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yyyy123 ♥

沉沦的复仇 第十四章

沉沦的复仇 第十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开始崩盘啦~本小说正式转为意识流,已经写到第20章了,两个世界的故事要开始融合啦,标题也快浮出水面了,大纲?那是什么玩意,能吃么?

第十四章 灵魂

“甜——儿?”白婉婉现实思索了一会,终于在记忆中找到了相关的身影,当然都是带着加罗的相关记忆。

“哦哦,就是那个肖家的大小姐嘛,甜儿小妹,哈哈,那时候很嫉妒我呢,天天过来争宠,傲娇小姑娘”,白婉婉想到了前世那个被加罗调教到吐着舌头,话都没法说清楚的少女。

“当初肖家杀了我们温和派不少人,他们怎么这么恨我们呢”

“你们的情报收集也太差了吧,明明有种星星,至于为什么,我记不清了,灵儿姐把这一段也打碎了,隐约记得……貌似是因为你们温和派的笑里藏刀,杀了他们不少人来着”,白婉婉揉着太阳穴,忍着头疼回忆着。

“这……这不可能,我们从来不会乱杀人族,私下里我们甚至是朋友相待!”赵涛有些愤怒,被诬陷了?不对,肖家的大部分人都跟他们关系不错,非常熟悉他们的动手习惯,他们不会这么白痴就被骗了,当然,这份熟悉让他们在战争的时候,杀温和派的触手十分顺手。

“唔……记不太清了”,白婉婉靠在赵涛的怀里,让自己的头疼缓解一下,“或许,我可以从佳佳那里知道些什么”。

“嗯,你说凌灵的灵魂是佳佳?他们差的太远了,佳佳第一次就给了几百的星辉而已,应该属于一般那种”,赵涛皱了皱眉头,极力对比着两人的区别,但是他的记忆也不算完整,对比来对比去,也没发现哪里像了。

“哎……要说灵儿姐,我们从小玩到大的,关于她的记忆,她自己都没法全部删除掉”,白婉婉自嘲的笑了笑,实际上,跟凌灵相关的记忆,除了一些政治上和武功上的东西,其他的都完好的保存着,甚至是那只捏着她心脏的手,她现在都能清晰的回忆起来。


凌灵五岁

“灵儿姐,额,仪式进行的还好嘛”,白柔可爱的蹲在大门口,看着刚刚回来的凌灵,清冷纯洁的气质已经初现,但是走路一歪一歪的,每走一段就要停下来抖动一会,眼里的星星让这个小女孩显得更有仙气,但是潮红的脸庞和不断嗯嗯啊啊声,又显得这个小仙子有些妩媚。

“啊……小柔啊,嘻嘻,姐姐,嗯~姐姐回来啦,仪式挺成功的,主人说我的资质很罕见呢,咿呀……不行了,啊~这,呜呜,怎么又停了”,凌灵好不容易走到了白柔的跟前,但是中间夹杂着不断的呻吟声。

随着凌灵不断的接近,白柔有些好奇,她闻到了一股腥腥臭臭的味道,和妈妈每次回来的时候一样。

“灵儿姐,这是什么味道啊,感觉好难闻”。

“去去,小柔儿别乱说,这是主人赐予的,啊……又动了,好难受,呜呜受不了了啦!!”

“啊”,白柔有些慌张,“姐,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

“啊~有,小柔儿,啊啊……帮我,帮我按一下双腿中间,求你了,嗯啊~我要受不了了”,凌灵扭动着坐在了门槛上,努力张开了一点双腿,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活动着,发出着咕叽咕叽的水声。

“额,好”,白柔听话的伸出白嫩的小手,也没轻重的对准阴部直接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凌灵幼小稚嫩,但是分外清凉的声音响了起来,扬起的脖子上有着一道触手的绳子,和奇怪的项圈,随着双腿左右不断的颤抖,凌灵的情绪缓解了下来,只有潮红的脸还显示着,这个年仅五岁的小姑娘迎来了多么强烈的高潮,两行清泪顺着小脸流了下来。

“好点了嘛灵儿姐,下次我还可以帮你哦”,白柔笑嘻嘻的邀功。

“嗯,嗯,好些,额,好些了?”凌灵别扭的扭了扭屁股,“谢谢小柔儿啦,以后,嘛,就不用帮我了”。

看着凌灵起身慢慢离去,白柔有些摸不到头脑,什么嘛,隐隐约约只听到一句,“为什么,差了一点了呢,我竟然感觉,没有达到的感觉更好……”

“唔,什么嘛,算了,改天问问加罗,嘻嘻,他肯定知道”,想着前几天才认识的触手朋友,也是她未来的主人,白柔端着小脸,笑着看着门外的景色,小脑袋一晃一晃的唱着歌。


凌灵十三岁

“嗯啊~灵儿姐,我……我真的受不了了啊,为什么主人会喜欢这种东西啊啊啊啊!!”忍受着下体两根触手的震动和旋转,白柔欲哭无泪的看着凌灵,感受着即将到来的高潮……以及触手恰到好处的停止。

“哎?这种感觉,嗯~不是还不错嘛,以后你会爱上它的哟”,凌灵笑了笑,也夹了夹腿。

“灵儿姐你,啊~很喜欢这种嘛”

“嘻嘻,我是感觉,这样被控制着支配着,被拥有着的感觉,真的很好呢”

“支配什么的,明明可以有很多方式啊!咿呀~又……又动了!”

“唔,加罗主人吩咐你要保持边缘几天?”

“啊……几天??一个,啊~一个晚上!几天那不就疯掉啦!”

“哈,才一个晚上啊,那很没意思的,主人都让我保持整整一周呢,小柔你可以试试啊,真的很好诶”

“灵儿姐你,啊啊~你现在就像痴女啊!哪有一点仙女的样子了”

凌灵看着自己越来越清冷的脸庞,虽然美貌依旧是最最顶尖的,但是自己的表情渐渐的淡了许多,轻柔的一颦一笑间牵动着垂下的一缕黑发,显得有些不食人间烟火,因为在女奴间的地位而养成的一种孤傲,搭配着嘴里轻轻开启的嗯嗯声,说是被迫下落凡尘,心灵却没有受到污染的神女也不过分。

“小柔儿调笑我,我挠挠挠,哈哈哈哈你别,你别过来,哈哈哈哈”,被反攻的凌灵趴在床上翻滚着,开朗活泼的样子搭配着清丽的气质,让她显得格外的迷人。

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精灵。


凌灵二十一岁

“小柔,我要告诉你的是,咱们人族最大的秘密”,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密室里,凌灵缓缓的脱下了浑身的道具,厌恶的扔到了一边。

“这,这里咱们没有报备吧,还有灵儿姐,你你,你把主人给你的东西全都扔掉了??你会被罚死的啊!”

“不用担心,只有这里,那帮肮脏的东西无法窥视到我们的思想,这颗恶心的星星会将一段假的记忆存储起来”。

“这……太不可思议了吧,如何做到的啊”,白柔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平日里星星里那股温暖的联系,现在真的感觉不到了。

“那是属于我们人族的能力,是独一无二的能力,我们不比什么狗屁触手差,我们很强!听着小柔,这里是我们的秘密学堂,关于自由,关于平等,关于我们的权利,你会慢慢明白的,三千年了,我们已经准备了三千年了,我们不是奴隶,我们要争取自己的生存,小柔,你会理解我的,我当初就是那么傻,好在现在醒悟了不少,那些肮脏的东西,都该死,都要杀光!”凌灵的情绪有些激动,但是面色仍然不变,嘴上说着杀光杀光,神情却很冷淡,白柔突然感到有些陌生,她的灵儿姐貌似跟以前不一样了。

“额,是主人曾告诉我的那些么,两族友好共存,和平互助发展之类的?”

“呸,的确,加罗他们温和派算是有点良知,但是他们一样奴役我们,他们也是凶手,都要死,只有罪恶的源头消灭干净,才可以彻底完成我们人族的革新。”

“灵儿姐,主人私底下的时候和我很要好的,我们都用的名字相称,我感觉,就算要独立,也不至于把他们全族杀光吧,他们也有小孩子呢,努力扶持主人上位,慢慢改革不好嘛。”

“那我们还要受多少苦?那些孩子,都是我们生的!我们还要被压迫到什么时候?你怎么确定加罗的心性一直不会改变?是,我承认他很好,实力强而且并不愚蠢自大,但是他玩我的时候,可那些恶心的贵族一模一样”,凌灵冷笑了一下,不再理会白柔,她相信经过教育后的白柔,会不一样的。

“额,好吧好吧,那我要怎么学习?”

“一会,爷爷会亲自来教你虚字六绝,这个第一个字可能一天就能练成,不够后面会越来越难,还有肖长老和白长老会给你讲述历史,你听完就明白了”。

“好吧,还有我爷爷啊,我会好好听的,灵儿姐你别生气嘛,休息休息”。


凌灵二十三岁

“小柔,震字诀练得怎么样了?”凌灵走到学堂里,看着静坐的白柔。

“灵儿姐啊,我已经开始练习虚字诀了,就是有点摸不到头脑”,白柔没有睁眼,依旧把长刀放在腿上静坐着。

“这……这么快,小柔你是天才”,凌灵有些吃惊,隐、没、坚、兵四字,白柔只用了半年就练完了,震字诀很难,就算是凌灵也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而白柔,这也就一年那个样子吧。

“哎,哪有”,白柔睁开眼睛,轻轻的梳理了一下头发,她可不会说这是双修的功劳。

“近年,咱们准备起事了”,凌灵平静了一下,说出了让白柔极其震惊的话。

“太早了吧”,白柔皱了皱眉头。

“咱们现在,已经比触手强了,不要妄自菲薄,那帮只会享乐的废物,空有功力,却没有一点意志,杀他们不难,小柔,你到时候,负责去悬空城杀掉加罗,我隐约能感觉到,加罗不死,咱们会有大麻烦。”

“到时候,再看吧”,白柔重新闭上了眼睛,沉入到了神秘的虚字决里。


虚字六绝:隐,没,坚,兵,震,虚

隐:隐藏星星,隐匿气息

没:稳定情绪,修心锻炼

坚:强化身体,增强体质

兵:锻炼气感,兵器通灵

震:震动血脉,激发内力

虚:心外无物,物我合一


“按你这么说,佳佳和小时候的凌灵真的很像,但是不能就依据这个吧,每个人的性癖不同,你还喜欢被吊起来打呢”,赵涛有些不在意的说道。

“哎呀讨厌,当年我的记忆是灵儿姐亲手打碎的,我的虚字诀也有一定功力了,能够分辨出当时的灵儿姐,她的灵魂很不稳,似乎不是一体的,佳佳身上我就感受到了当年的一部分。”

“嗯……这么说就有些离奇,如果佳佳是凌灵的一部分,你是柔儿,今天我又遇到了甜儿,为什么我都是遇到的当年的老朋友呢”,赵涛摸着下巴,感觉这事太离谱了。

“所以说,这是复仇啊”,加泰淡淡的声音传入了赵涛的脑海中。

“我不愿意去做什么复仇,不过肖家的话,我不介意给他们一点教训”,赵涛不怪当年的肖家反叛,那是大势,但是肖家对待温和派实在太残忍了,简直是虐杀,在他们还是奴族的时候,可是温和派一手把肖家保护住,让肖家为奴的人都健健康康的,还有一些平等的尊重,但是肖家的投名状,立得有点狠了。

“婉婉,我想让甜儿来陪你们,你觉得怎么样?”赵涛抚摸着白婉婉的头发,眼神都是红色的,一股一股的阴狠暴戾藏在深处。

“嗯,都听主人的”,白婉婉舒服的窝了一下,她对肖家也没什么好感,当初杀加罗的时候,她有一点点印象,貌似肖甜儿还要来抢这个差事来着,真是的,平时里争宠也就算了,反正她们所有人加一块也没她一个指甲盖得到的宠爱多,到了最后还要跟她争,爱咋咋,明天,还要上班呢……

看着渐渐睡过去的白婉婉,赵涛起身,准备设计一下相关的计划,不过在此之前,必须要把许佳佳的身世弄清,她到底是凌灵,还是独立的许佳佳,亦或者是,两个灵魂在一起?


“!@#¥%&*”,听着许佳佳低声嘟囔着眼前的英语题,赵涛没有打扰她,只是低头点了根烟,开始思量着如何去进行测试。

烟雾缭绕中的眼睛越发的红了,从承认身份的转变,到开始决定复仇,赵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巨大的改变仅仅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罢了。

“咦,哥你怎么啦”,许佳佳结束学习后惊讶的发现赵涛在她背后,但是神情明显不太对。

“虚字六绝?碎星掌法?斗转大阵?天蚕手套?”,赵涛盯着许佳佳问道。

“哈?什么什么,武侠小说嘛,话说今天你和婉婉姐都好奇怪啊”,许佳佳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

“凌灵,别装了,和我交手吧,不打,就死”,赵涛深吸了一口气,调动星辉,一式星锁甩了上去,锁头直奔许佳佳的心脏。

许佳佳慌忙的拿手挡住,很明显,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呀的一声叫着,星锁前端的肉瘤直接打在了许佳佳的胸口上,伴随着清脆的骨裂声,和轻微的入肉声,许佳佳的左胸出现了一块明显的凹陷。

“唔啊……”,许佳佳的大脑无法反应了,空气也呼吸不上来,嘴里和肺里感觉充满了一股铁锈味,踉跄了两步,她颓然的箕坐在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她明明说了,她听不懂,她不知道,为什么他还要欺负他呢,说好的依赖呢,她明明把自己的心全都交给他了,啊……原来,人啊,都是……都是一样的货色啊。

赵涛一下子也清醒了过来,看着许佳佳失望的眼神和嘴角嘲讽一般的扬起,他才反应过来他到底干了什么,有些傻了的他快步冲到许佳佳的面前,想要把她抱起来。

“滚啊”,许佳佳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巴掌打走了赵涛的手,喉咙里嗬嗬的声音有些沙哑,不时的有些小血珠顺着苍白的唇咳出来,点点红色慢慢变紫变黑,嘴唇也慢慢的变得越来越白,眼睛里的星星,逐渐裂成了两半。

“瞎了……瞎了眼了”,许佳佳留恋的看了一眼那个只有自己奋斗,学习的房子,闭上了眼睛,啊,最终,还是我自己呢,好可惜。

赵涛跪在许佳佳的尸体面前双手撑着地,大口的吸着气,眼神涣散的看着眼前的少女,怎么回事呢,我怎么想到用这种蠢招,说好的来试探一下呢,他为什么直接出招了呢,一丝丝的口水顺着赵涛长大呼吸的嘴里流了出来。

就在这时,赵涛的眼前出现了一副神奇的景象,许佳佳的尸体上,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是两个灵魂在升起,还不到三阶的他,还无法控魂,只能隐隐约约的感受到而已。

“妈的拼了!”,赵涛身子抖了抖,想到了那个一阶都能用的禁术——星辉灌体,用完后非死即残,但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具体能提升多少,就看能灌入多少星辉了。

“啊!卧槽尼玛!”,赵涛浑身的触手开始发红膨胀了起来,银色的光辉顺着触手体表流出,瞬间射向了外面的天空。

顺着银色光辉连成的丝线,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星空传下,赵涛浑身的触手啪的爆开,一片血肉模糊,但是人类的身体明显承受不住这股巨大的能量,但是赵涛还是只能强撑着。

“不够啊不够,再来一点”,赵涛不要命的继续引着星辉,但是全身的血管都像是充了气一样,就在爆炸的边缘徘徊,四阶,不够,五阶才能收集灵魂,就差一点了,一点了……

“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感受着后背上温柔而娴静的味道,赵涛体内的星辉开始找到了一个出口一样传入了白婉婉的身体内,她比赵涛更加不堪,虽然做过军事训练,但是这一世她一点强化训练都没有做过,过于强烈的能量直接割伤了她的经脉,一口口的鲜血喷在了赵涛的脖子上。

“谢谢你婉婉,回去我再给你解释”,赵涛缓过劲来,感受着熟悉又陌生的五阶实力,闭眼默念星空集魂决,身前的两个灵魂才慢慢清晰了起来。

啊,这个是,佳佳的,不好,快要散了,怎么办,引魂?不行不行,现在她的魂魄会承受不住那股力量的,嗯,血契!对,这个可以,怎么画来着,我想想,嗯,先是这样,这样,我靠五阶还是有些勉强,不管了,佳佳,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只能委屈你在我的脑海里待一段时间了,我一定会让你恢复的,真的,对不起。

赵涛写下了血契,成功将许佳佳快要消散的灵魂收入自己的识海,血契的强大力量让赵涛的灵魂活活割开了一部分,融入到了许佳佳的身上,虽然许佳佳这下是彻底成为自己的奴隶了,但是他们俩人的寿命也彻底联系在了一起,若是有一人死了,另一人也不可能活下来。

脑海中许佳佳的灵魂已经渐渐稳定,双手抱膝的蜷缩在了一起,借着赵涛的星辉养着,回过神来的赵涛回头看向了眼前那个熟悉而凝实的魂魄,嗓子有些干涩。

<< 沉沦的复仇 第十三章沉沦的复仇 第十五章 >>
+9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yyyyy12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