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yyyy123 ♥

沉沦的复仇 第三十章

沉沦的复仇 第三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十章 过年

日常——许佳佳篇

秋去冬来,自从别墅的淫宴后,赵涛等人开始了平静的生活,许佳佳努力学习,时不时来赵涛家里接受调教,白婉婉则是家里公司两头跑,和赵涛约会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肖潇备战着比赛,陆小谨则是疯狂的学习和修炼,每次许佳佳接受调教的时候她也总是一起过来,王小萱是最粘赵涛的,时不时就出来让赵涛遛狗,每次都汁水淋漓的回家,江雁就很少来了,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这期间也有过几次别墅的聚会,大家玩的都很开,当然,实力也在飞速的进步着。

转眼间,就到了2009年的新年了,赵涛裹紧了围巾,长长的吐了一口白气,“今年就这么过去了啊。”

“是啊,你七阶也稳定下来了,准备什么时候开给她们开徽章?”

“再等等吧,嗯,佳佳的可以先开了,对了,兄弟,呵呵,新年快乐。”

“哼!我对人类的节日可没什么兴趣。”

赵涛淡淡的笑了笑,走回了自己的小家,敲了敲许佳佳的门。

“佳佳,在么,今年大哥大姐他们……”

“啊,哥。”

许佳佳红着眼眶打开了门,一看就是刚哭过的样子。

“又不回家了啊。”

“嗯,爸妈说过年有个大工程,三倍的工资,哥,我想上大学,想去北京找我爸妈,我也想挣钱……”

“加油,以你的成绩,考个北大稳稳的。”

“嗯!”带着顽强和逞强的笑了笑,许佳佳红着小脸拉住了赵涛的袖子。

“那个,那个……”

看许佳佳夹着腿的样子,赵涛也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个丫头现在越来越能忍了。

许佳佳的触手服下面,三根触手激烈的搅动着,咕叽咕叽的淫液顺着颤抖的大腿不断的排出,被触手吸收,到高潮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几乎三秒就是一次边缘,也亏得许佳佳忍了将近一周。

“凌灵有教你什么啊?”赵涛走进许佳佳的屋子,放下了自己的公文包。

“师傅啊,什么虚字六绝,斗转大阵,碎星掌法,超复杂的。”许佳佳又恢复了一副活泼的样子,眼睛里的哀伤被隐藏的很深,却被那层淡淡的水光不断的放大着。

“好好学,都是很强很强的功法呢,来。”赵涛把许佳佳抱在了腿上,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

“啊……没有啦,我,啧,我早都……嗯,呜,呜呜呜呜啊啊啊!”

说不下去的许佳佳把头埋在了赵涛的肩窝,大声的哭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抓着赵涛的衣服,像是把全身都要埋进去一样依靠着他,一串串的泪珠汹涌的从眼眶冲了出来,许佳佳的坚强总是建立在伤害自己压抑自己的基础上,而赵涛则是这层脆弱的坚强后,现在最有力的依赖。

“哥啊啊啊,呜呜呜呜呜……我……我好想他们,钱钱钱,在这里不能挣么,非要,呜呜呜,非要跑北京。”

“乖乖,如果可以在这里,大哥大姐怎么可能会去其他地方呢,你长大就懂了,没事,没事。”

“我怎么不懂!我什么都懂,就是因为我越懂,我才越难受!我,呜……我好想和他们一起啊啊啊。”

许佳佳的哭喊声越来越大,外面的鞭炮开始响了起来,欢声笑语像是有意的避开这座屋子,从两边悄摸摸的偷偷跑开,然后对视一眼回头轻轻的在笑,许佳佳只能把自己蜷缩在一起,像是一个脆弱的蜗牛,即不敢伸头,也怕被人一脚踩碎。

“我……对不起,哥,大过年的你看这,我没事了,哈哈。”

哭过后的许佳佳重新笑了起来,手背抹去的泪水湿湿滑滑的,刚刚抹净的小脸上又滑下两行眼泪,流到了咧起的嘴角里,这一次因为笑着,泪水的咸湿反而更快的渗到身体里面,许佳佳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用手不断的抹着自己的小脸,不停的笑着。

“好了,佳佳,今年咱们一起过。”赵涛伸出触手,帮许佳佳抹干净了脏乎乎的小脸,毫不顾忌的吻了上去。

舌头和舌头之间传递的不再是以往的香甜,许佳佳满是酸涩的味道顺着身体渡给了另一边的赵涛,而赵涛只是吻着,不停的吻着,直到呼吸都开始不顺畅,他还是吻着许佳佳,唾液的相交慢慢的冲淡了那股悲伤的味道,许佳佳终于沉浸在了接吻的气氛当中,双手抚上赵涛的脸,纵情索求着。

粘稠的接吻声盖不住鞭炮的声音,外面的喜庆好像回来了,在许佳佳的屋子里欢快的跳着,而床上的两人仍然没有分开,赵涛的衣服被许佳佳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许佳佳的触手服也自动解开,两具白皙的肉体滚在了床上,不断交织在一起。

“哈啊……啊啊啊~主人,哥哥,嗯啊啊~爸爸,主人。”

胡言乱语的许佳佳伸直了脖子,迎接着赵涛的冲击,这一次的赵涛没有用什么能力,只是凭着最原始的欲望,狠狠的向许佳佳的深处冲刺着,慢慢的击碎那层外壳,打破里面深切的悲哀。

“佳佳,看着我,运行斗转大阵。”

“啊啊~是……嗯啊啊,主人。”

听话运起内功的许佳佳惊讶的发现,随着赵涛的撞击,许佳佳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誓约的地方,巨大的星星这次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变淡,开始出现一些影像。

幼年的许佳佳和父母在一起快乐的玩耍。

小学时,许佳佳托给了祖父祖母,父母背着包,不舍的坐上了大巴车。

中学时祖父祖母死了,那间房子留给了许佳佳,父母满脸灰尘,微笑着摸着许佳佳的头,然后转身离去。

高中了,父母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许佳佳开始懂事了,无数的夜晚过去,许佳佳的手从细嫩变得粗糙,骂人的话从只会笨蛋变成了操你妈的比,书包里除了书本,还有一叠厚厚的传单,有些发白的衣服依旧穿着,和朋友笑称这是复古时尚风。

还有每一年的春节,许佳佳从茫然哭泣,到笑着举起白水,对着自己说一句新年快乐,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下来过。

无数的画面映在许佳佳的脑海里,无比痛苦的回忆全都涌进了许佳佳的心里,快感和悲伤交织在一起,许佳佳像是释然了一样笑了起来。

纵使只有自己,那又能怎样呢,前半生父母不在,那么让他们后半生无忧不就好了么,你们抱着砖,就不能抱我,你们抱着我,就不能养我?那,就让我去抱着你们,养着你们吧。

“啊~哈啊啊~嗯啊~”

积攒了一周的欲望一瞬间爆发了出来,许佳佳眼睛里淡淡的星星开始变得有一种实体感,晶莹剔透,非常明显的映在瞳上,那是一颗淡蓝色的星星,像是宝石一样散发着光芒。

“哈……主人,这,这是什么……咦?我六阶了??不是吧?”

惊讶的许佳佳抖了抖身子,真的六阶了,连跳三阶??

“这个就是徽章,也是一个熟奴的标志。”赵涛轻轻的从许佳佳的身体里退了出来说道。

“唔,这玩意能多来几个嘛?主人,嗯哼,好主人。”

“你没事别和肖潇乱学。”赵涛感觉自己脑门冒出了几条黑线,“这玩意只有一次,每个徽章都有不同的含义的。”

“那我的是?”

“淡蓝色,像是天空一样,象征着坚强。”

“呵,坚强啊。”许佳佳轻轻摸着自己的眼睛,自嘲的笑了起来,“也是呢,这是最适合我的徽章了吧。”

“哎?那师傅的是什么啊?”

赵涛指了指许佳佳的身后,凌灵就在她身后漂浮着,抱着胸一副无奈的样子。

“师傅师傅,哎呀,银色的?银色象征什么啊?”

“哈哈哈,银色啊,给你师傅留个面子,就不说了。”赵涛笑着起来,准备去把年货搬来。

“哎呀,别嘛别嘛,师傅你就告诉我嘛。”

凌灵尴尬的看着许佳佳,“徽章这个事,别乱问,这个东西不是单单的增强实力而已,往后你就明白了,比如柔儿的是温柔,甜儿的是热烈,琴儿的是淡泊……”

“师傅那你的呢。”许佳佳瞪大了眼睛看着凌灵,蓝色的星星增增的亮着。

“哈哈,我还是告诉你好了,银色代表的是淫乱,这是你师父的徽章。”

赵涛十几个触手端着瓜子花生大白兔,还有一堆新年要用的东西走了进来,大声的笑着,当时看到凌灵的徽章时,别说赵涛,就连大长老加斯都傻了眼,狂笑不止。

“我……我怎么知道会是这样的徽章!”

“能在边缘徘徊一个多月的,配得上这个徽章,凌灵,别回去睡觉了,今年过年一起过吧。”

“拿你们没办法”,凌灵无奈的找了个凳子,装着坐下去,两个女人就看着赵涛在这布置。

“喂喂,谁是主人啊?啊?我干活你们就看着?”赵涛拿着扫把抱怨着。

嗑着瓜子的许佳佳把瓜子皮随手扔到地上,看着青筋暴跳的赵涛,赶紧捡了起来赔着笑,“好主人嘛,主人最好了,我和师傅被你玩了半年啦,这一天就当放假了好不好嘛。”

“就是诶,前世的时候我的主人也会来帮我们过年呢。”

师徒联合下,赵涛无奈的干活,不过一个大老爷们,实在是不太会弄这些乱七八糟,一怒之下,赵涛变身触手形态,刷刷刷的把屋子弄的焕然一新。

“给我留一点啊,五香的都让你们吃完了。”

“哎哎,不要诽谤哦,我一个魂哪里吃得了东西。”

“嘛,七点半了,春晚春晚,哥我要吃茴香的饺子。”

“……”

咕嘟咕嘟,饺子下锅,赵涛熟练的抄起过了三滚的饺子,端到了屋外,快要八点了,春晚也要开始了。

“啧,这玩意看着就很难吃啊。”

像割玻璃一样尖锐沙哑的声音吓了众人一跳,加泰有些尴尬的看着众人。

“你不不过年么?”赵涛没好气的问道。

“我这不,闷么。”加泰触手挥舞,强行辩解着。

“额,加泰主人?怎么这么老了?”

“闭嘴,凌婊子,当初就应该一鞭子打死你!”

“哈哈哈哈哈,行了行了,咱们两个都是魂体,就别怄气了,你盯着人间看了这么多年,都没发现我盯着你看呢吧。”

“呸,老子早都发现了……”加泰嘟囔了两句。

“那你们怎么没打起来呢?”许佳佳好奇宝宝一样眨着眼睛。

“咳,加泰,变人形吧,那离魂刺都不是故意的了,今儿别管其他的,咱们就好好放松一下。”

“切……”加泰慢慢的变换了起来,一个书生气的男子出现在了面前,还带着一副老式眼睛。

“真的好久不见了呢,加泰主人。”

“你杀我们的时候,可没见现在这么恭敬。”加泰找了个椅子坐下。

“是不是因为打不过师父啊”许佳佳像是灵光一闪一样的说道。

“……”几人尴尬的对视着,倒是许佳佳先笑了起来,这个死丫头就是在搞怪。

“开始了开始了!”许佳佳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春晚也开始了。

“看我抓一把中药,服下一贴骄傲,我表情悠哉,跳个大概。”许佳佳兴致勃勃的跟着唱着,70后的赵涛傻眼的看着,两个老古董更是听不懂周杰伦叽叽咕咕的唱着什么。

“这功夫不能打啊,怎么被改了这么多。”

“哎呀,这是表演啦,哪能真打呢”许佳佳看着功夫表演,和凌灵闲唠着,只见凌灵拿出了一堆虚幻的瓜子磕了起来,看的加泰一愣一愣的。

“咳咳,凌灵,当初找天玄经的时候,我帮了不小的忙吧。”

凌灵白眼一翻,“给给给,不能再多了。”

“北京欢迎你,在太阳下分享呼吸,在黄土地刷新奇迹。”

这下赵涛可是会了,还能跟着许佳佳一起唱,剩下两个老古董不停的嗑瓜子,中间肖潇拿金牌的片段倒是引起一阵惊呼。

“精辟?我看是屁精。”《不差钱》,赵本山的最后一作,惹得赵涛和许佳佳笑得欢快,却不停的说着好像没有以前卖拐啊,反忽悠热线啊什么的好了,两股老古董继续面面相觑,瓜子也没了。

经典的难忘今宵响起,许佳佳伸了个懒腰,嗯哼的放松着,赵涛也拿出了鞭炮和竹竿,准备守岁的最后一步。

“哥,烟花~”许佳佳拿着一盒镁铝的烟花棒,一脸期待的看着赵涛。

“啊,对,咱们一起玩这个。”赵涛笑了笑,把鞭炮调整好位置,左手冒出一团黑火。

“出发啦!2009年!”许佳佳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赵涛跟在后面,外面的邻居们都在放这鞭炮,暗暗的夜色被烟花打的一片绚丽多彩。

“哦吼~~~”赵涛手里的鞭炮开始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明灭的亮光照着许佳佳的小脸,一身蓝色小羽绒服和一双露指手套,小姑娘一脸幸福的看着逐渐减少的鞭炮。

三千挂的炮仗很快就放完了,许佳佳把镁铝棒拿了出来,和赵涛一起点燃,星星点点的白色火焰在空中画着圈,许佳佳突然安静了下来,蹲在地上托着腮,带着笑容不知道在想什么。

“佳佳?”

“嗯,哥,嘿嘿,其实我更喜欢叫你哥,就是在想,怎么就认了哥你做主人呢?明明是个强奸犯,哈哈。”

“额”,赵涛有点尴尬,也蹲了下来。

“哈哈,没有啦,哥你别这样嘛,说实话,就算你是强奸的我,我也感觉比那些虚伪的垃圾强好多,哥,多亏了你呢,我感觉我这半年是我这几年最快乐的时候了。”

“哎,佳佳……”

“噗哈哈,没事啦,都是过去的事了。”

许佳佳的眼睛看着远方,轻轻的哼着歌,赵涛就这么看着那张明艳的侧脸,也笑了起来,顺着许佳佳的目光看去。

那是烟花都掩盖不住的星星。

跨年结束,许佳佳挽着赵涛的胳膊回到了屋子里,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许佳佳羞涩的扭过了头。

“还……还要做嘛。”

“呵呵,庆祝新年啊,刚才开徽章,你也不是很舒服吧。”

“额,确实没有高潮,有点,嗯嗯……”

赵涛控制着触手服解除形态,许佳佳被滋润了半年的身体展露在了林生的面前,原先打工的种种粗糙早已消失,像是羊脂玉一样的皮肤滑腻可爱。

“哈~哥,摸过多少遍了都,你不回家过年,真的没事么?”许佳佳有些扭捏的躲闪着,下体一滴一滴的淫液却暴露了这副身体真正的状态。

“嗯,我快六年没回河北老家了,现在更不敢回去了。”

“啊啊~哥,谢谢你,嗯~”眼眶有些发红的许佳佳一边羞涩的呻吟着,一边发出快要哭泣的声音。

“别这么说,佳佳,如果我死了,你要幸福快乐的一直活下去,明白么?”

“死了?我不要你死,我唔……”

嘴唇被堵住的许佳佳抱着赵涛宽阔的后背,眼睛却睁的大大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算下来,今年的新年是许佳佳哭过最多的一次了。

舌头相交的地方,淡淡的咸味和甘甜交织在一起,分不清是赵涛的,还是许佳佳的,两人抱在一起,纯粹而自然的接吻,不同于前面,这一次的吻,仿佛只属于两个人。

凌灵回到了许佳佳的脑海中继续休养,加泰也淡淡的消失了,所有的空间里,只有许佳佳不断垂泪的声音,还有赵涛使劲箍住少女的腰肢,皮肤和皮肤之间的摩擦声。

漫长的吻结束,许佳佳默默的点了点头,蹲了下去含住了赵涛的龟头,反复吞吐着,像是要记住那个味道一样。

赵涛释然的笑了,摸着许佳佳的头发往下顺着,下体的温热有些舒服,就像是即将到来的春天一样,温暖而幸福。

“如果顺利,我是不会死的。”

许佳佳顿了一下,继续吞吐着嘴里的龟头,粘稠腥臭的前列腺液,早已被改造成许佳佳最爱的美食,嘴巴里不断发出着吧唧吧唧的声音,本该淫靡的气氛却显得有些神圣。

挽起了许佳佳的一缕发丝,赵涛静静的看着为自己服务的少女,这不是第一次享受这张小嘴了,但却是最特殊的一次。

“佳佳,掐上隐字诀,嗯,我要去杀凌风,还有孙守,如果没有意外,还要打碎血印所在的那面墙,前面我都很有把握,只是最后,我有些担心。”

许佳佳吐出了嘴里的龟头,顺着阴茎不断的用舌头舔弄着,两只手熟练的按摩着赵涛的阴囊,黏糊糊的口水沾到了许佳佳嫩白的小脸蛋上,她却浑然不顾。

“那面墙有些古怪,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已经变得银亮亮的阴茎顶端带着几缕银丝,拉扯着不断悬在空中,就像半削皮的苹果一样,轻轻的连着白皙的果肉,许佳佳抬起头,丝线便断在了她光洁的下巴上。

“所以,嗯,你是必须要去打碎的,我族之所以灭亡,罪魁祸首可能会在那面墙里。”

挤出了一些唾液,许佳佳吐到了林生的龟头上,用舌头轻柔的化开,转过身去的少女背对着赵涛,慢慢的坐了下去。

“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佳佳,我有七成把握,真的,嘶哈,你在干什么?”

赵涛的阴茎进入到了一个奇窄无比的通道里,有些干燥,弹性也不太好,关键是太小了,既不是阴部,也不是开发的很好的菊穴,那就只有一个地方了。

“这下子……我身上所有地方,都是主人的了,你别离开我……”

转过头来的许佳佳满脸泪痕,今晚的眼泪真的太多了,淡淡的泪珠已经不愿意再出来见面,只是被红肿的眼睛赶了出来,挂在那层唾液凝成的丝上,划出了一些奇怪的泪痕。

“我保证……不会离开你。”赵涛抱着许佳佳的腰慢慢的运动了起来,考虑到尿道的特殊性,他还是分泌出来了一些粉色的体液,帮助着许佳佳润滑。

尿道里面那有什么敏感神经,许佳佳又不是陆小谨,她现在只是痛而已,好痛,但是心里却有些幸福,自己的一切都交出去了,这下子应该不会有问题了吧。

这一次特殊的性爱没有什么呻吟声,只有闷闷的痛呼和不断挤压摩擦带来的酸涩声,许佳佳眼里的泪水已经干了,赵涛紧紧的抱着她,把精液射到了许佳佳的膀胱里面。

“啊啊……”被充盈起来的快感和尿意,让许佳佳第一次呻吟了出来,下体的尿道已经被扩成了一个恐怖的圆洞,止不住的精液和尿液往下不停滴着。

两个人抱在一起,在孤独中互相取暖,孤独的孩子,和一个孤独的王子,那两个灵魂也静静的没有出声,放任她们体会着这种短促的温暖。

屋外的松树骄傲看着周围的萧索,无人修整的枝桠野蛮的生长着,左右四散,扭在根部的虬须早已不再抱在一起了。

大年三十,新春快乐,2008年过去了。

<< 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九章沉沦的复仇 第三十一章 >>
+13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yyyyy123            

One thought on “沉沦的复仇 第三十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