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watermelon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七章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七章:薇娅受罚

大陆其他国家挑选而来的准巫女在羽幻她们结束后,就开始了和她们相同的挑选仪式,刚好也只留下了五个,做完这些,已经入夜了。

巫女长为十名见习巫女准备了晚宴,庆贺她们成为全大陆上身份最高贵的存在,晚宴上的食品差点刺瞎了羽幻的狗眼,材料全是最顶级的,甚至一些圣物都被活生生的煮熟了做成菜,就这一顿饭的开销,估计就超过了一个小国的全年收入,更恐怖的是,圣水无限量供应,这已经不是钱能衡量的了。相比之下,请来的顶级厨师的巧妙绝伦的做工反而黯然失色。

当天晚上,累得不行的十位见习巫女被引导到了她们的居所,每人都有独立的一大栋居所,嗯,壕无人性。帝国一般的见习工人,能不睡马厩已经是很好的待遇了。巫女长很贴心的把羽音和羽幻安排到了一起,不安的羽音果然跑到了羽幻那里,好在大得过分的床睡十个人都不会拥挤。但两人都被折腾得太累了,几乎才躺下就沉沉地睡去了。

在她们还不知道的惩罚室里,薇娅正在受难。

薇娅正遭受着比较常规的惩罚:骑木马刑。她的双手被绑在木马头上,一动不能动;乳头上被两个下坠的肉球咬着,肉球分出了两根导管,两根各自连接到两个输液袋里;发育到C的乳房上贴着二十个电极片,密布得像是穿了一件胸罩;下体完完全全压在肉质的三角木马上,两根超长的触手肉棒穿过木马的两个洞里,刺入了薇娅的双穴中,还有一根导管从木马的另一个小洞里插入了薇娅的尿穴中,两根触手和导管的末端都连接着右边的输液袋,此外,薇娅敏感的阴蒂上还紧紧吸附着一个粉红色的小肉球;她的双腿都被蜷到一起,牢牢固定在木马的两边,甚至还挂上了两个肉质的桶,桶中的导管连接在左边的输液袋中。

显然,左边的输液袋会随着时间,向胸上的两个肉球和腿上的两个桶注入越来越多的白浊液,薇娅高挺的胸部无论如何坚持,都迟早会下坠。不过,现在更惨的是下体,木马的造型可以随着神树的意愿改变,双手双脚分担的身体重力完全由神树决定,随着两桶中的白浊液越发多起来,木马的角度在不断缩小、双手的高度在不断下降,这意味着总体重力在增加,双手双脚分担的额度却在变小,开始的时候,薇娅还能用力夹住两根触手,让自己不被触手刺穿,但现在已经开始缓慢下滑。

当然,下体的折磨远不止于此,电击和肉球震颤、吮吸的双重刺激,让随时都有身孕的神树巫女不断分泌大量的乳汁,而这些乳汁,被一滴不拉的注入到了三穴中,菊穴最多,尿穴最少。这意味着,薇娅越忍不住快感,就越会分泌更多的乳汁,她的下体就会被注入越多的乳汁。好在现在只是第二电击强度,胸上和阴蒂上的肉球的刺激也在接受范围内,勉强能把乳汁分泌控制在三穴能容纳的量。

“要忍住哦,我亲爱的巫女,如果漏出来一滴,你也知道会发生什么吧?”

“知道,神树大人。”

薇娅还有些余裕的回答道。别看神树对巫女很好,但其实很多规矩都很严格,薇娅进入神社的五年时间里,经历的大大小小的惩罚已经过百次了,光是每个神树巫女都有的每月常规惩罚就有六十几次了。所以,比较常规的骑木马刑对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不过,薇娅有时候甚至会忍不住故意犯小错来接受较轻的惩罚,这种现象几乎遍及所有神树巫女,因为大家都明白,惩罚过程不会有痛苦,只是会利用各种生理、心理反应让你在难过与快感中徘徊,最常规的就是高潮忍耐,很多巫女反而很享受这种过程。

“知道自己错哪里了吧?”

“知道,我不该擅自给羽音提醒。”

“嗯,知道就好。你得感谢羽音注定会成为神树巫女,不然,今天你受到的就是倒灌刑了。”

“谢谢神树大人的宽容。”

听到这里,薇娅不禁觉得背脊一凉,饶是她,也很难扛过整个倒灌刑。倒灌刑会暂时改造巫女的身体,让尿穴与子宫和肠道想通,然后将巫女倒置,向三穴中注入超大量的白浊液,所有白浊液最终会由嘴巴吐出来,期间整个过程,除了扩张感、膨胀感、塞满感、温暖感、窒息感和呕吐感,巫女的身体还几乎会被白浊液胀爆,基本没有哪个巫女能做到不昏过去。

比倒灌刑轻的有骑木马刑、高潮忍耐刑、高潮窒息刑、运输白浊液刑、滴灌刑等等,重的则有电击刑、穿刺刑等等,以及更重的钢铁处女刑等等,就连薇娅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种,她才体验了十几种而已。当然,对于见习巫女,倒灌刑就是最重的了,更重的刑罚是神树巫女的专利。

不过,这些都不是薇娅需要考虑的事情,因为她的三穴就算被开发扩张过,也随着乳汁的不断灌入,应对得越发吃力了。毕竟,两根触手肉棒虽长,但不够粗,就算薇娅的两穴紧致异常,但也同样极易被扩张,两根肉棒起不到塞子的作用,若是薇娅不用力夹紧,乳汁随时都可能溢出。

“啊…啊…”

还有自由的嘴巴发出一阵阵轻喘,被吮吸震颤的乳头里传来的快感越发强烈,电击带来的酥麻感渐渐蔓延到脊柱,被多次提高敏感度的阴蒂更是越发守不住震颤的刺激,但她现在必须忍耐住,因为高潮会便随乳汁喷发,一两次高潮还好说,如果次数多了,肯定会溢出。

但刺激还在加深,因为左边输液袋从没有停止流下白浊液,高挺的双胸受到的压力逐渐增大,已经开始渐渐下垂,带来的致命拉扯感加大了忍耐的难度。当然,更要命的是下体的刺激,双腿上挂着的桶已经装满了大半,双手双脚分担的重力不断减小,双穴下滑的速度越发加快,小穴内的肉棒已经刺到了子宫口,菊穴内的同样肆无忌惮,因为神树巫女的肠道都被改造过,很容易就能拉直,转换成小穴的形态。

“啊!!”

终于,薇娅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子宫口被触手肉棒刺穿,一瞬间的剧烈快感让她失声娇喘,菊穴内的触手肉棒更是把滚烫感传递到了双乳下方。

“不要再深入了…真的忍不住了…”

神树不会在意巫女的求饶,白浊液依旧在不断流下,两根触手肉棒依旧在加速前进,直到触手肉棒顶到子宫末端,甚至在薇娅的肚腩上顶出一块狰狞的凸出才停止,而菊穴内的触手肉棒更是把灼烧感传到了双乳的下方。

“呜呜呜…要开始了吗…但是真的快忍不住了…”

双穴内被灌了不少乳汁,但本身体积充足,暂时无虞,反而时被灌入最少的尿穴开始告急,膀胱已经接近极限,便意夹杂着快感直击大脑。但是,薇娅知道,正戏才刚要开始。

话音刚落,上百根细小的触手从地面伸了出来,每根触手前端都有一个被白浊液填满的小圆球加一根极细的银针,在几根粗壮的触手向薇娅全身喷满白浊液后,上百根银针同时刺入薇娅体内,并快速将所有白浊液注入了进去。

“咦!!!”

全身的穿刺感、温热感、肿胀感传来,再把快感推到一个新的高度,但薇娅还来不及放松,正戏就开始了。

“滋滋~~”

“噗呲!哗~噗呲!哗~”

电击强度瞬间提升到第三等级,这还是神树巫女能够忍耐的范围,但双乳和阴蒂上的震颤、吮吸同时升级,就触及忍耐极限了,更何况,还有两根超长的肉棒在她体内高速的旋转抽插,伴随着身体内的一阵阵水流声,把薇娅推向高潮的深渊。

“啊~~~啊!!!”

仅仅坚持了五分钟,薇娅就交出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当然,伴随着致命的乳汁喷发,右边的输液袋一度被灌满,这直接加速了乳汁的灌入。

“神树大人,我知错了,放过我吧!!”

薇娅声泪俱下的说道,在外面高贵圣洁无比的神树巫女,现在形象全无,琼鼻与双眼同时流着泪水,小嘴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两边嘴角都满是垂涎,柔顺的长发无规则的披在背后,因为被白浊液和香汗沾染,开始凝成鼓,更让人无法想象的是两穴内触手肉棒的肆虐,小肚子上的凸出越发狰狞,每次隆起,都几欲刺破最后一层皮肤,菊穴内的触手肉棒不甘示弱,一路把滚烫感推进到了咽喉处,当然,其实依旧是在肠道内,只是把一部分肠道拉直了。原本才微微隆起的小肚腩,现在已经凸成了一个半球,受到强烈压迫的脊柱,让薇娅连坐直都办不到。膀胱早已被灌满,只剩下尿道一点仅存的空间,这是最危急的地方;子宫和膣内同样没有幸免,好在子宫扩张潜力足够,还能忍受;最受照顾的肠道灌入的量最大,但也才灌到胃部,还有不少的空间。现在最要命的是触手肉棒带动的一股股的白浊液的震荡,这已经在试探着三穴忍耐的极限。

“不要了!薇娅,不要了!不要再高潮了!不要再灌入了!”

“要排出来!忍不住了!神树大人,饶过我吧!”

薇娅一边拼命的摇着头,一边语无伦次的说着话。但她其实也明白,规矩就是规矩,不坚持十分钟,神树不可能放过她。

好在,第二轮高潮刚被推进到巅峰的时候,两根触手肉棒停止了抽插,快速退出了薇娅的体内,此时,薇娅几乎不能思考了。不过,当排泄感彻底引爆第二次高潮的时候,薇娅还是忍不住直翻白眼。

“哈…哈…”

神树体谅的放松了薇娅的束缚,让她能坐趴在木马上休息,还用柔软温暖的触手按摩薇娅的腹部,让剩余在胃部和子宫内的白浊液能顺利排出来,一边还伸出一根触手钻进薇娅的嘴里,喂他喝下了不少的浓缩圣水,帮她恢复体力。

“休息十分钟,接下来还有两次。”

“好的,神树大人。”

薇娅既感到庆幸,也感到有些失望,三次只能算正常水平,惩罚次数多的时候会持续一个晚上,甚至数天。

第二天清晨,薇娅叫醒了还在赖床的羽音羽幻。

“薇娅姐姐,你怎么有黑眼圈?”

“没,没事,很快就会消失。别说这个了,今天你们要去皇宫受封。”

有些慌张的薇娅赶忙岔开话题。神社名义上属于罗兰帝国,所以成为见习巫女、神官和神树巫女的时候,都会得到罗兰帝王的封赏,明面上的地位,见习巫女和神官相当于伯爵,神树巫女相当于侯爵,巫女长相当于公爵。但实际上,贵族对神树巫女的敬重和畏惧都要超过罗兰帝王,所以大家基本都知道,受封只是走个仪式而已。

看着跪倒一片的大臣,和一旁腰都不弯的巫女长一行,罗兰帝王总有一股无名火,但他还是只能笑眯眯的做完全套仪式,顺带发表一些堂而皇之的话,并把赏赐发放到位。

他也是实属无奈,当年他最宠爱的小女儿被神树相中,成为准巫女,小女儿趴在他膝盖上哭着喊着不想离开父皇,他好不容易下狠心拒绝了来要人的神树巫女,结果他的皇宫就被那个巫女如入无人之境,轻而易举的从他身边带走了他的心肝宝贝,被他寄予厚望的皇家骑士长,就像是小鸡仔一样被那个巫女拎起衣领,扔出了皇宫。更可气的是,小女儿被选成了神树巫女后,他想去看望都不准,而曾今最黏他的小女儿,竟然真的归心于神树,隔几年才来看他一次,若不是再三确认没被魔法洗脑,他真的无法相信。

“唉…当年先皇势大,本想反抗,唉…”

“唉…”

见巫女长一行已经走远,罗兰帝王跟一群知情的大臣感叹起来,当然,谁都不好意思说出接下来发生的事:浩浩荡荡的帝国精锐杀到神社前,被巫女长一人全部放倒,最后在吓得瘫坐在地上的先皇旁撂下了一句话就走了。

“你要记住,神社随时可以换一个帝王,罗兰帝国只是神社的附庸而已。”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六章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八章 >>
+1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3 thoughts on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七章”

  1. 我也想变成巫女试试木馬刑,感觉神树好温柔。

    +4
  2. 希望大佬可以把神树形象具现化,哈哈,不然总有日本触手片的既视感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