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furk ♥

沉沦之境 第二章

目录

沉沦之境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苏殇篇

黑夜里闪过一缕电光,苏殇紧握着短刃,一刀扎在这丑陋的怪物身上。

“啊……”类人形长着翅膀的怪物嚎叫着,在黑暗中倒下,墨绿色的血液,一点一滴的留下。

“结束了。”苏殇短刃之中,冒起着耀眼的白光,是她将灵力注入在了里面。

她往前一刀挥去,怪物顿时惊恐嚎叫着,但没用被她斩为两段,化为了灰烬。

好不容易杀死了这只怪物,但她知道没用,怪物是杀不完的。

“呼,呼。”将短刀插在腰间的刀鞘上,苏殇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这时,莫名的浓烟突然弥漫在她的四周,笼罩着附近残缺的街道,迷雾中似乎有一双眼睛,忽明忽暗,却是紧紧盯着她,这是不详亦是恐怖。

苏殇抬起了头,看着四周,只见一切都变丁,她越发用力的握紧匕首,因为她知道是祂们在玩弄世间。

沿着浓雾中的一点点光芒,苏殇一直向前走,走向前方的道路。

前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只有迷雾中,祂们的窃窃私语,是衪选上了她,那么这也将无法改变,她也会舍弃人类的躯壳,从而得到新生。

很快,苏殇走到了那一丝光芒的尽头。

那是一个黑色的漩涡,里面充斥着各种禁忌与疯狂,隐约都能听到怪物的嚎叫声。

她眉头微微皱起来:“这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想调查一下,这不确定的因素,但这四周的种种让他显得十分诡异,又想离开这里,但总觉得有一只手推动了自己,仿佛是在警告自己离开就会如旁边的白骨一样被抹杀掉。

于是她只能压下心中的种种怪异,往这深邃的漩涡里走去。

衪在笑,是她来了,怪物都兴奋着撕吼着。

“你来了。”是衪亦是她,面目祥和的看着她。

“???”

“谁。”苏殇抬过头来,便看着一个身穿黑色便衣的女人。但不同的事看不清她的脸庞,而且在她那两团被衣物抱紧的巨乳上,似乎是由什么东西在扭动着,异常诡异,异常恐怖,苏殇很快断定她不是人类。

不过,在这种地方生存的又怎么可能是人类呢?

苏殇看着四周疑惑了起来,这里的墙壁地面还是任何东西都是由肉块组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它们在动,就如同心跳一样蓬勃生机。

这才多久。

她听到了许多怪物的惨叫声,他们只是表达了一丝不满,就被伟大的衪彻底抹杀,这是在警告她吗?

苏殇并不知道,她用手抚摸着心脏之处,都能明显的感受到心跳快了完全不止一倍,害怕,在害怕,自己的肉体都控制不住在颤抖着,仿佛遇见了这世间最可怕的东西。

她是除魔猎人的一员,本就是为除魔而诞生,世上就没有她能怕的东西,但这一次不同,她的身体都是由衷的感受到那巨大的恐怖,如同无尽的深渊吞噬着弱小而又无知的灵魂。

“你来了。”衪笑了,笑得是如此痴狂,如此恐怖,伴随着怪物的惨叫声,犹如世界末日。

“怪物。”如果是一般情况下。苏殇早说了,但她现在不敢,也不能,是衪的奴隶束缚了她,让她拚去那一切对衪不敬的话语,苏殇脑袋一片空白,她实在想不出,眼前的衪要干嘛?

但苏殇却听到了她的细语,她听不懂,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一旦提到祂,整个空间都在颤抖。

衪笑了,为祂而笑:“主人,这是你的祭品,奉献给你的完美的祭品。”

祂没有回答,但衪知道祂默认了,主人也需要力量,欲望则是他力量的来源,这完美的祭品这就是产生极具欲望的来源,她单一一个可能并不能代表什么,但如果,全人类尽由她掌控,产生的欲望之力就能填满衪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你过来。”这是衪一道恐怖扭曲字语。

苏殇心中的警惕感被拉到了极点,当她把这句话语后,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往前行走:“这到底怎么回事?”她说不出话来,只有看着笑眯眯的衪。

在她面前,衪展现了真实,是她伊雪微,却又不是她,她是神,是伟大的神,远非人类所能猜想。

苏殇看着她的样貌顿时惊到了,捂住了嘴巴,她从没见过如此漂亮的人,那怕是人类中的所有女人把所有的优点合在一起都没有她一丝的美丽。

这让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苏殇知道,她并不是人类,只是披着人类皮毛的伟大存在,苏殇不敢多想,就怕她读懂自己的心意。

“我就这么可怕吗?”伊雪微本来的她并不知道,但衪知道,而现在即使衪的世界,即使是在梦中,亦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触手开始狂欢,肉瘤疯狂抖动,伊雪微动了,她白皙的双手抚摸在苏殇黑色的紧身衣上。

“好痒。”感受到大腿边轻微的触动,苏殇雪白的脸庞透出了一丝潮红,她目光慢慢的看着衪的手指。

“啊这。”在伊雪微的眼里的雪手在苏殇看来变成了那扭曲不堪的邪恶触手,她不敢置信让她产生一丝快意的即使这邪恶的触须,它在动,它还在动,从脚下到胸上没有一缕空隙放过。

苏殇脸庞从潮红变成了通红,身体兴奋的等待着她的救赎,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双手慢慢的举起呻吟着:“好热,好热,我要,我要。”

伊雪微笑了,她把苏殇平坦地放在了地面,自己则慢慢的靠在她的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身旁的触手疯狂蔓延,在苏殇紧致的战斗服外四处游走摩擦着,从四肢爬向了大腿及身体甚至颈间,而且中途不断分泌着一种带有浓厚腥味的浓稠黏液,涂满了她的全身,触手兴奋的挑逗着苏殇的私处、脸颊,以至于她美丽的头发上都带有着大量的浓稠粘液,苏殇毫不在意,她吮吸着嘴角边极具恶臭的液水,现在看来,这就如同天降甘露,美味至极。

浓稠的粘液渗透了苏殇衣物与她雪白的皮肤接触:“呜啊……这湿透的感觉……好喜欢呢。”苏殇痴迷的呻吟道,小手不忘去爱抚自己浩瀚的巨乳。

神从来都不需要凡人所需要的催情物质,在他们看来,要与不要,只是他们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要,即是臣服在他们的脚下,不要,即是被彻底的抹杀,而她是被衪无意间的一角看上了,她只能臣服,永世成为衪的奴隶。

苏殇不断的喘息,隐私部位任由触手爱抚,从未有性爱经验的她,下体的私密处都开始分泌爱液,伊雪微难受到她微弱的反应满脸洋溢着欢快,她轻轻按摩着苏殇敏感处,缠着她身体的触手更是隔着润湿的紧身服抚摸她丰满的双峰和渐渐挺立的乳头,在她身下湿润的阴蒂和荫唇被伊雪微一双手爱抚着,这奇异的感觉使得苏殇浑身感到莫名快感:“好,好舒服……!!!”

“要,我要更多。”全身的欢愉让苏殇声音都变了,纵然如此,她依旧疯狂地索取着她的关爱。

“很享受是吧?”伊雪微笑了。

这时一根较为粗大的触手伸向了苏殇的脸颊,要是以往看到这如此恐怖丑陋的物体,可能早就被苏殇杀死,像这眼前是她,是她伟大的触须,苏殇深深地被它吸引,迷恋了张开了鲜红的小嘴吐纳着香甜的香气,等待它的到来。

触手进来了,很快,没有感觉,苏殇在嘴巴里能感受到她的分岔在缠绕自己的香舌,浑身的欲望都被他勾引出,熊熊燃烧的欲火使得身体分泌液水更多了,尤其是下面那隐私部位湿透了,甚至流出了一大滩堆积在她那丰满的屁股下。

伊雪微笑着压在了她的身上,两对肥美的乳房相互挤压看着都能勾起男人的欲望,苏殇身体一直控制不住自己在颤抖着,但当那香甜的红唇轻舔着她沾满浓稠液体并因欢愉而酥红的脸颊上后停下了,他得到了认可,他不再因此害怕。

“她的身下好像有一种肿胀感,一直顶着自己敏感的阴唇,这是要进去吗?”想到这里,苏殇害羞着脸红了就像了一个熟透的苹果。

她们的衣服都开始融化了,这是衪的伟力,亦衪的奇迹,现在在这空荡荡的地方只剩下两个全褛的少女,但她们两个都毫不在意,因此已经身在于此。

苏殇第一次认真地看着伊雪微的身体,这是她凡人的躯壳,并不是神的存在,她依旧很怪异,一对连自己双手都包不拢了巨乳上长着二条像小蛇一样的淫邪物种,身下更是有男人肉棒一样的巨大存在,但她并不害怕:“主人,来吧!!!”

伊雪微笑着没有回答,但那硕大的肉棒疯狂分泌着液水已经将此彻底表达,它要进去了,哪怕是如此大的它。

苏殇感受到了肚子下面激起的巨大鼓胀感,好满足啊!她的肉棒撑开了她紧致的阴唇,布满皱纹的肉壁因些被撑的挺直,而这一切只为了他更好地进去。这莫名的鼓胀感越来越大,庞大的他好像要完全进了这湿润的淫荡之穴,苏殇很是欢喜慢慢的扭动身体,让他不留痕迹的填满里身体的每一处:“嗯,嗯,啊……”

“痛。”少女愣了一下是他完全进去了,同时也将她的第一次夺走了,隐隐约约能看到肉棒与阴唇缝隙边留下的鲜红血液。

等待着疼痛的过去,转而来之的是那空虚被填满的饱足感,苏殇兴奋的淫叫着,她生平第一次的高嘲大量的爱液涌出,但被肉棒向上拱去,只能堵在这狭隘的淫唇里。

她平坦的小肚子稍微的涨起来一点,但快速摩擦的肉棒使这一丝一缕的胀痛感彻底消除了。

“啊啊啊啊,好舒服!!!”苏殇两眼中充满着对他喜爱,她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幸福的滋味,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可怕的怪物,还有的仅仅只剩下了自己心中对保卫人类最后领地的一份挣扎。

伊雪微似乎很少说话,她这是不屑于和自己说话嘛?苏殇没有多想,因为她又开始在自己的隐私部分抚摸着,与此同时伊雪微拔出来硕大的肉棒,自己阴唇都在颤抖着,吐出着大量的淫水。

苏殇无力的躺在地上,双手都无法举起,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他们并不是因为衪的可怕,而是他们太过兴奋,能得到他的一次宠幸。

“女孩,才这样就撑不住啦?”伊雪微亲吻着她私密的部分说道,在苏殇听来这字字扭曲不堪,但却能勉强听懂这一句话:“没事的,主人,我还行!!!”

伊雪微用手搓揉着她挺立的乳房和乳头,用外表火辣的雪白皮肤摩擦的她粘稠肌肤上的每一丝,每一缕,这是一种很痒的感觉,但苏殇说不出的幸福,随着伊雪微的爱抚喃喃呻吟:“啊……呜啊……嗯……啊……”

伊雪微又吻上苏殇的朱唇,不过这一次她将舌头探进口内和苏殇的香舌缠绕着,火辣的舌吻更使得苏殇失了神的迎合着伊雪微的爱抚,真的好幸福啊,真想永远的沉沦于此。

苏殇笑了,笑得很是欣慰。

两个火辣的身体混杂着触手交缠在一起,这一刻她动了,是她胸前的两条小蛇,她紧紧的咬住了苏殇红肿的乳头注射着不知名的药水,很快就有反应,丰满的巨乳先是一般颤动,随后在原来已经很大的基础上又膨胀了一圈,就宛如两个小皮球挂在她的胸前。

短时间的膨胀感,苏殇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不过她看到自己胸前的变化,好开心,好高兴,抚摸着长大的它,两条小蛇从她的乳头上离去,她的乳头都开始膨胀起来,苏殇能感受到胸前炽热的触感,仿佛是有什么要出来。

这是一股暖流堆积在了胸口里,乳头感受到了这温暖的暖流兴奋地膨起,就像熟透了的枣子点缀着雪白的巨乳,伊雪微两只手细心的抚摸着她丰满的雪乳,苏殇受不了如此刺激喜悦着呻吟着:“出来了,要出来啦!!!”

未经生育子女的她开始分泌出了乳汁,这是她的初乳,这是她的第一次,他们从乳头边流淌下湿润着她巨大的乳房。伊雪微很感兴趣,她香甜的红唇舔食着带有浓烈奶香的乳汁,凹凸不平的触感又一次堆积在自己的双乳上,苏殇已经兴奋的离不开了。

“啊,好棒,好美味啊!!!”苏殇纤细的小手构那着溢出的乳汁,放在嘴里细细的品尝着,这是自己的杰作,亦是衪的杰作。

伊雪微一如既往地笑着,并没有多说什么,但她的奴隶开始细细低语:“神,将赐予你绝为宝贵的神液,你将会得到新一次的升华,附于绝对的实力。”

“嗯?”苏殇点了点头,然后伊雪微动了,触手也跟着动了,两个带有吸盘一样的空心触手缠绕着吸住已经因快感而挺立的乳房,“……啊……啊……啊。”吸盘触手疯狂挤压丰满的双乳吸取香甜的奶汁,猛然袭来的连续快感使的苏殇发出了剧烈的呻吟声。

众多的触手将她抬入空中,将大腿拉开成交媾的姿势,此时已经变得特别粗的巨大肉棒顶在了苏殇的胸口,触手爱抚着乳房,乳房也煖交这硕大的肉棒,而他不断分泌着白色的浑浊液体,涂抹在少女的脸上。

“啊呜。”一大口淫臭的液体吞入嘴里,苏殇并不感觉恶心,只是感觉太少,还要更多。

肉棒离开了她圆润的脸蛋,放在她下面已经泛滥成灾的隐私部位,阴唇,它或许是见到了巨大的肉棒,开始吐纳一股股的热气,他也要,也要更多,不断留下的爱液即使他对肉棒爱最好的证明。

触手挑逗着她的乳房,她愉悦的放声淫叫,在一瞬间硕大的肉棒完全插入。

“呜。”

一次性猛烈的插入造成短暂的剧痛,苏殇疼的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而那比她两腿还要粗的肉棒像发了疯一样撞击着她肥胖的阴唇口,脆弱的阴道上都传递着火辣辣的疼痛感,然后疯狂分泌着爱液缓解压迫肉壁的饱胀感。

肉捧突起的颗粒不断按摩着荫道内部,造成的快感、欢愉使得苏殇几乎是欲仙欲死,身体不断的随着肉棒扭动着,大量的爱液从凹凸有致的美臀边留下,沿着修长的雪腿不断滴落在地。

“滴答滴答”水滴的声响,伊雪微很享受眼前这幅淫糜的景象,她的秀发,她的乳房,她的脸颊以至于她的双腿都在滴落淫荡的液体,苏殇神情痴迷的呻吟着:“我要,我要,为神诞下后代……”

她淫叫着,伊雪微满足了她。

触手开始疯狂,肉棒逐渐膨胀,在这强大的刺激下大量又稠又浓的腥臭白浊精液喷洒而出,苏殇子宫顿时大量的精液填满,平坦的肚子再一次胀起,而这一次犹如六月怀胎般的大小。

渐渐的太多了,身体都撑不下,许些白皙的液水从她的嘴角流下,她的乳房也与这巨大的肉棒相互呼应,疯狂没有一丝停留喷涌着泉水般海量的乳汁,无数乳汁都洒满了伊雪微的身体,但她不会介意,舔食着这美味的味道,真棒。

苏殇已经从疯狂的高潮中停不下来了,在这些白浊的液体下身体都开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她的乳房变得更加饱满,皮肤变得更加细腻,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一般。

很久,直到疯狂的肉棒从她阴唇拔出,这一切变异才缓缓平静下,少女还是处于欢愉中,依旧兴奋着分泌着液水,恍恍惚惚的苏殇并不知道自己的阴唇已经被扯开了一个巨大的肉洞,都能清晰的看到缔结阴唇的组织。

白色浑浊的液水流了许久,她的肚子才慢慢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但她此刻已经双眼无神彻底沦陷于这黑暗沼泽之中,哪怕是触手挑逗她的乳房,她都没有一丝丝的反应,只有许久,身体轻微的颤抖。

她是有稍微一点意识的,但伟大的她禁锢了她那薄弱的意志,给她下达了命令,“去吧,去吧,去感染更多的人吧!!!”

苏殇点头了,一张古老的契约就在她的面前燃烧殆尽,触手也比有所感觉将她从半空中轻轻放下,她能动了,但她突然觉得缺了点啥,她记不起衪伟大样子,更记不起之前在干什么?

现在只能看到在肚子上一道奇异的图纹,他在发光,他在发亮,他需要力量,他需要庞大的力量来满足衪。

无穷无尽的触手弥漫她的全身,迷茫间,黑色的紧身衣再一次穿在苏殇的身上,但这一次与众不同,他有着莫名的力量,可以给自己加持,可以说神衣亦是如此。

同时,束缚她的紧身衣是无法脱下,他是诅咒,亦是契约,他会时不时的摆弄着少女的敏感的身体,让她时刻记住对衪的契约。

“啊呜。”紧身衣密集的触须抖动着,少女通红的脸呻吟着,这时,突然间,一把漆黑的利刃从混沌扭曲,无法描述,难以描述的地面破出。

当它涌现的一瞬间,四周的怪物都停下了细语,“这是。”他们惊讶道,很明显能感受到这利刃的疯狂和扭曲,它代表的亦是衪,伟大的衪。

肉壁上的肉瘤在短短时间内疯狂摆动,恶臭的气息一瞬间弥漫在这狭矮却永不忘边的巢穴里,有一种声音很轻微,是他在低声聆唱,是它在呼唤着她。

苏殇看着这把利刃总有着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本来就是自己的物品,她慢慢的靠近它,出于本能的把它握在了手里,而在这一瞬间,利刃里仿佛传来了一声怪物的嚎叫,遥远的虚空弱小的生灵听到这一声的声响后,竟直接被抹去,无一丝痕迹。

少女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荧光,这是获得强大力量之后的最基本的认可,是衪认可了她,而她可以掌握他,这古老的弑魔利刃。

苏殇的身体触摸到它欢呼雀跃,在这狭隘的巢穴里翩翩起舞。

许久,荧光黯淡下来。

苏殇摸着这把利刀能明显的感受到它在颤抖,这是太过兴奋了嘛?她不能知晓,但穿在自己身上的触手服突然疯狂的撸动,缠绕着这把二丈长的利刃,苏殇握不住利刃彻底被她夺去。

“他要干嘛?”苏殇是这么想的,不过整把利刃,被触手紧紧的包裹着,而且放在了自己的身后,她看不到,因为被触手紧紧地固定了。

似乎是谁在呼喊?似乎是谁在吟唱?那似乎是一个禁忌之音无限回荡在利刃之上?产生了共鸣,产生了触动,利刃化为了一摊液体,开始重新组装,而这一次变成的就是那又粗又长的巨大木棒。

触手拖动着它,一点点的往少女的阴唇放去。

“这,啊。”苏殇感受到自己隐私部分带来的一丝触感,难道是要塞入这里面吗?她顿时脸红了。

没有一丝丝防备,触手就将它一股脑的堆入,很疼,因为它是坚硬的,并不像肉棒那样柔软,挤到了自己的肉,还在不停的颤抖摩擦,或许触手的粘液沾满了它,使它散发着种种高温,苏殇能明显的感觉到,肚子里很烫,烫的要烧坏了。

这持续的时间很长,在短短的一小时内就觉得度日如年,但苏殇很开心,笑着如盛开的花朵,点缀着这死寂的空间。

慢慢的,一切都变得模糊,就像有人记起,又像有人忘记,就像着路往的过客,匆匆忙忙之间只见一眼。

苏殇看着自己的身体透明了,整个空间亦是如此:“我要消失了吗?”

她抱着怀疑却坦然的看待这一切,直到自己的身影彻底消失了,但她没有发现在黑暗中,那绝世美丽的身姿,她一直盯着她,一切做完后,她很满足的点了点头,重归于混沌。

世界上仿佛没有衪的存在,苏殇忘记了衪在那残缺的街道上醒来,这时她的队友来了。

“苏殇,苏殇,我在这里,你看的到吗?”一位可爱动人的少女摇晃着手臂说道。

这是她的好朋友,最好的没有之一。

苏殇微笑着站了起来,美丽的秀发,随风飘动,她举起手大声呼喊:“我在这里,我看到你了!!!”

“呯!”是少女撞进她怀中的身影,两对巨大的乳房都相互挤压在一起,扭曲着变形了,少女眼角带着滚烫的泪水,喃喃的细语:“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苏殇抚摸着她美丽的秀发,在她的耳畔上轻声低语:“好!!!”

<< 沉沦之境
+1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furk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