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百合少女的自我修养 上

百合少女的自我修养 上 – 黑沼泽俱乐部

原作者: rate6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篇翻译文。我蛮喜欢这个作者的。这篇文章是这个作者挺早的作品,但是质量还行。原文还挺长的,后面有一些过激情节,还包括一些伦理问题,所以只把上半段发出来(其实是我懒得翻译)

熟悉的夕阳,熟悉的街道,还有熟悉的家​。我从地狱里回来了。

“我回来了。”​我打开家门,在心里打过招呼,然后脱下鞋拿在手里,尽量放轻脚步,走上二楼。直到进入自己的房间才松了口气。太好了她还不在。

这里是我的家。我,佐藤早希,原本是个普通的16岁学生,生于随处可见的一般人家,成长于随处可见的一般街道,在随处可见的小学和中学读书,今年开始,随处可见的公立高中读高一。长相既不是漫画里那种美少女,也算不上丑,如果有一点不普通的话,也就是胸部比较大而已。家里有两个已经工作的姐姐和一个读国中的妹妹,明明姐姐和妹妹都长得很漂亮,唯独我的长相就普通。父亲是软件公司年收入400万日元的公司职员,母亲是一般的家庭主妇,平时总是在家收拾家务,偶尔打打零工。就是这样一个很普通的家庭。本来我只会度过平淡普通的一生,可是从我开始读高一的春天开始,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的生活剧变的起因很简单,四月某天,我起夜发现两个姐姐住的房间还亮着,门没有关紧,灯光透过门缝照在地板上。我家房子很小,所以两个姐姐一直住在一起,本来我和妹妹花子也是住在一起的,但是上她国中二年级以后,不知为何,非要和我分房睡。说实话我还是蛮难受的。

大姐​小春现在是我们街区剑道道场的王牌,她从小就擅长剑道,我印象中从我小的时候开始,她就从来没有停止过练习,而且在县里也是得奖无数,可惜高中时期因为受伤,没能参加更高水准的比赛。高中毕业后,街区剑道道场原本的教练退休了,姐姐就接手了道场。也许是持续修行剑道的原因,大姐的永远是心平气和,从来没见过她生气的样子。

二姐樱​,她的性格和她的名字相去甚远,完全是一个火药桶。她高中毕业以后就开始到处打工,也许是因为性格火爆,从来在职场干不久。连父母都经常被她呛得说不出话。只有一个人可以降服她,那就是我的大姐。樱姐就算谁的话都不听,只要大姐说话,她就不会再任性了。我曾问过大姐究竟是如何让樱姐听话的,但是大姐从来只是笑眯眯的转移话题。

言归正传,那天晚上,我起夜经过亮着灯的姐姐的房间,却听到了​她们在商议要搬出去住。原因是”家里不太方便”。这也是实话,让两个最大的姐姐一直挤在六叠半的房间里,怎么可能没有怨言呢。我在心里默默为两个姐姐加油,然后赶紧去了盥洗室。

​从盥洗室回来以后,又路过姐姐的房间。但是这次,里面传出的声音就不太一样了。怎么说呢,就像是爱情动作片里的那种声音。我吓了一跳,但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原谅我,我现在恰好是脑子里桃色幻想最多的时候。于是我轻轻地把门推开一点点 ,向里面张望。樱姐贴着大姐,两人在激烈的接吻。两人的手也没闲着,大姐在不断套弄二姐丰满的e罩杯的胸部,樱姐则一手抚摸大家平板一样的上半身,一手探入大姐的内裤。淫糜的水声和娇喘从门缝里传出来。看着她们两人的样子,我自己都呼吸也急促起来。我急忙(但仍轻手轻脚)地跑回自己都房间,然后发现,自己都内裤也已经一塌糊涂了。其实我是个百合控,最喜欢的就是看可爱的女孩子在一起唧唧我我。当然我深知现实中遇到的可能性极低,因此我平时把自己伪装的很好。但是竟然在自己家里发现了百合控的精神食粮。我一边感谢不知是否存在的神灵,一边后悔为何没有更早注意到。

没想到大姐和樱姐是这种关系,身为百合控,这真是一大耻辱。难怪樱姐只听大姐的话,难怪大姐总是调整自己都日程,使樱姐休假的时候自己总会也在家里,难怪大姐总是和樱姐心有灵犀一般,只需要眼神和最低程度的语言就能互相理解要说的话。​我原本只是以为她们是在一起生活时间够久才达成的默契。那晚我没有睡好。

从那天​开始,我就时刻留意两人的互动。也许是我已经知道内幕了,我总觉得两人越来越如胶似漆。并且每天晚上我都会去两个姐姐的房门口偷听,然后穿着湿掉的内裤回房间。她们有时候会直接开搞,有时候则会在一起聊一些完全无关紧要的话题,还有时候会互表心意,说着平淡但是不知为何我会感觉肉麻的情话,或是畅想美好的未来。我明知自己在做很变态的事,明知两个姐姐这样下去不对,但是我没办法向父母告发,也没办法停止自己的偷听行为。

可是一天晚上,我听到两人在吵架。吵得很凶,可是因为我不是一开始就在偷听,所以根本不知道吵起来的原因。于是我只能焦急地在门口等待。终于,她们不再争吵,我也放下心来,准备回房间睡觉。然而一回头,发现花子站在楼梯上,盯着跪在姐姐房间门口的我。发现我注意到她了以后,她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过去。我的冷汗瞬间打湿了后背,脑内一片空白。我跟着花子进入她的房间,她锁上门,然后,压抑着笑意开口:”早希你的XP可真是奇怪啊。””我……我不是……”

“好啦,我可是你的妹妹,我们是家人啊。”我松了口气:”谢谢你花子,但是这是个误会,其实……”

“不必说了,你从一个月前就在大姐房门口偷听着自慰,不是吗?”​

“你怎么知道的……不,不对,这是……”​

“好啦,不要找借口了,我的大姐和二姐是亲亲爱爱(lovelove)的小两口,三姐是个喜欢边偷听边自慰的变态。我有说错吗?”​花子的眼神,让我想起捕杀小虫的螳螂的眼睛。

“我……是的,你说的没错。但是拜托不要告发大姐她们。”​因为花子的眼神太可怕了,所以我没能继续反驳。

“那么事情就简单了,想让我不说出去,是啊,我想想,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守口如瓶,怎么样?”​

“条件?什么条件?”​我不由得坐直身体。

“其实很简单啦,你想,在这个家里,爸爸妈妈说一对,大姐和二姐是一对,大家都有lovelove的对象,只剩下我孤苦伶仃,你是个变态不算在内。”​花子把手放在刚要开口说话的我的嘴唇上,”所以呢,我就在想,只要你愿意在咱俩独处的时候陪我唧唧我我,那我就愿意保守秘密。怎么样。”如果只是这样,我可以。第二个条件呢?

“第二个条件嘛,那就是你和我独处的时候,要对我言听计从,还要打扮成我喜欢的样子。当然不用你自己准备衣服,我会帮你准备的。你觉得如何?只是陪陪孤单的妹妹,偶尔配妹妹玩一下换装游戏,就能把这事解决。”​这条件听起来很不错,我上高中,她上国中,平时上课见不到面,晚上回来妈妈一直在家,爸爸也会在晚饭前回来,独处时间其实很少,最多也就是睡觉前的一个小时吧,想到这里,我立刻就答应了。”另外,再补充一个,不许再去偷听了哦?”抱歉,这我做不到。但我不会说出来的。再说半夜只要确认花子睡着了,偷偷去也不会被发现吧。

事实​也和我预料的一样,每天晚上只有一个小时左右,被迫和妹妹在一起,但是也只是在一起写作业,偶然让我给她做膝枕。这让我想起来我们小的时候,她特别粘我,睡觉也常常在一起。后来从她上国中开始,突然和我保持距离了,很快也分房睡了。那时我还很伤心。

大概过了几天,发生了变数,爸爸和妈妈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住在乡下祖父生病了,祖母一个人忙不过来,妈妈要回老家去帮忙。爸爸则碰巧遇到开发难题了。每年都会有几次,爸爸会连续几天在睡公司。樱姐的打工好多都在晚上,而樱姐不在的时候,大姐也常常不回家,住在道场的宿舍。

“所以,今天晚上咱们的晚饭吃点啥?”​这时候,就要展示我作为姐姐的可靠的一面了。我自告奋勇挑起做饭的任务。

“早希,”花子从小就不叫我姐姐,我早就习惯了,”早希?””花子,怎么了?”

“我们现在可是,独!处!哦。明天恰好是周末,今晚你可要好好陪我玩玩。”​

经她一说,还真是。等一下,独处的话,我记得……

​ “没错,来换装吧?””可是晚饭……”

“晚饭当然也要吃的,我已经预定了寿司了,你不用费劲了。来,先洗澡吧?”虽然订了外卖这很好,但​为啥吃饭前要先洗澡啊。

“这就别管了,快去洗澡,我把你要穿的衣服准备好了。说好要听话的,你可不能反悔。”​我感觉之前约定的不是这样,不过算了。我听话地去洗了个澡。毕竟已经六月了,在外面活动一圈就出了好多汗。我毕竟不是漫画里的美少女,没有那种汗液有芳香的特殊能力,所以当然要勤洗澡。

洗完澡,我盯着洗衣篓出神。我原本的衣服​呢,这些像绳子一样的东西是啥,是泳衣吗?”花子,我的衣服呢?”

“今晚你要穿的我已经放在外面了啊。快穿好,晚饭等着你呢。可别裸着出来啊,我可不希望你的变态词条还要再加一个裸露癖好。”​

“……”​我只好硬着头皮穿上了几乎像绳子一样的泳衣。这就是传说中的绳子比基尼吗?仅仅只是勉强遮挡住我的下体和乳头,光滑的小腹和乳房都露在外面。但是胸部有点紧。

“很合适嘛。我早就知道早希没长毛,不用害羞遮挡了。话说你到底是多大的罩杯来着。”​一出浴室门,花子就迎上来,她的眼神像盯着小动物的蛇,叫我不寒而栗。

“花子,这算性骚扰了。”​”没关系吧,反正是姐妹,告诉我吧,否则下次我给你准备衣服,如果胸部不合适怎么办?””70……d……你都让我说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我忍不住蹲下身子。

“D……真是不能小看,不过巨乳萝莉也是有需求的啦。好啦,来,还等你吃晚饭呢。”​花子拉着我到餐桌旁。桌上摆着几盒寿司,除了寿司,还有几捆绳子,显得格格不入。

“这绳子是?”我有些疑惑。”嘿嘿,来,请躺在桌子上吧?”开口就是惊雷。”怎么能躺在桌子上啊,花子你认真是吗?”

“啊,对了,没和你解释清楚啊,你现在开始,就是餐具了。”​说着,花子把我横抱起来,放在餐桌上。冰冷的餐桌让我一下子窜起来。说来惭愧,我虽然是姐姐,但是身高却比小两岁的妹妹矮十公分,只有一米五,体重也只有可怜的42公斤。而且还是归宅部,跟田径部的妹妹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唯一超过妹妹的地方大概只有胸部了。

“难道说,等下花子,这样不行吧,各种意义上的不行啊。”​我抵抗着花子的暴行,可是体育课万年吊车尾的归宅部选手对阵田径部主力,到底哪边会赢不用多说了吧。我很快被绳子绑在餐桌上,两手两脚打开,而花子,则开始从盒子里拿出寿司,准备摆在我身上。我毕竟也十六岁了,女体盛之类的还是略有耳闻,但没想到第一次亲眼见竟然直接就成了当事人。”花子,拜托停下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求你了。”我还在恳求花子能放我一马。

“我们约定好独处的时候要随我摆布吧?难道说和妹妹的约定在你眼里一文不值吗?”​”不是的,但是这实在是……”

花子​好像生气了,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团布,塞进吵闹的我的嘴里。一股酸味冲进我的鼻腔。这是身布?难道说电影里那种涂着麻醉剂的手帕吗?确实,现在的状态还是失去意识比较好。但是我 等了好久,也没有像晕过去的感觉。我呜呜叫着,引起花子的注意。花子已经在我身上摆满寿司,正在思考芥根放在哪里,听到我的叫声,她转过头,拿下我口中的布,询问我怎么了。”这个手帕什么?””啊,这个,我还以为你很快就能猜到呢,明明是自己的贴身布料。”花子嘿嘿笑着,把蘸着我的唾液的布缓缓展开。这是我洗澡时脱下来的内裤。

“我的内裤?为啥在你口袋里?””嘛,因为本来是想自用的。”到底要怎么用我就不追究了,我怕我接受不了,但我得求她把内裤还给我。”好呀,可以还给你,但是你可得好好配合。”

为了我的内裤不会落入魔掌,我只好答应。

“哎,总算摆完盘了,那我们开始吃晚饭吧。”​说着,花子开始吃起寿司。刚才摆盘的时候,因为我很紧张,所以全身僵硬,也没有太多感觉,但是随着花子时而从我身上拿起寿司,时而有意无意地轻抚我的皮肤,我有点开始觉得不妙了。花子也发现了我的情况,于是变本加厉起来,甚至毫不掩饰地玩弄起我的胸部和阴蒂。”明明是同一个妈生的,明明身材这么娇小,为啥只有你这么大?”等一下,我是不是被恶意报复了。

“花子,等一下,我有点……嗯””有点什么?不说出来我可不会明白的。”花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的那里,有点奇怪……”逐渐上升的情欲让我的思维开始变得迟钝,腰开始不由自主地轻轻摇晃,身上的寿司开始因为晃动滑落。

“那里是哪里?”

“就是那里啊,不要让我说出来啊。”

“好好说出来,否则。”​说着花子的手停止了动作。”不要,不要停下啊。”​我开始主动晃着腰,寻求更多的刺激。

“想要我触碰哪里?说出来,我就帮你。””我的胸部,乳头,还有那个地方。拜托,花子,求你了……”​我的求饶带着哭腔,好羞耻,但是为了……

“算了,反正早希才是第一次,这次就算是给你的福利吧,以后我会慢慢调教你的。”​说着,花子的手继续动了起来。

“嗯……哈啊啊……哈……”​我呻吟着达到高潮。

“什么嘛,这么容易就高潮了。小早希真是敏感啊。明明是个偷听变态。”​”呜……才不是……””不是吗?要我把你边偷听边自慰的事实告诉大家,让大家评判一下吗?””只有这个,千万不要。”

“不想暴露,就乖乖听话哦,我会把你调教成乖孩子的。”​花子抚摸着我的脸,笑了,那笑容让我好害怕,但又让我的心脏一阵乱跳,我是病了吗?也许是高潮后太累,我就这样昏睡了过去。​那天剩下的记忆只有,花子抱着我,把我送回房间,期间她似乎笑得很开心。

女体盛事件很快过去了一周,周末又来临了。这一周,花子没再做出任何出格的行为,仿佛上周末那次只是梦而已。我和花子的关系也恢复正常​。唯一有个小插曲,有天晚上我专门去花子房间门前确认花子睡着,又到大姐房间门前补充百合能量。

周六,樱姐又去打工,​大姐则留在道场,妈妈还在老家没回来,爸爸也去加班了。所以,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我又和花子独处了。这次,应该不会…… “早希,醒了吗?”​”……让我再睡……五分钟。””不行,快起来!否则……”听到花子的威胁,我立刻从床上挣扎着起来。 “好啦,不吓你了,来,这是今天的新衣服哦。”​我看着花子手里的东西,这怎么看,也不是衣服吧。花子手里拿着一个项圈,还有一个,我记得叫贞操带的东西。我真的不是有兴趣啊,只是碰巧,碰巧曾经在亚马⊙看到过才知道的。

“花子,这个……””这就是你今天的新衣服哦,来吧快换上让我看见。””不是,花子,这不行吧……””怎么,你忘了约定吗?”只要她这么说,我就没办法抵抗了。于是我认命让花子给我戴上项圈。而这个贞操带,似乎是相当高级的东西,上面还有一个小锁。我强忍羞耻戴上贞操带,内表面有些粗糙的凸起,可能是防止长时间穿戴乱窜,这都是网上看到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花子把锁扣上,然后当着我的面,把钥匙放到一个从冰箱拿出来的宝特瓶里,然后重重地摇晃起来。那个宝特瓶像变魔术一样立刻结冰了。

然后,她把宝特瓶放回冰箱。”花子?””嘿嘿,这下呢你可别想再边偷听边自慰了。”原来被她发现了吗?”花子,抱歉,我不会再做了,把钥匙给我吧。””不行哦,对不听话的孩子,就要这样惩罚。这个周末,你就戴着这个好了。这个上是有给人上厕所的洞,虽然洗澡是不方便。至于项圈,我会在他们回来前给你拿下来的。今天一天,你就当我的宠物狗好了。” “……是的。” “不对哦,狗狗的话,是不会说话的吧?要用叫声回答我!还有,狗狗也是不会直立行走的,记得像狗一样行走。” “……汪。” “这就对了,来,先吃早饭吧。”说着,花子不知从哪拿出一根绳子,拴着我走下楼。

跪着爬下楼确实有点难度,幸亏花子能够等着我。我爬到餐桌旁边,但是桌上没有早饭。我强忍着疑问。花子看着我不知所措的样子,转身去厨房拿出一个盘子,盘子里装着牛奶。她把盘子放在地上,微笑着说:”来吧,早希,你的早餐。”我一下子气的想大喊,不在乎花子还握着我的把柄,把牛奶泼到她身上,但是花子的眼神非常认真,而且想到自己如果和花子吵架甚至动手,肯定是自己吃亏,只好压抑下怒火,伸手去拿盘子。 可是没有拿到。花子的手抓住我的手腕:”狗狗可不会用手拿盘子哦,狗狗都是趴下舔的。” 看来我最后身为人的尊严也被剥夺了。

我低头伸出舌头,慢慢舔着牛奶。视线突然模糊起来。 我现在好后悔,也好恨花子。这种心情慢慢充满了我的内心,然后溢出来,变成泪水从眼角流下。花子没有在乎我软弱的眼泪,只是催促着我,让我快点喝完。我就这样把混着眼泪的牛奶喝进肚子。 也许是我的眼泪生效了,周六一天花子没在让我做其他更过分的事,只是还是不允许站起来,午饭和晚饭还是在趴在地上吃,但至少上厕所允许我用马桶。晚上洗澡的时候,花子为我取下了项圈和贞操带。 “早希,对不起,今天我做的过分了。拜托不要讨厌我。”花子出乎意料地向我低头道歉,这打了我一手措手不及。”没……没关系,没事的,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讨厌花子的,我们是姐妹,对吧?”虽然我真的有点生气了,也确实一度讨厌起花子,但是看到妹妹可怜兮兮地向自己请求原谅,没有姐姐会不原谅的吧。

从那天以后,花子和我的关系似乎更亲密了(粘人的过头了),她也不会再向我提出过分的要求,最多也就是穿上(我小学时期的)死库水让她拍照。说实话,那个还能穿上实在是让我大受打击。但是,不知道为何,我开始变得欲求不满起来,终于,在一个晚上,我偷偷跑到她卧室向她主动要求爱抚。向自己的读国中妹妹索取H的事,事后我简直想把自己闷死在枕头里:”什么嘛,’我变成这样都是你害得,你要负责’,这算什么,对亲生妹妹说这种话,让我死在这里吧。”花子却相当从容:”死在我的床上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 然后,第二天,花子来到我的房间,向我坦白:”我最喜欢早希了,所以看到早希边看大姐二姐搞边自慰,我吃醋了,所以才……后来是说,因为想独占你,才想把你变成宠物。我明明已经学习了好多调教的方法,但是看到早希哭的样子,我就不忍心再做过分的事了。”花子还是第一次在我怀里哭成这样,作为姐姐,怎么会不原谅妹妹呢呢?至于对花子告白的回复,这里就让我像个大人一样回答吧:”我当然喜欢花子了,但是交往还是太早了,如果花子能让我迷得离不开你,那我们就交往吧。”这句话似乎激起花子的动力,结论是,我们开始频繁的H行为。

虽然我有时候会想,跟亲生妹妹上床是不是太奇怪了点,但是每次看到花子满足的脸,都觉得其他事怎么样都好了。当然每次第二天早上酸痛的关节还是会向花子偷偷抱怨激烈程度。

百合少女的自我修养 中 >>
+38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6 thoughts on “百合少女的自我修养 上”

  1. 有的看官可能看到结尾会觉得莫名其妙,早希为啥对花子的态度瞬间反转。其实这是我的问题。原文在花子跟早希告白那里,是有一段花子的超~长的独白的
    ,我大约看了看,翻译成中文也接近一千字。这段独白的中心思想就是”花子从小就最喜欢早希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独占欲开始膨胀,所以只想早希看着自己。”
    然后早希认识到自己是个抖m,于是欣然接受了花子的求爱。
    那段独白真的太长了,而且,译文没有差别,但是原文那段独白遣词造句很书面,用了好多长句式。我这种半路出家的,实在翻译不出来那种感觉,而且我寻思大家是来看妹妹透姐姐的,对这种细腻的百合感情大概不感兴趣。所以就直接简单带过了。
    另外说一下,这篇文章情节后面真的有点过分,为了防止引起一些只想看姐妹百合的看官的不适,我就不放出来了。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在评论里给我留言,我会截取其中还可以的剧情放出来。

    +1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