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霜寒 ♥

碧蓝集中营 第三章

碧蓝集中营 第三章 – 蔷薇后花园

集中营顶楼,典狱长办公室隐藏审讯室里。

霜寒又一次被拘束在讯问椅上,四肢被拘束带捆死,全身裸体,不过倒是没有什么类似口球的奇怪拘束或者调教道具出现。

自然霜寒不可能自己绑自己,在被两个皇家小妖精榨的一滴不剩以后,被寻夫心切的大老婆逸仙逮住了。

霜寒也尝试解释过,但是事情发生的太过离奇以至于他百口莫辩,被逸仙当成了不忠以上,出轨未满,要对他加以严厉惩罚。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让自己批阅了大概两个礼拜左右的公文。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逸仙的高跟隔着厚重的吸音门把霜寒的肾上腺素踩得飙升。

终于,暗红色的隐藏门打开了,伸出一只油光发亮的紫色胶手。

逸仙进了审讯室,上身黑色高叉紧身衣,紫色束腰带,紫色及肩长手套,下身黑色裤袜套着乳胶长袜配上乳胶大腿靴。

逸仙并没有带上防毒面具,或许是因为老夫老妻不想折磨太狠的缘故。

“仙儿……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无辜的!都是塞壬绑架我来的!”
霜寒急切地辩解着,天知道这女人急了会发生什么,他可不想和诚哥一样被柴刀警告。

逸仙并没有急着回复霜寒,而是从一旁的抽屉暗格里拿出了另外两副长度过肩的不同色号乳胶手套,捏在胶手里,缓慢地揉搓着。

唰!的一下,霜寒的老二起来了。

逸仙笑了,“看了吸血鬼她们说的是真的呢,夫君的癖好越来越要不得了。”

霜寒沉默低语,想着如何回应逸仙。

“先不说这个,夫~君~”逸仙闪着光的紫色纤指挑弄了一下霜寒的老二,“你知道东煌的满清十大酷刑嘛~”

逸仙转过身去,娇躯坐在霜寒的大腿上,散发着体香与乳胶味的酮体贴靠着霜寒。

“其中的一条就是从这里开始的~”玉手抚探着,寻找到了下体的尿道口,揉搓着深入着,引得霜寒浪叫连连。

“所以,夫君~如果你再不说实话的话~就让你体验一番如何?”逸仙站了起来,“刑具这里全都有,拷问犯人我也凑巧以前学过一点~不过这种刑法还是第一次上呢~和以前的尿道开发可不太一样哦~”

言之,逸仙从抽屉里拿出了深喉口塞,作势给霜寒带上,“你要是不说就代表受刑,给你十秒,亲爱的~”

逸仙说话的声音很温柔,但是现在的霜寒脑袋里只有恐慌与害怕。

“好,时间到!”
逸仙一拍胶手,俯身掰开霜寒的嘴把深喉口塞捅了进去。
“那么刑法要开始了~”

逸仙从一旁的消毒柜里拿出了一个不锈钢酒精消毒捅,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抽出一根长有半米的金属制的分节链状物。

“看到了吗?夫君~”逸仙的胶手缓缓将链状物潘成螺旋形,不断地有酒精滴落发出异香。“按照原来的行刑流程,这都是要插进犯人的那里面去的~然后在膀胱里面盘成螺旋形,再从体外开口处向内灌注辣椒油~”
逸仙顿了顿,看到了霜寒恐惧的眼神,“但碍于你是我的夫君,家法不必那么狠,就用利尿剂代替辣椒油好了,不过前面的步骤还得实施~”

紫色的乳胶手指将长链尖端刺入霜寒的尿道,另一只胶手搓动着他的阴茎,半米长的金属链一点点没入他的尿道。

“才第十五节就不行了?”逸仙看着还剩二十公分左右的金属链任留在体外而霜寒的下体已经萎缩了。“夫君你这样是没人会喜欢的!看来得上药了!”

从不知名的小药品中抽出五十毫升墨绿色的粘稠液体,从针头里挤出一点液体确保注射器
通畅后,刺进了霜寒的下体。

“这可是人家特制的媚药呢……本来不打算用的!但这都是夫君逼人家的……”

“唔……呜呜……”霜寒无力得呜咽着,象征性地扭动了下身体,实际上还是很享受的。

逸仙的胶手在霜寒的胸肌与腹肌上划走,又猛的掐下他的乳头,“我见过荡妇,没见过这么变态的男人!夫君你要是个女的,这样可是要被浸猪笼的!”

言语间,霜寒的下体又缓缓重新立起。

“无药可救的变态!”

逸仙猛的抽出霜寒下体里半截的金属链,还带着丝丝血迹。

与之一起的还有大量白色粘液和黄色的尿液。

至于霜寒,在一声长啸候便翻了白眼,晕死过去了。

审讯室里一片狼藉,逸仙望着满地的液体叹了口气,这里终究还是得她来收拾。
(>_<)

就在逸仙怒其不争的时候,看到了旁边的男士用贞操带,“对一个昏过去的人渣再怎么惩罚都没意义,还不如让他改邪归正!”

这样想着,逸仙换上了另外一副黑色乳胶及肩手套,原来的那副已经被霜寒的体液污染了,被丢到了一边去。

将霜寒的下体彻底封印住以后,逸仙走出了审讯室,到了后宅,将钥匙藏进了自己的梳妆台里。

“过会再去收拾那家伙,让他好好在里面反省反省!”

霜寒从审讯室里被放出来之后,再一次望着如山的公文抽了嘴角,还有自己被箍了铁疙瘩的老二……

而逸仙则是穿着红妆,在一旁的古筝弹着《浣溪沙》的词调,眼角略有些泪渍。

两人莫言了很久,终究还是霜寒先开的口。

“仙儿,咋了?哪个塞壬欺负你了?等我亲自去揍她!”

逸仙无言,只是放下了手中的琴调。

“仙儿,你不说话我很担心你呐,发生啥事了,和为夫……”

言之未尽逸仙扑在了霜寒身上,眼泪打湿了指挥官的白衣。

“夫君,你会讨厌逸仙吗……逸仙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霜寒笑笑,搂住了逸仙的腰肢,凑着耳边,“你说集中营里的事吗?我早就不在意意思了!还有我怎么会讨厌仙儿呢!仙儿这么温柔……”

逸仙依旧在抽泣着。

霜寒望着逸仙这一身红妆,想起了以前的往事,自己和仙儿刚结下良缘的时候。

“我说过,这辈子只讨你一个娘子,其他的事情别想多了!”

“嗯……”逸仙软糯地回了一句。

“就算要娶了小妾,你也是正房太太!”霜寒又没好气地补了一句。

然后,……然后他跑了。

“唔!找打!臭男人!”逸仙的脸唰的一下红透了,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笤帚,开始追着逃跑的霜寒,也是一扫先前的忧郁。

想必,自己也是因为这点才看上了这臭男人吧。

(笔者言一句,小别胜新欢,就是这个道理。)

至于霜寒老二上的锁,不交公粮的话怕是暂时取不下来的。

……

一番嬉闹结束后,

这次事件虽然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却着实给这对年轻的小夫妻上了一课。

霜寒这个迟钝的家伙到不觉得什么,逸仙确是已经开始谋划一些针对个别集中营里不听话喜欢闹腾却又十分有价值的塞壬进行更加严格安全的管理。

众所周知,管理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教育,教育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宗教与信仰。

于是,在向霜寒撒了娇之后,集中营地下画出了一块地作为教堂区块使用,教导塞壬信奉虚构的信仰,受苦神教。

教义由中世纪的偏门宗教撒旦教演化而来,主张自己受苦而向上帝寻求救赎。

套用到塞壬这里,就是每个塞壬都是有罪过的,必须让自己受到刑罚,或是服从一些指示来让自己得到清洗。

翻译成人话,就是培养受虐狂的宗教。

对于霜寒来说,倒是已经全都无所谓了,反正自己只需要7*18小时的批公文就行。于是下放了7万物资和1000钻石给逸仙让她自行打理。

首要任务是选择这次项目的管理者和负责人,逸仙思索着,“皇家有闲职的全来了,重樱那边倒是有天成和大凤还有吾妻,铁血那边是罗恩,腓特烈大帝和奥丁……”

“天成?不行,病恹恹的,万一哪天病倒了被塞壬越狱了就完蛋了,腓特烈和吾妻母爱泛滥,万一被塞壬感化了就不妙了,奥丁……好像三天前公文里说的经验收集还差100多万,现在还只是个培养皿里的空壳……”

“那么人选就已经很清晰了,但是这两个家伙有些麻烦……”

霜寒插了一句,“我来请她们两个出山,但是仙儿你要退避三分。”

逸仙的眼脸有些黑。

“反正钥匙还在你手里。”

霜寒拨通了罗恩和大凤的电话,不久,二人前来指挥室报到。

“指挥官大人~找大凤有什么事么?~”大凤很是妩媚得坐在霜寒的办公桌上,翘着美腿,霜寒的老二涨得有些难受。

“指挥官应该是找我们有正经事,大凤你先下来吧,别给指挥官先生添麻烦。”

表面上知书达理实际上内心黑暗的罗恩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嗯……确实。我在碧蓝集中营的下方开设了名为受苦教堂的塞壬培养所,专门为了奴化那些有些许价值的塞壬,不知两位可否愿意担任那里的修女一职,如果愿意的话我会为你们准备慰问礼亲自带过来的。毕竟在集中营地下深处,出门不易。”

“包涵了指挥官大人爱意的礼物吗?我接受了~”大凤答应的倒是很爽快。

“折磨,摧残塞壬吗?有点兴趣~”

虽然两人的目的不一样,但是结果是一样的,在霜寒的利诱下全部任了修女一职。

“修女服和一些必要措施说明我会让贝法和谢菲送到各位的宿舍,两位先请回吧,不出意外,明天就能任职。”

霜寒下了逐客令,逸仙偏门里走了出来,放下手中捏的有些龟裂的木质茶杯。

“你对那个叫大凤的有意思?”黑着脸,逸仙感官极其敏锐,“老娘才是正宫!她只能做小妾!”

(笔者言,然而我在游戏里已经娶了十一房了,逸仙是第十一房……突然有些对不起仙儿……就在小说安慰一下逸仙好了。)

对此,霜寒有些无语,“爷tm都被管制成半个阉人了你和我说这个?”
不过逸仙足够漂亮贤惠,他本来也没这个打算去娶二房。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霜寒也算是个好男人了。

大约二十来位白发少女,在高雄爱宕等人的押送下前往受苦教堂。

教堂虽然建在地下,但采用的是正统的罗马东正教装修风格,彩色的琉璃瓦,金碧辉煌的穹顶结构。

光是打光问题就花了不下一万物资和三百钻石。

整个教堂没有主入口,礼厅里正对着宗教雕像的厚重大门只是单纯的锁死装饰而已。

顺带一提,这宗教雕像画的是一位穿着厚重乳胶衣带着各种枷锁的女性,看不清面目,因为带着金属制的青灰色面具。

有三位穿着乳胶女仆装的女仆在礼厅里打扫,赫敏,黛朵和天狼星。

而天狼星扫过的区域基本是越来越乱的……

两位穿着一黑一白两种颜色的厚重乳胶长裙,戴着修女头饰的少女在雕像前无比虔诚地祈祷着。

一位是大凤,黑色束腰,黑色乳胶长裙,黑色修女袍,厚黑丝,黑色乳胶大腿靴,白色乳胶及肩长手套,原本的玉颜上戴上了只露出五官的黑色乳胶头套,外层又覆上了于五官一比一雕刻的白瓷面具。

罗恩也是同理而颜色相反。

刚开始两位还对乳胶有些抗拒,然而随着身上的装备越穿越多,也逐渐爱上了这种全身包覆的触感。

最后戴上的面具由于是一比一雕刻,所以没有任何不适感,整套修女服和第二次皮肤没什么两样。

礼厅的长桌一共设置了十条,每条长桌有七个座位。

每个座位上都有两粗一细三根安全棒,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是专为女性设计的。

在检测到外界有压力从上方施加后,安全棒会自动膨胀锁死,每个座位后部都会伸出拘束具将坐下的人限制自由,知道有外力来解开其拘束。

而雕像旁两个修女的位子则是贵重的桤木座椅。

受苦神教的教义是受苦,那么性欲作为快乐的一种,自然也是被明令禁止的。

每个入教者都必须佩戴特殊的贞操带,由两位修女统一控制,需要同时按下手中的遥控器才能解除贞操带的锁定。

受苦神教专供贞操带由普通的贞操带加装三根粗细不同的痛苦之梨构成。
平时是佩戴者是被禁止排泄的,需要由两位修女的任意一位同意后按下遥控器的按钮方可收缩痛苦之梨,进行排泄。

若是犯了错事,任意一位修女都可以扩张其痛苦之梨,使其感受痛苦。

(笔者言,不了解苦梨的可以去百度欧洲中世纪刑具)

此外,教会成员必须佩戴胸锁,禁锢自己通过抚摸乳头而感到快乐的能力。

这个过程会由两位修女执行,将合金胸锁佩戴在入教者上身。

教会成员的每天还必须服用药物抑制自己的味蕾活性,以免受到来自食物的快乐。若拒绝服用药物者,将由修女进行强制措施。

所谓的强制措施,就是将目标彻底禁锢,做成受苦教堂的雕像。

每个教会成员必须在早晨七点于礼厅进行礼拜,否则会被认为通过睡觉娱乐自己而被记过。

五次记过后同样会被处以强制措施。

礼拜时会暂时取下贞操带坐在座位上等待修女安排一天的生活以及课程。

随着地下传来的高跟长靴声,高雄带着俘虏们来了。

雕像前的地面翻转,十多位穿着拘束衣的塞壬少女被押解入教。

安排她们坐在礼厅的长桌上后,高雄便退了场。

接着是大凤和罗恩的新生欢迎仪式。

“首先,各位欢迎来到受苦教堂~这里可比集中营那个随时都会丢掉性命的地方好多了~”

罗恩拍着黑色的胶手,面具下发出大姐姐般温柔的声音。

“这里是指挥官大人建立的学校哦,专门管理你们这些顽皮的塞壬~”大凤在一旁迎合罗恩道“只要你们守规矩,那我们会相处得很愉快哦~”

“以后你们可以叫我白修女姐姐~,她叫黑修女姐姐~”罗恩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件胸锁和贞操带,黑色的亮手并没有在不锈钢镜面上留下水气和指纹。

“稍后我将和各位讲解它的用法,大家先听白修女姐姐讲讲我们的教义是什么吧~”

但是来这里的塞壬哪个都是刺头,没几个坐的住的,哪怕是被固定在了座位上。

“你们碧蓝航线的拷问方式都这么变态的嘛?究竟是哪个变态出的主意,你们两个和那边的三个女仆也是变态吗?居然会穿着这么奇怪的衣服帮这种变态做事~”

猛然,整个礼厅都爆发出笑声。

“嗨嗨~大家安静!既然这位有话要说,那么请她上来如何?天狼星,带她上来~”

罗恩的声音依旧如同大姐姐,但眼神发黑,大凤也是装作耐心,实则白瓷面具下的表情黑暗。

“敢这么辱骂我骄傲的主人,你死定了!”

大凤按下雕像旁的按钮,雕像下弹出一个铁质拘束架,锁住了被带上来的塞壬。

“有什么想说的嘛?”罗恩的声音依旧很好听。

“没……没有……”这位塞壬开始有些害怕了。

“是吗……那就……咯咯咯咯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恩的笑声逐渐扭曲,声音逐渐变态。

“请你配合我们教学演示吧!作为侮辱了指挥官大人的罪过!”

大凤纯白的胶手抚摸着塞壬少女的面颊,她面具下的玉颜扭曲得令人发指。

“大家注意看,接下来佩戴受苦贞操带的方式~”大凤从罗恩手中结果顶着三根可怕金属棒的贞操带,向雕像下的塞壬们展示着。

胶手缓缓得滑到苦梨的末端开关处,妩媚的转动了开关,前端的三根柱状物便缓缓地扩张开来。

“想要试试由我们人类发明的刑具吗?塞壬酱~”罗恩坐在了属于自己的桤木椅上,翘起了大腿胶靴包裹的白丝美腿。

而另一位黑色修女则是作势要将贞操带插入塞壬少女的下体中。

手指闪动着乳胶的光泽,三根苦梨随着塞壬少女的娇喘一点一点封印住,终于,随着一声清脆的搭扣声,贞操带锁死了。

“好~这样真正的惩罚就可以开始了!让姐姐教你什么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吧~”

大凤俯身转动着开关,厚重却紧身的漆黑修女袍将她的酮体曲线展现得玲离尽致。

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从塞壬少女口中传出,不断得有血液从少女两腿间流下,滴落在地板上。

“咯咯咯~”

面具下的罗恩笑的很开心。

“真的悦耳的嘶鸣呢~但是,还不够偿还这份侮辱指挥官大人的罪孽!哈哈哈哈……”大凤丝毫没有停下手中刑具的打算,地上的血红,颜色更深了。

“够了~没必要处死,以后日子还长,被指挥官知道上任第一天就出事不太好,先拧回去吧。”一只黑色的胶手搭在了白色胶手上,示意大凤住手。

“嗯……指挥官大人……吗?我知道了。”

大凤松开了塞壬的刑具,站了起来。没再玩花的,干脆利落地将金属束胸带锁上少女的小山坡。

“好~大家都看会了吗?现在我会让三位女仆把两件道具发给各位,并解除大家的拘束锁,让三位女仆带你们回到寝室休整,我们三小时后见~”

“哦对了,补充一下,为了更好的受到痛苦,教会会进行严格的排泄管理,还请各位在规定的时间如厕,逾期不候~”

罗恩温柔地说道,“具体的细节三位女仆会和你们详谈~”

于是,三位女仆带着二十多位带着贞操用具的白发少女进了里屋。

……

而雕像下的塞壬少女则是依旧被拘束着。

“我们会特别优待你的~好好赎罪吧~”大凤按下了雕像旁的另外一个按钮,拘束架缓缓下降,沉入了地底。

“欢迎来到……贵宾接待室,咯咯咯咯咯~”罗恩看着惊恐的少女,内心的破坏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一黑一白两位修女踩着厚重的平底高跟大腿靴顺着同时开启的通道一同进了贵宾房。

“让你看到我们的脸也无所谓,反正这是你拥有五感的最后一次了~对吧大凤~”
罗恩摘下了黑色的面具和白色修女头套

“大凤对指挥官的爱~是不容许玷污的!”摘下面具后的大凤笑容令人发怵。犹如解开了最后一层封印的恶魔。

“你们想对我做什么!你们的那个变态指挥官不会修理你们吗?”白发少女叫喊着,试图引发她们的顾虑从而抱下自己。

然而她选错了对象,如果是独角兽和吸血鬼可能还有的商量,对大凤和罗恩这样就是火上浇油。

“变态……指挥官大人!她说你是变态!辱骂指挥官大人的人!大凤我可以直接处刑的吧!可以的吧!可以吧?”

说着,大凤拨通了霜寒的手机,以另一种娇滴滴语气“指挥官sama~这里有个辱骂你的塞壬~我可以制裁她嘛~”

电话那边的霜寒却忙着躲避老婆的监视,外加信号不好,听成了制裁衣服。

随便敷衍了一句“好,OK的!裁的好!”便匆匆挂了电话。

“你觉得折磨你会很有意思吗?咯咯咯~”大凤从抽屉里拿出一根带着刺的长马鞭,白胶玉手掰弯玩弄着。

“大凤~你想怎么调教她?”罗恩回来了,推着一辆三层小车,上层摆满了各种性玩具和拷问道具,第二层则是拘束带和厚重的乳胶服,底层放着一些500ml容量大小的不锈钢制瓶罐。

“这里正好有些我买的乳胶拘束衣,貌似是那种叼着奶嘴的婴儿款式。要试试嘛?”
黑色的胶手从第二层抽出了一只黑色乳胶长手套,拉直了与塞壬少女的藕臂对比长度。

“貌似还挺合适的~那试试看好了~就当是她是我和指挥官大人的女儿好了咯咯咯~”大凤看着推车顶层的奶嘴形口塞,连接着气压球的灌肠用肛塞,导尿管以及尿道塞,魅惑地舔舐着乳胶制的指尖,晶莹的唾液拉成了丝线。

“那么,按照说明书上来”罗恩从一大堆黑色胶皮衣物中找到了一张白纸,“首先是为她穿上乳胶衣,用拘束带锁死胶衣的开口处,然后戴上长手套和长靴并如同先前一样锁死。手腕处和脚踝处的拘束带可以链接长款钢条撑开四肢……腰部的有专用的乳胶婴儿尿不湿,里面设置了五条皮革拘束带和密封橡胶圈,可以受紧腰部,整个私处与大腿两根部处。特别注明不会漏液,以及在阴道,肛门,尿道处有开孔,可以外接贞操带使用。”

罗恩折起了说明书,看着大凤的兴奋与塞壬的害怕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要……不要!不要!我还不想受刑!饶了我吧……我虽然知道的情报不多,不过聊胜于无吧!我还不想……唔唔!唔唔唔……!”

“聒噪!”大凤用深喉奶嘴堵上了塞壬少女的樱唇。

“其实我还蛮喜欢听这种哀嚎的~”罗恩从白胶手中接过口塞的系带,在少女脑后勒紧。

“真是恶趣味呢!”

“你不也一样?”

塞壬少女扭动着,不甘于接受自己即将被处刑的命运。

然而终究是无力的,这里可是重兵把守的碧蓝集中营,没了舰装的自己根本逃不出去。

含着泪,四肢被乳胶的拘束感缓缓吞噬,拘束带封住这些乳胶的所有开口处,绝望不住地袭来,哪怕现在自己已经脱掉了那可怕的胸锁与贞操带。

终于,在两位乳胶修女合力下,塞壬少女如同一个婴儿一般被拘束在乳胶床上。

双手双脚被钢条支开吊在床头床尾,全身漆黑乳胶包裹,下体处是一条收紧了绑带的乳胶尿不湿。

也就在刚才,霜寒打了个电话给罗恩,说是什么和天运拟合有关的事,让她来一趟。

于是整个贵宾室就剩下了大凤和这位楚楚可怜的塞壬白发少女。

口塞紧勒着少女稚嫩的脸颊,眼泪混着口水顺着嘴角皮带处滑落在乳胶床上。

大凤一只胶手里拿着充气阴道塞,尾接着充气橡胶球。

“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我可爱的孩子~”

掰开阴道,将柱形的阴道塞以近乎破坏性的方式捅入少女的小穴里。

“唔……”细弱蚊蝇的娇喘从少女喉咙中传出。

贵宾室的灯光不算灰暗,抹了光泽油的乳胶基本都能闪光,所以,大凤揉捏橡胶球的白色胶手极为诱人。

封死阴道后,大凤抚摸按压着少女的小腹,胶手与胶衣摩擦在一起,发出“格叽格叽”的响声。

既然是行刑性质的乳胶拷问,那么后庭也是肯定是要封住的。

从推车上取出一个锥形的玩具,大凤拿的是中型的肛塞,前端是空心喷口,肛塞后段连接着同样款式的黑色橡胶球,不过这是可供灌肠用的。

这个步骤倒是挺简单的,塞进去,锁上外置的普通贞操带就完工了。

如此,一位被控制了排泄与语言能力的乳胶婴儿就诞生了。

……

三天后。

霜寒带着亲自下厨的午餐来拜访教堂中大凤,正是塞壬们都会宿舍休息的午休时间。

而罗恩由于战斗力原因经常有委托指名道姓要求她前往,当然这不是说大凤战斗力不强,只是重型航母不太适合远航委托罢了。

“大凤,我做了天妇罗和酸黄瓜便当,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每天都吃集中营的制式午餐会缺乏营养的。”霜寒把便当餐盒放在受苦雕像旁的修女桤木椅上。

“指挥官sama~”地面翻转露出尽头的楼梯,阴影中,一位带着白瓷面具的火辣身材乳胶修女小跑着向霜寒冲来。

霜寒把黑色修女拥入怀中,感受着厚重的乳胶味,贞操带下自己的老二有些膨胀,却又隐隐作痛。

“多谢指挥官大人!大凤一定会全部吃完的!”顺着亲热的势头,大凤想要摘下面具,却被霜寒制止了。

“怎么了?难道指挥官大人讨厌大凤的脸吗?”乳胶修女的语气中突然多了寂寞感。

“不……”霜寒得想个好点的理由来掩盖自己想保持距离的尴尬。

挠了挠后脑,抓下几根头发,霜寒嘴角一抽,略微心疼。

“我更喜欢带着面具的成熟女性,富有神秘感,你看你的逸仙师傅不也有一副白瓷黄金边的凤面嘛~”

“手段毒辣嘛,罗恩不在这教堂也被你管的服服帖帖的。”霜寒搓了搓大凤的亮黑色修女帽,算是习惯性的摸头了。

“说起这个……指挥官大人有兴趣来看看我的作品嘛?我对不听话的孩子可是有好好的惩罚过呢!”

踩着长靴,大凤带着指挥官进了贵宾室。

霜寒看见一位被蒙着眼睛,穿着厚重婴儿样式乳胶拘束衣的塞壬被全身固定在乳胶床上。

下体处延伸出两个黑色的橡胶球。
其中某一个球末端还连接着棕黄色的橡胶管。

“指挥官大人来的正好,现在是给这孩子的午饭时间~”

霜寒瞥见了一旁的钢瓶,上面写着“milk”的英文,瞬间,他石更了,老二更加难受了。

大凤的胶手有节奏的抽动着黑球,塞壬少女的体内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牛奶被灌入了她的肠道。

这已经是她的第六次灌肠了,且大凤为了使贵宾室内空气较为清新一向是禁止她排泄的。

胶手微微用力挤压着少女的膀胱肠道,大凤看着霜寒,白瓷面具反着光。

“指挥官大人~您意下如何呢?对于大凤的刑罚~”

“emmmmm其实阿贾克斯她们是有实验用辣椒素的……以后如果有重犯可以考虑一下这个……”

“辣椒素嘛……大凤记下了~”

“嘛,也别拘泥于固定的形式,拷问与惩罚也是需要创新的。”

“好的指挥官sama”
大凤面具下的玉颜笑的很甜,乳胶覆盖的青葱玉手却在小腹上头领得更加厉害了……

“孩子,不用担心哦,以后会有很多人来陪你的~咯咯咯……”

“唔……”

这章字数有点短,毕竟笔者最近要考试,却又看到了读者良好的催更|催命|反响,于是码出,待这周末把第三章剩下0.5段写完

<< 碧蓝集中营 第二章碧蓝集中营 番外篇 >>
+3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12 thoughts on “碧蓝集中营 第三章”

    1. 有,但是能不能发现就看你造化了,顺带一提,b站里我写的是逸仙的虐文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