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来讲点个人经历

来讲点个人经历 – 黑沼泽俱乐部

​写在前面。哎呀上一篇的投稿不知为何被吃掉了一半,而且前言也发不出来,看来是负责审核的小哥觉得不方便发啊。那我也不必再自找麻烦了。反正是个近似抄袭的二创。

最近在回顾点兔,然后去e站翻到了不少心爱x全员的本子,这让我想起来c96有幸见过一次七草天音老师。他的点兔本既不失优雅,又足够绅士,把心爱的萌点展示的淋漓尽致。而且老师本人也是个绅士(各种意义上的)虽然现在想起来当时的见面略有点尴尬,但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再见一面。尽管这个前言和正文没啥关系。但是还是很感谢你能看到最后。

讲讲自己的事吧。

本人是个服装店的老板,或者说原本是。最近几个月因故关掉了店铺。原本今年上半年准备去巴西圣保罗的,但是看来这个计划也得无限期推迟了。

我原本是学机械出身的,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因为一些契机,开始自学服装设计,因为不争气,延迟了一年毕业,毕业后出国待了小半年,然后回来开始从事服饰领域。今年是我毕业第四年了,也是我开店的第三个年头(虽然今年年初就开始无限期停业了)。虽然以前也会有因为我跑到国外去而暂停营业的时候,但这次这么长的停业还真是个沉重打击。写这篇自述性质的文章不是来抱怨的,其实是想告诉大家,有变装癖好或者是各种恋物癖的人真的不是很少的,我想给大家分享几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

发生在一八年。那年我刚刚开始自己开店。开店的钱是父母给的,店面是父母熟人便宜租给我的,虽然地角不好是在一个居民楼后的门头房里,但租金是真的便宜。在这种地方说有点煞风景,但是我父母真的帮助了我很多。否则一个大学毕业两年的小屁孩怎么可能突然开起店铺来。是说一八年冬天一个晚上,也可能是下午,具体时间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总之是太阳下了山之后。

北方的冬天下午四五点钟就昏暗下来了。我那天本来是要早早打烊,去看看我祖母。结果在我打算锁门的时候,有个裹着大衣包的严严实实,而且行色匆匆的女人钻进了我的小店。那时我的店还是个比较正经的服装店,还没开始卖花里胡哨的服饰。这个女人进来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打量东西。

我也不好意思跟客人说我要回去吃饭了你快点,但我也不愿意搭话,这个时间还进来看衣服的基本不会是想认真买的。于是我就干脆坐下等着这个女人自己走了。过了会,这位客人主动过来向我攀谈,他一开口我才发现,这个穿着高跟鞋和女式风衣,有长发的顾客是个男的。他的声音比较尖锐,看起来很紧张也很着急。他询问我这家店有没有买女式丝袜和内衣。我这确实有卖,虽然进货不多,款式也很少,内衣的尺码也只有均码的。我告诉他有,于是他就问起价格。

我这时才仔细打量他。他带着口罩,身材比较矮小,再加上有长发,若不是他开口说话,还挺难发现他是男性。

我从仓房拿出几条丝袜和几件内衣。他拿起来,翻看标签,然后询问有没有60d以下的袜子。我告诉他没有,秋冬季基本都是80到120d的,还有些踩脚裤啥的。他挑了条加裆加大码的。然后选了两套纯色的胸罩和内裤。我看出他十分紧张,甚至没有砍价就爽快的付钱了,因此我既没有一直盯着他看,也没有询问他购买女式丝袜和内衣的用途。既然他想伪装成一个女性顾客,那我就应该尊重他的想法。而且看他付钱的那个直爽劲儿,我还巴不得多点他这样的客户。我想他可能是看上了我这里客人少,再加上是新开的店铺,所以才敢鼓起勇气来吧。当然他临走的时候,我善意的提醒了一句,”其实网购更方便”。不知道我的意见是被采纳了,还是我被躲开了,我再也没见过他。当然他从这里面毕业了也说不定。

第二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去年年初,也就是第一个故事之后的几个月。有天晚上我在店里算账。因为马上要报税,所以我算到很晚。大约是凌晨一点多了,我锁上店门准备回家睡觉。然后我听到高跟鞋咯哒咯哒的声音。我的店开在居民楼下的门头房,可惜是背向街道的。我刚一拐出居民楼区,就看见一个黑影窜出。急促的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

我看见一个黑影从前面不远处的路上拐进一个楼道,在进入楼道前,他被路灯照到了,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但因为理我很近,从它身上的反光中我看出来那个人身上穿着乳胶紧身衣。毕竟也会有这样的人啊,半夜三更趁路上没人,穿上紧身衣以一种濒临极限的状态外出。虽然我活这二十来年头一次看到现实中而非本子里会有人穿着乳胶紧身衣夜游。

我如果有机会必须得提醒这个人一句,大半夜的穿高跟鞋扰民啊。而且现在小区一般都安装了监控。有的性能好的,在晚上都能看清。此后两三天,我每天都待到凌晨才回家,可惜再也没见过那个人。说不定是晚上太冷不小心感冒了。

​第三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去年冬天,也就是我去日本那段时间。

虽然主要目的是去谈生意,但闲暇时间我通过在日本的朋友偶然间见到了几个本子画室的老师,他们都很和善,尤其是妄想美术部的老师(处于对对方隐私的考虑,恕我不提及真名),他看起来就是个上班族的样子,待人接物方式也颇有我印象里日本社畜的风格。虽然只是短短的说了几句话,但他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闲话说的太多了。这个故事发生在我旅居日本的时候。由于缺钱住不起酒店,我在东京那几天是借住在朋友家里的。朋友也不是说有钱在东京市区内有房子,他住处相当于近郊,但周围住户很多,我猜想是不是很多白天在东京市区上班的都会住在这里,然后每天早上做两个小时电车去上班。

有天晚上我去阳台抽烟,发现烟已经抽完了,于是去便利店买。在国内大城市,哪怕是二三线城市,晚上一点出门不说灯火通明吧,反正起码很安全,走在大街上的也都是正经人。在日本完全不一样,东京这座大城市可能还好,但在别的地方可能这个点往外跑的除了特殊从业者就是醉汉。但我烟瘾上来可没想到这茬,于是披上外衣穿上鞋就窜便利店去了。便利店里朋友住处有几分钟路程。

路过一个街区的时候,看到有个人在遛狗。大半夜的遛啥狗啊,但我也不是巡警,也没空去搭理他。走到跟前了,一辆汽车路过,车灯霎时照亮了前面遛狗的那个人。我那IQ高达80的大脑开始怀疑5.0的眼睛看到的事实。那个遛狗的人溜的可不是真正的”狗”,是一个被皮带捆扎成人彘的人。前头那个人察觉到我,于是他主动回头向我打招呼。

我操着半生不熟的日文想告诉他我啥也没看见,但他很热情地表示无所谓,因为”那条狗”被人看见反而会更兴奋,他甚至牵动狗绳让”狗”向我打招呼。”狗”转过来,是个女人。等级太高了我接受不了,不愧是大城市,鸟大了啥林子都有。我讪笑着开溜,烟瘾也没了,窜回了住处。但那天晚上看了那么刺激的东西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你以为这就完了?

虽然我只是在日本待了短短的一个来月,但这种经历竟遇到了第二次。

我回国前两天,跟几个朋友晚上出去喝酒(不包括提供给我住处的那个,因为他白天还得上班)。在日本喝酒好多时候是要喝醉的。有天喝到半夜十二点多,电车早就没了,出租车又太贵,刚好酒劲儿上头,我就决定步行回住所。幸亏喝酒的地方离朋友家不远。我路过一个公共厕所的时候,尿意袭来,我便进去解手。正在放水呢,突然听到隔间里传出”咯哴咯哴”的声音,还有被压抑的叫喊声,吓得我直接断流了,连我如此高素质的人都久违的飙出母语国骂。

我当时真以为遇见了什么鬼怪或者都市传说,我提起裤子就往外跑。跑出没两步,又不知哪来的勇气,想起我是个根正苗红的共产党员,坚定的无神论者,(虽然不知道在异国有没有用),我就像吃了一发纳米激素一样,被强化了快送的念头无以复加。我随手抄起厕所里一个不知道干不干净的拖把当做武器,又杀回厕所。我大声喊,一方面是提振士气,另一方面,我感觉不出点别的声音可能刚才没放完的水会决堤。我找到那个传出异响的隔间,想打开门,可是门被反锁了。

我从隔壁隔间,踩着马桶从隔间顶上的缝隙往里看,竟看见一个穿着水手服的男性,被绳子绑在马桶上。震惊我妈。但是我妈被震惊之前,我的第一个念头是大冬天的这么穿不冷吗。这人的女装水准非常高,要不是他的老二甩在外面,我还真以为是小电影里的剧情,我从顶上往下看,他刚好抬头,我俩视线产生了尴尬的交汇。

厕所昏暗的灯光照射下,也许是醉眼赏花花更美,我觉得他的脸比我见过的任何女性都显得美丽,说真的要不是又看到他露在外头的老二,我可能会把持不住。我尴尬地朝他笑笑,无言的跳下马桶,然后潇洒离开。当然没忘记把拖把放回原处。 其实那天晚上我喝了挺多酒,回过头来我甚至怀疑这段经历是不是我喝醉了想起以前看的小电影而做的春梦。但是又感觉无比的真实,而且如果是春梦,一般酒醒了也就忘记了。但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这就是最近几年碰到的一些有趣的经历。人活一辈子,谁还没碰到过点稀罕事呢。我在日本的朋友也说这点事根本都算不了啥。我觉得也是。

如果文章让你了解到你的特殊爱好其实不只有你一个人,不妨把自己的经历也写出来,发到评论区,给大家提供点谈资。(老营销号了)。我们下篇文章再见。这就是最近几年碰到的一些有趣的经历。人活一辈子,谁还没碰到过点稀罕事呢。我在日本的朋友也说这点事根本都算不了啥。我觉得也是。

+5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3 thoughts on “来讲点个人经历”

  1. 感觉日本对这些事物的看法都很开放 而且也可以玩的很重口 国内bdsm文化还是不为人知的 被人知道了就会社会性死亡了

    +7
  2. 哇塞,这是真的高能,没想到还真有大街上遛狗的!11区在性这方面是真的开放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