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霜寒 ♥

碧蓝集中营 第二章

碧蓝集中营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霜寒被收监快有两个礼拜多了,逸仙也批阅了两个礼拜多的公文。

纵使每天靠着折磨塞壬泄愤,这位贤淑有礼的江南富商小姐也有撑不住的一天。

天还未亮,两只小黄鸡又抱着如山高的文件档案堆进了逸仙的办公室。

近乎每天早上,逸仙刚从寝室出来就会看见多到让人发指的工作量,而且还是七乘十二小时的工作强度。

“夫君你还是辛苦了啊!啊?还不回来!”穿着蓬松睡衣的黑发少女踩着棉拖鞋,望着堆积如山的工作量,怨念极大。

在盥洗室里叼着牙刷,同时看着从皇家那边发来的报告。说是新捕获的那个男性塞壬DNA与指挥官几乎没有出入。

“好你个夫君……抛下仙儿自己去体验生活了!可以的!”当即,逸仙拨通了俾斯麦的电话,把霜寒送去铁血那儿采取强制措施。

把胶衣,束腰带,长手套,大腿靴一类的装束从衣柜里拿出来丢在床上,逸仙便穿着睡袍又跑去批公文了。

与此同时,德意志接到了俾斯麦的通知,让她去专门负责一位特殊的塞壬,任务并不是审问,而是单纯的,不造成实质性伤害的虐待。

虽然不知道上面的人怎么想的,不过德意志很乐意接下这种能勾起她重度施虐欲的活。

铁血换装室里,德意志挑出了几件厚重的乳胶军服。

如同阿贾克斯一样,这位黑发少女是天生的抖s,施虐欲不在前者之下,而且这位少女喜欢听被虐者的惨叫。

德意志还有一个小癖好,她喜欢比较厚重的衣服,放在平时她穿的也是长款的哥特萝莉裙配厚黑丝。进了集中营之后便彻底爱上了乳胶之中。

乳胶长袜,厚黑丝,乳胶衣,大腿靴,乳胶长手套,乳胶军服,以及黑色镜片的无导管样式防毒面具。

德意志将这些爱不释手的宝物一件一件穿上了身,最后拉上大腿靴的拉链,将亮黑色玉手藏在军服的乳胶长袖之下,收紧腰带,铁十字的纹章闪闪发亮。

将防毒面具扣上白净却化了浓妆的玉颜,深吸一口滤出的空气,少女笑得有些放荡。

“那么,本王是时候去看看那贱奴了!”

于是,德意志的乳胶长靴踩着金属碰撞的声音走向了铁血的刑房。

视角转到霜寒这边。

自从上次皇家的检测完成后,被换了牢房,进了单人拘禁间,每天都有小黄鸡推着餐车来送海军咖喱,伙食倒也还算凑合。

就是醒来后精神一直萎靡不振,自己的下体也痛了好一整子,毕竟被强制检测的感觉可不怎能舒服。

“仙儿还是下手太轻了呀……”

其实这单人牢房环境还算不错,有床有灯还有本叫《集中营日志》的杂志看。虽然这杂志上印的都是受刑的塞壬以及集中营的各种酷刑,而且不得不提的一点是这上面还有穿着各式胶衣的舰娘们,这对霜寒这个抖m来说就是另类的本子,所以他看着会石更。

当然,这东西原本是用来击垮塞壬心理防线的。

虽然霜寒的脑袋上被锁上了一个胶皮头套有些阻碍视线,不过并不影响他阅读黄色刊物。

就在霜寒看得热血沸腾之时,他听到了不妙的声音,高跟鞋金石相击的声音。

这里大概是地下七层左右,附近就关押了自己一个人,算上偶尔有路过的不明身份的舰娘,和自己有关系的概率十之八九。

果然,来者是带着防毒面具的胶衣少女高雄。

“听我解释啊,我是指挥官霜寒啊!高雄小姐……”

与其等着被拖出去受审,主动出击活下来的概率还大些。

“闭嘴!虽然你的音色很像指挥官大人,但我不允许你玷污指挥官!现在我要转移你的牢房,自觉点闭上眼睛戴上耳塞还能少吃点苦头!”面具下的声音沉闷却又中气十足。

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白搭,霜寒的自救措施已经黄了一半,剩下一半得看逸仙的造化了,搞不好自己被玩死了玩残了她得愧疚一辈子。

隐约上了几层楼又乘上了电梯,体验了失重感,拐了大概五六个弯。霜寒停了下来。

高雄取下霜寒的耳塞,打开面前的刻着“铁血审问室”的厚重金属门

“就是这里了,奉劝你一句,老实交代情报还能舒服点!”

说话间将霜寒推进了门内的黑暗空间。

取下眼罩,霜寒借着昏暗的金属反光看清了审问室的环境布置。

到处都是刑具,老虎凳,电椅,长鞭,拔指甲用的指甲钳,铁处女,三角木马……

霜寒有点害怕,这场景布置自己怕是真的要断手断脚了……

“嘎吱……砰!”

远处的门开了,又关了,随之而来的是高跟鞋的响声。

“啊啊啊啊啊!”

霜寒脚下的地板下陷,自己的两只脚卡死在了特定的金属结构里,双手也被墙壁弹出的机械结构定在了空中。

霜寒终于是被拘束在了背后升起的X状十字架上。

灯亮了,面前站着一位穿着厚重乳胶军服的少女,饶有兴致的看着惊魂未定的霜寒。

“上面的任务是让我对你施虐,但是本王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酷刑”德意志说道这里的时候面具的镜片闪动了一下,眼神极度愉悦,乃至于可怕!

“所以来聊聊吧~下等生物!”德意志坐在了霜寒身前的老虎凳铁板上,翘了二郎腿,黑色的乳胶手把玩着长靴的拉链。

“啧啧啧,这乳胶长靴,这乳胶手指,这面具女王德意志……”纵使霜寒极度恐慌,但内心的抖m已经逐渐占据了上风。

“下等生物,快说话!说出你最喜欢的刑罚,我赏赐给你!”

德意志起身,乳胶色的指尖捻了捻霜寒的乳头。

“真是可爱的小草莓啊,待会要好好玩弄呢!咯咯咯……”

“德意志……你这是在玩火!再说最后一遍,我是霜寒……”霜寒强制压下性欲,沉着嗓子说道。

“本王是不是在玩火~”德意志不屑地看了霜寒一眼,食指架起霜寒的下巴,“还轮不到你一个假冒指挥官的塞壬来议论!”

胶手拾起不远处刑具托盘里的阔嘴用口枷,给霜寒上了强制措施。

“下等生物!虽然上面的人嘱咐过让我不要对你造成肉体上的创伤,但是可以把你调教成贱狗呢。”

“呜呜!!唔!(你等着被炒吧,德意志!)……”

“真是不听话的下等生物!”
黑发少女拉开了一旁的抽屉,取出各式拘束具,逐一展示给霜寒看,试图将他的精神摧残破坏。

“这是拘束衣呢,穿上后没有他人帮助是决定脱不下来的~”德意志拿出一件灰色的衣袖长到离谱的麻布服装。

“两套束手带,嗯,可以用来训练爬行~然后是脚镣,束膝带。”德意志抚摸着手里的各式拘束带,面具下蓝色的瞳孔若隐若现。

“但是在你成为贱狗之前还需要进行排泄控制!下等生物是不被允许随处小便的,这会让主人难堪!”

又是另外一个抽屉,里面摆着一根长约三十厘米,带着倒刺的橡胶尿道塞,一个充气型的肛栓,以及一套通用贞操带。

“这些东西可以帮助你控制排泄欲望养成好习惯,下等生物!本王现在就来给你安装上!先从后庭开始!”

“唔!唔唔唔!!!……(逸仙都没这么对过我!!!)……”

德意志的胶手按下了身边的几个按钮,固定霜寒身体的X型十字架升起支架缓缓躺平,脚踝处的拘束架开始缓慢岔开,暴露出霜寒最隐私的部位。

德意志泛着乳胶光泽的指尖触碰到了霜寒的肛门,另一只黑手毫不留情得把肛栓插了进去,揉捏着留在体外的气阀,直到肛栓撑满了霜寒的整个直肠。

“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哦!咯咯咯~下等生物!”妖艳的笑声从防毒面具下传出,霜寒真正开始了害怕。

毕竟这么可怕的尿道开发道具已经不能用性玩具来形容了,是真正的刑具。

倘若真的插进去,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霜寒开始了挣扎,扭动着整个腰部,让自己的下体始终处于运动的状态。

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全身都被固定住了,这点幅度的摆动挣扎根本无济于事。

“下等生物!我给你一次机会,别惹我生气!铁血的女王最擅长的就是铁与血了!”德意志的声音突然冷酷下来,半反光的镜片下是如同看待残渣垃圾一般的眼神。

若是霜寒不接受机会,旁边柜子里的肌肉松弛剂和辣椒精就是伺候他的东西。

“呜!呜呜呜呜!(你给我等着!)……”

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招了,不过这仇,霜寒记下了,日后必将百倍奉还。

霜寒停止了挣扎,尿道塞还算顺利得刺进了霜寒的膀胱。

安装完成后,德意志从尿道塞的前端抽出一条内置橡胶导尿管“以后想上厕所必须得到许可!你这下等贱狗!”

“唔……!(艹!)”

自己的膀胱里有根异物,持续带来刺痛感霜寒躺着就觉得极其难受,更别说待会可能还得爬行,这时候,他是绝望的。

这也是霜寒第一次体验到集中营的可怕,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铁血刑房内,一位带着厚重防毒面具的乳胶军官少女把拘束用服装一件一件地锁上刑架上少年的身体。

“最后是贞操带!,钥匙就挂在你脖子上,反正你已经失去了手指~咯咯~下等生物就该有下等生物的样子!”德意志解开了霜寒的十字架拘束,后者噗通一下掉在了地上。

艰难地爬起身,膀胱和直肠里的异物让霜寒每做一个动作都是令人发指的折磨。

“不错不错~不过贱狗是不应该有舌头来乱叫的!所以~”德意志找出了一个匹配口枷型号的深喉口塞,捅进了霜寒的喉咙。

现在的霜寒,如同一只乳胶小狗,四肢被拘束封印死,只有前关节处能小幅摆动,但是每走一步都伴随着酸痛,喉咙里还抵着一根硕大的假阳具……

德意志拿起了马鞭,坐在了霜寒背上,胶手搭在霜寒的贞操带上,指尖不时向肛栓施加压力。

纵使德意志是个萝莉体型的少女,奈何霜寒现在的身体被拘束到了极点,肢体力量十不存一。

“贱狗!给本王爬!”
军官样少女的马鞭抽在霜寒的腰侧。

“wuwuwuuwu!!!”

纵使此刻的霜寒怒火中烧,想把德意志吊起来折磨上两天三夜。但,他还是只能强忍痛苦地爬。

“咯咯咯咯咯~不错不错~作为赏赐就给你舔舐我玉足的机会!”

德意志将长靴伸到了霜寒的嘴边,胶手拔出了口塞,拉出了银白色的丝线。

霜寒作为男人的尊严被彻底击垮了,从靴底处开始,用唾液清洁了整两只靴面。

当霜寒想再往上舔舐时,德意志挥下了一马鞭,“本王的私处也是你这种贱狗能触及到的?贱狗需要有更加严厉的惩罚了!”

某然,刑房的前门门铃响了,后门也被打开了一条极细微的缝。

“是我,齐柏林。”

德意志碍于防毒面具的视野遮挡,于是便给霜寒的逃脱创造了契机。

从铁血刑房的后门离开后,霜寒迷路了,而且迷路的很彻底。

凭借着被高雄牵着鼻子走的记忆,霜寒拐了那么貌似好几个弯,然后绕不出去了。

每一个路口都对着三到四个岔道,每一个岔道尽头要么是岔道要么是电梯。

据设计时明石的话,大部分电梯都是单向的,确保设施内蜿蜒如同迷宫,尽可能减小塞壬越狱的可能性。

而现在霜寒眼前这些电梯指不定是通道某个刑房或者拷问室的,指不定还是正在拷问的那种。

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秉着男左女右的原则,霜寒遇到岔路就选左边,终于在尽头入了一部电梯。

但天意往往会和你对着干,这部电梯是下降的,而且不知道要下降几层!

静待了大概四十五秒左右,
电梯门开了。眼前是一条岔路通道和一扇铁门。门内隐约能听到凄惨的叫声。

自从霜寒被插尿道塞已经快半个小时了,现在的他已经有点适应了这根异物。

铁门下方有个上世纪送信用的斜窗,正好让霜寒一探究竟提供了方式。

顺着斜窗望进去,里面是个手术室模样的房间,房间的正中间是台绑了塞壬粉分娩椅,7000流明的探灯照在塞壬的下体部位。

一位穿着白色红十字胶衣的萝莉体型医生正坐在分娩椅前摆弄着旁边小托盘里的金属器具。

萝莉医生的并没有把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暴露出来,全身都在乳胶的包裹之下,但她和霜寒映像中的独角兽别无二致。

“啊!!!!”

塞壬又发出了一声嘶吼,胶衣少女则是沉沉怪笑,“我不会让你死的,你的肠道和阴道还没连在一起呢~咯咯咯~”

“woc,这是个什么地方……好可怕,拿塞壬做人体实验啊……”

“嗯?外面有人来了吗?”正在做阴道连接实验的吸血鬼听到了霜寒的窃语,感到一丝不妙,上次她在大实验室里玩死了三个塞壬血流了一地,被光辉数落了一顿,所以这次才选择到这种偏僻的医疗调教室来的。

霜寒看见胶衣少女站了起来,踩着白色的乳胶裤靴,两只白色的乳胶及肩长手套飞溅了鲜红的血污,防毒面具上也粘上了塞壬的血液和不明身体组织。

再看少女身后的塞壬,下体和肛门已经血肉模糊,一把止血钳还插在塞壬少女阴道里。肛门则是被扩肛器开启后插上了几十根钢针。

“woc,她不会看见我了吧,朝我这来了,感觉溜~”

好在房间足够大,霜寒走的还算快,沾满血污的乳胶少女吸血鬼打开铁门探了探带着全包式防毒面具的脑袋后又把门关上了。

还没怎么缓过气,整个通道里响起了警报声,“警告,警告,由于塞壬127号失踪,怀疑其出逃,将对整个集中营通道内释放麻醉气体,请各位碧蓝航线人员确认是否戴上防毒面具!警告,警告……”

“woc,有必要吗?这是天要亡我啊!”整个通道已经变为了暗红色,间隔着十米有专用的排风换气扇,缓缓地从中吹出带有不明色彩的烟雾。

好在霜寒现在人形犬样的身高距离帮了他一把,毕竟毒气充斥整个空间还有一段时间。

……

另一边,典狱长办公室里的逸仙刚穿上乳胶衣,略显慌张地扣上防毒面具,搭上前往地下的电梯。

夫君失踪了
,在整个庞大的地下网络里,万一迷了路真的被当成塞壬拷问处刑了自己就是万死难辞其咎。

逸仙一直是个带着国风墨韵的小女人,霜寒也很宠她,说过这辈子只娶她一人,他也确实履行了诺言。

她说她喜欢梅花,霜寒便为她种了一庭院的梅花,他说自己只要安安心心当他的小女人就知足了。

每次逸仙从战场上回来,但凡受了一点擦伤霜寒都会感叹自己不负责任,没能规避战斗达成目的。

逸仙以前问过霜寒假如某一天自己战死了他怎么办,后者说把她埋在梅花树下,每年都陪着她赏花,然后没好气的说先死的一定是逸仙,因为自己比较狗。随后那天晚上霜寒就被榨了个精干。

可若是霜寒真的没了,不出意外逸仙应该会殉情。

“你要是给老娘死在这种地方也太不明不白了……”逸仙听着暗红色走廊里刺耳的警报声,“赶快给老娘晕了方便我找你!要是被那帮红了眼的舰娘逮到……”

逸仙之前批阅公文的时候可是见到过的,这些舰娘有多丧心病狂,某些具有反人类主义实验还是用活体塞壬做的,比如,在塞壬少女极度性奋的时候抽取1000CC血液,强制昏厥观察后续情况,在封死塞壬尿道的情况下强制输水直到塞壬死亡所需时间,把刺激性液体通过灌肠或者导尿的方式强行封死在塞壬的体内观察情况……等

有时间连逸仙都会唏嘘一下这些塞壬的命运。

……

视角再次来到霜寒这边。

麻醉气体扩散的比霜寒预期要快的多,而这层楼的电梯房霜寒饶了两圈却又是回到了起点,也是体力不支半身麻醉地彻底晕死了过去。

却见暗红的浓雾中走来一位穿着白大褂,踩着裤靴的乳胶少女。

少女蹲下来,血红色的瞳孔闪动了一下,乳胶小手探了探鼻息,咯咯地笑了两声,拖着霜寒进了先前霜寒偷听的铁门里。

“我这是……在哪……?”霜寒略显迷茫的睁开眼睛“我记得我被迷晕了来着……”

还有我怎么又被拘束在了轮椅上。霜寒的四肢,腰部被九条皮革带捆死,脖子上套着拘束环,全身赤裸,但是尿道塞并没有拔掉,自己的肛门还被塞上了灌肠器,棕黄色的液体不断从轮椅上方的塑胶袋里注入自己的直肠。

“指挥官桑~醒了吗?”来者是一位戴着防毒面具的乳胶少女,镜片不反光,很容易看见一对红瞳。

“你是吸血鬼?太好了,终于来了个认识我的人!所以……能放了我吗?”霜寒已经被折磨得有气无力了。

“老实说我看到你的时候吃了一惊!”吸血鬼取下自己的防毒面具,摘下乳胶头套。

一只白发红瞳的可爱萝莉。

“这可不行呢!现在指挥官先生的身份是塞壬!而且……我还没对指挥官桑做过实验呐~满足一下下属的梦想嘛~只有逸仙姐姐一个人享受太不公平了!”吸血鬼的乳胶酮体贴近了霜寒的肩膀,白嫩光滑的胶手抚摸着他紧致的腹肌。

霜寒咽下一口唾沫,喉结动了动,少女的香腮与汗丝惹得他心里发悸。

“听说指挥官先生喜欢超长款的乳胶手套吗?”吸血鬼从墙上挂壁处取下一副长度有七十厘米的奶白色紧身手套,缠在霜寒的颔下。

尽管插着尿道塞,但霜寒的老二还是回答了她。

“真实变态的死萝莉控呢!”吸血鬼缓缓脱下自己带着血污的及肘手套摔在霜寒的下体上,将这奶白色的长手套缓缓戴上,最后提至腋下。

“这手套的感觉……到还不错~就是有点太松了……”

白发少女找出了两小根皮革绑带,将乳胶长手套固定在了玉手之上。

纤指与细嫩的指甲被乳胶凸显的有棱有质,轧捻着霜寒的乳头。

“我快忍不住了……吸血鬼小姐……你想要本指挥官干什么……另外你给我灌的是什么东西?”霜寒的声音有些颤抖,两个礼拜没有传统手艺,他快要到忍到极限了。

“emmmmm,营养液加媚药!没毒,保证全吸收!”吸血鬼奶白的胶手信誓旦旦地拍着白大褂。“至于做什么嘛,指挥官先别急,来看看我的成果,到时候会告诉你的哟!”

重新戴上了乳胶头套和防毒面具,深吸了一口气,吸血鬼的靴根翘起轮椅的锁定装置,“很快你就会看到了!”

,给霜寒带了简易的滤毒口罩,出了铁门,从某个小拐角刷了IC卡,打开了隐藏门,吸血鬼推着霜寒进了电梯。

“这是通向集中营倒数第二层的电梯,是塞壬的实验观察室,也就是大型实验室!”吸血鬼的声音本来是清脆的萝莉音,戴上防毒面具后,变得有点少女的味道了。

电梯门开了,里面全是玻璃隔板封死的玻璃房,塞壬少女被囚禁在里面每天定时记录实验状况。

吸血鬼推着拘束椅一间房一间房地经过,霜寒也看到了很多反人类的画面。

“这就是集中营最黑暗的地方吗?”霜寒的表情有些厌恶。

“其实还可以带你去看看手术现场的来着~”

又是拐了几个弯,二人进了一间充满消毒药水味道的墨绿色房间,墙上摆着各种盛着手术器具用的不锈钢托盘。

还有近乎绝望的惨叫声从内门里传出。

“这是在干什么?”

“塞壬改造实验罢了,常有的事,哦对了!今天是独角兽的主场!”吸血鬼刷了IC卡,推着霜寒消了毒进了内门。

“哥哥~”察觉到是霜寒来了之后,独角兽娇羞的喊了一声,放下了手中沾满血的钳子。

“变态先生有点好奇,我就把他带到这里来看了!正好我有点无聊,刚才推上去的塞壬被不小心玩死了……我帮你继续,你要不和指挥官聊聊天休息会~”

“嗯~”独角兽糯糯的应了一声,取下了自己的防毒面具。

看着满身血污的胶衣,“哥哥……讨厌现在的独角兽吗……”

“帮我解开束手带,好吗?”

“嗯……”

霜寒的右手放在了独角兽紫色的长发上,轻柔地抚摸着,“这是你的工作,没人会讨厌付出劳动和努力的人~”

本来霜寒还想吐槽一下这妹子给自己好一顿折磨,但看到她惊慌的小眼神瞬间什么都忘记了,只剩下了怜爱。

“嗯!最喜欢哥哥了!哥哥请好好看着独角兽的工作!”独角兽重新绑上了霜寒的束手带和自己的防毒面具。

踢着厚重的高跟靴,走向了分娩台上的塞壬少女。

“还剩下三颗牙!我刚才拔了两颗!”吸血鬼看着塞壬少女,将牙钳递给了独角兽。

紫色的面具镜片看不出任何感情变化,全然不顾塞壬少女的惨叫。

“独角兽,这里有点闹啊,哈哈,能不能给我找个耳塞~”

“放心好了,指挥官桑,马上就切除她的声带,本来这次实验就是将她的嘴改造成女性的下体!”
吸血鬼拿出了一个更大的扩嘴器,作势要往塞壬少女的嘴里塞。

无意中看到了塞壬少女无助,柔弱的眼睛,霜寒内心不知为何一紧。

对塞壬的改造很快结束了,指挥官也被独角兽和吸血鬼送进了另外一间手术室。

“独角兽,你们两个要干什么……”霜寒的声音有点惊恐。

将霜寒绑上分娩椅后,独角兽离开了,去了隔壁的房间,显然是器具室。

“指挥官桑,实验室需要一份男性尿道的数据,但是最深处的那个男性塞壬我们的资格还不够,现在只好委屈一下你了~事先声明一点,这场检测,不许射精!”最后几个字吸血鬼明显拖了长音强调。

“先帮你解放尿道!”吸血鬼的胶手找到尿道塞的环口,用力一抽,巨大的快感冲昏了霜寒的脑子,精液,尿液,先走液冲了一地。

甚至还有溅到吸血鬼防毒面具上的。

“不乖的变态,要予以惩罚!”吸血鬼从墙上取下一副呼吸导管样式的面具,对着器具室喊了一声“独角兽!记得带个睾丸架出来!”

回应的是一声沉闷的“好。”

很快,独角兽推着小车出来了,车上放了两个托盘,但是放着很可怕的东西。

一个托盘是尿道棒,一个是内窥镜和睾丸夹。

而尿道棒足足有数十根之多,每一根尖端外形都还不太一样!

就霜寒看得清的几根,就已经是尖端带刺的刑具了,而且材质是全金属不锈钢的。

锁上了睾丸之后,霜寒觉得有些痛苦,下面有点沉重……

“那么先是第一根,从最细的开始好了!”

两只纯白的胶手,一只奶白的胶手,拨弄着霜寒的下体,将金属棒缓缓插入尿道。

“嗷♂!”

抽插了一会后,独角兽从托盘上拿起了一根更加粗匡的“哥哥,我要来了!”

……

一直到第十五根,是空心钢柱,刺进去之后霜寒的尿道和膀胱就彻底暴露无疑了。

期间霜寒自然是浪叫不断。

“是时候用内窥镜了。”吸血鬼向独角兽做了个手势。

后者白色的胶手缓缓将针尖通入霜寒的膀胱里,隔着防毒面具观察着霜寒膀胱内部的情况,不时向内注入一些液体,随后又顺着开放的尿道流出……

……

抽走尿道扩张器,霜寒的老二已经被折磨的松松垮垮了。

“哥哥,辛苦了!”

“真是辛苦你了,你这笨蛋变态萝莉控!”

“没事,你们开心就好……我可以先离开吗……想休息会……”

“不急,我们要给你点奖赏!”

一旁的独角兽则是羞红了面具下的脸,脑袋垂了下去。

独角兽拉开长靴的拉链,脱下乳胶大腿靴,缓缓剥下白色胶袜,里面是一条300丹尼尔左右的白色连裤袜。

吸血鬼也是如此,裤靴下是白色胶袜,再下一层是连裤袜。

两位少女将白色的小脚伸进了霜寒的嘴里,而后者,则舔舐着少女们略带汗臭味的足尖无法自拔。

“哥哥……好痒啊……”
独角兽收回了厚白丝包裹的玉足。

“真是变态的萝莉控啊!”

吸血鬼却将自己的脚趾伸进了霜寒的喉咙,不断地扭动着。

紫发少女解开了霜寒睾丸夹,纯白的胶手搓动着他的下体。

高强度的刺激下,霜寒的理智逐渐消失了,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节操……

<< 碧蓝集中营 第一章碧蓝集中营 第三章 >>
+3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10 thoughts on “碧蓝集中营 第二章”

  1. 没有人评论嘛,那暂时就不更新第三章了。。。QAQ,作者本人全屏兴趣写哒哈哈哈

    +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