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watermelon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章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章 倒灌刑

改造完成的第一天白天,见习巫女们总是坐立难安,光是不断与皮肤摩擦的衣服,就让她们欲仙欲死,如果稍有不慎,刺激到了敏感部位,那基本就会被电击了。好在她们穿着的触手内衣和触手内裤会不断缓慢分泌白浊液,作为警告的电击还不至于让她们感到疼痛,但一瞬间的强烈针扎感和酥麻感,足以让她们清醒过来,想着巫女们的警告,立刻开始对抗身体内的快感。

当晚,神树放过了努力适应身体变化的见习巫女们,给了她们一天适应的时间,难得放松的一个晚上,羽音果然跑到了羽幻的居所里。

“哥~羽音全身都好痒,稍微碰一下就会…就会被…被…电击。”

“你哥也差不多。”

“哥~可以抱着你睡吗?”

兄妹二人向来都是抱在一起睡的,但今晚两人都有一些怯懦。光是与床单、被子摩擦就会被电击,抱到一起肯定会出事。

“嗯…”

阴差阳错的,羽幻答应了羽音。很快,一个娇小软糯的身躯靠了上来,动作很轻柔小心,就像是一个玻璃制品般,一碰就碎。

感受着背上的温暖与柔软,尤其是在不断改造下,初具规模的双乳,一瞬间就让羽幻全身如遭电击,当然,胸部和下体的电击是真实的,现在不仅有瘙痒感,更是多了不少的酥麻感。

“羽音,别贴这么紧。”

“不要!羽音…羽音也忍得很辛苦。”

羽幻感受到了羽音皮肤上传来的电流,明白自己的妹妹也在忍耐着,一时无语。其实,这只是羽音小小的任性,从进入神社过后,他们就不得安宁,每日都很辛苦的接收着各种调教、改造,兄妹之间基本没有温存的时间和精力,好不容易有机会了,就算是再大的阻碍,羽音也要珍惜难得的机会。

“哥~羽音有点痒,可以动一动吗?”

“…”

羽幻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他其实也很痒,但他比羽音更加理智,如果现在放纵,一时忍不住,可能会遭受很惨的电击,甚至可能…

但羽音显然是到了忍耐极限了,见哥哥不回答,擅自动了起来,柔软无骨而又温柔似水的身躯在羽幻的背部摩擦着,让兄妹二人的同时无法忍耐了。

“羽音,快停下!”

“不!不要!羽音…羽音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下来!”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人都会受罚的!”

“哥哥!你知道吗,羽音…羽音…羽音一直喜欢着你!羽音想把身体的每一处都给哥哥,但是神树大人却夺走了羽音所有地方的第一次,所以,至少…把羽音的初吻给哥哥!”

“哥哥!正面看着羽音好吗?惩罚真的可怕吗?只要辛苦忍耐就能过去的惩罚,真的比你的妹妹重要吗?”

“羽音,不是这样的…只是我…”

“这都不重要!转过身看着羽音,好吗?”

羽音从来没有如此坚决的要求过羽幻,这让羽幻即使有再大的顾虑,也只能顺从了他的妹妹,这一世,他最珍重、最爱怜的亲人。

“哥~亲~~”

羽音闭上了双眼,小手紧紧抱着羽幻,缓缓拉近了二人的距离。如此可爱、如此绝美、如此柔弱的少女,如同乞讨的索吻,又有谁能拒绝呢?羽幻彻底放下了顾忌,让两唇得以完美的交融…

香舌调皮的深入了羽幻的嘴中,渴切的催促着自己的伴侣,尚且有些僵硬的羽幻,在羽音的主动攻击下,很快让一对香舌缠在了一起,彼此相随,永不分离。

在羽幻羽音注意不到的阴影里…

“神树大人,这可是非常严重的犯错,真的要任由她们进行下去吗?”

巫女长看不下去了,习惯了服从神树旨意的她,很难想象如何做出此等僭越之事。

“无妨,一颗完美的世界之种于我何用?但若是有了浇灌,或许就能破壳。”

羽音和羽幻已经不会考虑这么多了,或许是她们太过沉醉,内衣和胖次传来的电击已经不能让她们清醒,反而会带来酥麻感,让她们更加恍惚。

柔软无骨的小手如同一条温暖的毒蛇钻进了羽幻的洁白内裤里。

“羽音!不行!不能再继续了!不能碰那里!”

“这…这就是哥哥要进入羽音身体里的东西吗?”

“不能这…”

羽幻话未说完,就再无力气发声了,因为那只小手如同八爪鱼般缠上了羽幻的阳具,正用稚嫩的手法上下摩挲着。

“哥哥,也来感受羽音的地方,好吗?”

还空闲着的一只手,引导着羽幻的小手,进入了少女最神秘的地方。

“就是这里,哥哥,羽音喜欢被摸这里。”

奈何羽幻的尿道和羽音的小穴都有触手的阻隔,一时无法深入。

“啊~”

许久,少男和少女同时发出了似是高潮,又似意犹未尽的声音,或许只有她们才知道,究竟有没有到达巅峰。

软绵绵的两具娇躯躺在床上喘息着,但她们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正向她们缓缓靠近。

“见习巫女羽幻,见习巫女羽音,你们犯下了非常严重的错误,跟我去领罚吧。”

巫女长一改亲切温柔的语气,变得有些令人敬畏。

“这不怪羽音,所有责任,由我一人承担!”

“怪谁不是由你说的哦~只有神树大人才能决定你们受什么惩罚。想逃,是不可能的哦~”

“羽音…”

“有哥哥在,羽音不怕!”

巫女长不顾还没有力气的羽音和羽幻,左右手各提起一个人,就把她们带到了惩罚室。

“见习巫女羽幻,神树大人对你的惩罚很简单,就是世界之种的完全剥离。”

“这怎么可能?这么努力了一周,剥离进度才刚过三分之一!”

“这由不得小弟弟哦~神树大人似乎是有了新想法。”

“见习巫女羽音,神社大人对你的惩罚是倒灌刑。”

“这不行!这不可能!这根本不是羽音她现在能承受的!”

“小弟弟,听我把话说完嘛~羽音的施刑量完全看小弟弟的忍耐程度,如果你可以完全配合,羽音就不会被灌进去一滴哦~”

“羽音,哥哥一定不会让你受惩罚的!”

“没事的哥哥,没事的,羽音可以忍耐的,哥哥不要勉强自己。从小到大,我们都是一起哭,一起笑,不是吗?”

“真是感人的兄妹情呢~好了,自己躺上去吧~”

两张触手床已经从地面长了出来,自知难逃一劫的羽幻和羽音终归脱光后躺了上去。三条触手伸入羽音的三穴,开始了对羽音的改造,她的膀胱和子宫将会暂时和肠道连通。另一边,触手和巫女长熟练的把羽幻刺激到高潮巅峰后,锁死了这个状态。准备完成后,羽音被十几条触手捆住四肢和身体,倒置了过来,三条略粗的肉色导管浅浅的插入了三穴,这一次,没有连接输液袋或者灌肠袋,而是直接连接了神树本体,这意味着,倒灌刑根本没有上限,另外,还有两根导管从琼鼻深入肺部,避免了她的窒息。

“好~惩罚要开始了哦~羽音,你必须要忍耐到极限,才准吐出来哦~如果肠道撑爆了或者提前吐出来了,会受到更严厉的惩罚哦~羽幻,你忍不住可以叫出来哦~不过在你休息期间,羽音就要替你受罚哦~”

“嘶~~~”

无数根冰凉的银针刺入阳具和睾丸,熟悉的钻心的剧痛随之到来,即使身体比以前敏感了数倍,也难以完全抵消掉这随时可以令人昏厥的疼痛,而且,这一次神树比往常来得更加猛烈,根本不给羽幻留下适应的时间,一来就是满负荷的剥离。

【好爽!!好疼!!!不能晕过去!不能晕过去啊!!】

羽幻的表情逐渐扭曲,一会儿陶醉,一会儿挣扎,没有被束缚的五官挤成一团,不复盛世容颜,全身肌肉更是抽搐颤抖着,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又似乎在享受着什么。没有被蒙眼的羽音完全能看清羽幻的表情,看着哥哥如此辛苦,还没有任何需要忍耐的她不禁开口叫道:

“快停下!羽音愿意接受惩罚,不要这么对哥哥!”

“不行哦~这只有羽幻才能决定哦~”

“羽音…你哥…撑得住…不会…让你…受刑…”

“哥!!羽音不怕受刑!羽音忍耐力很强的!”

看见哥哥还在死撑,羽音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但无论她如何劝说,羽音也只是闭着眼睛,紧咬牙齿对抗着快感与剧痛的双重冲击,尽一切可能的避免自己晕过去。

不愧是经过了初级改造的身体,意志力和耐受力都不是以前能比的,至少原先剥离的时候,都会晕过去好几次,而现在,羽幻就算全身香汗,也依旧还能死撑着。

“啊!!!”

紧闭的小嘴突然不受控制的张开,撕心裂肺的惨叫从中传出,可以死撑下去的从容没有了,转而变成了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全身肌肉开始不受控制的收紧颤抖,所有还能流出液体的地方都已经失禁,大脑与身体似乎已经被切断。

“哥!?你怎么了??”

“啊啦~世界之种好像意识到它正在被剥离苗床了,似乎开始反抗了哟~”

羽幻已经没有可能回答羽音的疑问了,不过巫女长代替他回答了。当剥离到一半的时候,就算神树的手段如何高超,也无法避免的被世界之种察觉到了异样。羽幻是世界之种唯一的也是非常优秀的苗床,从他身上剥离,无异于要了世界之种的命,掌握着无限因果与可能的世界之种一旦开始挣扎,才是痛苦深渊的开始。

现在的羽幻除了快感与剧痛外,还多了拉扯与撕裂的感觉,更要命的是,前者可以相互抵消、可以忍受、可以适应,但后者却是发自灵魂的感觉,根本就不可能减免或者忍耐。他的灵魂变成了一根拔河绳,一端是神树,一端是世界之种,一方想拉走,一方想留,就不知是先决出结果,还是羽幻的灵魂先被撕碎。

【不能晕过去…不能晕过去…不能…】

仅存一角的清明的灵魂没有持续太久的呓语,就在凡人无法抵抗的剧烈感觉中彻底失神,无论羽幻如何不情愿,他终究昏迷了过去。

“到灵魂承受极限了呢~羽音小妹妹,该你了哟~”

“唔…”

话音未落,三条比以往粗了一倍的肉色导管立刻充满了白浊液,在重力的引导下,先进入了直肠、膣内与尿道,再进入子宫与膀胱,最后通过暂时连通的管道,在结肠处汇合。当然,神树的刑罚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往往才开始的时候会令巫女们非常享受,就像羽音现在,感受着三穴的填充感与温暖感,虽然少了抽插的快感,但也小小的高潮了一次,潮红的脸颊上少了一分对刑罚的畏惧。

看着初出牛犊不怕虎的羽音,巫女长嘲弄似的抿嘴一笑,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回来。剥离暂时停止,现在是帮助羽幻修复灵魂损伤的窗口期,容不得分神。被数个魔法阵包裹的羽幻仿佛回到了母亲子宫中一样,浑身都是温暖与放心的感觉,灵魂逐渐清明的他,终于依依不舍的醒来。

“我这是…不!快继续!!”

看见三根导管中急速流动的白浊液,羽幻立刻清醒过来,现在的羽音,已经如同怀胎八月一般,挺着一个大肚腩倒立着。束缚羽音的触手时不时摇晃一下,带动羽音的身体左右摇晃,水声已经清晰可闻,甚至肚腩的皮肤上已经出现了一些水纹。但羽音本身资质非凡,又经过了改造和训练,这些灌入量才到她极限的一半,快感还远远大于难受的感觉,甚至于还想再被多灌一点。无比可爱的小脸上没有痛苦的表情,反而有些享受,还有数次高潮后留下的潮红的印记。

“哥!不要!羽音还能忍耐!”

“啊!!!”

神树无视了羽音的话,满足了羽幻的要求,那种发自灵魂的撕裂感与拉扯感再次彻底盖过了快感与剧痛,这是凡人无法忍受的冲击,才刚刚清明的意识又一次支离破碎,羽幻也只能守着一角不被粉碎而已。

【这是什么?】

突然,两根细长的触手钻入羽幻的耳朵,直接进入了他的大脑,一边直接注入浓缩后的白浊液,一边来回摩挲。

【大脑,大脑好痒!】

【不能…不能晕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再让我任性一次…】

这种酥痒感难得的可以与撕裂感和拉扯感抗衡,让羽幻与它们的对抗中得到了援助,不至于瞬间就摇摇欲坠。可惜,无论羽幻如何不情愿,他终归再次晕厥了。

“羽音小妹妹,可怕的东西,才刚要开始哦~”

羽音没有太在意巫女长大人的话,因为她还沉浸在灌入、温暖与填充带来的快感中,高潮一波接一波,一波胜过一波,甚至暂时忘记了她正接受着见习巫女最重的惩罚。

时间逐渐流逝,羽幻还没有醒过来,羽音的肚子却已经胀大到了极限,三穴都传来了愈发强烈的便意,让没有被太多束缚的羽音不禁夹紧了双腿,好在身体被倒置,让忍耐不是很辛苦。

“呕!唔…”

突然,体内的阀门似乎被打开,胃部终于经不住重压,一股股白浊液激射进几乎空荡荡的胃部,随着胃部的失守,食道与喉咙的大门也迅速被重开,强烈的呕吐感让一大团白浊液逆流到羽音的小嘴里,一时被胀大的脸颊上写满了惊慌。

一根纤细的葱指轻轻按在了有些发白的嘴唇上,提示羽音她该做的事情。

【对!现在还没有到羽音的极限,不能吐出来!】

【可是,白浊液还在流进来,要撑不住了…】

【不行,必须咽回去,不然真的要吐出来了!】

“咕噜…咕噜…咕噜…”

身体被倒置,呕吐感又十分强烈,加之胃基本上被填满了,让羽音的吞咽变得非常艰难。更要命的是,羽音惊恐的发现自己吞咽得越快,白浊液倒流的速度就越快,呕吐感也更加强烈。可以看见,羽音的喉咙剧烈收缩舒张,每一次都有大量的白浊液被吐到口腔里或者被艰难的吞下去。羽音的忍耐已经逼进极限,但神树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是加快了白浊液的灌入,可以看见,半透明的肉色导管内,白浊液的流速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羽音的肚腩开始用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刚刚还能紧闭的双腿,现在再也不能闭合,被迫大大岔开,以此尽可能的为肠道扩宽空间。三穴已经满盈,最后一丝气体在三根肉色导管旁边化作了一个个小气泡,排出体外。

【太多了!肚子…要炸了!要炸了!!】

【忍不住了,要吐出来了,吐了啊!!】

“不!!快停下!!快继续!!”

羽幻很不巧的现在醒了过来,剥离代替了惩罚,让羽音暂停在了最辛苦的瞬间,但她的小嘴已经被白浊液彻底胀满,她根本不可能说话,只能不停的摇头,告诉哥哥她的惩罚必须继续下去,否则只会让她更辛苦。

很不幸的是,羽幻错误的理解了,以为是羽音无法忍受倒灌刑了,所以用惊人的毅力忍耐了很久的时间才晕过去,这让忍耐力异常出色的羽音都超出极限了。其实这也不能怪羽幻,因为羽幻撑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被白浊液胀大了一倍的羽音,曼妙的身躯变成了一个滚圆的球,连带着脖子、脸颊都胀圆了,如此狰狞的姿势,任谁也觉得羽音肯定是无法忍受才摇头的。

直翻白眼的羽音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了,刚刚的撕裂感、胀满感已经逐渐消失了,感受到意识正在远去,她只能拼尽全力闭紧嘴巴,用最后的毅力对抗满盈的白浊液。渐渐地,双眼彻底失去焦点,连羽幻再次昏迷,三根导管又开始灌入都没感受到,甚至连自己的体内膨胀到极限也没有张开小嘴。

强大的忍耐力和意志力并不是所有时候都是好的,例如现在。

“砰!”

爆炸声从羽音体内传来,被填充到极限,甚至连褶皱都没有了的肠道终于超出极限了,在脆弱的拐角处炸开了,在肠道内极具着高压的白浊液很快从开口处喷涌而出,在羽音体内的空间中肆虐着。也正是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粉碎了羽音的意识,让她软绵绵的晕过去了。

白浊液的灌入还在继续,好在羽音的小嘴已经张开,让满盈的身体终于有了发泄的地方,如同一股湍流,急不可耐的白浊液激射而出,很快就在地面积了一大滩。虽然肠道内的裂口很快被白浊液修复,但不慎渗出的那些白浊液在羽音体内肆意乱窜,最终随着重力,从她的耳朵、眼睛里渗了出来,

“羽音小妹妹~醒了吗?”

“呕…呕…”

还在不停吐出白浊液的羽音显然无法回答,只能吃力的点了点头。

“刚刚姐姐说了哟~必须要恰好极限的时候吐出来哦~小妹妹没有掌握好时机哦~会有惩罚的,明白了吗?”

羽音再次点了点头,神社的规矩非常严明,羽音知道,自己出了辛苦忍耐以外,别无他法。

说着,巫女长牵着一根触手在羽音的肚脐上试探。

【肚脐?肚脐怎么可能插得进去!那里根本没有位置啊!】

“不用担心哦~所有损伤都会有白浊液修复。而且,小妹妹体内都有了那么多白浊液了,就算被刺穿也不会疼哟~”

就算巫女长大人言明在先,羽音还是非常害怕,不过巫女长大人显然不会心慈手软,在她和触手的共同努力,随着一声刺入声,触手就从肚脐插入了羽音的体内。奇妙的是,插入的地方没有留出一滴血液,而羽音也没有难受的感觉,仿佛像是婴儿连接脐带一般理所当然。

当然,很快羽音就不会这么想了,因为插入肚脐的那根触手竟然也开始了注入白浊液,而且注入速度丝毫不比三穴的导管慢。这让本就胀成一个半圆的肚腩再大了三分,就连脊柱也被迫移位,好在有白浊液的不断修复,才不至于让肚腩彻底炸开,饶是如此,也不断有白浊液从玉肌里渗出来。

肠道内的白浊液有小嘴作为出口,体内的白浊液只能找到耳朵、眼睛和皮肤作为出口,但渗出的速度显然慢于灌入的速度,这让无处可去的白浊液甚至开始进入颅腔里。

【连大脑,大脑,都被侵犯了…思考…停止…】

羽音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感受中,就像是人浸在水中会无法呼吸而渐渐窒息一样,浸在白浊液中的大脑也逐渐无法思考而停滞。

“羽音小妹妹,你是不是又忘了规则呀?”

无法思考的大脑自然无法控制身体,小嘴不能很好的控制流速,让其与灌入的速度齐平。大张的小嘴让肚腩渐渐变下,但这根本不是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羽音再次违反规则。

话音未落,四根触手导管的灌入速度瞬间翻倍,让刚刚变小一点的肚腩再次胀大,这一次,白浊液修复的速度终于赶不上裂开的速度了,羽音的身体四处开口,仿佛每一个地方都变成了出口,如同一个多孔喷泉般,喷射着白浊液。

【…】

羽音已经彻底无法思考了,她想昏过去,因为现在真的太辛苦了,但大脑被白浊液浸泡着,让她始终有一丝意识是清明的,极为勉强的控制着流出速度。当羽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认不出羽音了,因为她就像是筛子一样,不断喷出白浊液…

整整过去了一天一夜,随着一声断裂声,羽音和羽幻的惩罚才终于结束…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九章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一章 >>
+2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9 thoughts on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十章”

  1. 之前说过感受不到下面的三分之一了,这里又说世界之种剥离了三分之一,不会世界之种就是那个吧

    +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