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六亿少女的梦 ♥

爱丽斯日记 第二章

爱丽斯日记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爱丽斯

在接下去的很长时间里,我一直在黑暗和寂静中在不停地重复相同的经历:令人舒服至极的麻药胸部按摩,随后就是难熬的与麻药对抗的时刻,他们会不停地诱惑我堕落,但只要我忍过了一段较长的时间,他们就会在我崩溃前认输,随后是麻药浣肠和尿道震动刺激,接着就是强制排泄。每当这些经过3次后迪克就会让我睡觉,但没有时间感的日子还是很难熬的。

唯一不舒服的就是那令人讨厌的不知名的肛具,总是在我浣肠的时候进进出出,还不断地的抽插、转动、扣挖,一开始我非常不习惯,但在后来却也渐渐习惯了,不过浣肠总在我将要上天国的时候突然停止,让我好怀念第一次那种上天国的感觉啊,但这都要怪麻药,如果非要麻药才能到达天国的话我情愿放弃。

因为不必担心他们会看到我接受按摩时享受的神情,胸部按摩可以说是我每天最期待的时刻。此时的我依然坚守着自以为正确的道德底线,也坚定不移地做着享受麻药,拒绝乞讨的事。

因为我认为麻药带来的快感是没有人能够忍受的,并不是我正在堕落,我不是每次都被他们以麻药为诱惑引诱堕落吗?我每次都与他们做了斗争,并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每次都是以我的胜利结束的。所以我没有堕落。我是不会向他们认输的。他们休想征服我。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迪克

可怜的女孩啊,其实我是感觉非常对不起这个女孩的。刚来的时候,我知道这个女孩内心其实并不是十分淫荡的,也不适合作为女皇的M,她毕竟只在欲望之柱上坚持了2个小时就昏了过去。

要知道当初小云和娜娜在未经女皇训练前都能撑个5,6小时.只是她那对紧身衣那近乎偏执的喜爱和与莉莉公主几乎一样的长相害了她,似乎只要能给她稀有的紧身衣,除了淫淫外贞操什么的都可以拿去换,前者带着她来到这个她不该来的地方,而后者则给她带来了灭顶的灾难,想到当初女皇是怎么对待莉莉公主的……不说了,去看柿ノ本歌磨的漫画就知道了。

但女皇的意志是不能违背的。针对这个女孩的性奴调教计划还是在我和女皇的共同商量下完成了。在我看来,这个女孩不能同时抵御快感和药瘾将是导致其最后人格崩溃的最大祸首。其实本来麻药溶液是无色的,故意将其弄成绿色正是为了引诱其上钩。

经过这20多天的训练,她已经完全沉浸在按摩和浣肠带来的快感中了。她现在的心理应该是一边享受麻药带来的快感一边又抵触着对麻药进行乞讨。其实除了前5天我们使用麻药的完全水溶液为其按摩和灌肠外,其后每天的麻药溶液浓度都在不断下降。

取而代之的是其在浅度睡眠时进行的催眠暗示,让她对按摩和浣肠产生强烈的依赖,现在的她只是用手去按摩乳房就能让她产生原本要用麻药才能产生的快感,甚至还能产生高潮,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罢了。

她以为她只要能忍受绿液中麻药带来的药瘾就证明她未曾堕落,现在的她完全将自己的一切全压在了对麻药的抵触上,却不知道现在让她上瘾的已经不是麻药,而只是单纯的按摩和浣肠而已,至于用什么浣肠液已经不重要了。

还有,第一天她在按摩结束后直肠内产生的药瘾下坚持了30分钟,不错的成绩,但其实每天我都将灌肠的时间提前了1分钟,对都将全部精力与药瘾对抗的她来说1分钟的差距并不是那么明显,她又看不见时间,所以到现在她还是以为自己每次都能抵抗很长一段时间,实际上只有8分钟而已,也就是说一旦胸部按摩结束8分钟后不浣肠,她就会忍受不住药瘾的折磨,要么昏过去,或者向我们求饶。

最后我和女皇将以这些为突破口彻底击碎她的抵抗意识。啊,胸部按摩时间到了,在这里我不得不说一句,她的骄乳长得实在是太棒了,捏起来的感觉……挖塞,不说也罢,不说也罢,而女皇又不让我上她,忍得我好辛苦啊。当然,对她的训练还不止这些,但时间不够了,以后再说吧。

比赛 堕落

不知道我在微光的世界中过了多久,当我再一次睡醒时我听到了一个我久违的声音:“啊拉,我们那淫荡的小公主醒了啊,准备好臣服在我的脚下了吗?”这个不是女皇的声音嘛,难道因为迪克无法用麻药让我屈服,女皇打算亲自出马?哼,无论谁出马我都一定会坚持到底的。

见我不为所动,女皇却继续说到:“看样子公主是不会主动臣服与我了,意志十分坚定啊。这样吧,我们今天来做个游戏,我们会想尽办法让你达到天国般的3重高潮,就是你第一次感觉到的那样。公主你的任务就是抵御高潮,期限为半个小时,如果在这时间里公主你不小心达到了高潮,就算你输了,今后要服从我的一切。反之则算你赢了,你将成为正式的皇家公主,我这里的所有东西和下人都任你挑选,怎么样,可以不?同意的话你就扭1下屁股,不同意就扭2下,表示下你的意见吧。”

‘开什么玩笑,你们在过去那么多天都用绿液麻药来折磨我,如果你们使用13号我铁定没有赢的机会,这不公平!再说我没禁锢成这样谁知道你们会不会遵守约定啊。’我打算反抗,但心里却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我还是我摆了2下臀部以示抗议。

“看样子公主还是有顾虑啊,这样吧,我给你个优惠,我们不会使用任何麻药,包括13号。而且我们也请了公正员来为这场比赛做公正,一会我还会让你和公正员见面,这你总同意了吧。”

听到女皇的不使用麻药的保证,还有公正员的公正,我想:依靠我能和药瘾对抗那么长时间的耐力,我一定能成功的,没有淫淫的日子终于到头了!想到这里我不禁高兴了起来,并摆了一下臀部。孰不知现在的我根本已经落入了女皇和迪克的圈套中,根本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哈,看样子我们的淫奴公主同意了啊,那就先让我介绍下到场的公正员吧,还有,你刚才摇屁股的动作好性感哦。”

刷地一下我眼前的屏幕又再次渐渐亮起,这大概是怕长时间陷入黑暗的我突然失明吧。终于,画面清晰了起来:我看到的是一幅俯视图,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中央树立这一座臀部雪白的黑色大理石少女飞翔雕像,一男一女站在雕像旁,周围则密密麻麻地围着50多位穿着西装的男人。

我刚才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做出了如此羞人的动作!我下意识地扭动全身想要逃走,却依然被大理石外衣固定在了原地。

“好拉爱奴,看来你对你自己淫荡的身体还不是很了解,不要那么紧张,太紧张会更加容易高潮的哦。”女皇的话让我回到了现实中,一想到如果失败的话就会在这么多人面前高潮,我心中渴望胜利的念头更强了,但随之增加的还有心里的紧张感……如果失败的话……我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

“好了,比赛正式开始。为了公正起见,就让我们的爱奴自己来选一位幸运的公正员来为其按摩可爱的胸部吧。”说完我眼前的屏幕忽然变了,屏幕上不断跳动着随即的数字。“爱奴,只要你眨下眼睛就可以了。”

我想反抗,但也知道只有等比赛胜利我才能得到淫淫。‘算了,谁都可以,只要没有那该死的绿色麻药13号。’想完我便狠下心来眨了下眼,接着就看到数字停在了39上。

“啊,幸运的39号先生,就用你的双手来让我们可爱的淫奴满足吧。”说完无线摄像头便对准了一位举着39号牌子的英俊年青人。“好了,先让我们的淫奴看看你的手吧,免得她说我们作弊。”

我的视野又改变了,从粘在那人眉间的摄像头我看到即将凌辱我双乳的手:很干净,很正常,一点黏附物也没有。而我完美的洁白骄乳则猥亵地向前挺在我的胸前,静静地等待着双手的降临。年轻人的视野也转向我的双乳,在呆了一会后,年轻人赞叹道:“太完美了,第一次看见这么完美的……完美的圣乳,我忍不住拉。”说完双手就攀上了我的乳根,轻轻地揉捏了起来。

而当那双手碰到我的骄乳时,我自己却如遭雷击!我竟然感到了一股麻药般的快感从我胸部传来。而我的骄乳则很快地在搓揉下起了反应,乳尖则很快树了起来。

“才揉了10秒就有感觉拉,好敏感的身体啊。”

‘怎……怎么会这样,他们应该没有用麻药啊,可我的身体怎么会……,不,我不会堕落的。可身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找不到答案的我顿时不知所措起来,心里乱成了一团。可是已深深刻入我脑中那揉胸的舒服感印象配合不断从胸前传来的酥麻却逐渐控制了我的身体,整个身体配合着手的搓揉向前一耸一耸地,似乎在更多地索求酥麻的快感。在我身后,我原本紧闭的肉缝周围却逐渐分泌出了淫水,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小淫奴,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女皇的话突然出现在此时已心灵混乱的我的耳中:“因为……你的身体本来就是淫荡的!你的骨子里充满着对淫荡的渴求,血管里流淌着淫乱的血液,本来只是没人来开发罢了。告诉你,其实一开始就没有什么13号麻药,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你淫荡本性的显露而已!!!不信看看你淫荡的菊花现在是什么状态吧。”

说完镜头转到了我的身后,特写的镜头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屏幕中和大厅里的大型显示屏上:在2片洁白的臀瓣中,我原本淡粉色的菊花穴竟然在自动地一张一合,看上去就像在渴求男人的淫淫。‘轰……’我感觉脑中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原来我竟然是如此淫荡的一个人,我的胸部,我的小穴和菊花原来竟然如此地需要男人的爱抚,我竟然是如此地下贱,什么坚强的意志,什么对抗麻药的决心,原来只是我安慰的自己的谎言罢了。’

这时,在我胸前搓揉我骄乳的男人将进攻的中心转移到了我的乳尖上,用2根手指上尖锐的指甲紧紧扣住了我那樱红的小点,同时还不停地旋转。强烈的快感此时乘机侵占了我的全部理智,下身的花径同时也迎来一阵有规律的痉挛,喷出了那积累已久的欢喜的花蜜,沾湿了正在拍摄我菊花丑态的摄像头。

“真是淫荡的女人,单单揉胸竟然也会潮吹。”

“女皇说的对啊,这种女人简直就是天生的淫奴。”

“好敏感的身体,不拿来好好享受简直就是最大的浪费啊。”

大厅顿时响起了各种淫秽的讨论声,而在我的脑海里,理智被击碎的我任何反抗意志都已经不存在了,只有那无尽的高潮快感和依然不断从胸前传来酥麻搓揉感,‘舒服啊,真的好舒服,只要能给我舒服我什么都愿意做’,这便是我脑海中的唯一想法。

此时,胸部按摩结束了,直肠内又再次传出了瘙痒和啮咬的感觉。‘呜,好想要浣肠,好想要舒服啊。’30天里被训练出来的本能想法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

“是不是肛门又痒了啊,想要的话就努力地摇一摇哦,摇就可以给你舒服哦。”女皇充满诱惑的声音再次出现,而已经崩溃的我已经不再反抗了。接着我就看见了我雪白的臀部,女皇手里则拿着一根灌肠用的胶管,正逗弄着我那饥渴的菊花。

‘让它进去,让它进去就能舒服了。’我努力地摇摆着自己的臀部,试图将胶管头插入自己的菊花。周围的人顿时感到血脉膨胀,不可思议地看着这我自己淫秽的表演。

“迪克,该你上了,这算是对你的慰劳,顺便让这个小丫头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天堂。”

“遵命,女皇。”迪克的话语中带着一股欣喜。“终于能轮到我出场了啊,我可是等了很久了啊。”

接着便走到我的身后,亮出了他下身那早已挺立的巨大凶器,足足有20多厘米长,3,4根大拇指那么粗,简直就不是人类的尺寸。看到那么大个家伙,即使是沉溺在快感中的我也不禁感到了害怕,扭动着雪白的臀部感到非常的不安。

“乖啊,爱奴的菊花那么淫荡,一定没有问题的,那么大的东西进去了可是能比浣肠还要舒服哦,能上天国的哦。”女皇的声音又飘进了我的耳朵,而“舒服,天国”等字眼又不禁让我怀念起来天堂般的快感。

‘这个大棒子能比浣肠还要舒服啊,我要~。’

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意愿的我只能努力地抬起翘臀,不停地摇摆来表示我的渴求。

“嘿嘿,乖啊,马上就好了。”迪克先是轻轻地用龟头摩擦着我那早已沾满晶莹液体的花瓣口。摩擦带来的快感让我更急切地想要淫淫的插入。

“顾客们,这一幕可要看好了哦。”女皇提醒大家。迪克将薄薄的摄像头粘在了他淫淫的根部,接着就将龟头塞入了我的菊花之中,但并没有将整根淫淫都插入我的菊花中。

我一开始感到我的肛门被扩张到了极限,紧接着感到一个巨大的物体进入了我的肠道,将我的直肠塞的满满的,同时我感到原本瘙痒难忍的直肠一碰到迪克的大棒(棒上被迪克抹上了少许麻药),就立即感到了一阵久违的酥麻快感,正是那舒服的感觉。

‘还……还要更多。’正当我希望淫淫更加深入时,棒子却停止了运动,感到直肠深处酸痒难忍的我只能努力地收放自己尚能移动的臀部,好让淫淫更加地深入,并努力收紧自己的肛道以期能获得更大的舒服快感。

但从外面看来,却只能看到一位露出雪白臀部的少女竟然依靠自己的腹部力量在主动地套弄着一根塞入自己肛门的巨大凶器,迪克本人根本就无须运动,而迪克显然也十分享受,舒服地直哼哼。旁观的观众显然从未看到过这一幕,惊讶得目瞪口呆。

女王换了个话筒说到:“各位都知道一般的女性根本不愿意进行肛交,即使经过专业训练的女奴学会了肛交,也不会对肛交产生很大的兴趣,更不会主动地索求。而这位经过我们训练的爱奴相信你们也看见了,她有着多么强烈的性欲啊,更重要的是她能随时被打扮成一件大理石雕塑,只要拆下雕塑上很小的一部分就能满足大家的各种需要,我想各位那宽敞的卧室或办公室里多了一件雕塑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

雕塑维护也很方便,只要早上喂一次我们提供的高营养流食,并在右脚底插上排泄管就可以了,我们还会定期安排专业人员维护。预计使用时间可长达1年左右。作为我最满意的作品之一,我还特别担保经过训练的女奴的阴户内绝对不会有男人的JJ进去过哦,肯定能给在坐的各位特殊的业余生活带来最大的享受……明天起我将会接受训练预定,需要我帮助训练与眼前这位一样女奴的人可以留下面谈。”

这时的我听不见女皇的讲话,我只知道在我直肠里的JJ给我带来了无比的舒服和快感,只要我不停地动,快乐就不会停止。

终于,迪克的淫淫也敌不过我训练后名器级肛道的进攻,双手扶住我的纤腰开始主动地开始了剧烈的活塞运动,每一次都将整根淫淫差不多全部抽出后再狠狠地插入,“扑哧,扑哧”的声音通过摄像头上的扩音器传遍了整个大厅,到后面迪克还伸出双手握住了我的双乳使劲搓揉了起来。

5分钟后,在我脑中不断积累的快感终于也到了临界状态,我不由紧紧地绷直了我的腰部,肛道收缩地更加剧烈了。而迪克也同时到达了高潮,“哈”地大叫一声在我的菊花中爆射了出来。

大量滚烫的精液涌进了我直肠深处。而这被滚烫精液灌肠的效果直接引发了我再次的高潮,花径中第2次喷出了大量的阴精,整个身体都在不停地颤动。

‘真……真的比浣肠还要舒服,上……上天国了~~’可怜的我在再次领略了天国的滋味后直接晕了过去。

“啊,那么快就不行了,才用了一个洞而已啊。不好意思各位,今天的演示到此结束,请大家随意吧。”说完女皇指挥着小云娜娜将禁锢着已经瘫软的我的大理石雕像搬下去后随即也准备离开。

“慢着,女皇陛下,我想……我想能不能买下她呢?无论多少钱都行!”问出这话的赫然就是前面被选中的39号先生,“我想我已经迷上你的那位女奴那可爱的胸部了。”

“哼,”女皇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现在她还是非卖品,也许等我玩腻了后我再考虑把她送给你。”说完她就头也不回地消失了。

10分钟后,女皇和迪克来到了一间隐秘的会议室,女皇说到:“迪克,干得漂亮,看来第一阶段的调教十分成功啊,对我刚才的奖励感觉怎么样?”

“女皇陛下,我只能说她是我到现在最成功的作品了,到最后我都差点没能忍住。在我看来,她已经迷上了那种深入骨髓的感觉了。”

“唔,已经迷上了啊,看样子可以开始第2阶段了吧。”女皇沉思道。

“这么快?是不是该缓2天啊,如果太快了身体崩溃了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啊。”迪克建议说。

“缓2天?我看你是舍不得她吧。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对爱丽斯的身体评估分析报告已经出来了,17岁虽然有些大,但还在允许的范围内。她的身体已经朝着我们预期的方向发展了,很快就能看到效果了。对了,迈克和他带的东西到了吗?”

“是的,迈克已经准备好了,东西也全部带到了。”

“那还等什么呢?让第2阶段改造马上开始吧,不过第2阶段可不会像第1阶段那么温柔。”女皇最后的声音中透着刺骨的寒意……

强暴 暗示

另一边,小云和娜娜在把大理石雕塑搬会原来那间装备室后,随即通过操纵台解除了我全身上下的所有装备,并将我抬回了我原来的房间,接着做了全套的清洁工作,然后将我放置在床上后就走了出去。

“啊……”昏睡了半天后我悠悠醒转了过来,发现自己赤裸地躺在我原来房间的大公主床中,而全身获得了解放,嘴巴也终于能出声了,只是经过强烈刺激脑海还不是很清醒,全身也刚从长时间束缚中解脱不是很习惯,依旧松软无力。

刚想支起身,只听“砰”地一声,门被踢开了,冲进来2个头戴暗红色面罩,只露出眼睛鼻子的强壮男人,手里拿着一包东西,看见躺在床上的我什么都没说就立刻向我扑了过来。

“谁……干什么……不要过来……啊!”女性的本能使我不禁大叫,蜷起身体往床后缩去。但身体虚弱的我没过多久就被那2个男人抓住手脚,扔回了床上。由于床的柔软,我并没有受伤,但这一摔却把我仅剩的力气都给摔没了。2个男人不等我反应,将我翻了个身压在了床上。

“救……救命啊……谁来救救我!”被2个不认识的男人压住的我只能大声呼救。

“啪”“啪”,2个耳光顿时甩在我的脸上,“鬼叫什么啊,淫奴,一会有得你叫!”其中的一个恶声骂道。‘淫奴’2字似乎让我想起了什么,同时我也被2个耳光打闷了,叫声也停了下来。这时另一个男人抓住了我的双手,扳向我的身后。“啊,痛。”被扭痛的我又开始挣扎了起来,但在2个男人的压迫下显得丝毫无力。

我的双臂先是被拧向身后被绳索紧紧绑住,接着又被几条拘束带固定在了腰间。脖子上也被套上了一个多环项圈,还被一个小锁紧紧锁住。随后双脚也被分别按住,小腿向后弯曲,紧贴着大腿折叠了起来,还用拘束带在膝弯上部和脚踝与大腿根部分别用皮带帮绑紧,使我再也不能伸展我的双腿。

做完这些后,他们就把我扶成坐姿,在腹部和颈下用2根绳子绑在在床头的栅栏上。“你们到底……呜。”我刚要开口,红色的塞口球塞入了我的嘴中,连接的皮带系在脑后,预示着我又再次失去了淫淫。

“嘿嘿小妞,你是被女皇新买来的奴隶吧。昨天看你在演示上的那股骚劲,骨子里还不是一般的淫荡啊,今天就让爷俩好好爽爽吧。”一个稍胖的男人说到。这时我已经想起了以前发生的一切,包括我昨天被女皇迪克肆意凌辱的事,简直不敢相信我居然做出了如此羞耻的事。只是现在理智尚存的我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依旧使劲反抗着迫在眉睫的强暴。

只是,我的理智在女皇的改造下还能存在多久呢?

这时另一个男人说:“妈的,昨天看那个上台的男人搓你的胸能搓得你高潮,我还真不信,来,今天咱两就亲自尝尝吧。”说完2人把我原本竖在我胸前的双腿往2边一扳,再往上面一坐,紧紧地压住我的双腿,髋关节立刻被分开到最大,原本隐秘的阴部也被暴露在了他们的目光下。想到昨天噩梦般的一切都是从胸部开始的,我立时发出了“呜……呜……”声并使劲地摇头,晃动着身体想反抗,却丝毫没有效果。强暴仍在继续。

今天的2个男人显然不懂得怜香惜玉,动作粗暴了许多。但就在他们的手碰到我的骄乳并开始搓揉时,快感仍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不……不要……这不是真的……’当事实再次摆在我面前时,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了。

‘这是真的哦,真的很舒服哦……’脑子内不知何时出现了第2种声音。

‘我是在被强暴,怎么会舒服’理智的声音反击。

‘舒服……舒服……揉胸很舒服……’第2种声音仍在回响。

‘不!!!我决不承认!!!’我的理智试图赶走那种声音。但在过去的地狱般30天禁锢期内被刻意培养出来的快感反应神经却在不断运作,我感到身体渐渐脱离了理智的管辖,天人交战中我神志却是清楚的,我甚至清楚地感觉到了原本紧绷的肌肉已在逐渐放松,胸前樱红的乳头早已高高耸立。

那2人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互相默契地望了一眼,手里的动作更加勤快了,污秽的话语不断飘进了我的耳中。

“好棒的手感啊,世上竟会有如此尤物。”

“嘿嘿,关键是尤物还是如此地敏感,挖塞,看,奶头翘起来了也!”

“我靠,真的好漂亮啊,这种颜色的还真是少见啊。”

……

我的理智不知道该任何反击了,我只感到不断涌来的快感就像黑色的泥潭,我在里面已越陷越深。

在女皇派来的2位调教师眼中,面前的这位女孩的反抗已越来越微弱,挣扎的眼神也逐渐被快感所取代,下体的花径中也渐渐溢出了花蜜。在感叹迪克手段高明的同时,也知道是到执行第2方案的时候了。

稍胖的那人悄悄取下了我口中的塞口球,同时与另外一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在塞口球解下的一刹那,一阵满足的呻吟声从我口中传出,但由于胸前搓揉动作的突然停止,原本舒服的快感顿时被难过的瘙痒取代。

“不……不要停啊……。”欲求不满的话语从我嘴里脱口而出。听到自己声音的我神志一清,‘天哪,我说了什么啊!’

“哈哈,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诶……。”胖子揶揄道。

“我……我……。”回过神的我脸上刹时一片羞红,没了下句。但敏感的身体却开始了不安的扭动。

‘想……想要舒服啊,刚才的舒服没有了……好难过啊。’身体的讯号传达到了脑部。

‘不……不能求他们……求了你的一生就完了。’理智告诉我自己。

‘说吧,说了就可以舒服哦’欲望也开始了诱惑。

2种意见在我脑海中激烈交战,势均力敌,但我的身体却等不及了,身体的扭动幅度逐渐加大,想找到什么依靠来缓解胸前的瘙痒,可紧缚的绳索却限制了移动,上下的扭动使得我胸前的玉乳也随之运动。紧缚的胴体,雪白的肌肤,抖动的骄乳,欲求不满的表情,如此淫秽的画面使得2位观众呼吸粗重了起来。

1分钟后,那位较瘦的男人实在忍不住了,伸手摸了我的胸前一把,用不耐烦的语气说道:“你到底要什么啊,不说我们可走了啊。”

“哇……”一霎那间胸前舒服感的传来,随后又转瞬即逝,如此巨大的差别让胜利的天平顿时倒向欲望的深渊。我忍不住大声哭叫了出来,“快揉啊,快揉我的……我的胸部啊~快啊。”

我的身体也在理智崩溃的刹那使劲地向2个男人的方向移动,对快感的渴求成了我唯一的需求。

“好……爱奴乖啊……马上就满足你的要求啊。”因为怕我一时刺激过度,胖子马上对我柔声安慰,并马上配合瘦子再次搓揉起我的玉乳。

“哦~~~”像是由地狱突然间升上了天堂,一时间向我涌来的巨大快感很快传便了我的全身,随着临界点的突破,我高潮了。在发出了巨大的满足声后,我只能浑身无力地靠在栅栏上,眼神迷离,脑中则回荡着高潮的余韵:好舒服啊……。

但2人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他们将原本压在他们身下的我的双腿重新平行地树在我胸前,在双膝处用一个2端带环的铁棒固定,使我的双腿呈60度张开,再用2根皮带连接我的项圈和膝盖,使我保持住屈腿的坐姿。随后解开将我绑在床栅栏上的绳子,将我的身体向前一推,我便只能以一个难看的姿势趴在了床上:双手被紧紧绑在后腰处,臀部被我的双腿抬起,成了我身体的最高点,整个档部全暴露了出来,2脚也无法移动,张开和并拢。

“不……不要再来了……真的够了……。”不知道他们又要干什么,但被以这么个难过的姿势绑着,又看不到他们在我身后做些什么,再加上刚才瘙痒的感觉已经消失,恐惧又爬上了我的心头,不禁开口求饶道,只是这软弱的口气……

“乖乖地不要动,一会还会让你舒服的。”这是胖子的声音,边说他已一边有了动作。轻轻的用手指拨开我已经充血的大阴唇,开始用舌头舔舐我的花径附近的花蜜,且逐渐向内部延伸。我则感到我的阴部有一条细腻柔滑的东西在不断挑动,还不时地向花径深处钻,快感也逐渐地从下身传来。

虽然我已不是处女,但性经验却并不多,再加上女皇刻意没有去多动我的花径,我的那里依旧是如少女般细滑肉嫩紧实。“呀……不要……那里……啊……那里脏……。”被如此刺激的我娇喘不断,接着意识到那是舌头,我的那里从来没被舌头接触过,这从未有过的感觉让我惊恐地直想跑。

“妈的别动,我还没上哩。”瘦子此时来到我身体上方,用身体压住我的背部让我无法移动,2只手却伸向我的臀部,一只手开始揉捏我的丰臀,另一只则伸先向我的菊花,用一根手指居然开始扣弄我的菊花!

“咿……呀!!”下身2处均被玩弄的我顿时身体一紧,周身顿时燥热兴奋了起来,而菊穴那里的动作直接引发了我直肠内的瘙痒,淫淫内的淫水也再度开始大量分泌。胖子发现我的花径内已开始泛滥,收回了沾满蜜汁的舌头,开始用手指进攻:中指埋在肉缝中搅动,而且向洞口慢慢推进。

第一节指头已经探进入了从紧密的花径,但觉温暖湿润,淫淫紧绷着的四壁被慢慢迫开。我感到下身有异物闯进,怪怪的很不舒服。但全身的甜美感觉,却让我竟忘了躲避。胖子的手指一面绕圈子的缓缓挺进,缓缓将整根手指送入花径。

“呀……难受。”久未来客的花径突然被整根手指插入,正在被快感攻击的我顿时呼了出来。胖子停了下来,强烈的感到我的玉洞内又小又窄,如同处女般紧实的肉壁紧包着他的手指,他只有停止前进,此时他的中指被我的玉洞紧紧吸着,又温暖又柔软,非常舒服。他尝试将手指慢慢抽出,又再缓缓插入。但保持不弄痛我。这样轻柔的抽送,异物感渐渐被快感取代,反而愈来愈觉得舒服。

“唔……舒……舒服,屁……屁股那再深一点。”此时的我已沉溺在了下身穿来的快感中,只是菊花深处还有瘙痒,不禁下意识说了出来。

“大哥,真的会自己动诶。”瘦子轻声对胖子说到。原来瘦子已将整根食指插入了我的菊穴内,只是每当要将手指抽出时,肛门便会不自主地产生一股吸力,阻止了手指的完全抽出。

“嘘,还不是靠那多用肛塞的训练,她还是第1个哩,效果果然不是盖的。可以下一步了。”胖子见我已在快感中沦陷,发出了下一步命令。说完就一起亮出了早已跃跃欲试地粗大淫淫,虽然无法与迪克的相比,却也是超出了一般人的尺寸。

胖子先是用1只手解开了铁套环和我脖子膝盖间皮带,同时进行着手指轻柔的抽送。做完后向瘦子打了个眼色,随后瘦子突然抽出了在我菊花中的手指离开了我的身体,同时胖子却在抽出了我花径中的手指后马上覆在我雪白后背上,将淫淫对准我的菊花一口气插了进去!!

“不要停……啊……干什么……痛!”原本只有根手指的娇嫩菊花在下一刻就被巨大的淫淫贯穿,我从天堂被摔到了地狱,一股涨痛感取代了原本从下体传来的快感,我清醒了下,开始用力地挣扎,想逃脱胖子的掌控。但早已被快感吸干气力的我怎敌的过强壮的男子,直到我筋疲力尽,那股涨痛感依然还在我的体内。

胖子见我渐渐无力,用双手抓住我的肩膀,往上用力把我身体给扳成坐姿跪在他的腿面上,他的淫淫也一直压在我的菊花内。他把我的腿档给分开,折叠的双腿落在他腿外侧,在用手挽住我的腿,这样我的身重就几乎完全凭依在下体内的他的淫淫上了,而小穴则猥亵地向前敞开,他自己则靠坐在床栅栏上,几乎将娇小的我整个纳入他的怀中。

这胖子的阳物还确是壮硕,这么就把我的整个人给挑在了上头,他的龟头已经顶进我的直肠里了!这进一步加剧了我体内的紧胀感,而我已经被这一系列的动作整得连声都出不了了,直到这时,那胖子才继续开始在我的体内抽插起来!

与我之前所有过的所有性经历不同,现在的我是在真正的被以一种羞辱的方式强暴着:我的身子被半托着一下一下的往挺立的淫淫上放落!我的体重使自己每次都重重地砸在胖子的龟头上,把我的肠道撑得爆满,还直被顶到上腹部里,只直觉得肚子里都在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想要逃走却丝毫动弹不得,只能死命地摇着头抵抗:“啊……啊……不要……快停……啊……快停下……我好难受!”说着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难受?嘿嘿,我的宝贝,一会你就能感觉到了。”胖子淫笑道,瘦子此时也走到我身前,双手再次握住我的骄乳揉了起来。

似乎在回应这胖子的话语,随着时间的推移,下体的紧胀感渐渐消失了,当我的菊穴适应了巨大的淫淫,舒服感的苗头又再次地显露了出来,1个月内被不断暗示着肛交乐趣的我再次被涌出的快感控制了:“啊……啊!……你……你这个胖子,你好……狠,我要……啊……死了!不……不要了!快……啊……拔出了来……我……我……不行的……快……啊……人家……不要……这样……你,不要!……但是,啊……为什么好舒服。”

“呼……呼……舒服吧……你的菊花明明夹我夹得那么紧,咬着我的JJ不放,还说什么不要!瘦子,你也来吧,让她好好爽爽。”说完胖子忽然一用力,竟然将我的人整个抱起,他自己也站了起来,抱着我站起来向房间中的大镜子走去,他的手掌垫在我的屁股底下,托住我的身子在淫淫当中慢慢的上下套弄,他的淫淫依然硬挺,油亮的茎身在我的菊花内进进出出,插得我不住微耸娇喘着。

“什……什么……还要来……不……停……停下!”

看见另一人向我走来,被3P恐惧包围的我想忍住快感,挣扎着想要脱离,但随即被胖子一次用力的抽插“啊”地一下抽光了反抗的力气,人又瘫软了下来。“嘿嘿,认命吧,你逃不掉的。”说完他最大限度地将我的双腿拉开至最大,露出了我那湿淋淋的阴部。

“正好,我上啦。”其实那瘦子早以忍耐不住了,而我则闭上了眼睛,无奈地接受3P的命运……

随即,我感到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抵在了我的花径口,随后那瘦子猛一挺腰,淫淫“哧溜”一下就顶进去了一截,而我则“啊”地失声叫了出来。

“我靠,好舒服,紧得像处女一样,再来!!”

他慢慢搅了两下再猛力一冲,整个淫淫就没入了我的花径,随即开始了活塞运动,难受的爆满感混合了菊花中传来的快感又狠狠地刺激了我下,瞬间又到了一个小高潮。不同于其他伪具,被2根男人的JJ同时插入的感觉绝对让人难以忍受,我难过地只能扭腰,却听见他们说:“嘿嘿,色情五月天不错……真不愧是日本的妞儿,还是这么小就会为男人扭屁股啦……好……那我们也得多出份力才算对得起你啦!”

接着他们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与力度,卧室中出现了淫秽的一幕:一具雪白的年轻肉体呈W形被2个站立着的成年夹在中间,动人的呻吟从少女口中不断传出,沉重的呼吸,布满细汗的细滑皮肤已渐渐泛着粉红,预示着淫戏的高潮即将来临。突然间2个男人同时将腰部用力顶向少女臀部,手却将少女的肉体用力下压,大吼:“好爽,要射了!!!”

吼声似乎惊醒了少女。‘什……什么……我竟然要在3P中高潮了?’“不不要~”少女开口惊呼,满脸惊恐,却怎么敌的过2个男人,只见比原来尺寸又大上一圈的2根巨物以极快的速度同时冲入少女体内,射出了积蓄已久的滚烫精液,一双手紧握住她高耸的双峰,另一双手则紧紧扣住了少女敏感的小核。

“咿……唔……要上……要上天国拉!!哈……哈哈”少女显然也忍不住3重高潮的刺激,一反先前惊恐的神色,脸上已布满满足的神情,双眼翻白,显然已被高潮的快感所俘获,脑中一片空白。2位调教师见最后的时机已到,走上前去,将一付耳机套在少女的耳上,并又开始轻轻搓揉起少女的酥胸。

“舒服吗,是不是好舒服?”轻柔的语音飘入少女耳中。

“舒服,好舒服。”少女无意识地噫语。

“爱丽丝是个想要想要一直舒服的孩子,是个淫荡的孩子,是吧。”

“是……是的……,爱丽丝想要舒服,爱丽丝很淫荡。”

“为了舒服爱丽丝什么都愿意做,什么命令都会服从,是吧。”

“是的,爱丽丝为了舒服什么都会服从的。”脑中空白的意识中逐渐被暗示的命令侵占,少女的性格也会随之渐渐改变。

……暗藏着催眠指令的语音伴随着快感被一条条地输入到少女的脑中。

“好了,爱丽丝现在很舒服,很舒服,所以爱丽丝现在很想睡觉,睡吧……”

“是的,爱丽丝现在很舒服,爱丽丝要睡觉了……”说完,少女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随后,少女睡着了。只是,当少女再次醒来时,她的身体在某些时候将不再受自己意识的掌控,堕落的深渊已为其打开。而在那扇大镜子的后面,一个戴着对讲耳机的女人也不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六亿少女的梦            

2 thoughts on “爱丽斯日记 第二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