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watermelon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四章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测量

薇娅为精疲力竭的羽音松开了束缚,用一个清洁魔法清除了剩余的白浊液,再用一个恢复魔法为羽音提神后,扶着她艰难的下了床。看见桌子上还摆着许多束缚道具,羽音不安地看向了薇娅。

“这是给不听话的准巫女的惩罚,但你不在其中。”

听到这里,羽音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薇娅牵着羽音离开了房间,踏出房门的时候,羽音不禁回头望了望,感受着体内的空虚感,都不知道刚刚的记忆是美好的回忆还是痛苦的折磨。

【想什么呢!也不知道哥哥怎么样了】

羽音摇了摇头,似乎是要甩掉小脑袋里的纠结。

“不用怀念,净身是巫女在神社的每日必修课。”

羽音只听得瞳孔一缩,强烈的情感涌向大脑,期待和恐惧如同天使和恶魔在她心中决斗。

薇娅没有骗羽音,房间里其他八名准巫女只有两名还有完全的自由,其他六人,最好的只是被口枷堵住了嘴巴,最惨的则是嘴巴被口枷堵住、眼睛被厚厚的丝绸遮住、双手被丝绸裹成三角锥的形状背在后面,大腿也被绑在一起,只能通过脚踝和巫女的引导缓缓移动。

“挣扎得太厉害,就会像她这样,甚至直接失去资格。”

看着羽音眼中的疑惑和惊恐,薇娅开口解释到。

“哥哥呢?”

四处望不见羽幻,羽音不禁担心起来,按照羽幻平日里跳脱的性格,估计已经被五花大绑了,甚至是直接取消资格了。

“他被巫女长大人带走了,我也不知道。”

薇娅指了一处空着的位置,羽音立刻乖巧的坐了过去,刚刚开口问薇娅大人哥哥的事,已经是羽音鼓起了最大的勇气,她现在只能在这里期待哥哥没有出事。

好在,羽音的担忧没有持续太久,就看见了哥哥的身影。没有被束缚,这让羽音心中又惊又喜,甚至怀疑起这真的是她哥吗?但她很快察觉到不对,因为羽幻是被巫女长大人抱进来的,整个人像是死了一样,没有一点生气。

巫女长善解人意的把羽幻放到了羽音旁边的位置,然后笑眯眯的离开了。

“哥!”

羽音赶紧上前查看羽幻的情况,甚至都用玉指去感受羽幻的鼻息了。

“你哥没事。”

【这神社该不会是什么邪教组织,你哥不会失足娼馆了吧】

羽幻有气无力的说着,当然,后半句只敢在心里说。明面上,他同样十分畏惧神社,这个超脱于皇权,甚至在之上的恐怖存在。

“哥~羽音不干净了,抽泣…”

确认羽幻安然无恙,只是有些脱力,羽音开始了撒娇攻势。

“你哥也差不多,估计比你更惨。”

想着被神树特别照顾,羽幻不禁铁人落泪,两张可爱无比的面庞,此时正执手相看泪眼。安慰羽音,也安慰自己一小时后,最后一批准巫女被带入了这个房间。原本二十几名准巫女,现在只剩下二十名,其中只有七个人还有自由,被淘汰的准巫女则会被完全清除这段记忆,由神兽骑士送回去。

“好~~恭喜大家,通过了第一轮考验。恭喜~恭喜~”

笑眯眯的巫女长就是邻家温柔大姐姐的真实写照,但在羽幻眼里,与恶魔无异。

“想必大家都累了吧,但是还不能休息哦~好不容易完成了净身,可要抓紧时间面见神树大人哟~不过,大家还是需要恢复体力的。啪!啪!”

巫女长拍了拍手,二十名巫女就走了进来,每人都端着满满一大碗…汤?当大家看清的时候,若不是还有这么多高贵的巫女在场,都差点没蹦起来,这是圣水!在外面被国家严格管控,只有天才在遇到实在无法突破的瓶颈时,才能申请到一滴的圣水,黑市更是万两黄金难求一滴的圣水,现在就像一文不值的米汤一样装了一大碗,甚至…意思是让她们喝完?!

“咕噜!咕噜!”

羽幻一口气就干了,对他来说,神社把他折腾得这么惨,怎么也得收回点利息。圣水不像羽幻想象中的苦涩,反而有些甘甜与清香。不过,能尝到这味道的,也只有没被束缚的七个人。另外十三人是在巫女的帮助下,用胃管直接灌进去的,就像是她们不愿意喝一样,帝王来了估计都会大呼暴殄天物。

圣水就是圣水,刚喝下去羽幻就立刻活蹦乱跳起来,觉得刚才的触手床能再来两次,啊呸,想什么呢!

“嗨~~嗨~~接下来是测量哟,合格的准巫女就可以直接面见神树了哟~”

说完,二十名巫女就牵着准巫女们各自离开,羽音与羽幻不得不再次分开,而巫女长再次从其他巫女手里接过了羽幻。

“所以,我亲爱的巫女长大人,又准备怎么折腾我。”

羽幻不能表现出自己的些许期待,只能用傲娇的语气问道。

“呀~小弟弟居然叫得这么亲热~”

巫女长似乎不想回答羽幻的质问,他也只能乖乖闭嘴,任由巫女长牵着走。入了神社的坑,他还能怎么办?他可是知道那些传言,帝王对一个普通的巫女都毕恭毕敬,光是把控神兽和圣水的出产可不够,还有一半原因是她们每一人都代表了帝国最高战力,连帝国最强的战士都不是一合之敌,以至于没人知道神树巫女有多强,甚至有传言,她们每个人都可以轻松歼灭帝国全军。有了刚刚把圣水当汤喝的经历,羽幻基本肯定了这种传言。

“你是要自己躺下呢?还是大姐姐帮你躺下呢?”

“呵!”

又到了一个房间里,看着一张酷似妇科床的束缚床,羽幻只是冷笑了一声就躺了上去,一幅任君采撷的模样。

【至少这是张正常的床,比触手床好多了!】

羽幻还在心里偷乐的时候,巫女长就已经把羽幻结结实实的固定在了床上,不过没有用刚刚羽音那么多的束缚带,而且也没有戴口枷、没有蒙眼。

“小弟弟难道觉得束缚得不够?”

“才,才没有!”

“嘻嘻~这次刺激没有这么大,所以没必要过度束缚。”

羽幻一边听着巫女长的鬼话,一边赶忙闭紧雏菊,因为占满白浊液的巫女长的手指正在他的花纹处窥探。

“反抗可不行哦~没有白浊液的润滑和麻醉,你可是会痛的哦~”

羽幻可算是知道了刚刚被折腾得这么惨,为什么只觉得舒服,一点都不疼。

“而且,白浊液可以修复一切损伤,可真是万能呢~”

言尽于此,羽幻知道挣扎没好处,松开了括约肌,任由巫女长的香指在他的嫩菊里进进出出。由于才经历了深度净身,羽幻的嫩菊干净异常,甚至因为还残留着些许白浊液,而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气。才经历了初步开发的嫩菊依旧十分紧致,满满的包裹着巫女长的食指,还随着食指的插入而微微内陷,又随着食指的拔出而微微外凸,像极了一张贪食的嘴巴。

“小弟弟的嫩菊,真可爱呢~好像要把姐姐的手指吃掉了呢,都舍不得拔出来了。”

【好舒服…来回抽插,还想要…】

“咦~小弟弟难道很享受?”

看着羽幻陶醉的表情,和开始勃起的阳具,巫女长明知故问到。

“哼!”

【谁!谁享受啊!只是有点舒服而已,而已!】

羽幻把头扭到了一边,不敢直视巫女长的眼睛。

“这是姐姐给你的特别服务哦~”

【什么东西?舌头?!】

说巫女长抽出了手指,蹲了下去,用香舌抵住了羽幻的雏菊。受到舌头高温的刺激,羽幻原本放松的括约肌又一次收缩,但巫女长丝毫不在意,伸长香舌,轻而易举的刺入了嫩菊内。随着舌头的来回伸缩,舌尖不断舔舐着嫩菊的内外,一圈又一圈,没落下一个角落。甚至还伸长到极限,舔舐到了肠道的内壁。舌头独有的润滑感、摩擦感与温热感,加之巫女长娴熟的技艺,把羽幻推向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巅峰。但尿道内残留的白浊液,竟是死死堵住了几欲喷涌而出的精液,让羽幻在嫩菊被舔舐的快感与无法释放的痛苦中来回挣扎。

“哈…哈…”

【这也太舒服了吧,比刚刚用手指还要舒服!】

几分钟的服务让羽幻已经欲罢不能,双脸红得像是熟透的苹果。

“快乐总是真么短暂呢~那么,测量环节开始了哟~”

有些冰凉的棒状物体不由分说的插入了羽幻的雏菊,让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好在这一次没有彻底插入,而是插了一半就停了下来。棒状物体只有一指半的宽度,对羽幻的雏菊来说还绰绰有余。

“先从两厘米开始哦~受不了就叫停哦~按~”

【好像变粗了?无所谓,比刚刚的触手还细…为什么我会有失望感?】

巫女长按了一下棒状物体连着的气囊,棒状物体随之变粗了一毫米,这对羽幻的嫩菊基本没有产生影响。对巫女长一句话都不想多说的羽幻肯定不会自讨没趣,还是把头扭到一边,任由巫女长摆布。

“按~按~按~”

“停停停!到极限了!”

棒状物体膨胀到两指半宽度的时候,就达到了羽幻忍受的极限了,感受到嫩菊传来的越发剧烈的肿胀感,他赶忙叫停。

“不行哦~撒谎可不是好孩子哟~姐姐可是能看出你到没有到身体的极限哦~”

话没说完,巫女长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棒状物体很快膨胀到了四厘米,这对羽幻娇小的身躯来说,已经是真正的极限了,甚至嫩菊四周都出现了撕裂的红痕。

“痛!痛!快停下!”

白浊液虽然有麻醉的作用,但由于量不是很大,没有完全麻痹神经,当剧痛产生的时候,羽幻还是会感受到些许痛苦。

“这才是小弟弟的极限嘛~四厘米,远远不够哦,神树大人对你的要求是十厘米哦~”

巫女长为羽幻的花纹上抹上了厚厚地一层的白浊液,温暖感瞬间取代了刚刚轻微的痛觉,甚至嫩菊传来了被极限扩张的充实感。但羽幻没有丝毫享受的意思,反而快被刚刚的话吓晕了。

“十厘米?!不可能的!这会死人的!”

“嘻嘻~神树大人的要求必须达成,否则小弟弟会被淘汰哟~小弟弟没有选择哦~”

“被淘汰了更好!”

“小弟弟在撒谎哟~现在给你测量嘴穴的极限哦~”

“等一等,能不能先把那里的东西拿下来?”

“不可以哟~直到扩张到十厘米前,都不会被取下来哟~”

【这个神社果然有问题!有大问题!】

说话间,巫女长脱掉了自己的一只白长袜,先是倒上了不少白浊液,再把它揉成团,往羽幻的嘴里塞。羽幻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但他除了翻白眼,还能怎样?终归是顺从着纤纤玉指的压入,老老实实地含着带着少女芬芳的丝袜。一只进嘴,羽幻的双颊鼓了起来,就像是塞满了食物的松鼠。

【嘴巴好胀…但是丝袜好香,含着也很柔软…不对,我在想什么?!】

“一只还不够呢,小弟弟嘴穴的表现比菊穴好多了呢~”

巫女长脱下了另一只白长袜,倒上了更多的白浊液,还往羽幻的双颊上抹了不少,不过这次没有揉成团,而是拉直了一点一点的往里塞。慢慢地,把先前的一只挤到了左边,后来的则霸占了右边,让羽幻的双颊鼓成了两个球,甚至超过了皮肤的承受能力,出现了一条条红痕,但很快被白浊液修复,变得更加晶莹剔透。

“中间还有余裕呢~”

【没有了!真的塞不下了啊!你是魔鬼吗?!】

巫女长一点也不羞涩的脱掉了自己的纯白的蕾丝边内裤,用手指把两只白丝分开,出现的空隙就用内裤填满。随着内裤的塞入,羽幻只觉得双颊胀到了极点,就像是轻轻挨一下就会爆炸,但巫女长恶魔的双手丝毫没有停下,像是不把内裤全部塞入就不会罢休一样,让羽幻直翻白眼。极限扩张的口腔被彻底填满了缝隙,因此带来的窒息感让羽幻更加不适,就连思考都变得困难起来。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

“极限了呢~”

看着还漏出一角的内裤,巫女长有些遗憾。不过不像菊穴,已经达到要求的嘴穴很快被巫女长放过,随着内裤和白丝的抽出,翻白眼昏厥过去的羽幻清醒了过来,再次看见巫女长毫不嫌弃的穿上了占满他的津液的内裤和白丝。

“好~~接下来是扩张环节哟~直到符合要求哟~”

<<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三章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五章 >>
+2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20 thoughts on “神树巫女调教记 第四章”

    1. 其实我都是无缝更新,就是新一章发布,下一章就送审了,奈何审核速度太慢

      0
      1. 打不打钱无所谓,而且我怂啊,现在都是实名的,我发布文章的时候都挂着国外的IP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