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watermelon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二十章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二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十章 秋收祭(下)

“醒了?”

感受到自己正在被榨乳,小嘴里也被灌入了一股尿液,羽幻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无奈的吞下香甜的尿液,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

“刚刚尿穴被调成了自动模式,现在可要自己吸哦~我可不想你漏尿在刑架里,所以每忘记吸一次,就要遭受一次二级惩罚电击哦~”

“说起来,小妹妹的乳汁真香真甜真好喝呢~”

巫女长贪婪的喝完了羽幻的一杯乳汁,似乎意犹未尽,又打开了榨乳功能。很快,一杯乳汁在触手胖次的快感刺激下,又被榨了出来。

被连续榨乳的羽幻有些口干舌燥,但也只能无奈的看着巫女长。好在,巫女长没有为难她,而是脱下巫女服和胸衣,将自己巨大的白花花的胸脯露在了羽幻面前。

“渴了就自己喝哟~”

巫女长的乳头和胸部有几排密密麻麻的红痕,应该是刚才还被针扎着,不过很快愈合了。羽幻虽然有些害羞,但是羞耻心基本已经被扔干净了。

小嘴毫不犹豫的含住挺立的乳头,吮吸、舔舐、轻咬,很快,一股连绵的乳汁从乳孔里喷射出来。巫女长的乳汁非常香甜可口,比尿液更加吸引人。偶尔吸一吸嘴里的吸管,混合着自己的尿液一起喝下去,羽幻觉得似乎更加香醇了。

另一边,巫女长又打开了刑架的榨乳功能,继续品尝羽幻的乳汁。

“永动姬?”

嘴里还含着乳头,羽幻有些模糊不清的说道。

“嘻嘻~”

巫女长没有回答她,而是伸出一只玉手按住羽幻的两边脸颊,让她的小嘴强行打开。然后站起来,让自己的尿穴对准羽幻的小嘴。

“喝了这么多乳汁,都快要憋不住了呢~”

“咕噜~咕噜~”

这一次尿液特别多,羽幻吞得都快窒息了,才终于停下。羽幻总觉得自己的小嘴都很脏了,又是自己的尿液,又是巫女长的尿液,但是偏偏神树巫女生产的尿液完全透明无暇,就像纯净水一样,还很香甜,这让羽幻又觉得自己还是干净的。

“嗯~~~”

羽幻忍不住伸了个懒腰,被关在刑架里一天,总算被放出来活动筋骨了,其实这样有违礼仪,会被电击。但羽幻实在是忍不住,这期间她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被电得次数也不少,胃里也满是自己的尿液和巫女长的乳汁,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产的乳汁被巫女长赏赐给了神兽骑士,羞耻得想钻到地缝里,可惜巫女长连眼睛都不准她眨。

“巫女长大人,好久不见。”

分殿的外派巫女有些欣喜的看着巫女长,她们分殿管辖着罗兰帝国最大的几个行省之一,所以有三十几名外派巫女,她是分殿巫女长,可惜论实际地位,还不如神树巫女。

“伊芙,好久不见。”

“这是控制器。这位是?”

“今年新晋的神树巫女,以后的秋收祭由她主持。”

巫女长接过的控制器控制着分殿所有外派巫女的道具,她们佩戴着统一的触手肉棒、拉珠和三点跳弹,体内体外佩戴的道具她们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且如果有神树巫女在场,控制器必须交由神树巫女保管,否则才是由分殿巫女长保管。

“嗯~巫女长大人,还要准备祭奠,能不能晚上再惩罚我们。”

伊芙的语气掺杂着哀求,体内的道具一下子被调到了最高档,连她都有些站立不稳,更别说其他外派巫女了。

“只是试试看你们佩戴了什么道具,要开始了再来。”

控制器被调成了日常模式,伊芙潮红的脸色逐渐褪去,向着巫女长和羽幻盈盈一礼,缓步退出了分殿。

“羽幻,看好了,这是祭祀舞。”

巫女长一改顽皮的神色,变得庄严神圣。只见她轻步曼舞,衣袂翩跹,碧落有合歌传来,坤灵有云烟缥缈,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如蝶如玉,如梦如幻。

羽幻看痴了,以前只听说秋收祭,听说过这段此舞只应天上有的祭祀舞,第一次近距离看,是如此的摄魂夺魄。这才是她曾经向往的神树巫女,唯美、圣洁。

实际上,感受着体内体外的无数道具,连最狠的娼妓都不会允许如此对待自己,这才是神树巫女的真正面目。外人面前纯洁神圣,自己人面前纵欲无度,不过羽幻也不得不承认,她不讨厌这种生活。没有生活的负担,没有其他人的鄙夷,只需要直面内心,其他的交给神树就好了。

“小妹妹,小妹妹?小妹妹!”

羽幻终于从内心世界中醒来,还有些呆痴的看着巫女长。

“看呆了吗?没学会可是要被惩罚哦~”

“谁,谁说没学会!”

成为神树巫女后,记忆力变得非常好,看一遍也能得其形,可惜跳不出多少神韵。

“那就跳一次吧~”

羽幻有些底气不足的走到分殿中央,自己肯定是跳不出巫女长的灵动唯美的。但死马当成活马医,总得试一试。

“唔,嗯!”

怨念的小眼神投向了巫女长,可惜只换来了微微一笑。

“你不知道吗?祭祀舞期间,体内的道具都会开到最高奖励模式。”

“这怎么忍得住啊!”

羽幻恨不得现在就趴在地上专心享受,仅仅是对话的一分钟,她就已经濒临高潮,双腿发软,乳汁也开始分泌。

“忍不住也要忍哦~要是再不跳,只会越来越辛苦哟~”

“唔…”

羽幻咬着嘴唇,涨红了脸,一边对付不断旋转抽插的Y字型的触手肉棒和拉珠、时不时扎入阴蒂和乳头的银针、不断放电振动舔舐的白丝和长手套,一边还要跳繁复的祭祀舞,这明显完成不了。

第一遍,在羽幻高潮了两次后,终于跳完了。期间还因为高潮喷发了乳汁和妹汁,尿液也忘记吮吸,漏了出来,小嘴更是管控不住,跳着圣洁的祭祀舞,还发出了美妙的叫声。

“嗯!!!”

二级电击从身体各处传来,好在还能忍受。

“每一遍失败,都会被电击哦~”

“哼!还不是因为你给我佩戴了那~么多道具!”

羽幻学着巫女长的语气,幽怨的说着。尤其是想到羽音的轻松,自己更加难过了。

不过,神树给她们的要求是一定要完成的,羽幻跪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就又开始了尝试。

第二遍,第三遍…第十遍…第二十遍…

跳了二十次祭祀舞,高潮了三十几次后,终于像模像样了,勉强达到不被电击的要求,可惜比之巫女长,神韵上还是差了不少。

高潮了这么多次,羽幻有些力竭,但仍倔强的想继续练习,只是时间不允许了。

“巫女长大人,巫女大人,到时间了。”

一众外派巫女,如众星捧月般,服侍巫女长和羽幻沐浴。大家都是女生,还都是服侍神树的巫女,所以没有太多害羞,都在一起沐浴了。

“呀~巫女长大人,您还是一如既往的大胆。”

看着堆在地上半米高的一百个肛球,这些外派巫女都有些脸红。

“你们看,羽幻大人也挺厉害的,还是和巫女长大人同款的触手肉棒。”

被脱下胖次的羽幻羞红了脸,甚至都不想辩解自己是被迫的,只想把自己埋进澡池里,当一只快乐的鸵鸟。

“诶诶,羽幻大人,等一下,还没给您佩戴肛塞。”

神树巫女外出都会灌入白浊液避免饥饿,这些规矩外派巫女都知道。所以沐浴期间,都会帮忙佩戴肛塞,避免不小心漏出来。

“羽幻大人,能把您的菊穴露出来吗?”

羞涩无比的羽幻蒙着脸,鸭子坐在地上,看得外派巫女们一阵嬉笑。虽然羽幻的地位比她们高,但是论年龄,很多外派巫女都可以当她的祖宗了。所以,她们看待羽幻,更像是看待小孩子。

“能抬高一点吗?”

“对~”

在外派巫女们的一只只玉手的帮助下,羽幻还是摆出了高高撅起小屁股的姿势,放松菊穴,一个硕大的肛塞终于佩戴好了。

另一边,佩戴好肛塞的巫女长也没有专心沐浴。

“已经净身了吗?”

“嗯,按照要求,今天都完成了深度净身。”

伊芙立刻回答道。

“那把腿张开吧~”

“诶?巫女长大人,在浴池里?”

虽然脸上写着不情愿,但伊芙也老老实实的张开了双腿,把自己的下体敞露在巫女长眼前。

巫女长伸出双手,四根玉指刺入伊芙的菊穴里,温热的泉水开始灌入伊芙的体内,让她有些不适。但巫女长没有停下,而是加大力气,一直把伊芙的菊穴扩张到了极限,泉水甚至在她的下体上方形成了一个漩涡,源源不断的灌入她的体内。

“嗯~啊~~”

“菊穴应该可以了,就不知道其他地方了。”

巫女长的神色有些担忧。

“没事的,巫女长大人,这不是快达标了吗。而且,我也不害怕死亡…”

伊芙愉快的表情变得有些黯淡,别看她还是少女的外貌,实际她已经大限将至,如果不能成为神树巫女,只能与巫女长生死相隔。

“听说外派巫女都会在最后的极乐中去世,我真的不怕,只怕来生不能再服侍神树大人。”

“不准你这么想,你还有几年的时间,还有机会的。”

“嗯,谢谢,巫女长大人。”

伊芙是巫女长没有遇见神树前就熟识的好友,她的家族在斗争中失败,男丁尽数被杀。等巫女长得知消息的时候,才十万火急的从奴隶营里把她救了出来。巫女长央求神树,给了她一次特别测试的机会,可惜她的资质终究不够。

沐浴完成后,外派巫女们又服侍巫女长和羽幻穿上了大胆的道具,巫女服自动变成了祭祀礼装,天然去雕饰的绝美脸颊上,也难得的画上了淡妆。

“看,是巫女大人!”

“今年竟然有两位?!感谢神树大人赐福!”

看着台下乌泱泱的人群和一束束绚丽的霓虹,羽幻总觉得双眼都开始模糊,时间流逝也变得缓慢,不禁感慨,这真的是她熟悉的人间吗?感受到体内跃跃欲试的道具,她知道她该起舞了。

欲唤凌波转清影,明珰乱坠入云惊。夜寒惊坐神犹在,不知此舞人间绝。

一曲舞罢,巫女们匆匆离去,只留下早已失神的人群…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九章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二十一章 >>
+17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