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孤单听雨的猫 ♥

李雨晴的无线遥控跳蛋

李雨晴的无线遥控跳蛋 – 黑沼泽俱乐部

我的名字叫李雨晴,是个标准的高中生,今年二年级。

外表看来我是一个清纯乖巧的女孩,但是我的内心里是非常淫荡的。虽然我还是个未经性事的少女,但是处女膜早就被我用情趣玩具弄破了。

今年我交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男朋友,他叫洪明祥,追了我一年我才答应下来的。但是他特别好色,总是想占我便宜。为了给他一点作为追求我一年的奖励,今天我准备塞着无线跳蛋去学校,然后把遥控器给他玩。

我家离他家很近,可是离学校很远,所以我们都是早上约在公共汽车站前,一起做公共汽车上学。

今天阳光不大,空气不冷,是个适合出游的日子,我和祥在公共汽车站牌前等车,可惜我们不是出游,而是上学。我今天穿着学校标准的半透明水手服,裙子是我特别剪裁过的,高过膝盖约五公分。绑着马尾,带了一副圆框眼镜,谁都猜不出来,这个清纯的少女,阴道内正塞着一个无线跳蛋。

“嘿,祥,这东西给你保管,等等你玩玩看。”

我将跳蛋的遥控器交给了祥,遥控器上面有四段开关,分别是强中弱以及off。

“这…这是什么?”

祥好像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我决定逗逗他。

“呵,你开开看就知道了。” 我假装神秘的和他说。

“呃…又是什么怪东西?”祥眯着眼看向我,但是我没有回答。他又看了看遥控器,将开关调到指标弱上面。

阴道内的跳蛋瞬间启动了,本来我就一直夹着跳蛋,怕它掉出来,导致我下面已经很湿了,他这一打开,我突然来了感觉。

“嗯…我……有感觉了…先…先把他…关…关掉。”

祥应该是看到我的脸变红了,赶紧把指标调到了off上面。

“呼…看来这真有趣。”

我喘了一口气后,将嘴巴靠近祥的耳朵,敲声道:“别跟别人说哦,我现在阴道内塞着一个无线遥控跳蛋。”

我将制服微微上拉,露出了挂在裙子上的接收器:“跳蛋的遥控器就在你手上呢。”

“不会吧?”祥惊讶的问。

“哼,给你玩一整天你还不要呀,那还我!” 我伸出手来,假装去拿遥控器。

“我哪有不要,只是…这样真的没关系吗?”祥见我要拿遥控器,赶忙躲开。

“我都没关系了,你尽量玩拉。”我对着他微微一笑。

“车来了,先上车再说吧。”

祥牵着我的手,便一起上了公共汽车。

车上的人并不多,后面双人座刚好有个位置。祥选择靠窗的位置坐下,我理所当然的坐在他旁边。我先用手将后面的裙子往前拨之后,再缓缓坐下,而裙子因为弯曲的缘故,褪到大腿上,白皙的肌肤霎时露了出来。

做好后,祥便将手伸进口袋,偷偷的将跳蛋开到了弱。

“嗯…祥,你…你好…坏。”

没有得到提醒,跳蛋突然就被他打开了,这种突然的刺激,让我很是兴奋,我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没有说话,脸看着窗外。

我怕跳蛋的声音被其他人听到,便将书包放在了腿上。不过我想的太多了,坐在后面,公共汽车的引擎声已经遮蔽了跳蛋微弱的嗡嗡声。

跳蛋不停的在体内跳动,我的快感也在不断的积累,不一会,我就感觉到全身发热,下体越来越湿润。

“嗯…喔……嗯…啊…”我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些呻吟声。

前面的学妹,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回头用轻视的眼神看了看我们,我想她一定以为我们在做些什么事情吧?

我靠在祥的身上,脸颊发热,享受着跳蛋带来的刺激,下面传来的舒适感越来越强烈,再有一会就要高潮了。

可是就在我期待着高潮来临的时候,跳蛋突然停了下来。我不满的看向祥,拍了一下他的胸膛说:“讨厌,人家正在享受呢,快打开!”

“呵呵,你想享受的话,等等上课我会让你尽情的享受的。”祥故意放大声音,给前面的学妹听。

“吼,算了,快到学校了,我们下车吧。”我撇过头,算是表达对他的不满。

“哈哈,走吧。”

祥牵着我的手,在学妹的注视下,引着我走下公交车。

今天第一节课是英语课,一般我都是会认真听课的,但是今天不一样,因为我的下体塞着一个随时可能会被启动的跳蛋,这是一种既紧张又让人期待的感觉,光是想想,就会让我体内有些许温暖的液体涌出。

“雨晴,你把早上考试的答案写在黑板上吧。”老师吩咐。

最让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我被老师点名抄写答案。祥你这时候可前往别打开跳蛋啊。

“嗯,好。”我乖巧的回应到。

我缓缓走上台,左手拿着自己的考卷,右手拿着粉笔,将答案写在黑板上。

由于第一题要写在黑板比较高的地方,所以我踮着脚努力举高右手,写着第一题,而制服也因为右手的拉扯,脱离了裙子的束缚。

就在我刚开始抄写的时候,体内的跳蛋突然开始了震动,我深吸一口气,忍耐着下体传来的刺激,集中精力继续抄写,但是字迹则开始变得歪七扭八。我回头看了一眼祥,发现他正在一边偷笑。

我无奈的继续写,跳蛋又被他调到了中档。

虽然我尽全力集中精神写字,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在享受跳蛋的刺激,不一会我的手就拿不稳粉笔了,双脚也紧闭且发抖,老师肯恩看了我的不对劲,出声关心了一下。

“雨晴,你没事吧,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没有…嗯…我没有…事…嗯……”这句话说出口后,我自己都感觉声音在颤抖,因为我在极力的压制着自己呻吟的想法。

因为小考的考卷是同学互相检查答案改分数的,所以老师已经走下讲台,巡走于学生之间,看有没有学生偷天换日。

“既然没事的话就继续写吧。同学还等着要对答案呢。”

我无奈,继续抄写答案,但是下体的刺激没有停止,最终,我忍者跳蛋的震动,抄写完了答案。

回到座位上后,祥又把跳蛋开到了弱,现在我已经能够稍微忍耐弱的刺激了,但是毕竟跳蛋还在震动,不过既然是我主动玩的,还是安心享受吧。

既然想要享受这份快乐,那么最终目的肯定是要达到高潮呢。但是毕竟跳蛋的强度只有弱,想要找那个点还有点难,我坐在椅子上,不断的调整姿势,企图让跳蛋能够刺激到我的兴奋点。

我们的导师,也是我们的英文老师,是个四十岁年纪,头顶有点微秃的男老师,脸上带着一副金边眼镜,因为那个中间稀少的发际,我们在他背后总是偷偷叫他”地中海”后来怕被听到就简称”地海”。地海对待班上成绩好的同学,尤其是女同学总是和颜悦色,对男同学尤其是成绩较一般的,总是板著一副狗眼看人低的眼神,动不动就要骂人。上课总是爱叫同学起来回答问题,如果今天心情好,就会叫那些成绩好的、长相可爱的、或是长相英俊的同学起来回答问题;可是如果他心情不好,叫起来回答的就总是那些成绩差的、或是长相较一般的同学,而且就算答对了也都得不到好脸色可看。

看起来今天地海心情不错,站起来回答问题的都是班上前十大俊男美女,接下来一题,就叫到我起来回答问题了。

“翻译一下这句子。”

我忍耐着跳蛋的震动,慢慢的站起来:

“彼德先生不顾他妻子的反对,决定…….啊..”跳蛋突然被调到了中档,毫无心理准备的我不小心轻声叫了一下。

“决定带着他的三个儿子…..嗯….和两个仆人..啊….搭乘火车……朝向中部的大城….底特律前进…啊..嗯”

到最后一句话,跳蛋被祥调到强的程度。地海和班上同学都抬起头来看着我,应该是奇怪为什么我的声音和语调都和平常不一样。

“是不是有点感冒,声音怪怪的。嗯…奇怪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嗡嗡嗡的”

地海本来站在教室的后方,听到跳蛋的声音开始边听着声音边往我的方向走,还好在他快要到我身边的时候,祥将跳蛋调回了弱档。

“还是我听错了,好像没有声音了。晴,如果不舒服的话要跟老师说”

地海已经站在我的面前,左右晃晃头脑,好像想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似的,仔细听着四周的声音。

我生怕他听到跳蛋的声音,于是两条腿用力的加紧跳蛋,希望以此掩盖住声音。可是刺激却因为腿夹紧而更加厉害,那小小的跳蛋正像个顽皮的小孩拼命震动着,钻著我敏感的阴道。

“前两天有一点感冒….嗯,不过还好….嗯”

终于下课了,在下课前的十几分钟,跳蛋的强度不断的改变,一下子强一下子弱,每当我开始享受跳蛋的震动时,祥就会把跳蛋关掉,好像故意不让我享受,一直吊着我的胃口。

下课后,祥过来问我:”这样好吗?我可以再继续吗?还是把遥控器还你。”

“我玩得正高兴,正兴奋,你不觉得很好玩吗,我还不过瘾呢,最好是能把我变得淫荡一点。这样好了,如果你继续陪我玩,我就答应你一件事,任何事都可以。要不要?”

”任何事都可以”这句话显然让他心动了,我猜他一定在想和我上床的事。

第二堂课是历史,可说是最枯燥的一堂课,很老的男老师,应该至少有六十岁了,听说有一些时空上的因素造成这位老师这么大年纪了还在学校教书,甚至学校中有些老师也是这位”师公”的学生,可见这位老师年纪之大。

上课的程序是,翻开课本之后,师公就开始喃喃自语,好像是在讲课本的内容,但是实际上却没有同学听得懂他到底在讲什么,就这样直到下课铃响,阖上课本走出教室结束这一堂课。晴也跟我提过,连他也听不懂老师上课时在讲什么,偶尔听得懂一两句却又跟课本毫不相关。所以每次历史课经过十分钟后整个教室就陷入昏昏欲睡的气氛中,一些认真的同学会掉换位置到后排,拿出其他科的书猛K,反正老师也不管。

但是今天可不一样,一个外表是乖乖女,清纯美少女的裙子下,正有一颗震动中的跳蛋塞在阴道内。而这位美少女每次都会在历史课跟同学掉换位置坐到最后排,也就是说,现在我现在正坐在祥旁边一排的位置。

正常来说,我换到最后一排是想要学习的,但是今天不同,我知道祥不会放弃这样一个机会,一定会好好的玩跳蛋,而我,正好想要好好享受一下。

祥先是把跳蛋开到弱,我眯着眼睛,享受着跳蛋的震动,经过了第一节课的玩耍,我的内裤已经完全湿透了。我假装在看书,两只白耦般细致的手虽然还是拿着笔,扶著书本的书缘,但是看得出来有些许的用力,因为原子笔的笔尖已经把书都戳陷进去了,左手的手指也由扶著书页变成捏著书页了;裙子下的双腿则用力夹着跳蛋,以此来增加些刺激。

跳蛋的震动被调到了中,我开始有些承受不住了,下体开始源源不断的有液体涌出,浸润在内裤上,口中不时的因为意识涣散,而发出“嗯..嗯…啊啊啊..嗯…”的声音。我享受着下体传来的快感,同时又要忍耐著不能叫出声的痛苦;很明显视线虽然是对到书本上,但是焦点是模糊的,同一页已经固定十分钟没翻页了。

两手已经放开书紧紧抓着桌缘,肩膀已经紧张的耸起,两腿有着不规则的抖动,伴着不断挪动的腰,迎合著一波一波的快感,所幸这时候天花板的吊扇已经打开,轰隆隆的风扇声盖住了跳蛋的声音。

中的强度已经连续开着十分钟了,我的脸上的红潮越来越红,眼睛也已经完全闭上,享受着跳蛋带来的快乐,呼吸越来越急促,两腿和腰的扭动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具节奏,期待着祥将跳蛋开到强档,以便迎接高潮的到来。

就在我满怀期待的等待的时候,跳蛋突然被关掉了。我感到很是意外,睁开眼看了一眼祥,想知道为什么会把跳蛋关掉。但是他显然是在戏弄我。忍耐着欲望不能发泄,我只能将身体慢慢放松。

就当我完全放松的时候,跳蛋突然被打开,而且是直接开到了强档。突如其来的刺激,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啊”。不过马上咬著左手趴在桌上,好像是上课睡觉的样子,右手则是直接按著裙子,想要减少刺激和不断袭来的大量快感。反正这堂课没睡的同学还比较少,有几个听到叫声的转头过来看了几眼,就又回去见周公了。

本身就已经在高潮边缘了突然的震动让我有些招架不住,电流般的快感随着跳蛋的震动从下体传遍全身,大量的液体从阴道内涌出。嘴巴紧紧咬著左手臂,还是从嘴里发出啊啊啊的叫声,声音越来越大声,全身都紧紧缩在一起。内裤因为吸收水分超出了限制,淫水顺着内裤淌到了椅子上,又从椅子上滴到了地上。

就在这时,祥关掉了跳蛋,我深呼一口气慢慢的松懈下来。就这样趴了二十分钟直到下课钟响。下课后,祥冲过来问我,还好吗?

我伸手打了他一下:“讨厌,人家正在享受,为什么突然关掉了”幸好刚下课,教室里乱成一团,没人注意到教室的小角落。

“下次不可以这样做了,害我都滴到地下去了!”“我要去厕所收拾收拾一下”。

我朝着厕所走去,刚走出教室门口,跳蛋就又被打开了弱档。在跳蛋的刺激下,我需要一边忍耐着震动的刺激,一边维持平衡走路,这对于我来说有点难,只好蹲了下来。我回头一看,果然是祥跟着我出来了。

“我就想说为什么还会动,原来你还跟着我走出来,啊…嗯..你真…坏….啊..”

此时地海又出现了,看来是要到我们隔壁班上课,一看到我又蹲下又很难过的样子就走过来了。

“李雨晴,你是不是感冒发作了,脸这么红,如果很不舒服就去保健室,休息一下。那个谁..谁..就是你,你叫什么祥的是不是,问问看今天值日生是谁,陪她去保健室”

“老师,我就是今天的值日生”这时候上课钟响了,地海看着手表,很急的说:

“好吧就是你了,陪同学去保健室,这节课你不必上了,我会帮你跟国文课老师请假,我也要赶快去上课了,真是的,这堂课要发考卷,要赶快去,下课我再去保健室看看”

就这样祥光明正大的扶著我走去保健室,当然跳蛋还是没有被他关掉。

我无力的有点半靠着祥的肩膀一边举步维艰的走着,随着走路,体内的跳蛋也会微微上下滑动,我忍不住,嘴里不时的发出“啊…嗯…”的声音。

这一篇是我以前看过的文章改的,那一篇是男性视角,我重写改成了女性视角,大家喜欢的话,我会把后半段也写出来,然后看心情加;一些剧情。

我的其他文章:

白夜雪的智能内裤

我和跳蛋的日常

期末快没生活费了,求打赏啊~
+2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孤单听雨的猫            

6 thoughts on “李雨晴的无线遥控跳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