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yyyy123 ♥

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九章

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十九章 双修

牵着几条美女犬,赵涛将她们带到了各自的房间,几女坐在蒲团上认真修炼了起来,为一会的双修做准备。

“我先回去了,半个小时咱们正式开始了,久违了呢。”

赵涛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里有一个增幅器,可以让自己通过出现在每一个房间里面,这样也方便练功。

“久违了呢”,白婉婉眼神迷离的看着天花板,身体上的刺激仿佛无法让她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快感,赵涛这样的表情她也见过,只要是骗人的时候,他就喜欢装着笑拍一拍她们的头,前世如此,今生也如此。

“我知道你到了,今晚你准备冲七阶?是不是太冒险了,就算我们的星星开了徽章,血印也很难根除的,还是说,你有其他的什么想法?”

赵涛缓缓的从阴影里出现,“没有,我就知道瞒不过你,先等悬空殿开了再说吧。”

白婉婉笑了笑,果然是这样呢,“悬空殿那里,可以找到孙守,对么?”

赵涛坐到床边,轻轻地搂住白婉婉,拍了拍她的头笑着说:“没事,孙守的仇我是肯定要报的,七阶好歹可以跟他打一打了,在悬空殿在了那么久,他现在还能剩多少功力?”

“别骗我了”,白婉婉一把拍掉他的手,“就算孙守是一阶你也打不过他,到底怎么了,我想我起码有资格知道吧。”

赵涛沉默了一会,脸上的笑容渐渐扭曲了起来,“资格?你是什么身份?”

白婉婉啪的一声坐了起来,“就凭我是你老婆,就凭你连我都打不过!有种你就用星星啊,星辉倒灌,我死了算了!”

赵涛也有些生气了,大声的喊着,“咱们来打一场!还真以为我打不过你?我不想让你们卷进来懂不懂!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白婉婉深吸一口气,摆了一个架势,“来。”

“你的八卦刀,还有你当时的战袍。”

默默的穿戴整齐,白婉婉擦拭了一下刀面,来到了试炼场,赵涛也变成了全触手形态。

“我赢了,你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好么?”

赵涛点了点头,一鞭子挥了上去,白婉婉却看也不看,回头一刀格住,赵涛嘶的一声退后,左手的鞭子上俨然是一道伤口。

“幻篇,星影身法,这个对我没用,继续吧。”

白婉婉双脚微开,八卦刀横在身前,轻轻往前一推,赵涛刚刚回气完毕,只能一个打滚,背后的墙壁轰然倒塌,这时白婉婉也不讲理了,步伐一搓,双手斜砍下来,正好打在赵涛起身调整的地方。

赵涛无奈,只能就地再滚,右手毛刷上凝出一片星骨钉打了过去,却被白婉婉全都封死了,落在地上的星骨钉还诡异的形成了一个八卦图,赵涛身形一滞,只能把星骨钉收回,但是接下来白婉婉的一刀艮山却是躲不开了。

“你可真狠啊婉婉……”赵涛跳到墙角,修复着自己的躯体,很久没有高强度的战斗,他还有些不适应。

“你的星核刚才从左臂运到天宫,又空间转移换到了右腿吸盘一侧,我要是想杀你,你已经死了。”

赵涛无奈的散去触手,“不打了不打了,你都把我研究透了。”

白婉婉见状也收刀站立,“告诉我好么,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

赵涛犹豫了一下,只能叹了口气说道:“好,但是别告诉她们。”

白婉婉点了点头,又有些诡异的说:“我可以不告诉她们,但是你觉得只有我发现你奇怪了么?”

许佳佳在房间里按照凌灵教导的修炼完毕,无聊的玩着触手等赵涛,也不知道今天发什么神经,要开无遮大会不成?以后进这个屋子还要脱光了带上狗链,羞死人了。

“佳佳,想什么呢?”

“想我的哥哥主人今晚要变成什么样的禽兽啊~”

许佳佳转身抱住了赵涛,甜蜜蜜的笑着,赵涛无奈的搂住少女,双手自然的放在了她的屁股上。

“怎么跟你主人说话呢?”

“略略略,那快来惩罚佳佳啊。”

“小骚货,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赵涛卷起几条触手捆住了许佳佳的四肢,女孩下体的按摩棒还没取出,猛地这么一捆,身子一哆嗦之下,又快要达到高潮了。

“好主人,今天能不能高潮嘛。”

赵涛笑着拔出了许佳佳阴道里的按摩棒,“最后一次才可以啊,为了满足你的小癖好。”

“呜……”许佳佳娇哼一声,迎接着赵涛的抽插,双乳的乳环上下抖动着,微微的痛感和快感交织在一起,脚上的触手还在搞怪,扫弄的她痒痒的,小穴的嫩肉一抽一抽,但是赵涛下了不许高潮的命令,许佳佳就只能忍耐着。

“啊啊~主人,别这么折磨我嘛,好歹我是第一个啊啊啊啊~”

“第一个什么啊?”

“第一条母狗啊~佳佳是主人的小母狗,是主人的骚奴隶啊~唔啊~哈,不行了,好像要一次高潮啊~”

赵涛将许佳佳的双腿上卷,让阳具可以更深的插入到许佳佳的身体里,“哪有不听话的母狗啊?”

“呜呜,听话,听话啊~”

赵涛好像心软了一样,直接把禁令解除了,但是也把阳具从许佳佳的小穴里抽了出来,连后庭的都没留下。

“啊啊~哈……哈?主人,怎么不继续了啊。”

赵涛感受着身体里的星辉猛地增长一截,笑着把龟头顶在许佳佳的小穴口。

“想要啊?”

“想要想要,啊~”许佳佳猛地一顿腰,但是赵涛邪恶的往后一退,就只有龟头进去了而已。

“折磨人啊~主人,不够啊~哼啊~”

赵涛将许佳佳托了起来,只把龟头插进许佳佳的小穴里做着活塞运动,毫不理会许佳佳哭闹的声音,随着许佳佳在高潮间不断徘徊着,赵涛的功力也在慢慢增加。

“空中转体两周半?不行,难度太低了,还是换一个动作。”

肖潇正低头写着自己要参赛的动作设计,突然抬起头,有些失落的看着赵涛。

“主人,来啦?”

“嗯,怎么啦?不开心?”

“没什么,主人,你到底在做什么,要是你死了,我绝对不活了。”

得了,跟白婉婉一样,赵涛无奈的拿出征龙枪,“你是不是也要和我打一场?”

肖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怎么,和柔儿姐打了一架?屎都被打出来了吧。”

“死丫头怎么说话呢你”,赵涛有点羞愤的抓起肖潇的屁股就是两巴掌。

“哎哎,恼羞成怒了,我不跟你打,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已经给婉婉说了……”

“那你不给我说啊,果然,你还是只把我当成你的小奴隶对不对,今天婚礼上都是骗我的对不对,呜呜呜呜呜。”

我靠,赵涛扶额,这演技,不去和你的田师兄做个伴真是可惜了。

“行行行,我给你说,你别告诉其他人。”

“嘿嘿,好。”

“我在查凌风和孙守,我还怀疑有人想要通过我,完成某个比较恶心的东西。”

“啊?还有比主人更恶心的东西?”

“行了,别贫嘴了,屁股撅起来。”

“哦”,肖潇不满的撅起屁股,她用屁股想都知道,赵涛给她说的估计没有给白婉婉说的细节多,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赵涛要是死了,她绝对不活了。

“啊啊啊~终于……终于进来了,呜呜呜呜。”

“你咋这么喜欢哭呢”,赵涛无奈的抽动起肉棒,肖潇后庭确实美妙,要说名器,除了王小萱的小穴能比,其他女孩还真不如肖潇。

“哈啊啊啊~你试试啊,唔啊~好爽,我帮主人爆菊花好不好~”

“好你个头啊!”赵涛一巴掌扇在肖潇的臀肉上,激起一片肉浪,透明的肠液大部分顺着肖潇的大腿往下滑着,剩下的就是随着赵涛的抽插而不断飞溅,打的整个臀肉都是光亮亮的。

“哈啊~要来啦要来啦!主人今天第一次满足我呢,嘿嘿,是不是不行了啊。”

解除了高潮禁令后,肖潇的高潮来的格外的快,后庭一收一缩间,大量的肠液混着淫液喷了出来,肠道里的小肉芽也直接缩紧,挤压着赵涛的阳具。

“你,不说话能死?”

赵涛也是服了,每次和肖潇做爱,都是一肚子火,不撒出去非得气饱了。

肖潇后庭里的阳具开始膨胀了起来,一股粉色的液体灌满了直肠,肖潇的小腹肉眼可见的鼓了起来,随着赵涛的抽插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明早才能排出去,多说一句骚话,多加一个小时!”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是。”

虽然装着哭,但是看肖潇的表情就知道,这个丫头爽的不行了,灌肠的排泄感和快感,结合着赵涛硕大的阳具,着实让她难以自控,一波一波的快感袭来,她都不敢运功双修了。

“般若明王,上穷明妃……”默念着双修咒语,肖潇直接被放大几倍的快感淹没了,只剩下不停的淫叫,还有四处飞洒的淫液。

“主人”,看着准确的跪在自己面前的王小萱,赵涛感觉自己的面子再次没了,这个丫头看穿了自己布的阵?

“唔,其实还好啦,挺有,哈哈,挺有难度的。”

仿佛看透了赵涛想说什么,王小萱趴在赵涛的脚上咯咯的笑着。

“行了行了,老了啊,你不笑我还信一点,小萱,给我舔一舔。”

王小萱听话深处小舌头舔着赵涛的脚,软萌软萌的狗耳朵耷拉着,项圈的绳子被赵涛紧紧拉着,王小萱有些气闷,却还是认真的清理着赵涛的脚,后面的肛塞尾巴一摆一摆,像是在开心的样子。

“呼,小萱啊,还是你最乖了啊。”

“呼呼,主人,那我可以要点奖励嘛?”

“嗯?你想要什么?”

王小萱吐出嘴里的大脚趾,看着赵涛,有些悲伤的问。

“主人,那就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呢?我是您的狗,永远都是您的,如果有什么危险,请让我先去,好么,求求您了。”

“天啊”,赵涛一扶额,“行行行,我在查凌风和孙守,还有一个恶心的计划,可能有人在利用我和触手族。”

“唔,是跟悬空殿有关?”

“嗯,那个黑手很可能在悬空殿里。”

“主人,其实吧”,王小萱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定了决心,“在我死前,曾经了解到,有人在做一个疯狂的计划,周霞,您也认识吧,她好像想提取触手族的天道。”

“嗯?周霞,小慧的姐姐么不是。”

“是的,我也不清楚是不是,但是我脑海里突然蹦出来了这个人。”

“好,我会留意的,今晚就好好的服侍我吧。”

“是,主人,母狗小萱今晚给主人侍寝。”

王小萱低头恭顺的亲吻着赵涛的脚,她和许佳佳陆小谨不一样,她是完全的属于着赵涛,自从被救下后,她的意义就是赵涛赋予的,当时大战的时候,赵涛给了她命令,让她好好活,她就听从命令好好活,让她不用理会触手族和人族的恩怨,她就顺着自己的心,帮了一下自己的好朋友,一切的一切,她都是属于赵涛的。

“唔,咳咳,啊~”,王小萱努力的伸直脖子,让赵涛拉着的项圈更紧,呼吸不畅的窒息感让她下体的快感更加强烈。

赵涛把王小萱背对着自己放到了身上,阳具深深的插进了乳胶衣的开档处,狗尾巴在赵涛身上扫来扫去,头上的狗尾巴随着上下运动而一抖一抖的,无法呼吸的小脸通红通红,小小的舌头吐在外面,口水一滴一滴的滴下,混在被淫液打湿的床单上。

“咳咳,呕,咳啊~哦哦~”窒息的快感让王小萱很快攀上了高潮,一副阿黒颜让赵涛更加兴奋,反正王小萱的功法需要憋气,他也就没什么顾忌,只是狠狠的冲刺着,仿佛要把王小萱玩坏掉。

“哦哦哦哦哦哦哦!咳啊,呕,咳咳,咳,哈……”

看着晕厥过去的王小萱,赵涛也不急,再过五分钟她就能醒了,盘膝坐下,赵涛消化着得到的星辉。

看着一直练功的陆小谨,赵涛实在有些头疼,这个丫头不会真的找不到自我了吧。

“小谨,一起练功吧,会快很多的。”

“我可以帮主人练功,至于我自己,不用了,天山绝脉还在,我自己练也很快的。”

“好吧……”

看着眼前光溜溜的陆小谨,赵涛实在提不起什么性致,这转世后,怎么就变成了小木偶呢。哎,算了,不练功,滋养滋养身体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因为陆小谨还是处女,所以赵涛还是要先进行一些改造,看着眼前的针头,陆小谨红了红脸,也没有拒绝,任凭赵涛开始折腾自己的身体。

因为根据个人癖好才能获得最多的星辉,所以赵涛的第一步就是改造陆小谨的膀胱,仔细观察之下,陆小谨的膀胱本就不大,赵涛将其进一步压缩,里面的尿容量顶多就是200ml了,达到了平时稍微不注意就会漏尿的程度,现在膀胱里充盈的尿液自然不能放过,陆小谨的小肚子直接鼓了起来,当然,尿道的收缩力要降低,同时给尿道增加敏感度,达到阴道的水平,那么每一次排泄,陆小谨都等于是经历了一次性爱。

小穴的改造比较简单,除了提高一些敏感度外,还增加了痛感快感转化的能力,后庭同理,不过括约肌被改造的非常柔软,如果直肠储存过多,也会出现失禁的情况,不过粪便还是算了,肠道的部分被赵涛改造了一番,让粪便都变成了无色无味的粘滑肠液。

其他地方赵涛没有怎么动,现在每一分能量都要节约了。

“小谨,好了,感受一下?”

陆小谨慢慢的张开眼睛,脸色一下变得通红,蹲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小肚子,双腿不停的颤抖着夹在一起,小穴已经开始滴滴答答的掉下淫液来,看来尿急的感觉对她来说是最致命的春药。

“怎么了?感觉还不错吧。”

“主人……厕所,想去厕所。”

赵涛抱起陆小谨,温柔的放在自己的腿上,“可以,不过。”

“呜……快漏了,我明白啦!受不了了,好像排出来!”

赵涛也不废话了,认真的调息了一下,立起的阳具在陆小谨的小穴口摩擦了一会,狠狠的捅了下去,处女血和淫液被巨大的力气挤压出来,喷在了赵涛的大腿上。

“呀啊啊啊!”陆小谨自然无法拒绝破处的快感,原本的剧痛经过改造后,变成了双倍的快感,磨得陆小谨美得不行,尿道也彻底放开,膀胱里的尿液激射出来,这一下直接带给了陆小谨一个高潮。

“哈,哈,哈……”大口喘着气的陆小谨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赵涛却不管这么多,耸动着腰肢开始活塞运动,可怜的少女还没有缓过神来,就被随之而来的快感击垮了。

“啊啊~我……啊啊,不行了,哈啊,太……啊啊啊啊~”

陆小谨一边呻吟着,头发疯狂的摆动,整个人仿佛都是一团燃烧的火焰,对她来说,这个才是真的久违了的感受,前世的甜蜜,依赖,那种被充满的感觉再次回到了她的心里。

“呜呜呜啊啊,主人,主人,你知不知道啊啊!我过的好难受啊,哼……啊啊,哈啊,我,啊啊~我想要找到,啊~找到我自己到底在哪,啊啊啊~”

“乖,你自己就是你自己,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

“呜啊啊!前世是这样,这一世,啊,哈,啊啊~这一世也是这样,啊~我不过是弟弟的附属品啊!呜呜,哈啊~我……”

赵涛猛地把陆小谨压在床上,默念着双修功法,下身的阳具一下粗了将近一倍,剧烈的快感让陆小谨说不出话来,只剩哼哼啊啊的呻吟声,膀胱里的尿液根本存不住的往外喷着,混着淫液染在了床单上。

“我……啊啊~慢点啊主人,啊啊~我要靠自己,靠自己完成一件事,啊啊~呜呜呜呜。”

看着满脸泪痕和口水的陆小谨,赵涛也不嫌弃,低头吻了上去,两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唾液不停的交换着,不管是爱欲还是其他的什么,至少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只有灵与肉的交流,简单而纯粹。

给陆小谨破处,给了赵涛将近一万的星辉,快要达到凌灵的水平了,如果白柔没有遇到他,陆芯蕊没有心魔,那人族第三人是谁还真不好说了。

在主卧的赵涛盘膝吸收着各个房间传来的能量,六阶差不多可以突破了,但是赵涛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将能量继续压制着,准备直接冲到七阶去,毕竟今晚还有一道菜没有享用呢。

江雁无聊的在房间里修炼着,虽然这里的修炼速度是快了一些,但是自己不是来求这个的啊,脸都不要了,赵涛总不能就这么把自己抛下了吧。

赵涛当然不会放过这盘送上门的菜,不过江雁的功力不弱,要是有什么反抗,自己还真不好对付,而且也不能和信任其他人一样信任她,还是要有一些后手才行。

“呼,这下没问题了。”赵涛画下最后一笔,将自己身上的阵法激活,星星点点的银光隐在皮肤上,基本上看不出来,这一个微型的遮天大阵,可是耗费了他不少的心力。

阵法发动,赵涛的一个分身出现在了江雁的房间里,吓了这个小女警一跳,但是,毕竟是警务人员,江雁在一阵紧张后便冷静了下来,僵硬的开始脱着自己的衣服。

“哎,你就这么着急??”赵涛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江雁。

“你,说什么鬼话呢,你不就是个色狼么。”江雁赶紧害羞的遮住自己的身体,尴尬的要命。

“我在你眼里就这个形象?做吧,我有些事情要先问问你。”

江雁犹豫了一下,还是做到了赵涛的旁边。

“可不可以讲一讲你的家族?”

“额,这个,算了,可以。”江雁在一阵迟疑后还是同意了,毕竟是家族先对不起她们一家的。

“我们凌家,算是一个古老的家族了。”江雁眼神幽幽的看着前方,就连声音都带上了一丝沧桑。

“在很久的时候,我们凌家便是武林世家……”

汉朝

“将军,前面就是狼居胥山了,左贤王他们已经精疲力尽了,咱们继续追?”

“追!征虏将军凌止听令!带5000轻骑先行出击,查探地形,我们随后便到。”

“是!”

······

“哈哈!这帮蛮子,垃圾。”

“凌将军果然神勇啊,就等骠骑将军大人到了。”

“开酒,开酒!”

“喝!将军大人也说了,若是打到狼居胥山,必定来个祭天仪式才行!”

“后话后话,喝啊!”

北地的风雪拍打在银亮亮的铠甲上,凌止和同伴们大口喝着冷酒,就着冷肉,庆祝着这场胜利。

一支箭羽射出的声音,静静的藏在风雪之中,入肉的艰涩,也抵不过自然的力量,风雪是诚实的,他的洁白永远会掩盖住地下的黑红。

霍去病到达狼居胥山时,那只用作斥候的先锋队,只剩下三千多名普通士兵了。

宋朝

“凌将军,襄阳受不住了啊,那帮鞑子太猛了。”

“妈的,顶住,现在无论如何也要顶住,老子的枪呢,给老子拿过来!”

一旁的卫兵苦苦拉住了他的衣角恳求道:“将军,您的伤还没好,不能上啊!”

凌将军一把扒开自己的卫兵,捡起一把大刀就冲了上去。

蒙古人的攻势十分猛烈,凌将军虽然勇猛,身怀一身武功,却难以抵挡千军万马。

铠甲破了,肩膀上中了箭,身上不轻不重伤到处都是,凌将军全凭一口气撑着,死在他刀下的敌人已经数不清了。

“人……呢?”凌将军眼神恍惚的看着四周,满是尸体的城墙上响起一阵阵的欢呼,一阵血水的味道像是积攒了许久一样,爆发式的钻进凌将军的鼻子。

“咳,赢了?”

“赢了赢了!蒙古鞑子滚蛋了!额,凌将军,凌将军?!”

啊,原来不是血水的味道,摸了摸鼻子下流出来的血,凌将军自嘲的笑了笑。

明朝

“妈的,这帮倭寇!”

“戚将军,何不试试咱们新演练的阵法?”

“这次的士兵都是乡勇农夫,怕是不好办啊。”

“我去领阵,必能成功。”

“这……去吧,若是得胜归来,凌将军当记一大功!”

······

三才阵惊艳了海边的破涛,红色的血水浸到蓝色的海里,确实一股诡异的黑色,凌将军杀的兴起,不由得又往敌阵深处靠了一步。

“砰!”

什么……凌将军感觉自己像是没睡醒一样,慢慢的无力了起来,头好疼,这?

摸了摸头上的鲜血和黑色的火药,凌将军努力的撑住了自己的身体,倒在了枪尖上,就算是死,他也只愿意站着死!

将军……火药,我们也要用啊。

带着最后一个念头,凌将军默默的挺立在战场上,或许后面的欢呼,是对他最好的埋葬。

抗日战争

“小鬼子的火力太猛了,团座,咱们的粮食和子弹也不够了。”

“李家庄附近咱们还有多少人?”

“还有600人,也顶不住了,过来的小鬼子起码八千多人,两个整编团啊!”

“拼了,白天守住,晚上咱们跟小鬼子玩刀子!上海打不下来,咱们谁都别想活着出去!还有八路那边,给他们个消息,妈的个巴子,一起捅烂小鬼子的腚眼!”

“是!团座!”

蓝色的军服已经沾满了灰尘,帽子也破破烂烂,虽然后世称这场惨烈的战役为淞沪会战,但是参战的老兵们却不知道,他们眼里只有上海,只有小鬼子。

凌团长擦了擦手里的刀,暗暗舞了两下,伴随着夕阳的不舍,冲到了最前线。

淞沪会战死伤三十万人,仅此而已,凌将军叫什么已经无从考证了,后来的人们,只能记住三十万这个模糊的数字,这个模糊的惨烈。

卧室

“就这么一直传了下来,直到我的母亲,我也算是这一支的直系子弟了,我们这一系,还是挺重要的”

江雁静静的说完,赵涛听的有些神伤,原来江雁的祖辈这么壮烈,不过凌家,貌似一直处在中国政治权利的中心啊,不只是权力中心,在每一段被传颂的历史中,都有着凌家人若隐若现的身影。

“这可不得了啊”,赵涛摸了摸下巴,凌家肯定有人指引,有人庇护,那么,自己终于找到第二个线索了。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凌风的?”

“认识,是我的祖师,额,有什么问题么?”

“他是不是眼角有一颗痣,像是鱼尾一样?”

“咦?你认识祖师?”

赵涛笑了笑没有回答,基本确认了,凌风真的活了下来,这个老狗还真是命大。

“没事,我想知道的都问完了,你该说说你为什么这么渴求力量了吧。”

“我……”江雁有些悲伤的低下了头,还是静静的讲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倒是简短的多。

“我的母亲嫁给了一个性江的男人,家族不愿意,但是我的父亲很能干的,作为外人,他把凌家的资产扩大了将近一倍,家族有人嫉妒,便借着守旧的大长老的权势,赶走了父亲,废掉了母亲的武功,我想报仇,我想拿回父亲应得的地位,这必须有力量。”

“明白了”,赵涛站起身来,化为一阵黑雾,变回了完全触手形态。

“把衣服脱光吧,先改造一下”赵涛的声音也变得深沉了起来,江雁默默的起身,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闭上眼躺到了床上。

“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我的主人。”

赵涛笑了笑,拍了拍江雁的头,开始释放自己的体液。

但是却不是改造用的紫色、绿色体液,而是昏睡剂。

看着江雁沉沉的睡着了,赵涛平静的回过头,对着一个角落说道。

“凌灵,看得挺久了吧,你欠我一个人情。”

凌灵淡淡的魂体变得清晰起来,有些调笑的回答,“主人,你对其他奴隶可不是这样的,身为主人的性奴隶,收两个礼物不是应该的嘛。”

“别废话了,赶紧把你那部分的魂魄抽出来,你也算是祸害了江雁好几年了。”

“好吧好吧,呵呵,还没收,就心疼上了”

凌灵掐了个字诀,钻到了江雁的灵魂中,赵涛也开始分泌紫色体液,开始进行一些符合自己要求的改造。

“味觉,味蕾结构变化,吞精是必须要有的,至于其他身体部分嘛。”赵涛思考了一下,提高了江雁的阴蒂敏感度,阴蒂长度也增大了不少,勃起时足足有十厘米,至于胸部,赵涛按照全身改造的标准,将痛觉转换,这样乳环也方便带了,最重要的就是颅内了,赵涛必须帮助凌灵取出她的灵魂之一,解除江雁的限制。

几根细长的针刺触手,顺着江雁的太阳穴插了进去,赵涛有些可惜的看着被压制住的江雁的灵魂,要不是凌灵的灵魂在她的体内,也不至于一直没什么进步啊,虽然没有凌灵的灵魂,她也没法进境这么快就是了。

“颅内基因改造,面对辱骂、羞辱会感到极端的快感,嗯,还挺麻烦……”

赵涛认真的改造着江雁的身体,将作用提高到最大化,大约半个小时,凌灵从江雁的身体出来了,魂体明显凝实多了,身上隐隐的威压让赵涛有些心惊。

“乖乖,这么强?”

虽然感到震惊,但是赵涛也没那么多经历去理会了,江雁的改造接近完成,今晚的最后一道菜要开始品尝了。

“主人,可真是恶趣味呢,呵呵。”心情大好的凌灵不再打扰赵涛,留下了一句话便轻轻的飘走了。

“对付爷爷的时候,别忘了把我带上~~”

赵涛有些无奈的在床边休息着,真特么啥也瞒不过这个人精。

“额……完成了?呀!!”醒来的江雁迷迷糊糊的,双腿不自觉的夹了一下,但是被改造的阴蒂敏感度不同往日耳语,这一下子就让她体会到了比平时自慰强的多的快感。

“呜!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还怎么穿衣服啊!”

赵涛站在江雁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当然是我特制的触手服了,这些你都不用担心。”

“你……好吧,那么咱们开始么?”江雁身为一个黄花大闺女,还有很羞涩的问着。

“呵,小婊子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让男人操啊,就算你爸妈位高权重,你也会躺在别人的床上乱叫吧。”

赵涛轻轻的往江雁脸上拍着巴掌,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江雁迅速升温的脸蛋。

“你他妈放屁!你!”江雁羞得满脸通红,但是却没什么厌恶感,下身的阴蒂开始跳了起来,骚骚的淫液已经开始往外渗着。

“行了,出来买自己的贱货还嘴硬,贱东西,张开你的狗腿。”

“你!”江雁刚想骂人,却看到了赵涛严肃的表情,心里一颤,还是张开了自己的大腿,上面已经水光淋淋。

“骚货,自己还不承认?求着男人操的母畜,自己说,是不是?”

“是个屁!”江雁挺直了脖子,但是身体却开始不由自主的兴奋了起来,下体的无数神经开始活动,就像是自己自慰一样爽快。

“自己重复一遍,要不然我就走了”

“你!”江雁正准备骂出声,却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种渴望,想要羞辱自己,两瓣阴唇已经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浑浊的淫液不断的流着。

“我是……我是要男人操的母畜,啊啊~”骂着自己,江雁竟然达到了一次小高潮,脸色羞红的低头开始啜泣。

“继续!”赵涛控制着触手,开始在江雁的下体摩擦着。

“我是母畜!啊啊~这是什么?我是母狗,我是,啊~我是主人的母狗!”

江雁大声的羞辱着自己,下体一抖一抖的,赵涛看准时机,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啊啊!我是被主人破处的母狗!呜呜……”江雁一边哭泣着一边喊道,破处的痛苦被一起到来的高潮掩盖住了。

“继续!贱畜,告诉大家,你是什么样的母狗?”赵涛狠狠的抽插着江雁的蜜穴,虽然经过小小的改造,但是江雁的身体还是不如白婉婉她们一样优秀。

“呜呜,我是,啊啊~我是贱母狗,啊~我是万人骑的烂母狗,呜啊啊啊~我是最下贱最骚的母狗啊啊啊啊~”

随着一阵高潮,江雁趴在了触手床上,双腿依旧张开,承受着赵涛的凌辱。

“200星辉了……资质很优秀啊”,赵涛暗暗想着,一边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哈……哈……啊啊啊啊~还来,我不要了,啊啊~”

“赵涛!停,啊啊啊~我支撑不住了啊啊,不要,不要了,啊~”

“呜呜,主人啊,我真的不行了,啊~第……第五次了,啊啊啊~”

江雁身上已经满是白浊,赵涛深吸一口气,俯身对江雁说,“马上就要认主了,你们功法里面有一个冬雪映梅对吧,反向运转内力,掐好手决,可以屏蔽自己本身的想法,千万不能失败。”

“好……”

眼前的巨大星星看着江雁,一身精液的她有些狼狈的看着前方,还是那些话,星星机械的询问着。

“我愿意……”江雁闭上了眼睛,想象着自己的要求,赵涛的能力,掐好法决,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排空,几乎是用坐定的状态回答着。

淡淡的星星痕迹出现在了江雁的眼睛里,快要累死的江雁仰头躺着,种下星星后的她感受到了那淡淡的规则,她感觉现在的自己对赵涛几乎是完全透明的,不管是思想还是身体。

“主人……”

江雁低垂着眼睛,那飘渺的规则对她来说几乎有着致命的诱惑,就像是渴望飞上高空的鹰,终于接触到了云层一样激动。

“好了,好好修炼吧。”

赵涛转身便要离去,他和江雁纯粹的是利益关系。

“主人,你怎么知道……这个法决可以反过来用,内力倒流,这可是很危险的。”

江雁直勾勾的看着赵涛。

“所以说,我们是上位种族。”赵涛挥了挥手,身影慢慢变淡,消失在了房间里。

其实每个家族都有一种屏蔽大星星的手段,但是不能常用,每一次使用对身体的负荷是很大的,前世的时候,触手一族需要母体产下后代,但是没有感情基础,人族女性自然无法认主,这个招式便是为了那些人类女子使用的。

“7000星辉,还不错,可以试一试了。”

“加罗,小心一点为好,你这么强行突破,可能……”

赵涛淡漠的看着加泰,“可能会减寿?如果我不这么做,五年内我会被凌风直接宰了吧。”

“总之,你好自为之吧……”加泰的身影散去,留下开始打坐的赵涛。

各个房间的女孩们有的已经睡下了,但是大部分的人在修炼着,在不知道赵涛准备怎么做之前,她们都有些忧愁。

郊区的别墅十分安静,明亮的月亮照在悉悉索索的松林间,幽暗的影子不断的晃动着,山上的清泉被半边阴影映的诡异而神秘,细细的水流打在石头上,突然发出啪的一声,夜色仿佛是水里的倒影,不断晃动飘摇着。

一个脸色怪异的老头慢慢的走了出来,看着别墅咧着嘴,发出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眼角被挤压成三叠的痣有些肮脏,他渐渐的融入夜色,慢慢的消失了,只留下一句沙哑而诡谲的话。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真是一副好风光。”

<< 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八章沉沦的复仇 第三十章 >>
+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yyyyy123            

2 thoughts on “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九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