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watermelon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九章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九章:滴灌刑

第二天

“啊~~~~”

羽幻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虽然昨晚被灌了不少圣水,让他的身体其实一点都不累,但他只睡了四五个小时,心理上总觉得很累。

“羽音!”

看见小心翼翼走进来的羽音,羽幻赶忙呼唤。

“哥…哥~”

其实羽音是想躲开哥哥的,因为体内的跳弹和肛塞从她起来后,就从顺应她呼吸的按摩感,变成了不断制造快感的美妙道具,微小的触手也开始蠕动舔舐,还格外照顾她的阴蒂,从醒来到吃早饭,她已经高潮过一次了。更要命的是,膀胱被完全胀满,让她走路都不得不小心翼翼,稍有不慎,积攒的尿液就可能把饱胀感推向一个新的巅峰。但她偏偏不敢拔出导管,更不敢擅自脱下内裤,只能不断地被它折磨。

“羽音,你这是怎么了?”

刚才的惊慌,让羽音忘记抵抗快感,又一轮高潮应运而生。双腿顿时被抽空力气的羽音不得不趴在羽幻的肩膀上,大口喘着气。

“就…就这么…等一会儿…”

“唔….”

一声少女的呜咽声后,羽音似乎是把什么东西暂时压制住了,双眼迷离的看着还搀扶着她的哥哥。好在,少女的狼狈似乎没有受到关注,在场的巫女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幕。

“羽音,你身体不舒服吗?”

“不,不是的,羽音没事…”

“快告诉哥哥!”

“羽音,羽音只是被穿了…穿了…”

“穿了什么?”

“触手内裤!哥哥讨厌!一定要羽音说出来!呜呜呜~~”

羽音把脸颊贴在羽幻的胸膛上,大声哭泣,好在填充液已经被吸收了绝大部分,细微的差距没让羽音察觉到。羽幻一边心里骂着该死的神社,一边不断抚摸羽音的银发,这是从小到大最有效的安慰方式。

这种安慰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们都被一番“奇景”吸引了注意力,一个或者一只,应该或许是见习巫女的生物爬了进来,牵着她的则是一名巫女。她的双手被丝绸裹在一起套入了狗爪套中,大腿和小腿被紧紧绑到了一起,又用更大的狗爪套罩住,让她只能用双拳和膝盖移动;眼睛被罩住,耳朵被塞死,从鼻子内深入肺部的导管连接着一瓶液体,替代了她的呼吸,嘴巴被开口器强制分开,舌头则被极限拉出后固定在外面;菊穴塞着一条狗尾巴,光是看剩在外面的那颗球,就知道这条尾巴一定塞得很辛苦;小穴应该是被灌入了不少的白浊液,即使是一根直径夸张的触手肉棒塞在里面,也不断有白浊液滴出;小穴和菊穴里还不断传来震动与电击的声音,应该是触手肉棒和尾巴拉珠的功劳;不断摇晃的大肚上,凸出了一块,应该是小穴那根触手肉棒功劳,胸部夹着两个乳夹,乳胶系着铃铛,每一次爬行都发出清脆的声音,铃铛的重量也应该不轻,至少少女的双峰已经被拉长拉扁;脖子上套着狗圈,巫女手上的狗绳是她与外界感知的唯一方式。

“快些吃了吧,上午还有不少的事情。”

薇娅看着已经愣神的羽音羽幻,端着两份精致的早餐,走到了她们面前。

“薇娅大人,这是?”

“这是昨晚调教的惩罚,太不听话的见习巫女就会这样,但这还不是最重的惩罚。”

“我听其他巫女说,她似乎是帝国侯爵的独生女,自视甚高,绑着还好,没被绑着,就变成了一条疯狗了,于是她就真的只能当一只狗了,这也是为她好,神树无论对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必须接受,并学会享受。”

一身轻松的羽幻和只有一条触手内裤的羽音突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连早饭都吃得更香了。

早饭后,是学习礼仪的时间,下午依旧是学习魔法和武技,如果不是晚上的淫乱生活,这里就是最顶级的贵族学院。时间很快过去一周,羽音每晚的初级调教没有太多变化,双穴配合电击的能力、控制呼吸的能力、控制高潮的能力、控制尿穴的能力以及自控力、耐受力都得到不断增强,这让她很快摆脱了触手内裤的惩罚,但由于即使加上电击,胸部扩张效果也不理想,羽音不得不穿上了触手内衣,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断刺激胸部,不断注入白浊液,让羽音的胸部随时都沉浸在肿胀感、酥痒感、穿插感和温暖感,好在阴蒂敏感度勉强到了E,让她逃过了三点刺激的命运。羽幻则是每晚在快感与剧痛中挣扎,调教进度也没落下,只是调教成果远逊色于羽音,对于羽幻而言,最大的变换是他逐渐感受不到他小兄弟的一些部位了,明明好好的连在一起,但仿佛断掉了三分之一的神经,这让他无比惊恐,但每晚小兄弟带给他的快感不减反增,这有让他很纳闷。

又是一天早饭后,与往常不同的是,今天是月初第一天。集中在教室里的十位见习巫女习惯了上午的礼仪课,这是一天难得的放松时间,但今天教授的礼仪与往常略有不同。与其说是礼仪,还不如说是神社内的赏罚,奖赏内容很简单,表现好了就可以找神树大人实现一个愿望,惩罚内容则又多又恐怖,繁多细致的犯错内容与对应的惩罚足足写成了一本书,只是惩罚的名字总让大家觉得很淫乱,嗯,这很神树。

“今天下午的授课取消,你们需要去亲身体验一种刑罚。”

“嘶~~~”

一阵吸气声从台下传来,莫名受罚,即使忍耐着每晚调教的见习巫女们也难以接受。

“巫女大人,凭什么啊?”

胆子最大的羽幻还是跳了出来。

“神树巫女,无论有无犯错,都会每月例行受罚一次,提醒我们的身心都属于神树,而不是自己。你们虽还是见习巫女,但身在神社中,同样需要遵守此规定。而且,今天你们受到的刑罚只是最轻的滴灌刑。”

居住在神社里,给人的感觉是温暖、亲切、舒适,就算神树遮天蔽日,但它本身自带的光辉足以替代太阳,但走到专属刑罚的区域时,见习巫女们总是不受控制的发抖,除了紧张害怕以外,更因为周围的环境十分阴暗,用木头建造的神社,这一片地区却是用大石块搭建的,一阵风刮过,总有怪响从石缝里发出。

十位见习巫女,就算发来的书上写着刑罚不会给她们带来痛苦,也没有谁不想逃,但多日的调教让她们深切明白了一个道理,在神社里,你可以过得很舒适、很奢华、很自由,前提是服从命令,所以她们不敢逃,只能颤抖着等待着厄运降临。

“进去吧。”

领队的巫女没有同情脸色惨白的十位见习巫女,专属滴灌刑的房间被暂时分成了十个小房间,但小房间的隔音似乎不怎么好。

“羽音,脱干净衣服,趴到刑床上去。”

“触手内衣也要脱吗?”

“是的。”

羽音看见熟悉的面孔,刚想打招呼,薇娅冰冷的命令就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能老老实实的脱得只剩一双长袜,趴了上去。

这是一张造型奇特的床,本身很柔软,也自带有令人舒适的温度,但床是拱形的,羽音光洁的屁股高高翘起,胸部有两个洞,头的地方有一个更大的洞。羽音最开始还没理解,在薇娅的帮助下,才把即将到B的雏胸和小脸放了上去,这样,她就只能看向地面了。这张床也很窄,刚好只能趴下身子,无从安放的双手很快被绑在了床腿上,身体的其他地方则是照例用束缚带绑死。

“滴灌刑是神社最轻的惩罚,根据犯错程度不同,会决定需要几个穴受刑以及滴灌的总量,这次只是让你们体验神社的刑罚,所以只用两穴受刑,你可以选择哪两穴,有嘴穴、乳穴、阴蒂、尿穴、小穴可供选择,菊穴和小穴不能同时选择,个人推荐菊穴和乳穴。”

“就依薇娅姐姐。”

羽音知道薇娅不会害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其实不用薇娅讲解,她也在发的书上看见了这个刑罚,毕竟第一条就是。滴灌刑的犯错标准很低,例如白丝的脚底、领口、衣袖等地方出现污渍就会被罚,尤其是白丝脚底,这对于神社内都不穿鞋的巫女们而言,似乎太过严苛,好在神社干净得吓人。

“放松菊穴。”

羽音刚放松,一根八厘米粗,二十厘米长的触手肉棒就被插了进来,由于是受罚,所以既没有前戏,白浊液也用得不多。

“嘶!!!”

八厘米的粗细羽音还勉强可以接受,但不会弯曲的坚硬的二十厘米长度却太勉强了,直肠显然容不下,一段结肠也被迫拉直,一种体内被捣乱的异样感一时间超过了异物感、插入感和扩张感。

“太深了,太深了!”

“噤声!”

这是薇娅能给的唯一一次提示,好在羽音足够听话,乖乖闭上了嘴巴,盯着地面发呆,任由薇娅摆布其他道具。

“羽音,张嘴。”

“啊~”

“再长大一点。”

“啊~~~”

做完菊穴的准备工作,薇娅抬高刑床,让自己能抬头看见床底,羽音可爱却略微变形的小脸以及稚嫩的双乳就一览无余了。

嘴巴里经常被塞口球、口枷、开口器,羽音早已懂得怎么配合,但这一次要戴的东西却很奇怪。这个东西的材质很柔软,还有专门的牙槽,薇娅用玉指把左边一半塞了进去后,羽音就觉得有点胀鼓鼓的,右边塞进去后就更强烈了。现在,羽音的小嘴被迫张开,所有牙齿都陷入了柔软的牙槽里,牙齿前后各有一层塞满口腔的软皮阻挡了喉咙进入空气的可能,但这还没完。这个奇特的口具还连有一个气囊,随着薇娅的不断按压,那两层软皮不断扩张,前面一层甚至撑翻了羽音的上下嘴唇,后面一层则不断向内延伸,彻底占据了口腔的所有空间。好在,除了肿胀感和异物感外,暂时没有呕吐感传来。做完这些的薇娅,又把两根鼻管插入了羽音的肺部。

不过,羽音暂时还不能理解这个口具和鼻管的作用何在。

另一边,双乳的准备也开始了,两根装满白浊液的针管被拿了出来,让害怕打针的羽音不禁一阵颤抖。

“不用害怕,打针不会疼的。”

在乳头上抹了一层白浊液后,第一根针就刺进了左乳,薇娅一边缓缓推动针筒,一边缓缓往深处插入。

【好胀!好痒!好烫!还有点麻,别在往前插了,要被刺穿了!!】

羽音用余光惊恐的看见银针完全没了进去,都快插到肺了。另一根针管也把白浊液注入右胸后,让羽音害怕到剧烈颤抖的东西来了。

【这是什么?要插到羽音的乳头里去?不可能,不可能的啊!!】

无论羽音如何抗拒,触手前端的一根圆锥形的针已经刺入乳头了,前面一小段还好,但后面越来越粗,把羽音的乳孔越撑越大,直到最后,宽度达到了恐怖的半厘米,深度也不遑多让,足有五六厘米。

【乳头!乳头要被撑爆了!!别再扩张了!别再往前扎了!羽音不要滴灌乳穴!!】

两根粗针深深没入少女敏感的双乳,让羽音的扩张感和异物感达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

当然,薇娅不会因为羽音的不情愿而停止,既然选择了乳穴,就不可能再后悔了。最后,把双乳和菊穴的触手连接到三个装满白浊液的袋子上就算准备完成了。好在羽音现在只能看见地面,如果能看见连接进菊穴的那个袋子装了多少白浊液,她一定会奋力挣扎,至少三十升的白浊液正急不可耐的等着进入菊穴…

“虽然你应该知道规则,但我还是重复一遍,此次滴灌,会持续四个小时,白浊液会匀速注入你的体内,期间不能漏出一滴,否则会有额外惩罚,明白了就夹紧菊穴的触手肉棒,本次滴灌刑就开始了。”

羽音知道逃不过,老老实实的夹紧了菊穴,薇娅也顺势打开了三个开关。

另一边,羽幻则有完全不同的遭遇,他没有受到滴灌刑,而是日常的世界之种的剥离,按照神树的说法就是:

“刑罚是神树在巫女心中建立威严的办法,你这个完全的无神论者用多少刑罚都没用,还不如继续剥离,不过也不能便宜了你,这次就狠一点把。”

于是,被单独隔音的一个小房间,传出了嘶声裂肺的惨叫。

视线回到羽音这边,白浊液溢出得很慢,菊穴内的触手肉棒的灌入速度就像正常男子不断射精的速度,让羽音产生了不断被射的奇妙快感,加之身体下倾,让白浊液的温暖顺着肠道流遍全身,这让羽音甚至悄悄小高潮了一次;双乳的灌入速度则基本上肉眼不可见,但这次刺入的粗针与往常的银针都不同,粗针会从四面灌入白浊液,让羽音胸部的每一寸都能感受到注入感和灼烧感。

【这就是滴灌刑?似乎不是很可怕,甚至还有一点…舒服…】

除了准备过程有些难受,灌入开始后反而十分舒服,一时觉得无聊的羽音,甚至开始闭眼享受,但这才开始了十分钟而已。

一小时后…

感觉有些便意袭来的羽音不禁缩了一下,不知怎么的,今天背上的束缚带比较松,让羽音有挣扎的空间,但一旁的薇娅似乎没有收紧的意思。

【我的胸?怎么感觉大了一些?】

羽音的感觉没错,她的双乳已经涨到了C,可惜这只是暂时,只有触手胸衣的改造才是永久的。

“唔!!!!唔!!!!”

一旁的小隔间里,传来了阵阵惨叫声,听得羽音一阵脊背发凉。自认为依旧很舒服的羽音不禁有些纳闷,为什么要叫得这么惨,但她不知道的是,这只是因为她身体的耐受力比其他见习巫女要高得多的原因,

两小时后…

羽音的小屁股越翘越高,在束缚带限制的空间里,她尽量把自己缩成一团,因为便意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但又因为有超大量的白浊液,体内竟然没有痛苦的感觉,只是便意和胸部的肿胀一波超过一波,逐渐濒临羽音的极限。

【快四个小时了吧?就快到了吧?羽音要忍不住了!】

羽音还能克制自己只发出轻喘,隔壁一处房间的见习巫女就算被堵住了嘴,也开始了高声求饶与剧烈的挣扎,即使求饶声透过口具根本听不清,剧烈的挣扎也不肯能摆脱束缚带。

三小时后…

【不要再灌了!!极限了!!灌不进去了!!】

羽音惊恐的发现,她逐渐胀大的肚子让背部松弛的束缚带完全绷紧,没剩下一点活动的空间,贴着触手肉棒的括约肌在不断颤抖,香汗在股间已经汇成一条消息,这些都展示着羽音忍得有多辛苦。而且,触手肉棒的只有8厘米粗,一周前就被扩张到了9厘米的菊穴,显然还有漏出白浊液的空间。

双乳更是被灌到似乎不再属于自己,在空中摇晃着的两团脂肪已经达到了萝莉不可能有的D,不断传来的酥麻感和涨裂感丝毫不逊于菊穴的刺激,更要命的是,由于不断被注入白浊液,粗针已经不能被固定,在羽音的双胸内来回游弋,不断刺激着敏感到极点的神经。

突然,一个阀门似乎被打开,早已撑满肠道的白浊液倒灌进入胃部,并一路高歌猛进,进入食道、喉咙、口腔。那一刻,羽音终于知道这奇特口具和鼻管的作用了:保证白浊液从嘴里漏不出一滴的同时,保证羽音不会窒息!

“呕!呕!!!”

虽然小嘴逃过了与括约肌相同的考验,但满溢在喉咙的白浊液产生的呕吐感是真真切切的!而且因为无能如何呕,也不能吐出来一点,让羽音的呕吐感一波强过一波。

更要命的是,隔壁似乎传来了喷发的声音,这让羽音的意志力又被击垮了几分。

四小时后…

【不要…不要…不要…】

羽音已经双眼失神,大脑在剧烈的刺激下,只剩下了维持括约肌夹紧的力气,以及说着不要的理智。就算胃部与食道依旧在剧烈收缩,甚至被完全胀满,羽音也已经呕不动了,但呕吐感依旧在刺激着大脑;小肚腩已经完全不是平时好看的样子,变成了类似不规则长方体的奇异物体,下紧压着床垫,上边被束缚带捆死,左右两边的束缚带的缝隙里还突出了不少地方。羽音的小肚腩就像是被压扁的史莱姆一样,填满了束缚带内能自由活动的每一寸空间。双乳更是撑到了E,一股股液体在半透明的皮肤下流动,偶尔还能看见无规则游弋的银针撞到岌岌可危的皮肤。

“结束了,羽音。”

看见三袋里的白浊液不剩一滴,薇娅知道,羽音又凭自己的意志力和耐受力撑下来了,但菊穴出口处,还是有一圈液体围绕着触手肉棒溢了出来。每位见习巫女的灌入量都是按照身体极限设计的,就是多一滴肠道就会被胀爆的设计,羽音菊穴处溢出来一圈,证明或是她的肠道、或是胃部少利用了那么一分空间。

薇娅拔出了触手肉棒和口具,霎时间,两股喷洒距离足有三米的喷泉从小嘴和菊穴中喷涌而出,胸部的粗针被拔出来后,薇娅见白浊液渗出的速度不够快,就用自己的玉手,仿佛是从挤奶牛乳汁一样,从羽音的双乳中不断挤出白浊液。

“啊…啊…啊…”

泌乳、排泄和呕吐带来的三重快感,让停止思考的大脑传达了最原始的指令,但这种娇喘声中,总能听出似乎已经失去了灵魂。

一大杯浓缩圣水灌进胃里,又休息了足有半小时,羽音总算恢复了神智和大部分体力。

“羽音,这一次体验刑罚,你的受刑成果不错,没有发出过大的声音,仅溢出少量白浊液,基本完成滴灌刑,很不错。”

薇娅摸了摸羽音的头,算是奖励。

“但还是要受罚,与往常一样,惩罚很轻,只是继续训练你而已。由于你的胸部还需要穿着触手内衣,尿穴前段时间也已经惩罚训练过,所以这次由你的小穴代替双乳受罚。”

羽音又躺在了清洗干净的床上,一根肉色导管插入小穴,一直到子宫口才停下。另一根肉色导管一直深入了四五米,从菊穴到达胃部才停下。薇娅为羽音穿上了此类惩罚的专属内裤,又把两个装满白浊液的袋子连接到导管末端后,绑在了巫女服的外侧两边,做完这些,就叫羽音起身了。

“这两袋白浊液会缓慢灌入你体内,不要以为量少就比滴灌刑轻松,这两袋白浊液都有利排泄的成分,灌完后能成功憋住三十分钟,两袋液体就会自动回到袋子内,袋子一旁的计数格就会亮起,十个计数格都亮起后,来找我,我帮你取下来。如果没有憋住,我会收到通知,那时你会被换上量更大的袋子,知道了吗?”

“嗯…”

看着腰间绑着的两个大袋,羽音不禁觉得羞涩,要灌入体内的东西就这么在外面挂着,深深插入身体的导管也露在外面,对于羽音来说这似乎太羞耻了。当然,这种情绪很快就变成了庆幸,因为她走出去的时候,听到了其他房间传来的声音。

“滴灌刑完成情况差,暂时不予排泄,还需忍耐三十分钟后才可排泄,其他惩罚排泄后执行。”

“未完成滴灌刑,排泄后重新开始,直至完成,其他惩罚完成后执行。”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八章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章 >>
+2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3 thoughts on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九章”

  1. 赞,支持作者。
    顺便,我总觉得,主角那个树种是用来故意坑神树的。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