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yyyy123 ♥

沉沦的复仇 第十三章

沉沦的复仇 第十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三章 双飞

“加罗,你都想起来了,对吧”,加泰尖锐的嗓音也开始变得低沉了起来。

“嗯,我的好兄弟,你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记得以前的我们,都是坚定的反对着奴隶制度的啊”,赵涛跟加泰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就变回了触手形态。

“原来,原来我太傻了,你也太傻了,加尔更是个纯纯的傻瓜,你可能没有彻底恢复记忆,妈的,凌灵那个婊子,人族就是无耻下流,肮脏恶心的一个种族,他们不配拥有文明,不配拥有爱,他们只配作我们的畜生,男人都是劳力,女人就是生育机器,凡是反抗通通杀光!”加泰尖叫着,苍老的触手飞舞着,神情十分激动。

“冷静我的兄弟,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这样的”,赵涛实在有些不敢相信,他记忆里的加泰温文尔雅,胆子不大但是十分有担当,极有责任感,也是跟他一样反对奴隶制,倡导平等自由的政治同伴,虽然也有不少奴隶,但是从来不会严苛的对待他们,只是基于大环境而收的罢了,用现在的话说,加泰就是一个温润君子。

“呼,等你七阶就知道了,行了,二阶商城,既然记忆回复了一些,里面的东西你应该也知道怎么用,自己挑吧”,加泰没等赵涛说话便自己消失了。

赵涛苦笑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晶核,嗯,白婉婉跟前世一样,足足给了他8500的星辉,算上许佳佳那里恢复的,大概是9500左右了,还差500就能进入三阶,凝聚第一颗星核了,自己就可以开始使用法术了。

关于基础设定:

触手一阶:100星辉,可以走路,灵活运用触手,幼儿期

触手二阶:1000星辉,触手变得坚韧,开始进入成长阶段,幼儿期

触手三阶:10000星辉,所有星辉变成一个星核,可以快速的补充消耗的星辉,可以开始学习武技和魔法了,星核也是触手的核心,在晶核四周旋转着。

触手四阶:50000星辉,量的积攒,可以释放更大威力的魔法,少年期。

触手五阶:150000星辉,量的积攒,可以释放更大威力的魔法,少年期。

触手六阶:300000星辉,第二个星核出现,体内开始出现一个小循环,星辉可以散发到身体各处,组成初步的星空,成年期。

触手七阶:500000星辉,体内的小星空开始构建成型,可以将星核进行分裂,模拟出自己的第二本相,任意种族,可以做到100%的模拟,第一本相自然是触手。

触手八阶:形成星云,可以研究触手族的高端技法,身体完全成熟。

触手九阶:完整的星空宇宙形成,可以自由控制本族所有的魔法和武技,可以自由出入悬空城禁地。

触手十阶:未知

星辉:触手族的基本能量,来源于人类女性的多种体液,可以用来释放法术,强化自身,每次获得的量和女性的资质、年龄、开发程度有关,有一个总量,只能通过不断的开发去获得提升,年龄越小,获得的星辉越少,但日后开发出来的量越多。(白前世开发完毕,种下的星星不是新形成的,所以直接获得总量,但是后续开发的量重置)


赵涛刷着牙,看着扭着屁股手忙脚乱的白婉婉,心想这个那还能吃得上早饭,你们两个小妮子倒是吃饱了,我还饿着呢。

走到白婉婉的身边,赵涛清理了一下嘴里的泡沫,把还站着薄荷牙膏的牙刷轻轻插进了白婉婉的屁眼中,轻轻的刷着,右手的鞭子分裂出几只触手,接过白婉婉手中的锅铲自己做着饭,被突然侵犯的女人只能双手支撑着桌子,努力挺起屁股让牙刷进出的更加方便。

“嗯……有点,有点凉,啊~好痒,还有点疼,哈啊……主人你这一世,花样不少嘛”,轻轻扭着屁股,白婉婉趴在灶台上扭头看着赵涛笑着,肥厚的臀肉看不到牙刷的进出,只能看到赵涛的手在旋转抽插着。

“哎,给你清洗一下,保持清洁对身体好哦”,赵涛专心的炒着小菜,眼睛却看着白婉婉。

“嗯呵呵,要我也带上佳佳身上那一套?”

“不了,我记得你最讨厌的就是边缘了”

“啊,佳佳身上的装置是边缘发情的嘛,那我不要不要,我要一套跟以前一样的就好了”

“以前,股绳缚的绳衣和那四个带电击的星环?开什么玩笑,我现在二阶可凝聚不出来”

“嘛,反正我都听主人的,唔”

赵涛把牙刷整个插进白婉婉的屁眼里,留下一个小头晃晃悠悠,随手拍了两下,准备一起吃个早餐。

白婉婉噘着嘴趴下,在狗盆里舔着属于自己的白粥,屁股一晃一晃的,不停的挨着巴掌吃完了这顿早饭。


“赵哥,大项目啊,这次是咱们国家跳水运动员,肖潇和田丰的婚礼,她要回老家结婚,竟然选择了我们啊”,负责外联的小李红着脸报告着喜讯,这一笔下来,顶上原来的好几场婚礼了。

“肖潇和田丰?嗯,让我想想,刘总让我主刀设计?”赵涛突然感觉心脏一跳,有些试探性的问道。

“对,我看好你哦赵哥”,小李比了一个耶的姿势,便跑开了。

“加泰,这会不会是那个肖家?”赵涛脸色凝重的看着手上的资料,想着当年人族八大家族的肖家,一手红缨枪戳死了他不少的同伴,反叛后的气焰也是最嚣张的一家,可以说是大仇人之一了。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肖家,肖家,不如调成母畜看看?要真是那个肖家,那可就,嘿嘿”,加泰淫笑着,反正他可不管是不是那个肖家,是最好,不是也一样。

“试试吧,如果真是的话,也算是为加尔和加尼报仇了”,赵涛合上资料,准备去看看新婚双方,当年温和派的兄弟们,大部分都被肖家杀掉了,虽然肖家那个少女天才,肖甜儿的星星也是赵涛种下的,但是他对那个虽然漂亮,但是骄傲又嚣张的姑娘好感不多。


“我们希望能够有一个欧式的婚礼,嗯,最好要有一个完美的外景,草地必须是国家级的,证婚人我要我们自带的,必须要五个摄影师以上,哎回个话啊,你们行不行啊,不行趁早滚蛋,行就答应一声”。

看着眼前眼睛都快看到天上去的跳水冠军肖潇,嘴里叭叭叭叭一直不停,赵涛脑门上全是黑线,这对话他熟悉的很,难道这一世,他真的是来复仇的?

“我希望能够有一个自由的居所,嗯,最好要有一个大床和落地窗,材料必须是兽人德兰郡产的,落地窗要我们触手一族那个九层塔上的,必须要一个天天铺满牛奶的浴池,哎说句话啊,主人你行不行啊,不行我就去跟加泰了,行就答应一声”

这是加罗给肖甜儿种下星星后,一身精液和淫液的肖甜儿对加罗说的第一段话,九层塔?嗯那是他父亲的居所,铺满牛奶?有那也是给柔儿用!行不行?一会就让你知道行不行。

“这他妈的,加泰,稳了吧,这是甜儿转世的吧”

“额,像,你家那个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对我可也不怎么客气”

“决定了,下一个就是你了”,赵涛笑着应答着,态度十分温和,但是诡异的眼神让肖潇一阵不舒服。


晚上

赵涛在办公室加着班,一边按照肖潇的要求设计着婚礼,一边思量着如何才能将这位跳水皇后拿下,二阶商城里赵涛随意翻了翻,把前世比较喜欢用的几个技能兑换了下来,各种迷幻啊催情啊什么的药水备齐,最后才换出来了1000万奖金,准备在郊区置办一套房产,专门用来做一些隐秘工作,一套操作下来,星辉就剩下可怜的200了。

“第四个任务

成功给肖潇种下星星

成功:悬空城藏书部开启权限

失败:死亡”

看着新来的任务,赵涛只能感叹自己种族前世的强大,这玩意都整出来了,可比当年的成年试炼强多了,就是那个死亡惩罚,赵涛有些半信半疑,但是他还是不想轻易尝试,晶核碎裂的痛苦实在是太强了。

摇了摇头,赵涛继续开始着设计,一边抽着烟噼里啪啦的打字,一边和身后的加泰达成了奇怪的协调感,对于肖家,他们终于有了一个共同观念,那就是复仇。


另一边,学校

白婉婉站在学校门口看着晚自习的人流,等了半天才看到许佳佳和朋友开开心心的打闹着出来。

“还真能忍,比你前世都能忍啊”,白婉婉看着脸色微微潮红,呼吸明显发热的许佳佳,就算带着几个巨大的震动阳具,还可以这么潇洒的跑动着,哎,强人啊。

“咦,婉婉姐,怎么啦,我哥咋没去陪你呢”,许佳佳看到了白婉婉,有些惊奇的她走了过来。

“灵儿姐,别装了”,白婉婉抬起头,平静的说了一句让许佳佳摸不到头脑的话。

“啊?什么,婉婉姐你怎么啦”?许佳佳有些奇怪,但是对白婉婉那种亲切感和爱慕,让她关心的凑了上去。

“没什么,咱们一起回去好不好?”白婉婉笑了起来,她在许佳佳身上感受到的气息,就像是当年二十岁之前的凌灵一样,纯真美好,但是像仙子一样空灵静雅,让人欲罢不能,虽然许佳佳的美貌差得远,气质也不太一样,但是灵魂中透出的那种熟悉却告诉她,许佳佳和凌灵有些关系。

“嗯,好啊,不过我哥不来接你的嘛”,许佳佳不疑有他,反正都是一家人了,挽住白婉婉的手,少女有些担心赵涛会冷落了她。

“小调皮”,白婉婉低头附在许佳佳的耳边,说着一些东西,许佳佳的耳根开始发红,瞬间涨满了整张脸,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这,太大胆了吧”,许佳佳扭捏的回答着。

“主人一定会喜欢的哦”,白婉婉也抱着许佳佳的胳膊,说着悄悄话。


家中

赵涛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了家里,已经二阶的他很清晰的感觉的到,两颗星星在自己的房间里,带着一些疑惑,他推门进去,想看看这两个姑娘搞什么幺蛾子。

一根根紫红色的触手粘连在卧室的墙壁上,全身赤裸的许佳佳像是被藤蔓捆住一样束缚在房屋中间,一根一根的触手将少女的身体勒成树网的形状,几根细细的触手穿过两个乳环,向下连接着阴环,组成了一个明显的三角形,下体的导尿管仍然插在里面,膀胱微微发胀,看得出来已经憋了不少的时间了,小穴里的阳具缓缓地旋转研磨着,一滴一滴的淫液渗下,却被连接着的触手送到屁眼里,上面同样旋转着的阳具是不是鼓动一下,将许佳佳流出的淫水当做灌肠液,注入到肠道里去,脸上的黑色眼罩封闭住了少女的视觉,脖子上的项圈连着一根牵引绳向上拉扯着,让女孩的头不得不抬起来,潮红的脸和急促的呼吸表明,这个女孩在边缘已经有不断的时间了。

在她的身前,赵涛调教室里的一个木马,白婉婉同样戴着眼罩,全身被触手紧缚着,双手后绑在了木马身上,双腿也被强制束缚在了木马的马腹上,尖锐的三角深深陷入了白婉婉的阴部,将两片阴唇明显的打开,充血着的阴蒂也被压在木马上,同样鼓起一些的膀胱表明,他和许佳佳是一起憋得尿,看大小,现在也是很急的样子了,双乳上虽然没有乳环,但是两个带着铃铛的乳夹立在上面,随着白婉婉身体时不时的颤抖发出着叮铃叮铃的声音。

两个女孩在脖子的位置都绑上了一个蝴蝶结,仿佛礼物一样静置在房间的中央。

“……”,赵涛的下体瞬间充血,这一定是白婉婉那个闷骚想出来的法子,前世的女奴里面就属她会玩了。

“玩火啊姑娘们”,赵涛笑嘻嘻的脱下衣服,变为半触手形态,狠狠的一鞭子打在了白婉婉的乳肉上,铃铛剧烈响动的同时,赵涛也不厚此薄彼,一鞭子打在了许佳佳的乳环上,少女的身子因为疼痛瞬间拉直,连接着几个环的触手同样绷紧,阴蒂和阴唇被狠狠的拉扯了起来。

“啊~母畜婉婉欢迎主人回来”,“呀!”,前面的呻吟和请安明显是白婉婉的,后面的痛呼来自还不怎么熟练的许佳佳。

“佳佳,跟你婉婉好好学学啊”,赵涛调笑着,虽然他也知道一两周和一二十年是没法比的,但是开发和引导的过程,让自己的奴慢慢依赖臣服的过程,不就是最大的成就感和快感么。

“咿……是,母畜佳佳欢迎……啊呀哥你别打了!”,赵涛趁着许佳佳的话没说完,又是一鞭子打在了少女的乳肉上,三点同时扯动的痛感和刺激让她在树网间扭动着,一边同样挨打的白婉婉倒是挺直了胸部,嘴里嗯嗯啊啊的淫叫着。

随着两个姑娘的乳肉上慢慢布满红色的鞭痕,两女的呻吟声越来越娇媚,赵涛将白婉婉从木马上拉起,跟白婉婉面对面的捆绑在了一起,两人的膀胱互相紧紧的压迫着,括约肌的抖动已经达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

再次举起鞭子,赵涛对准了两人的屁股和大腿根部抽打着,左手的毛刷也伸了过去,在两人的阴蒂摩擦着,粉色的体液一滴一滴的渗入敏感的阴蒂中去,不断扭动的两人不断被身上的触手绳摩擦着,控制着触手释放出来的粘液也慢慢涂满了她们的全身。

“啊~主人,母畜婉婉好舒服,主人,啊~打的贱货好爽,谢谢……嗯~谢谢主人赐鞭”,白婉婉扭动着屁股,让膀胱也轻轻摩擦按压着许佳佳,屁股上的红痕甚至开始散发着粉色的气息。

“呜,求……啊~求求主人别打了啦,啊啊~婉婉姐你别动了,咿啊~我要尿出来了”,许佳佳不断向后躲着白婉婉的挤压,却让屁股挺了起来挨着鞭打,身上的乳环随着运动不断的将乳头和阴唇拉扯出各种形状。

“啊啊~主人,婉婉的骚逼好痒,嗯啊~主人打的好棒,嘻嘻,灵儿姐,啊~我记得你很喜欢失禁来着呢”,白婉婉笑嘻嘻的吻住了许佳佳的嘴,两女的身体也贴在了一起。

“哈?”,赵涛一愣,他仔细端详了一下许佳佳,完全没找到凌灵的一点影子,前世他作为王储,凌灵这个高等性奴他也玩过不少次,说句难听的话,十个许佳佳也不如凌灵一只手玩的舒服。

“哈……婉婉姐什么啊,主人,怎么,嗯~怎么不打了嘛”,许佳佳好不容易离开白婉婉的舌吻攻势,有些扭捏地问着。

“嘿,我的骚货妹妹怎么了,刚才还不要不要的,淫水都流出那么多”。

“嘛,佳佳妹妹,不要压抑自己嘛”,白婉婉闭口不提,只是大有深意的看了赵涛一眼。

“好了,你们两条母畜闭嘴,准备好吧,今晚的宴会正式开始”。

“咿咿!正……正式开始?前面的还不算嘛”,许佳佳有些惊恐的看着赵涛。

“唔……”,白婉婉翻了个白眼,重新吻上了许佳佳的嘴,才打了几下嘛,开胃小菜而已,正餐还在后面呢,就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灵儿姐吧。

赵涛无奈的笑了笑,让左手的毛刷变长,轻轻的凑过去,拿掉了许佳佳的导尿管,然后用最快速度,把毛刷插了进去,排出的尿液刚到一半,就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控制着体内星辉,赵涛分泌出了一些粉色的体液在触手鞭子上,二阶的形态变化让鞭子可以长出一点点倒刺,控制着鞭子的运动,赵涛一把抽了上去。

“唔啊啊啊!”,许佳佳难以自制的疯狂颤抖着身子,一种剧烈疼痛感搭配着的刺痒,少女的屁股上带着一点血痕,偏偏粉色的体液让许佳佳感受到一股热流从下身冲到四肢,淫水滴落下来变成了一条丝线,带着疯狂高涨的情欲,许佳佳甚至渴望着继续被这种疼痛感折磨着。

“咿呀主人,还要绒毛,贱货求主人打,啊~谢谢……主人”,白婉婉看着熟悉的鞭子,记忆中的快感加上现实的刺激,让她的情欲更加高涨,她用自己的乳头夹摩擦着许佳佳的乳环,两女的身体就像美丽的美女蛇一样扭动着。

赵涛慢慢的加快了速度,鞭子在被紧紧捆缚的女人身上不断的落下着,女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带着满是情欲的呻吟,触手上分泌出来的体液更加的浓厚,两个姑娘的身上黏糊糊的贴在一起,赵涛将许佳佳的假阳具拔掉,用左手的毛刷作为导管,一头连接着许佳佳的屁眼和白婉婉的尿道,一头将许佳佳的尿道和白婉婉的屁眼相连接,赵涛狠狠的一鞭子抽打在了两女被分开的阴部上,肉眼可见的尿流从大到小,瞬间冲进了她们的肠道之内。

白婉婉的情欲被折磨的不轻,她只能使劲的吻着许佳佳来稍微缓解,但是舌吻带来的刺激让两人更加的疯狂。

赵涛控制着触手将两女放下,触手绳子变成了两件绳衣,用着股缚的样子缠在两人的身上,赵涛拉了拉手上的牵引绳,两条母狗跟着便往前走了两步。

偷偷的施加认知障碍,赵涛牵着两条母狗先在屋里散着步,看着里家门越来越近,就连白婉婉也害怕了起来。

“主人,这……这不是前世啊,这样出去,不可以啊真的不可以”。

“婉婉姐姐说得对啊主人,额,前世?哎呀不管了,这……我们就不用见人了啊”。

赵涛面色一冷,狠狠的向两女的背上打了几鞭子,“现在两个选择,一是塞上羊眼球出门,二是注射体液,选吧”。

看着赵涛有些生气,白婉婉二话不说,乖乖的把触手形成的羊眼球塞进了下体,满是绒毛的小球在阴道深处摩擦着,越来越痒,越痒越想挠,但是收缩肌肉的时候,小球却自动往前走着,刺激的白婉婉下体一阵一阵的流水。

许佳佳也不是笨蛋,看着赵涛伸出来的针刺上滴着绿色的体液,她也乖乖的塞上了羊眼球,本来就在边缘徘徊很久的她更加敏感,下体不断的收缩抽搐,但是却强忍着高潮。

“嘿,挺聪明啊,今天带你们去遛遛狗”,没有注射进绿色体液的赵涛有些遗憾,那是专门进行器官改造的体液,虽然有着二阶的体液有着时效性,但是效果也很不错。

秋天的风十分凉爽,吹在两女赤裸的身体上激起了一片细细密密的小疙瘩,赵涛拉扯着牵引绳,带着两条母狗走到了大街上。

天色已经晚了,只有几个神色疲惫的行人在大街上走着,许佳佳和白婉婉不知道对方看到自己了没有,只能哆哆嗦嗦的爬到相对隐蔽的位置,但是受绳子的牵制,她们也只能环绕着赵涛转着圈子。

“二阶还是有点费劲”,赵涛稳定了一下身体,将认知阻碍谨慎的覆盖到两女的身上,但是他一手空握的,时不时还拽一下的形象倒是非常奇怪。

慢慢的走着,看着没什么人的大街,两女神态放松了些,虽然赤裸爬行的羞耻还是让她们心里有些慌张和害怕,但是露出的刺激感和羊眼球的折磨,让她们浑身开始兴奋了起来,冷风吹下已经没有感觉了,浑身的燥热和羞耻驱走了秋天的寒意,除了顺着双腿流下的淫液带来的冰凉,提醒着她们全裸爬行,却已经发情的事实。

慢慢的走着,白婉婉抬头看了一眼路,说什么也不肯再走了,“主人,前面……前面是夜市……”,许佳佳也吓了一跳,当初她也在也是打过工,这个点正是人多的时候。

赵涛挑了挑眉毛,皮鞋直接踢在了白婉婉的屁股上,带着身体的踉跄前倾,一片灰色的鞋印印在了白婉婉的臀肉上。

“你们放心的爬就对了”,赵涛用脚驱赶着两女往前爬着,两女只能慢慢爬进了灯火通明的夜市里。

“婉婉姐,额,没准,真的没事的”,许佳佳想到了当初在游乐场的时候,明明自己脱得精光,但是照片上是穿着衣服的。

“啊?咦,对……我怎么把这个忘了,不过,好浪费好浪费”,白婉婉听完后冷静了一下,想到了前世中触手一族的杀手最擅长的认知阻碍,这也是加罗的拿手好戏,不过只有重大任务,像是和兽人的战争,他们才会用这项消耗比较大的技能,由于现世的记忆和感情占着大头,记忆还被凌灵打的残缺补齐,一时慌乱之下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哎,你们反映倒是真慢”,赵涛笑了笑,牵着放松了许多的两女走向了夜市。

各种海鲜烧烤店摆着摊子,大排档上的露天卡拉OK上有人又蹦又跳的唱着歌,赵涛牵着两条母狗就这么在人群中穿过。

行人们对于赵涛古怪的样子非常不解,傻兮兮的笑着,手上啥也没有却像是在遛狗,这人不会是个疯子吧?纷纷躲避的同时,他们也将视线关注在了赵涛的手上和前方。

白婉婉和许佳佳被众人的视线看的无比害羞,虽然知道自己不会被看到,但是行人奇怪的眼神射下来,就像是滴蜡一样,身体的每一处都在燃烧,视线所到的地方都有着一种羞耻的灼热感,就像行人在抚摸着她们赤裸的肌肤一样。

赵涛松开了牵引绳,蹲下来附在两女的耳边下着命令,“自己去吧,要在五个桌子下穿过,然后回来,要一起完成,屁股上的管子可不要碰掉了,小心,可别让人碰到你们了”。

两女对望了一眼,只能羞涩的低下头,一步一步的找着自己的目标。

“哎你知道么,咱们原来那个同学,和咱们班的那个谁结婚,咦?什么东西”,许佳佳小心翼翼的钻着一个空档,那人翘着二郎腿,看起来要好进去的多,但是谁想,那人竟好死不死的刚好把腿放下来,碰到了许佳佳的臀肉。

“嘶……”,许佳佳刚要发声,却被白婉婉轻轻撞了一下以作提醒,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已,两女继续扭动着屁股,有惊无险的爬过了第一个餐桌。

前面触手分泌出来的粘稠液体保护着两女的膝盖手掌,滑腻腻,带着一点胶状的触感按压在坚硬的地面上,时不时还因为客人扔下的竹签和毫无规律的小石子造成一种随机的塌陷感,两女娇嫩的皮肤被不断按摩着,晃着大屁股在无数客人面前走来走去,膀胱里的尿液已经躲到无法忍受,但是也不敢排出,就怕对方大叫,让认知阻碍失效。

眼前满是男人或女人的腿脚,两女只能不断闪躲着,爬出来后也不能轻松,面对着众人的谈笑声和有些乱扫的目光,还是让她们浑身颤抖。

有人说害怕和吃辣椒是一样的,辣椒就是痛感而已,当害怕和羞耻在临界点而未达到的时候,那种羞耻感和害怕的紧张感,会交织成一种奇怪的快感。

白婉婉和许佳佳两人,一个是前世的熟奴了,但是失去大部分记忆,飘渺无痕的前世除了仔仔细细记住了赵涛以外,其他的经历完全无法和现世比,她骨子里还是那个军区大院的大小姐,平日里端庄的银行工作人员,在里面吃烧烤的顾客她甚至看到了几个熟面孔,羞耻的燥热让她下体一直湿润着,身上的鞭痕仿佛又疼痛了起来,略微的疲惫和淡淡痛感让她忍耐的也很辛苦,只能靠越来越重的鼻息来掩盖住想要发出的呻吟声,看着最后一个桌子了,赵涛的身影却看不见,但是下体时不时扭动的触手却告诉她,赵涛就在不远处。

另一个女孩还不如白婉婉,生性活泼,虽然坚强但是内心无比脆弱的高中少女完完全全是一个新人了,虽然愿意信赖着赵涛,但是这样的爬行对于她这么还没怎么经历的小姑娘来说,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害怕的感觉远远大于羞耻,但是久在情欲里折磨,就算是无比害怕,身体却不自觉的在高潮边缘稳定徘徊着。

“咦!!唔……”,在最后一个桌子前,许佳佳又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客人的脚,还好死不死的踢在了导尿管的位置,刺激的阴蒂一顿剧烈抖动,敏感的身体直接达到了高潮,膀胱里的尿液再也无法积蓄,喷涌而出全部灌到了白婉婉的肠道内。

温热的尿液冲的白婉婉肠道一阵阵的收缩,腹部发胀的感觉让她也压不住本身已经很急的尿液,她也趴在地上彻底失禁了,排尿的舒爽感和双腿的无力颤抖,让白婉婉同时达到了高潮,为了不让自己说出话来,她只能咬着牙趴在地上,享受着高潮失禁的快感。

两个女人就这么在一个大圆桌下,像两条母狗一样趴在那里,脸上的红晕紧贴着灰色的地面撅起来的大屁股上两条紫黑色的管子连接在了一起,后面的客人时常伸脚,但是两女沉浸在高潮失禁的余韵中,再也无暇顾忌这些了。

赵涛看着两人的样子,决定使使坏,控制着链接尿道和屁眼的触手狠狠的被拔了出来,两女屁股一颤,黄色的尿液和触手的体液便从屁眼里喷涌而出,赵涛立马附加上认知障碍,客人们只以为什么菜汤撒了,一边跳脚一边拖着地。

许佳佳和白婉婉就跪在自己的尿液和体液中喘着粗气,身上的束缚更加紧了一些,两女回过神来后慢吞吞的爬了出来,赵涛牵了牵绳子,有些疲惫的两条母狗抬头望着自己的主人,脸上未消的红晕和沾留的口水污秽映在赵涛的眼中,恍惚间他好像回到了当时还是触手的时候,那时带着白柔等一众女奴巡街,可比现在重口的多,虽然现在心中是舒爽的,快意的,但是他却有些迷茫,有些怅然若失,不知道为什么。

“贱狗们,回家了”,赵涛牵着两女,控制着触手进行了清理。

“汪汪”,白婉婉低着头学了两声狗叫,旁边有些发愣的许佳佳才反应过来,赶紧低下头跟着汪汪叫了两声。

赵涛踢着两女的屁股,一路就这么回到了家中,一看表,已经十点半了,充分的放松了一下以后,许佳佳回房学习,赵涛则抱着白婉婉躺在床上。

“你说的凌灵是怎么回事?”赵涛有些在意的问道,“哦对,还有,你还记得甜儿么”?

<< 沉沦的复仇 第十二章沉沦的复仇 第十四章 >>
+1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yyyyy12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