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watermelon ♥

神树巫女调教记 外传

神树巫女调教记 外传 – 黑沼泽俱乐部

巫女长外传:神树传说

接下来还有薇娅的外传,算是丰富主要配角的性格,也顺便完善一下背景

木叶纷纷,衰草遍野,这是大陆如今的景象;小国林立,战乱不断,这是持续千年的悲哀。当权者利欲熏心,一再掀起战争,胜者向更高处嘶吼,败者只能黯然退场,亦或更加凄惨…

与凋敝生灵不同,大道上不断来往的马车,显得那么的热火朝天,一位大公的失势,仅仅是财富,就需要数千人努力,才能搬空。

被金币映得发红发黑的双眼里,写满了最原始的欲望,来来往往的车夫挂着贪婪的笑容,马鞭一次次扬起,恨不得让马跑瘫、跑死。没有人会注意到路边如同一堆垃圾的一个人。

破烂的衣服像布条一样裹在身上,天蓝色的头发已经被染成了泥土与尘埃的颜色,再无生命光泽的双眼如死尸般看着忙碌的大道,马车夫们正肆意搬运着曾今属于她们家族的财富。如果有精明的奴隶贩子走过,或许会注意到少女的惊世容颜,可惜,他们都忙着处理大公的家眷,急迫的想赚到盆满钵满。

慢慢地,少女如同机械般站了起来,或许是不忍在看,僵硬的一步一步的远离大道。荆棘划伤了洁白的小腿,饥渴的嘴唇开始渗出鲜血,曾今傲人的身姿开始佝偻。阴差阳错的,少女来到她熟悉的湖面,曾今无数次泛舟于上的湖面。清澈的湖水漫过脚踝,漫过膝盖…少女没有停下,这才是最好的归宿。

或许是命运,或许是偶然,一只同样残破的手抓住了她破烂的衣角。

“救…我…”

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多么刺耳的一句话,三天过去了,这句话还回荡在她的耳旁。命运给少女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躲在后山上反而逃过了追捕。在那个夜晚,少女听见城堡里响彻的哀嚎与求救声,但只能躲在树上颤抖,甚至失禁,一丝一毫回去拼命的勇气都没有。

【不!不能再见死不救!!】

少女用尽全身力气拽着那个人返回了岸边,当看清那人状况的时候,险些失声。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一堆烂肉,浑身都是深可见骨的伤痕,鲜血都已经流干,简直不知道是如何还活着的。

“救它…就是…救我…”

一株枯萎的树苗递到了她的怀里,脚边的人也不再动弹。以为她已经死了的少女,又开始了哭诉。

“什么啊!我还是谁都救不了!还是这么没用!”

晶莹的眼泪滋润了枯树的一角,一片嫩叶悄然而生…忽然,枯树和地上的残躯化作光粒,向少女的身体涌来。在这魔法的世界里,苗床与夺舍是魔法师的常识,但少女竟然丝毫不害怕。

“如果想要这副身体,就尽管拿来吧!”

甚至,还有一丝欣喜…

残破的衣服消失,淡绿色的半透明胶状物开始从肚脐向全身蔓延,发育良好的胸部被挤压进了更多的脂肪,曼妙的身姿被凸显得更加诱惑。胸口,脖子,一直到下巴,胶状物才停下。向下,胶状物入侵了大腿内侧,甚至覆盖了她的阴蒂,仅仅饶过了两穴,继续蔓延,一直覆盖到了脚趾。整个过程,少女感受到了压迫感与不适感,但她没有反抗。

借用她体内的魔力,枯萎的树苗急速生长,很快在湖边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少女被藤蔓放到了树干中的一张木床上。就算她依旧是自由的,她也一动不动,似乎是在迎接注定的命运般,冷静,甚至期待…

“谢谢你…”

“不用,如果我还有什么价值,你尽管拿去吧,只希望你以后能帮我报仇。”

“不…不是这样…你还是处子,这对于你来说太残忍了…”

“但如果不这样做,你就会死,不是吗?”

“嗯…”

“我的天赋能让我看穿一切生灵的内心,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一直都是。无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只求你帮我报仇。”

“嗯…你真的不反悔吗?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了。”

“不,永远不会。”

说完,少女闭上了双眼,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审判。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亲手报仇!”

死寂的心又燃烧起了一丝火苗,颤抖的身躯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兴奋,极乐!

木床上长出了一根三指粗的藤蔓,正试探着未经人事的小穴口。

“会有些疼,忍不住了就叫出来吧,对不起…”

“嗡嗡嗡~~~”

覆盖在少女全身的胶状物活了过来,双乳、阴蒂、肚脐、腋下、脚掌、大腿内侧等等敏感的地方都开始高速震颤,还夹杂着时低时高的电击,全身的酥麻感与震颤感让少女有些无法控制身体,四肢开始小幅度的抖动,但她尽力保持着张开双腿,用自己仅剩的价值,迎接那根初次见面的藤蔓。

终究是没体会过快感的少女,多点刺激让她仅一分钟就潮吹了,阴道已经被充分润滑,属于它的钥匙正是进入的最佳时机。藤蔓缓缓移动,用力的顶开狭窄的阴道,让幽闭的小径第一次受到关爱、摩擦。

“唔…嗯…”

痛苦与快乐的哀嚎,在少女的喉咙中回荡着,曼妙的声音是最佳的推进剂,藤蔓不禁有些加速。终于,它顶到了那一层薄膜,属于少女的最后的门扉。

“对不起…”

诚挚的道歉没有让藤蔓停下,门扉被轻易叩开了,一滴滴处女血如鲜红的彼岸花在鲜绿的木床上绽放。它没有等来绿叶的相聚,只有无机质的木床相伴。

藤蔓再没有顾忌,一路挺进,触碰到了本不属于它的地方。它停了下来,轻轻的试探着,给少女适应的时间与心理准备。以为这就结束的少女刚一放松身体,异样的穿插感突然袭来。

“不要!!!”

吸取了少女的魔力,她造出了由树干变成的身躯,她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了少女的身体,避免少女太过剧烈的挣扎。

“对不起…对不起…这都是提取魔力必须的。”

最开始的剧痛已经缓解,强大的身体适应力让少女很快取回了快感,以及理智。

“嗯,不用道歉。”

少女的坚强让她愧疚,不禁埋怨起没用的自己。

“接下来会为你灌肠、洗胃、冲洗尿穴,然后完全接管你的身体机能,会很难受,我只能给你制造快感来缓解。你马上就不能说话了,还有什么要说的,现在都说了吧。”

“不用在意我,我不害怕。”

“谢谢…”

四条细小的藤蔓撑开了少女的小嘴与牙齿,一根导管紧压着香舌插入了喉咙。

“做吞咽动作。”

即使不断泛着恶心,少女也尽力的配合着,导管得以很快进入胃里。一根细小与一根一指粗的导管同时刺入了尿穴与菊穴,一直深入,直到进入膀胱与大肠深处。与此同时,震颤加快,电击频率增加,小穴的藤蔓开始旋转抽插,快感与不适感同时支配着大脑。

一股股温热的液体从导管里喷涌而出,少女颤抖的眼睑诉说着她忍耐得多么辛苦。很快,她的肚子开始胀大,小脸憋得通红。

“不用在意,木床会完全吸收的。”

刚说完,少女就这么平躺着,小嘴、尿穴与菊穴同时喷涌出各色液体,即使如此,灌入也没有停止,甚至往深处挺进。

冲洗持续了很久,三根导管才退了出来。少女三穴出来的液体已经完全透明,只是少女现在连呕吐与排泄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等待自然的生理反应或是满溢,才勉强排干净了体内的液体。

“现在开始接管你的身体机能,保证你在不断高潮、提取魔力的过程中没有生命危险。”

两根导管插入了琼鼻里,不断深入、分叉,填充满了肺里的每一条分支,虽然导管没有撑大气管,只是覆盖其上,但不断填充的异样感也让她觉得火辣辣的痛以及难以描述的酸楚。

四根细小的藤蔓从手掌脚掌刺破肌肤,进入了血管里,精巧的操控让藤蔓包裹了每一根毛细血管。

“这是最痛苦的,但也是最后了。接下来的魔力提取过程只会不断给你制造高潮,让你快速生产魔力。”

就算失去了呼吸与说话的权利,少女也艰难的点了点头,放松了括约肌,因为她感受到了有藤蔓在试探着。

藤蔓的前端是圆锥形,这是为没有扩张的少女菊穴准备的,一点点的深入,让初尝禁果的菊穴有适应的时间,经过半小时的扩张,终于在没有痛苦的前提下达到了藤蔓的要求。

本以为这就结束了,但这仅仅是开始,藤蔓不断深入,在少女的体内盘踞前进。还没来得及制造快感,少女就感受着自己的肠道如同火烧一般痛苦,就像是要融化了一样,甚至让她感受不到自己的下半身。痛苦来得剧烈,去得也迅速,藤蔓只用了三分钟就破口而出,从菊穴到嘴穴,完全统治了少女的身体。

木床沉了下去,无数藤蔓从地面生长而出,如同拱卫女皇般,把少女的身体包裹了数层,仅仅剩下小脸留在外面。其实小脸也看不完全,至少琼鼻插着导管,小嘴里有藤蔓伸出。

刺激开始了…

全身的电流让少女无比酥麻,敏感位置的震颤与舔舐让少女不能自拔,小穴每一次的旋转抽插都直达子宫深处,藤蔓上凸出小粒的震动,完全统治了小穴壁的快感,就连从菊穴插入到嘴穴才出来的藤蔓都开始前后移动并轻微震颤,在小嘴里一进一出,提供身体内部的全面快感。

少女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能睁眼却看不见太阳的她,完全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只知道在快感中沉沦、迷醉,最后忘我。在提取魔力的大部分时间里,少女是被快感支配到昏厥的,在清醒的少部分时间里,她会少女讲述着她的故事与理想。从她的故事里,少女知道了她竟然是高高在上的主神,也知道了她那个伟大的梦想…

“神树大人,给您请安。”

“何必如此拘谨呢?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哦~”

“不,自从您赋予我新生,您就是我唯一的主人,这是必要的礼仪。”

“不要嘛~”

一根触手挑逗着巫女服下的神秘区域,要知道,随时准备献身的巫女不会穿不必要的衣物。

“神树大人,今天不行~您忘了今天的事情了吗?”

“当然没忘,我向你许下的承诺,绝对不会违背。是不是啊,罗兰~”

“请不要再用这个姓叫我,我是只属于您的巫女,而不是曾今的家族。”

“那你告诉你的名嘛~”

“…”

“哼~不说就不说。你看看你,明明辛辛苦苦的找回了残族,又求着我培养他们,你这不心心念念着吗?你回去当族长又不妨碍你当我的巫女呀~”

神树其实可以很轻易的探查到巫女的名,但她不愿意这样做,因为她明白,这是她的第一位巫女的最后的私心,把曾今的名与曾今挚爱的亲人们一同埋葬。

“巫女大人,罗兰残族族长求见。”

神殿外,罗兰残族族长怀着敬畏与激动的心说道。在他们最绝望的时候,一位蒙面少女找到了他,自称是侍奉神树的巫女,请他们做凡间代言人。刚准备把这名骗子打出去的临时族长,被巫女的释放出来的气势给瞬间压垮,他立刻明白了面前的神秘少女没有骗他的必要。

当她用神兽和圣水把他们提升到难以想象的境界的时候,他们彻底拜服了,对她敬若神灵,对神树更是不敢丝毫违逆。

“不用见了,你们去吧,这片大陆该统一了,神树大人不想再看到这般杀戮。”

“谨遵圣令!”

“我也该去为他们扫清障碍了,以及…报仇!”

“去吧,我的巫女长~”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二章神树巫女调教记 薇娅外传 >>
+3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4 thoughts on “神树巫女调教记 外传”

    1. 我喜欢看正文多一点,但偶尔一篇这样的外传也不错啊

      +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