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watermelon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三章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没有哥哥陪在身边,羽音愈发的紧张起来,看见另外两名准巫女同样不敢说话,羽音终究按捺住了心中的疑惑与焦虑。

穿过了一条走廊,一行六人来到了和刚才相仿的屋子里,只是屋子被隔出了三个小房间,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香甜而又醉人的气息,不过羽音没有太在意。

羽音被带到了最左边的房间里,惊喜的看见了自己的熟人。

“薇娅大人!”

同处一辆马车一个月,羽音早就熟识了薇娅,看见熟人,惴惴不安的她不禁叫出了声。

“羽音,说话不能太大声,神树大人会不高兴的。”

“…”

刚想开口应是的羽音,立刻用两只小手堵住了小嘴,转而重重的点头。薇娅回报了懂事的她一个淡淡的微笑。

“薇娅,她就交给你了。”

引导的巫女说完,就松开了牵着羽音的手,静静的退了出去并关上了门。

薇娅没有多做解释,用公主抱的姿势抱起了娇小的羽音,把她放到了由六个部分拼接而成的窄床上,这个六个部分对应着双腿、双手、身体和头部。

“薇娅大人?”

“躺着不要动。按照惯例,巫女巡礼带回的准巫女,都由巫女本人帮助净身。”

薇娅好心做着解释,但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停下,先是固定了腰部的三个束缚带,再是胸部上下的两个束缚带,这样羽音就再也不能起身了。

“薇娅大人?!”

感受到自己被东西捆住,羽音的语气变得略微慌张,但天性柔弱的她还是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这也让她错过了最后的反抗的机会。

“不用害怕,束缚带都是由顶级丝绸做成,虽然绑得很紧,但不会勒疼你。”

薇娅熟练的动作让她很快完成了羽音手脚的舒服,每只手三条束缚带,手掌则是套进了一双手套里,手套虽然柔软,却让羽音连五指略微张开都做不到;每只脚有四条束缚带,脚掌则被牢牢固定在两个垂直于床面的踏板上。现在,羽音唯一能动的就只剩下头和脚趾了。

“薇娅大人,这是要做什么?”

“张嘴,发出‘啊’的声音”

“啊~~~”

心中有疑虑,但羽音还是老实照做了,毕竟以前生病的时候,医生也这么检查过她。

然而,事情却超出了她的意料。薇娅趁羽音还没有看清,就把一个略像下弯的圆筒状的口枷送入了羽音的小嘴中。

“唔!!咳!咳!”

羽音的舌头挣扎着排出异物,但口枷被薇娅牢牢的按住,一点都没有退出来。下弯的圆筒约有七八厘米长,恰好把羽音的舌头根部压住,但刚刚的挣扎让圆筒刺激到了羽音的咽喉,使得羽音产生了恶心和咳嗽。

“放松,不排斥它就不会难受!”

略带威严的一句话,让羽音立刻安静了下来,不敢违抗巫女大人的她依话放松了舌头。果然,口枷稳稳的压住了舌根,除了有异物感和完全不能说话外,恶心感立刻消退。看见羽音不再挣扎,薇娅趁机将口枷固定到了羽音的脑后。

“嗯,很好,看在你听话的份上,就不固定你的脑袋、不蒙你的眼睛了。”

薇娅对羽音的听话很满意,给了一个不算奖励的奖励。

“哐,哐”

薇娅端上来一盘什么东西,摆在了一旁的桌子上,不过因为视角的原因,羽音看不清楚。

薇娅从盘子里拿出一大袋白色浑浊的液体,不由分说的从羽音的脚背开始倾倒。灼热的温度足以烫伤羽音稚嫩的皮肤,但羽音只能感受到白浊液带来的粘稠和温暖。

薇娅倾倒得很快,不一会儿就从脚背倒到了肚脐的位置,见一袋倒空,薇娅转身去拿另一袋。羽音现在只觉得下半身被一种奇妙的感觉统治着,温暖感让她每一寸肌肉都彻底放松,粘稠的液体就好像长袜外面又套了一层紧身衣,紧紧包裹着羽音的下半身。些许白浊液渗进了内裤,入侵到了少女下身的三个地方,有一种深层的瘙痒感随之传来。

羽音还沉浸在这种奇妙感受的时候,薇娅已经开始倾倒另一袋白浊液。感受到温暖和包裹感的小肚腩,不禁缩了缩,才微微隆起的胸部被薇娅重点照顾,就算隔着准巫女服和内衣,薇娅的两片小荷也完全浸泡在了白浊液中。胸部的直接入侵,让乳头传来的瘙痒感甚于下体,更有两乳发烫的感觉传来。

装着白浊液的大袋迅速上移,羽音甚至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滚烫的白浊液就淋在了她的双眼上。疼痛感并没有传来,羽音略微诧异的缓慢睁开双眼,除了因为瞳孔上覆盖着一层白浊液而看不太清外,竟没有丝毫的异物感,连双眼进水的感觉都没有,就仿佛白浊液本就是身体的一部分。流进琼鼻的白浊液也仿佛被吸收了一般,短暂的窒息感过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唔…唔…”

随着全身都浸泡在白浊液里,瘙痒感很快就蔓延到了羽音的全身。而且这种瘙痒不仅停留在皮肤,更深入到了肌肉、血管,甚至是骨髓里。这种瘙痒显然不是一名少女可以忍受的,柔软而又娇小的身躯开始全力挣扎,甚至带动了紧紧束缚着羽音的床。

“开始了吗?”

薇娅显然是经历过,很懂羽音现在的感受,用重重的力度握住羽音还套着白丝的小脚,然后握力丝毫不减的向上移动。纤细的双腿让薇娅即使捋到了大腿根部,也能用手掌完全包裹住。饶过了下体,薇娅开始按摩羽音的小肚腩和脸颊。忽重忽轻的力度与薇娅柔软冰凉的双手让羽音很受用,双腿、小肚腩和脸颊的瘙痒开始消退,转而被舒适感代替。

“痒…好痒!还是好痒!快按摩那里!不行,这怎么能说出口!”

羽音的内心挣扎着,不过无论得到的结果如何,她也说不出来。反而是薇娅很明白羽音现在的感受,把双手的按摩重点转移到了稚嫩的胸部上。

“下面的三穴先忍耐一下吧,需要使用专门的道具。”

微微隆起的双乳不盈一握,不过薇娅也不在意,双手完全包裹住了胸部的所有脂肪,两个可爱的乳头则被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来回揉搓。薇娅还时不时还隔着准巫女服,用小嘴轻咬上去。每一次轻咬,羽音都只觉得一股极强的电流从胸部直击大脑深处,不断冲击着她脆弱的意识。

“这…这就是母亲说的快感吗…但薇娅大人明明是女孩子…”

初尝禁果的羽音还沉浸其中,不过按摩很快就结束了,这让羽音的双眼里略有些遗憾。

“想要…还想要!好痒!更痒了!”

“巫女要学会控制自己,不能贪心。”

薇娅似乎能读懂羽音的内心,知道羽音还想让她继续按摩。而且,随着按摩带来的快感的消失,沉寂已久的三穴迸发出了完全无法忍受的瘙痒。薇娅将绑着羽音双腿的两部分分开,轻而易举的撕开了纯白的内裤,让羽音的三穴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刚刚的快感和三穴的瘙痒感已经让羽音分泌出了许多液体,不过全都融入了白浊液,没有丝毫异味。薇娅把金属的桌子推到了羽音的三穴前,桌子悬挂的箱子上有三根肉色的导管,最上面的比较细长,仅有一小撮头发的粗细,长度则有十几厘米;中间的略粗,有小手指粗,但短了不少,仅有四五厘米长;最下面的则最粗最长,粗细和大拇指相仿,长度则达到了恐怖的半米。箱子上方有三瓶和刚才一样的白浊液,对应着三根导管,第一瓶装得比较少,只有两三百毫升,第二瓶则多了五六倍的样子,第三瓶更是达到了第二瓶的两倍有余。

“这得有多疼,这真的不会扎死人?”

羽音显然把导管理解成了针,连瘙痒都一时忘记了,转而努力的抬起头,惊恐的看着三根导管,尤其是恐怖的第三根。

“不用害怕,它们不会让你疼,反而会让你非常舒服。”

薇娅拿起第一根,对准了羽音的尿穴,不顾羽音的疯狂摇头,就慢慢插了进去。有白浊液的润滑和全身肌肉的放松,导管的插入没有受到丝毫阻拦,很快被羽音的尿穴完全吞了进去。

“不痒了…好舒服…再,再插深一点!”

“诶?这就停了吗?羽音还要,其他地方也要!”

“不!不行!母亲说过,这里必须给心爱的人!这里是给哥哥的!不要!”

“可是…痒!好痒!那两个地方还是好痒!”

羽音不再摇头,只是内心的挣扎更加剧烈,在快感和背德感、满足感和排斥感之间来回摇摆,一时不知是拒绝,还是迎合。

“第二根”

薇娅没有在意羽音一秒三变的表情,只是淡淡的提醒了她一声。小穴的插入同样顺利,只是由于长度问题,瘙痒仅仅止住了前面三分之一的位置,转而让深处更甚。

“巫女的第一次必须留给神树大人。”

“第三根”

虽然羽音的嫩菊已经被白浊液充分润滑,但大拇指粗细的肉色导管还是太勉强了一点,让嫩菊上下的括约肌得以抵抗。

“放松!”

薇娅提高了音调,吓得羽音全身一松,轻车熟路的薇娅抓紧机会,将肉色的导管刺入了未经人事的嫩菊。虽然刺入过后就轻松了许多,但半米的长度也花费了不少时间。随着第三根的不停深入,羽音的嫩菊被不断地摩擦,瘙痒很快转换成了同等的快感。

“好,好舒服…还要,还要,羽音还要!”

刚刚还觉得半米太恐怖,现在却恨不得再长几米,而且嫩菊带来的背德感比小穴少多了,这让羽音能够专心享受。

“这就没有了?”

薇娅看着羽音欲求不满的表情,想着当年自己估计也是这样,不禁有些发笑。羽音没能欣赏到这绝美的笑容,因为薇娅已经去推另一辆车了。另一辆样式相同的金属车停在了羽音脸颊的旁边,薇娅从上面拿出了一条一米长、比小指略细的肉色导管,用左手按住羽音的额头,右手对准口枷留下的孔就插了进去。

“做吞咽动作!”

不容置疑的语气让羽音乖乖就范,随着每一次吞咽,导管都会深入几厘米,十次吞咽过后,半米多长的导管深入了羽音的咽喉。由于有口枷的辅助和薇娅娴熟的技巧,羽音没有感到太多不适感和恶心感。来回扯动了一下导管,薇娅确认导管已经深入胃部,就停止了插入,把导管末端连接到了装有两升白浊液的大瓶子上。

“还能忍受就点头,不能忍受就摇头。”

“哐,哐,哐,哐”

薇娅打开了四个开关,四个瓶子的白浊液都开始缓缓下降。

“唔…唔…”

膀胱、小穴、肠道和胃同时传来了温暖与填充的感觉,尤其是小穴,白浊液的冲刷让忍耐到极限的瘙痒得到了很好的缓冲,这种充实感、满足感让羽音很受用,恨不得加快速度。迟疑了一会儿,羽音点了点头。

“哐”

四瓶白浊液下降得更快了,在体内不断冲刷的白浊液,摩擦着四处器官的内壁,传出了若隐若现的水流声。温暖与充实的感觉极度膨胀,转而出现了难以描述的快感,但未被填满的地方同时出现了惊人的空虚感。

没有犹豫,羽音再次重重的点头。

“哐”

四个瓶子内的白浊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率减少,从导管内迸发而出的白浊液,激荡在羽音的体内各处,粘稠的水声已经清晰可闻。小小的身躯像气球一样胀大,没能填充白浊液的器官被迅速膨胀的四个器官挤到了两边,本就吹弹可破的皮肤甚至开始变得透明,弯曲到极限的血管好似要炸裂一般。还好薇娅及时松开了肚腩的三处束缚带,否则羽音的肚腩很可能会被挤压到爆炸。所有地方很快被填满,温暖与充实感代替了空虚感,被塞满的致命快感更是剥夺了羽音的理智,大睁着的眼睛里,瞳孔早已涣散,不用口枷的束缚,羽音也没有力气说话。

“太舒服了…太舒服了…还要…还要…”

对原始欲望的渴求,成了羽音脑子里最后的理智,但这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强烈到无法忍受的便意与呕吐感很快占据了一半的大脑,这让羽音迅速清醒了过来。

“唔!唔!!”

羽音一边发出呜咽声,一边拼命的摇头。羽音只觉得白浊液都已经从胃蔓延到喉咙,从膀胱蔓延到尿道,从肠道蔓延到嫩菊,从膣内填充满子宫,身体内的空隙被白浊液完完全全填满,随时都会爆发出来。

“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很不错,几乎没有准巫女能接受这个速度。再忍耐一会儿,马上就灌完了。”

话音刚落,四瓶白浊液同时见底,羽音如获大赦。便意与呕吐感得以没有继续发展,只是与快感各自占据了羽音一半的大脑。

“忍耐三分钟!!”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忍耐三分钟,一秒钟都忍不了!”

薇娅提高了两度的语气,让软弱的羽音硬生生的憋住了四穴中刚探头的白浊液,毕竟,没有人敢得罪巫女大人,连罗兰帝国的帝王都不敢。

“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过去多久了?”

羽音内心的嘶吼,在口枷的阻拦下,只能变成呜呜声,但噙满泪花的大眼睛,诉说着她现在有多么难受。

“极限了!真的已经极限了!呜呜呜呜~哥哥快来救羽音!”

“小穴忍耐了一分钟”

“哐”

看见小穴渗出了一股细流,薇娅淡定地记录了下来,顺便打开了一个开关,让导管末端迅速膨胀,封死了漏出来的每一寸可能。

“嘴穴一分二十秒”

“哐”

“尿穴两分钟”

“哐”

“菊穴两分三十秒,不错”

“哐”

每一声开关的声音,都如同恶魔处刑的声音,让那一处地方的排出感与快感同时达到巅峰,四声开关,如同四次雷击,彻底击碎了羽音的意识。最难以忍受的三十秒,羽音成功的晕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导管膨胀的末端已经平复,她只觉得四穴变成了喷泉,只是喷发的是白浊液。足足过去一分钟,三穴的喷发才停止,而由于口枷的阻拦,嘴穴的喷发还额外持续了一分钟。这期间,排出的快感差点让羽音再次昏厥过去,但失去白浊液填充的空虚感让她很快清醒过来。

薇娅没有松开羽音的束缚,而是把插进嘴与嫩菊里的导管接上另一根导管后,继续向前推进,各自推进了二十厘米和一米后,来到了小肠的起点和终点。插入的快感,略微缓解了羽音体内的空虚感。

“刚刚只是体表清洁与日常体内清洁,由于要面见神树,你还需要一次深度体内清洁。”

说完,又拿出了四瓶白浊液,对应嫩菊的那一瓶,比刚刚又多了一倍,羽音简直不知道怎么忍受。但无法反抗的她,只能直翻白眼。但她也说不清,自己究竟是排斥还是期待。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一至二章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四章 >>
+2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5 thoughts on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三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