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KING215 ♥

火影忍者拘之国篇 第一章

火影忍者拘之国篇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国家初现

  • 胶遁弹•乳胶裹附:大量黑色乳胶溶液飞向敌人,强行附着在敌人体外,并可吸收忍术及体术附加伤害。
  • 胶遁弹•乳胶芭蕾:黑色乳胶溶液会根据查克拉量的不同改变样式及长度,但20cm基础高度无法进行调整,触碰到敌人身体同时强行附着。
  • 拘遁弹•永恒束缚:瞬间释放手、脚、腰环,固定并锁死敌人,并弹出封锁查克拉之黑棒加以控制。
  • 拘遁弹•消融:拘之国唯一攻击性武器,由腐蚀性气体组成的白色烟雾,可腐蚀人体以外任何物质。

“团藏大人,我拒绝这次任务!”

“…”

“纲手大人还在昏迷,我身为她的护卫不能离开!”结衣站起身,甩开右手激动的说道。

“你的工作自然有人去做,再说那个女人躺在医院也很安全,根本不需要你护卫。”坐在火影办公室座椅上的团藏,将左手的茶杯放下,一直紧闭的左眼猛的睁开,冷冷盯着结衣。

结衣,30岁,木叶村暗部上忍,三代目时期执行过多次潜入暗杀任务,木叶崩坏计划后纲手接任火影,结衣被任命为火影护卫,在暗处护卫纲手的安全。此时结衣正穿着暗部特有的黑色打底服灰色背心,脚上则与纲手一样穿着6cm露指高跟鞋,脸上带着猫脸面具,站在火影办公室与现任六代目火影志村团藏发生激烈的争执。

“即便如此,我依然拒绝”话虽如此,结衣在团藏冰凉的目光下,仍不由退后半步。

“我并非再和你商量,而是命令,你的忠心值得肯定,但不服从火影命令的人是没有意义存在的。”团藏说完,拄着手杖站起身,来到窗边眺望火影村。

“团藏大人,我接受任务”在团藏站起身的瞬间,结衣与他的目光进行了短暂对视,即使是长期潜伏在黑暗中执行暗杀任务的结衣,在那一瞬间也被团藏眼中的黑暗冰冷所震慑,哪怕团藏并没有说一句话,但依然让结衣冷汗直流全身发凉。

“拿去!”团藏从怀中掏出一个破旧的红色卷轴随手扔给结衣。“这是水之国附近的海域图,那片海域有众多岛屿,大多数环境都极为险恶,不仅有各种漩涡潜流包围而且还有浓雾遮挡视线,非常容易发出事故。不过按照卷轴记载的内容,其中一座大岛附近的漩涡最近会消失了一部分,这段时间是可以上岛了。而且最近确实有情报称岛上出现了大量建筑物,我需要你潜入进去,探查出这个岛屿的资源和人口情况,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有没有其他大国进行渗入,如果没有我们要抢在他们之前进行占领,如果有…要把危险消灭在萌芽当中。”

结衣打开系扣,正在查看卷轴中记载的那座岛的位置,周边海域的漩涡分布,以及可能出现的恶劣天气等等最基本的情报,当听到团藏仅凭推测就要发动战争时,不由得手部一抖。

“如果,已经有水之国的人怎么办?毕竟他们离得最近又是一直保持中立,贸然攻击会不会引发不必要的战争?”出身暗部但内心向往和平的结衣,其实很抵触战争,尤其是这种无意义的战争。

“幼稚,就是因为你们这种想法,才会引发大战,所谓盟友不过是利用对象,随时可能被废弃,更何况两面三刀的中立国。还有什么问题?”团藏厌烦转过身斥责道。

“为什么派我去?应该有更合适的人选吧!”结衣问道。

“已经派去了2名成员,不过他们连岛都没上去,就被卷入了突然出现的大漩涡。”说到这里团藏停顿了下,“按照记载那座岛是被诅咒的地方,只有处子之身的女人天空晴朗时才能上去,否则就会被大海吞没。而且你的水遁能力在暗部数一数二,这次任务非你莫属。”团藏阴郁的说道。

“那团藏大人我先去准备了。”结衣将卷轴放入裤兜,微微鞠了一躬,准备离开。

“你还有1个月,希望在我去五影会谈前,你能报告些有用的情报,时间不多了,去吧。”团藏恢复了淡漠,平静的说道。

“是”


10天后,东海茫茫大海上,一只小船迎着阳光乘着海风快速向小岛前进,船上的正是结衣,在接受任务后,稍作准备当晚结衣便离开火之国,登上小船前往卷轴上记录的未知岛屿。

今天的结衣并没有穿暗部的服装和护额,毕竟她的任务是伪装侦查,没必要过早地亮明自己的身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由于小岛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偶尔也会有一些喜欢探险的年轻人登岛观光,因此结衣这次特意伪装成来赏花的单身女游客。

只见她穿了一件桃粉色的宽松和服,一把竹制折扇固定在腰间的黄色腰带上,长长的和服下摆直抵脚踝,双脚内搭一双白色棉袜,外穿绣着桃花的传统夹脚木屐。这次不需要伪装,所以结衣并没有带她的面具,其实由于需要长期带着猫脸面具执行任务,即使是大部分本村人也不知道面具背后的结衣究竟长相如何,还有人曾试图摘下,结果被结衣打了个半死。只见她本就白皙粉嫩的瓜子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与精致的琼鼻和樱桃小口完美的组合在一起,清秀的面颊也并未因时光的流逝而被破坏,反而增加了一丝成熟的韵味。棕色的长发被盘成发髻,更增加了一丝知性与温柔。

“说什么我最合适,还不是想调开我,方便对纲手大人下手。可恶!我要是再强一些,也不至于让那些家伙毁掉村子,还害得纲手大人查克拉消耗过度昏迷过去。该死的团藏,纲手大人还在,他就逼着大名选他当火影,可恶!可恶!水遁•水流之术”坐在小船上的结衣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这几天她一直处在焦虑和紧张中,一方面是懊恼自己的无力另一方面也是担心纲手的安全,同时还要注意不时跳出来的恶鲨,开始结衣还用手里剑防御,时间一长她就把恶鲨当成发泄目标,直接用起水遁将恶鲨打成肉酱,以此释放压力。

一路无惊无险,除了几条倒霉的恶鲨,浓雾、漩涡什么都没出现,也不知是结衣运气好还是因为诅咒是真,反正就这么平安的抵达了小岛,码头上零散的停靠了几只小船(海况不明大船冲漩涡太不明智了),除了一些商人打扮的人,更多的就是像结衣这样的观光客打扮的女人。

结衣从码头下船,顺着栈桥一直走到小岛大门前。她上岸前先乘船绕着这座岛转了一圈,她发现除了这座岛屿南岸地势平坦,其余三面都是近乎垂直的山崖,这还不算岛屿四周还筑有高大的黑色不明材质围墙,围墙高度远超木叶村的,结衣很不理解这么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虽然她可以用查克拉吸附住墙壁走上去,但结衣怀疑围墙上会有结界,贸然潜入有可能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她转了一圈后又回到码头,装作游客上岸。

近10米高的黑色大门并未开启,而在大门右侧留有一扇2米高的小门,门前已经有3个人在排队等候。说来也奇怪,结衣从登上码头到大门口这段近百米距离,她并没有见到一个小岛的原住民,所有来的人都是在无人协助下自己想办法靠岸上岛,像结衣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只能央求好心的商人帮助才能登岛。‘可能这座岛屿太长时间不接触外人,所以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吧!’结衣只能这么理解了。

“请注意!本岛只允许未婚处子之身的女性进入,男性不得入内,还有本岛不欢迎任何忍村的忍者进入,请自行离开,如仍有伪装企图潜入者,后果自行承担!”不含任何情感的女声从高大围墙内侧传出,提示警告着小门前的等候者,至于有无成效显而易见,包括结衣在内的3女1男并没有因喊话内容离开,好像说的与他们无关一样。

“这位先生您是聋了吗?请离开!”

“这位小姐很明显您并不是处女,不用质疑我的专业性,您身上还有着精液的恶臭!”

“这位大妈,很显然你是女人而且是处女,但是你太丑了,让你上岛只会破坏岛上的景色,弄脏原住民的眼睛。”

小门前的吵嚷持续了2个小时,无论那3人如何软磨硬泡门就是不打开,即使那名男人用了44个印的B级忍术水龙弹轰击大门,门依然也没有打开,反倒因为门上的黑色不明材质将忍术效果反弹而把自己击飞,最终那三人愤愤的离开了大门口,至于他们还会不会换种方法潜入,就不得而知了。

“后面那位穿粉色和服的小姐,你可以进来了。”随着发出邀请,小门缓缓打开,结衣迈着日式小碎步走进来漆黑而神秘的大门。

结衣进入小门,首先是如同木叶村的门岗,门岗前同样放了一张桌子,像是为了登记来客而准备的。桌子后面此时正站着一名值班人员,‘这应该是名女子’,结衣也只是猜测,因为这个女人身上穿着和暗部服装一样的黑色袍子,宽松的兜帽将她的脸遮住了大半,下垂的双手隐藏在肥大的袖子中,唯一肯定的是她穿了一双极高的高跟鞋,虽然结衣也会穿但一般也就是和纲手差不多的6cm高跟鞋,由于桌子的遮挡结衣无法看不清这个女人的鞋有多高,,但从她比自己高出半个头这点,可以确定鞋跟起码有12cm以上,至于她的身材如何实在是不得而知了。

“你好,我听说岛上的风景不错,是专程来赏花的”结衣说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请先交出手里剑和飞镖等武器”那个毫无情感的女声,从女人兜帽下传出。

结衣老实的从和服大腿外侧拔出手里剑,又从怀里掏出来几枚飞镖放在桌子上。

“还挺听话,你为什么上岛这不重要,先填下登记表”

结衣对这个女人的话表示诧异,按理说对于突然到来的访客至少要稍加询问以确定目的和企图,怎么能像这样不闻不问。不过这样也好,自己本就不打算暴露身份,以游客的身份到处逛逛探探路,就可以汇报情况了,至于团藏不可告人的战争企图,可不在自己的任务范围内。

“名字写哪?还有为什么要填年龄、身高和三围,这和我进去赏花有关系吗?”结衣皱着眉头问道,登记本上需要填写的都是身体尺寸方面的,应该必填的身份信息反倒没有。

“快点写就行了,哪那么多问题!可怜的女人”最后一句是这个女人小声说的,正在填表的结衣并没有听清。

“填好了”结衣填完表,递给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下意识的伸出手接过表,虽然她的动作尽可能的快了,但结衣还是注意到她的手上带了一副纯黑手套,材质与围墙相似,而且从她捏纸时的吃力可以断定,这幅手套极大程度的限制了她的手的灵活性,以至于连最简单的动作都很吃力。‘这是一种特殊习俗?’结衣想到。

“164cm,49.5kg,96F-59-85,很完美的身材。请把衣服脱掉,随我去更衣间换上我们准备的衣服。”

“为什么要换衣服?”结衣问道。

“这是我们的规矩,方便确认外来者的身份,也防止会偷偷携带武器伤害到原住民。当然如果不配合也可以,请离开本岛。”那名女人从桌子下面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衣服,放到桌子上。

结衣想了想还是同意了,这个要求虽怪,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一旦发现问题,自己也可以迅速制住她,占得先机。

既然确定好了,结衣也不再纠结,抱着衣服跟在女人身后前往更衣间,边走结衣边研究女子的鞋子,刚刚由于桌子的遮挡还以为这是双12cm的高跟鞋,现在近距离观察结衣发现这双鞋子至少20cm脚尖完全垂直于地面,鞋跟仅有1cm粗细,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作用。不过看起来这名女子穿着这双怪异的鞋子已经有段时间了,结衣可以感受到有一股极弱的查克拉此时正聚集在鞋尖吸附在地面上,所以女子在走路时虽然每一步都极为缓慢但至少可以保持平衡。

‘看起来这是名忍者,不过她是原住民呢还是外来者呢,如果是原住民为什么她要这么折磨自己?如果是外来者又是哪个忍村的呢?’结衣边换衣服还边在想这个问题。

不一会,结衣换完衣服,走出换衣间。

“不错嘛,这件短款衬衣很适合你,这对大奶子几乎都快要跳出来了,又白又长的大腿真不错呢,首领一定会喜欢的,只可惜你为什么要穿内裤,要知道在我们拘之国,遮挡身体是一种可耻可悲的行为,只有那些丑陋的女人才会这样。不过算了,既然你换好衣服了,走吧!我带你四处转转吧”女子看着从换衣间走出来的结衣说道。

“这件衣服好短好小好难为情啊!对了,你说这里叫拘之国?这里有国家吗?这不是个孤悬海外的小岛吗?哪里来的国家?还有主人?那又是谁?”结衣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以防止自己的大胸部从衬衣开口跳出去,至于下面幸好自己穿了条内裤不然都不知道遮哪里合适了。当听到女子说道这座小岛的情况后,刚刚还难为情的结衣立刻紧张起来,开始追问道。

“别急,待会我会慢慢告诉你,先自我介绍下我叫小岛侍奴,你叫我侍奴就可以。”值班女子自我介绍道。

“你好,侍奴,我叫结衣”结衣回答道。

“哦,是吗?无所谓啦,走吧”侍奴不含情感的说道。

结衣在侍奴的引领下,欣赏岛上各种自然景观,不得不说岛上的环境比火之国还要好,虽说被海包围但空气并不潮湿,阳光充足温度适宜,结衣即使只穿了一件短小的衬衣也没有感到寒冷,吹着略带咸味的海风,二人爬上小岛最高峰,在这里可以清晰的看见大海中不时出现漩涡和极远处的水之国岛屿。

起初侍奴的话很少结衣也没太敢贸然询问拘之国的情况,随着二人越来越熟络,结衣也有意无意的打探情报,侍奴也将自己所知道的(比如来过多少人,其中有多少真游客,有哪些忍村的忍者之类的),但只要涉及拘之国的,侍奴便三缄其口,好像没听见一样岔开话题。

两人一直游览到皓月当空,侍奴便劝结衣先留下过夜,等天亮了再走,对此结衣并没有拒绝,于是结衣在侍奴的引领下来到离拘之国有些距离的民房进行休息。在对侍奴再三表示感谢后,结衣进到了屋里关闭房门,整理今天的收集到的情报。

1.拘之国成立最多不超过1年,所以岛上建筑并不是很多,还有大片的森林未被利用;

2.拘之国的人都去哪了,今天除了侍奴竟然没看见任何人;

3.侍奴的穿着,除了一双超高的怪异高跟鞋外,露在外面的半张脸也被黑色材质包裹,根本不知道她的长相,至于其他部分侍奴都挡的死死的,根本不给结衣查看的机会;

4.侍奴的查克拉量与控制力,长时间将查克拉均匀的聚集在鞋尖,这需要极精准的操控力,结衣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

5.侍奴说的首领又是谁,在这里成立一个国家意义何在。

滤清思路,结衣不在耽误时间,距离天亮还有6个小时,要做的事还非常多,于是便打开门准备夜探拘之国。不过在此之前先要做一件事,短小宽松的衬衣并不适合活动,结衣便把衬衣叠起弄成裹胸围住自己的重要部位,结衣这个时候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大一对胸,做任务需要裹住平时也没机会显露,除了麻烦就是麻烦。下身同样仅有一条内裤作为遮挡,一双白滑嫩直的长腿直接暴露在夜晚的海风中,显得甚是色情。

就在结衣准备跳上房顶时,从黑暗处走出一个人影,从她迟缓而优雅的动作来看,是小岛侍奴。

“结衣小姐,这么晚还不睡,打算去哪里啊?要不要我带你去呀!”侍奴没有情感地问道,不过结衣还是听出了一丝嘲讽的意味。

“我~赏月”刚刚由于侍奴穿着黑袍一声不吭的站在黑暗处,所以结衣并未发现她,直到侍奴说话结衣才发现她,仓促间结衣随口说了个很傻的答案。

“哦,是吗?穿的真清凉啊!你不就是想去探查情报嘛!只要你留下来,我可以全都告诉你的。”

“那真是太好了,我…水遁•水鲛弹之术”结衣假意靠近,在距离侍奴只有5步时,骤然发动B级忍术,附近的水份在查克拉的吸引下形成鲨鱼的模样快速冲向侍奴,眼看着就要突袭成功一直动作迟缓的侍奴突然向旁边滚去,虽然落地动作很不好看,但成功的躲开了鲨鱼攻击,巨大的冲击力将刚刚侍奴所站的台阶撞出了一个大坑。

“好厉害的水遁,你是哪个忍村的?木叶?还是水影村?”侍奴堪堪躲过一击,身上的黑袍也由于在地面翻滚粘上了些泥土,显得不在整洁,侍奴用黑色的手套撑着地,颤颤巍巍的站起询问道。

“没想到你连站都站不稳,居然还能躲开,不过这次只是你运气好,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水遁•雾隐之术”由于手里剑等武器被收走,结衣缺少最直接的攻击手段,而且自己孤身一人时间越长对自己越不利,既然如此就先封住对方的视线,不给她反击的机会在以最快速度将她控制,这是结衣在短时间内制定的最佳方案。

“确实是很实用的术,那么你的下一步准备做什么呢?”迷雾中的侍奴毫不紧张地说道。

迷雾中的结衣并没有在意侍奴说了些什么,慢慢活动到她身后,看着全身都是破绽的侍奴,思索了几秒后骤然冲出迷雾。

侍奴本就行动缓慢,当发觉身后有人时已来不及了,结衣如闪电般的踢出一脚,侍奴被直直的飞了出去,还未落地结衣又跟到近前,一个精准的上踢正中侍奴的细腰将她踢上半空,侍奴‘飞’的快结衣的速度比她更快,只见结衣右腿弯曲左脚踏地,猛地发力一蹬地飞身而上正巧来到侍奴身旁时升力以尽,结衣右手抱拳查克拉凝聚在拳头上,连同开始下坠的身体重重的锤在侍奴的小腹,巨大的力量使侍奴如流星般冲向地面,整个人在与青石板做了短暂的亲密接触后,便被砸进地里被碎石掩埋。

强大的冲击波夹杂着碎石将院落中弥漫的雾隐术一扫而光,结衣的偷袭、击飞、重击动作一气呵成,整套进攻时间不超过1分钟,虽然最后这下动静大了些把院落弄得一团糟,但总算没有惊扰到其他拘之国的人,这点还是不错的。

结衣看了眼埋在碎石坑中一动不动的侍奴,整理了下内裤和围胸准备离开。

“好久没有战斗过了,上次战斗记得我还是什么国的上忍来着,哎呀!记不住了”就在结衣已经转过身准备离开时,侍奴那无情感的声音从碎石中传出,紧接着在结衣惊诧声中爬了出来。

此时的侍奴身上的黑袍由于碎石的剐蹭已经完全脱落,露出了结衣一直想看的身体。只见侍奴整个头部都被黑色物质包裹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椭圆蛋,在她的‘黑蛋脸’双眼瞳孔位置有个直径0.5cm的圆孔,既限制着侍奴的视力范围让她只能目视前方很小的面积,又不至于让侍奴变成完全的瞎子影响日常任务。鼻子由于黑色物质的填充已经看不出一点痕迹,仅有鼻孔处两个细小的圆孔可以提供少许空气供侍奴呼吸。再往下原本的嘴部也由于黑色物质变得一马平川,根本看不出这里曾经有过一张嘴。如果不是可以通过瞳孔位置的圆孔看到不时眨眼的眼皮,很能想象这是一个人的脸,至于结衣原本看到的侍奴黑袍下的脸,此时正扔在地上,那只是一个人皮面具,作为伪装使用。

继续往下,侍奴的脖子上正带着一个足有8厘米宽的金属项圈,完全抵住了下巴阻止其任何的低头动作,而后端更是紧紧抵住后脑部位,阻止任何仰头动作,使其只能呆板的直视前方。项圈正前方有一个小孔看起来可以打开,只是目前并不清楚有做什么用的。

再往下她的身体与头部一样被黑色物质所包裹,连一寸人类该有的正常皮肤都看不到。结衣猜测黑色物质附着和压迫力应该极强,因为侍奴的胸部看起来格外扁平,完全看不出是个女人该有的乳房,结衣都无法想象侍奴是如何忍受这种压力陪她爬山的。

侍奴的四肢同样被乳胶包裹,本应灵巧的双手也被黑色物质所包裹,而且可以看出她双手黑色物质附着的量要比其他位置高出很多,使其无法结印使用忍术。双脚上便是结衣所看到的及脚踝的超高跟鞋,看起来已经与小腿的黑色物质融合在一起无法在脱下。

不仅如此在手腕、脚腕和腰上都带着3cm宽的黑色金属环,虽然暂时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具体作用,但结衣至少看出侍奴很不舒服,因为平整光亮的黑色小腹由于腰上的金属环而被勒得满是褶皱,将她原本看上去只有21寸的细腰勒成了18寸,很难想象刚才自己沉重的一拳打在侍奴的金属环上,她是怎么站起来的。

“吓到你了吗?很快你就会变成和我一样的怪人,届时你就再也无法逃脱了”没有情感的女声从侍奴平坦的嘴部传出。还没得等结衣做出反应,侍奴再次说话,不过这次她的声音不在毫无情感,而是充满恐惧和痛苦:“求求你,救救我或者杀了我,我叫美奈是水之国上忍,奉命调查这个突然出现的拘之国,没想到被这里的原住民发现,她们用一种很怪异的忍术,就是我身上的黑色物质,拘之国的人称之为乳胶,一旦沾上就会死死的吸在身上并迅速布满全身。我已经被关在这里半个月了,每天除了和其他人一起被囚禁在狭小的屋子里,什么事也做不了,直到而且昨天我才被放出来,控制我的身体让我称自己为小岛侍奴。这黑色乳胶不仅可以吸收伤害还会无时无刻将查克拉转移到这双芭蕾舞超高跟鞋的鞋尖处,迫使我只能站在地上无法倒下。这个国家还有很多其他诡异忍术,但你记住一定不要被科技项圈里的术击中,否则…”说到这,美奈就不在说话了。

结衣虽未得到她全部情报,但根据美奈的只言片语也猜出来了个大概,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脱身,至于救人,结衣自问自己没有这么伟大。“水遁•大鲛弹之术”一只巨大的鲨鱼型水弹冲向美奈,当然结衣并不认为这一击能杀死对方,准确的说是对方身上的乳胶,结衣的目的至少为了给自己争取些时间逃走。

“A级忍术吗?不过没有用”美奈的语气再次回到毫无感情的状态,显然她现在又失去了身体控制权,成为了侍奴,此刻她就站在原地动都不动,就看着水鲨冲向自己。

用出这威力巨大的一击的结衣,也有些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站在原地喘息的同时凝聚查克拉准备下一击,这时巨大的水鲨正好咬住侍奴,但想象中美奈被撕成碎肉的画面并未出现,只见水鲨在咬住侍奴的身体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仅过了3秒就从30米的巨鲨缩成了不足5米的迷你鲨鱼,而且还在持续缩小,结衣能清楚的感觉到水鲨中的查克拉并未消散而是被侍奴身上的乳胶吸收了,最终被转移到了她的鞋尖消失不见。

‘这还怎么打,体术无伤,忍术吸收,或许只有幻术或者仙术能有效吧,可惜自己又不会’结衣快速分析得出个结论,打不过。在结衣思考的功夫,大鲛弹术已经被侍奴完全吸收,她身上的黑色乳胶由于吸收了大量查克拉,颜色比一开始还要黑而且更加具有光泽,同时结衣看出美奈的胸口起伏更加频繁,应该是乳胶的压迫力变得更强导致的。

“很美味啊,还有吗?”侍奴说道。

“有,水遁•水分身之术”由于查克拉所剩不多,结衣仅放出了一个水分身,便无力再进行下去。

“水分身啊,看来你已经无法再满足我了。打我这么久你也累了,现在该我了。”只见侍奴脖子上的项圈小孔突然打开,从里面飞出一个小卷轴,直直的射向结衣,此刻的结衣由于查克拉使用过量已经累的跪在地上,看到卷轴飞向自己也无力逃开,由于手里剑被收走只能让水分身用身体挡在自己前面。

“挡住也是没用的,让你见识下拘之国的科学忍术。拘遁弹•消融”小卷轴撞到结衣水分身身上,爆成烟雾,将结衣及她的水分身笼罩其中。

半分钟后,烟雾散去,只见此时的结衣全身赤裸,单膝跪在地上,双手也没在结印,一手挡在36D白皙胸器前,一手在后遮住漏在外面的屁股,很是狼狈,而水分身以消失不见。

“卑劣的忍术”跪在地上的结衣咬着牙说道,原本盘在头顶的棕色长发由于连番战斗散落下来,在加上结衣苍白的面颊紧咬的嘴唇,显得更加楚楚可人,不忍对其下手。

“女人就该释放天性,以后你可以大胆展露你身体的优美,供姐妹们欣赏,衣服这种东西再也不需要了,做为你的前辈我就在帮你一把。胶遁弹•乳胶裹缚”显然不忍下手的人里面不包括侍奴。

结衣看着科技项圈里发出术毫无办法,只能任其打中自己,随后她便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大量黑色乳胶溶液快速吸附在自己粉嫩雪白的皮肤上,并且快速蔓延的身体各处,不仅如此溶液还通过皮肤上的毛孔强行侵入自己的身体,覆盖并替换自己原有的皮肉,而随着乳胶进入经络,结衣明显感觉身体各处的查克拉明显变得不受控制,开始顺着乳胶经络流向脚底,但对此结衣毫无办法,此刻的她就如同旁观者一样看着自己的身体被黑暗所浸染,任凭她如何调动查克拉也无济于事。

结衣痛苦的躺在碎石上扭曲了很久,此刻的她也与侍奴一样没有一根毛发,全身被油亮的乳胶包裹,只是她还不太适应用细小的鼻孔呼吸,此刻正用手死命的扣嘴部,期望能扣出个孔帮助呼吸。

“胸部大就是有好,即使这么大的压力依然称得上巨乳。不用抠了,这层乳胶连刀子都无法割破的,你要学会顺从它,自然会习惯的。”侍奴就站在一旁,看着结衣痛苦的挣扎,不时说些毫无意义的废话。

又过了10分钟,结衣终于可以躺在地上小幅呼吸了,于是侍奴再次释放技能“胶遁弹•乳胶芭蕾”,与乳胶裹缚相同,一大团乳胶溶液所构成的气体开始吸附在结衣的‘大黑腿’上,不一会便凝结成了一双直抵大腿的根部芭蕾舞高筒靴,看起来制作这个胶遁弹的人喜欢长筒靴所以才会与侍奴的样式完全不同,不过除了长度不同别的都一样,一样的与长腿固定在一起,一样的20cm后跟,一样的与地面垂直的鞋尖,一样无法控制的查克拉吸附地面。

在侍奴的帮助下,结衣被扶了起来,起初她还颤颤巍巍的生怕跌倒扭伤脚踝,后来走了几步她才由于查克拉的吸附作用,她可以稳稳的站在地上,结衣甚至觉得只要查克拉量足够,她想快走甚至忍者跑都不成问题。

“拘遁弹•永恒束缚”看到结衣可以在不需要帮助的自由行走后,侍奴悄然退后几步,从科技项圈中再次发出忍术弹。

卷轴飞出科技项圈瞬间变成了手环脚环及腰环,一经接触结衣身体立刻固定,紧接着开始收缩,现在结衣理解为什么侍奴的小腹那么多褶皱了,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腰上的金属环作用下要被勒成两段了,手脚的经络肌肉也被勒到极限,一点力气也是不上,可偏偏自己还无法倒下这能像稻草人一样,站在夜风中摇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金属环总算停止了收缩,还没等结衣松一口气,她就感觉手腕及细腰被金属环刺了一下,而且被刺的全是查克拉必须流经得穴位,结衣尝试了一下,金属腰环以下的查克拉全部流向鞋尖做为直立辅助,腰环以上的查克拉全都被引到体外包裹的乳胶随之消散了。

原本还抱有一丝幻想的结衣,彻底绝望了,没有查克拉即使手还能动也无法结印,穿着这么芭蕾舞靴用体术简直是天方夜谭。急于了解自身情况的结衣只好开口请教自己的前辈侍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来你的嗓子也被乳胶改造了,恭喜你成为拘之国的一员。听首领说刺进咱们体内的叫黑棒,可以封锁住咱们体内的查克拉,只要被它刺着咱们一辈子也无法再用忍术,至于芭蕾舞鞋上为什么有查克拉我就不知道了。”侍奴没有感情的解释道。

结衣在询问侍奴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声音怪怪的,经过侍奴一说明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确实变得和侍奴的一样了,都是那种没有情感的嘶哑女声。看来自己的真的毁了,即使逃出去,身上这一层厚厚的乳胶怎么去除,还有这黑棒又是什么东西,自己听都没听过,更不知道怎么取出,念及于此结衣不由万念俱灰,不在说话。

“你也不用太想不开,首领说了我们是侍奉奴隶,是拘之国级别最高的,在咱们下面还有犬、马这些畜类,她们才是毫无指望的,至少咱们在地面还有自由,而且每次吸收查克拉身体就会更加黑亮,这也是姐妹间比美的方式,虽然副作用是手指逐渐的失去作用”侍奴看到结衣失落的样子不由得劝慰道。“对了,忘了说了,现在你还不具备作战能力,需要等首领的主人对你下完咒印,确保你永远也也不能反抗了,才会给你带上科技项圈,虽然很不舒服但你可以再次作为忍者进行战斗,作为补偿只要你好好表现首领是可以给你语言自由地,就像刚刚我以美奈的身份向你求救一样。”

“首领?首领的主人那都是谁?”结衣只是好奇,现在这些拘之国的核心情报对她已经毫无用处了,至于什么咒印她已经无所谓了,难道自己还能反抗嘛!不可能。

“首领是和我们一样的傀儡奴隶,不过她由主人直接操控的,而主人我并没有见过,所以无法回答你。好了,我也该带你去见首领了,天快亮了,下一波游客又该来了。”说到这,侍奴便不再言语,而是默默转过身向院外走去,结衣想了一下,好像自己已经没有选择权了,反正已经这样了,情况也不会再坏了,想到这结衣便迈开芭蕾高跟鞋绕开遍地碎石,缓慢而平稳的追了上去。


10天后,拘之国黑暗的地下室中

“结衣,这段时间你在门口做侍奴干的很好,成功的为我们拘之国又增加了3名下忍,希望你能继续保持。今天五代水影照美冥会来,带好你的面具,好好接待”黑暗中娇媚的女声悠悠的说道。

“好的,首领”

+3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4 thoughts on “火影忍者拘之国篇 第一章”

  1. 如果有反转的话就完美了,比如把拘之国闹翻,解开束缚啥的,这样一来结局就不错了

    0
  2. 如果男生被变成胶奴,穿芭蕾高跟鞋但是无法保持平衡就更好了,期待期待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