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furk ♥

梦的终点

梦的终点 – 黑沼泽俱乐部

“哼,这就是我的命运吗?”我淡淡的自嘲一声却发现脑海中又涌入那不堪入目的场景:“哎,可能是我意淫吧!但为什么感受它们却发现那是多么的真实,恍如昨日逝去的时光。”  

我无法想象,更不敢把它公布于世,因为这对世人来说,特别对女人而言,其中大部分内容都难以启齿,但我会把它牢记在心里,逼迫自己绞尽脑汁把这一片记忆在笔下璀璨释放,我想希望更多后来人不要遗忘这段曾经辉煌的历史。  

无法被遗忘的真实,它带来的不仅仅只有惨痛的教训,还有凌驾于深渊之中的梦魇,虽然恶鬼束缚了我,让我动弹不得,但我依然能感受到人们对我的无尽恐惧与疯狂……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我恐惧,对我害怕,但我知道,我给她们带来的痛苦,可能,这一辈子都甩不掉吧?

凌架于次元之上的力量,我记得,我化为了邪恶的恶魔之神,操控着一切,世界一切全都掌握在我的手下,生与死皆是由我说了算!我绝对不敢去细想,因为那一日黄色的沼泽蔓延了,与我一起吞噬了那原本天真的笑脸。

善良的变成了邪恶,温柔了变成了残暴,天真的变得心机重重,而这一切都建立在我的掌心……

故事的起源,是在三千年之后,那是科技无比发达时代,飞船战舰漫天飞,那时我也才23岁,在科研学院里读书,学的是时间等,“嘿嘿”,我平时还是挺喜欢古人的漫画,虽然现在的都是电子立体漫画,但现在漫画大部分内容,不是机甲,不是战舰就已经没有其他的了,哪怕是爱情的也掺杂着战舰的背影,这点我比较讨厌,当把同一种内容的看多了,就会发现他一点都不好看,甚至有点厌恶,好在有许多古人漫画被我找到保存了下来,这不同的内容让我兴趣勃勃,一直有耐心的看下,我还曾经感叹道,为什么他们能描述的如此丰富……

时间过得飞快,我在科研学院学习两年了,学的是时间穿梭理论,这一点也是古人猜测出来的,不过到我们这一代,还没有实际施展的行动,在量子等等的领域中,还是没有完整将他分析,表达下来。

我的导师伊莲也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他教导着我大部分有关于时间空间的内容,不过这些以我们的科技水平只能猜测,多年前的虫洞穿梭我们都已经成功了,这一点就要经过时间的考验。现在年龄35岁的伊莲科研网站上发表了好多有关于此的电子论文,在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里,许多的人都能看到,但真正能看懂的恐怕也只有大师级的吧!

一切匪夷所思,多少归纳于量子碰撞机,因为它打开了我穿越世界的大门,而这一件事也是从那一天说起。

新世纪1200年的一天下午殿堂上。

我结婚了,跟一位美丽贤惠的妻子结成了夫妻,她叫伊莲,是我在实验室大楼里认识的,那一天就像命运女神安排,我们相遇了,而且一见钟情。我满怀着喜悦带着她游山玩水,欣赏星际间各种美景,但这一切都抵不过她的美丽。我忘记好多,但我还记得,那天结婚后我的老师来找到了我,并公布了最新的成果,时间穿梭好像已经成功了,我简直是不敢相信,直到我们去了实验室经历了一些小小的实验之后,我惊奇的发现许多物品穿越消失不见,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我也不知道他们何去何从,直到后来,我们在某些地方找到了老旧的物件,这让我们顿时大吃一惊,“成功了?”

“哈哈哈。”我激动的蹦蹦跳跳,甚至这一项伟大的成果告诉了我的妻子,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今后,噩梦就要降临了。

这个世界还是富人和穷人之分,我还是有点富裕,可以住在海边的那些小房子里,不要以这木制的小房子很便宜,因为在这个满是机械时代,能居住在这样的地方都已经是无比的昂贵,我花了大价钱才买了一座房子和妻子伊莲居住在里面生活,显然此刻我并不知,过来与现代的冲突密集的纠缠着我,他们虽然没有对我任何的影响,那是他们还没有被有利的条件给触发。

量子机器又一次实验,这次穿梭的是一个漫画本,经过多层挫折后,我终于大概的了解了他的方位,那是一个古老的城堡,在森林的深处,不过现在已经荒废了,没有人了,之所以把这城堡留下来,只是单纯的给地球留个纪念而已。

我们开着飞船启程了,就一眨眼的功夫,来到了城堡的上方,把飞船停在了城堡旁边的空地上,打开了城堡的封闭已久大门,进入了里面。不得不说这栋城堡很漂亮,面积也广阔,我在里面搜索了半天才发现有一个大房间,里面收藏着满满当当的一堆书,这个房间是古典风味,到处都散发着沉木清淡的香味,虽然这房子里面的书多了点,但我很有耐心,紧靠着书架,一本一本的翻过,我老婆也被我叫来了一起寻找,她现在靠在我的前面神情坦然寻找着。

“嗯哼。”她雪白的肌肤和傲人的身材就是最好的风景线。伊莲看到我注视她,黯然一笑,随后打发我继续找书。

我以微笑点头,随后,靠在古老的书架上拿着书籍翻阅,有许多奇形怪状的书籍,不过我对它们没兴趣,这里面又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现在这个世界矿产和资源才是最钱的,收藏之物,根本经不起炮火的洗礼,随随便便的震荡,甚至都能把他们打的彻底粉碎,这也就导致,现在收藏大部分全都是武器什么的,没人会收集那些易碎品。

有些新的书,的确是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多注视了几下,反正时间够,这个对我来说并不着急,我记得一本陈旧的书中间夹了张泛黄图片,好像有一位年迈八旬的白发老人神情凝重注视着远方的倒隐,那倒隐越看越奇怪,我差点入了迷,好在我的老婆跟我拍了拍肩膀提醒一下,我才反过神来,继续寻找那漫画书。

夜晚很快到来了,我们在这城堡里整理了两个干净的的房间,“嘿嘿!”一个当然是我和老婆睡啦,还有一个就只能老师一个人睡了呗。但我并不知道,此刻窗子外被飓风刮起,“刷刷刷”,咆哮着,吼叫着,伴随那无情的闪电劈碎了正生机盎然的巨树,一切在暗黑的黑影下变得无比诡异。

漫画在第二天的傍晚我终于找到了,他藏在书架里隐藏的内格里,里面有一个铁制箱子,箱子一直是锁的,没法子打开,我们也被逼无奈,用了点高科技,把锁给切开了,在这箱子里乱翻,我发现了,就是他,不仅如此,还有着许许多多的漫画书全都放在这里面,这让我更加激动(๑>؂<๑)。

书本上因为涂了什么胶,有一股怪味,这也导致了书没有蛀掉,或者发霉腐烂掉,她黄色的封面,散发着古老的气息,我翻了翻,我的那本漫画,就夹在最底下,但当我打开的时候,我却惊奇地发现,文字不见了,上面都是一种,难以描述,但我可以猜想,那是怪物,每一面都有,好多好多。我一开始并不声张,只是把书给她们看看,问问她们是不是也是如此?结果却发现,她们看上面是都是什么卡通人物。我就跟她们提醒:“怪物呢?”。“没有啊,我们也什么都没看到……”这也就让我更加惊奇,难不成这古老的怪物只有我才能看到?

具体的内容我无法分辨,但是我知道那怪物面前,有着一道艳丽的身影,她好像妇女脱光衣服之后全褛样貌,神情痴迷盯着前方。我不知道,她在到底干什么?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我快速地翻阅着却发现不仅如此,还有许许多多的种类,各种怪物,各种少女,就好像在做一个仪式,好像在召唤着什么?后来我到房子里用机器检查书籍,却发现依旧如此,这让我非常着迷:“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才能看到这些独特的画面?”我甚至请了医生来帮我治疗,而他就跟我说过并无大碍,你只是有点过度疲劳而已,身体很棒呢!

我笑了笑,把他“请”了出去,随后又陷入了沉思:“为什么?”我再一次拿出那漫画翻阅,却注意到上面变了还有着别扭的文字,但这拼搭杂乱的文字我却能看懂:“远古沉睡的恶魔之神啊……召唤你……给世界……拯救……吧。”这是一个插图上面有一道黑色的影子站在高耸之地,而在他的身下却有着许多跪拜在地着,心甘情愿做奴隶的少女。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我也是猜测,漫画上细致的画风没穿衣服和穿了衣服我总不可能瞎了眼,连这个都看不出,但为什么是奴隶,她们的神情我只是意想,大概吧!总不可能是故弄玄虚吧。”

晚上,我有点失望查不出原因,妻子伊莲安慰我不要灰心,因为很快就会过去的。妻子说了,我也心里非常安稳,今晚抛弃了复杂的心情,抱着妻子安稳的睡了一宿。

早上起来,神气一直饱满,伊莲都有点抱怨:“你昨晚都弄疼我了。”

我抓着脑袋尴尬的笑了笑:“对不起,宝贝,就这一次,就这一次,以后我亲点!”

吃完妻子给我准备的早饭后,我又去了实验室,准备了新一次的时间穿越,然而这一次,意外却发生了,当我把漫画本拿到的时候,还是好端端的的样子,当我启动机器的时候就好像感觉了把某个锁给打开了,而那个锁就像束缚某种的契约,当他醒来的时候,将给世间带来了无穷的恐惧。

一开始我并不在意,直到量子机器撞到最高潮的时候,突然间冒出了火花,呯的一声!旁边人的来不及阻止关闭,直接爆炸了,而我就在最前面,看着这泛起的白光,整个人,陷入了黑暗;后来我隐隐都能听到,好像有人哭着在叫我,可是,我再也没办法回她了,因为意识,已经完全与沦陷黑暗之中。

无尽的黑暗中,我做了许多的梦,我遇到了各种古怪的画面,比如墙壁和天花上都是浮雕和有些剥落的壁画,那的确有一些生物的图案雕刻在那幽暗的房间里,整个房间的墙壁都显得无比的诡异,我盯着他们,总感觉心里凉凉的,但我并不知道,他们其实也盯着我,而且雕刻的画面还一直动了,但我没有发觉,因为我一直害怕,害怕回不去了,没有电灯,没有亮光,在这个黑暗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我感觉浑身不好,特别是心脏,突然间跳的超级快,不是因为紧张,而是眼前那别扭的怪物他无缘无故的走到了我面前,好像还强行给我喂了什么东西。

我害怕的说不出来,我更不知道这怪物是怎么来的,直到昏迷前,我一直由衷的对她抱歉:“伊莲,对不起,我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该走了,不要再迷恋这凡人之所,回来吧!这原本就属于你的神躯,来吧!掌握着浩瀚的世界,随心所欲作你想做的事情吧!神,我一直同在!!!”

我不太确定,我脑海中的这一段记忆,但是我能知道,现在眼角处泛起了一道白光,她越来越亮,她越来越亮,直到我见到了这骇人的一幕,好多人,一个个都美落天仙,她们不知道什么缘故,一直臣服于我的脚下,我心里都有点小激动,“嘿嘿”刚想去抚摸她们那傲人的巨乳,莫名的脑袋一黑,整个人陷入了黑暗。

啥?我也是纳闷,不知道咋回事,直到眼前一亮,一个崭新的世界!!!

我不敢相信,我居然穿越了,这对我看了很多古人写的穿越小说的人来说,简直就是难以置信,我甚至捏了一下脸蛋感受到疼痛之后才发现,这不是梦,这是事实,我现在整个人都身处在异界。

“呵呵。”同时我也更绝望,彻底回不去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什么东西潜移默化的改变我的思想,那悲伤的记忆在我脑海中一晃而过,整个人变得刚来的兴奋之态。

“呵呵。”我自嘲了一声,这可能就是神的力量吧!我可能就是个弱不禁看的蝼蚁:“呵呵……呵呵……”

本能的想移动身体,但我突然间发现自己掌握不了,这让我更加恐惧:“为什么?为什么?这不是我的身体吗?”

我的害怕担心是多余的,后来我才是发现,我只是借了别人的第三视角,就是灵魂封印在了别人的体内,观察的所有的一切,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变得沮丧:“呵呵,我可能连个蝼蚁都不如吧。”

我现在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他说的。

“吾魔王,今复活,将再一次摧残这丑陋的人间,哈哈哈,人类把你们颤抖吧!”

我不知道他傻笑干啥,但我知道,附近的人看着他都是诚恳的眼神,它就像万众瞩目的一位,而我只是整个世界的旁观者。

别人的身体里,我感觉自己好疲劳,又感觉自己好疯狂,我完全失去了自己的形态,只能在任由的他做着各种怪异的事情,因为这一切都变了,变得无比惊悚荒唐……

我梦到了,又或者并不是我梦到,它显现的无比真实,仿佛触手可及……

恶魔曾经说过:“这个世间的人类和别的世间的区别就是到处都是脆弱落小的人类,所以人类之间相互帮助,相互尊重,才能在区危险的时代活下去。”

所以似乎当下一代还是弱小孩子的时候,就开始了给教育尊重,比什么都重要,但是时间慢慢流逝了,这一切,还是变了。”

为了实现自己的意义,那些有特殊能力的一群人寻找着有价值的方法,让自己得世人重视。当我们知道了他们曾经辉煌的事迹,却只能低头,温柔对待。

而丑恶,残酷,劣性,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这个世间。

魔王:

“我常常以为这个世界还有救,但我真正发觉的时候,已经化身为恶魔的人类残酷的,已经不顾一切……

我曾经是被别人盼为“最温柔的人”。乍看之下,就能明白这种体谅别人温柔的话,世上会真的有这毫无逻辑的论言吗?

而我现在这样的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

来到了这个肉以强食为根基的社会中,世人只看对你的评论,好人将会受到无数人的赞美,坏人只会得到无数人的厌恶咒骂,那我曾以为可以愉快地度过这人生,虽然等同于“诅咒”,但我也漠不关心,直到我放过了她,恶魔的手下,为什么?因为她曾经是我的姐姐啊!

我后悔我迷茫,救不了她,世人见我放过了恶魔,我一日之间掉落了神坛,所有人都讨厌我……然后,是她拯救了我,把我从这诅咒之间拯救了出来。

“呵呵,世人既然讨厌我,厌恶我,觉得我天理不容,那我宁愿以身饲魔!!!”

……

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但我能明白,他内心是很痛苦,很纠结,但当它变成魔王的时候,曾经美好的情感全被抛弃,整个人沦陷于黑暗沼泽之中。

后来好像经历了许多的大战,再后来他好像被封印,却有人来拯救,让他逃了出来,将曾经封印她的巫女抓了回去,而我记得脑袋里装着他从前的回忆。

一望无际的天空里弥漫的乌云终于驱散,透过云层光明照耀着四周。

“呼呼呼,终于结束了呢。”

“嗯。”

“魔王终于被封印了,我们的世界终于得到了解救,米莉我们结婚吧!”梅林再也难以压制心中的情绪激动的紧紧抱住米莉,在她耳边轻微说道。

米莉害羞的点了点头,目光所视他那英俊的脸庞柔弱的低语:“好。”

由于勇者们各显神威,魔王被封印了,整个世界恢复了平静,米莉和梅林如愿以偿终于待在了一起,完成使命后米莉为他生下了两个孩子,成为了两个女儿的母亲。

多年之后,梅林旧病复发去世了,米莉整整痛哭了一晚,红润的眼睛里装满了滚烫的泪水……好久才缓了过来,她知道为了世间,为了拼死保护我的他,要防止下一次的灾难,但我实力受损已经有点不行了只能靠女儿了,我要加她们培育成优秀的人。

“母亲大人!我也想成为和你一样优秀的人!”

“我要用我的剑来保护大家!”

看着两位女儿,米莉欣慰的笑了笑,将她们全都拉进了自己的胸脯感叹道:”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好女儿呢……”

米莉视线划过两道身影,看着老公的照片心中由衷的默念:“老公……希望你一定要保护着我们……”

然而,300年后,封印大魔王的法阵被别人突袭打破了,熊熊焰火在这不知名的村庄里一直燃烧,是的,这是她们世代守卫的家园,也是封印魔王的地方,然而一切沦陷了。

米莉听见有人呼唤,从房子里跑了出来,但出来后眼前的一幕让她不敢相信。

“村长大人……”

“村长大人请快逃……唔啊啊啊啊啊……”

“好久不见了!米莉!”这道诡异的声音在少女身后黑影显现。

米莉看着魔王单瞳便不由得猜出了他的身份:“阿奇拉斯……”

“哈哈哈,你还记得我,我至今记忆犹新,曾经我到达了这世界的最顶端,是你,就是你,把我这推下了深渊,所有人都恨我,哈哈哈,不过天道轮回,现在就轮到你了,我会把你们巫族一族的血脉和我魔神一族的血脉融合,就能诞生更力强大的魔鬼,哈哈哈……”独眼魔王猖狂大笑,随后嘴角一咧,脸色更为阴沉:“玩具,就该做玩具的本分,你们只是我繁衍后代的工具!!!”

难以相信,但事实发生了,五六公分粗壮的触手挥舞着叉入溢水的肥唇,少女本能痛苦叫道,但一种充实感在喉咙中让她们有苦说不出,而触手在身体里扭动着润滑的身体把在她们雪白娇躯贯穿了,能看到挺直腰板的少女面前樱桃小嘴被深红色的触手占满,长满肉瘤的触手甩动着,香甜的口水和粘稠的粘液甩的到处都是,巫女们只有头部得以看到,其他的地方都被触手给包围了,尤其是乳房上包裹着一条硕大的触手,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扎进去?这剧烈疼痛她们泛红的脸庞表达不出,唯独能看到她们神情十分难看。

米莉根本就看不清他在干什么?只知道自己的族人们拼命叫喊,然而肉体高潮让她们忍不住放荡淫叫:“嗯,唔呜……唔咕……!!!”噗噗噗又是一条粗壮触手贯穿了巫女柔软的身体,巫女拼命挣扎着,剧烈的活动却让自己浑身发热,而触手在她们身体里更加肆意妄为。

“没想到,终有一日,还得让我女儿进行仪式,但她们这薄弱的能力……我要怎样才能保全自己的女儿?必须要通往神殿,否则,一切都白费了……”米莉握紧了法杖,汗水不断的从脸上滑下,思考到最后,甚至没有发现几只怪物从身后突袭。

“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米莉惊恐的发现有人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臂,回头一看,那是一种身上布满触手的魔物。

“哈哈哈,我造的这傀儡还不错吧,忘记告诉你了,这可是拿你的村民造的哟!!!”

“不过,我会让你体验到什么叫做绝望!!!”阿奇拉嘶单瞳闪烁着,阴冷的笑道。

“不,你们不能这样……”米莉奋力的挣脱,但已经晚了,触手包裹了她的全身,整个人都沦陷于黑暗之中。

记忆就此中断,我并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但是我知道那巫女肯定会饱受摧折,我幻想着下面的内容,同时,我也希望我这个身体能更加温柔的对待他,好歹,我人的理智还是存在,我并不愿意做神,我只想做个普通人。

记忆断片,断断续续,我好像记得,下面内容惨绝人寰,不,到处都是那种怪物,人形触手怪,不仅在眼睛里,肚子还是身体里,全是触手,不知道她们怎么诞生的,那我知道,他们一定要那温暖的子宫才能繁衍后代。

黑暗一片的记忆,我隐隐约约听到了。

“唔呜,呜呜呜呜!!!”

“有什么……东西流了进来……体……体力逐渐消失了,不要……不要快住手……我竟然被除了那个人以外这丑陋不堪的怪物给……亲人……呜呜呜……唔……不要把他伸进来……”

“嘶嘶嘶”,这是我听到最后的声音,我并不知道它是什么?直到后来我才明白,米莉兴奋的身体忍不住射了,她被注射了猛烈的春药,整个人都到达了高潮,要堕落了吗?

“呵呵。”

我的眼前还是黑暗的一片,或者是契约,又或者是神的有意,看不到摸不到,脆弱的灵魂只能躺在这无尽的深渊里,或许这是对我最好的保护,但我宁可不要,可我又不得不要,因为我一直被他掌握着,无法逃避,无法拒绝。

我甚至还猜测,曾经走过的道路,是不是全是他操控的?我不敢幻想太多,因为我怕他能读起我的心意。

在这世界里陪伴我的只有永世的孤独和那硬塞的记忆,我的思想进入了停滞,我仿佛梦到了自已漂浮在粘稠的黑色液体里,一些头部长着眼睛身体像蠕虫一样的东西在液体里扭动着,它们光滑的身体上富满粘液,其他的就没有了,我仔细观察在它们一端看到密密麻麻地吸盘,随着身体的移动,吸盘张合着吐纳着不知名的液体化为一道细流,涌入这黑暗之源。

接下来的一幕简直就是吓到了我,那些触手在我身旁莫名的拍打着我,浓稠的粘液都溅到了我的身上,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能闻到那恶心的气臭。我本能的想把这粘液挥开,却察觉到自己不是那饱满的肉体,如今只是一道暗淡的虚影,仿佛随时要溃散的样子,这让我痛苦得尖叫,害怕自己下一秒就要死去,但这茫茫无边的黑暗,哪怕是大声喊叫,又有谁能听见?

周围的一切都是死寂的黑暗,只有触手相伴,我十分厌恶他们却不得不与他们相舞,直到远方泛起了微亮的白光,这让我重拾信心,奋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我想离开这片黑暗,我想得到世间的救赎,我一直盯着那白光,哪怕相距千里,我也永不停下。

黑暗弥漫了我,光明拯救了我,到达了终点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美好,那是不仅残忍,而且超级恶心,白光深处是更为浓郁的黑暗,黑暗的中央是无尽深渊,我沦陷在了其中,甚至我还看到墙壁上有着一个跟我一样的身影。

“难道和我一样也是沦陷于此的人吗?”

我不由得思考道:“哎,反正我已经走不出去了,何不去看看!”

当我有游近才发现,我和她与众不同,她是被浑浊的液水包裹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人形的轮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能精准的看到她,但我知道我想救她,她是个女人和我一样孤立无助的人,不过,我此时的内心总感觉有些怪异,仿佛有人在推波。

靠近她,我似乎看到了她整个身体躺在了浑浊的黑色海洋上,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怪异的事情突然发现了,好像她感受到我的存在,混沌的魔水从她身上流下,赤裸身躯展现在我的面前,我捂着嘴不敢多语,心中更是疑点重重:“怎么回事?算了,好奇心害死猫,那我就当一回猫吧,反正一切都不重要了。”我用手滑动了靠近了她,看到了她的肌肤,我并不在意,我只是想看她的脸庞,最后,终于看清了她的脸庞,但我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是她?

为什么是米莉,曾经在异世界的那巫女!!!

米莉一动不动地躺着,闭着眼,表情像是熟睡般安详,我不知道她是否活着,于是我试图靠得更近些来确认,但这时,那粘滑的身躯动了,这是我曾经感到最为恶心触手,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来?

当回忆起往往的事情,我笑了笑,终于明白一切都是由那所谓的神推波助澜,哪怕到这里都是他的意愿,“呵呵。”怪物只是驱赶让我降临这里,我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唯独知道我只是一个被关在笼中,透过这无尽的黑暗观察着混沌。所谓的一切都是虚伪,只有米莉才是真是,我想叫醒她远离这苦海,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掌握不了了自己的身体,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我惊恐的大叫道:“我变成了触手!!!”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我也知道现在一切都失去了意义,变不变无所谓的……我透过如今的身体感受到米莉沉重的呼吸,不由得感叹道:“还好,怪物没拿你怎样。”

黑暗里,我闲着无聊衡量现在的身体,差不多有三米长,因为太黑,在这牢笼里我分辨面不清自己的颜色是什么,只有一点我最明白,现在我的身体动不了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能动了,但我坦然的接受了……他却让我看到这一幕……

魔触柔软的吸盘缠粘在米莉身上,尾部的后面伸出了两条细小的触手,抓住米莉的大腿,向胸前屈起,又向两边张开,而在后方的我看到,她弯曲的性感大腿后面撅起了的浑圆丰臀就像随时等着来交媾的动物一样,这样淫荡的姿势她如果醒的话恐怕早已面红耳赤娇羞不已。

魔虫身体都吸附在她的胸前,乳沟里肆无忌惮的晃动着,我难以置信,我也无法相信,从前,我从未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女人的胸部,米莉胸前光滑而又圆滑,结实的把我包裹在中间,我甚至能闻到那淡淡的乳香味,这是我曾经永远都无法体验到的。魔虫从身上钻出布满肉刺的触手舔舐着全褛的铜体,其中还有两条触须远远地伸向了米莉的乳房,把巨乳裹得紧紧实实,并在葫芦上戏耍着那两颗粉红的樱桃,我注意到乳房也是一个敏感的部位,她的身体因此都微微地颤动着,或许因为刺激时间太长,她整个人都身体颤抖起来,嘴巴也轻微的张开,我能听到她发出了淡淡的呻吟声,但除此之外,她没有别的任何动作,不过,魔触行动了。

他们在乳房上涂抹着魔药,乳房竟然与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我难以想象这越发沉重的巨乳为何能挂在这脆弱的身上,但我看到一股异常香甜的白色液体,从乳头顶端溢了出来!“这肥美的乳瓜里居然开始分泌奶水了?”我十分好奇。与此同时,魔触越发急促、奋力搓揉米莉胸前巨大敏感的肥乳,胀痛的感觉无法丝毫缓解,幸亏她是睡着,只有身体稍微颤动。“噗噗”在魔触的爱抚下,又一阵细微的液体喷射而出的声音,触须用力搓揉的肥大乳头,两股香甜可口的奶水喷涌而出,浓香甜蜜的奶水一直射到几米开外,才改变轨迹坠落至黑海,不过,这等美味的食物终究逃不过魔触的触须,细长的触须蔓延到堆积的水潭上,张开那肉眼见不到的小嘴,吸吮这甘甜香滑的乳汁。

在药物下,我能看到米莉肥熟美肉的其中一个变化。吸收了魔液的丰满巨乳变得更加肥美坚挺,胸围增值更有132公分上,米莉胸前就像挂着一个超大甜瓜一样,肥乳不光变大了,而且还让米莉分泌出异常旺盛的奶水,简直就是人形奶牛!粗大的乳头顶端喷泉般的奶水在继续不断大量涌出,大股奶水顺着乳肉往下流淌直至地面,从侧面看,肥硕巨乳就像喷发的火山,不同的是这对乳山向上喷出的是香甜奶水,实在是壮观。

经过催化肥大后的乳头变得更粗长,两个近四寸长的乳头,像充血勃起的肉棒一样挺立在米莉胸前。魔触竟伸出短小触须抓住了她的通红乳肉,向外极力地扩开,直到她的乳房口变成一个鸡蛋大小的圆洞,我通过这个洞穴,甚至能看到蒂结乳房的组织,不过这也是归纳于我得到了神的一部分,可以透视!!!我看到了触手把更多剂量的药物扎进了乳肉里,乳口都被她堵塞,肥美乳瓜像是要突破某种界限一样先是涨大了几圈,随后奋力向前挺起,鼓起乳房下,曾经暗淡的血管都清晰可见,我甚至还能看到里面浓浓的乳水,而那乳房犹如十月怀胎,她高高的鼓起在肚子上。米莉胸前两个乳房膨胀的已经将她的脸庞覆盖了,我看不到她的脸神,但我猜测,她肯定很痛苦吧。但是插进在乳房粗壮的触手还是没有拔出,躺在地上的米莉身体难受的下意识抽搐着,那巨大而肥硕的巨乳挺立在胸前,悠悠晃动,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要爆炸了吗?”我猜测同时也有些害怕闭上了眼。当我视线再一次睁开时,乳房依旧顽强,两团乳肉虽然薄的已经可以一手戳破,但她十分倔强,虽然身体里分泌的数以万计的乳汁,哪怕已经到达了极致,她依然夸张把乳水容纳在自己浩瀚的巨乳,不过这回已经太多太多了,米莉嘴巴都开始溢出了乳水,与此同时,米莉的腹部,犹如吹气球一样一鼓而起,上面狰狞可怕的血管都被撑到了极致,总感觉要爆炸了。

米莉那毫无遮掩的柔嫩阴部,我没有仔细看过,但我现在看到了米莉阴部十分的干净,她可能是白虎吧,我甚至都没有看到阴毛的存在,只见到小阴唇在淫水下显得格外光滑动人,它虽然被紧紧的夹在肉膜里,却一直高傲挺起,我仔细的看了看,在她诱人的花蕾里,居然雕刻着诡异的花纹,他在肥唇深处,不仔细看是无法将他看清。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这样的纹身,但我能知道的是,这花纹看着很像魔法少女里面堕落的印记。而他似乎趁我不注意的时候,闪烁了黑色魔光。

我现在猜测到她原本的皮肤就具有伸缩的弹性,再加上多次我不知道的改造,让她身体扩张能力比以前多了几倍,甚至还有的修复能力,要不是一次性过量,她这敏感淫靡的身体依旧能勉强承受住。不过我看到乳水无比灵活在翘起的臀部处找到了发泄口,他们掀起了紧致的皮层,露出了那充满污垢的穴口,把在外面的皮肤向两边拉扯开,一往无余的向外喷出,我甚至看到了肠道,血管等等,构成人体身体的重要器官,全都被乳水冲刷了出来,但肚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大,乳房依旧心花怒放的分泌着,喷出的量甚至还没有分泌出的多!!!还好她的身体有点修复能力,要不然肚子身下的口子扩张了把她的身体撕裂成了一半。

米莉信许是太累了,都已经没有力气呻吟了,而且我终于看到魔触从她薄如纸片的爆乳上拔出了,被扩张到异常巨大,看上去极其好生养的淫熟巨乳发出诱人的色泽,在吸过淫药并转化后看上去好像又变丰腴了几分的巨乳就像水龙头放闸一样喷射出大量的奶水,肥弹滑腻的巨乳顶端的香浓奶水越喷越凶,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而且那浓腻的奶柱,又急又粗,无穷无尽,喷枪一样向前喷射,湿润了前方一大片,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浓烈甜腻的奶香味。而她肥臀硕乳上混着汗液和奶水,泛起阵阵淫乱肉光,看着都让人为之发狂。

此时,昏迷的米莉躺在已经浓稠的乳海中,四周漆黑的一切全被污白了……“呵呵”,我就知道光明不会如此轻易降临,那白色的只是别人乳水……但我并不知道,当我做完这一切事后,那淫乱丰腴的美躯悄然发生改变。。。

突然,米莉的身躯一阵抽搐,她的拳头握紧了,这是这么长时间里她作出的最大幅度的动作,然后,在她的挣扎中,身体居然剧烈的鼓起,无数的触须在她体内诞生,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来的,但我知道,他们一个个都有男子的脚臂粗大,而这丑陋的虫子在她肚子里一直游弋着,特别是乳房游向了一大群,当我再一次看到,我发现她的乳房丑陋不堪,一群触须在肉下抖动,乳房下像长起了许多的肿瘤,看着都无比可怕,虽然有点挤,但这些肥大粘稠的触须依旧不折不挠的用力吮吸里面的乳汁。

这场噩梦没有结束,她滚圆的身体似乎终于忍不住了,轰的一声爆炸了,鲜血和乳汁炸的到处都是,其中伴随的还有那残缺的肉块,经历了十几次的分泌生产,原本坚强的身体变得脆弱不堪在我不留意间莫名爆炸,如此之景,我心中毛骨悚然,但惊恐之余,甚至有点想骂人:“为什么?每次承受的都是我?”

魔触终究还是开始散去,我看到米莉身体的残渣被那些恶魔触须一个个吞噬了,我甚至有点庆幸,还好不是我,随着记忆越来越远,我沉没在遥远的黑暗中,我想过挣扎,却又想起了这只是个荒唐的梦,虽然这个梦如此的真实。

视线再一次转移,我居然又来到了魔王的身上,但我不敢相信的一幕发现了,梦中已死米莉活生生的在我眼前,她跟我曾经想的完全一样,与众不同的是她变成了魔物,而且是如此放荡的魔物!!!

+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furk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