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watermelon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五章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扩张

刚被薇娅牵进房间,羽音就自觉地躺到床上去了,就差没把自己绑起来了。听话的羽音很让薇娅喜欢,好心的说道:

“羽音,神树给你定的标准是小穴和菊穴要同时达到8厘米的扩张才算合格,不过不用担心,姐姐相信你能扩张到的。”

“薇娅大人,扩张会疼吗?”

老老实实躺在床上的羽音扭头看向正在束缚她左手的薇娅。

“有白浊液,不会。”

说着,薇娅就把羽音的三穴涂上了几层白浊液,还细心的把手指伸进菊穴和小穴,让内壁也充分沾满了白浊液。

“羽音相信薇娅大人。”

被绑好的羽音听到不会疼,略微放下了心。

“放松,羽音,要插进来了。”

羽音立刻照做。两根有些冰凉的扩张棒就这么插入了不设防的小穴和菊穴,另一根被白浊液充分润滑过的细管也插入了尿穴。菊穴的扩张棒插得比较深,估计深入了十五厘米,小穴的依旧很浅,只有四五厘米,离处女膜有一段安全距离。

【羽音的三个地方又被插进去了,好羞耻,不过好舒服呀,尤其是插入的时候,那种渐渐填满的感觉…羽音,羽音在想什么羞耻的东西呢?】

“尿穴没有扩张要求,但是要求在菊穴和小穴极限扩张的时候,也能插入导管。”

“羽音,就不给你测量了,直接给你扩张吧。”

薇娅知道,测量不过是走个程序,神树为每位准巫女定下的要求从未有人直接测量合格,说到底,神树是想考验每位准巫女的耐受力。

说着,薇娅就把十几根末端是贴片的导线围绕着菊穴和小穴密密麻麻的贴了一圈,贴上去之前,薇娅还四处按了按,似乎是在找合适的地方。羽音以为准备工作要完成了,不过她还是低估了神树想得有多全面,薇娅又拿出了三十根肉色的导线,打开扩张棒的末端的盖子,就这么通过扩张棒中空的地方,让羽音的菊穴和小穴里各自多了二十根和十根导线。这些导线像是有生命一般,刚刚进入羽音的身体就四散开来,各自找准一个地方,长出薄薄的贴片,牢牢吸附在羽音的阴道壁和肠壁四周。体内传来被人吸附的感觉,羽音不禁缩了缩身子,但紧缚着她的十几根束缚带没有让她如愿。好在,已经熬过净身的她,这点程度的刺激就算没有白浊液的辅助也能抗住。

【这是什么东西?吸附在羽音的里面,感觉好奇怪?】

“做好心理准备,开始了。记住,无论如何,不允许叫出声!!”

羽音畏惧的点了点头,薇娅回以微笑,然后就无情的打开了开关。

“滋滋~”

“唔!”

【好麻!好胀!为什么止不住颤抖!】

电流声传来,密布在小穴和菊穴的几十根导线精准的刺激了羽音的每一块肌肉,虽然事先抹上了不少白浊液,感受不到痛觉,但如同几十根粗针扎得皮开肉绽的奇异感和难以抵抗的酥麻感,让羽音就算最好了十二分的准备,也差点叫出声。小穴和菊穴四周分布的肌肉更是剧烈收缩,几乎都快收缩成一根根红线了,若不出扩张棒的干涉,现在的小穴和菊穴早就闭合得连水都渗不进去。更夸张的是,因为电流的刺激,膣内和肠道极具收缩,尤其是肠道,一阵又一阵仿佛波涛的蠕动,带得羽音全身都开始震颤。

“很好,如果刚才你叫了出来,你就失去资格了。”

羽音被这句话吓得不轻,但她现在更需要做的是与电击继续对抗。

“哈…哈…哈…”

【终于结束了,酥麻感一点都没消退…】

没多久,薇娅关掉了开关。电击只持续了三十秒,但刚刚过于强烈的刺激抽走了羽音不少的体能,一时忘记呼吸的她正在大口喘气,希望借此恢复一些体力,应对接下来的扩张。电击停止后三十秒,刚刚紧绷的肌肉已经变得十分松弛,这是肌肉极度收缩后的自然放松现象。薇娅当然不会放过这大好的扩张时机,两只手各自握住一个气囊,快速的向着扩张棒充气,直到菊穴和小穴四周出现红痕,才停止充气,顺便又抹了一层白浊液,还透过中空的缝隙,为羽音两穴内注入了一些。由于刚刚就不是羽音的极限,这一次电击收获了扩张棒膨胀一倍有余的成效,达到了5厘米,薇娅还比较满意。

“又要开始了”

【还有?!羽音真的受不了了!】

白浊液的温暖感和包裹感让羽音很受用,菊穴和小穴传来的扩张感也转换成了快感,但她还没来得及多加享受,恶魔的低语又传到耳边了。

“唔!!”

到嘴边的叫声被硬生生的用最后的理智憋了回去,甚至嘴角都为此被咬破。不过薇娅贴心的抹上了少许白浊液后,嘴角的伤痕连带血迹都立刻消失。

【不行了!不行了!太麻太胀了!羽音要死了,要死了啊,哥哥快来救羽音啊!!】

这一次,电击时间更长,达到了一分钟,电击强度也比上一次更强更猛,上一次是粗针扎进去的奇异感,这一次是手术刀直接划开肌肉的奇异感,上一次是肠道和膣内的蠕动带动身体的颤动,这一次是全身不受控制的抖动,若不是白浊液的麻痹和修复效果,这根本不是人体可以承受的电压。

一分钟的时间内,电击导致了大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羽音两侧的嘴角留下了津液组成的小流,眼里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个不停,完全模糊了视线,琼鼻里也流出了两条清澈的小溪,若不是尿穴在净身过程中被清洗得非常干净,现在的羽音估计会很难堪,饶是如此,膀胱内残存的白浊液也从导管缝隙里渗了出来。难得的休息时间,羽音想用手擦拭,但很快想起来自己被绑得死死的,不过,就算没有被绑,她现在也没有力气抬起手来,刚刚与电击的对抗已经达到了她体力的极限,现在连大口喘气都力气都没有了。好在,薇娅很懂得被绑在床上的准巫女的想法,用名贵的丝巾给羽音擦拭了一番。

【活下来了吗…还是好麻好胀,但也好舒服…明明觉得有些地方都烂掉了,为什么会这样?接下来还会继续吗?】

这次休息的时间很长,足有五分钟,守护双穴的肌肉松弛到了夸张的地步,刚刚还紧贴着扩张棒的肌肉,现在出现了不少的缝隙。薇娅就像刚才一样,扩张到七厘米停了下来,然后又加涂了一层白浊液。

【好胀好舒服….羽音的那两个地方快胀不下了,扩张得太极限了!饶了羽音吧!】

“谢谢…薇娅…大人…”

懂事的羽音没有因为被极限扩张而反抗,反而是挤尽全身力气道谢,想为刚刚的伤口处理和擦拭道谢。看见羽音如此懂事,薇娅欣慰的一笑。只是,羽音的下体现在就有些恐怖了,原本娇小的两穴都达到了七厘米的扩张,若是拔出扩张棒,现在就能看见两个粉红色的黑洞,都快能放进一个小拳头了。

“不用勉强自己,羽音已经表现得很不错了。几乎没有准巫女可以忍耐第二强度的电击,不过,接下来的电击就算是我们巫女,也很难直接承受,对你们准巫女来说,需要一些辅助了。”

【还有更强的电击!?羽音不要,真的不要了!!】

说罢,薇娅又拿出了一些束缚带,把羽音束缚得更结实了,就连手指脚趾都没有放过,额头上也被绑上了一跟束缚带,这是为了防止她过度挣扎。双眼被金色的丝绸蒙了数层,完全看不见光亮,这是为了防止她双眼无法闭合而受到光线刺激。鼻子被滴入一些白浊液后,插入了两根直达肺部的导管,这是为了防止她窒息。

【吸进来的气体好奇怪,香香甜甜的,但让脑袋晕乎乎的,眼睛也看不见了,身体还是只能感觉到酥麻,羽音好怕…】

“羽音,张嘴,闭气。”

羽音勉强张开了樱桃小嘴,薇娅顺势把杯角放到了羽音的嘴唇处,一大杯浓缩圣水与白浊液的混合体缓缓倒进了羽音的胃里。

【好好喝,圣水…白浊液…应该就是这些】

喝完,薇娅把一团仿佛有生命的粉红色肉球拿了出来。

“把嘴张大一点”

“啊~~~”

浓缩圣水很快见效,羽音的体力完全恢复,得以费力的把樱桃小嘴张得大大的,可塑性很强的肉球收缩成了椭圆形,缓缓滑入了羽音的嘴巴,让羽音嘴巴维持大张的状态,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填满了羽音口腔的每一寸空隙,这是为了防止牙齿的过度咬合。现在,羽音全身没有一处地方可以挪动一厘米,眼睛看不见,琼鼻只能呼吸导管里香甜的气体,小嘴完全被堵死,别说是发声,就连吸气都不可能,皮肤更是因为刚才的电击而只剩下酥麻感,全身就只剩下耳朵还能听见薇娅的话。

【连话都不能说了,呜呜呜…后悔的余地都没有了…】

薇娅这一次不仅在两穴四周涂抹白浊液,就连身体也薄薄的涂抹了一层,更是向下体的三穴注入了不少。突然,羽音感觉有针扎入了双手,不过手背早就涂抹过白浊液,只是有点异样感,带动手背的肌肉缩了缩而已。

“不用害怕,这是往你的血管里注入白浊液。”

听到解释,羽音立刻配合的放松了双手,让针管的插入更顺利。注入的时间有些长,持续了十分钟,而且两袋流空,薇娅立刻换上更大的两袋。但羽音只剩下听觉,对时间没有太多的概念,更不知道自己的血管里被注入了如此恐怖的量的白浊液,只觉得自己全身麻麻的,对不少地方都失去了感觉。白浊液本来只会屏蔽痛觉,要到屏蔽所有感觉的地步,需要非常大的量。而之所以要提前让准巫女丧失四感,是为了让准巫女可以完全放松,用这十分钟时间,保持最佳的体力迎接第三强度的电击。

【为什么感觉不到手掌了?手臂的感觉也好模糊…羽音这是怎么了?】

在惴惴不安的等待中,羽音终于听到了薇娅的声音。

“要开始了。”薇娅把小嘴凑到羽音的耳旁,悄悄地又说了一句:“电击会持续三分钟,无论如何,也要保持一分钟的清醒。”

【三分钟?怎么可能!这真的会死人的啊!羽音不想当巫女了,饶过羽音吧!但是…大家花了那么多钱培养羽音…呜呜呜…】

羽音想点头,又想摇头,但发现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在心里默默挣扎着。

“我数到三就会按下开关”

【不!不要!!】

“1…2…3”

“哐”

电流比声音更快,在羽音听到声音前,全身肌肉就因为超强的电流极度紧缩,原本松弛时有两指宽的肌肉,现在只剩下了一根细线的宽度,紧绷到随时可能勒断。这一次,不仅肠道有剧烈的蠕动,就连胃和食道都开始做着不安分的起伏,刚刚喝下去的圣水和白浊液险些吐出来,还好嘴巴被肉球彻底堵死,才又流了回去。电流穿过两穴,刺激着所有器官超负荷对抗,出现了损伤则由血液内的白浊液修复,比较脆弱的脾脏更是直接崩碎,但很快又由白浊液完全修复。体表传导着强烈的电流,以至于不断地出现焦痕,又不断地被白浊液修复,血管成了电流的一根根导线,好在血管内也是白浊液最多的地方,所以还不至于断裂。当然,现在最惨的一定是两穴,薇娅甚至能闻到肉烤糊的味道,不过有大量白浊液的内外修复,羽音的两穴反而变得更加晶莹剔透,紧缩的肌肉几近把扩张棒勒断,扩张棒还随着两穴的震颤上下摇摆,两穴内大量分泌的汁液甚至稀释了一部分体内的白浊液,让扩张棒的中空处喷出了一阵阵半浑浊半清晰的液体。

“唔!!!唔…”

【要死了!要死了!一分钟…思考…思考…不能……】

如此强烈的刺激,羽音不可能忍住不叫,但她的嘴被肉球封死,叫不出声。而且随着电流统治大脑,大脑下达的一切指令完全无法传送到任何地方,甚至思考都成为了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现在就算是哥哥的名字,她都回答不出来。随着电击的继续,羽音开始还能感受到全身如同被分割成无数块的奇异感和每一个细胞都呐喊着的酥麻感,但很快就连这种感觉都消失了,大脑只觉得白茫茫的一片,眩晕感不断冲击着最后的意识,羽音完完全全是靠着惊人的信念,死撑了两分钟,然后双眼一翻,华丽丽的晕过去了。

当羽音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正被薇娅抱在怀里,所有的束缚都已经解除,但肌肉依旧在隐隐抽搐,全身各处也残存着酥麻的感觉。羽音抿了抿嘴,残留着圣水的味道,猜想着大概又被喂了不少的圣水。

“羽音,你成功了,甚至扩张到了9厘米。”

薇娅语气里难得的有点开心,她掀开羽音的裙子,让羽音看见自己的双穴上,还插着狰狞的两根扩张棒。9厘米,远远超过了这幅娇小身体的承受极限,甚至连四周的骨骼都被移位了,但白浊液配合电击就是能完成这种对身体的奇妙重塑。羽音不仅感受不到痛苦,反而觉得这两根恐怖的扩张棒让她非常舒服,扩张感几乎转换成了同等快感。不过,羽音的神色里还是露出了难堪,有这两根扩张棒在,肯定穿不上内裤,这怎么见人呀。

“不用担心,扩张棒在面见神树大人时就会被取下来。”

薇娅是过来人,很明白羽音现在的想法。

另一边,羽幻还在为最后一厘米做着冲刺,似乎是因为他的男儿身,让他总能受到神树的照顾。他的扩张方式连巫女长都没见过,不是用电击,而是由神树的触手直接扩张。他的菊穴里已经塞进去八十六根非常细小的触手,现在第八十七根正在四处寻觅空隙,用力的往里面挤。菊穴外,巫女长涂抹白浊液的手没有停下过,菊穴内,八十六根触手同样缓慢分泌着白浊液。

“要死了!要死了!别塞了!让我做什么都行,别塞了!!!”

羽幻感受不到痛苦,但雏菊不断撕裂又愈合、肠道不断崩开又合拢的感觉同样很不是滋味,更何况,雏菊被极限之上的扩张,让有地球人灵魂的羽幻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他的大叫声巫女长没有制止,也没有给他带口枷什么的,因为神树专门给了她旨意,仿佛是恶趣味,就是想听见羽幻的惨叫。不过在扩张开始的时候,羽幻同样被加了束缚带,任他如何挣扎都是徒劳。最后嗓子吼哑了,力气挣扎没了,只能一个人流着无限悲伤的泪水,默默地数着触手的根数。

到一百根的时候,菊穴刚好到了10厘米,他本以为终于可以结束了,哪知道神树压根没打算收回这些触手,一百根触手就这么被巫女长斩断根部,剩下的部分全都留在了羽幻的菊穴中。而且失去了神树的控制,一百根细小的触手就像一百根细小的断了身体的蚯蚓,在羽幻的菊穴内疯狂摇摆蠕动,让羽幻只觉得一阵阵的恶心。

巫女长解开了羽幻的束缚,但羽幻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菊穴被插成这样,怎么也不可能走路了。巫女长同样明白羽幻的感受,把他公主抱在怀里,甚至让羽幻享受香香甜甜的洗面奶,这是连帝王都不敢幻想的东西,当然,享受的本人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穿这一身准巫女服就已经够羞耻了,现在下身插满了一百根触手,短得过分的裙子不能完全挡住触手,这要怎么见人啊?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四章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六章 >>
+2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One thought on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五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