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rate6 ♥

百合少女的自我修养 下

百合少女的自我修养 下 – 黑沼泽俱乐部

“那个,这周末我们能去约会吗?”那天晚上,我鼓起勇气,向花子提出约会。

“哈?当然不行,你在想什么?”竟然立即就被拒绝了,”这周我有修学旅行啊。”看着茫然的我,花子解释道。所以有了女朋友的第一个周末,对方要去修学旅行。

​”纯,你又在傻笑什么?”我和我唯一的朋友,我的青梅竹马,野村纯,现在正坐在我的房间里,但这货从进来以后就一直在傻笑。

我从小和纯就是朋友,但是从未能够交到其他朋友,​一个原因是我太胆小,不敢和除家人和纯以外的人搭话,另一个原因是,即使偶尔有人主动跟我搭话,不久以后就会立刻疏远我,甚至有的人会厌恶我。明明我也没有做过什么惹人厌的事。还是说其实我做了但没有自觉?总之,到目前为止,我的朋友只有纯一个人。

纯相比于我,是个完全意义上的现充。升入高中以来这种感受更加明显。她非常开朗,健谈,对所有人都很和善,很容易就能和身边的人打成一片。​平时打扮的也很时尚,总之从外表到内在,都是班级食物链顶端的存在。虽然在学校里我们不怎么说话,但是放学后,或者到了周末,我们还是经常在一起玩。

“我可没傻笑。我只是想到,自己原来已经半年没有到你房间里来了。”​纯收敛笑容,解释道。”倒是你,这几天在学校里不是经常傻笑起来?遇见什么好事了?难道是找到男朋友了?”

“不算是男朋友,但是也……其实,今天找你来,就是要商量这件事。”​听了我的话,纯表情严肃起来。”我想知道,怎么和中学二年级的孩子关系变好。”

“……啊?”纯露出重拳捣在了棉花上的难受的表情,”这问题问你妹妹不好吗?我记得你有个国中二年级的妹妹吧?”

可是我就是想跟花子关系变好。看着我为难的样子,纯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我来帮你吧。那个令人羡慕不对可恶的混小子,和你怎么认识的?”​

“这个嘛,从小就认识了。最近才想要和对方拉近距离。”我还是不能直接告诉纯真相,只好编出蹩脚的谎言​。

“可恶啊,我也想要……早希你是怎么勾引的对方?难道是用你这幅下流的欧派,可恶,我揉我揉。”​纯扑上来,把我按在地上,处以”揉欧派之刑”。纯从小就喜欢对我的胸部下手,我的个子这么小,胸部却这么大,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纯。突然,纯的手停了下来。她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然后她开口道:”我真的好羡慕。”什么?羡慕有男朋友吗?说起来纯一直没有交男朋友,但这是要羡到这种地步的事吗。

“你……已经和对方做过了?”​纯突然发问。”做没做过……确实是做了。”我无法否认,但也不敢把实情都说出来,比如不是男朋友是女朋友,比如女朋友是亲生妹妹,再比如我们把各种play都试过了。

纯好像生气了。我第一次看到纯生气的样子。

“是嘛,早希真是个淫乱的小碧池,既然这样,那跟我打个友谊炮也没关系的对吧?”​陌生的纯,说着原本纯绝对不会说的话,开始撕下我的衣服。看着纯扭曲的脸,我吓得不能动弹。

“也不抵抗啊,看来你很习惯这种事。”​纯的面部更加扭曲,我这才想起来要抵抗一下。但就像我之前第一次被花子调教时那样,我是归宅部,而纯是运动社团的,而且纯比花子长得还高,力气也更大,我完全无法抵抗。我禁不住哭起来。

看到我的眼泪,纯一瞬间好像恢复成我认识的那个纯,但是很快又变回恶鬼一样的纯。

纯把我身上最后一片衣物剥下来,盯着我的眼睛问:”和你交往的是谁?你的交际关系我都知道,到底是哪个该死的男人混到你身边?”我不可能告诉她,我的女友是花子,不,就是告诉也不会相信的。花子,救我。我在心里呼救。但是花子在修学旅行,大概已经上了新干线,以超过二百公里的时速向京都飞驰。

​见我不回答,纯火气更大,开始粗暴地揉捏我的胸部。同时,用另一只手覆盖住我的私处。尽管粗暴,胸部和下体处的爱抚让我变得湿润了。”吼?居然有感觉了,早希果然是个淫乱的碧池。你就这样勾引的那个该死的男人嘛?”说着,纯剥开我的包皮,同时直接用手刺激阴蒂。她怎么这么熟练,我在一阵痉挛中达到第一次高潮。

“谁允许你先去了?”​纯埋下头,开始舔舐我的私处。”不要啊,才刚去过,太敏感了,不要舔啊啊啊啊!”说着我马上第二次登上巅峰。这次高潮比第一次更加猛烈,下体有一股热流喷涌而出。

“潮吹了吗?真够淫乱。”​纯一边骂我,一边继续玩弄我的私处。我承受不住连续三次的高潮,开始求饶:”拜托,让我休息会,我没法……啊啊啊。”纯不允许我休息,马上让我高潮了第三次。

“不行的,我要……变得奇怪了,纯,快,快停下”纯还在不停进攻,快向浪潮一样不断拍打我的堤岸。她用手剥开穴口,把舌头挤进穴口,在我体内摆动。柔软温暖湿润的舌头,给了我不曾体验过的感觉。在纯的舌头攻势之下,我又一次潮吹。爱液溅到纯的脸上。纯缩回舌头,开始吻我。虽然我想要抵抗,但经过数次高潮以后,连推开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一手钳住我的下颚,一手按住我的手,强行吻了上来,舌头轻易的撬开紧闭的牙齿,钻进我的口腔。刚刚从我下体离开的舌头上带着酸味,这是我的爱液的味道吗?纯的舌头就像过境的蝗虫,无孔不入地侵略我的口腔。”怎样,我的技巧比那个臭男人好多了吧?不要去想他了,和我在一起吧。我会给你男人给不了你的快感。和男人上床,他们只是顾着自己爽,根本不知道女孩子哪里最舒服。但是你的敏感点我一清二楚,肯定会比跟男人上床来的舒服。怎么样?”

“确实,和花子相比,纯的吻技和舌技都更高超,而且纯似乎真的知道我身体的敏感位置。我的身体和纯的匹配度确实很高。但是,我喜欢花子的感情并不是假话,我喜欢花子,不仅是喜欢她的床技,我喜欢她的全部。”我看着纯的眼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认真一点,用尽全部的勇气和力量,向纯坦白。

“花子?是说,你那个上国中的妹妹?”纯看起来非常震惊,震惊到放开我站立起来。

“没错,是我的妹妹,”我努力让软掉的腰身挺直,”请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是没关系,我不希望让花子受到伤害。只要你能保密,不管对我做什么都行,就算要当你的性奴隶。”我跪坐起来,伸手解开纯的牛仔裤的腰带,迅速扒掉纯的裤子和内裤。”等一下,早希你要干什么?”纯想要推开我,但她的手没有用力。”干什么?当然是让你了解一下我作为性奴隶能做什么啊。没关系的,说来惭愧,我的舌技其实比你要好的多。”这不是我吹嘘,几分钟后,她就在我的舌头下高潮连连。

“纯,考虑一下吧,只要你能保守秘密,我们俩独处的时候,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你其实也是喜欢我的吧。能让喜欢的人变成淫乱的性爱娃娃,这可是小说和电影里才会有的机会。”

“真的,任何事都行吗?就算我让你去当酒店里的肉便器,把你卖给风俗店的变态大叔?”

“啊,没关系的,我都会接受。”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更重要的是,我相信纯,我相信她对我的喜欢。

“……可恶,你这家伙,我可不会把你让给别人。我更不想让那些肮脏的男人碰到你。反正花子是你妹妹,你们最后不可能在一起的。我就等着你被现实打醒,到时候再接手失意的你吧。”纯放着狠话。好的,看来这事可以完美解决了。花子,姐姐也有所长进了。

后来纯很快就离开了,和刚回家的父母打了个招呼,就直接走了。我躺在床上,一边想着远在京都的花子,一边回味刚刚的感觉。平心而论,单从舒服的角度考虑,纯确实比花子做得好。我在想什么,我只爱花子,没错,睡觉吧。

三天以后,花子从京都回来了。她给每个家人和朋友都带了特产,唯独没有我的份。我感觉有点伤心。明明我还是花子的女朋友。​

那天晚上,花子晚饭后把我叫到她的房间,说有东西给我。原来是特产。特产是一本小说,怎么说呢,是本SM题材的成人小说。等一下,不管是我还是花子,都没到能够合法阅读这个的年龄吧?而且我更好奇她是怎么买到的。

“没关系的,这是r16等级的,虽然我还不够年纪,但早希已经可以读了吧。要读完告诉我感想哦。”花子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这里大概是花子撒谎了,日本SM的小黄书不存在r16等级)

我只好将书拿回屋里。既然花子要求我说感想,那就必须要看看了。

晚上,我写完作业,在床头打开这本小说​。小说主要内容不再赘述,反正看到一半,我就面红耳赤,脑子里也开始产生桃色幻想。我把书放到枕头上,自慰起来。也许是书中SM的情节与配图太对我胃口,这次我很轻松就到达高潮。我把书放到枕头下,打算睡觉。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刚刚书中的情节又被回想起来​。全身赤裸的舞女被捆在空无一人的剧场的舞台中央,她必须要在太阳升起前想办法挣脱,否则,每天早上过来开门的那个肮脏的老头就会发现她,然后她会被……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明明刚刚才自慰过,却迟迟不能冷静。我起身,想去厨房喝点水。喝完凉水,脑子冷静了一点,觉得现在应该可以回去睡觉了。今晚大姐和樱姐都不在家,已经没什么会干扰我的睡眠了。

上了楼梯​,路过花子的房间时,我突然发现花子还亮着灯。已经十二点多了,花子怎么还没睡。

我敲了敲门,轻声喊花子​:”花子还没睡吗?我可以进来吗?”花子没有回应,但我听到屋里东西翻倒的声音。似乎有人把什么打翻在地。难道是花子摔倒了?可是房门上了锁,我焦急地拍打卧室门,一边继续喊花子。很快,房门突然被打开,我被一只黑色的手拉进门里。然后房门又被锁上。

我想惊叫出声,但那只黑色的手先堵住了我的嘴巴。我定睛一看,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疑似花子的黑色人形。疑似花子的人形拉开脖子后面的拉链,我熟悉的花子的脸冒了出来。

过了几秒钟我冷静下来,花子开始解释起当下的情况。

花子现在穿着的,是一件黑色全包乳胶衣。刚刚她在房间里试穿的时候,我路过,敲门,吓到她了,她不小心把桌上的东西打翻在地,我以为花子摔倒了,所以用力拍门。为了避免爸妈被吵醒,花子就直接把我拉进门。​

“所以说,你喜欢穿这种衣服?”​相比于刚刚的误会,我更好奇这件事。

花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她也不隐瞒了:”嘛啊,就是这么回事,你想笑就笑吧。”​

不,我怎么会嘲笑呢,​喜欢一个人,就要包容她的全部,就算无法接受,也不能直接否定。再说,我也有一点兴趣。真的只有一点点而已。

我这样对花子说了 ,她看起来虽然还是不好意思,但是表情轻松了很多。而当我说到我也有点兴趣的时候,她兴冲冲的表示,自己还有件,刚好让我试试。

花子从衣柜底的抽屉里,翻出一个大包。从包里取出一个乳胶袋。看起来保存的很专业啊​。她解释称,这件是她以前穿的,现在她长高了,只好重新定制一件,这件就这么放在做纪念。我姑且问了一下,这是她啥时候穿的。回答是小学六年级。

花子轻描淡写地说出来竟然的事情。

如果我没记错,这种衣服定制的话是很贵​的,我听说比较高级的一件要花几十万日元,而花子有两件。钱从哪来呢?

而且,花子小学时就喜欢上这种东西了,家里人竟然一直不知道。​也许是只有我不知道,反正我很受打击。

让我更受打击的是,我的体型竟然和小学六年级女生的体型差不多。证据就是,在 花子的帮助下,我很轻松就穿上了那件乳胶衣。唯一有困难的地方是胸部。我过于突出的胸部​让拉链拉到这里就无法继续向上拉。最后是花子找出一条裹胸布,解决了问题。但是她在为我缠胸的时候一直摆着一张臭脸。我穿的这件并没有包裹头部,而是有一个单独的头套。花子原本想给我带上头套,可我拒绝了。因为接下来,是姐姐和妹妹的家庭会议时间。

一大一小,两个乳胶人偶对坐在床上,这幅场景有些超现实了。

“花子,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的吗?”​我正视着花子的眼睛。花子把视线移开,但还是回答了:”小六的时候。”

动机呢?

看了爸爸的收藏。

那个糟老头子!那买这个的钱呢?

打工攒的。

小学生去打工?去的哪里?

大姐道场边的店里,只需要穿着可爱的员工制服,陪客人说说话,笑一笑,端端盘子就行了,算上小费每月能拿到六位数。

这不就是援⊙……我说那个该死的店怎么会有人去,我要杀了那个店长……有没有被他们欺负?他们没强迫你做什么吧?

没有,去的都是熟客而且都是女的,况且她们都知道小春姐姐的厉害。

女的也不行,我也是女孩子,但是也想对你做……

甚至你还是我的亲姐姐。

甚至我还是你的亲姐姐。现在就别提这个了。等等,那这么说大姐早就知道?

对,原本只有大姐知道,但现在你也知道了。你是不是有点不高兴?

我只是对大姐一直独占你的秘密感到吃醋。

真可爱。

啊?

我是说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

别这么说,说自己姐姐可爱什么的。我也不会高兴哦。

话是这么说,你开始有点兴奋了吧。

说着,花子的手开始隔着乳胶衣抚摸我的胸和下体。这是种崭新的感觉,隔着乳胶衣,触感不但没有变得迟钝,反而似乎更敏感了。仅仅几次爱抚,我就感觉湿润了。

“性欲起来了?看来我的姐姐是个穿乳胶紧身衣就会兴奋的变态。”花子很有兴致的不断爱抚,我也没有抗拒,很快就达到高潮边缘了。就在我即将高潮前的一刻,花子的手停下了。我眼泪汪汪的看着花子,可是花子却无情的表示累了,睡觉,说着作势就要上床睡觉了。

“花子……”我可怜巴巴的哀求花子。但花子不为所动,甚至命令我不许自慰。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又从床上蹦起来。她从床下取出两捆绳子,给我做了个龟甲缚,两腿又折起来绑在身体两边。最后,拿出那个配套的头套。花子先用发网,把我的头发收拢,然后给我戴上了头套。这头套试了好几遍,才把眼睛,嘴巴和鼻子的孔对齐。嘴巴被头套内部的凸起塞满,眼部的小孔非常小,视野大大受限,鼻子的缝隙也很小,仅够我勉强维持呼吸。接下来,花子在我下体处来回摸索,好像拉开一个拉链,然后一枚跳蛋被塞进我的小穴。我激动的颤抖起来。花子打开跳蛋的开关,刻意把强度调得很低,低到刚好能让我保持兴奋状态,却无法高潮。我不满地呜呜叫起来,可是花子没有理睬我。

我听到花子在我耳边轻声说:”就这样睡吧,明早上我会提前帮你解开的。”说着,她把我抱起来,像个抱枕一样抱住我睡着了。

我被绑住,仰躺在花子的被窝,因为头套,我什么都看不见,声音也因为隔着一层材料,显得非常不清晰。全身的触感都被放大了,乳胶衣的压迫感,绳子的紧缚感,腿被长时间折叠起来的酸痛和涨麻,最重要的是小穴里那个勤恳的跳蛋,让我时刻保持兴奋,但又迟迟无法高潮。我不断的呜呜叫喊着,但只能让我的嗓子更难受,我不停颤抖着,但只能让我身上的触感更强烈。我感觉快要疯了。而罪魁祸首还在身边呼呼大睡。这个夜晚,好漫长。

第二天早上,花子如约为我解除了束缚,但我几乎已经坏掉了。花子替我请了假,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

虽然了解了花子的癖好我应该高兴的,但我又没法诚实的感到高兴。说是有阴影了也不为过。可是如果花子再叫我穿上乳胶紧身衣,我应该还是会穿的。甚至想象一下穿上后会被如何对待,我就湿润了。我还真是个变态。

​已经进入深秋了,每天早上我都要花很大的力气把自己从床上拔起来。花子也开始上补习班了,我觉得初二就开始上补习班有点太早,花子说”早做准备总是没错”,这是正论。但是正因此我们每天在一起的时间变得很少。

十一月底的某个周五的下午,纯突然出现在我的课桌前。平时纯很少在学校跟我说话,对待我的态度也很冷淡,就像对待一个普通同学一样,学校里的人都认为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当然我能理解她,她必须扮演同学眼里完美的”野村同学”。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升上高中以来,纯第一次主动找我。而且时机有点不好,前段时间纯在我面前暴走的样子还在我脑子里时不时跳出来,最近放学时间纯也会刻意避开我独自回家。

“佐藤,不,早希,今天下午放学你有事吗?没事的话,能跟我去一个地方吗?如果你需要先回家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约在车站见面。”这就是放学后约会的邀请吧,​纯的直球我总是承受不住。”我没别的事,如果你不介意我回家换衣服的话。”纯看起来很高兴,说了声”约好了,别忘记”就回到了现充的生态圈。纯想跟我去哪里呢?

​ 很快到了放学时间,我先回了趟家,换了换衣服。爸妈一如既往地不在家,花子上补习班要八点才能回来,我跟难得一见留在家里的樱姐说我晚上要出去,让她自己解决晚饭。她没好气地把我轰出了门。

我到了车站,看到纯换下制服,穿着一身我没见过的洋装​站在车站的门口。好漂亮,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有人似乎想跟她搭话,在这一刻,我理解了那些搭讪男的心理,但下一秒我就走上去,终结了他们的幻想。

直到我走到跟前,纯才看见我。我明白,是我长得太小了。

​纯看到我,显得很高兴,似乎她并没有觉得我会来。可我还不知道是要去哪。于是我问道:”咱们要去哪?”纯显得有点难以开口,于是我放弃追问。我选择相信我的挚友。

纯带我从车站出发,一路上我们两人都一言不发,但我意识到,我们走了一条我先前从来没有走过的路。终点是一家民宿。​

“等一下,来这里干什么?”虽然顺势被带到这里,但还是有点不对吧?​我想拽住想要带我进去的纯,但是纯的力气比我大很多,我轻易就被她带进民宿。

出来迎客的服务员似乎早就知道我们会来,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递给纯一把钥匙,然后就回去做自己的事了。等一下,你这样就不怕我投诉你们吗?还不待我看清民宿内走廊的样子,纯就把我带进一个房间。

​关好门,一路上一言不发的纯终于开口:”抱歉早希,我不能提前跟你说。其实我想要请你帮我个忙。”要帮什么忙还需要把我拐到这里来。但是挚友既然需要我帮助,我也就不在意细节了。

“其实,之前我跟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到做爱的话题。”​你跟什么朋友聊天会聊到这种话题啊?”然后有人说想知道做爱的感觉。并且先入为主的认为我肯定经验丰富。但我根本就没经验……”所以你就想找我来帮你积累经验值?我是RPG里主角练级用的小怪吗?话说你们这些现充平时都在谈论什么话题啊,又不是思春期的处男。”可是你知道的,我喜欢的是花子,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答应啊。”我想了想,还是拒绝了,”话说你上次来我家的时候,不是经验很丰富的样子吗?”

“那个,是我从书里看的,就连接吻也是第一次。舌技也是用樱桃练习的。 “​纯羞愧地低下头。只靠看书和模拟练习就能做到那种地步,真是个可怕的孩子。

“真的不行吗?”纯看起来可怜巴巴的,整个人都仿佛缩小了一号。

我最终还是心软了:”好吧,只限这一次,就当是朋友间打了个友谊炮。不要告诉花子。今天过后就把这件事忘了吧。”得到纯的保证以后,我开始脱衣服。

纯看起来很高兴。她也开始慢慢将衣服一件件脱下。相比于我豪放的脱衣方法,纯显得优雅得多,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孩子。

我率先脱光,坐在被褥上,纯脱到内衣,开始犹豫起来,我可没耐心等她做好思想准备,直接伸手将内衣内裤全部扯下,然后把她按在床上。纯一点没有了在外面的时候或者之前在我家时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眼神像一只温顺的小羊羔。

我先用手指捏住纯的一个乳头,并用嘴吸另一个。不愧是美少女,连乳房大小都如此完美。我用舌头轻舔纯的乳尖,纯从口中漏出可爱的叫声。听到纯叫声,我的兴致也慢慢高涨,捏住另一边的手也用力起来,并不断揉搓她的胸部。大概过了几分钟,我的一只手开始顺着纯光滑的腹部向下探去。纯和我不一样,她的毛发虽不浓密,但也不算稀疏。我拨开两侧的毛发,找到凸起的位置。纯的阴蒂已经因我对她胸部的上下其手而挺立起来了。我继续吸吮着乳房,同时用指腹搓揉纯的阴蒂凸起的部分。听到纯难掩情欲的呻吟声,接下来的步骤已经自动在我脑子里形成了。我放开纯的乳房,然后一口含住了纯的阴蒂和穴口部。用舌头的刺激可能过于激烈,纯突然拱起身子,呻吟着高潮了。潮吹液喷了我一脸,但是我并不反感。我继续用舌头舔着,一会我用高超的舌技,拨开阴蒂的包皮,一会我把舌头塞进穴口,并吸吮她的小穴。

初经人事的小穴产生了过于强烈的反应。纯又一次痉挛着高潮了。连续两次高潮让纯失去了力气,软软地瘫在地上。我开始用手指继续进攻。我把中指沾上爱液,伸进纯的小穴。我听到纯小声的惊呼。第二个关节也没入体内,然后我开始稍微活动起来。也许是触碰到那里,纯的身子僵硬了一瞬间。我慢慢搜索着,可是纯被我这种吊人胃口的活动方式引起不满,她开始主动扭动腰部。我加快了速度,在某一部位,我找到了那里。仅仅是稍微掠过,纯的叫声就变得不一样。我慢慢塞进无名指,待纯适应后,又把食指也塞进去。因为我长得小,所以手指也细小,这才塞进三根手指。我的手在纯体内弯曲扭动起来,不断摩擦着那一点,纯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而粗重。另一只手也不能闲着,我开始揉捏挺立的阴蒂。这期间,我会同时用舌头舔一下纯裸露在外的阴蒂。看起来效果不错,纯很吃这一套。

伴随着我的双重夹击,纯登上第三次巅峰。这次高潮比前两次都要猛烈,也榨干了纯最后的力气。她沉沉睡去。

我慢慢穿好衣服,穿衣的时候悲哀的发现自己也已经湿了。我向民宿的服务员要来水和毛巾,替纯擦洗身子。然后跟服务员打了个招呼,独自离开了。顺便一提,能一个人回家多亏了手机的导航功能。

那次之后,纯对待我的态度又回归平常。我也不会去刻意回想。唯一有点问题的是,对待花子的态度。背着女朋友和别的女人上床,这是赤裸裸的背叛。就算我告诉自己,这只是因为挚友拜托,但既无法让我的行为获得正当性,也没法消除我内心的愧疚。

于是,十二月初的一个周末,我趁着和花子独处的机会,向花子坦白了一切。我已经做好了承受花子怒火的心理准备。可是花子并没有生气,她只是淡淡的说:”我知道了。”这让我更加不安。

那天,我们没有上床。之后几天,我们都没有上床。虽然看起来一切如常,可是我能感觉到,花子实际上很沮丧。

我觉得我可能真的让花子很不高兴。可是不管是我去问花子,还是拜托大姐从旁打听,花子都滴水不漏,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甚至连失望或者沮丧都没有。再这样下去,花子一定会和我分手的。

圣诞节前,我想到了一个办法。趁圣诞节送给花子一个礼物,应该就能让花子心情好转了。

送什么礼物呢?当然是我自己了。把自己打扮成礼物送出去,我早就幻想过这种事了。所以必须预先准备材料和工具。我拜托大姐,让她帮我买一些用来装饰的东西,比如缎带之类的。我则去准备其他东西。

圣诞节前夜终于来临。爸爸妈妈今晚要按照惯例外宿,大姐樱姐在家吃过晚饭后也去了大姐的宿舍。花子在外边和她的同学开派对,要九点以后回来。我故意没吃晚饭,等到大姐她们离开以后才下楼。

我在餐厅的桌子上留下一封给花子的信,然后走进盥洗室。这几天准备的东西今天晚上就要全部用起来了。先洗澡,并给自己清洗肠道,清洗到从直肠流出的水变得清澈透明为止。然后我把花子当时给我穿的那件全包紧身衣拿出来了。自己穿真的很辛苦,但是有过经验,还是顺利穿上了。看着黑色的乳胶衣一口一口吞掉自己的身体,一种别样的受虐感应运而生。我花了很多功夫处理我的胸部,这次没用裹胸布,终于勉强拉上了拉链。然后,头套放在一边,等最后戴上。

接下来,我开始穿戴小玩具。上次穿的时候没有留意,但是我后来发现这个乳胶衣小穴和肛门处,都有一个喇叭状开口的延伸部分,想必是用来塞入小玩具的,我捏起肛门处的喇叭状开口,把它翻进去,用手指慢慢塞入肛门,把这段延伸部分塞到极限的位置。然后开始塞小穴处。这个过程花了几分钟。塞好后,我感觉塞进体内的那部分开始向我的体内缩进,我的小穴和肛门因此被撑开了小口。我取出一根二十厘米的橡胶棒,我把它吞入小穴。橡胶棒进入小穴的瞬间,一种绝佳的充实感冲进我的脑子里。第二根橡胶棒如法炮制塞进我的肛门。

下面我要开始打包自己了。我先戴上一个项圈项圈上的名牌是”花子的宠物”,然后戴上护膝,用绳子把大腿和小腿折叠捆在一起。为了减小勒痕,我额外穿着一条乳胶长筒袜。然后给自己上半身穿一个龟甲缚,再用另一条绳子,做一个绳环,穿过左上臂,横着绑三圈,上臂不动的情况下,这种操作很难,我将绳子的首端固定在墙上晾衣架的钩子上,自己转圈,完成了这项捆绑。不得不说,跪着用膝盖着地确实很辛苦。绑完三圈,我用还能活动的小臂把上臂的绳子扎紧,戴上一个口球,并戴好一旁的头套,然后将两手背到身后。我提前在晾衣架上挂了一副手铐和一个钩子。手铐和钩子的位置在我以跪姿直立身体后,后颈的位置。我努力挺直身子,把双手向上探,我的膝盖开始变疼,腰也开始酸了,终于摸索到钩子和手铐的位置。我先把钩子挂在项圈上的小环上,然后把手钻进手铐里,用身体压,扣紧手铐。手铐的钥匙在给花子的信里。

这样,一只属于花子的宠物,紧靠墙壁,两膝着地,双手被锁在身后,身上所有的洞都被塞满,等待着主人回家。

由于下体的两根都不会震动,所以相比较快感,更多的是痛苦。两腿早已麻木,被迫张大的嘴也开始酸痛。但是这种痛苦也逐渐开始转化为快感。

花子,快点回来吧。

我感觉自己身处地狱。

同时又身处天国。

这本就这样完结了。我删掉了一些大家可能看着不舒服的内容,只保留了有肉的部分。野村纯的出场不只有这么点,但是我很讨厌这个角色,再加上跟她有关的情节肉戏不多,所以我就删减了。

原作者: rate6

<< 百合少女的自我修养 中
+54

           

One thought on “百合少女的自我修养 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