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yyyy123 ♥

沉沦的复仇 第十六章

沉沦的复仇 第十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六章 行动

“儿啊,看你,都瘦了,最近又不吃早饭了吧”,李丽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总感觉赵涛瘦了,就像小时候总感觉他冷了,要给他穿秋裤一样。

“啊,呵呵,最近吃的好着呢,妈,你眼睛里咋还长了个星星呢,小时候都没发现。”赵涛强笑着接过母亲的行李。

“额,哈哈,那不仅跟你们年轻人,带个美瞳嘛”,李丽的眼神有些躲闪,扭捏的打了个马虎眼。

“美瞳啊,妈你回来就摘下去吧,那玩意对眼睛不好”,赵涛走在前面,只留下了一个背影给自己的母亲。

“嗯,好,今天中午妈给你炖排骨,你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吃这玩意”,李丽赶紧转移着话题跟了上去,但是她总感觉自己的儿子,有些奇怪,身上的气味就像回忆里那个人的一样,令人着迷。

“咦,佳佳,感觉你不一样了诶,怎么最近变得这么高雅了”,陆小谨趴在凌灵的书桌上偏着头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好闺蜜。

“去死啦陆小谨,我以前也高雅的很”,凌灵笑着扮演着调皮的许佳佳,一手掐住朋友的小脸往两边扯着。

“唔对了,你啥时候来了个哥哥呢”,使劲拍打掉凌灵的手,陆小谨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眼里写满了八卦两个字。

“切,我还有俩哥呢,改天你来我哥那里,我跟你介绍介绍啊,就在我家对门”,凌灵的微笑保持着,眼里的星星却诡异的慢慢旋转了起来。

“也行啊,好久没去你那玩去了,你明明都不打工了,还老是没时间”,陆小谨跟着上课铃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凌灵的微笑渐渐敛去,陆小谨?呵呵,芯蕊,很久不见呢,算一算,和加罗有关的人,都转世在了他的身边,果然,他把那东西练成了,呵呵,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吧,好手段啊,早知道是这样,我们又何苦死那么多人去打仗呢。

整理了一下思绪,凌灵开始听课,看着眼前歪歪扭扭的数学符号,这位人族的绝世天才也不禁感到大脑胀痛,昏昏欲睡,只想去与周公畅聊,不行不行,清醒清醒,凌灵努力的抬头,重新集中注意力,看着已经写满了的黑板……

我靠啊!什么玩意啊!赶紧把许佳佳给我换回来啊喂!


赵涛看着加泰,加泰也看着赵涛,两个家伙对立无言,半晌,赵涛才开口。

“你不说说,这怎么回事,咱们还有族人存活?”

“不可能,所有族人的灵魂都在系统里了。”

“这颗星星我感觉挺陌生的,你怎么看?”

“肯定不是咱们族人的,我查过灵魂印记了。”

“话说,咱们是触手,怎么还族人族人的,不应该是族触手么?”

“你是不是脑瘫,这个作者特么用的是汉语啊。”

赵涛看着母亲端着排骨走过来,微微笑了一下,赶紧接过,“妈,你休息会吧,我去端汤。”

“哎哎,小涛长大了”,李丽有些欣慰,便坐下准备收拾收拾桌子。

赵涛走到厨房,左手分泌出一些银色的体液倒进母亲那碗汤里,缓缓的搅拌均匀,便和母亲一起吃起了饭,李丽只感觉越吃脑袋越晕沉,终于忍不住倒在了桌子上。

感受着银色体液慢慢的渗入母亲的大脑,赵涛凝神准备探查一番母亲的记忆,就在他刚开始渗入的时候,六道梅花一样的光点冲了出来,撞在赵涛的意识上,化成了一蓬星星点点的碎片。

“啊!!”,受到重击的赵涛捂着脑袋跪在地上,这六朵梅花他很熟悉,可以说是太熟悉了。

“碎星掌法第七式,红萼无言,凌灵的掌法!这个婊子,她还是在骗我!”赵涛揉着太阳穴缓解着脑袋上的痛苦,但是心中的愤怒让他恨不得立马活剐了凌灵。

“冷静点加罗,那不是凌灵,要是凌灵的话你已经死了。”加泰还是冷静一些,二阶的触手跟凌灵对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呼,也对,那是谁?凌紫,凌姝,凌蕾?不对,都不太像,这……”

加泰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坚定的吐出一个名字。

“这是凌风。”

傍晚

“哥,我回来了,今天没有晚自习嘛,就带小谨来家里玩,额,哥你怎么了?”,凌灵看着赵涛脸色苍白的赵涛,明显感受到是魂魄受到重击,所幸没有受伤,过几日就可以恢复了。

“啊,陆同学,欢迎欢迎,家里也没什么好做的,你快坐下,我和佳佳给你准备点吃的,哎别客气,佳佳的好朋友嘛,你就当我也是你哥哥就好了,不用帮忙,真不用,佳佳,跟我来。”赵涛将晕倒的母亲放到了自己的卧室中去,没有个一天她是醒不过来了,看来自己的问题并不怪母亲,幸好当初没做第一个任务。

“好,小谨你可以看会电视,一会让你尝尝我的糖醋排骨哦,哼哼”,凌灵哼着小调跟着赵涛走进了厨房,一边清洗排骨一边敛去笑容。

“受伤了?点状凹陷,打在天魂上,力道不足没有伤到根本,魂体创面成六点,组成一个圆形,明显有六爻卦象的痕迹。”凌灵洗净排骨的血水,抬头问道,“红萼无言?再接一式苔枝缀玉,把劲道打进你的中枢魄,你就死了,这个人明显也受了不轻的伤,后劲不足了,不过我不记得我们凌家有谁能像我一样永久的活下去,嗯所以,是谁伤的你?”

“是凌风的劲,你真的不知道?我想听听你的分析。”赵涛切着葱姜蒜,还是有些敬佩这位副统领,仅仅凭着和许佳佳魂魄的一点联系就推测出来了不少东西,压根都不用看残留的劲。

“爷爷?”凌灵不言,只是把眉头皱起,“爷爷死了,被加泰杀了,他不太可能活下来。”

说罢凌灵又笑了起来,用手腕拂了一下刘海,小心的不让沾湿的手碰到自己的额头,“就算爷爷真的活了下来,呵呵,也对,如果真的能活下来,他现在估计也就能恢复到这么多了,五年间吃了我八十一根离魂刺,呵呵呵呵,这么多年他肯定过的挺开心的。”

“卧槽尼玛!小婊子卧槽你嘴,你的离魂刺都特么让我吃下去了!”化为系统的加泰在身后大喊着,但是他也释怀了一点,原来凌灵不是针对的他,是针对的他爷爷,但是这无数年的痛苦折磨还是让他性情大变,不过,凌灵真的是只针对她的爷爷,还是针对的是触手形成的系统呢?不对,系统计划从决定到完成一共就不到一年,除非她能未卜先知……

“兄弟冷静,额,冷静”,赵涛也有点冒冷汗,离魂刺那玩意可以说是最阴毒的东西了,生时毫无感觉,除了刺入时有些痛楚,但是死后灵魂不散,受尽折磨,直到离魂刺消磨殆尽后才会魂飞魄散。

“你怎么给你爷爷种下去的?如果你爷爷也会三转炼魂术,那他岂不是惨了。”

“呵呵”,凌灵灿烂的笑着,“他喜欢让我给他舔后面,我就先把离魂刺含到嘴里,再从肛门渡过去就好了,呵呵。”


“我出门了,你们玩的开心”,赵涛背起了带着道具的包,准备先做一下捕捉肖潇的准备工作。

“涛哥再见”,“小心点啊哥,注意征龙。”

“咦,什么征龙?”

“小谨你没玩过游戏王嘛,太逊了哦”

“……”

赵涛摸了摸下巴,征龙枪么,肖家的独门绝技,还是小心点吧,不过,这一世甜儿应该还没开始修炼,倒是不怕,就是今天灵魂有些受损,可能有些费力。

“佳佳?佳佳,你想什么呢。”陆小谨有些疑惑的看着凌灵,她感觉这跟自己认识的那个朋友不太一样了。

“啊,没什么,该我啦,嘿嘿,下一回合你就没了哦。”凌灵回过神,嬉笑着准备出牌。

“哎佳佳我给你说,我最近总会做一个梦,梦里有个人,姆,应该是个女人,手指很漂亮,还发着银光,点着我的额头,那时候我就好暴躁,好想自残啊,砍虫子砍蚯蚓的,你说这怎么回事嘛,雷击!真红眼拜拜咯,额,佳佳?”

凌灵收起了所有表情,面容冷漠的看着陆小谨,“芯蕊,不得不说,神经大条,但是单纯无垢这方面,你比小柔强多了,睡一觉吧。”

看着眼前熟悉的,冒着银光的手指,陆小谨张大了口,却无法发出声音,慢慢的,她嘴角的肌肉都开始松弛了起来,眼神越来越沉重,扑通一声栽倒了。

“小柔已经开始清除我给她的印记了啊,芯蕊,你也要加油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毁了你们的。”

凌灵喃喃自语着,看向已经被污染破坏了的夜空,清冷而空洞的眼神仿佛破开了那些时光,照进了满天星辰,嘴里呕出的一大口鲜血,点点落在地板上,被冒出来的触手吸干。

夜色慢慢开始静谧,许佳佳的房间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和夜晚融为一体。


“手太阴肺经修炼差不多了,天乾卦可以开始入门了啊,周流一气,行而不殆,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白婉婉盘膝坐在自己的房间,白天和家人大吵一架的她被禁足了,不过正好适合她修炼,她也乐得安静。

一缕银光顺着白婉婉的指尖缓缓流出,瞬间化为一股黑烟消失了,里面隐隐约约有着各种哭号声传来,白婉婉的眼睛变得一片血红,口中嗬嗬的哈气,半晌,一道黑血从白婉婉的眼睛中流了出来,满眼的血红色仿佛浅了一点,慢慢化为星点状隐去。

“这印记,可真霸道,我差点忍不住把我全家杀光呢,灵儿姐,真是够过分的。”白婉婉笑了笑,开始流转内功,明天就要开始和家里认认真真谈话了,修炼一晚,保证精神才是王道。

“嗯?”白婉婉突然皱了一下眉头,“这是,灵儿姐又动手了,是在帮谁祛除血印?肯让你付出这么大代价的,估计也就是那几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吧,小琴?还是宝儿还是芯蕊?”

白婉婉摇了摇头,打出一道气劲关上了灯,开始默默修炼起来。


看着眼前的别墅,赵涛只能感叹一句有冠军的运动员就有钱啊,给自己套了一个认知阻碍,便大摇大摆的从围栏翻了进去。

双脚化为触手,赵涛顺着透气的窗户走到肖潇的家里,信手观察着周围虽然豪华但是很有涵养的陈设,两层的复式楼房装修的十分漂亮,赵涛走了一会,才在健身房看到肖潇。

世界冠军总是刻苦的,训练了一天的肖潇依旧在加练着,美丽的跳水冠军单手单腿撑着地,做着单臂俯撑控腹的平衡训练,上身和地面平行,硕大的乳房没有像比赛一样缠起来,完美的椭圆形静静的垂下,一动都不动,可见世界冠军的基本功之扎实,但是从赵涛的角度看,这对巨乳垂下的时候也没有向两边分开太多,胸型保持的十分性感,深深的乳沟上一层层细密的汗珠流下,将半个运动服都打湿了。

运动员的臀部明显有着一种健美和丰满的感觉,挺翘的丰臀沿着后面抬起的大腿,形成了一道诱人的弧度,两腿间深深勒紧臀缝的运动裤上有着一些湿痕,依稀可以看到鼓鼓的阴部,肖潇静立大约一分钟才换另一个姿势,神情无比专注。

赵涛带着认知阻碍走到肖潇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脑子里不由得涌起不少回忆,清理了一下思绪,赵涛盘膝做好,开始静心凝神,开始第一次的计划,也等待肖潇锻炼完毕。

大约十点多,肖潇所有的加练完成了,无比疲惫的她走进浴室,慢手慢脚的脱光了衣服,进入到了一个满是黑水的大桶里面,她长舒了一口气,在丹田结了一个手势,闭眼开始休息,赵涛当然是一步一步的随着她走了进来,看着肖潇结着炎龙式,但是没有一点内息,他才多少放心了一些,将银色的体液滴进肖潇的药浴中去,赵涛的右手毛刷裹住了肖潇的眼睛。

“睡吧,你现在很困,很困。”赵涛轻柔的声音却在屋子里带来了一阵阵的回声,肖潇双手颤抖了一下,缓缓垂到了水里,陷入昏睡了之中。

看着眼前奇怪的高塔,肖潇有些愣神,明明刚刚训练完,这是什么?我在做梦么?唔,但是这个触感很真实啊。

“肖潇,国家级跳水运动员,2008年北京奥运会金牌得主,多次拿下国际大奖,近来准备和演员田丰完婚,但是你并不喜欢他,对不对。”

“你!哼,老娘的事管你屁事啊,你管我,这什么鬼地方?我警告你啊,赶紧给我送回来,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被说中了心里心思的肖潇有些慌张,她可不想嫁人,现在的她还是职业巅峰,要是嫁人,这职业生涯就完蛋了,只不过是田丰背后的力量够强,强迫她嫁过去而已。

“很强大的履历啊,你拿了这么多冠军,还是逃不脱任人摆布呢,这么大个别墅,在那些人眼里,只是你给自己的一个稻草房罢了,你,身不由己。”愈来愈尖锐和空旷的声音震得肖潇有些头晕,她蹲在地上大喊了一声,像是在发泄。

“你闭嘴啊,我拿下了世锦赛,我有奥运会,今年再拿下世界杯我就是大满贯,我为这个国家争得了荣誉,我得到了尊重,哪有人摆布,你他妈的小说看多了吧!肮脏的狗东西,污蔑我的国家你不得好死啊!”肖潇大声的叫骂着,但是眼角的眼泪却再也存不住,一滴一滴的往下流着。

“是么,你真的心甘情愿嫁给田丰?你的国家队资格怎么拿到的?其他没选上的队员没有比你差的吧,这栋别墅你第一批就能拿下,你感觉地产商为什么对你这么客气?哈哈,对了,你的代言还好么。”

“闭嘴啊,你是不是有病啊,给我放回去啊!呜……你说……你说尼玛呢啊”,肖潇想到了自己的教练,腿上仿佛还残留着那恶心的触感,叫什么来着?啊,对,素股,好恶心,还有那个代言品牌的老板,好恶心,为什么要给他卖笑,凭什么我就要忍受那双咸猪手,可是不做代言能怎么办呢,不趁着有成绩的时候好好拼一把,老了,老了就像前辈那样卖金牌么,好恶心,就这么嫁给田丰也还不错,虽然他的眼神和那些人一样,好恶心好恶心。

“我可以让你摆脱那些东西,你可愿意?”

“啊……”,被赵涛刻意放大的茫然和痛苦,让肖潇无神的抬起头,满脸的眼泪沾着散乱的头发,那个骄傲跋扈的样子再也不见了,只有一个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来气的少女,但是人们只记得她是冠军,是跳水皇后,而忘了她仅仅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罢了。

“怎么……帮我?”

“很简单,来,走进这座塔里,你会明白的。”

肖潇抹了抹眼泪,默默的站了起来望着高塔,然后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高塔的门轰的一声关闭了,肖潇被牵引着浮在半空中,双眼紧闭着。


“你知道么,你之所以一直被摆布,是因为你的定位有问题,你把自己定义为了被压迫者,你默认了自己是地位低等的那个,所以你无法表达自己的想法”

“你有病吧,他们有权有势,一句话下来我就什么比赛都没法参加了,你让我表达什么?”

“看吧,你从来没有过任何行动对不对?”

“这……我不做找死的事情,我还有弟弟,还有家人,我必须稳妥。”

“稳妥,不代表退让啊,姑娘,你没有表达自己的意愿。”

赵涛的声音带着深深的诱惑,震得肖潇的灵魂开始迷茫了起来。

“表达……怎么表达?”

“我来教你,你想不想嫁给田丰?”

“不想,他很恶心,还没结婚就想和我上床。”

“那么,面对这么恶心的一个人,你应该如何去做?”

“还能怎么做,忍着呗,难道找死不成?”

“不需要,不需要,你只需要报复他,让他得不到他想要的东西,折磨他的精神,才是最上等的。”

“怎么……做……”

“他想要你的处女,你就不给他处女,他想要你的身子,你就不能给他你的身子,他想要你作为妻子为他服务,那就反过来,让他作为绿帽奴为你服务,他想要压制你,占有你,那么你就反过来臣服于另一个人,让他看着你的娇媚,却是在别人的胯下。”

“不对吧……”

“怎么不对了?他想要的都无法得到,精神和肉体的报复,难道不好么,控制他,奴役他,这样你也不需要受那些垃圾的摆布了啊。”

“额,有点……嗯,道理?”

“开始吧,我们报复的第一步……你会臣服,会想要把自己的一切,交给眼前的神。”

赵涛看着眼前眼神空洞的肖潇,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汗,终于,初步的催眠成功了啊,接下来就可以品尝美味的果实了。

肖潇轻飘飘的落到地面,茫然的睁开眼,看着眼前的赵涛,脑子里满是把处女给这个人的冲动,她皱着眉头摇了摇脑袋,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走向前去,跪在了赵涛的身前。

“开始吧,你表达心愿,脱离桎梏的第一步。”赵涛继续加强着催眠的效果。

“是……”,肖潇经过短暂的挣扎,还是用嘴生涩的脱下了赵涛的裤子,已经半硬的阳具啪的一声打在了她的脸上。

“哈……”,闻着腥臭的味道,肖潇的呼吸却急促了一些,背叛丈夫的背德感让她的下身开始微微的湿润起来,就像是挑战自己一样,肖潇眼睛一闭,张嘴含住了龟头。

“很好,你小嘴的第一次,已经不是他的了,加油,这是第一步,看,是不是感觉自己的枷锁少了一点?”赵涛释放着一些粉色的体液,肖潇的表情开始舒适了起来,下身的水分也开始快速的聚集,形成了一小汪泉水,挂在处女穴上。

“好舒服,感觉灵魂都要飘起来了……还要更多,更多一点……”肖潇一边想着,一边更加卖力的吞吐着阳具,龟头上的唾液津津的发亮,大量的口水顺着肖潇的下巴流了下去,发出一片吸溜吸溜的声音,含入的深度也随着口水的润滑而愈来愈深。

“哈啊……哈……哈……”,大开着口呼吸的肖潇丝毫不理会下巴上粘稠的唾液,她调整了一下状态,直接把赵涛的阳具含到了底,刺拉拉的阴毛戳着她的嘴巴和鼻子,有些痒痒的,想要打个喷嚏,但是喉咙里堵满的阳具让她只能憋着,慢慢窒息带来的压迫感逼迫着泪腺,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但是肖潇却更加用力的往前吞吐着,她发现,越是深入,越是放荡,她越是自由和舒畅。

“很好,乖女孩,吐出来吧,咱们可以进行下一步了,来,用你的胸。”

“是……”肖潇吐出阳具,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胸前早已是大片大片的口水,连润滑都不需要了。

作为偷偷看过不少小黄片的肖潇还是懂的用胸是什么意思的,她感觉自己比那些av女友的都大多了,做起来肯定比她们好得多。

被双手托起的巨乳夹成了一道深深的沟壑,肖潇左右摩擦了一下,将口水充分的涂匀在乳缝中,将阳具毫不费力的滑了进去。

“哦……”,感受着下身进入了一片温暖和滑腻的地方,赵涛也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紧紧包裹的乳肉带给他的是不同的刺激,柔软和紧致的感觉刺激的阳具胀大了一圈。

肖潇拖着自己的巨乳,神色认真的上下套弄着,看着马眼上流出的透明液体,她的小脸上有些羞涩,但是却伸出香舌,将前列腺液舔的干干净净,吧唧亲了一口龟头,她像是邀功一样的抬起了潮红的小脸。

“本姑娘还不错吧,这么快你就不行了,今天还能不能把我所有的第一次拿走了?可别半路就被我榨干了呢。”

这丫头,赵涛苦笑了一下,傲娇的小性子还是不改,“做得很好,你离自由,又近了一步呢,很舒服吧。”

“谁……谁舒服了,你闭嘴吧”,肖潇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闭嘴的显然是她,主动含住龟头的跳水皇后,开始用自己的舌尖来服务眼前的男人。

怎么对付这个小姑娘,赵涛也算是经验丰富了,他拽住肖潇的两个乳头,上下使劲拉动着,让双乳开始加速摩擦自己的阳具。

“用手夹紧,不许停。”赵涛看着肖潇因为疼痛而松手,狠狠的一拉乳头以示警告。

“啊!!是……”,肖潇忍着疼痛用手夹紧了胸部,重新低头含住了龟头,跟随着赵涛的节奏做着乳交,上下翻飞的白肉已经出现了夸张的出现了重影,赵涛也绷不住的将精液射进了肖潇的嘴里,看着她一滴不漏的含在了嘴里。

“不错,周末你倒是可以和婉婉一起,做个口交小比赛”,赵涛自动把凌灵排除在外,毕竟凌灵的话,就算他三根触手一起射精,那个首席性奴都能一滴不漏的喝下去。

“是……咦?”肖潇恭敬的点头,身体条件反射一样的亲了一下赵涛的脚前的地面,她突然有些即视感,这一幕,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比白柔强的多吧,主人”,肖潇神情恍惚的抬头这么对着赵涛说了一句,被惊的不行的赵涛赶紧加大了催眠力度。

“妈的,这时候可不能触发原来的记忆啊”,赵涛吃力的震动着肖潇的灵魂,却发现肖潇的灵魂深处有着五道印记,成龙形沉睡着。

“五大征龙么,啧,麻烦”,赵涛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征龙印,将外围的灵魂再次迷惑住,看着征龙印暂时没什么反应,他才松了一口气。

“唔唔,唔!”肖潇含着满口的精液,不满的看着赵涛,指了指自己的嘴。

“呵呵,急了?不许吞下去,一直含着,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时候了,你要把自己的处女献上了,那是你脱离苦海的重要一步啊。”

肖潇涨红了脸,像小狗一样趴下,扭着头掰开了自己的阴唇。

“嘿,你倒是自觉,记住,每抽插一次,就要搅拌一次嘴里的精液,直到我射进去为止,明白了就晃一晃屁股!”

肖潇开始不自觉的搅拌着嘴里的精液,小穴已经越来越湿,一张一合的像是在欢迎什么,但是女孩的矜持还是让她十分羞涩,只是轻轻的晃了晃屁股,以表示自己听到了。

赵涛也不在意,毕竟是第一次嘛,慢慢来,他把龟头凑到肖潇的花穴洞口,只是轻轻一蹭,就沾满了黏黏的花蜜。

“开始了,见证你的蜕变吧”,赵涛狠狠的一挺腰,将阳具连根没入,没有看到血迹,但是肖潇全身的抽搐,已经紧缩的眉头显示出了她的痛楚,极有可能是因为运动,而把处女膜弄破了。

“唔唔唔唔!”肖潇狠狠的搅拌着嘴里的精液,忍着被贯穿的剧痛迎合着赵涛的抽插,慢慢的,那股痛感渐渐的消失,运动员出色的肌肉和适应能力,让肖潇开始感到一阵充实和快感。

赵涛扶着肖潇的细腰,像是中世纪的骑士一样,将肉棒大开大合的冲刺进眼前的花穴,一层层的软肉不停的随着赵涛的抽插翻出,第一次的高潮来临时,第二次的高潮紧接着就到了,粘稠的淫液被阳具不断的带出,在双膝处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肖潇的阴道像是比较短的那种,赵涛的阳具还剩余一半没有插入,便感觉到达了子宫口,他邪笑了一下,停下了腰部的动作,随着深呼吸,将龟头直接挤进了肖潇的子宫。

“咕……唔唔唔!”肖潇差点咽下去一口精液,吓得她赶紧控制喉咙,紧接着搅拌了一下嘴里的精液,破宫的痛楚完全顶不上那股充实的快感,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就要飞走了,前两次的高潮完全没有这次的强烈,这种神奇的快感让她彻底的沉迷了。

“这就不行了?还没动你最敏感的地方呢,加油啊,你是最棒的,哈哈哈”,赵涛脑袋里转着无数的邪恶念头,下身却彻底放开,每一次的冲刺都是退到龟头后全部插入,肖潇的子宫口被彻底打开,接纳着赵涛的巨物。

紧窄的子宫口像是一个长长的环,箍住赵涛的龟头不断的撸动着,强烈的刺激让不打算忍耐的赵涛彻底释放,一股滚烫的精液打在了肖潇的子宫壁上,第四次高潮的来临,让肖潇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赵涛拍了拍肖潇的屁股,满意的退出了阴茎,大捧的精液和肖潇的白浆混合着都流了出来,顺着屁股流到了地板上。

看着昏睡的肖潇,赵涛背起包裹,用自己的精液画了三道纹路,开始慢慢的刺激着征龙印苏醒,做完这一切的赵涛突然有了些恶趣味,他非常猥琐的嘿嘿嘿着,用肖潇的淫液在地上写了一行字,便从别墅撤了出去。

“甜儿啊,我可手下留情了,下次见面,呵呵”,赵涛轻笑了一声,转身奔往田丰的家。

<< 沉沦的复仇 第十五章沉沦的复仇 第十七至二十六章 >>
+1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yyyyy123            

2 thoughts on “沉沦的复仇 第十六章”

  1. 怎么就开始打牌了草
    看到征龙就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