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yyyy123 ♥

沉沦的复仇 第三十一章

沉沦的复仇 第三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十一章 北京

一觉睡醒,许佳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赵涛已经不在身边了,不过听着厨房那个老旧抽油烟机的声音,许佳佳安心的笑了,习惯性的左边一侧身,让触手床给自己清理着身体。

“哈啊~唔唔,嗯~”

虽然已经习惯不少了,但是早晨触手的色情清洗还是有点难受,在高潮边缘不上不下的感觉又要持续好几天了,咽下嘴里的精液,站起身任由触手的粘液像是蛇皮一样褪下,干净光滑的少女光着身子来到了厨房。

“哎嘿~咱什么时候贴春联?”

露着半个头的许佳佳像是完全恢复了一样,扒着厨房的门做着怪表情。

“咱?昨天你啥活都没干!自己贴去,顺便把我家的也贴了。”

“略略略,那我去啦。”

风风火火的许佳佳嘁哩喀喳开始涂胶水,有些褪色的旧春联被人们当做垃圾一样扫走,一年的祝福落得这个下场,不知道刚被贴上的新春联们看着什么感受,不过许佳佳可懒得管什么道理,不就守个传统,还祝福,这一年没少倒霉,过年还得为了你花上五块钱。

呼呼的扫走地上的废纸,走你~许佳佳干净利落的干完活,小手小脸都脏兮兮的,红灰交替。

唤出衣服里的触手,许佳佳现在真的有些依赖这玩意了,实在太方便了,粘液一喷,全都干净,当然,如果下身那几只触手能够老实点或者更不老实一点,就更好了。

“你的饺子,今儿咱出去玩去吧,大年初一的反正咱们也没得回。”

“耶?去哪玩啊?”

“额,野餐??”

“哈?哥,你是不是傻了,大冬天的……”

“六阶了害怕什么冷,脱光了你还能跳舞。”

“喂喂,有这么对妹妹的么?”

“烧烤,BBQ,去不去?”

“去。”


大街上车很少,赵涛一路飙到八十,直冲自己别墅所在的郊区,后座的BBQ旁边放着一堆食材,许佳佳正和爸妈通着电话,身上的触手服又变成那套可爱的蓝色羽绒服。

“啊,没事,爸妈你们吃点好的,没事没事,我不缺钱,真的。”

“哎呀,好着呢,上次722分,我觉得清华应该没问题的。”

“哈哈哈哈,明年等我来了我一定要去看看,我听说海豚还能亲人呢。”

“嗯嗯,爸妈拜拜,好好照顾自己哦,我明年就来接你们享清福了。”

“哈哈,好啦好啦,拜拜拜拜。”

“呼……”挂了电话,许佳佳冲着车窗哈了一口气,画了一颗星星,车窗上的雾气很快消失了,淡淡的湿痕组成的星星映着许佳佳的小脸,和眼睛深处那枚淡蓝色的星星对在一起。

远方的天空不再像是从前一样蔚蓝,冬季的云总是灰蒙蒙的,遮着太阳掩着星星,压着世界上所有的人,有的人长得高,自然会感到难受一些,有的人还没有开始长高,却也能体会到那种难受的滋味。

“哥。”

“嗯?”

“一会我要喝啤酒!哈尔滨!”

“……”

“只有青岛……”


餐补一铺,冬天干冷的土地意外的很适合野餐,今天的风也不大,BBQ良好的运作着,上面的烟雾晃晃悠悠,但还是直线的往上升,而他们的生父,羊肉串兹拉兹拉的滴着油,丰厚肥美的味道绕着许佳佳的鼻子转啊转。

“哥,快点啊。”

“闭嘴吧你,少吃点薯片,穿个签子你都懒得干……”

“哎呀,昨天干了我这么久,今天那玩意插进去的时候还有点疼嘞。”

“…… 今儿换个地方好了。”

“当我没说……”许佳佳摸了摸自己的子宫,里面的触手慢慢的摩擦扭动着,这种适时的快感她已经习惯,只是慢慢积累起的快感,在临近高潮的时候不断徘徊着,好不容易就要达到的时候,那几只磨人的触手又停了下来,当时的许佳佳自认为习惯了就好了,直到凌灵给她说了一句话。

“习惯?呵呵,这个变态玩法,当你感觉自己习惯就好了的时候,才是最绝望的时候。”

现在的许佳佳在经过边缘半个月这种极致折磨后,终于学乖了,顶多一周,要不然自己就要和王小萱一起被玩到晕过去了。

香气越来越重,烧烤的热量和香气好像驱散了冬天的寒冷和孤寂,这时候许佳佳的肚子倒是咕叽咕叽的叫了起来。

“哥,羊肉多放孜然,少要辣椒。”

“……”

“再要一串圆白菜和虎皮椒~~”

“滚!!”


“呼呼,嘶哈,好吃诶,哥,唔哈哈……哈,我介绍你去我原来打工的地方,当大排档的师傅好不好。”

“吃你的吧,三十多串还堵不上你的嘴。”

“绝~~~~对!会超受欢迎的,唔吼吼吼,好烫。”

“你倒是运功啊。”

“才不嘞,吃烤串就要烫烫的,哪像你们,干啥都运功运功。”

赵涛一想也对,便散去了浑身的星辉,狠狠的一口咬了上去。

“哦吼吼吼烫死我了,我靠,这他妈不是冬天???”

“哈哈哈哈哈哈”,许佳佳笑的前仰后合,“哥,你知不知道吃串子之前要吹一吹?哈哈哈哈。”

赵涛盯着眼前的烤串,陷入了人生的大思考之中,眉头锁了又展,可怜的羊肉在他手中颤抖着,最后还是被无情的吞下肚去。

“就你话多!”

一边开玩笑一边吃着,许佳佳笑嘻嘻的问道:“哥,你最近有点怪哎,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死了死了的,看你最近活蹦乱跳。”

“说了你也不知道,我在查一件事,要杀几个人,小萱说,可能和一个叫周霞的女人有关。”

“唔,咳咳,周霞?我妈她同事诶,我去北京找她们的时候见过一次,那个大长腿,啧啧啧。”

“大长腿??”

“对啊,又长又白,那又有什么用,不还是要去搬砖啊~”

“她走路的时候,是不是没有声音?”

“额,没注意过……”

“从来不会跷二郎腿?”

“咿,还真是,没见过她跷二郎腿,不会吧,巧的过分了这个。”

“不过分……”赵涛想了想,凡是跟自己有关的人,关系都近的不行,那么这个周霞,没准真是当年那个周霞。

“佳佳,初二咱们去北京,怎么样,你还可以看看父母。”

“呀!!好啊好啊,不过,没票了吧应该……”

“我开车带你去,咱们明天去北京。”

“好好好!对了,别忘了给婉婉姐打个电话哦。”

两人心情同时好了起来,赵涛找到了线索,许佳佳可以去看父母,一举两得,心情好了自然要开始大吃特吃起来,赵涛反正现在挺有钱,两个人又烤又吃的,弄得满嘴都是油。

“干杯!!”许佳佳仰脖喝了一小口啤酒,那个奇怪的味道让她有些咳嗽起来。

“干杯……不想喝就别喝了,反正你现在也喝不醉,坚字诀早都练完了吧?”赵涛也喝了一口青岛,冬天的啤酒咋凉,喝下去口感倒是不错。

“师傅,能醉么?”

“可以,喝渡银河就能醉,触手族的酒。”

“哥……”许佳佳晃着啤酒罐,笑嘻嘻的粘了过来。

“滚滚滚,渡银河的材料大部分都绝种了,我给你上哪找去,什么月风草,一点星,就算是我们那时候都不好种。”

“佳佳,我这有哦~”凌灵诡异的飘了出来,小手一晃,几株银色的小果子掉了下来。

“一点星?你从哪找来的?”赵涛脸色古怪的拿起地上的小果子,凌灵都这么贡献了,那自己也没理由硬拖着了。

从加泰那里一一兑换出需要的材料,赵涛变回触手,星辉一聚,诸多材料变成汁液开始急速发酵,触手族的基础技能也很优秀,酿酒的速度飞快,不一会,清澈透明的酒液带着点点粘稠,灌入了赵涛随身带的瓶子里。

“给”,赵涛晃了晃手里的哇哈哈。

“额”,看着哇哈哈的瓶子,许佳佳的小脸都歪了,这么珍贵的酒,硬是被赵涛弄出了一种一块钱的廉价感。

“还差了一步哦,佳佳”,凌灵笑嘻嘻的抱着许佳佳说道。

“额,哥,还差哪一步?”

“行了行了,没有那一步你也能喝的烂醉”,赵涛摆了摆手。

“去把你哥的精液全都吸出来,吐到这个瓶子里,就是真正的渡银河了。”凌灵悄咪咪的说道。

许佳佳小脸一红,咋喝个酒,还这么黄啊?

(作者:因为要给这章加点颜色~~)

无奈的看着盯着自己的许佳佳,赵涛摸了摸她的头,往自己的胯下按了下去,一种温热的感觉瞬间包裹住了他的阳具。

冬天的寒冷中,有一个湿湿热热的小空间包裹着自己的阳具,赵涛叹了口气,一手伸到了许佳佳的后面,隔着衣服揉搓着少女一身细嫩的皮肉。

温软的小舌划过龙头的感觉有些奇妙,仿佛因为天气寒冷,许佳佳的舌尖上每一处颗粒的摩擦都感受的格外明显,就像一条变成了热血的小蛇,灵活的绕过每一处沟壑。

淡淡的吮吸声听着有些明显,周围满是铺的厚厚的雪,没有什么杂音的环境下,嘴唇和口水的摩擦就是唯一的声音了,细细的滑腻水声,娇嫩皮肤摩擦的声音,舌尖轻轻触碰的声音汇聚在一起,赵涛闭上了眼,把最后一位主料交给了许佳佳。

白浊的精液融到酒里,瞬间便化开了,里面仿佛有着点点星光在游走,许佳佳哇哇的看着,仰起脖子喝了一小口。

醇厚的甜味和酒味直冲许佳佳的脑海,晕晕沉沉,脑袋想要往下陷的感觉慢慢的浮现了出来,许佳佳酡红的小脸拿着烤串,吃一口喝一口,仿佛是一种解脱一样,她大声的笑着,和赵涛开着玩笑。

飞行棋,藏猫猫,赵涛陪着许佳佳玩了不少游戏,东倒西歪的许佳佳当然赢不了,只能耍起赖来,逼得赵涛各种输,大雪覆盖的树林里,满是两人的脚印。

玩的差不多了,吃的也差不多了,许佳佳脚尖一点,运起轻功晕晕乎乎的回到了别墅,和赵涛玩起来了大富翁4,并且操纵着金贝贝成功让赵涛的忍太郎破了产。

一斤的渡银河下肚,许佳佳已经彻底不行了,倒在床上静静的睡了过去,这个酒虽然劲不小,但是却很绵柔,酿制需要的诸多材料对人类的修行也很有帮助,睡下的许佳佳没有那种醉酒的晕沉难受,而是安然的进入梦乡。

坐在静室里修炼着,赵涛体内的星辉已经很成规模了,强大的能量不断运行着,和天边的星星仿佛辉映在一起。

第二天就要去北京了,赵涛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可不能太紧张,周霞的实力要是存下来,自己可是不够看的。

将近半夜,赵涛给白婉婉拨了个电话过去。

“喂,老公。”

“婉婉,明天我和佳佳要去一趟北京。”

“嗯,我去接你们,怎么突然要来北京?”

“佳佳说,周霞可能是她父母的朋友,我就决定去一趟看看,而且佳佳也很久没见她的父母了。”

“好,我和你一起去,话说,我的徽章要不要开?”

“先不急,明天看看情况,最好还是等你陷入瓶颈再说。”

“哈哈,好,那我明天等着你。”

两人煲着电话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的时候说着以前的事,有的时候又说起工作上的烦心事,淡淡的温暖绕在林生的心头,这种幸福的感觉,幸好没有走丢。


“许佳佳!!醒来了啊许佳佳!!!”赵涛无奈的大喊着。

“唔……几点了啊哥。”许佳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十点了都!到北京得中午了。”赵涛一把拉起许佳佳,触手服瞬间成型,给许佳佳整理着身子。

“好吧,那咱们现在就走?”

“当然了,小懒虫。”赵涛拉起许佳佳,两人从别墅离开,往北京赶去。


“还有多久啊哥。”许佳佳无聊的看着窗外,迫切的想要见到自己的父母。

“快了”,看了看表,只剩二十分钟了,赵涛心里有些紧张,和当年的人对战,这怕是第一次了。

高速上一成不变的景色让许佳佳很快就厌烦了,昨夜的酒劲还没彻底消除,小姑娘靠在椅背上,慢慢的睡着了。

赵涛开着车,用一根触手勾起了毛绒毯子,盖到了许佳佳的身上,想让她谁的更舒服一些。

“如果找到小霞,你会怎么办呢?我的主人?”凌灵悄无声息的飘了出来,坐到了车的后座上,笑着问道。

“问问她关于实验的事,打听一下孙守的下落,还能干什么”赵涛淡淡的回答道。

“呵呵,好主人诶,你没发现么,复仇这件事,你就没放在心上过,这几个女人,一个都没苗床化吧?而且灭了你们触手族的应该是人类啊,怎么就揪着可能早就死了的孙守不放呢?”凌灵笑眯眯的问道。

“心理安慰不是这么找的……”凌灵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淡,魂体也化成一缕青烟,飘回了许佳佳的脑海里。

“……”赵涛皱着眉头,有些迷茫的看着前方的路,自己这么做到底在图什么呢?如果要复仇的话,如果自己承认了触手族王子的身份的话,那不是应该重新奴役人类,让触手崛起么?

自己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呢,血印的事何必再管,母亲和凌风的事,杀了就是了,这么跑来跑去的,净折腾自己么不是。

“唔……”许佳佳翻了个身,呢喃了两句,把自己身上的毯子裹得更紧了一点,虽然她不惧寒冷,但是暖和一点,总比凉凉的舒服多了。

就在赵涛沉思的时候,北京的收费口已经到了,下意识的跟着车队通过闸机,赵涛才反应过来。

“佳佳,醒来了,北京到了。”

“啊?”许佳佳揉了揉眼睛,抹去车窗上的雾气,趴在上面看着首都的景色,看着自己父母抛弃自己来到的地方。

“这怎么都没人?”

“大过年的,都回家了啊。”

“那,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诶,今儿不是初一嘛。”

“你这孩子听不懂话啊,人都回家了,回老家了,北京的人就少多了啊。”

“哈??”

许佳佳陷入不小的失望之中,北京那些堵车啊,人山人海啊,她想看的都没看到,过年的空城倒是小小震撼了她一把。

“你父母打工的地方在哪?”

“在在,六里桥??我记得是这个地方。”

“中心区啊,行,我给婉婉打个电话先。”

赵涛拨出白婉婉的电话,北京毕竟人生地不熟,有个从小长到大的人领着还是好得多。

“到啦?”白婉婉温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

“嗯,佳佳的父母在六里桥,我们先跟你汇合,然后再去吧。”

“住在丰台那边啊,没事,先来我这,我家的地址是……”

在手机上搜索了一下白婉婉说的地址,赵涛驱车前行,大约半个小时才到。

眼前是一个古朴的大院,面积一看就不小,里面很多二到四层的小楼,各种建设有点像是老破小的样子。

一身白色大衣的白婉婉正站在门口向他们招着手,赵涛随便找了一个停车位,便和许佳佳从车上下来了。

“婉婉姐好,你家这里看着和我家那边的小区很像诶。”许佳佳跳了过去,挽着白婉婉的胳膊说道。

“哈哈,就是这样,普普通通,哪有你们想的那么神秘”白婉婉笑着刮了一下许佳佳的鼻子,对赵涛说道,“先进来吧,换个车,咱们一起去,如果真的是那个小霞,还能有点准备。”

“行,也只能这样了,顺便参观一下军区大院是什么样子”,赵涛笑着说道。

“什么什么样子啊,就很普通啊,我这里是陆军大院,海军那边的要好很多,进门这里都是团级干部住的地方,嗨陆哥陈哥,我朋友,帮忙登记一下,这里是子弟小学。”

门口站岗的两名士兵有些惊奇的看着这一对一看就很土的男女,一边恭敬的回答着:“白小姐,您的朋友直接进去就好了,不需要登记。”

“额,我们没有什么注意事项?”赵涛问道,他都被看的不好意思了。

“跟着白小姐,就没有。”一名站岗的士兵严肃的回答道。

“哈?婉婉,你够厉害的啊……”赵涛摸了摸白婉婉的头,带着一副求抱大腿的语气说道。

“呸呸,赶紧进来吧,谢谢陆哥陈哥”,白婉婉吐了吐舌头,拉着赵涛和许佳佳跑了进去。

“喂,老陈,那个男的叫白小姐什么?”一名士兵脸色精彩的转头问道。

“貌似……你管人家那么多,赶紧站岗,一会轮换呢”那名陆哥咽了口口水,扛枪立正,也不搭理同伴了。

走进军队大院,赵涛就像一个土老帽一样左顾右盼,也没发现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设施比较全,有学校,幼儿园,还有机关食堂,体育馆什么的,房屋构造和老破小还真没什么区别。

“这里就是我们平时锻炼的地方,还有,啊!”白婉婉突然惊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下体。

“怎么了?你还自己加料了??”赵涛无奈的走上前,给白婉婉的触手服上开了一个口,露出了阴部。

原本穿刺密封起来的阴部,被白婉婉自己挂了六个环上去,银亮亮的,上面还带着钻石,几个阴环的重量估计不小,拉扯着阴唇肉,从肉针中突了出来,不停流出的淫液把阴环染的亮亮的一片。

赵涛轻轻的一拨拉,阴环叮叮当当的开始响了起来,白婉婉呻吟一声,身子整个软了下来,倒在了赵涛的身上。

“啧啧啧,姐姐诶,这不得疼死了?”许佳佳摸着其中一个阴环,轻轻扭着说道。

“啊啊!哎哎哎,佳佳,别动别动,这不是想给主人一个惊喜嘛。”白婉婉红着脸说道。

许佳佳佩服的点了点头,穿孔的疼痛她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在穿好的阴唇上再挂环,那简直是疼到飞起,虽然她也挺恋痛的,但是白婉婉这个程度她可达不到。

赵涛笑了笑,白婉婉有多喜欢疼痛惩罚,他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这一世考虑着她刚刚重修,赵涛便没有太过火,不过照现在的状况来看,还是自己太温柔了。

“等这次完事吧,这个世界的道具可比以前多多了”,赵涛扯了扯阴环,笑着说道。

“啊啊啊啊啊!!哈……是,主人……”白婉婉身子一抖,一捧淫液从蜜穴中打出,被拉扯的阴唇上满是水迹。

“让我……缓一会……”白婉婉的衣服重新闭合,一个小高潮后的她坐在路边,让自己心情平静一下。

赵涛和许佳佳也坐在台阶上,和白婉婉聊着昨天的事,三个人说说笑笑,气氛也挺活跃,但是,一个很煞风景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咦?白婉婉?怎么坐在这里啊,不舒服么?”一个瘦弱而吊儿郎当的男子走了过来,油里油气的说道,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的样子。

“你俩他妈的谁啊,怎么进……我靠?”男子对着赵涛骂骂咧咧的说道,正好迎上了白婉婉带着愤怒的眼神。

“陈子平,嘴巴干净点,他们是我朋友。”白婉婉有些生气地说道,同时传音给赵涛和许佳佳,“这是一个师长的孩子,很烦,我们算是一起长大的,老想让我嫁给他,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你的脸……”陈子平咽了口吐沫,色眯眯的说道,“好红啊……”

有过不少女人的陈子平一眼就看得出来,眼前的白婉婉刚刚高潮过,平日里对自己没什么好眼色的女神,今天这么诱人,不由得让他看呆了。

“关你屁事啊,我们要走了。”白婉婉不耐烦的拉着两人离开,看都没看一眼。

“啧啧”,陈子平也不生气,眯着眼睛回想着白婉婉的样子,心里开始构建起无数龌龊的计划,下体都慢慢的变硬了,“家属区高潮?妈的,明明是个骚货破鞋,还在这装纯,等着吧,你一定是老子的人。”

离开了陈子平的视线,许佳佳有些担心的问道:“姐姐,师长的孩子啊,你这样做,没事么?”

“就一个破师长,他敢动我一根头发,他家就能把他剁成八块,爬着来我爷爷面前道歉!”白婉婉气还没消,语气狠了不少。

乖乖,赵涛也咽了一口吐沫,自己这个小女奴,家里到底是什么来头,貌似在大院里,地位也挺高的啊。

七扭八歪的走了很多路,白婉婉领着两人来到了另一个院落里,从外面看,那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四合院,但是走进去后,赵涛被惊的合不拢嘴。

虽然没有多繁华,但是这个院子里有一种独特的铁血味道,所有装饰一看就很名贵,却有一种朴素而直接的美感,各种陈设不多不少,排列有序,整个院子就像是一件18世纪时,普鲁士的战争艺术品。

“大院里面也不一定都是高干子弟,比如前面,住的都是团长啊,旅长啊那一层的人,在北京只能算中等阶层,大院里面的小院,住的人等级就会高那么一点点了。”白婉婉解释着。

“那,那个陈子平,能不能进来啊?”许佳佳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他老爹进来都要报备!”白婉婉没好气的回答道。

“那你家,到底是什么级别的?”赵涛也禁不住好奇问道。

“一会你们就知道啦”,白婉婉好像不太愿意讨论这个话题,直接带了过去,领着两人来到了一个侧屋。

“这里是我的房间,里面有一些年货,可以看着挑一挑,我还没给佳佳欢迎礼呢,顺便从我那里拿点东西去看父母,茅台啊中华啊,都在那堆着,想要什么随便拿就好,把这当自己家。”

从小生活就贫苦的许佳佳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堆东西,不光牌子响亮,包装更是华丽的不行,估计那个包装盒自己都舍不得买。

“不用了婉婉姐,我去随便买点就好了,我爸看见了,肯定要骂我的”,许佳佳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以后我要自己买到这些东西。”

“佳佳厉害啊,好,以后可要加油哦,对了,这些可不是买的,这些都是别人送的,以后好好努力,这些东西都不用买。”白婉婉从身后抱着许佳佳说道。

“姐姐,你教唆我受贿诶。”

“呸呸呸,小机灵鬼,赶紧挑点东西去!”

“那……”许佳佳的眼神一转,拿起了一袋瓜子,“就这个了~”

“哈哈,好,那咱们休息一会吧”,白婉婉捏了捏许佳佳的脸蛋,转头对赵涛说道:“主人,我爷爷想见你。”

赵涛一愣,这种大人物见自己干什么?

发一章存稿,表示存活,最近公司的事情太麻烦,实在没精力写了

<< 沉沦的复仇 第三十章
+1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yyyyy123            

One thought on “沉沦的复仇 第三十一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