了我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明觉厉的光,良久才回答道:“昂昂昂……事实上这里被一种魔法控制着,如果你不信任它,它就无法影响到你,你也能出去了”

“是吗,那之前所发生的事……”

如果我不相信有魔法,自然不会被魔法所超控,第二页一直在提示出去的方法,如果我相信纸上的内容,我会相信魔法是真的,只有尊崇魔法的指引才能出去。而如果我不信,或许从一开始的门我都可以直接打开。

难以置信这一切变得更加反常,自从来到地下室后一切都变了。

“大嘴巴,都是爱说谎的动物呐,”突然不知从哪里传出黑猫的声音,紧接着它从杂物堆窜了出来,到毛驴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毛驴说道,“要是我,才不会相信一只又大又丑的大嘴巴棕毛怪的话呐。”

它们好像属于对立面,不过都对我并没有恶意,如果伦认识的时间,自然我更了解毛驴,不过毛驴在这里的表现反常,一时间自己脑袋一团乱,都不知道该相信谁。

“呐,门是开着的吗,为什么不进去呢。”黑猫偏了一下头,示意我让我先进去。

“嗯,好吧”

对于他们的争论我也没有头绪,知道多说无益,最终的事情可能只有我自己探索,也只好继续探索寻找出路,便抛下毛驴向另一扇门走去。

“魔鬼会囚禁你,并且和你交换身体,你应该在彻底相信它们之前逃出去”身后毛驴的声音多了些焦急,急迫的样子好像不是装出来的,它真的很关心我。

囚禁起来,然后交换身体?我不由一愣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站在正一脸祈求的驴,不知道为何隐隐中似乎看到了熟悉的影子,我不解的皱起眉头,看着它焦急的样子,却不知道该问它什么。

“再见,小毛驴”

我回过头来径直离开,打开门走了进去,对于毛驴和猫的事情自己并无暇辩驳谁对谁错,而眼前的这个房子是一个餐厅,餐厅很大,除了满屋子豪华的装饰品外,偶尔能看到怪异的雕塑,再大致查看了餐厅的每一个角落发现除了雕像并无异常,但雕像又能帮到我什么呢,

等走近一看,他们和外面看到的雕塑不同,她们身上是更像是被奇怪材质的黑色表皮包裹的真人,和自己在家中见到的那个一样,和自己被蒙眼时所碰到的一样,雕像一共有四座,她们都跪在餐桌前,前后左右代替了大餐桌上一个椅子的位置,她们的双脚都被腿环锁着,并固定在桌前,而其他的位置都放着空椅子似乎在等人去用餐,我移动到了其中一个雕像跟前,发现她双手捂着下体,弓这身子半倔着屁股,好像忍受着什么,到看她的脸却是只有五官的凸起,并看不到她的表情。

第二座雕像是跪坐在地上的,她双脚的腿环已经合拢不能分开,跟上一处雕像不同,她的双手也被手链束博在背后,应该动弹不得,她的乳房很大,高高挺起,黑色表皮将她的乳房挤压嘞得死死的,有规律的挤压好像在挤奶,不过挤出的乳汁却奇怪得不知去向。

第三座雕像没有脚环和手环,但脖子上却被项圈锁着,而左手扣挖着嘴部,右手手指扣弄着项圈,好像项圈压着她的喉咙了,并努力抬头迎合着嘴巴里的异物,从近处能看到她喉咙一高一低被异物挤出像喉结一样的凸起。

第四座雕像手扶着腰部努力的按压着肺部,胸部剧烈起伏,侧躺在地上好像呼吸困难,与其他雕像不同的她身上除了被包裹起来,身上没有任何束缚,唯一不同的是脚上的加长高跟鞋,让她只能垫着走路的高跟鞋。

而这四处雕像代表什么呢,我围绕着桌子转了一圈,果然很容易就找到了别的东西,还是一本书

书名妹妹:

第一页

“我的身体好痛,好幸苦,魔鬼把我玩坏了,我好开心,喜欢一个人就要把它玩坏的吧,对吧,妹妹。”

第二页

“别说话”

不说话就可以过关?可是自己直到这个屋里就没有说话啊,那是不是有什么机关已经打开了呢,我看了看周围,很快就把目标放在了餐厅正中间的华丽铁门上。

不多想快步走到铁门旁,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按压门把手,

咯咯——

门把手发出抗议的嘶鸣,按压不动,失败了,看来我并没有达成必要的条件,我再将目光转移到餐桌,猛的发现似乎还真有一个和餐桌白桌布格格不入的东西,一个带有细带的粉红色的又长又粗的假阳具。

这个放在哪?我心中暗叫不好。

我试着从雕像寻找塞入点可是失败了,她们都被从头到脚保护得死死的,那这个东西只能用在自己的身上,结合书上的提示,是要我塞进嘴巴里,看到这么长又这么粗的东西,联想到第三个被假阳具卡住嘴巴卡住喉咙的玩偶,自己打死也不要塞。

毛驴叫我不要相信这些东西的指示,现在又遇到这种情况,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重新来到被锁死的大门前,心中不断告诫自己门是开着的,拉着门把手,一边祈祷着开门。

咯咯——

门一动不动。

我当然不会就这么放弃,我找来一切能用来砸的东西对着门一顿猛撞,除了发出剧烈的撞击声,门丝毫没有损坏,没有作用,

不过我在搬东西的时候注意到大厅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抱动,移动,摧毁,唯独桌子上的东西,还有椅子我动不了,他们就像定死了,在一个特定的时间里一样一动不动,这样一来我倒是注意到餐桌的不同之处,

少了一把椅子,如果椅子无法移动,那么……少了一个人……

知道硬来是行不通的,有了头绪后我决定还是按照提示走,一狠心尝试着拿起桌子上的假阳具,本来以为也拿不起来,结果是顺利的被我拿在手中,它是实心的,外表捏起来软软的,如果用力可以使它完全,不过如果停止用力它又会变回来很有韧性。

看着手都有点握不住的假阳具,心中郁闷至极,张了张嘴发现它虽然大,但我只要把嘴巴张的最大,还是能塞强行进去的,

嗯呕~呜~

当我把假阳具塞入一半的时侯,已经到底了,心中恶心的厉害,身体不自觉的软趴在地上恶心的没了力气,再往里实在塞不进去,无奈只有取出来喘着粗气。

把栩栩如生的假阳具握在手中,看着一丝丝口水从龟头滴落到地上,喉咙一口气没提起来,差点没把胃吐出去去。

这么长怎么塞进去啊,我双手抓着假阳具的末端心中暗道。

会不会是塞在下面啊,我想着把假阳具比划着放到小腹位置,发现这东西要立着能到自己的乳房下摆,插入下身的想法立马打消了,除非把这东西塞进子宫,不然不可能塞得下。

又不死心的在餐桌徘徊一圈无果后,无奈只有一狠心,张大嘴巴死命往里塞,可是喉咙位置就是塞不进去,一股强烈的恶心感加屏息感差点让自己双眼泛白晕过去,看到嘴上突出的一长段顿时感觉头皮发麻,加上长时间的按压自己手上居然都没了力气。

就在我靠在桌角想要放弃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主意,如果我趴着抬头用桌腿顶着阳具进入的话,阳具就不用弯曲就可以进入我的喉咙,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仅仅三次我就顶着阳具连根挤进自己的嘴巴,不等自己恶心已经进入很深,感觉一切豁然开朗,就是有点憋得慌,我试着低头有些困难但还是猛强行低下去了,不过闭气感和异物感更加强烈。

“好难受”我心中暗道,按压着喉咙,并试着拉扯假阳具的末端,发现凭借自己的力气根本拉不出来,而此时一条带子还透过我的嘴巴一荡一荡的,看着难受也只好别在脑后,完全没发现带子带好后自动锁了起来。

咔嚓——

就在我将带子弄好后,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开关打开的声音,我寻声走了过去发现墙被打开一条缝,刚好够我一人通过等我完全过去,墙壁突然猛的关上震下些许灰尘。

这个屋子像是一个女孩子的卧室,除此之外还有个本来在睡觉的黑猫,被身后的开门声吵醒,悠闲的伸个懒腰,结果墙壁猛的关上发出巨响,下的黑猫突然一个机灵天到天花板上,并用爪子死死扣住天花板。

“呀,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黑猫第一时间发现了我并心有余悸的从天花板上下到桌子上。

“……”

我并不能回答她,只能捂住嘴巴假装没有事情,事实上我也想问它她怎么在这里。

“猫的身子果然很紧张呀,你是来换衣服的吗,这件裙子很适合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床上多了一条黑色的薄纱蕾丝连身短裙,层层叠叠很多很多层蕾丝的裙摆长短完美称托相辅,到脖颈处可以遮住乳房自己更是让自己喜欢得不行,

表面我不表现出来,身体上很快就脱下身上的白礼裙,全身私处都暴露在外,丝毫没注意黑猫的存在,毕竟它也是女的,穿上黑色的连身蕾丝短裙,发现它格外合身,背后是镂空设计,穿起来也很容易,不火我发现它贴身也是丝制的,我将裤袜卷起来先穿好脚指,往上提到膝盖,突然摸到三个奇怪的有点硬的棍状物,从丝袜中理出来发现是三根粗细不一的假阳具,一看就知道是干嘛的。

“呐,要插进去哦,如果你不想光着身子的话。”黑猫玩味的说道。

经过它的补充我知道多说无益,心想只穿一下就脱掉,自己真的好喜欢这件裙子。将这些对准下体的小穴,一下又一下的尝试着塞入,却发现根本插不进去,一看才知道,我还穿着上一条裤袜,心想自己脑残了,

“这个裤袜不用脱的哦,你看到那条裤袜上的套子了吗。”起身摸到裤袜边缘刚想脱掉腹黑猫又补充了一句。

我疑惑的摸了摸裆部,发现真有类似阳具套一样的凸起不过都内凹陷进了自己的大阴唇中,难怪自己感觉很别扭,一直以为是真空的原因。

“这是给男人套阳具的?”我拉出丝袜上多余的套子,已经湿答答的被淫液打湿了沾在一起,而自己居然在一只外人面前展示,不对,应该说是外猫。

“嗯,把那3个套子塞进阴道肛门和尿道,可以帮你减轻一点摩擦损害。”黑猫坐直了了身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将阴茎的丝套从裤袜的裆部拉出来,发现它们正好对准自己的小穴口,一开始就是给自己设计的?

“快塞进去,不准不塞”

无奈我也只好照办,为了穿上那条好看的裙子,自己什么都愿意干。

心里想着便用手指将套子全部塞入小穴中,只留下小穴口抗议的闭合蠕动想要吐出来,异样的快感让我的淫液也控制不住打湿了裤袜。

而尿道的细条太细了,用手指塞不但塞不进去,万一尿出来可不好了,所以我干脆先穿上连身短裙的裤袜,丝袜套凹进体内后外面的穴口很顺滑,屁眼的那根一下就溜了进去,

嗯嗯——

我疼得呼出了声,未经人事的屁眼突然进入异物异样的感觉让自己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不过这种感觉却出奇的熟悉,用力把裤袜裆部的肛塞塞入到最里面,但直到力气用光也没能全塞进去,自己像疯了一样欲求不满的一屁股坐在床上,将假阳具强行插入屁眼,假阳具是前细一点,后宽再变得极细让人没法自己拔出的设计,等我的后门能够合上我知道已经全部坐进去了。

躺倒在床上的自己忍着腹内的剧痛,剧烈的罪恶感涌上心头,撑起身子看着连在自己屁股上的衣裙不知如何是好。

试着拔了拔肛塞,疼痛感告诉我这行不通,不出意料已经拔不出来了,而这时裆部小穴口更是不争气的吐出打量淫液弄脏了裙子,终于性欲和找洁癖战胜了理智,得插进去,不要再流出来了。

尿道和阴道同时被塞满,连阴蒂也陷入了温暖的震动天堂的紧术包裹,舒爽的感觉和被填满的幸福感如潮水般涌入我的大脑,心里被舒适填满占据并且代替,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伸直了身子双腿重叠着夹紧再夹紧,让美妙的物体入内再入内轻吻自己的最深处,身体的控制权自己全部不要了全身心的放开享受,期待它将自己全部占有,全部填满。

高潮持续了五六分钟让自己似乎感觉过了一个世纪,尿道和阴道起伏着想要潮吹,可是被堵塞的死死的被强行憋回体内,让自己涨得厉害,黑丝连衣短裙还被自己夹在腿间,只套了一只脚的黑丝袜和连接在自己裆部的假阳具,嘴里塞入了又粗又长的假阳具无法吐出来,而角落的猫早已不在,原来的位置只留下一本书。

我性福的摸了摸塞满玩具的裆部,坐在床上将另一只脚也穿入裤袜,并顺着提上了很多层蓬松的蕾丝短裙,是很丝滑的触感,当我将衣裙的身体部分拉到上身准备穿手套的时候,发现胸部也有机关,而自己的一只乳头已经陷入机关被收紧挤压得生疼,在拉扯无效后,我连忙将另一只乳房也对准放入乳头该放的位置本来以为放对了就不会咬,没想到也咬住了,转心的疼痛让自己无处安放,手窝着乳房却起不到任何作用,着急也无用,也只有先套上丝制的手套,并且将上摆押进项圈扣上,随着咔嚓一声响起我有一点不详的预感。

事实也的确如此,就在我扣上项圈的同时,体内的假阳具开始不安分的动了起来,一边振动,一边一下一下穿刺自离刚刚高潮的身体,就连嘴里的也没有闲着,心知不好我赶忙站起身想要脱衣服,可是等我手碰到项圈才发现它是一个完整的实体根本没法分开,意思是如果自己真想取下项圈根本不可能。

而好巧不巧乳头和阴蒂被咬住还没有结束,这个时候居然震动了起来,乳头还好,阴蒂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一股电流直冲脑门哪里还管的着项圈,酥麻的感觉加上小穴的抽插让自己再次没了力气,全身软绵绵的倒在地上,撅起屁股什么也干不了。

嗯嗯嗯——

救命,我心里大叫,虽然身体幸福得要命,可自己还是想逃出去的,黑丝包裹的小手无力的摸索着平坦的裆部,外面摸起来就只能感觉到被丝袜包裹的阴部轮廓,和假阳具底座,但自己心里知道里面在翻云覆雨的抽插震动,摸到阴蒂位置猛感觉到丝袜上带的震动和电流,自己甚至能捏着丝袜把高潮涨大的小豆豆捏着提起来,揉成各种形状,可是就是不能让被包裹在内的阴蒂休息一会。

而我不信邪的尝试着提起乳头上的面料,结果还是一样的结果,做完这一切自己全是彻底被玩瘫痪,躺在地上的我这才发现地上的书。

书名:妹妹

第一页

“今天妹妹又来我家玩我好高兴,我要把我的痛苦送给她,她一定很乐意和我分享吧,不过我要先把自己的嘴巴堵上”

第二页

“你没必要自己穿”

那只猫当时坐在这上面,故意不让我看这本书!

未完待续……

珍爱小命,远离排版,已知本段排版半个小时(分行分段,)求码字时间,

另外一次性投食上12,可以触发任何一篇文的一天内完结,表示我断更的都是长篇有木有。

<< 暮光小镇的性爱娃娃 第一章暮光小镇的性爱娃娃 第三章 >>
+8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612            

21 thoughts on “暮光小镇的性爱娃娃 第二章”

    1. 文笔不够,字数来凑,人家描绘一千字就够,我得写一万多,为了让狼友少翻两页,连第一章都不断开,连着直接发第二章,直接打包,再说不是越写越好么,呃呃……

      +5
    1. 抱歉哈,我的文都是游戏为背景改写的哈,包括上一篇文,个人有段时间喜欢西方玄幻题材,看鲁滨逊漂流记时以为第一人称好写,结果人家说第一人称最难写,文笔不够,写多了会让人觉得很僵硬,

      +2
  1. 断断续续也投了四五十了,希望给小悠来个好结局开心一下

    +1
  2. 老板,你快点儿更新小悠吧。好想看呐!我现在彻底成了你的粉丝了。你一定要更新小悠哦!

    0
  3. 写的挺好呀。我很喜欢这种风格呀。

    唯一有点不解,文里跟黑猫说的这句“这是给男人套阳具的?”,根据上下文当时嘴里不是还塞着假阳具吗。。。怎么说出来的

    0
    1. 检查的时候我以为这是对话句,忽略掉标点了,便加上了,发出来经你一说才发现这并不是,这是心中所想。弄巧成拙了,现在我并没有修改权限,甚至想把拙劣的章节删掉都不行……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