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yyyy123 ♥

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八章

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十八章 空壳

为什么让我想起来呢?小姐,我已经为你尽忠一世,难道还不够么,也罢,或许我就是这个命吧……

陆小谨走马灯一样的在梦境中穿梭,一些模糊的记忆不断的浮现,直到最深处的那声啼哭,她沉沦在了自己的梦境里,自己的前世里。

陆家 四岁

“不要怪我们,长歌决你们连第一层都练不出来,那只能派往其他家族,负责联系工作了。”

幼小的陆芯蕊站在人群中,耷拉着小脑袋,不断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要让眼泪落下来,这里面只有她一个人是直系,她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自己练功的进度很快,内力蹭蹭的长,但是在突破第一层的时候,自己的内力全都漏了出去,又要从头练起,整整一年也没有什么好转的迹象,只好被清理了出来。

什么联系工作啊,说得好听,其实就是去其他家族里当丫鬟下人罢了,同时也是警示人族其他同伴,不好好练功,只有这个下场。

陆芯蕊可以说是丢了直系家族的脸,从陆家诞生以来,她是第一个被清理出去的直系成员,最特别的是,她还是家族大长老的孩子。

所有人都在议论着陆芯蕊,什么家族败类,废物,浪费资源,就连父母都经常失望的叹气,不再理会她,而是指导自己的兄弟姐们们。

小女孩听到周围人的窃窃私语,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这一下带的周围的小孩都开始哭了起来,陆家的大长老皱着眉头拍了一下桌子,大声的呵斥着。

“哭什么哭!没出息,只要有能力的,陆家会欢迎你们回本家任职!人要有志气,就算别人在哭,你也要咬着牙往前走!哭泣是废物的表现。”

在大长老的呵斥下,众多小孩委屈的忍住了哭声,陆芯蕊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嗓子仿佛被人拿走了一样,只见到眼泪流下,却没有一丝声音。

就这样,陆芯蕊被送到了陆家,因为她的地位摆在那里,所以她负责服侍的人也是相同的地位。

凌家的天才少女,凌灵。

凌家 六岁

“小姐,水已经打好了,还请您和白柔小姐沐浴更衣。”陆芯蕊恭谨的弯着腰,她现在彻底变成了一个笑话,一起来的同伴们,最差的也有二层了,而她还是突破不了第一层,内力仿佛漏水一样,疯狂的消失着,奇怪的是,每消失一次,她的修炼速度却会变快,达到第一层的时间也在不断的缩短,她相信,当增长速度超过流失速度,她肯定可以突破到第一层。

“辛苦你了,跟我们一起吧”,凌灵点了点头,共处了两年时间,除了白柔以外,陆芯蕊就是和她关系最近的玩伴了,可是她总是有着一股自卑感,相处起来有些拘谨。

“芯蕊不要太累了,身体要紧的”,白柔站起来拉住了陆芯蕊的手,她也不好说不要做了,毕竟她们的安排就是这样,不让她们做,下场更惨。

陆芯蕊听着心里却不是滋味,是啊,你们两个都是五层,就我是个一层都达不到的废物,身子骨太弱了,为什么呢,这种事情凭什么发生在我身上……

跟着白柔和凌灵,陆芯蕊小心的走到了凌家的主事堂外,身为下人的她不允许进入的,只能等在外面。

“呦呦呦,陆家大小姐嘛这不是”,身边的小伙伴们一脸讥笑的看着她,在凌灵去塔里的时候,她在凌家也是被欺辱的对象,凌灵压都压不下来,毕竟她还不是家主。

“嗨呀,这屁股真软啊”,虽然那些小伙伴们功力也不深,但是凭着身法,调戏一下陆芯蕊还是没问题的,陆芯蕊只能捂着下体,默默的低着头,乱说话的下场就是一顿毒打,她已经经历过不少次了,这些人打人蛮有水平,看不出伤痕,没什么证据,每次凌灵愤怒的想要教训她们,也没有得到允许。

毕竟,陆芯蕊这种失败品,就是用来欺负,用来警示他人的。

两个小时的时间如此的漫长,凌灵终于出来了,旁边的同行们当然不会触霉头,早都已经停手,但是凌灵看着陆芯蕊衣服上的褶皱,当然能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你你,拿着这封信,明天送去天南郡。”凌灵脸色难看的把几个信封交给旁边的下人,就是欺负陆芯蕊最狠得几个,小孩吓得脸色苍白,天南郡可是触手的流放地带,去那边送信,一不注意,被几个触手弄死,可没什么人管。

“是……是,大小姐”,无奈的几个小孩只能收下信,回去找自己的主子帮忙去了。

“芯蕊,她们是不是又欺负你了?只要你说话,我活刮了她们。”

“没有的,小姐,我们相处的还好。”

“你……好吧,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凌灵无奈的摊了摊手,她也知道,陆芯蕊想要凭着自己的力量,给那些欺负她的人一些颜色看看,不过这个难度看起来实在有些高。

“芯蕊啊,后天帮我去送一封信,给悬空城的加尔主人,小柔会和你一起去。”

凌灵把最轻松的跑腿任务留给了陆芯蕊,还有白柔看着,在悬空城,就算是皇族触手,也要给白柔一点面子的,毕竟他们不给面子,加罗也不会给他们面子。

“是,小姐”,陆芯蕊眼帘低垂,双手接过信件,不过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悬空城,还有白柔陪着,确实没什么危险了。

白柔拉着陆芯蕊的手,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别怕别怕,厚积薄发,要相信自己,有什么事给这个大冰雕说,她解决不了就来找我,我来给那几个人好好按摩按摩。”

陆芯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白柔和她的名字一样,温温柔柔,相处起来总是让人很放松,不过让她按摩,怕是浑身的骨头都要被按到断开。

想到这,陆芯蕊的心情好了一些,跟在凌灵和白柔身后,心里有些暖,但是回到自己的住处,看到几个室友不怀好意的看着她时,她又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把信件放好,蹲下抱住了头。

本应宁静的夜,被拳脚的声音污了一大片,其他的声音仿佛躲了起来,不愿意接近这里的肮脏,树上的乌鸦红着眼睛,左右望一望便飞走了,陆芯蕊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开始打坐。

两天后 悬空城

“唔,是这里没错,不过没开门诶。”白柔拉着陆芯蕊在一扇大门前嘟囔着,陆芯蕊的脑袋都快晕了,弯弯绕绕的路简直反人类,虽然这也不是人类设计的,但是白柔轻车熟路的七扭八拐,带她来到了加尔的房间。

“咦,白柔?你不敲他怎么开啊。”身材比较瘦小的加尔打开了门,邀请白柔进去。

“贱奴见过加尔主人”,陆芯蕊和白柔跪下行礼,加尔赶紧冲过去把跪了一半的白柔拉了起来,其他女人当玩具无所谓,要是加罗看见白柔向自己跪拜,加尔想了想前几天的同伴加德,那被打得叫一个惨。

但是陆芯蕊的礼节,他随意的受了,没什么内功的人类,就是贱民,这个来应该也是送信的。

“加尔主人,我奉凌灵大小姐的命令来给您送信。”陆芯蕊跪着把信双手拿出,加尔拆开看了看,随手交给了身边的白柔。

“去找一趟加罗吧,问问怎么办,这材料下不来,太拖延进度了。”

白柔恭敬的接过信,这里的触手给她面子,但是她也不敢真的无礼,所以这里的触手们还挺喜欢这个姑娘。

“明白了,贱奴告退。”陆芯蕊又磕了一个头,白柔则是鞠躬,加尔心情有些沉闷的关上了门。

走在走廊里,陆芯蕊好奇的问着白柔,“柔儿姐,你面子这么大啊,跪都不用跪。”

白柔笑嘻嘻的挽着陆芯蕊,“那是我未来主人的面子大,一会你就见到了,不过我可不敢越礼,要不然我主人可能不好办,盯着他的人不少呢。”

陆芯蕊听得汗毛直竖,一会能见到,那岂不是王子殿下?想到这,她又自卑了起来,自己这辈子,能被一个普通的平民看上就不错了。

又是一阵七扭八拐,白柔卡的一下推门就进去了,吓得陆芯蕊倒吸一口凉气,这特么太随意了吧,随着大门的大开,她也看到了里面的加罗。

匀称的身材,几条触手颇为健壮,黑色的斗篷安静的垂到桌角,陆芯蕊竟然有一种看到艺术品的感觉。

“主人,材料没下来,加尔那边问你怎么办。”

白柔这一开口,又吓了陆芯蕊一大跳,直呼姓名啊乖乖。

加罗无奈的扭头,“还能怎么办,用青耀石代替呗,这座塔这个月内必须完成。”

“好吧,这个是芯蕊,我好朋友哦。”白柔笑嘻嘻的介绍着身边的人,陆芯蕊倒是有些害羞,毕竟自己可是下人,眼前可是上位种族的王子。

“你好,我是加罗。”

“啊啊,贱奴见过……”

还没等陆芯蕊跪下,加罗就扶住了她。

“在我这没这么多烂规矩,什么贱不贱的,也不用跪。”

陆芯蕊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触手怪,如此特立独行,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咦?”加罗突然发现了一些异常,不由得把右手的毛刷覆盖住了陆芯蕊的头,“不是吧这,人族?”。

“啊??”陆芯蕊害怕的一动不敢动,人族?可不是废话么,她当然是人族。

白柔好奇的看着加罗,“怎么了?芯蕊有什么问题么?”

加罗笑了笑,向陆芯蕊问,“芯蕊对吧,今年几岁了啊?”

“回加罗主人,贱……我今年六岁。”

“好,等你八岁的时候,再来找我一趟。”

陆芯蕊呆呆傻傻的点了点头,加罗看样子十分开心,留她吃了一顿饭,甚至送了她一个小礼物,是一块晶莹剔透的寒玉,随后才开启传送阵。

“柔儿先别走,芯蕊,你先回去吧,这里直通陆家的。”

陆芯蕊脑袋晕晕乎乎的,珍贵的传送阵为她这种人开,她感觉有些受宠若惊,而且加罗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看不起,这让她很感动,对自己这么好的人,除了小姐和白柔,这是第三个了。

“那,芯蕊就告退了。”

白柔看着陆芯蕊消失,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了啊,为什么让芯蕊八岁再来?你要干嘛啊,开始物色第三个了?”

“嘿嘿,她可不是一般人,天山绝脉啊,幸好我爱看书,她是不是修炼的内力全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哈哈,陆家就这么把她放了,真是白痴,要是调教好了,不敢说以后,就现在来看,她很可能成为陆家的第一人,陆家历史上的所有高手都不够她打的,平时可要多带她来玩啊,她以后就是你的姐妹了。”

“唔,好吧好吧,那留我干嘛啊,要练功嘛?”

“哎哎,说说情话不行么?”

“哎呀,讨厌呢你,嗯,好几天没见,还真有点想你呢,甜儿也是,下次我们一起来啊。”

“我也挺想你们呢,下次咱们一起吃顿好的,魔人族那边的金鳍鱼马上可要丰收了。”

“好吧好吧,就知道吃呢。”

……

陆芯蕊看着胸口的小礼物,寒玉价值不菲,凌灵也还有这么一小块而已,安神静心,帮助修炼,延年益寿,还可以美白……

想到这,陆芯蕊捂住了脸,她都不敢想,加罗对她,有意向?

这时几个室友已经回来了,看见呆呆傻傻的陆芯蕊,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

“呦呦呦,陆大小姐回来啦?就春风满面啊,是不是浑身又……你!你敢偷大小姐的玉?!”

陆芯蕊慌忙挥手,但是室友仿佛吃下十吨兴奋剂一样,飞速的跑了出去,跟家主打了小报告。

凌家家主也不是白痴,虽然不愿意管陆芯蕊和他人的事,但是要说偷东西,还是寒玉,没准在修炼无果后,真会生出什么心。

“传陆芯蕊上来吧。”

室友兴奋的把陆芯蕊拉了过去,小姑娘一脸委屈,凌家家主看到她胸前的那块寒玉不由得一愣,不是自己女儿的那块,那这一块……

“芯蕊啊,这块寒玉是哪里来的啊”

“是……是加罗主人给的”,陆芯蕊的声音很小,委屈的想要哭,因为实力差被欺负也就算了,人品都要遭人怀疑。

“啊?真的?”凌家家主仔细观察了一下,双手捂住了寒玉,果然,上面的绳子发出淡淡的银光,这的确是加罗所有的,银色的绳子不是随便一只触手就能用的。

“还真是呢,说明王子殿下对你很有信心啊,去吧,肖情留下。”

室友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陆芯蕊当然懒得管她,就直接告退了,后来,她就再也没见过那位室友,同伴们也不敢随便欺负她了,毕竟触手可不管什么证据,就算加罗随手把八大家族的家主杀了,人族也得憋着。

虽然白眼和嘲讽依旧不少,但是陆芯蕊却变得开心起来,不光是修炼时间和修炼速度得到了解放,自己也不用再挨打了。

时间匆匆,两年间陆芯蕊时常跟着白柔去悬空城,也认识了肖甜儿和周慧,几个女孩玩的也算开心,凌灵一如既往的关心她,随着陆芯蕊的心结慢慢打开,两人的关系更近了。

但是,直到八岁那年,她还是没有进步,仍旧卡在第一层。

八岁 悬空城

“再过两天我就八岁了,也跟小姐请了假。”陆芯蕊紧张的攥着衣角,也不敢抬头,只是小声的对加罗说道。

加罗将一个乳夹套在了白柔小小的乳头上,得到的反馈确实甜腻腻的呻吟,陆芯蕊的脸更红了,自己的大小姐在长老哪里,是不是也是这样淫荡呢……

“八岁了啊,现在的修炼应该形成了一个闭环吧”

“啊,是的,一周天下来,第一层需要的内力就已经满了,但是还是会溜走。”

“不用着急”,加罗把乳夹狠狠的扭动了一下,白柔弓起的身子不断颤抖着,却不敢动弹,亮亮的淫液从她的双腿间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

“后天,我来帮你成为陆家第一人。”加罗的触手隐在斗篷中,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气质,却让陆芯蕊感到一阵安心,这两年虽然没有人敢动手了,但是风言风语,背后议论是少不了的,加上自己拿了寒玉还没什么进步,心里更加难受了。

“是……”陆芯蕊扭扭捏捏的回答着,眼睛却偷偷的瞥着浑身潮红的白柔,她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轻声的问加罗。

“如果,我真的成了陆家第一人,我也想做您的奴隶,请问可以么?”

加罗笑了笑,“陆家可不是我的专属,你要是成功了,按照地位来说,不属于我。”

陆芯蕊急切的辩解着,“我的一切都是您给的,没有您的帮助,我一辈子都要屈辱的活着,求求您了。”

加罗满意的点点头,点了点地面,陆芯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满脸欣喜的跪下来磕了一个头,这是加罗第一次让陆芯蕊跪下,也算是表明了态度。

两天的时间过得很快,陆芯蕊八岁生日这天发起了高烧,额头烫的像是烧红的木炭,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流,凌家的人有冷眼旁观的,有幸灾乐祸的,有同情可怜的,但是真的为她着急到快要哭掉的,只有凌灵一个。

悬空城的加罗掐了掐点,将白柔困的更紧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给她灌下两瓶粉色体液,看着昏迷的小姑娘扭来扭曲,确实好玩。

打开传送阵的功夫,加罗检查了一下东西,确认无误后踏了进去,然后就被吓了一跳。

“你……凌灵?”

往日冰山美人,无尘仙子的形象早都不管了,凌灵一身白衣早都沾满了灰尘,眼泪鼻涕黏在袖子上,哭肿的眼睛却不眨一下,不断的用湿毛巾擦着陆芯蕊的身子,煮好的药汤也是嘴对嘴的喂下去,镇定和沉稳早都被她丢到了天边,嘴里大胆的骂骂咧咧,各种生殖器层出不穷的问候着加罗的母亲。

“啊!”凌灵吓了一跳,回头看到加罗,心里打起了鼓,这不会都被听到了吧,他来了应该就没问题了,看来还不是骗子。

“滚,发烧是正常的,我来帮她觉醒身上的血脉,这次就当你为了芯蕊着急,要是下次再让我听到那些污言秽语,我扒了你的皮。”

“是是,对不起对不起,是灵儿错了,不对,是贱奴错了,贱奴这就滚,您要把我的脑袋拿去炖汤都行,一定要救救芯蕊……”

“先别滚,她没事,你在一边跪好了,看着我怎么施法的,对你也有好处。”

“哦哦……”凌灵乖巧的在角落跪下,好奇的看着加罗。

加罗从空间中掏出一堆材料,各种瓶瓶罐罐,摆在陆芯蕊的身边,形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大阵,各种小瓶里的液体顺着某种方向和顺序被阵法吸收,陆芯蕊的额头开始慢慢发红,浑身却开始变得透明,在雪山气海的位置,凌灵吃惊的看到了一团恐怖的能量,竟然在自己不停地修炼,散发出来的能量还在改善着身体,让浑身的肌肉更加柔软,却更加有韧性,这也是这几年陆芯蕊挨了那么多打,连个伤都没有的原因。

随着加罗的咒语,陆芯蕊身上的阵法开始慢慢发亮,胸口的寒玉碎成了小块,融进了她的身体,浑身的经脉开始拓宽,拓宽,直到碎裂,陆芯蕊闷哼了一声,扭了一下头,仿佛有了意识。

还不等凌灵惊喜,她却发现陆芯蕊身体里没有经脉了,而是宽阔一片,原来雪山的位置散发出能量,在全身周转一圈后向上汇聚,回到雪山处。

加罗将剩下的液体慢慢的倾倒着,陆芯蕊的身子也开始变得实在了起来,加罗的触手轻点,画了很多神秘的符文,落在陆芯蕊的身上便消失了,待到完成,加罗疲惫的喘了口气,开始休息起来。

“额,加罗主人,这就完事了?”凌灵小心翼翼的靠近陆芯蕊。

“让你起来了?滚下来好好跪着”,加罗皱着眉头,一鞭子把凌灵打到自己脚下,几根触手拽着她的头发,凌灵只好痛苦的跪下,却依然关切的看着陆芯蕊。

“行了行了,已经没事了,她是天山绝脉,呵呵,五大名脉之一啊,以后你就知道有多强了。”

“五大名脉?”凌灵好奇的问着。

“不该问的别问,不过可以给你透露一点,你也是五大名脉之一,寒星髓脉,呵呵,你不努力,可能还打不过你的丫鬟呢。”

“但是,我感受不到芯蕊的境界……”

“这就是特点之一,按照现在的程度来说,应该是五阶巅峰,就差一点体悟了。”

“五……五阶?”凌灵有些蒙,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全人类历史上,能够在八岁达到五阶的,只有她一个,现在看来就要多一个了。

“好了,芯蕊还要睡上一天,等她十岁,我来给她做第二次觉醒,我走了,大长老对你的限制时间增加半个月,就当是今天的惩罚了。”

“半个月?!”凌灵傻傻的看着消失的加罗,心里是崩溃的,每晚都要在高潮边缘徘徊的日子,再来半个月,天啊……

第二天的时候,陆芯蕊果然醒了,看着跪在床边睡着的凌灵,她感动的笑了笑,做起了自己做了好几年的工作,擦身子,更衣,盖被子,凌灵睡得很沉,嘴里呢喃的都是芯蕊,半个月之类的话。

早晨的空气很新鲜,陆芯蕊向着悬空城的方向磕了个头,昨天其实在中途时她就醒了,也体会到了身体的变化,只不过实在没有力气了。

轻轻捏了几个琴法,感受着自己身体里澎湃的能量,陆芯蕊禁不住的笑了起来,一路上憋都憋不住,走到凌家大堂后,周围的小伙伴们惊讶的看着陆芯蕊,没想到活了过来?也算是命大了。

“家主大人,我要申请调换考核。”

陆芯蕊笑着像家主说着,有了实力后,她的自信空前的足,脑袋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各种技战术,法决,更让她开心,是时候打打他们的脸了,然后……

陆芯蕊甜蜜的想着,然后就是去悬空城了。

凌家家主也不理会周围的惊呼声,非常淡定的允许了,找了和陆芯蕊同期几个凌家孩子来做考核。

考核很简单,就是打,打过了,考核就过了。

陆芯蕊的笑容难免的有些轻蔑,她一眼就能看出对面三个三阶的孩子,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往日觉得强大的同伴,现在实在是不堪一击。

“开始吧,凌雪,你先上。”

“不用了,你们三个一起来吧。”

三个小孩一愣,小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这么多年的废物竟然敢这么嘲笑自己,一起上?你当你是大小姐不成?

凌家家主皱了皱眉,狠狠的训斥了自己的孩子,“一句话就生气了?心态不稳,日后和魂族精灵族交战,你们第一个死,平心静气,一起上吧。”

几个孩子多少算是精英,平复了心情后还摆了个三才阵,缓缓的向陆芯蕊靠近,陆芯蕊手指一捏,像是空气中有一把琴一样,轻轻弹了一个音符。

三个小孩发现周围的空气开始浑浊起来,紧紧的捆缚着自己的身体,一动不能动,凌家家主震惊的站了起来,她想的到陆芯蕊不弱,没想到这么夸张。

“五阶,广陵散一叠??”随着凌家家主的话,周围的人下巴都要掉了,五阶?忽悠人的吧,吃了什么药不成?

陆芯蕊的笑实在是憋不住,只能强迫自己遵守礼节的问,“请问我通过考核了么?”

凌家家主也平复下了心情,淡淡的回答,“通过了,恭喜陆家,下一次大比,她们有希望了,一回陆家的人就来,你先去等一会吧。”

陆芯蕊躬身退下,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准备收拾东西,没想到凌灵已经醒了,正在房间门口等她。

“恭喜你芯蕊,今天就要走了么?”

陆芯蕊一愣,想起来昨晚凌灵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走呢?”

双方会审,陆家来人仔细看了看陆芯蕊,惊喜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在各种仪式结束后,陆家的负责人激动的看着这个史上最强的天才问道。

“那么陆芯蕊,你是否愿意辞去外派从事一职,回到本家?”

陆芯蕊甩了一下头发,硬邦邦的砸下一句。

“不愿意。”

十二岁 悬空城

“啊啊~哦哦哦哦,主人主人,我要憋不住了啊啊!!高潮了!主人我爱你,好爽啊啊啊~哈……”

满身尿液和精液的陆芯蕊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星星,像是了却了什么心愿一样,虔诚的说了一句。

“我愿意。”

悬空城外,人族撤退 十九岁

“大小姐,咱们……这就赢了?”

“呵呵,当然,咱们赢了,芯蕊,你和甜儿可是大功,配合的真的太好了。”

陆芯蕊迷茫的回头看了一眼,破碎的高塔有些凄凉,那座悬空城却不见了,两行眼泪顺着她满是血污的脸颊落下。

“怎么了?还在想呢?一时间可能适应不了,但是我们已经是自由人了,不再是什么奴隶了,生活一段时间,你就明白了。”

“哦……”陆芯蕊却感觉自己内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变成了一个壳子,原来填满自己的主人不在了,要是自己生活,该怎么做呢?

当然,她很快就有了答案。

日后

“陆大人,精灵族在卡加湖的攻势太猛了,我们顶不住了!”

“我去。”

“陆大人,天南郡报,魔人族打来了。”

“我去。”

“陆大人,白家和肖家又有冲突。”

“我去。”

“陆大人,精灵族大殿久攻不下!”

“我去。”

······

“赢了赢了!陆大人,我们统一了!这片大陆我们人族统一了!”

“啊……”,已经快到老年的陆芯蕊拨弄着琴弦,看着身边激动的士兵,还有开心的丈夫,心里却又失去了什么,那个壳子仿佛都随着战争碎掉了。

凌家 侧室

“芯蕊,你怪姐姐么?”

“不怪,我不死,你就没法收编陆家。”

“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没什么,柔儿姐才是最委屈的。”

“柔儿太强,不提前杀了,现在肯定是我最大的阻碍。”

“嗯,那甜儿姐你准备怎么办?还有小琴。”

“小琴还能留,甜儿,会死在最后的战场上。”

“嗯,没什么说的了,如果还有下一世,我宁愿自己没有遇到主人,没有遇到你,再见了,大小姐。”

“再见,你一定会好好的。”

凌灵看着身边慢慢变冷的陆芯蕊,深吸了一口气,双手虚握,仿佛攥住了空气中的一抹红线,狠狠的扯断了。

“哈……哈……哈……”陆小谨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喘着粗气,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回忆其以前了,那像人偶一样的人生实在是太痛苦了。

“芯蕊,欢迎回来。”赵涛拿着烟,在一片蒙蒙中说着。

“嗯,谢谢主人。”陆小谨用手画出一面镜子,看着自己眼里的星星,感觉自己又变成了那个空空的人,就像自己的经脉一样。

“得亏重新种了一次星星,我才知道原来你不开心。”赵涛掐灭了烟头,抱住了陆小谨。

“不会再让你变成一幅空壳了,你就是你,你是最独特,最好的陆小谨。”

“嗯”,陆小谨敷衍的回答着,内心却不这么觉得。

“不着急,其实,依赖和自我并不是光谱的两端,他们也是有着交互的,你和佳佳玩的不是挺好么,可以看看佳佳怎么做的。”

“额,大小姐?”

“不不,她不是凌灵,凌灵只不过是暂居罢了。”

“哦,好的,主人,那我可以回去了么?”

赵涛无语的笑了笑,“回去?你猜。”

陆小谨讪笑了一下,麻溜的把腿一张,“不回去不回去,话说好久没和主人做了呢。”

赵涛一巴掌把陆小谨的双腿打上,轻轻的将她抱了起来。

“我又不是种马,先不着急,呵呵,先喝水吧。”

陆小谨羞红了脸,她当然知道喝水是什么意思,不过想到那种久违的快感,却又有些激动。

赵涛准备了大约1500ml的柠檬汁,还往里面加了一点兑换出来的利尿剂,陆小谨交叉着手指看着果汁,刷的一下拿起来就灌,结果直接呛到了鼻子里。

“咳咳,太酸啦!”

“你……不会慢点喝么,这么爱喝,再加500ml吧。”

“哈??不要了不要唔……”

看着陆小谨委屈的小脸和疯狂吞咽的喉头,赵涛有些开心,这样的场景真的是有好些年头没见了。

“主人,喝完了。”陆小谨一脸无辜的拿着杯子向赵涛请示着。

“挺好,来穿你的衣服吧,哦对,先给屏蔽一下痛觉,一会集体改造。”

陆小谨终于紧张了起来,她可看到了这一世赵涛是怎么玩花样的,那一套衣服简直变态,不过也没办法,穿吧。

和其他的触手服不同,陆小谨的触手服显得有些普通了,前面的乳环只是单纯的两个钻石环,透明的可以看到乳头的里面,风骚的露脐装穿在她身上却有一种清纯的感觉,就算是淫荡的露着一对鸽乳,透露出来的也是一种少女的样子。

下身的丝袜也是那种刚刚过膝的白丝袜,鞋子就是普通的少女风平底鞋,里面的触手肉芽扫弄的挺痒,但是也还可以接受,洁白的小裙子飘飘扬扬,美得不行,陆小谨是很满意自己的这身衣服的,当然如果没有那条复杂的内裤。

可爱的蓝白条内裤不同于许佳佳,赵涛是想让许佳佳以后走性感风的,但是陆小谨还是走可爱风比较好,清纯的内裤里面全是乱七八糟的小道具,一根粗大的尿道塞接着润滑插进了尿道里,空心的管道接着后面的肛塞,内裤中间的触手肉芽一直拨弄着陆小谨的小阴唇和阴蒂,中间的管道勒在小穴口,上面形成了几个绳结,随着走动而不断的研磨着,鉴于陆小谨还是处女,本来应该有的按摩棒缩小了,就在小穴口轻轻的抽弄着,这一下还不如没有,陆小谨浑身燥热,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实在是难受。

“主……主人,穿好了,啊,有点别扭。”

“习惯就好了,你看佳佳,现在一天不穿都别扭呢。”

陆小谨扭扭捏捏的跟着赵涛下楼,底下吃的正欢的几个女孩看到后集体哇的一声,搞得陆小谨更不好意思了。

“小~~谨~~啊~~,你要走日系风不成?眼睛呢?眼镜娘赛高!”

“佳佳别闹,你这一身也好不到哪去。”

“哈哈,你们两个小姑娘穿的都挺美,都挺美。”

“哈?小萱你闭嘴,你还是我们学妹好不好!”

白婉婉笑着听她们叽叽喳喳,却有些深意的看了赵涛一眼,向他走去。

“吃点自己做的火锅西瓜?”白婉婉似笑非笑的看着赵涛。

“哈哈,不要不要,这些都是我给你们的心意啊。”

“哼,爱吃不吃”,白婉婉把满是精液的西瓜放进嘴里,咕叽咕叽的嚼了嚼,拉着赵涛的胳膊到一边。

“芯蕊的心里很脆弱,当年我就发现她的心魔很重了。”

“我知道,我会解决的,你别管了。”

“不行!你说怎么解决?”

赵涛无奈的叹了口气,想拿出来一根烟点上,却发现烟盒已经空了。

“她在追查我的事情,就让她查,我想这肯定不光是凌灵的请求吧。”

“你在做什么事情?”

“现在还不是时候,会告诉你们的。”

白婉婉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你有事,我就不活了。”

赵涛笑着拍了拍她的头表示放心,招来门口的几条狗链子,把白婉婉的那条拴在她的脖子上,拉着回去了。

 “好了,都吃饱了吧,今天的第二场要开始了哦。”

<< 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七章沉沦的复仇 第二十九章 >>
+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yyyyy12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