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蛤蟆王子 ♥

神秘的快递-永久乳胶生活 第二章

神秘的快递-永久乳胶生活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小玉,快点,要迟到了!

“妈妈再见!”小玉顾不得妈妈给自己整理衣服,赶紧跑了出去。

随着同为小学生的朋友奶声奶气的呼喊,风一样的小女孩撞门而出,只留下门重重的撞击声。

慢点!后面是妈妈关心的呼喊。

呼,看着女儿和好朋友嬉闹着离去,小美关上门,并且在手腕的手镯上划了一下,顿时长裙下的白皙皮肤骤然变黑,而一头乌黑的长发也变成了银白色,她裸露的胶皮小脚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回屋收拾碗筷了。

一顿早饭后,阿明关心地为妻子拎包并且送到门口。

哒哒哒,今天的妻子酱拿出了平时难得穿的高跟,黑丝袜遮掩了那光滑的肉色胶皮大腿,她低头蹲在凳子上整理自己穿了一半的丝袜,因为丝袜和自己的乳胶皮肤还是很滑的,怎么整理纹路都不顺。沿着她那办公的黑褐色裙装露出的小手和修长的脖颈,因为还没有激活黑科技的伪装手镯功能,所以现在是一身透亮的透明胶皮,能看到贴合皮肤的真实雪白肤色。

身为老公兼维护者的阿明正拿着包包,帮助妻子酱穿衣鞋。当然,光明正大地偷看。啊,面前这个披肩银发的美丽胶皮女子就是我的妻子,真幸福!

“丝袜太滑了好讨厌喵!”妻子酱生气了,她气鼓鼓地拉扯着丝袜,让自己晶莹剔透的一个个宝石小脚趾头都进入了丝袜内里。整理了好一会,妻子酱才拔上高跟,然后慢慢站起来,把裤袜的裆部网上捞,随着她的裙子被透亮的黑皮手指捞起来。阿明看到了她的小裤裤,啊!是蕾丝的决胜内裤!妻子酱果然今天豁出去了!

新加入的成员大金毛艾米摇晃着尾巴欢快地上前拍着马屁,啊,它头钻进妻子酱的裙子里了不断嗅着。

“你这坏狗喵!”妻子轻轻拍打狗头,头上两个大大的银毛猫耳晃了晃,裙底下的粗长银毛尾巴抵了抵这只大肥狗。艾米这才放弃,它呜呜呜叫着依依不舍地晃头晃脑地缩头离开裙子,然后在旁边坐立着哈哈哈地摇着尾巴,满脸的不甘心。

“那,老婆,手镯的电已经充满了,大概可以用四个小时,你得算着点用啊。”阿明递上了那个看起来就像扁平的金属圈的玩意,而小美啪地打开,然后戴在了手上,随着合拢,手镯顿时嵌在透明胶皮上,纹丝不动。呜,能看到小美美丽的秀颜眉头一皱,甚至带动着外面脸上覆盖的胶皮变形了。

有点不舒服啊,太紧了!恩~只能将就了。

小美的手指触摸了下手镯,能看到手镯发出轻微的光芒,上面还有数字在闪动。她滑动了下,能看到此时她浑身的透明胶皮随着手指的滑动变换着颜色,从透明慢慢带着点灰色,直到完全变成赤黑。

哇!看着眼前犹如橱窗那种黑色的塑料模特一样的妻子,我有种妻子变成了塑料模特的错觉。

虽然妻子酱经常在家就是一身黑,但是她也抱怨脸上的胶皮黑了结果就是眼睛看东西就像戴着厚厚的墨镜,很不方便,于是她在家基本就是透明色,但是出门必须尽量把皮肤调黑,因为被改造的真实肌肤已经经不起紫外线的折磨了。

“恩姆,感觉就像在家戴着墨镜,眼前暗哄哄的啊,怎么不能局部调色啊,真是的!”妻子酱滑动着手镯,不断调试底色,能看到她皮肤不断变色,最终还是全黑了,整个乳胶皮肤变成了超薄的绝对黑色,自带的亮光效果就像涂了油一样,美丽异常,甚至阿明能看到自己在上面扭曲的倒影。

“还好调色不费电!恩电量100%,可以了!老公你真棒!来亲个!”看着眼前这个黑皮塑料模特亲了过来,阿明一个哆嗦,但是还是么么哒了。

接下来妻子酱试着激活了下手镯,手镯启动后遍布全身的胶皮上一层层地飘过光斑,然后妻子酱在阿明的眼前神奇地开始了变化,能看到她的巨大猫耳和尾巴慢慢变透明,然后隐身了,一头银发也慢慢变成了黑发,而黑色透亮的乳胶皮肤也慢慢变淡,露出了下面白皙完美的肌肤,甚至连绒毛都模拟出来了。

在我眼前的妻子酱似乎回到了被改造前的模样,阿明忍不住激动地上前握住她的小手,入手感觉到的是温热的真实小手。看着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妻子酱,阿明沉迷了,妻子酱好漂亮。

短暂的试验后,妻子酱就随手一划,顿时秒变黑皮塑料娃娃。

“老公,回来充了电给你看个够,我得赶紧去编辑社了,时间不等人!”妻子酱对着镜子赶紧整理了下正装,然后拿过自己的包包,麻利地戴上手套,口罩,和浅色大墨镜,这样就全副伪装了,一般人不注意根本不会注意被全方位伪装的黑色胶皮皮肤。

“啊,记得帮我洗下早上更换下来的人工肠道!爱你么么哒!”

妻子酱对着镜子张开嘴检查口腔,她用手指抵了抵口腔,但是口腔里的东西纹丝不动。能看到她的嘴里已经完全没有牙齿了,嘴里含着根什么神秘道具,很粗,从喉咙里伸出到口腔,把小嘴塞得满满的。呜呜,她的小香舌已经变得很长,灵巧的舌头刷了遍露出的圆头,嗯,口腔里的玩意头部看起来差不多有小橘子那么粗。

“啊,肚子里满满的感觉好涨啊,这种24小时贯通的感觉还是很不习惯呢!”妻子酱蠕动了下嘴,口腔里压着舌苔的玩意让口腔很不舒服,更别说塞得满满的喉咙和肚子里了。

亲爱的我去忙了!妻子挥挥手,可爱地告别丈夫和狗狗。

阿明上前搂住他,两人互相告别,工作顺利。

门关上后,阿明拍拍狗头,然后走向卫生间。好了,先收拾残局!

卫生间的浴缸里是一串差不多两米多的奇特玩意儿。这个玩意来自于那台机器。能看到上面都是湿哒哒的粘液,闻起来有点香香的,这个玩意是一个个带着会震动的凸起的球体,每个球体都差不多有台球半个那么大,反正阿明一个手勉强能握住两个,球体似乎是陶瓷做成的,但是强度很大,摔不坏。而球体之间是磁吸的,一个个串子一起,但是团在一起又不会互相黏在一起,就像被隐形的丝线串起来一样。

每个球上面都是一圈圈螺纹排列的凸起,这些会快速蠕动加转动,动力很强,转起来在我手里狂转,钻的阿明手心疼。

这就是妻子酱体内替换的肠道触手—人工肠道,ai解释说是维持生命和替换废液的人造器官。

阿明拿起刷子,打开水龙头,捞起这些串珠,拿着刷子一个个刷洗起来,上面嵌入凸起与凸起只见犹如果冻的分泌物,就是来自妻子酱的体内,这些是她体内分泌的残渣,阿明闻了闻,有点香又有点腥,妻子酱已经……不是人类了吗。笑了笑,摇摇头,阿明继续刷刷刷。

洗刷洗刷,我曹!浴室里突然呜呜呜地有大量电机发动的声音,整个陶瓷浴缸咣啷啷地作响,作为作俑者的阿明好不容易抓住乱蹦乱跳活蛇一样的肠道触手。然后撸过最后一个长长的阳具,这根由一个个球体组成的长物,在两头是和龟头长相一模一样的头部,两头都一样,所以不分前后,大概五公分的长度,上面也遍布一圈圈的凸起,不过头部是和人一样的龟头,妻子笑道这个是阿明龟头的3D打印版本,她甚至说感觉就像无时无刻都含着老公的鸡巴一样哈哈。

一番手忙脚乱后,阿明关掉了这个玩意,隐蔽的开关就在阳具后面接触里面,一般碰不到。洗干净后,把这个长物就这样挂在通风的地方晾干,等会再塞进那台机器,就可以充能了。

长物的旁边是个也挂着晾干的道具,能看到这个就是个差不多鞋盒大小的小背包,这个小背包有着设计精美,就像苹果一样的工业设计的外形,看起来就很漂亮很时髦,上面有着两个背带,背起来,然后前面卡扣一卡,就能牢牢固定在背上哈。不过现在上面是两个黑溜溜的深洞金属阀口,旁边两根一长一短的透明软管也挂着水珠等着晾干。

两根软管都只有半米长,大概胳膊粗,是透明的软管,两头是金属的阀口。

整套装置还包括一个带阀口的猪嘴乳胶面具,一个t字金属贞操带,贞操带后面是可以抵住菊花部位的阀口,前面是一个长方形的金属框,如果穿上等于没穿,而这些就是妻子酱晚上的装备了。

接下来就是妻子的晚饭!现在妻子酱已经完全不能吃东西了,因为她完全没法吞咽,所以都由阿明我代劳了。

今天的晚餐是草莓奶油汁!随着打汁机的启动,水果和奶油混成了糊糊,阿明拿着杯子,熟练地走到机柜前,打开机柜。

机柜还是那个样子,能看到中间的凹陷,正好可以把妻子酱塞进去,不过现在是空的,旁边的透明机壳透过散热孔能看到里面各种复杂的线路和机械装置,不过都封装在里面,没有发现能打开的螺丝之类。当然阿明也不会作死碰这些,万一坏了妻子酱就惨了,这玩意都不知道哪寄来了,坏了都没法修。

阿明把上面垂挂的几个管子整理了下,然后拉开了下方一个小抽屉,这俨然是个漏斗!阿明把糊糊倒了进去,然后把这个抽屉一推一撞,ok搞定。

这就是现在每天必须做的事,给妻子酱……喂食。

小玉,两人爱的结晶现在已经四年级了,女儿她很懂事,在一次突然被撞见后,她了解情况后选择了帮助爸妈,毕竟这事真的曝光妈妈绝对会被抓走解剖研究吧,害怕ing。她表示妈妈真的不容易啊,不过外表像个非常漂亮的猫娘真的好奇怪,自己好奇地问着问那,爸妈都支支吾吾的,完全答不上来。这事怎么说啊!没法解释啊。

现在学业很紧张,所以小玉基本很晚才由请的家教送回来。

女儿懂事真好,尤其两人像的一个模子出来的,真是太让阿明幸福了。

忙完早上的事后,阿明也匆匆上班了,这就是平淡的早上。

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年了,机柜旁的附属抽屉逐渐解锁了全部的道具,甚至因为一次偶然居然输入了正确的秘钥,完全解锁了逆转脱皮功能,可惜过期了,没法逆转了。

数数得到的全部道具,一大抽屉呢。

  1. 喂食的贯通循环背包,就是挂着晾干的一大堆球啊管子背包的玩意儿。
  2. 伪装手环,这个刚开始就得到了,这让妻子酱每天有四个小时可以与外人互动的可能,平时只能做个可怜兮兮美丽异常的乳胶猫娘。
  3. 蜜穴处嵌入装置。

配套背包的金属贞操带的其他配件也拿到了,是个像香蕉一样的嵌入装置,上面是一大一小两个孔,能看到内圈是滑轮和密封垫。

一根金属的带毛刷的金属管,这个插入尿道,可以排尿,然后这个正好插在嵌入装置的小洞上。

另外是一根黑人阳具,上面龟头和人型的一模一样,摸起来感觉就是真的,还热乎乎的,甚至摩擦还会青筋崩露。不过好大啊,简直就是马屌。在这黑人阳具后面是大概十公分的圆形结构,可以插入嵌入装置的大洞里,插好后可以上下抽插,原来如此啊。嘤~一想到蜜穴里要插入这个摸起来和真人一样的黑屌,而且比老公的何止大一倍,小美就湿了。

嵌入装置靠近阴蒂的部位是内置的按摩球,可以不断刺激按摩阴蒂,甚至也留有洞,经常的使用让妻子酱的阴蒂肥大像个小手指,甚至可以从洞里拔出来。

嵌入装置!能不用就不用!阿明严肃地直摆手,这玩意会让自己越加自卑啊。

最终的装置是个看起来很美的金属脖箍,是个宽两公分的金属箍,上面遍布好看的雕纹,让人爱不释手,后面可以打开戴在脖子上。妻子酱戴着搭配黑皮的脖子,看起来很诱惑。

这另外还有条很漂亮的配套项链,于是一人一条戴着了。

就这样日子慢慢过去了。

繁忙的公司,阿明正在努力工作。

“阿明啊,你老婆又又又荣登小说榜人气第一了,是不是很有压力啊。”同事是个眼镜肥宅,他酸溜溜地突然勾着阿明的脖子,噫,阿明感觉到自己就要被铁党恶狠狠地绞杀自己的冲动!羡慕嫉妒恨已经浓烈的快要具现化了,每个男同事身上都冒出嫉妒的火光。这已经是科室里的通病了,谁叫科里大都是单身狗。

“我不是,我没有,我…我…”阿明语无伦次,脸红起来了。

“你脖子上的新式项链很不错呢,这看起来很贵重吧,不会是靠老婆的版费买的吧,啧啧。”眼尖的同事揉了揉黑眼圈,抓了抓因为长时间没理发而很长的爆炸头,嘴里吐出了超级酸的话。

能看到阿明脖子上戴着的是一条铂金项链,一片片瓜子大小的长条金属片链接,围在脖子上,在中央是个三角形的小金属片,上面还雕刻着一排排的看不懂的文字。

“哟呵,上面居然还有个红色的小灯,不会是你老婆给你买的gps吧,专门定位防止你出轨喏喏喏,哈哈哈!”在调戏了一番,损友嘿嘿嘿奸笑着松手,心情舒畅地看着吃瘪的阿明,开心地转身离去。

“这小子,越来越过分了,单身真可怕啊,明明以前是那么好的前辈…”阿明感叹着,摇摇头,继续工作。

滋,空气中突然一声轻微的响声,哼,哼呼啊!突然听到男人一声喊叫,就像窒息到了极限突然能呼吸的感觉。呼呲呼哧,男人大口大口呼吸着,眼泪不断地流下来,呜呜呜,他不断呻吟着,啊呜啊呜地吞咽着口水,身子颤抖的和抖筛子一样。

“喂,阿明,你怎么了!”火热的大手突然按在自己肩膀上。

噫啊!男人顿时跳了起来,叫的像个小姑娘,惊慌失措,不知所以。

一番鸡飞狗跳后,大家继续工作,而阿明则借口不舒服摆脱死党,躲躲闪闪地前往卫生间了。

啊咳咳!久违地发出声音后,沙哑的嗓子发出的是男人的声音,有点耳熟,自己已经忘记用喉咙说话了,好不容易发出声音,但是却很累,一直被塞满的口腔喉咙也空荡荡的,口腔里本能地不断分泌大量的口水。

他眼前的视觉突然变得很高,低头能看到自己穿着白寸衫,下面是米黄色的西裤和黑皮鞋,这不是老公身上的衣服吗?还是我早上给他搭配的。

久违的呼吸,时间太长了自己让自己忘记怎么呼吸了,自己努力鼓动着肺部,吸入新鲜冰凉的空气,好满足!自从被改造后,自己的呼吸都被控制,全靠体内的泵抽吸空气,而且空气从体内的管子一直到尾巴的呼吸管,空气的流动带来的呼呼声自己能清楚地听到,感觉到!

耳边甚至深入脑壳的满肚子的机械运作的嗡嗡声已经听不到了,包括塞满鼻腔的中央处理器那滴滴滴的转换电子声,自己久违了九年后,又回归了肉体!

全身从头皮到屁股,从裆部到双腿,到脚底板,那种被贴身乳胶包裹的挤压束缚不透气的感觉也消失了,整个人轻松的快要飘起来了。

伸手,能看到手是男人的手,无名指上戴着熟悉的婚戒。这是!难道!老公!

他跌跌撞撞地来到卫生间,这公司是老公上班的公司,自己也因为他加班来陪过他几次,所以自己熟悉。

啊!镜子里是个失魂落魄的男人,熟悉的脸,岁月已经在他的脸上流下了痕迹,当年的小帅哥已经变得成熟稳重,一头黑发夹杂着丝丝白发,让人感慨岁月不饶人。

镜子里的男人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他摸着自己的脸,然后一个哆嗦,摸着自己平坦结实的胸脯。然后摸了下面。

“啊,呼呼呼呼呼呼。”说不出完整话语的他惊慌失措地内心呼唤着,我!成了老公阿明!

室里能看到阿明跌跌撞撞地回来了,但是他并没有工作,而是快速拿着桌子上的手机和公文包,跌跌撞撞地转身离开了。

“喂喂,阿明,你得去请假,啊喂,喂,别走啊…算了,我帮你和科长说下吧。”损友扰扰头,这小子,看样子有急事呢。

因为是在日本工作生活的缘故,两人家在离公司略远的小区。

坐在日本号称天价的奢侈出租车上,小美,也就是现在顶着阿明肉体的她,此时正在焦急地打着自己在家的电话,老公上班的公司离家还是有点远的,基本靠地铁,可是也要转好几站,现在自己等不及了,只能出租车赶回去。

快接啊快接电话啊。

油腻的中年司机大叔从后视镜头看了看后面这个慌张的男人,这个男人扭扭捏捏的让自己感觉就像个女人,不会是gay吧,啧,不管,只要付钱就行,大叔撇了撇嘴,继续开车。

滴,电话似乎接通了,出租车里除了外面的风声,电话里的声音一清二楚。

“老公你别急,我马上回来了,你等我,别瞎乱动,会有办法的!”

电话里传来喵喵喵啊啊啊的奇怪猫咪声音,还有像女孩哭泣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呆板,就像扬声器发出的声音。这一切都传到司机大叔的耳朵里了。

啊,果然是个gay,可怜这个帅小伙了,居然还老公老公叫个不停,真是恶心!变态!

虽然把自己当成道德卫士狠狠鞭挞了这个幻想出来的不良行为,

但是司机大叔很快就魂游天外,迅速在脑子里酝酿了500万字的gay小说!真刺激!

耳朵竖着,偷听着后面的对话,基本都是这个gay哥在安慰对方,而对方说的什么?猫语?大叔脑子里想着两个帅哥,一个喵喵叫,两人抱在一起。唔哼!大叔顿时抖了抖,油门都快了几码,裤裆不知不觉变得硬梆梆了。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到达目的地,男人从公文包拿钱付了出租车费,扭扭捏捏地向公寓跑去。

啊!大叔点起一根烟,深深地吸了口,看着捏捏捏着尽显女性动作奔跑远去的慌乱男人,满脑子的奇思妙想。

多少年了,这么女性化的男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啧啧。极品gay啊!

脑海里的小说正式完结,硬梆梆的裤裆都有点湿了。呼,再吸了口烟,大叔拿出手机,打开了导航,犹豫了下,输入了最近的书店,看来得找些素材研究研究了嘿嘿。

一个出租车大叔不小心被思想误导,堕落了魔道。

咚咚咚!咚咚咚!门不断被敲打着,因为每天都有自己开门,所以老公并不带钥匙。

叮咚叮咚!门铃也在不停被按着。

咔哒,门打开了。首先挤出来的是摇头晃脑的大狗啊黄。

去,进去!这皮狗!

啊呜?狗狗敏锐的感觉到不对,看看男主人,又回头看看。哈哈,它疑惑了,呜呜叫着歪头思考?

门打开后。走廊里的灯光下正站立着一位涉涉发抖的姑娘。

啊,只见门口出现一位无比美丽的黑皮娇妞,他一头银发,垂落到肩膀。修剪的恰到好处的侧发正好遮住左眼,看起来就像美哒哒的大个雷姆。能看到她和发色同色的两对大大的银毛竖耳树立在头上,搭配着萌哒哒的小脸,可爱极了。

能看到她穿上身穿着宽大的白体恤,下身则是牛仔破洞短裙,甚至能看到破洞里侧面的黑皮大腿。她双腿修长笔直,穿着凉拖,可爱的黑亮脚趾头扭捏着。

“呼,喵,呼呼呼!”美喵娘手舞足蹈着。但是头顶的耳朵内置耳机却说不出完整的话。

呜哇!老公你失禁了!能看到猫咪的牛仔裙前面湿了一大片。

小美也就是此时顶着阿明肉体的男人,正面对占据了自己肉体的老公欲哭无泪。

她赶紧关门,给邻居看到可不好。

我,小美,此时正在焦虑中。

我看着我自己,而且面前这个熟悉的身体现在里面是我老公,而我成了老公的男人身。

这种巨大的差异感让自己下面硬梆梆的,小美心里也非常恐慌,但是老公看起来比自己更惊慌呢。

此时胶皮猫娘双腿间不断滴淌着液体,穿着的牛仔裙也湿了一大片。更可以的是她的裆部高高鼓起,鸡鸡也翘起来了啊。

一番擦洗,手摸着面前这个猫娘的乳胶大腿,每次擦拭都让猫咪颤抖不止,啊,这个半小时前自己还在里面呢,小美能理解老公现在的感受,这乳胶肉体太敏感了。

大手揉着乳胶的小手,男人,也是小美,心情复杂。

小美看着面前坐在床上强作镇定的喵娘,能看到她的尾巴不安地摇晃着。她的小手紧紧捏着自己,似乎这样才能感到安全。

在教导了一番后,老公还是没法使用脑波耳机完整的说话,也许是频率不同?怎么教不会啊!还好老公能用意识勉强控制脑中电脑。现在他登录了聊天软件,正用意识打字和自己的手机聊天。

两人互相询问了下后,互换身份的疑点就落在了项链上。

要不试试?一番挣扎后,两人还是决定试试。

“好,我要解开了!”亮着绿灯地项链接口被捏着,小美看了看面前的猫娘,猫娘也紧张地点点头,她甚至闭上了眼睛。

希望别出大事!小美咬咬牙,解开了项链。突然脑海中一阵昏眩。

良久,两人的眼睛慢慢打开了,从疑惑到失望,然后绝望了。

不!变不回来!面前的猫娘已经在噗噜噗噜地流眼泪。

看着年前娇媚可爱,楚楚可怜的胶皮猫耳女孩,小美猛地扑了上去,嘶吼着。

“老娘我还没哭,你哭什么,还算不算男人啊。”

小美顶着丈夫的身体瘫软在年前女孩的娇躯上,身体颤抖着,猛男落泪了。

猫娘左手的手机上qq出现了字。

“阿美,我也不想,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乳胶手指按了按屏幕,呆板的读字声从手机发出来。

项链继续戴着,也许会有办法的,没找到说明,阿明体内的ai似乎沉寂了,没有说明书的后果就是两人一头懵逼,犹如无头苍蝇,又不敢乱碰这黑科技玩意。

“老公,你能联系上ai吗?就是会在脑子里说话,自称美美的人工智能。”小美摇晃着年前的美娇娘。自己现在顶着男人的身体,虽然平时看多了,但是并不表示自己以后接受作为一个男人生活啊。

“不行啊,呼叫美美,它就提示脑波信号同步率19%,拒绝激活。”

阿西吧,完蛋了,通过各种尝试,因为没法激活ai美美,无法激活美美,就没法问ai说明书内容,没有说明,就不知道怎么换回去。

进入了死循环。

使用各种办法后,两人只能先尝试互换身份继续生活了。

“妈妈我回来了!”外面门突然打开,小玉呼啸着冲回来了,这丫头根本一点都不淑女,就是个熊孩子啊,也难怪,在家的娃大都这样哈哈。

!啊!正在电脑前继续工作的乳胶猫娘心一惊,赶紧拿起桌上在充电的手镯手忙脚乱戴起来。在最后一刻的时候,手镯启动了,而女儿正好冲进来,扑进了自己怀里。

“妈妈妈妈,我今天考了一百分!你怎么不说话??”女儿在自己怀里拱着,女性的身体让阿明感觉到很奇特的异样感,虽然自己很是想发出声音,但是没有ai 辅助的自己只能勉强让猫耳发出嗯嗯啊,瞄哈之类的声音,而且还把自己憋得慌。

阿明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视觉里因为手镯的伪装功能,手掌已经变成女孩子那白皙的小手了,她摸了摸女儿的头,手翘了个大拇指以示鼓励。手掌能感觉到穿着的胶皮手套贴着女儿的头发摩擦,手掌感觉痒痒的。

“啊,小玉,你怎么回来不去洗手,你爸……咳,妈妈嗓子发炎,暂时没法说话呢。”此时穿着围裙的男人从厨房间端着水果出来了。两人眼神对撞了下,然后点点头。

小玉感觉很奇怪,首先妈妈突然变得不能言语了。

先是爸爸解释喉咙发炎,然后又说过两天要做个小手术,反正自己从外面回来到现在都没听到妈妈说话了,全靠手势和手机。

更奇怪的是爸爸,突然变得很是娘娘腔,而且,变得和老妈一个性子,简直就是老妈的男性版,突然就厨艺精通,家务全能了。

妈妈变化也很大,她厨艺突然变得很差,而且做事手忙脚乱的,家务也做不好了,然后给爸爸赶去看电视,让她别添乱,天哪,这还是我那贤惠能干的老妈吗,怎么只是出去下,回来就大变样了。

妈妈她整个人不经意间就会大大咧咧的。

啊,老妈她以前从来不吸烟啊,小玉能看到老妈她习惯性地拿起烟点燃,都叼在嘴上了,然后又郁闷地拿下来熄灭。

老妈她看电视时习惯性地岔开腿像男人一样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爸爸路过就会给个脑瓜子并且批评她内裤都看见了,然后妈妈就会迅速并拢腿,面红耳赤地低头呜呜着。

该不会两人灵魂互换了吧!

男版妈妈,女版爸爸,性感语气都互换了啊。

小丫头的观察很敏感的,虽然夫妻两人极力伪装成对方,但是多年的生活习惯怎么说改就改的过来呢,总是不经意间会表露出来的。

两人之举,实属掩耳盗铃。

今晚还是继续靠爸爸把女儿哄睡的,谁叫妈妈不能说话只能焦急地直晃手。

女儿睡着后,两人轻手轻脚地离开,并且带上门。

“亲爱的,委屈你了。”面前是一脸盆已经晾干的圆球。那个灌食背包和几根透明管子也摆放在旁边。此时两人端坐在卧室旁边的地毯上,那台改造机柜也停在墙边的衣柜旁边呢。

“不要吧,老婆我感觉我还不饿!能不能别用这个,我……我怕!”

虽然平时每天晚上都看老婆用这个进食,然后在床上扭的死去活来的,自己反而觉得很美很有趣,但是真让自己来……。

喵呜!胶皮下的小脸都吓紫了!

“你都看我用这个好多年了,有什么好怕的,而且告诉你,很舒服的哟。”老婆大人此时穿着男性睡衣,她洗漱完毕了,顶着老公阿明的身体,刚洗澡了后甚至闹了点笑话。

摸着平坦的胸部,感受着自己的男性大手,唉~小美叹了口气。我真的变成男人了,希望这只是个真实的梦……

“哇,老婆,不要吧。虽然平时都看你灌肠灌食,但是让我来……我……”可爱的猫娘也洗漱过了,因为过于羞耻,基本上是被老婆抱着轻巧的自己,像娃娃一样洗漱的,然后搽干净就套了个可爱Kitty猫睡裙,全程基本都是老婆帮忙搞定的。

她此时晃动着猫耳,不时会发出嗯呢,瞄咕等奇怪的声音,她也在尝试用思考控制电子猫耳发出声音,可惜不配套,所以发不出完整的声音。

晃动的尾巴上面皮毛还没有完全被擦干,正在屁股上自然地晃动着。

唔~似乎低头看到了自己睡裙里胸部内的真空胶躯,因为太刺激了,她现在很是激动,她的黑胶皮小手按在自己膝盖上,就像个委屈的媳妇一样蹲跪着,小手因为过于紧张捏的咯吱咯吱作响。

……还是我来吧……小美已经无话可说,强气的老公顶着自己的美好身体在自己的面前像个小媳妇,我的天,这种违和感,到底谁才是本体啊。

呜~在使用灌食装置前,私处还是要戴上那个机械贞操带的。

猫娘乳胶小手拿着已经玩的很是熟练的道具,随着手指轻轻扣按,咔咔,外形酷似金属比基尼的机械贞操带上对应着肛门的阀口就打开了,露出了内里的空腔,这个阀门正好可以顶住屁眼外径。而前面则是长方形的大片空缺,穿上后,露出了双腿间的乳胶唧唧和蜜穴,等于没穿。

猫娘站起来,脱掉了睡裙,女孩子美好的身材,伴随着覆盖全身紧紧粘合在自己皮肤上透亮的乳胶皮壳,光是看就让她湿了,像小香肠的黑皮唧唧也翘起来,膨胀的像个小火腿。

她拿起这个金属内裤,抬脚穿了进去,然后往上拉,到了腰部,用力一合,咔哒,这个金属内裤就穿起来了,外面就像个比基尼一样穿在女孩子美好的胯间,不过前面都露出来了啊,等于没穿啊,至于屁股则感觉有什么顶着屁眼周围,感觉很奇怪。

在使用面具时,头发耳朵都要摘掉的,这平时都是自己来做的,但是今天居然自己给自己做,哭。

猫娘摸索着自己的头部,在银色的头发里是有暗扣的,只要一起按下,就能把头发拿下来。

小手摸索了好一会,才触碰了开关。咔哒一声,她满头的美丽银发晃动了下。

两个猫耳也在老婆的帮助下拿下来了,然后下面的银发一并被拿了下来,露出了下面光溜溜的女孩子黑皮透亮的乳胶头颅。

能看到头颅上耳朵的地方是两个凸起埋入胶皮内的隐藏接口,伴随着几个卡扣分布在光溜溜的头颅上,黑亮的乳胶皮肤其实是能看到内里的,因为并非不透光,原始状态就是那种带点茶色的乳胶皮肤,只要不接触太阳光就不会变黑,这身皮基本都能看到内里的真实肌肤,就连老婆透明胶皮下乳房上的美人痣都能清晰的看到。

+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