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yyyy123 ♥

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七章

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肖潇作为奥运冠军,排场自然是有的,体育界的大佬们来了不少,望过去清一色金牌得主,除了那两个中国足球的后卫,其余的白婉婉的朋友,政商界各路大佬们,人虽然不多,但还是挺热闹。

推杯换盏之余,众人都没发觉场地周围的植物开始奇怪的扭动起来,淡淡的黑雾从植物的根茎散发出来,被人们吸入身体之中。

赵涛散去星辉解开了手印,移魂阵到现在就可以了,再发力就要出人命了,几个姑娘该出场了。

肖潇作为今晚的主角,理所当然的第一个出门,身上圣洁的婚纱被改造的极为淫乱,拖地的长裙中间大开着,露出带着贞操锁的阴部,不过可以明显的听到嗡嗡声,后面倒是没露什么,但是几层薄纱的长裙几乎是透明的,粉嫩的肛门被很多条细细的触手扒开,可爱的括约肌隐隐若现,中间狰狞的触手肉棒快速的旋转抽插着,肠液被不断的带出,但是触手服的布料极为奇怪,就像荷叶一样不沾水,肠液和淫液顺着颤抖的大腿不断往下滴着,白丝上的湿痕淡淡的,但是仔细看完全可以看到。

胸口乳头处被改造成了镂空的形状,一朵娇艳的菊花盛开在乳晕上,肖潇粉粉的乳头就是最美的花蕾,整件婚纱几乎都是透明的,里面情趣内衣看的清清楚楚,潮红的小脸和微张的小嘴惹人犯罪,本身就热火的巨乳肥臀随着抽插而不断泛起肉浪,只能和白婉婉挽着手走进场地。

而她身旁的白婉婉也很色气,本身的触手服已经很变态了,被改造变形的伴娘婚纱变成了紧缚束腰型的衣服,中间露出了大片的肌肤,乳头上穿刺的小针被衣服紧紧压迫着,始终勃起的状态让衣服上有两点明显的凸起,下体的针刺连接成了一个镂空情趣内裤的样式,里面的按摩棒嗡嗡直响,白婉婉可算是服气了,这一世花样太多了。

牵着手的两女在赵涛的身前走着,而后面则是跟着两条宠物,王小萱一套美女犬的衣服,扭着屁股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趴着,下体的淫液一滴一滴的顺着乳胶衣滴下,而许佳佳则是在抗议无效后穿上了一套猫娘的服装,同样被塞上了一根猫娘的肛塞尾巴,气鼓鼓的跟着爬,脸上却有着欲望的红色。

待到赵涛带着几女回到场地,也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

“只要不贴着客人说话,他们就看不出来你们的奇怪,要注意距离哦。”

白婉婉有些奇怪的问,“这个具体距离呢?”

“自己试一试就知道了,去吧,要去喝酒了。”

客人们看到伴娘和新娘出来了,一个一个的举着酒杯过来敬酒,肖潇和白婉婉慌张的不行,天知道有没有人半路走掉,一走出移魂阵的范围,她们这幅淫荡的样子可就都被人知道了。

“肖潇啊,大姑娘了,二叔敬你一杯。”

“恭喜结婚,祝两位百年好合。”

“小师妹也结婚了,有孩子了记得告诉一声姐姐啊。”

肖潇的亲朋好友开始上前敬酒,肖潇尴尬羞涩的应了一声,把胳膊的伸的老长,和自己二叔碰了一杯,咕嘟就喝掉了,众人一愣,没看懂新娘弯腰伸胳膊的奇怪举动。

“肖潇啊,怎么了这是,不用这么疏远吧”,肖潇的二叔皱了皱眉头,虽然自己不是个东西,肖潇家落魄的时候就断了联系,但是这场面上的事还是得做的吧。

“没没没,没事没事”,肖潇弯着腰伸直了胳膊,叮叮当当和每个人碰了一杯,麻溜的把酒喝下去了。

“啊……这酒……”肖潇晃了晃脑袋,酒劲开始上来了,前世的这种酒为了让功力深厚的大家可以喝醉,度数实在是不低,但是针对的只是身怀内力的,想把酒气排出去都不可能。

“肖潇终于长大了,来来,二姨也跟你喝一个”,看着身后的二姨,肖潇唰的一个后撤步,弯腰伸手碰了一下,这滑稽的动作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几个国家队的姐妹也走了上来,关心的问着肖潇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看着周围四面八方的人,肖潇快要急死了,鬼知道安全距离是多少,这四周全是人,自己往哪边走都不是个办法,酒劲也上来了,头晕晕乎乎的,肖潇集中着精神,运起身法来回周旋,这一下就坏了,菊花里的按摩棒突然开始加速,噗嗤噗嗤的声音听的已经很清楚了。

“啊啊~”肖潇捂着肚子蹲了下来,下体的刺激直接带给她一个高潮,却因为赵涛的指令强行压了回去,肖潇无力的蹲在地上,周围的宾客赶紧向前,想要看看肖潇怎么了。

“呀!!”国家队的一个姐妹惊恐的往后跳了老远,她揉了揉眼睛,不对啊,明明不是啊,这衣服不是好好的么,自己的师妹怎么会穿着像个变态一样?

这时围上去的众人都惊呼出声,一脸不可思议的往后退去,但是几个亲戚眼里却不可自已的流露出内心的邪念。

“啊……哈……”看着众人奇怪的眼神,肖潇感觉浑身发热,下体的菊花伸缩的越来越快,本就敏感的部位,仿佛更加敏感了,乳头一颤一颤,带动着小菊花摇摆着。

“甜儿,我算出来了,两尺左右,这个距离差不多是安全距离”肖潇听着耳边王小萱的传音,才放下心来,但是刚才的惊吓让她的脸红扑扑的,好半天才缓过气。

“呵呵,不好意思啊,我身体有些不舒服。”肖潇尴尬的笑着,保持着两尺的距离,行为举止尽力的自然起来,虽然下体的震动让她的腿一阵一阵发软,但是紧张让她多少可以站立起来。

“你……你……你怎么穿成了这个样子,太不检点了肖潇,你不羞耻么??”

肖潇脸色一僵,什么情况,有两尺啊,为什么自己的师姐还那么看着自己?周围的人都面带不齿的看着肖潇,但是几个男人猛盯着她的胸部和下体,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琴儿,不是两尺么?他们还能看到我?!”

“不……不知道啊,我再算算,别急别……呀”

肖潇一阵头疼,王小萱那边好像也出了什么事,但是现在必须解决的还是眼前的问题。

“额呵呵,哎哎,我没有穿什么奇怪的……”

“闺女啊,是不是田丰欺负你了啊,快回去把衣服换了。”肖潇的二叔皱着眉头看着肖潇,解下自己的西服想要挡住露出的部分,肖潇紧张的退后两步,眼前的二叔有点奇怪,色眯眯的样子像是要把自己吃了一样。

“啊啊,什么鬼啊啊啊啊~”肖潇正想着怎么处理眼前的情况,下体的按摩棒突然喷发出一股热热的液体,触手服也开始变化,一个四足攒蹄绑住了肖潇,在空中吊了起来。

“哈啊~不要了啊,下面……下面都满了,唔……”肖潇正要抗议,衣服里伸出的触手就塞住了她的嘴巴,肠道里的液体越来越热,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情欲的香气。

“唔唔~哈啊……”肖潇突然双眼一翻,禁止高潮的限制突然松动了一下,下身剧烈的快感喷涌而出,浑身上下所有的技能仿佛都停了下来,肖潇的口水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四周的宾客们惊讶的看着这一幕,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突然安静的场面让肖潇差点哭出来,但是持续的刺激让她只能发出哼唧声,这时候她很感谢嘴里的口塞,要不然她现在就要大声的呻吟出来了。

随着阵法的逐渐运动,静立在一个角落的白婉婉也无法独善其身了,白家功法确实奇特,暂时没人关注到白婉婉的异常,但是她能感受到,这个阵法开始变化了。

“啊呀!姐姐,你不疼么?”

白婉婉突然回头,相比于被发现的惊吓,有人能悄无声息的走到她的身边这件事,更让她震惊,这个小女孩还好奇的拨弄了一下阴唇上的小针,白婉婉想说话都没说出来,化为一声闷哼憋在了嘴里。

这时,其他角落陆续传来惊呼,白婉婉身上的触手服也伸出几根触手,把她吊了起来,悬在半空,许佳佳也被捆绑起来,一脸惊恐的吱哇乱叫,王小萱倒是镇静,还在不停的推延,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滴下。

“柔儿姐,事情有点问题,我在查赵涛。”

白婉婉听着耳边的传音有些惊讶,陆小谨怎么回来了?什么问题?

还未等思考,几女下身的触手就开始猛力的抽插了起来,白婉婉的思绪瞬间被打断,时不时到达的激烈高潮让她无法思考,周围人的指指点点更是让她害羞不已,前世的大游行啊,这一次可算是亲身经历了。

几女身上的触手并到了一起,拉着她们凑到了婚礼舞台的正中央,肖潇被捆成小马的形状,菊花被抽插的一张一合,白婉婉则是双腿大开,扑哧扑哧的淫液四处喷洒着,许佳佳和王小萱上下叠着,成一个狗爬式,四根触手富有节奏的运动着。

周围的男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孩害羞生气的别过头,各种淫荡,不要脸,一窝荡妇这样的骂声传进几女的耳朵里,却因为春药的原因,让她们的情欲更加高涨。

“柔儿姐,你能看出赵涛在干什么吗?”

随着陆小谨的传音,白婉婉朦朦胧胧看到赵涛在休息室结了两个手印,变化非常复杂,赵涛时而皱眉,时而点头,形象颇为诡异。

“啊啊~我不行了啊~不……不知道,哈啊~给小萱……给小萱看。”

“不行,琴儿还不能知道,就算知道也没用,哎,还是要回来一趟了。”

随机陆小谨就断了联络,白婉婉仰头开始呻吟着,身上的快感,敏感部位的痛感,周围人的视线,耳边姐妹们的淫叫,让她彻底放开了自己,把淫液喷洒在了圣洁的红地毯上。

几女身上的触手渐渐聚拢,形成了几个大肉茧,只有女孩们的头露在外面,肉茧里的触手搅成一团,对着温热的敏感部位一顿猛插,粉色的肉芽也扫弄着她们的身体,一阵一阵的粉雾飘散在宴会上。

客人们虽然有些惊恐,但是眼神却无法从那几个肉茧中离开,粉色的雾气笼罩了所有人,男人们眼睛开始慢慢变红,下体都开始充血,有几个天性好色的,已经开始脱下裤子自己解决了,女人们也是口吐热气,眼神迷离,不由自主的摸上自己的胸开始揉弄起来。

肉茧里的触手好像有些不尽兴,又伸出一根小小的导尿管,将几女流下的淫液收集起来,重新注入到她们的膀胱里,本身就受春药影响的女孩们,都不知道流出多少淫液了,这一注入,痛苦而又快乐的呻吟声又大了几分。

作为导尿管的触手在注入完毕后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跟着其他触手的节奏肆虐着她们的尿道,白婉婉最先忍不住了,高潮的液体,肛门的肠液,尿道里的尿液和淫液一并喷出,头一偏就晕了过去,肖潇也没支撑多久,下体的肛门几乎要失去知觉了,也跟着白婉婉晕了过去。

许佳佳毕竟有凌灵打底,还算持久,王小萱也快要不行了,厚实的肉茧让她的呼吸都开始不畅,下体充盈的排泄感和快感刺激着她的大脑,浑身紧缚的状态下,王小萱越来越难受,嘴里嗬嗬的喘气,在一阵抖动中晕死了过去。

许佳佳白眼一翻,怎么都这么敏感啊,我还是跟着主人最晚的呢,切。

“啊啊哈~你……闭嘴吧,哦哦哦哦!不行了不行了,佳佳你……加油啊,我不行了。”

许佳佳听着脑海里的声音,师傅不行了?什么情况?

就在凌灵的魂魄陷入沉睡后,许佳佳突然感受到浑身上下袭来了一阵汹涌的快感,还是在边缘不上不下的状态,浑身的毛刷弄得她痒的不行,没撑几秒,也跟着几位姐姐的节奏,晕死了过去。

宴会上的客人们已经开始疯狂了,一个婚宴变成了一个乱交派对,精液淫液射的哪里都是,在小楼上的赵涛默默的掐了一个法决,收束了法阵,开始炼化起从这场淫宴中获取的能量。

“还可以,晚上努努力,六阶应该快了。”赵涛喃喃自语,同时解开了几女的束缚,放到了小楼上。

“你们几个,玩的挺疯啊”,看着身边的赵涛,几个女孩对视一眼,冲上去就是一顿撕咬,这次露天的淫戏确实挺爽,但是太丢人了,风险也太大了。

“哎呦呦呦,别别别闹了,别担心,所有人都睡着了,五分钟后醒,你们先去别墅,晚上我会过去,还要处理一下这里。”

“坏主人,完事了一定要来找我们啊!”白婉婉噘着嘴抱怨了一句,但是肖潇一愣,白婉婉背在背后的手掐了一个隐字诀,肖潇赶忙收敛情绪,踹了赵涛一脚。

“去吧去吧,哈哈,晚上咱们还有好玩的呢”,赵涛笑了笑,下车离开了。

“姐姐,怎么了么?”肖潇也掐了一个隐字诀,有点疑惑的问白婉婉。

“没事,等芯蕊回来再说。”

许佳佳眼睛一闭,很识相的让自己的师傅出来。

“是我让芯蕊去查的,主人有点问题,他好像在谋划什么。”

王小萱今天是累坏了,趴在车上掐了个字诀回答。

“谋划就谋划呗,我可不信他会对我们不利。”

“琴儿,不可不防,谁知道经历大变后的赵涛还是不是那个温和派,看加泰现在暴躁的样子,保不准呢,当时我怎么教你的,这就全忘光了?”

“好好好,灵儿姐无敌,我要睡会了,一会到了叫我哦。”

凌灵看着倒头闭眼的王小萱的,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向肖潇和白婉婉。

“咱们今天多少要查一查,我觉得,先不去别墅,你们看呢?”

“我同意”白婉婉点了点头,肖潇看白婉婉同意,自己也就同意了。

“好,我们先去和芯蕊会和,柔儿开车走吧。”

白婉婉听着凌灵报的地址,驱车前进,当然是沿着别墅的方向。

高楼上。

赵涛俯视着离开的轿车,左手一个耳朵状的触手收了回去,脸上一点笑意都不见。

加泰的声音响了起来,尖锐的嗓音荡在深秋的黄昏中,有一种指甲划过黑板的酸涩感。

“你确定这么做,虽然我没什么意见,但是这会死人的,这几个女人可一个比一个精。”

“你别管了,我已经决定了,小惠也找到了吧,帮凌灵找回魂魄,咱们的计划就可以开始了。”

“行,你要这么做,我也没办法,这是神兵阁的钥匙,下一个任务,呵呵,那我就指引你一下吧,找出你母亲的异常,限时两年,奖励是悬空殿的权限,失败,桀桀,还是死。”

也不理会消失的加泰,赵涛深吸一口气,消除了在场所有人的记忆,开始进行剩下的工作。

夜晚

“就是这个样子,今天这个阵法你们也应该有感觉了,针对的绝对不是那些普通人”,陆小谨凝重的说着,但是更多的信息她也推算不出来,毕竟记忆恢复的有限。

“是的,我前面算出,阵法中每个人都有一个个体覆盖的小阵,范围就是两尺左右,但是被碰触后应该会消失,算法比较复杂,我无法直接破阵,就这些推断,藏书阁应该已经开放了,这么复杂的阵,肯定要借助阵盘的。”

白婉婉揉了揉脑袋,“所以呢,这个阵如果是对付我们的,原因在哪里?而且复杂归复杂,要破阵的话,直接让肖潇暴力打破就好了。”

“看琴儿的阵盘,如果我直接把大阵打碎,咱们很可能会被传送或者禁锢,要破阵还是要找到阵眼,问题是,如果真是对付我们的,没理由啊。”

几个女人互相看着,完全没有头绪,凌灵叹了口气,下了总结词。

“行了,今天晚上还要玩呢,如果我没猜错,主人下一个成年试炼应该和他的母亲相关,当时我见过他的母亲一面,那颗星星很诡异,做完下一个试炼,悬空殿咱们应该可以回去了,这个阵法很可能和虚妄之门有关,都回去吧,散会散会。”

虽然对于赵涛的母亲被种下星星这件事非常的震惊,几个女孩还是没有多问,隐字诀也不是全都保险的,而且身后那个小姑娘也实在是碍事。

“能……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我也想见见你们的主人。”一道声音从树林中传来,江雁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她也知道几个人都发现她了。

凌灵笑着回头答道。

“呵呵,当然可以”

夜晚 赵涛的别墅

“哎哎,这样下去肯定会胖的啊”

“学学人家甜儿,看人家多自律。”

“柔儿姐,你把手里的鸡腿放下在说话好不好……”

“嘻嘻,你们别和我比,我年底还有集训和比赛呢。”

“哦吼~还有可乐薯片,今天目标是五斤!”

“哈哈,王小萱你今天起码胖个十斤打底。”

赵涛眼皮抽抽着看着眼前的景象,不对啊,今晚的剧情不是日常,是肉啊!肉!

本着战斗前补充体力的想法,白婉婉掏出了腰包,请了自己姐妹们一顿高热量的零食大餐,几个女孩本身就对零食这种东西没有抵抗力,这一下当然是放开了吃了,除了肖潇和江雁要严格保持身体状态以外,其他的人呼呼哈哈的嘴里塞的全都是,就连陆小谨都开始抢着吃。

“嗨嗨,你们几个,这么干吃有什么意思。”赵涛也来了兴致,反正今晚时间还长,这种温馨的日常多来点也不嫌少。

“放开放开,今儿就给你们露两手,零食可不是这么吃的。”

赵涛端起一堆零食走到厨房,开始自己的二次加工,做大菜他不敢说多好,但是鼓捣零食的吃法,他确实是有一些研究。

“江雁来帮我一下。”

听到自己名字的江雁一愣,傻傻的跟着去了,想着今天自己的目的,不由得有些扭捏。

两人步入厨房,赵涛将巧克力化开,取出冰块,准备做一个冰冻火锅,江雁尴尬的在一旁拆着袋子,切着水果。

“你的目的我大概明白,但是你确定你可以接受?我和她们都是有很深的感情基础的。”

“啊?感情基础?你们认识的不久吧,前世的记忆能记得这么清晰么?”

赵涛捣碎了冰块,取出几块芝士。

“当然了,婉婉是我第一个认识的人类,我们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肖潇认识的时候也差不了几年,她们两个算是和我一起长大的,许佳佳是我的隔壁,她小学的时候我就认识她,小萱是我一手救下来,共同生活了好几年的,还有一个小慧,我们认识的时候,她还是周家一个小透明,天天被欺负,芯蕊是凌灵的丫鬟,这个丫头也是命苦,我收下她后,她在凌家才得以立足,我们都是有感情的,你呢,你面对星星的时候,可以稳定的说出我愿意么?”

江雁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她的目的实在是简单,就是为了变强,不就是身体么,拿去用,只有变强,她才能替父亲夺回原有的地位,虽然她的决心很足,但是像赵涛说的一样,她没有什么感情,要说有的话,更多的还是好胜心了。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知道你的想法,今晚试一试就知道了,龙凤功你拿着,一会要用的,至于你现在练的那个破玩意,别用了,闫家玩剩的东西了。”

“哦……哦……”江雁傻傻的结果功法,内力输入,里面的内容便注入到了她的脑海里,广博奇妙,短时间内她根本无法理解。

“行了行了,最后一步了,这个火锅就可以完成了。”

赵涛解下自己的衣服,挺着阳具看着江雁,用手指了指她的嘴,又指了指自己的下体。

“啊?蛤??干什么?”

“过来,给我口出来,都来卖身子了,还以为自己是女警察呢?”

“你……”

江雁一阵头晕目眩,一般是被气得,另一半却是因为赵涛的辱骂,自己竟然有些不知名的感受,下体微微的有些湿润了。

“滚过来跪着,在这你不是女警察了,和外面几个母狗一样,你是我的性奴,是我的所有物!”

赵涛拉着江雁的头发,将她按倒在地上,小女警气的流下两行眼泪,但是也没法说什么,她确实是来做奴隶的。

“你……晚上,晚上好么?”

赵涛有点不耐烦,一巴掌打在江雁的脸上,“晚上什么,这是火锅的最后一个佐料,赶紧张嘴,外面的几个不知道有多羡慕你呢。”

江雁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喉头滚动了一下,嘴里的唾液因为紧张开始分泌,突然她的脑袋又是一阵眩晕,只感觉眼前的阳具好大,自己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要是插进去……

“你……你对我用药??”江雁这才反应过来,这根本不是自己的想法,赵涛肯定用了手段。

“第一个选择,张嘴,含住,第二个选择,滚蛋,自己选,我还不屑对你用药。”

赵涛有些不耐烦了,他真的没用药,只不过用的是迷情阵。

江雁盯着眼前的阳具,内心不断的打鼓,这时赵涛又是一个巴掌扇了上来,两边的脸颊已经红了起来,疼痛和委屈让她瘪了瘪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三”

“我做我做!我做不就行了么!”江雁哭着喊道。

“那就快点,贱货还给自己立牌坊呢。”

江雁揉了揉眼睛,张开湿润的小嘴,哭泣时分泌的大量唾液粘在江雁的嘴唇上,拉出几道银丝,小女警眼睛一闭,往前含住了赵涛的龟头。

“不要用牙,吸舔,你含着算怎么回事,做母狗还不合格,以后多跟你的姐姐们学习学习。”

“唔……”江雁听话的开始动舌头,酸涩骚气的味道直冲鼻腔,恶心的她想要吐,舌尖上卷起的小东西还带着一股腥臊味,幸好这些味道被她清理的差不多了,否则她肯定吐出来了,但是硕大的龟头堵在嘴里,搞得呼吸都开始有些不畅,没什么经验的江雁只能痛苦的跟着赵涛的指令走。

江雁痛苦,赵涛也挺痛苦,平时被其他女奴服侍惯了,偶尔来一个清粥小菜,还真不适应,下面不要不是功法撑着,怕早都软了,江雁的表情又很离谱,一副恶心反胃委屈,却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赵涛暗暗掐了个法决,紫色的液体从赵涛的马眼里流了出来,设定为味觉改造,可以帮助江雁缓解一下。

“嘴巴好酸,舌头好累啊,这东西怎么这么臭”,江雁一边含着一边委屈的想,感受到嘴里的一些液体,怕是前列腺液吧,江雁有些自暴自弃的直接咽了下去,反正跪都跪了,含都含了,不差喝这两口。

随着液体下肚,江雁感觉嘴里的阳具也没那么讨厌了,吸溜吸溜的时候还有一点可爱,马眼里的前列腺液开始有些不同,下肚的时候有一种淡淡的幸福感,就好像是人间最美味的东西一样。

江雁越来越上头一样的吞吐着阳具,赵涛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开始上道了,虽然舌头还是乱扫,但是偶尔来一次还挺舒服。

“母狗女警,起来吧,差不多了。”在江雁服侍了大约十分钟后,赵涛感觉时间可以了,便控制着自己的阳具抽出,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向火锅,和巧克力、芝士混合在一起。

江雁看着眼前的火锅,竟然有一种还挺好吃的感觉,吓得她赶紧端起水果零食准备回去,赵涛有些无语,看来基本礼节还是要教的。

看到两人回来,以及空气中那熟悉的味道,几女都知道这所谓的二次加工是什么了,再看江雁小脸那个红,两个人肯定发生了什么。

“吃吧,今晚的晚饭,要好好补充体力啊。”

还能怎么办,吃吧,反正都改造过了,这火锅还算不错,众女这么想着,开始拿着叉子沾火锅吃,天知道赵涛这个变态射进去多少,半个火锅都是白白的精液。

虽然习惯了,对味道也没什么抵触,但是当众蘸着精液吃饭还是有点羞耻,几个女孩红着脸也不说话,咔咔的往嘴里塞食物,只有陆小谨尴尬的看着火锅,不知道怎么办。

赵涛看出了陆小谨的尴尬,至于她去而复返的原因,他也懒得管,现在的多一份力量总是好的。

“芯蕊,跟我来吧。”赵涛拍了拍陆小谨的肩膀,拘谨的少女赶紧放下手里的水果,整了整衣服跟着过去。

赵涛一走,众女默契的停住了筷子,互相看着对方,沉默了一会,大家一起笑了起来,又开始胡吹乱侃,抢着水果零食,就着火锅吃了起来。

赵涛把陆小谨带到了属于她的房间,当然是按照她的兴趣爱好设置的,衣柜里的触手服安静的挂着,赵涛坐在椅子上,沉默的看着陆小谨。

“额,呵呵,哈哈,没什么,就是感觉,想起来一小半有点不舒服,就回来了。”

“得了吧,不用查我了,我要做的事对你们没坏处的。”

陆小谨一愣,才发现自己现在一点功力都没有,所有的探查都靠的是赵涛送的琴,有些信息应该瞒不过赵涛了。

“好吧,总之,我先醒来再说吧。”

赵涛点了一根烟,点了点头,示意陆小谨躺到床上,陆小谨深吸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始脱着衣服,赵涛忍不住笑了一声,扭扭捏捏的陆芯蕊他还是第一次见。

“笑什么嘛,我就记起那些修炼的事情了,好了好了,赶紧吧。”

陆小谨红着脸蛋脱光了衣服,躺在了床上,任凭触手卷住她的身体,沉沉的陷入了梦境。

<< 沉沦的复仇 第十七至二十六章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八章 >>
+7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yyyyy12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