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hirley ♥

理想之国 第二章

理想之国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天早上,仆人听到珍妮的描述就猜到发生了什么。其实昨晚伊丽丝吩咐自己出去的时候,她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果。在这里,女人对自己的任何尝试都要被尊重。在她们塑造自己的身体时候,无论多么极端,只要是出于自愿,就没有人可以阻止。直到她们失去意志(进入昏迷状态)才可以进行帮助和救治。

伊丽丝的女仆年约30岁,相貌还算清秀。从16岁开始服侍伊丽丝。当年第一次看到伊丽丝给自己上刑的时候,着实被吓到了。那年伊丽丝20岁,年轻动人。15年来,伊丽丝凭借细心的保养和残忍的训练和当初别无二致。

女仆将她送到专属的医院里。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韧带撕裂了,这种痛苦她每年都要经历好几次。

医院里每个女人都像伊丽丝一样美,并为了美丽不计后果。在这里,伊丽丝的仆人遇到了自己的朋友朱莉,两人偶有联系,想不到在这里相遇。朱莉服侍的上一个女人忽然不知去向,任何人都找不到她。因此城邦将朱莉派给了年轻的百丽儿。百丽儿是个美貌而残酷的女人19岁那年就入选极致女人之列,由于这个级别对女人的要求太过残忍,即使每天都是魔鬼训练,至少也要17、8年才能入选,就连伊丽丝也是20岁才入选的。

百丽儿来这里的原因与伊丽丝相似,百丽儿由于开胯而撕裂两腿内侧的韧带,年轻美丽的百丽儿对自己残忍无比,为确保绝对的洁净,她从15岁开始禁食,靠营养液和注射脂肪维持生理活动。对女人来说必要的脂肪才能保持完美的体型,她的脂肪几乎全部来自注射,这个过程痛苦,但能保持最精确的体型。

她17岁生日那天,烧掉了自己所有的保暖内衣和底裤,从此一年四季只穿丝袜,即使再冷的天也不妥协。这样不仅这样可以彰显优雅的气质,而且寒冷会使皮肤更加紧致白皙,即使她已经完美无瑕,即使效果微乎其微,但对她而言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效果也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百丽儿在医院的走廊时还未醒来,而她的双腿依然被绑在开胯架上。她在晕倒之前交代过仆人,即使在去医院的路上也不要给自己放松。那是百丽儿常用的分腿器,结构很简单,一个长凳。仰面躺在长凳上,上身绑好,两腿绑在长凳一端的两条腿上。只要拉力足够大,百丽儿的腿就会无限接近长凳的腿。百丽儿外出的坐姿喜欢夹紧双腿,因为这样更有魅力。而在家里练习时则会把腿极致分开。

此时她的腿根一览无余,丝袜遮不住她的美。也正是因为她的美腿超凡脱俗,才更加严酷对待她,修饰她。此时她的整个大腿内侧紫青,延伸至内衣,直到蕾丝遮住了这女人最神秘的地方。

百丽儿逐渐恢复意识,她拿出小镜子,看到自己的妆容如初才放下心来。如果她发现妆容不整,只要还有一点清醒的意识她也会命令女仆回家补妆的,她不容许自己以不完美的容貌示人。

百丽儿突然发现此时双腿分开只有270多度 “昏厥之前的300度为什么现在变成了270度?”

“您的腿刚刚经受如此高强度的训练,应该稍稍放松一点”仆人紧张的说

百丽儿把美丽看的比生命还重,练习之前她已经计算好了时间,从她300度拉伤昏厥到送往医院,至少她可以将300度的姿势保持2个小时,可现在她没能达成训练目标。百丽儿竭力克制住愤怒,她的表情平静,语气冰冷“你什么时候给我放松的?”

“两小时前”

“你还不了解我吗?还不赶快给我的腿搬回300度吗?足尖也要绑好,折好我脚背”她的足尖还尽力保持着优雅的尖状,涂着宝石蓝的指甲油透过丝袜高傲的聚拢在一起,纤细柔软意志坚定。

医生用手按了伊丽丝拉伤的腿部问“疼不疼?”

“不疼,只是拉伤了腿根”在这个国度里,女人倾诉疼痛是不道德的行为。

“亲爱的伊丽丝女士,您的腿部韧带拉伤较重,建议修养一段时间。这里有消除淤青的精油,定时涂抹,按摩,在淤青消除之前要避免再次拉伤,否则有可能形成新的淤青,二次拉伤很容易使色素沉积留下色斑,到时候就很难恢复了”

“要修养多久才能恢复?也要两三个星期吗 ”

“大概两到三个月吧”医生说

“我是说表面的淤青,不是身体的感受”

“我说的正是表面的淤青”

伊丽丝早知这样的结果,只是没想到这次严重了这么多。

对伊丽丝来说这是个天大的打击,以往拉伤之后两三个星期就能恢复白皙。尽管韧带的疼痛并没有多少减轻,但她仍可以坚持训练。

“痛苦是不足惧的,但我最在意的就白皙的肌肤。”伊丽丝优雅的起身,悻悻然的准备离开。

“两三个月就可以完全消除,完全不需要担心”医生抱歉的说

“重要的是——要两三个月……”伊丽丝失望极了

“很遗憾,正常的做法只能这样。除非您有过人的忍耐力,可以尝试冰浸疗法,但我很不推荐这种做法”

“冰浸疗法?真的吗?为什么我以前没听过?”伊丽丝问

助理解释说这一种秘术,用雪山上冰冻千年的冰雪配以秘制的药物,让药物随寒冰侵入肌肤,有极好的效果,也会有深远的伤害。掌握此术的人少之又少,而且极少使用。因为这种做法对女人的伤害太大,乔治出于医德是不愿主动使用的。

 “冰雪疗法会给您的身体留下不可逆的伤害,久而久之寒气侵入骨骼关节,这种痛苦远大于训练本身。所以,我建议您不要尝试”

“作为医生,您有更好的办法,却不愿意施行,放任一个女人在失望中等待几个月,还要说‘我这是为你好’您不觉得很虚伪吗?”伊丽丝咄咄逼人的样子很美。

医生被迫同意,把她带入特殊治疗室,是一个水池,清澈见底,漂浮着薄薄的冰凌。

“淤青的部位比较靠上,因此水要漫过小腹,剧烈的冷水刺激会膀胱收缩,如果您禁欲已经超过一天,此时可能会失禁,现在您最好去一下洗手间”

伊丽丝拒绝了医生的好意“不,这才是考验女人的时候”

进入冰水,伊丽丝小腹开始刺痛,她浑身颤抖,纤柔的双腿扭在一起……

医生将一桶冰块倒入水池,伊丽丝颤抖的更为剧烈,此时是她禁止排尿的第24小时,伊丽丝钢铁般的意志也难抵刺骨的冰冷,她感觉自己即将失禁,“医生,拜托您,想办法把我下体封住吧,我可以承受膀胱的冲击,但寒冷使我意志迷离,我担心在昏迷时失禁。”

这里的医生见过最美的女人,此时他也为伊丽丝的美而倾倒“请问要女士专用塞还是皮肤粘合剂?”

“粘合剂”伊丽丝明白,尿道塞用久了会使她变松,粘合剂却会使她越来越紧,而且一旦粘合就无法瞬间打开,需要特殊的解胶剂才行,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

伊丽丝将胶水深深注满自己的尿道,排除任何失禁的可能,她的坚决让医生也觉得惊讶。

“再坚持一两分钟,您就可以放松了,完全不用担心香水流出,没有解胶剂永远也不会打开的,直到皮肤长在一起,解胶剂可以在十分钟左右完全溶解它,无痛无痕”

伊丽丝闭上眼,身体完全放松,体验膀胱的冲击。有了胶水,自己就可以永远隐忍下去。

伊丽丝的眼睛迷离,心跳快到不行,却坚强的告诉女仆“给我拿一杯水……”她要把自己推到悬崖,她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喃喃自语说“这才是高贵的女人”

伊丽丝的下体和子宫开始剧烈收缩,刺痛,最后变成抽搐。她极力控制,故作镇定的样子让医生迷恋。

“伊丽丝女士,您是我见过最优雅的女士”

“谢谢”

“回家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带走解药,这是严格管制的药品,一个皮肤粘合剂只能对应一瓶解药”医生说

“多谢提醒”转身她把解胶剂递给仆人“明天再还给我,无论今天发生什么情况也不能提前给我,明白吗”

医生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拜倒在这个女人面前。医生明白,对于这女人来说爱她就要给她最残酷的折磨。

“如果您担心仆人提前给您,不妨放在寄存处。楼上有专门寄存解胶剂的窗口。以我的经验判断,您腿上的淤青再冷敷一次就会完全消除。皮肤也会变得更白皙。如果您能忍受的话,后天就可以再做一次冷敷。”

伊丽丝的小腹部还在发抖,但她控制的非常得当。伊丽丝也看出了医生的关怀。她需要的正是这种感觉,在某人的爱怜下实行更残酷的计划。

医生把透明的精油涂在她的腿上,她抚摸着自己的玉腿,只剩浅浅的痕迹

“看来,再做一次真的可以完全去除了”伊丽丝满足的说,她的韧带依然很疼,甚至比来的时候更疼。但只要不留下痕迹,再大的痛苦又何妨?

“有什么痛苦是女人不能忍受的呢?既然可以连续做,后天我会来继续冷敷的。这样的话,我把解药交给您保管不就可以了吗……”说着她把解胶剂放在医生一边。“后天见……到时候给我多加些冰,我猜这样效果会更好一点”

伊丽丝的女仆经过医院大厅时,又遇见了好友朱莉,百丽儿在两人的聊天中听到了一些端倪。等她们分别后,百丽儿向仆人打听。“真有你们说的那种疗法吗?”

“嗯……有极少的医生会做,但也不会主动提出。这种疗法是可遇不可求的。我的前一个主人做过,我才知道一些。”

“原来如此”

医生也按了百丽儿的腿问:疼不疼?

“我几乎听不懂您说什么……”百丽儿装作惊讶,她造作起来的样子很美“撕腿对女人来说是必须的呢,我们不知道腿疼的感觉。当时我还在化妆呢,没想到就拉伤了,当我醒来时就在医院里了”倾诉疼痛尤其是美丽带来的疼痛对这里的女人来说是耻辱的,高傲的百丽儿轻抚着自己的双腿。“我找您来是来做冰雪美肤的,我知道所有的后果,也愿意承担。”

医生推脱不过,就答应了。

突然百丽儿似乎想到什么“如果再过一会再做冰敷还可以保证效果吗”

“可以的”医生说

“对于足伤和腰伤也有同样效果吗?”

“这个……可能不如腿部拉伤效果好,但也因人而异”

百丽儿想知道这种药能否消除脚和腰的拉伤痕迹。但此时自己只是拉伤腿部,腰和脚没有淤青可试。

“我们先回去,下午再回来可以吗?”

“当然可以”

她转身命令女仆离开。出了医院,百丽儿的双腿已经恢复了知觉,她摇曳的身姿楚楚动人,将伤痛掩饰的极好。

她去了玉颜阁,这是给极其自律的女人精准练习的地方。像普通女人休闲时去咖啡馆剧院一样。对于自律的女人来说,最幸福的事就是使自己更完美。不曾来过的人不知道里面的女人会在此经历什么,听说这里会让无数女人流尽眼泪,因此又叫做泪阁。

比如,有些女人希望领悟女神的美足。这里就会尽可能的把她的脚也压到脱臼。传说中女神脚上的每个关节都要保持脱臼的,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柔若无骨,然后在粉身碎骨般的折磨之下,穿着锋利的高跟鞋,轻盈的舞蹈。当然来这里的人是无法真正做到的,只能象征性的体验一下,她们通常脱臼到一两个关节就受不了了,最多的也不过五六个关节,这时候,她们会闭上眼睛,想象自己就是女神在世。而传说中女神应该脱臼26个关节,因为脚上总共有26快骨骼。

再比如要领悟女神的玉体,这里就把她的腰无限束紧。来这里的女人大多也是非常优秀的,她们从小束腰,很少进食,因此腰围短时内接近30公分还不成问题,甚至有些人能束到30,瞬时极限到达28-29cm。这时,她们总会在镜子前骄傲的自我欣赏,当然和传说中的女神还是差了太远……传说女神日常腰围只有9英寸,大约23cm,比苗条女性的脖颈还细3cm,即使常年极端紧束,当摘掉束腰时柔若无骨的身体还是可以轻松的下腰对折。

她要再次极限的撕腿,束腰,膝盖,纤足,连脚趾也不放过。

“您是否脱去丝袜呢”

百丽儿轻佻的褪去小小的高跟鞋,脚趾保持着最优雅的形态“不用脱丝袜了”她不想让人们看到她拉伤的肌肤。

百丽儿表现的女王一样桀骜。按照这里的习俗,一个女人表现的越是高傲,则暗示自己要求的训练越残忍。现在百丽儿渴望极端的酷刑,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多的出现拉伤的淤青。她想用自己的身体检验冰疗的效果,假如有效的话就给自己开辟了更大的训练空间,因为经常要出席很多社交活动,所以每到重要的日程的前几天里,她都不敢过度练习,以免留下淤青,如果有冰浸疗法相助,那么她就可以在重大日程前依然能进行最残酷的训练了。想到这里她就焕发出勃勃的野心。她高傲的挑起睫毛,睫毛之下是她女王般轻蔑的眼神。“请用最完美的标准来修饰我的身体”说着她挑起纤美的玉足,交到了两人手中……

在泪阁经历使她多出剧烈的拉伤,脱臼的脚趾使她的双脚已无力支撑身体。为此,她不得不换上更紧更硬的高跟鞋,用高跟鞋的约束力来给她的纤足提供支持。在这种情况下百丽儿依然如约接受了冰敷治疗,从冰水中出来的百丽儿瑟瑟发抖,虚弱的几乎虚脱,加上寒冷,她已对自己的双脚失去控制。不加控制的足态是很不优雅的行为,她立刻吩咐仆人帮自己把脚背绷直,脚尖收好。她的脚趾由于刚刚脱臼因而倍加柔美。韧带拉伤的印记已经无影无踪。“想不到冰敷的效果这么好,有了这种疗法我就可以无所顾忌的训练了,你看还有美白效果呢”在无瑕的身体面前,冰敷的痛苦是不值一提的。

百丽儿看着自己脱臼的脚趾,满意的说“今天一天就把横叉竖叉都撕到了极限,腰也经历了不小的锻炼,还一次性脱臼了好几个脚关节,真是值得庆祝。还是现在的脚形更女人。当然这只是脚上最容易的关节……也许有一天我也能像传说的女神一样,终生保持26个脚关节全部脱臼。穿着优雅的高跟鞋轻轻舞蹈。”

“淤青散的差不多了,只要再做一两次就会完全消失,到时候经过短暂的修养,又可以进行我们女人专属的训练了。冰浸之法真是个幸运的发现”

百丽儿平躺在床上,一边的腿轻松举过头顶,抱到眼前,然后超过180度,放在自己的头后面做为枕头。虽然他的腿部刚刚拉伤很疼,但这点角度对她的玉腿本身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她的双腿放松,从大腿到脚尖连成一道优美的弧线,这是她常用的睡姿,即便梦境里也不会有一丝走样。她摸着自己雪白的大腿,百丽儿对她的玉腿呢喃着“寒冰就是送你最好的礼物”旋即微微一笑,闭上双眼。

“尊贵的百丽儿小姐,请您听我说几句话……”

“今天的事我已经不生气了,你去睡吧。如果不是触犯了女人的底线,我什么时候对您发过脾气呢,我拥有难得的美丽,如果不能用心修饰,岂不糟蹋了我的身子和容颜?亲爱的朱莉,任何时候请不要为我的身体产生半点怜悯。希望您能理解,对一个生性高贵的女人来说,您的怜悯反而是伤害她……”

“不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要说的是我前一个主人的事:……”

我的前一个主人也经常这么做,有一度我几乎天天和她做冷敷,她的腿,她的脚每星期都要用掉几桶冰块。因为恢复很快,她对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极端,起初只是微微的不适,她当然不予理会,只是继续她残暴的训练。最终她连站立都很艰难了,她告诉我“即使躺着不动,我的腿也像撕到270度一样疼,当然270度我也是可以承受的,不幸的是这种疼会随着动作幅度叠加,当我做一个微不足道的180度劈叉时,承受的却是从前300度以上的痛苦”即使这样那个坚强的女人依然坚持训练她说“看上去和以前一样的角度,我却要承受不可思议的痛苦,你只要按照以前的强度继续就好,练习时不用管我的表情或者说什么,痛苦正是女人的考验。”她抚摸着自己饱受酷刑的双腿,轻薄的丝袜轻轻贴合,透着她匀称的腿型和皙白的皮肤“我的腿看上去依然这么美,而且比以前更美了” 她的话语里带着勉强,她要给自己逼上绝路。

极致女人通常以240度作为日常坐姿,极限必须达到270度。可对于此时的她来说,240就要承受超过以往任何极限的痛苦,她之前的极限是320度,而此时270度则是不可思议的疼痛。

我给她练习,她开始呻吟,挣扎,最后开始大喊大叫。她的眼睛因痛苦而变的通红,嘴唇咬出血来。如果放在以前,哪怕是最强的训练,也不会这样失态的。而她的手还是紧紧的抓着我,仿佛是她最后的坚持。我搬着她的腿,并不费力,仅仅240度而已,而她却颤颤的说“我现在的疼痛也许是400的程度吧”当我给她开到270时,她发疯般的惨叫出来,事后她形容那感觉“像把每寸骨骼撵成粉末”

她的病情越发恶化,目标也从天使女人降为绝色女人,最后不得不死守当前的极致女人级别。病情使消磨了她的野心,只要守住当前的地位就好,甚至降一级也情愿了“我的腿和脚实在不行了,当年最残酷的训练也不及现在站立的疼痛。何止是腿,她的脚比腿部病情更严重。她的脚非常纤细,为此她还进入了以残酷著称的美足进修班,去那里接受最唯美的训练……如果腿和脚有一个不变成这样的话,我也可以保住现在的地位,甚至有希望再升一级,现在看来无论如何也难以为继了”说着她痛哭起来……“从记事开始,我的身体没有一天不在严酷的训练,尤其是腿和脚,我用最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我还年轻,只有25岁,我以为我可以成为最优秀的女人,没想到现在变成这样……她哭的无所顾忌,迷离的泪眼布满血丝,她猛的拿起压脚背用的木板发疯般的朝自己的脚狠狠的打去,骨骼发出脱臼的声音,她的情绪失控……直到疼到昏厥

最终她的级别一降再降,她已无法在这个上流社会生存,周围的人无不对她报以鄙视和嘲讽的目光,连她最好的朋友们也嫌弃她不够隐忍,并与她保持距离。

那些比她级别更高的女人们则带着无比的优越感轻蔑的对她说

“练的久了,谁还没点伤呢?我们哪一个不是这样过来的”

“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才有伤痛的叠加折磨吗?你说的情况我也曾经历过,哼……超越疼痛可是我们女人的天职呢!我早习惯了”

更有甚者则更赤裸的说“不是每个女人都配拥有极致之美,那需要极致的意志,可惜,有些人就是没有……这些人为何不去做男人呢,因为女人的荣誉和高贵这种人不配享有!”

百丽儿听完女仆的话。半信半疑,但她没有畏惧,她想,那些女人的话虽然无情,却不无道理,她认为那几个人没有说谎。因为能真正获得至高荣誉的女人已经少之又少。绝色女人更是难得一见,因此在自己以上的级别必定有常人难以逾越的痛苦和困难,岂不是人人都成了女神了吗,如果真有这么简单,我们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因此要到达绝色女人的级别,痛苦一定是超乎想象的,然而这并非不可逾越,至少当代就有几个女人战胜了自己的身体。百丽儿相信自己是美神的化身,最完美的女人就必须忍耐最不可思议的痛苦。甜美,静美,幽美,凄美……而在百丽儿心里都不值一提,她要用身体诠释直击灵魂的美——残酷之美

“残酷之美……”随后她枕着自己的玉腿睡着了……

<< 理想之国 第一章理想之国 第三章 >>
+3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2 thoughts on “理想之国 第二章”

  1. 我发的是三段额,为啥被合在一起了……内容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三段合在了一起……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