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霜寒 ♥

碧蓝集中营 第四章

碧蓝集中营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皇家抓到了一位特别的塞壬,但并没有报告给霜寒,伊丽莎白正在犹豫如何处置他。

“这家伙是男性塞壬……这种级别的塞壬在集中营里只有一个,而且是最高级别安保……只有逸仙和下仆才接触得到……而且貌似也拷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伊丽莎白看着桌上成堆的报告计划书,陷入了沉思。

“厌战……你有什么好想法?”
伊丽莎白犹豫了一会,补了一句“除了报告下仆以外。”

“交给阿贾克斯如何?她作为拷问官以来战绩都是不错的,靴下塞壬尸体无数啊!哈哈哈……”严重苦笑着打了个贫嘴。

对于这个上司她满脸黑线,不做评价。

“好,那就交给她了~厌战,叫上光辉和阿贾克斯她们,我们去茶会上详谈。”

“好!”厌战从皇家议事厅里走了出去,反手一篇两千多字的报告发给了霜寒告了秘。

另一边,霜寒看到报告,略微思考了一会,也就决定让伊丽莎白自行处理了……原因是自己的小金库难以为继第二个男性塞壬的看管费用……

午后,和煦的阳光撒在港区的每一寸草地上。

皇家的众人如计划地聚集在伊丽莎白的后庭院上,三位女仆拘谨地站在靠墙处待命。

“阿贾克斯小姐?”

伊丽莎白拿起一杯贝法泡的红茶,品了一口。

“怎么了?女王大人?”

“厌战她们从镜面海域俘虏了一位男性塞壬,现在决定由我们皇家自行处置,所以我想把他交给你,毕竟你有丰富的拷问经验。”

“男性塞壬?最好别又是小猪仔假扮的~不过~我知道了。”阿贾克斯翘着黑丝大长腿,品了一口红茶,然后……喷了出来。

“啊……不好意思,阿贾克斯姐姐,你喝的这杯茶原本是给胡德阿姨特制的……里面有辣椒面……”一旁和独角兽吃着蛋糕的阿克贝隆比有些尴尬地道了歉。

阿贾克斯朝胡德使了个眼色,却对阿克贝隆比笑的很温柔“行吧,姐姐原谅你了,下次别这样了。”

但是,旁边幽幽地飘来了一句话,“这孩子,或许能拿来煲汤呢~”

于是,阿克贝隆比出了一身冷汗。

港区医院分为两种,一种是给有病的人治病的,另一种是给没病的人治病的。

而现在皇家拷问室专有医院的精神科患者监禁室里,一位还算英俊的白发黄瞳少年穿着拘束衣被七条皮革拘束带束缚在拘束椅上。

他叫翎炎,算是一位刚上任不久的塞壬指挥官,本来是奉上级命令去寻找前一位莫名消失的塞壬指挥官的,没想到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总而言之,赶快从这个牢房里出去自己才有可能活着回去。

自己身下的皮革拘束带被自己扭了三天,已经隐隐有松脱的痕迹了,只要在坚持坚持,说不定就开了。

“嗯?外面有高跟鞋的脚步声?!来人了啊!陪你们玩玩好了!”领炎眉头一皱,躺在拘束椅上装作昏迷。

精神病房的门被打开了,领炎眯着眼睛看到,来者是一位全身穿着黑得发亮的连体紧身衣,带着紫色反光镜片防毒面具的少女。

踩着一双高跟长靴,少女把拘束椅的固定锁解除,推着拘束椅离开了拷问室的精神科监禁室。

同时,为了防止这位塞壬醒过来看到不该看听到不该听的东西,阿贾克斯给他上了耳塞眼罩。

至于要推到什么地方去嘛,自然是集中营新建了一个海底实验室。阿贾克斯打算进去玩玩看。

而且,这次她打算整点花活,之前她翻阅指挥官的小黄书杂志时看到有一种拷问师被叫做恶魔医生,这次就当拿着这塞壬当指挥官练习了。

另一边的霜寒办公室。

霜寒批阅完了公文,算是难得的清闲时间。

逸仙小鸟依人地坐在霜寒的身边,靠着他的肩膀,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霜寒自然也是搂着佳人,望着窗外的嬉嬉闹闹的港区,“仙儿,你说港区能一直这样和谐下去吗……孩子们闹的挺开心的。”

“有夫君这样的指挥官在,肯定没问题的。”逸仙朝霜寒怀里蹭了蹭。

“但愿如……woc,nmd阿贾克斯是不是单子有点大……”霜寒本想抱着逸仙眯一会的,没想到看见了一位穿着油亮胶衣外加防毒面具的紫发少女推着一辆拘束椅朝集中营走去。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霜寒当即拿起电话,朝高雄打过去,让她清空一下阿贾克斯要经过的场地。

“怎么了,夫君~”逸仙抬起头看向窗外,但阿贾克斯已经走远了。

“没事,皇家她们想整点活,有兴趣去参合一脚嘛?哈哈。”

“夫君还请详说。”

“有另一个男性塞壬指挥官,被皇家逮住了,现在准备上私刑。想不想去拷问拷问?”

“算了,我只要夫君就够了~”逸仙又把脑袋埋进了霜寒的怀里,挤了挤,娇躯抽了抽。

“那就看看皇家能搞出点啥事来吧……虽然我也不太指望就是了……”
霜寒看着怀中的逸仙以及脑海中浮现出阿贾克斯的胶衣样,晃了晃脑袋,叹了口气,右手捋直逸仙的长发“还是我家仙儿好。”

既然是阿贾克斯想试试是恶魔医生,那么自然得去医疗设施齐全的。

等到翎炎的眼罩耳塞再一次被拿下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待在了一个类似于手术室病房一样的地方。

“你们要干什么?莫非我的身上有什么毛病?”翎炎目光一瞟,看到了墙上寒光闪闪的各种奇怪器具。

“干什么……如果我说是处刑呢?”阿贾克斯的语气充满了轻挑。

“你们不拷问我一下?不对我折磨折磨?我好歹也是个塞壬高官啊喂!”翎炎有点懵逼。

“你觉得你一只猪猡有资格让我拷问吗?猪猡只有被养肥了宰杀的用处。”
阿贾克斯拿起了一瓶95%的酒精,倒在一个铁罐内,里面同样是寒光闪闪的手术器具。

“况且,就算问了你也不会说,所以没有这个必要。”

“我去换身衣服,半小时后回来。还有,别乱跑,因为你跑不出去的~咯咯咯。”

伴随着高跟长靴的声音,紫发少女打开了手术室的推门,
走远了。

“我翎炎什么时候被人这样羞辱过!”翎炎双眼微眯,“等老子出去了,不率舰队踏平你这里!老子要把你按在地上每天来一发解恨!”

“啧啧,有一说一这身材,真好,塞壬都是些铁皮玩具,没意思!哈哈哈……”

白发少年开始扭动着自己身上的皮带锁具,隐隐有龟裂的痕迹。

出了手术室的阿贾克斯摘下防毒面具,长吁了一口浊气。闲来无事打开手机,却看到伊丽莎白发来一封邮件,标题是“白鹰新破译的翎炎资料”。旁边还配上了发怒的颜文字
,邮件副标题是伊丽莎白的备注“给本王把这个人渣往死里虐待!你看看他的恶行!指挥官那边本王来解释,你尽管折磨!但是在得到指挥官的允许前别杀了他!”

阿贾克斯饶有兴致地坐在医疗拷问室的某一张讯问椅上,找了个舒服的坐姿,阅读着邮件的详细内容。

“这个死人渣!连小女孩都不放过!”看到某些过激的内容时阿贾克斯忍不住将纤细的胶手掐进拳心。

阿贾克斯看到的是这个翎炎带着一众塞壬围着一位被全身拘束的人类小女孩身边,只会着塞壬对小女孩做那些惨无人道的实验的场景。

比如人类被肢解到什么程度才会死,把人的脑子和其他动物的脑子换一换是什么结果之类的研究课题更是让阿贾克斯想凌迟了这名叫翎炎的家伙。

“混蛋!!!这些只是小孩子啊!!!”

咬着银牙,阿贾克斯把邮件转发给了霜寒,备注了一句,“小猪仔,我能杀了他吗?”

而一觉睡醒的霜寒接到了伊丽莎白和阿贾克斯的两封邮件,开始有点懵逼,以为又给自惹事了,但和凑上来的逸仙一起查看内容后,陷入了愤怒之中。

“仙儿,……你代我发邮件给她们,怎么处理你懂的!我要好好思考一下怎么进击镜面海域了!”霜寒横拳猛锤了一下墙面,“这帮塞壬就tm不是个东西!现在只是知道了这么两件课题,说不定只是冰山一角!现在我知道了受袭城市里为什么总会有小孩失踪了!!!”

“夫君,我知道了。”逸仙有些愠怒,有有些悲怆。

给阿贾克斯和伊丽莎白统一回复道“别让他太好过!”

收到消息的阿贾克斯心情自然有些激动,但绝美的容颜却冷的让人颤栗。

不过恶魔医生的服装还是不用变动,阿贾克斯决定好好替这位翎炎治治病。

披上黑色绣着白十字的乳胶围裙,将原本的黑色长手套褪下,戴上了另一副更长款的白色胶手套,手套收口处印着黑色十字。

大腿靴换上了同款白色系,防毒面具还是黑色款紫色镜片式样,不过是过滤加强款的,两根导气管直接连接着绑在束腰带上的循环抽滤装置。

最后披上白色大褂,白色的胶手刚推开更衣室的门,却听见整个集中营想起了塞壬逃脱的报警声,所有楼道亮起了红灯,天花板上的装置喷出了带有颜色的麻醉雾气。

广播里重复着提醒,塞壬已逃脱,请工作人员戴上防毒面具,的语句。

与此同时的翎炎,则是刚扭开了拘束带,在地下实验室肆无忌惮地逃窜着。

“这是医院设施吧!?怎么造的这么绕?天花板上还喷雾的吗?有病吧这是!还有怎么两个窗户都没有?地下也该有个逃生通道吧!”

然而随着翎炎一次次地回到原点,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迷幻药。

而每次想要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身后总会有高跟鞋的声音,翎炎完全不敢停下来,生怕自己被抓回去。

但浓雾终究还是笼罩了整个通道,没有防护措施的翎炎消耗了近乎所有的体力去逃窜,又加上催眠瓦斯。

终于还是昏昏沉沉地倒下了。

模糊的意识只听得到高跟鞋靠近的响声,再无心思去关心到底该向哪里逃跑才有效。

然而翎炎不知道的是,关押他的地方建在港区海岸向外延伸三百米,深度大概二百五十米的大陆架上,只有一部隐藏门式样的电梯联通着集中营的地下七层。

可以说,到了这里,他基本栽了。

“我这是……在哪?”翎炎昏昏沉沉地摇了摇头,勉强从麻醉气体的影响中清醒了过来。

“我怎么又被拘束起来了……运气这么背的嘛……而且为什么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翎炎尝试着扭了扭身子,但全身上下能动的地方基本都捆着拘束带。

“窗户……开着?现在外面是晴天嘛?”唯一能动的脖子转了转,看到了窗外的蓝天,以及远处碧蓝的海面。

翎炎的房间不大,就自己一张床,天花板是是常见的二极管长灯,以及挂盐水用的金属支架。

左前方的房门紧闭,透过门上的磨砂玻璃翎炎看到病房外敞亮的医院走廊。

“貌似只是普通的医院呢……估计是把晕掉的战俘送来抢救之类的操作吧……”

翎炎这样想着,外面却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

“噔噔噔!”“咵咔!”

一只黑色油光发亮的胶手打开了房门,来者是一位带着紫色镜片防毒面具看不见样貌的少女医生。

自然是阿贾克斯。

一身白大褂下穿着不得了的衣服,这样的阿贾克斯凑近了翎炎的病床。

“猪猡!不要尝试在这里逃跑!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翎炎隐约看到了阿贾克斯面具下的冷酷眼神,不带任何感情。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的主治医生,阿贾克斯,今后负责你的开发治疗!做好准备吧!猪猡!”阿贾克斯将一张打印出的清单挂在盐水架上,“看看你的治疗过程,猪猡,你是病人,有知情权,但是没有选择权。”

清单入目:

疗程1:全身敏感度提升……

疗程2:化学阉割……

疗程3:去势手术……

疗程4:女体化治疗……

……

最终疗程:肉便器改造……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翎炎的眼神逐渐绝望,“你们这样对待战俘是反人类的!”

“搞的好像你对我们人类很友善一样!猪猡!”

“不!你们不能这样!……”

“三个小时后,开始第一个疗程的治疗!猪猡!”

阿贾克斯不再理会翎炎,放着他声嘶力竭的吼叫,只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三个小时间,阿贾克斯从明石那里运来了很多和女体化改在有关的药剂和器具,以及……叫来了吸血鬼和独角兽作为恶魔护士帮忙。

三小时后,病房顶端喷出了红色雾气,显然是麻醉气体,心如死灰的翎炎更是无力挣扎,只剩下晕过去这一条路可以走。

两位披着白大褂,下身是乳白色乳胶长靴,脸上带着红蓝两色镜片的防毒面具的萝莉身材少女进门了。

娴熟地将病床推出病房,送到了阿贾克斯的手术室。

独角兽进门后,将门外挂着的牌子翻转为了“手术中”。

“猪猡,你又醒了?也好,我需要有意识的病人,尸体可没有玩弄的价值!吸血鬼,给他塞上口球,防止大吼大叫!”

“好的,阿贾克斯姐姐。”蓝色镜片防毒面具少女是声音很甜。

但是动起手来毫不含糊,看着翎炎禁闭的嘴唇,一只乳白的胶手捏住他的鼻子,逼迫他张开嘴,随后嵌入口球,扎进绑带,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现在翎炎的姿势是屁股朝上,双手双脚被拘束在手术台上,双脚被捆绑在双手旁边。

吸血鬼的两只白色胶手抱着一根巨大的注射器,递给阿贾克斯。

“阿贾克斯姐姐,这是你要的注射器,最大型号了。”

“好的。”

阿贾克斯黑色的亮手结果注射器,从左手边的棕色罐子中抽出了约摸两升的油状液体。

针头对准翎炎的后庭,硬是将两升的液体灌入了他的直肠。

“唔!……”翎炎的双眼瞪大,爬上了血丝。

“这是改造液,能让你的身体更加敏感!”

改造液有一定的刺激性和挥发性,皮肤沾到会奇痒无比,蒸腾出的烟雾闻到会刺激粘膜,最终导致翎炎现在的情况,泪流满面。

这也是几位少女带着厚重防毒面具的一个原因。

“很遗憾地告诉你,这种液体要涂到你的每一处粘膜!猪猡!”阿贾克斯拿出了一根棱锥形的尿道棒。
“现在,要进行最痛苦的步骤了!”

一只胶手托起翎炎的下体,揉搓了几下,使之勃起。

随后,两只乳白的胶手拿起了尿道扩展器,暴力的撑开了翎炎的尿道。

黑洞洞的口子暴露在手术灯下。

阿贾克斯拿着尿道棒,沾了改造液,探进翎炎的尿道,插进了最深处,一点一点地,涂抹这改造液。

涂抹完尿道壁后,胶手收起了尿道棒,拿出了一包一次性的医用导尿管。

顺着尿道插进膀胱,导尿管的另一端接在改造液中。

油亮的黑手捏动着同样油亮的黑色橡胶球,改造液倒灌进了翎炎的膀胱里。

“为了防止你将改造液排出体外,现在需要进行限制!”

撤去尿道扩展器和导尿管,阿贾克斯从独角兽和吸血鬼那里接过了一根半米长,一指粗的尿道塞和充气肛塞,以及带锁的贞操带。

尿道塞的插入,彻底堵死了翎炎排尿的机会,同理,肛塞使得翎炎的肛门失去了作用,最后锁上的贞操带让翎炎自发脱下
拘束具成为了不可能。

翎炎彻底晕厥了过去,再有意识时已是躺在病床上,身前站着两个拿着电击起搏器的胶衣小萝莉。

“你说这人渣会不会就这么晕死过去了?”吸血鬼的乳白胶手从翎炎的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根一次性注射器,拆开包装,从另一瓶翠绿的液体中抽出了半管。

“不如我们给他来上一针怎么样!独角兽酱~”说着少女将注射器推了推,确保针尖通畅。

“还是先用心脏起搏器试试……”

“呼~”“哏~”

“woc,这nm是想玩死我啊!”

透过防毒面具的厚重呼吸声,让翎炎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不得不睁开眼睛。

“唔!呜呜!!!!!”

翎炎含着口塞奋力地嘶吼着,却说不出半个字。

“人渣醒了!”独角兽放下了手里的起搏器。

“那就更好玩了!”吸血鬼放下了手里的注射器,却拿出了吊盐水用的输液管。

“人渣!现在对你进行敏感度提升的第二部兼化学阉割的第一步!”吸血鬼的防毒面具凑近了翎炎的脑袋。

面具暗红的镜片下,翎炎看到了惊喜与愤怒交织的眼神,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唔!唔!!!!”

“吸血鬼姐姐,我去找阿贾克斯小姐询问一下后续计划,你好好招待这位人渣先生!”

独角兽念到“人渣”这两个字的时候,显著地拖了长音。

“砰!”翎炎病房的大门关上了。

“现在,就剩下你和我两个人了!人!渣!你对我们做过的恶行,我会如数奉还给你的!”

吸血鬼的乳白胶手为翎炎涂上了棕色的碘酒,随后把一根盐水针刺进翎炎的静脉,天花板上挂上淡黄色的盐水瓶。

“这是混着大量雌激素的肌肉麻醉剂哦,我会每天过来给你上药的!”

“另外,不让你上厕所可不行,所以,我会为你装上导尿管!”

吸血鬼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出一把金属小钥匙,上面贴着标签,写着“人渣”
两个字。

解开翎炎下体处的贞操带,一根肉棒瞬间勃起,前端的尿道塞尖流淌着晶莹的先走液。

“已经积攒的这么难受了吗?人渣!”乳白的胶手挑逗性地拨弄了一下翎炎的下体。

“唔!呜呜呜!!”

“已经这么敏感了吗?哈哈哈哈哈!”吸血鬼笑的很开心,“那么接下来,才是对你真正的折磨!因为医院这种神圣的地方是禁止射精的!”

睾丸处的贞操带并没有取下,所以,翎炎现在处于一个极度难受的状态。

吸血鬼的胶手弹了弹翎炎的睾丸,随后毫无感情地瞬间将整根尿道塞抽出。

“吼!!!!!!!!!!!”

翎炎大叫了一声,睾丸处涨得通红,却什么也射不出来。


塑胶管插入翎炎的下体,顺着之前改造过的尿道连接到膀胱。

每一秒,翎炎都欲罢不能,改造过变得极其敏感的尿道被坚硬的塑胶物插入,每深入一公分都会使他更加痛苦。

“这就是你对那些少男少女做的事啊!好好体验体验吧!”终于将导尿管安装完成,将其连接上尿袋,胶手打开了止水夹。

淡黄色的尿液喷涌而出,将两升装的尿袋灌满了半袋。

与此同时,阿贾克斯也在为后续的手术改造准备着。

手术室内添置了很多可怕的拷问用和医用道具。

比如说,连接着高压变压器的两根金属棒,从五厘米到十五厘米的肛门扩张器,弯弯曲曲估摸着有半米长的软胶棒。

重头戏是某个托盘里拜访的三十多根尿道棒,从五厘米到三十厘米,且某些尿道棒还是尖端带有尖刺或者有可怕凸起的款式。

可以想象,如果把这些东西塞到男性的尿道里去,那……
将是极其不人道的。

不过对于翎炎这家伙,阿贾克斯已经毫无怜悯之心了,若是自己被他抓到了,想想之前那些可怜的实验品人类,她就不寒而栗。

“阿贾克斯姐姐~”一位可爱的紫瞳少女推开了手术室的大门。

“啵~”阿贾克斯也摘下了自己的防毒面具。

看得出来面具里还是有些闷热的,少女的面颊已经微微汗颜。

“什么事?”

“我想问问,下一步的改……这是?”独角兽看到了托盘里的三十多根金属棒,好奇的歪了歪头。

“惩罚道具!逸仙姐用来威胁小猪仔用的,我借来拷问那人渣用。”

“好可怕的道具。”独角兽乳白的胶手拿起一根前端是刺球的尿道棒,捏在手里摆弄了几下。

“看看这个,不用对那个人渣产生怜悯!”

阿贾克斯将一块平板递给独角兽,画面中是一位被绑在手术台上的人类少女,手术台边是几个塞壬少女,翎炎则是在一旁看着

视频的标题是第n次病毒实验,内容简介是将塞壬会感染的病毒注射到人类的身体中,并观察情况。

实验结果当然是失败了,但,实验标题是n,也就意味着有n-1位实验体被残忍杀害。

“这帮家伙!”

独角兽眼睛里闪过泪花,显然是为那位绑在手术台上的少女而动容。

“如何?”

阿贾克斯试探性地问道。

独角兽深吸一口气“见识到了!之前以为没那么夸张,现在看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独角兽的强烈要求之下,阿贾克斯决定让她来主刀,自己坐在监控室和吸血鬼一起吃瓜就行。

独角兽换了身衣服,白色的胶靴换成了黑色款的,白色乳胶长手套换成了阿贾克斯同款的黑色十字架样式,防毒面具戴上了抽滤式样的,而且附带变声器功能。

隔了大概两三个小时,翎炎被吸血鬼拔了导尿管,送到了手术室。

迎接他的是一位穿着墨绿色手术服,但身体的露出部位全由黑色乳胶覆盖的医生。

脚下的高跟长靴踩出了令人心悸的响声。

独角兽冷漠地看着翎炎,不带一丝感情,当然现在的翎炎根本看不到独角兽面具下的表情,甚至不知道这医生到底是谁。

出乎翎炎的意料,独角兽伸出了亮黑色的乳胶手指,摘下了他的口塞。

面具的变声器将可爱的少女音转为了御姐的声音,十二厘米的恨天高长靴让独角兽看着和小天鹅她们无异。

“有什么话嘛?人渣!这是你最后一次说话的机会了!”

“咳咳……”翎炎松了松颔骨,之前被拘束太久了,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就是你们对待战俘的方法?”
翎炎不卑不亢地质问道。

“嗯!”独角兽没有回答多余的话,而是将口塞按回了翎炎的喉咙中。

将其锁上分娩手术台,拔下肛塞,插入扩肛器,看到先前灌入的液体已经完全吸收了,没有任何水流的痕迹,独角兽满意地咂了咂嘴。

两只漆黑的纤手在强光灯的照耀下闪出油亮的光泽,拿着通上高压电的两根金属棒,凑近翎炎柔软的肛门内部。

“你带给她们的痛苦,好好尝尝吧!”

金属棒触碰在肠壁的瞬间,翎炎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

但这还远远不够,独角兽渴望的,是翎炎绝望的呐喊声。

所以,必须将金属棒更加深入,以及继续调高电压!

乳胶小手将变压器缓缓拨到110v,控制电流为0.0005A,这样可以保证不电死翎炎的情况下,让他体会到极致的痛苦。

随着电流刺激的不断加大,翎炎被敏感化的肠道流出了肠液,将电流导向了整个肠道。

包括他的前列腺。

现在的翎炎尿道并没有塞上,只是禁锢了睾丸而已。

但凡事都有个极限,主观不能射精不代表外界刺激下不能射精。

如此强烈的电击,让翎炎的前列腺剧烈收缩,白色的粘稠液体冲破了限制,射在了独角兽的墨绿色手术服上。

面具下的少女皱了皱眉头,“沾了人渣的体液,我会不会被哥哥嫌弃啊……”少女如此嘀咕了几声。

独角兽看向翎炎的目光多了几分杀意。

一旁的监控室里,阿贾克斯的胶手晃着高脚酒杯中的红酒,这是吸血鬼的珍藏,以罗伊的佳酿。

“干杯!”

吸血鬼喝阿贾克斯各自小酌了一口。

“咯咯咯,这翎炎怕是活不出手术室了,我和小猪仔打个报告去,吸血鬼你继续看着监控~”

阿贾克斯拿起平板走出了监控室,顺带捎走了桌上脱下的防毒面具。

另一边的手术室。

独角兽拔出了金属棒,以半米长的胶棒封闭了他的肠道后,将装着三十多根浸没在酒精中的尿道棒的托盘拿了出来。

“本来不想这么快的……但是你玷污了神圣的手术室,必须严惩!现在开始对你的尿道进行制裁!”

胶手拿起一根不算太粗的普通尿道棒,在翎炎面前晃了晃。

“先从它开始!”

尿道棒很轻松地便探入了翎炎的下体,有很轻松地被拔了出来。

独角兽看着一脸享受的翎炎,摇了摇头。

“第二根!”

这次翎炎看到的,是一根长了不少,但粗细变化不大的金属棒。

“第三根!”“第四根!”“第五根!”

……

直到倒数第二根,翎炎已经绝望至极了,自己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看着一旁托盘里那几十根略带血丝的尖刺尿道棒,翎炎低估了这手术室的可怕程度。

“最后一根!”

独角兽依旧是面无表情。

翎炎则看到一位带着防毒面具的手术医生,漆黑的胶手里拿着一根三十厘米左右,布满锋利倒刺,尖端是金属刺球的尿道刑具,展示给自己看。

和自己说这是要插进去的东西。

翎炎的心态彻底崩溃了,从来只有他折磨别人的时候,自己从没这么惨过。

但无论他如何哭喊,都是徒劳的,独角兽可不会产生恻隐之心。

等到胶手再次将这根尿道棒拔出来的时候,上面已经布满了血迹。

“先前我说过的,那是你最后一次说话!”独角兽的御姐音宛若神之宣告,判定了翎炎的死期。

胶手拿出了,充气口塞和充气鼻塞,足以填满翎炎整个口腔。

……

霜寒的指挥官办公室里,刚批阅玩公文的霜寒刚想和逸仙调调情。

“嗯?怎么多了一封邮件……我看看……”霜寒一阵惆怅,“又来了吗?唉……”

点开一看,“小猪仔,新来的塞壬指挥官不经玩啊,窒息翘掉了(•̩̩̩̩_•̩̩̩̩)。发件人:阿贾克斯”

<< 碧蓝集中营 番外篇
+2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8 thoughts on “碧蓝集中营 第四章”

  1. 十二厘米其实只能算超高跟(8-14的都是超高跟),十五厘米及以上的才是真正的恨天高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