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watermelon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八章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八章 审问

“先来点开胃菜吧。”

拍拍手,四头羊被牵了进来。把束缚樱舞和樱雪的刑架放平,脱掉她俩的袜子,在她们的玉足上抹了一层厚厚的盐。由于天花板是一面大镜子,所以樱舞和樱雪能清楚看见对方,也能清楚看见审问官要对她们做什么。

“你要对我们做什么?我们可是公爵的女儿,有王国公主的身份!”

“你们能被关在这里,证明我们早就做好万全准备了,你们敬爱的父亲,应该收到你们的死讯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嘘~~~与其现在大吼大叫,不如留下体力,对付接下来无休止的严刑。”

羽幻捂住樱舞和樱雪的小嘴,她俩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恐惧。

“哈哈哈~~”

触手化作的山羊装作非常享受盐分的样子,卖力舔弄着她俩如玉的脚底,不断拨弄着她们的笑神经。

“就这?哈哈哈哈!!我们,哈哈哈!!!不可能,哈哈哈!!说!”

“咳咳!!哈哈哈~”

樱雪一边笑,一边费力的嘴硬,期间还背了气,差点窒息了。

“不急,美妙的还在后面。”

羽幻动手,粗暴的撕开了她们的宫廷礼装,只留下纯白的蕾丝内衣和胖次。被如此猥亵,樱舞和樱雪都剧烈挣扎起来,刑架都不断晃动,发出吱吱的声音。

“想咬舌自尽可不行,不愧是公爵的女儿,把自己的贞操看得比命都重要。”

口具蛮横的塞进了她们的小嘴里,让她们的小嘴不得不大张,香舌更是被扯了出来,固定在外面。

给她们戴好口具,羽幻又在她们的小肚腩、腋下、手掌心等等敏感的地方,涂上了盐。她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山羊走过来,在惊恐和被猥亵的感觉中,任由山羊舔遍全身,刺激身体里的每一条笑神经,无法反抗,甚至连求饶都做不到。

没过多久,樱舞撑不住晕过去了,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情况,但羽幻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她,两根导管深入肺部,高浓度的氧气洗刷了肺部的每一处空间,口具更是悄悄分泌了圣水,让樱舞和樱雪不得不清醒过来,保持高度的敏感。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说不说?”

樱舞和樱雪都倔强的摇了摇头,眼神里,除了恐惧,还有坚定。

羽幻当然不会同情她们,撕开她们的胖次,期间还不得不加固了束缚,因为挣扎得太厉害。

“好好看这自慰棒吧,这是要夺走你们第一次的东西。”

沾满了蜂蜜的自慰棒在她们眼前晃悠,即使身体完全不能动,但唯一自由的小脑袋还是疯狂摇动。其实自慰棒就是触手肉棒,蜂蜜则是白浊液。

“你们似乎想说什么?我要取下你的口具,但是胆敢咬舌自尽,我就当着你的面,让这些公山羊强奸了你的妹妹,明白?”

樱雪点了点头,羽幻顺势取下了口具,暂时赶走了山羊。

“不要这么做,不要!”

“你是犯人,我是审问官,你没有请求的余地,除非你愿意提供证据。”

“不可能!”

“那没得谈。”

“呜呜呜!!!”

樱雪还想说什么,但羽幻粗暴的把口具又给她戴了上去。

“便宜了这根自慰棒了,要夺走两位公主的处女。”

“先是妹妹呢?还是姐姐呢?”

自慰棒在樱舞和樱雪的阴唇处来回摩擦,但始终与小穴口若即若离,让她们的下体一阵瘙痒。

终于,自慰棒停留在樱雪的小穴口前,似乎即将一贯而入。樱雪也认命的闭上了眼,她觉得,至少能多保留一会儿妹妹的贞操。

“还是先姐姐吧~”

“唔!!!”

然而,惨叫却是从妹妹那里传来。

“骗你的~”

自慰棒在樱舞的小穴里长驱直入,一直捅进了子宫最深处,让蜂蜜布满了膣内和子宫。由于还有山羊舔舐带来的剧痒,樱舞没有发现为什么被粗暴的破处,却没有剧痛。

【那里,那里不对!】

樱雪在心中哀嚎着,小脑袋也摇晃着,可惜羽幻另一只手上拿的就是拉珠。菊穴口被顶开,为了尽量减少异常,拉珠只有一厘米的直径,但却有三十厘米长,在樱舞的肠道里肆虐。

【感觉,感觉好奇怪…】

被改造得足够敏感的樱舞和樱雪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快感,甚至盖过了舔舐带来的剧痒,为了不穿帮。羽幻匆匆给她们的另外两穴抹上蜂蜜,就把尿道棒、自慰棒和拉珠拿走了。

“看看这些可爱的小虫子,等会儿要在你们体内觅食~”

小触手化作的小虫子,在羽幻拿着的盆子里蠕动着,看得樱舞和樱雪头皮发麻。

“呜呜呜!!”

“又有什么话要说?”

羽幻取下了樱雪的口具,再次暂时撤走山羊。

“都放进我身体里!放过樱雪吧!”

“呜呜呜!!”

樱雪显然不同意,但羽幻没给她说话的机会。

“姐妹情深,我喜欢,成全你。”

得到同意,樱雪甚至连重新戴上口具的时候,都主动伸出了舌头。羽幻也不犹豫,把一整盆小虫子都倒在了樱雪的下体上。

闻到蜂蜜的芳香,小虫子们迫不及待的钻进了樱雪的体内,舔舐着樱雪体内的每一寸地方。这种瘙痒,是来自体内、直击灵魂的,远比山羊的舔舐可怕。仅仅是一小会儿,樱雪的双眼就开始失去光泽。

“说起来,小虫子可不止这一盆。”

又一盆小虫子突然倒在了樱舞的下体处,没有防备的樱舞抽搐了一下,接着开始了剧烈挣扎,可惜不会有任何效果。

【骗子!不要…不要…】

看见樱舞也被无数虫子侵犯,樱雪的双眼彻底失去光泽,心灵深处也似乎有什么破碎了。

“下体三穴都这么被照顾了,小嘴可不能落下。”

由于她俩都已经力竭,更是被彻底击垮了信念,彻底放弃了希望,羽幻放心的去掉了她们的口具。现在的她们,在体外体内的剧痒刺激下,都笑不出来了。

香甜的蜂蜜被灌入她们的嘴里,感受到远处诱惑的香味,小虫子们开始往她们的体内深处钻去,剧痒再次增在等级。

“啊…啊….”

她们的喉咙里,只能传来无力的嘶吼,随着胸衣被撕下,最后的私处被肮脏的虫子侵犯,她们无神的双眼里,落下了两股清泪。

发现她们已经被彻底玩坏,羽幻不得不撤走了山羊和虫子,再用圣水唤醒了樱舞和樱雪的意识。

“呜~呜~呜~~”

樱舞和樱雪哭得梨花带雨,让羽幻不禁一阵头大,自己身为主人,似乎欺负过头了。但神树从不允许她们中途放弃,更何况,接下来的环节才是试验这种想法是否可行的关键。

“现在想说了吗?”

听见羽幻的话,樱舞和樱雪坚强的止住了哭泣,倔强的看着羽幻。

“那就体验下一个吧。”

羽幻把扩张棒插入了她俩的小穴和菊穴,但由于她们刚刚就被彻底侵犯了,而且插入还能给她们带来奇妙的快感,她俩意外地没有排斥。

“听见这美妙的滴答声了吗?每十声,扩张棒就会胀大一毫米。我真想看看,是你们先招了,还是你们的小穴和菊穴先被撕裂。”

给她们戴好口具,扩张就开始了。

“想说了就点头。”

“滴答…滴答…”

扩张棒忠实执行着设定,每十声就扩张一毫米,不留丝毫余地,只是会悄悄的分泌白浊液。

开始还好,小穴和菊穴不能闭合,甚至有种奇妙的感觉,被扩张也奇异的不痛,反而有些快感。但到达她俩极限的时候,每一次滴答声,都伴随着身体的一次抽搐,显然是因为太过害怕。

小脑袋开始左右摇晃,但就是不肯点头。

【下面,下面要被撕开了,不要再变大了,不要…】

虽然非常奇怪为什么不痛,但超越极限扩张带来的剧烈撕裂感,也让她们忍受得非常辛苦。

【居然这么轻松的超越极限】

【羽幻,你真是擅长给妾身带来惊喜呢~】

在没有快感、圣水等诸多辅助下,樱舞和樱雪竟然轻松突破极限,从十厘米,硬生生到了十二厘米,这让羽幻和围观的神树都非常惊讶。

不过,樱舞和樱雪的表情已经写满了辛苦,可爱到梦幻的小脸都快皱成一团了,眼睛也开始失神,一副要被玩坏的样子。

终于,在十二厘米没有撑过几次滴答声,樱舞开始慢慢点头,姐姐樱雪很快也跟着点头。

【还是到新的极限了】

【已经很不错了,以后妾身会布置更真实的环境】

脑海里的交流让羽幻冒起了冷汗,她明白,这种事情她迟早会体验的。说不定神树脑袋一热,就把这种方式纳入神树巫女的每月一次的惩罚中。

场景一变,樱舞和樱雪回到了熟悉的神社中,两条触手伸了出来,温柔的拔出扩张棒,再长出电击片,帮助到达新极限的菊穴和小穴闭合。

“主..主人。”

“嗯?”

“其实刚才扩张到最后的时候,我清醒过来了,因为没有痛觉太奇怪了。”

“就算你们是特别见习巫女,在神社内,也不会给你们制造任何痛苦,这是原则。”

“可是,或许轻微痛…痛苦更好…”

“很不错的提议,原则也能改变。”

神树的化身出现在她们面前,樱舞和樱雪想起身跪拜,但实在是脱力,又瘫在了触手床上。

“对妾身不必多礼,今天你俩立了大功,明年的最终考验免了,你们现在依旧是特别见习巫女,什么时候调教合格,什么时候成为神树巫女。你们幸存的家人,我也命令罗兰皇室释放了。”

“谢谢神树大人!”

樱舞和樱雪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但由于这段时间的调教太辛苦了,加之现在放松了,连泪痕都没有擦干,她俩就在触手床上相拥而眠。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七章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九章 >>
+1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One thought on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八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