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watermelon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六章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六章:面见神树

关于下体的事,重新见面的羽音和羽幻很有默契的保持了沉默,就算羽音非常好奇哥哥的下体里塞得是什么,跟大家都不同,而且长相如此怪异。

这种尴尬没持续多久,因为巫女长放下羽幻就走到了前面,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

“大家终于可以面见神树了呢~今年罗兰帝国能留下你们十个人,很不错哟~”

【十个人?刚才不还有二十个?】

显然,大家都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扩张棒上,而没有在意这一次淘汰了整整一半的人。第一轮电击叫出声会被淘汰,第三轮电击提前晕过去会被淘汰,扩张不达标会被淘汰,对身体耐受力和内心意志力的严苛要求,使得粗选一轮的准巫女能有三分之一可以面见神树都不错了,但说是粗选,其实已经是万里挑一了。

这些准巫女们还不知道,更可怕的还在后面。获得面见神树的资格,只是摆脱了准巫女的称号,转而获得见习巫女的称号。不过,见习巫女就已经必须把身心完全奉献给神树。如果见习巫女通不过考验,无法成为神树巫女,神树也会回馈她们一些东西,例如容颜不老和强大的魔法武技造诣,但不会获得永生,也不会获得在神社居住的资格,而是去其他分社做神官,不过她们也会被神树遍布全大陆的根茎照顾到,各种意义上…当然,如果只是成为神官,帝国给的奖赏就会缩水十倍。

严苛到发指的标准和层层淘汰的制度,直接导致了从神树出现开始的五百年来,就算神树巫女会获得永生,而且从未意外死亡,现在的人数也依旧不足五百人。

因为大家的下体都插着夸张的扩张棒,连动一动脚都费劲,更别说穿戴完成面见神树前的服饰了,所以她们再次享受到了帝王都无法享受到的待遇,每人身边都有两位巫女帮助其更衣。几乎没有配饰的准巫女服和纯白的长袜都被脱下,因为准巫女们都只能张着腿应对扩张棒,已经够羞耻了,以至于当面被脱衣服的时候,竟然没有人反抗。重新穿在身上的,依旧是红白为主调的巫女服,但领间多了一颗名贵的蓝宝石,衣服的用料除了名贵的天蚕丝,红色部分还夹杂了金丝,白色部分则有白金丝,背部则是白底上缝了金色的神树图案,新套上双腿的两条长袜依旧是纯白的,但多了不少金色的花纹,袜口处的一排小树图案最为精致。饶是如此,这套衣服竟是比刚才更加轻飘飘的,还不起一丝褶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秀发则是依据各自的发色和长度,被打造成了各种各样的发型,唯一相同的是,每个人头上都有好几颗价值连城的宝石。

前往面见室的一大段路是巫女长领在前面,十名巫女抱着准巫女过去的。当然,面见室的最后一小段路,只能插着狰狞的扩张棒,自己想办法过去。

“好~~这是成为见习巫女的最后一道考验哦~大家加油~”

说实话,大陆所有人都憧憬着高贵、美丽而且永生的神树巫女,但被选中的少女们,根本没有想到她们会受到这种待遇,简直比卖身娼馆还惨。不过,反抗太激烈的都被淘汰了,剩下的十位,除了羽幻如何反抗都不被淘汰外,要么是做好一切心理准备的,要么就是像羽音一样性格软弱、逆来顺受的。

第一位准巫女被放进了门沿,她还在挣扎起身的时候,两位巫女就关上了门,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五分钟后,又一名紧张得脸色发白的准巫女被放了进去。

第六位,轮到了羽音。

方才,把她抱在怀里的薇娅悄悄告诉她,从被放进去开始,成为见习巫女的最终考验就开始了。不想放弃的羽音用尽全身力气想爬起来,但奈何下体的两根扩张棒实在是不给机会,大张的双腿刚有闭合的想法,两穴就传来胀痛的悲鸣,但羽音实在不敢私自拿下扩张棒。在地上挣扎了两分钟,香汗已经密布双鬓,但就是站不起来。

【呜呜呜…好胀,双腿完全合不拢,怎么办…不行,不能让神树大人等太久】

下定决心的羽音保持双腿张开的姿势,用手肘撑地,一点一点的爬过去,好在神树应该早就知道了巫女们的前进方式,地面格外的柔软温暖。神树的树干距离门边仅有十米,但从小几乎是被供奉起来的羽音体力太差,香汗掉落了一地,但也才爬了五米,体力也基本透支了,更可怕的是,小穴的扩张棒本就插得不深,这么一折腾,竟然感觉要落出来了。羽音不得不分出不少的力气,夹住两根扩张棒,让它们不再往外掉。

“哈…哈…”

【真的,真的不行了…】

透支体力的羽音再也不能撑起来,只能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气,剩下的半米成了不可逾越的距离。

【这是…什么?】

精神有些恍惚的羽音感受到四肢被滑腻、柔软而又温暖的东西缠上了,刚想挣扎,就被这四条奇怪的东西强行分开了四肢,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大字。接着,柔软的地板突然向上生长,羽音就像是被几十只手拖起来一样,悬在半空中。突然的变故让羽音又慌又怕,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这里是神社最核心的地方,现在这些奇怪的东西,一定和神树有关。她平复了情绪,不再挣扎,反而配合起触手来。

三条新的触手从地面长了出来,一条很细,另外两条刚好8厘米。粗的两条触手缠上了扩张棒,轻而易举的拔了出来,毕竟羽音的小穴和菊穴早就适应,而且方才还掉出来不少。

【插进去的东西被取出来了…那里,好空虚…羽音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看见周围一圈粉色、内里黑洞洞的两个小穴,两条触手趁着还未开始闭合,立刻填满了刚才的空洞。

【又!又塞进来了!好…好舒服…可惜好像比刚才细一点…想要…再深一点…】

白浊液的不断改造,让羽音拥有了足够的敏感度,1厘米的差距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但她似乎还没有猜到触手要对她做什么,直到她感到小穴的触手在那层脆弱的膜前试探。

“从今日起,你即是见习巫女,你是否愿意将自己的全身、将自己的灵魂奉献于我?”

分不清性别的声音从神树的树干内传来,羽音知道,决定她今后全部命运的时刻到了。只可惜,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我愿意!”

【但能不能不要夺走那里!起码第一次要留给哥哥!】

羽音回答得很坚决,但内心依旧抗拒。只可惜,神树的触手并不在意,从听到的愿意的那一刻起,就继续前进了。

“痛!好痛!”

“不要…不要…明明是想…呜呜呜…”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羽音不能把第一次给你了】

薄薄的处女膜无法阻挡触手的前进,被粗壮的触手毫不留情的刺破,处女膜后的膣内没有扩张,被如此粗暴的对待,让羽音不禁大叫出声来。但很快想起要噤声的她,只能低声抽泣。

这是神树唯一一次会让巫女感受到痛苦的时候,也是唯一一次不会使用白浊液的调教,这是让巫女用切身之痛,永远记住这神圣的时刻。既是破身之时,更是终生奉献于神树之始。

粗壮的触手在子宫口停住了,没有白浊液的辅助和提前的扩张就入侵子宫,这对刚成为见习巫女的她们太苛刻了。但菊穴的插入从一开始就没停止,柔韧而又粗壮的触手绕着肠道一圈又一圈的前进,几乎沾满了肠道的所有空隙,太窄的地方甚至会因为过度膨胀,而让羽音的小肚腩凸出一块。

【那里,好舒服…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羽音一如既往的更能接受菊穴,专心享受被快速插入的快感,以及体内传来的填充感和温暖感。触手回应着羽音内心的渴望,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到胃,到食道…

“呕!唔!!!”

从喉咙突如其来的触手入侵了羽音的口腔,红唇未能挡住触手顶端的前进,粗壮的触手很快就破嘴而出,但也到此为止了。尿穴那根极其细小的触手早在羽音全心关注菊穴的时候,悄悄插了进去,甚至传来的痛觉都被过度快感给屏蔽。三根触手停了下来,就这么静静的占据着羽音全身的空隙。可惜羽音现在却很难受,虽然快感强烈,但菊穴那根粗壮的触手就这么霸占着未经扩张的喉咙,让她窒息感愈发强烈,甚至渐渐感受不到快感了。好在,她刚要到极限的时候,三根触手就开始快速的拔出,没过多久就彻底离开了羽音的身体。

粉红色的两个大洞彻底失去了依存,随着羽音的呼吸一张一缩,渐渐变小。

【好空虚…好想被插进去东西…羽音不要下面就这么缩小…羽音,羽音好奇怪…】

这一次,神树没再回应她的内心,而是伸出了一些小触手,长出电极片贴在两穴四周,再分泌了一些白浊液后,就开始释放轻微的电击辅助两穴收缩,一阵麻麻的感觉过后,羽音的小穴彻底变回原样,至少外观上是这样。但内里,其实一边保持着处女的紧致,一边又随时可以扩张到夸张的地步。

【下面都闭合了呢…空虚感小了不少…但还是好想被扩张】

一名巫女及时的进来了,看着地上的点点落红,她明白了神树的决定,抱起还有些脱力的羽音,轻声说道:“欢迎你,可爱的见习巫女。”

另一边,急不可耐的羽幻再又等了三个人后,才终于轮到他。

【偏偏是最后一个人,又是神树的照顾?】

虽然羽幻同样插着一百根蠕动着的触手,但只有菊穴,而且是男孩子,所以这十米对他来说轻松不少,挣扎一会儿就过去了。但迎接他的不是神树的触手,而是一个泛着金光的人,虽看不清面容,但从体型看,应该是女性。

“你就是神树的本体?”

羽幻也不忌讳,分开双腿就坐在了地上。

“是的,世界之种。”

“你叫我什么?”

“世界之种。”

【这么快就暴露了?不可能吧?我体内的种子,可是神明藏的啊!】

“什么奇怪的名字,我叫羽幻!”

“不用辩解了,主神的手段的确高明。特地从万千世界中找来了完全不信神明的特异个体,让我完全接收不到你的思念;把重要部分都瞒了下来,让你意识不到你有多重要;还用世界之种将你伪装成男性,甚至依旧不放心,再加上了羽音来吸引我的注意力,很好,真的很好!”

“所以,你要怎么做?”

见完全暴露,羽幻彻底看开了,反正莫名其妙地被神明从地球抓走,就已经让他哔了狗了,现在算是万念俱灰了。

“配合我,让我从你的体内剥离世界之种。”

“凭什么?”

“世界之种会给你成为主神的资质,但它其实只是以你为养料,你成为主神的时候,就是它发芽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和万界,包括神界在内,完全隔离,所以,现在能救你命的只有我”

“我身为地球人的心早就死了。”

“但你身为罗兰帝国人的心没有死,你的妹妹在我手上,要杀死全村的人也只需要随便一个命令。”

“你!哎…”

凡人之躯,哪来和神明周旋的余地。

“那你起码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死也要死个明白!”

“我是神界的异类,他们叫我魔神,但我只是想变革神界而已,让那群只知道吸收信仰而不做事的神明遭到应有的惩罚!可惜,失败了,所以逃到了这个世界。但我偷走了神界至宝:神树,他们拿我没办法,于是他们想到了世界之种。神界的几位主神本来用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影响力,派了人来辅导你茁壮成长,等世界之种发芽,就会剥夺完数界的一切生机,神树自然会因此而死。但他们没想到,你的存在,我一开始就感应到了,辅导你的人早被我的巫女杀死了。”

“而且,你不会死,你拥有成为主神的天赋,14岁正是开始培养的最佳时机,我不可能浪费。”

“那还真是谢谢,所以,你干嘛要把神社弄到像娼馆一样折腾凡人?”

“你错了,神树巫女都不再是凡人了,她们自己没有察觉,但巫女长她甚至已经比肩主神了。至于为什么这样,我已经与神树融为一体,而神树本就是繁殖和交媾的图腾,这个理由足够了吗?”

“好吧,反正我也反抗不了,任你来插吧。”

“嘻嘻~你似乎很期待?”

羽幻小脸一红,别过头去不说话。

“今天不会的,今天只是一个仪式,让见习巫女彻底信仰我而已,至于你,完全的无神论者,我不抱希望了。不过,接下来的调教可是一个都不会落哦~”

说完,金光消失,顺便还收走菊穴内的触手、帮助羽幻闭合菊穴。

刚做完这些,巫女及时的推门进入,应该是神树早有通知,就算没有看见地上的落红,她也没有清除羽幻的记忆,而是把羽幻抱进了见习巫女的房间里。此时,房间里加上羽幻,也只有五个见习巫女了。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五章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七章 >>
+1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3 thoughts on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六章”

  1. 牛逼,背景和世界观是神仙打架的节奏。要是世界之种再来个反转配合哥哥恶坠黑化去调教妹妹就更牛逼了。。。

    0
  2. 世界观有点意思啊!很期待后面发展就是 (>^ω^<)!就是作者大大有点短2333不够看啊!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