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yyyy123 ♥

沉沦的复仇 第十五章

沉沦的复仇 第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五章 失去

“很久不见,副统领”,赵涛脸色有些阴沉,别说现在的他,就算是以前的他也是绝对打不过凌灵的。

“好久不见了,王子”,面前的灵魂淡淡的开口,特有的空灵的声音,在灵魂状态下更显得飘渺,“还有你,小柔,好久不见”。

白婉婉在赵涛背后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捏着衣角,青白的关节暴露了她的些许紧张,赵涛拍了拍白婉婉的手腕,决定好好试探试探再说。

“你是亘古不灭么,副统领,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不过你这也是够能苟的啊”,赵涛手指微动,画着魔法的符咒。

“我现在没有任何战斗力,王子,我只是魂魄而已,至于我的死亡,呵呵,只能说是必然,我被我的儿子杀了,但是,我想保持自我的无限轮回,还是可以做到的,小柔,这就是虚字诀大成后的效果”,凌灵淡淡的笑了笑,并不在意赵涛的小动作。

“我已经,不记得了”,白婉婉终于抬起了头,却有些别扭的看向别处。

“没关系,这是你当初碎掉的灵魂,我都好好的保存起来了,拿去吧”,凌灵双手一挥,一些破碎的光点瞬间冲进了白婉婉的脑海中,庞大的信息和魂力和她开始融合,终于经受不住压力晕了过去,凌灵转过头来笑着看着赵涛,缓缓开口道:“就让我们好好聊聊吧”。

没有了白婉婉的分流,赵涛只得把星辉灌体散掉,无力的坐在许佳佳的床上,“好,聊!说吧,佳佳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许佳佳,许佳佳也是我,如果你不杀了她,我就会带着沉睡的自我意识进行下一个轮回,直到我的意识彻底消散。”

“为什么,你现在这个灵魂的感觉不太对,仿佛,不像是你,你说话没有这么直白。”

“是的,三转炼魂术的后遗症,我的灵魂分成了三份,这一份是主体,但是记忆大多是二十岁前了,往后的事情比较模糊。”

“你倒是个疯子,我们一族的功法你也敢用,我也不说废话了,佳佳怎么才能活过来?”

“等你真正到达五阶吧,我会教你引魂术,许佳佳还可以回到这具身体里,她还是她,至于我,大不了再转世一次。”

“听你的意思,现在你不准备转世?”

“现在的我,就是许佳佳啊”,说完这句话,凌灵笑着钻进了许佳佳的尸体中去,不多时,许佳佳便苏醒了过来,只不过两个眼睛里的清纯,却已变成了空灵,倒是转动的眼睛和微笑的嘴角依旧有些活泼。

“你什么意思,我要的是佳佳,不是一个婊子”,赵涛愤怒的一拳打了上去,凌灵却没什么反抗能力的被打到,虽然做出了一些躲闪动作,但是速度太慢了。

“我记得你不会欺负自己的奴隶的,怎么到我这就变了”,凌灵嘟囔了一句,站起来拍了拍身子,但是改造过的肉体却传来一阵阵刺激。

“谁让你夺舍的?不想轮回,我可以直接送你去轮回”,赵涛现在已经出离的愤怒了,他无法接受自己的人被凌灵夺舍。

“什么夺舍啊,这么难听,说了我就是许佳佳了,我们本就同源”,凌灵撇了撇嘴,神情越来越像许佳佳。

“滚,别做出这样的表情,很恶心。”

“哥,我就是我,不管是那个魂魄,我都是我,你看我的眼睛”,凌灵爬到赵涛的胯下,抬起了头,里面有着一颗熟悉的星星。

“你……”

“而且,我可以帮助你,你不想让另一个原生魂魄回来了么?”

“理由,你不是那种帮助我的人,我们还是敌对关系吧。”

凌灵缓缓站起,身上逐渐散发出一股威严,缓缓向后背着的双手像极了当初那个副统领。

“你知道什么叫做,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么?”

“什么意思,这跟我说的有什么关系!”

“这些东西都是虚幻,都是一个假名,触手?人类?兽人魔人?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你还不明白,没关系,以后你就明白了,当初我们错了,我们以为杀光了触手就可以独立了,结果后来和暗夜精灵作战,和苟延残喘下来的魔人族作战,然后呢,我们自己和自己作战,我杀了守哥,我的孩子杀了我。奴役我们的从触手,到资源,到权利,再到欲望,我们从来没有摆脱过所谓的奴役,只不过那颗星星,变得越来越深,也越来越不容易被发现罢了,死前我才明白,原来我所做的,都是无用功罢了。”

凌灵缓缓的转过头,眼里有些空洞,她的双手比划了一个圆,很郑重的说:“加罗,你是对的,我和守哥是错的,但是我们就算知道是错的,再来一次,也会这么做,要怪,就怪你出现的太晚了。”

赵涛听得越来越烦躁,他站了起来,狠狠的抓住了凌灵的头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需要得到你的绝对忠诚,这样我才放心让你替我做事。”

“嘶……明白的,毕竟我当年可是首席呢,你看,我的灵魂里,也有血契,害你就是自杀,我现在可不想死了。”凌灵被拽的生疼,但还是努力的挤出一点笑容。

赵涛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确实,凌灵的灵魂里也有着血契的联系,他才开始放心了下来,血契是完全不可违抗的。

“很好,我只希望你还记得,你当年的首席怎么做的,还有,平时你就先作为佳佳生活着吧,我已经找到甜儿了,重新把她拿下,我就有把握冲到四阶去,加上你的,差不多就够五阶了,我就让佳佳回来,在一个月内。”

凌灵皱了皱眉头,“这样速成,可对你不太好,等你要突破七阶的时候,没个十几年就不可能了,而且甜儿?那个丫头可不是好对付的,肖家那时候可是非常恨你们的,但是,呵呵,也有些爱你们就是了。”

赵涛点了一根烟,重新坐下,按住凌灵的头移动到了胯间,“嗯,没事,我比你了解甜儿,刀子嘴豆腐心一个,要是那时候你让甜儿来杀我,嘿,她怕是能直接帮我逃跑。”

“唔”,凌灵乖巧的含住了赵涛的阳具,舌头在上面翻滚缠绕着,感受着软绵绵的肉茎在嘴里慢慢胀大,口水慢慢的也开始难以积蓄的顺着流下来了一些。

“唔~主人,我本想着小柔肯定不会对主人留情的,结果,嘶啊~她还是把你放过了,唔啊……哈……甜儿那个丫头倒是不知道啊,听到你死了,还找了个理由要去杀小柔呢,呵呵,结果被小柔打的嚎啕大哭,不知道是哭,唔~,哭谁呢。”

“额,你说甜儿还想给我报仇?”赵涛有些哭笑不得,对他最嚣张跋扈的就是肖甜儿了。

“唔,好大……”,凌灵吐出涨成红紫色的龟头,伸着舌头舔弄着后面的硬杆,时不时吸一下蛋蛋,小仙女带着刺溜刺溜的口水继续回答着,“呼啊,甜儿很伤心的,那时候,唔,隔三差五的找小柔决斗,哈哈,小柔那时候心情也很糟糕,甜儿来一次被打一次,后来,嘶哈,我们开始与精灵作战的时候,她们俩才消停下来。”

双手摸着凌灵的头发,赵涛思量着未来的计划,许佳佳一定要救,那么肖潇必须收入囊中,还不够,还需要另一个,资质够好的奴隶才行,资质够好,嗯……

“灵儿,你说过吧,你和孙守有后人,你可有感觉到,传承了你的血脉的人?”凌灵和孙守的孩子,赵涛笑了笑,可能一上来就会超过一万星辉吧。

凌灵顿了一下,低头伸进赵涛的肛门处舔弄着,半晌也没有回答,赵涛也不着急,一边享受着凌灵的服务,一边在心中将肖潇的捕捉计划完善着。

随着一阵喷发,凌灵熟练的用嘴接住了所有的精液,给赵涛看后才搅拌了一下吞了下去,许佳佳被改造的味觉同样影响着凌灵,只不过这玩意凌灵吃的太多了,早已习惯了。

“有,在这一片还蛮著名的,就是我们班主任,叫孙宝儿”,凌灵低着头,还是说出了她的后人的名字。

“哦,那个孙家,你们班主任,呵呵,她姐姐就是那个警花吧,叫孙婷儿?她的婚礼都是我给策划的呢,呵呵呵,很棒灵儿,我相信你的忠诚。”

凌灵神情还是有些复杂,毕竟是自己的后人,不过这么多代,早已没什么血脉联系了,这样做也是她自己的私心作祟,没准她另外的灵魂,会在她们身上找到呢?

“对了灵儿,你们怎么起个名字都是儿儿儿的?”

“唔,还不是那个变态作者感觉这样特别可爱。”


白婉婉慢慢的苏醒了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身边全身被束缚的许佳佳也同时睁开了眼睛,虽然相貌一样,但是那股气质已经变成了白婉婉极其熟悉的那个人了。

“灵儿姐,我真的很恨你”,白婉婉脸色平静的对着凌灵说道。

“我知道,你肯定会恨我的,不过我不后悔”,凌灵扭动了一下身子,下身的阴蒂被刺激的不断跳动着,即将来临的高潮又被活生生卡主。

“我不怪你,但是我真的很恨你,我不恨甜儿,也不恨小惠,小琴,我只恨你,你把我毁了,把我彻彻底底的毁了”,白婉婉缓缓坐起身,记起了全部记忆的她有些迷离的对凌灵说道。

“怪我,就对了,小柔,我本意不是毁了你们的,对不起”,凌灵从触手床里站了起来,自动穿好了那一身衣服和环,准备上学去了。

白婉婉咬着手指,不再说话,只是斜着腿坐着床上,看着凌灵蹦蹦跳跳,就像许佳佳一样活泼开朗的上学去了。

啪嗒,牙齿和指甲分离的声音在清晨分外的清晰。


夜 白家宅

“灵儿姐,虚字诀我找不到什么诀窍啊”,白柔来到凌灵的房间里,隐字诀很熟练的两人已经不需要在那个房间交谈了。

“呵呵,小柔不要着急,我可以帮你一下,爷爷当初也是这么帮我的”,凌灵笑着放下手中的书本,昏暗的灯光映着凌灵半边脸颊,微黄和白皙结合在一起,让清冷的凌灵难得的有些缱倦的味道。

“啊,那多谢灵儿姐了”,白柔不疑有他,盘膝坐好,准备请教一些经验。

夜晚的风有些激烈,窗户上发出着一阵阵砰砰声,烛火也害怕的抖动了一下,映的凌灵的脸庞也来回摇动,神秘的黑暗和温馨的黄光来回争夺着底盘,他们绕着嘴角反复的摇晃对抗,凌灵微笑而弯起的弧度便也在这片战场里不断变化着色彩,薄薄的唇缝微抿,她缓缓离开书桌,走到白柔的身前,暖黄色的光终究是败了,夜色弥漫在两人之间,只有凌灵点在白柔额头上的一根手指上还带着点点银光,有些诡异钻进了白柔的脑海中,但是也照亮了两人的脸庞。

“虚字诀,呵呵,虚字诀,小柔,好好感受吧,你可是我们的主力,我对你的期望,可是很大的”,凌灵收回带着银光的手指,居高临下的看着白柔,伸出来的舌头魅惑的卷住了带着白柔气味的手指,微微眯起的眼神充满着迷离。

白婉婉整理好衣服,来到单位,摆出标志性的微笑接待着客户,直到看到了白敬文一脸怒气的走过来,白婉婉抚了一下头发,笑着看着自己的哥哥。

“你,跟我回家”,白敬文一把拉住白婉婉向外拽去,白婉婉也不反抗,将胸口的铭牌摘下,就这么跟着白敬文上了车,一路开往北京去了。

“你知不知羞,你俩认识才几天?嗯?你就跟他在一起了,你是什么身份?你的婚姻大事就这么草率,你对得起家里人么,记住,结婚不是自己的事情,是两家的事情,你这样做,把咱们家的脸都丢干净了!你有没有在听,我怎么有你这么个不要脸妹妹!才几天就爬到人家床上去了!”白敬文脸色极其难看的不断训斥着白婉婉,看着妹妹无动于衷的表情,他的语气也变得越来越严厉。

“唔”,白婉婉偏着头看着窗外,透白红润的手指勾着一缕发丝把玩着,老娘没准还是你祖宗一辈呢,你丢个屁的人呢,切。

“你他妈的听了没有!”白敬文使劲的一巴掌打在了白婉婉的脸上,一道明显的红印子浮现在了白皙的脸上。

“听啦听啦,你白话半天,家里不就是想捆着我么,谈个恋爱都管,我和赵涛好好的,用不着你们管,哼哼,白家,好大的白家哦,还真当现在封建社会呢,咱们还是皇亲贵胄不成”,白婉婉也没对这个巴掌在意,但是夹枪带棒的嘲讽了一遍哥哥。

“你!你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白敬文失望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带着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她一样的眼神。

“我听了一辈子的话了,上辈子也是这样,我想活出点自己来”,白婉婉说完便靠在窗户上,在也不理会哥哥的话。

就这样吧,为什么我总是背负着不属于我的责任呢,说我是关键,说我是希望,我只想好好的过完一生罢了,才能永远要匹配责任的,是啊没错,但是这就是让我去争斗的理由么,好累了,好疲惫,这一世也是这样,我只不过是筹码罢了,那些公子哥,呵呵,是很有本事很努力,但是我凭什么就要嫁过去,难道家世和相貌也是我的才能么,那我情愿做一个普通人,白家家主,白家大小姐?我还是愿意做那个小柔儿……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车慢慢的走上高速,白婉婉通过星星告诉了赵涛自己的去向,便开始凝神内观,重新修炼起了周流八卦,白敬文也闭目养神,不再言语了。


“喂,妈,你快要过来了?啊好,我到时候去接你去”,赵涛随手挂掉电话,做着婚礼设计,他现在也确定了,自己的母亲应该不是出轨,极大可能是触手寄生,想到这,他对自己母亲的恨意也消散了大半,毕竟这个不是普通人类可以抵抗的。

步骤慢慢成型,想着两天后肖潇的婚礼,赵涛扭了扭脖子,试炼任务也要加快了,那东西必须要拿到才行,他决定今晚开始第一次行动,不过事前的准备还是要做的。

成功的翘班,赵涛来到了别墅的售楼处,准备购置一款待售的山区别墅,手里的钱大部分都扔了进去,“调教场所,准备完毕了”,嘴里喃喃的走了出去,赵涛收到了白婉婉的消息。

“不用担心,一切有我,需要一些银色体液么?”

“嗯……不用啦,我去去就回,主人千万小心灵儿姐,我还是感觉她不太对劲。”

“放心,早去早回,回来你就可以和甜儿一起玩了,哈哈。”

“咿……那个小妮子,好吧,不管哪一世,我都能好好教育她的,嘻嘻。”

“行了行了,别贫嘴了,好好坐车。”

赵涛叹了口气,打了个车赶到火车站,哎,白家的动作倒是真快,这一世也不必当初,自己才是弱势一方,要是奴役白家,白婉婉肯定是不愿意的,嗯?这么快就到了啊。

站在火车站的门口,赵涛看着母亲眼中的星星,感觉彻骨的寒意从脊柱冲到大脑。

这是怎么回事?

<< 沉沦的复仇 第十四章沉沦的复仇 第十六章 >>
+8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yyyyy12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