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TImesinger ♥

狂野蒸汽与桃色魔法 第十三章

狂野蒸汽与桃色魔法 第十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三章 路丝缇安·黑塔·弥思蕾芙的神圣封印

从莫尼海尔到弗兰王都帕里斯,乘空艇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在这漫长无趣的一天一夜里只有一个香汗淋漓低哼不绝的美丽胴体能让人眼前一亮,这位无聊时间里唯一的光是谁呢?

是我路丝缇安。

我连续的高潮和持久的痛苦随着摇摆的停止一道止息,短暂地微微摇晃算作休息,我从高潮里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可能到地方了。

“你要记得自己的身份,黑塔之主,魅魔大魔法师。”粉红的字体在我脑海里勾勒,“多向内看看自己的状态!”马斯特女士突然点醒了我。我凭着本能与以往的施法经验,试图施放出火焰之环,将身上的绳子烧掉借以脱困。“马上就连你一起烧死,臭狗。”我恶狠狠地想。我感受到了一股热流从我的身体向外炸开,法术释放成功了!

但我还被吊着,死死捆着,纹丝不动。

本来足以烧干净周身五米一切事物的火焰之环,仅仅只是加热了我身上的绳子。

“不对啊?”我再次翻看了一遍马斯特女士的祝福,束缚时我的魔法威力并不会受到影响,仅仅只是魔力消耗更多、更难恢复而已啊。我心里一沉。

鉴定魔法物品

我微微颤抖着使出这个魔法。结果如我所料一般。

“沉默是金:完全吸收被缠绕者任何施法效果,拥有无法摧毁的性质。它使最傲慢的魔法师也不敢侵犯阿尔弗雷德家族的威严————墨丘利·冯·阿尔弗雷德”

我放弃了挣扎,听着皮鞋的声音向我靠近,我打算走一步看一步,毕竟我是魅魔,完全可以等他急不可耐地侵犯我的时候将他吸食干净,暂时就先当做享受罢。想到这里,我的怨念减少了大半,甚至有心情心疼莱昂纳多,打算在他今后的日子里恭恭敬敬地做个小奴隶,就当作临终关怀。

我从天花板上被放下来,目前我的身体过于敏感,仅仅是这点动作就再次进入高潮,含糊不清地浪叫出声。我又被当成一个皮包提着,后庭剧烈的痛楚也不能完全遮蔽快感,被提着走路的摇晃比空艇上更加剧烈,短短下了一段楼梯,我就不再有余力思考,听觉都被遮蔽了大半。只是依稀听到吱呀的声音,然后我就飞了出去,酥软的双乳率先落到软中带硬的皮料上,充盈的乳汁突然就被挤了出来,我感受到和皮料相接的身体完全湿透了。皮鞋的声音接着传来,男人坐在了我的身边,我蠕动着的白嫩臀部被狠狠地击打了一下,快感和声音一样清脆,迷迷糊糊里我听到他欠打的声音。

“哈哈哈,还真是块淫荡的肉呢,这样就喷奶了吗?”他又拽了一下我后庭的钩子,我只能用哀怨地娇哼来回答他,十分顺从,又不失情趣。这样大概能勾起他的成就感吧,这种像小孩子一样恶趣味的男人应该都喜欢这样的。我已经打定主意暂时做他的、可爱的性奴隶了,在他某次插入我被我吸干之前,我都会是他顺从的肉便器,什么时候吸干他全看我的心情,我不会再犯被高潮冲昏头脑忘记汲取这样的蠢事了。这样想着,我心里十分轻松,甚至开始享受马车摇晃带给我的微微快感。莱纳主人没再整我,只是在我偶尔因为过于敏感的身体和突然剧烈的摇晃而浪叫出声的时候狠狠拍打我雪白的臀肉,或是拉拽连接我舌头和双乳的链条,给我带来更多的痛苦与快感,而我也会顺从地努力收声。

应该是过了一个多小时,马车渐渐停止,我又在一阵痛楚与高潮里被提起来,一摇一晃地下了车,在高潮里摇晃了不久,我耳边的脚步停下来了,男人的声音也传入耳中。

“很高兴见到您,神父,荣光归于圣庭。”以往轻佻的声音突然沉静下来,让我一时间没有分清。豁,他也能说出这种话来,可真挺令人作呕的呢。我在精神上咬牙切齿。

“圣主赐福,莱昂纳多,很久不见,这个 魅魔 就是你的委托吧?”回答他的是一个苍老和蔼的声音,他有些含混不清的声音确在魅魔这个单词上咬得格外清晰。

我心里狠狠一揪,发情而迷糊的大脑突然开始迅速转动。他既然知道我是魅魔,那么莱纳主人也知道,听他们的话我大概是在什么 教廷之类的地方,之前看过乱七八糟的本子浮现在我脑海,“不会吧?”我原本安稳的心态突然开始动摇,“应该不会那么衰,刚好就有防止我吸干这个死色鬼的办法吧?”

“是的,我可不想被这个雌性吸死在床上,还得拜托您了,神父。”

“交给我吧,阿尔弗雷德勋爵,净化这种污浊的生物,让它受到主的信徒的奴役与鞭笞,是来自圣庭的教诲,是我等的职责。”

我心里凉了一半,开始飞速运转着自己掌握的各种大范围杀伤性魔法,来做最后的挣扎,但所有在体内流转,在体外循环的魔力都被身上的绳子完全吸取,毫无作用,我甚至开始拼命扭动身躯和四肢,各处绳结带来的痛苦与快感都顾不上,但一切都是徒劳。

莱纳主人并不介怀我的挣扎,我被扔在地上,双乳着地,乳汁喷薄而出。我再次高潮,无力的躯体再也没有了挣扎的力气,一双大手钳住我的腰肢,把我抬起,恍惚间我被按在一个平面上,双腿被掰开,在两侧固定好小腹的淫纹和被绳子锁住的阴户毫无防备地裸露着,我大声尖叫着,试图合上双腿,来对抗未知的恐惧感,但无力的挣扎只是给我带来了更加剧烈的痛楚。我的股绳被剪开,肛钩和假阳具都被拔出来,就像酒瓶塞一样,带出不少淫靡香甜的液体。

“不要挣扎了,孩子,尽管你生得如此污浊未必是你的本意,但终究是罪。”苍老和蔼的声音缓缓地劝慰着我,“服侍好主的羔羊,你的戴罪之身也能受到主的谅解。”尖利的啊啊声从我喉间激射而出,“谅解你被主骑的老妈去吧!”如果我能说话,一定会这样骂出来,但随着他温暖的指甲在我小腹上摩挲,我的厉叫也因恐慌变成了哀求的低哼,那种毫无反抗能力与被完全支配的感觉虽然让我欲罢不能,但此时只让我不安与恐惧。

无论如何,我已经没得选了。

“再确认一遍你的要求,莱昂纳多,”苍老的声音不再和蔼,“封印这个生物的邪恶力量,加强它的痛觉,多少抑制一下它的 敏感程度?”

“是的,她一直这么爽倒显得我像个仆人,我希望她不那么容易高潮,至少别随便碰几下下面就爽上天去。”

“那么如你所愿。”不容置疑的声音从我上方传来,滚烫的指甲也刺入我的小腹,开始刻画。

“圣庭在上,请镇压这个污浊魔种。锁住它淫邪的力量,好让您的羔羊幸免遇难。”

“圣主威严,请惩戒这个不洁之灵。赋予它难忍的痛苦,好让魔的奴仆俯首屈膝。”

“神使慈悲,请净化这个邪秽生物。压制它过多的快乐,好让神的责罚永世难忘。”

炽热的火焰在我的小腹上穿行,极端的痛苦让我腰肢弓起,舌尖奋力伸出,将双乳狠狠拉起,鲜血从舌尖和乳尖汩汩而出,泪水疯狂涌出,我的眼罩完全湿透,香汗让绳子微微收缩。三句话的时间,犹如三年那样漫长。随着指甲的拔出,无尽焰浪从伤口冲入身体,流向四肢百骸,每一寸皮肤、每一根头发都无比灼热。

终于,一切停止了下来,灼热冷却,痛苦停止,连束缚都不在了,只是无力依旧。我瘫软在之前的平面上,眼罩化为灰烬,我的眼前恢复光明,“沉默是金”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莱纳主人的手中,而肛钩和乳链舌链作为凡铁,也被焰浪融化,灰飞烟灭。我用疲惫的精力探查自己的状态,看到齐刷刷地金色字样与斜杠,然后打算好做稳了奴隶。

身体虚弱(神圣惩罚):耐力,上肢力量只有成年普通人类女性的70% (神圣惩罚:30%)

身姿迅捷(神圣惩罚):速度、下肢力量是成年受训人类男性军人的两倍,平衡力、协调性与柔韧度极其卓越,瞄准极其快速而准确(神圣惩罚:速度、下肢力量是成年普通人类女性的50%,平衡力、协调性与柔韧度极其卓越,瞄准极其快速而准确)

法术亲和(圣庭压制):法术威力是高等精灵的150%,学习魔法速度,法力恢复速度比高等精灵快一倍,法力消耗降低60%并可习得魅魔种族魔法 (圣庭压制:无法使用任何魔法)

欲望使徒(圣庭慈悲):针对性快感的敏感度提高200%,高潮余韵时敏感度提高800%,高潮余韵时间延长100%,敏感度提高可无上限叠加。乳尖和下体70%的痛觉转化为性快感,其他部位 30%的痛觉转化为性快感。 (圣庭慈悲:针对性快感和痛觉的敏感度提高200%,高潮余韵时敏感度与痛觉提高10%,高潮余韵时间不再延长,敏感度最高可提高至400%。痛觉不再转化为快感。)

天生奴隶:受束缚时力量与耐力削减至10%,法力消耗速度增加200%,法力无法自然恢复

苦刑修女:受攻击时恢复法力,提高性欲

钢铁决意:免疫精神魔法,免疫精神疾病,免疫精神崩溃

魅魔瘴气:周围10米所有生物欲望提升速度加快100%

神眷之体:不老不死不灭,所有创伤皆可恢复如初,窒息免疫,空气摄入不足时敏感度增加,力量与体力减弱。

魅魔恩惠(神圣净化):免疫性病,免疫毒素,一切催情药效果提升一倍。子宫、直肠可吸收精+液,获得大量必须营养与能量,直接口服也可。精+液进入子宫与直肠一部分会形成圆形附魔宝石,宝石数量、大小和魔力含量与精+液量成正相关。会自然产生乳汁,乳汁具有恢复法力和提高性欲的功能。(神圣净化:乳汁现在具有疗伤药水的功能。)

夺命吸食(不可用:神圣封锁):可以选择吸食生殖器官在自己体内并射+精的一切生物,榨取精+液、生命力、法力与灵魂

史诗级大削弱,我叹了口气,将目光拉回眼前,做好准备做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性奴隶,“大不了熬到他老死!”我咬牙切齿。我又注意到,小腹上之前淫邪的粉紫色纹章正中心,被印上了金色的繁复十字纹路,有如利剑一般将它贯穿,又像锁链将它封闭。

原本扎起的头发由于绳子消失而散开,亚麻色变成了银白色,长度又重新回到了小腿上端,我看不到的是深紫色的眸子也变成了冰蓝色,原本的苍白身躯依旧诱惑,但由于冰蓝色的眸子与雪白的头发,多了几分禁欲感。

我依旧瘫软在平台上,并不打算起来,全听他们安排罢。

他们沉默地走上前来,我的乳尖被重新钉上了乳钉,只是这次是十字形的,钉上的一瞬间我便感到了灼烧感和之前没有的刺痛,快感几乎没有,乳房也很快感受到些微鼓胀。阴蒂上也是相同的待遇,只是它立刻开始轻振,挑逗着我的欲望,还好,现在的躯体并不会像之前那样直接高潮。我的舌钉孔和脐钉孔也被再次敲上了穿刺钉,同样是十字型,巨大的痛苦与灼烧感让我眼泪迅速充盈起来。接着,在我模糊的目光里,一个穿着华贵的老年人轻轻点了几下莱纳主人的额头,“这些钉子都可以给它带来灼烧感与电击,强度与开关完全随你心意,除了阴蒂上的那个,它只会像这样轻微地震颤,让它时时刻刻都在发情,但你可以随意地停止、开启它。乳钉会刺激它不断地泌乳,但同时也会封锁乳汁的出路,只有你允许后,乳汁才会从十字架的下端流出。其他的就交给你了,我去出席东区的一场弥撒,圣主护佑。”

“荣光归于圣庭。”莱纳主人低头回答。

之后主人给我穿上了带锁、连着20cm脚镣的尖头细跟18cm高跟鞋,我的脚趾被挤在一起,轻轻点在地上,足心加装了小小的尖刺,让我痛苦不堪,我的法术已经全部灰掉了,便不再需要“沉默是金”,取而代之的是简单的皮革。黑色的束腰不留情面地将我的腰肢束到了50cm,24cm长的假阳具刺入我的甬道,假阳具的车头钻进宫口,卡在子宫里,后庭拉珠被一颗一颗塞进去,甚至有一部分进入大肠————尽管现在我的肠道也是快感器官,可以孕育附魔宝石。最后是巨大的假阳具,占满整个直肠,而拉珠全部进入大肠,外面飘荡着白色的蓬松马尾,尿道也被塞入了一串拉珠,然后一切被束腰自带的贞操带锁起来。双臂在背后交织成W,被皮革束具死死压在颈背,双腕被链条连接在项圈上。大腿上的铐环也和脚腕上的连接,让我只能跪在地上,让膝盖承受着痛苦,尽管魅魔的身躯不会因为膝行就磨破皮,但依旧十分痛苦。接着莱纳主人牵引着我的项圈,向马车缓缓走去。

我跪在地上顺从地跟着。

“以后请多指教了,奴隶小姐,可爱的小辣椒~”轻佻油滑的上扬男声让我青筋微跳

我对于自己再也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现状感到有点绝望与沮丧,但,至少让我的奴隶生活好过一点,我还是打算乖乖听话,就当是场有点过分的主奴游戏了。

“是,莱纳主人,还请主人怜惜您的小奴隶。”我忍着身下不再像之前那样暴烈的快感和比以前更加剧烈的疼痛,娇弱地轻哼,膝盖咚咚地向前。

加油哦,小路丝。日子还长呐。

马斯特女士扬起尖细的眉毛,轻轻说着,“只要你还保持着这种,M就是Master的心态,再恐怖的场面,对你来说不过是游戏而已哦。”

元旦诈个尸,祝大家元旦快乐!接下来要准备很多考试,还是像之前说的,假期会有大更新,大概从18号左右开始!皮皮魅魔其实打心底里是觉得男人都是会动的自慰棒和拘束机器人的,简而言之就是工具人。我可能会在之后给她安排点不一样的,但我还是不希望她失去自由的心与自由的命运。那么 这章请大家看得愉快啦,其实是个过渡章来着,以后会更香艳w,随缘打赏,另外谢谢之前的老板!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评论区里说哦~

<< 狂野蒸汽与桃色魔法 番外狂野蒸汽与桃色魔法 第十四章 >>
+3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TImesinger            

7 thoughts on “狂野蒸汽与桃色魔法 第十三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