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86 ♥

纯白恋缚曲 第五章

纯白恋缚曲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公园里的遛弯

大量胶衣犬奴描写

在新吾一行三人在美羽家用过餐的那天零点过后,中午行经的公园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大小姐,现在可以出来了么?这个时间段已经不会有路人再经过这里了,大多数人或许也都准备睡下了吧?」

「呜嗯嗯」

「啊,我都忘记了您现在说不了话了,作为代替,我来帮您吧」

在公园的游览区里,周围到处都是松树灌木不说,晚上这里的路灯也仅限于照亮人行道的程度。

虽说两人所做的事情很大胆,但是为了保险,两人并没有站在路灯所能照亮的地方,所以即使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也只不过是黑漆漆的一片。

随着拉锁被拉动的声音,原本漆黑一片的地方居然有几点白色的光点显露出来。

「大小姐,现在请你趴在草地上,我来帮你装上最后几件装备吧」

「呜嗯」

草地上传来沙沙的摩擦声,然后是箱子的锁扣被打开的声音。

虽然看不清黑暗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咕啾咕啾的水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还有少女被紧紧堵死的口中发出的呜咽声,都不禁令人想入非非、血脉喷张。

「好了,大小姐,我们开始散步吧,今天的目标是两百米哦」

「呜呜!(那么远怎么可能!)」

「您说您觉得太短了?那直到回家前都保持这种姿态如何?」

「呜——(我错了请饶过我吧)」

「这才对嘛~安洁也该戴上自己的装备了」

稍后,其中一人率先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衣服前的白色荷叶边围裙似乎在彰显着本人女仆的身份,但脸上的防毒面具似的东西和像是带着黑色手套的双手则表现出了不一样的意味。

「快出来吧,大小姐~」

女仆拉扯了一下右手中的手环,手环上的细铁链一直延伸到黑暗中。

随着一声沉闷而模糊的应答,一条略微的手臂从黑暗中显现出来,可以看到手上带了一件相当厚实的皮革犬手套,接着是头部,一头长发几乎要垂到地面,但是脸上的犬头套完全遮盖住了她的脸部,随着不断地爬动,借助路旁微弱苍白的小路灯可以看到少女除了头发,全身似乎都被包裹在什么东西之下。

「大小姐,为了保证晚上的休息时间,我们还是尽快开始吧~」

女仆说着,就拉着连接着少女脖颈的手环开始向前走动。

「呜」

四肢爬行的少女似乎有些不满,但是迫于项圈对呼吸道的挤压不得不加紧了爬行的速度。

「哦对了,还有这个没有用呢」

女仆自言自语着打开了手里什么东西的开关。

「呜呜呜!」

爬行的少女顿时伸直了双臂,夹紧了双腿,头部向上仰起,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少女的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有节奏地摆动了起来。

如果樱乃此时按照原来的计划来到这里一定会感到吃惊和惊喜吧,这两个人不必多说,就是新吾高中时期的女性好友中的两位,高中学院长的女儿濑名爱理和校园女仆安洁莉娜·菜夏·史威尔。

虽然两人高中毕业时一同前往国外学习生活,但是时隔一年,两人出现在此处想必是有某种原因吧。不过那些现在当然不会多做解释。

相比于只是戴上防毒面具限制呼吸并在女仆装里穿上了一件露头乳胶衣的安洁不同,爱理身上的装备可以说除了没有上皮铐以外一应俱全。

在犬型头套的遮盖下,爱理的面部完全被一张定制好的乳胶面具所遮掩,这张面具用米字状的皮带系紧在脑后,面具本身是完全按照本人的脸部细节完全仿制的,面具内侧有着鼻管和口塞,除此之外还附带安装了半透明的镜片和耳塞。

穿戴好了之后,整张脸会完全契合在乳胶之下,只有极少的视野以供关键时能够避免盲目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除此以外,口塞到面具之外还有一根细管被装在犬头套的口部位置,只要爱理稍不注意,外表上来看,就会像一只饥渴了的狗狗一样流出口水。

脖颈也被颈套固定死,高领硬质的皮革把爱理的头部固定在一个正面仰起的角度,这样趴在地上时,视线就可以保持在水平向前的方向,扭头什么的根本是异想天开。

全身的胶衣也和安洁身上的稍有不同,乳头部分的材质薄且半透明,靠近就可以看到明显的乳晕,乳头的左右两侧都粘有跳蛋,并且一直保持着轻微的振动来维持着快感。

下体处则是可以安装进身体的三条软管,当然全部被安装完毕,且每一根软管中都被插入了相应的小玩具。

刚刚安洁所启动的只有作为肛塞的尾巴,这条尾巴和爱理淡褐色的发色一样,长长的披散开来,肛塞则是长数十厘米,被分成三截,每截都带有振动和旋转功能,可以随意调整旋转方向和速度。当肛塞被启动时,尾巴就会随之上下摆动,就如之前所看到的一样。

阴道里的振动棒倒还没有给爱理带来特别的快感,但是这种充实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爱理它的存在。

尿道栓虽然没有其他功能,但是这种被撑开的感觉是一般人完全想象不到的,不能自控但是又无可释放。

厚实的犬手套把爱理被乳胶包裹的小手固定成握拳状,手套并不是在手腕处收束的,而是一直覆盖到大臂中间,被金属拷固定死。

腿部的装备可以说相当的别致,为了保护膝盖部分的乳胶衣,和手套与地面接触的厚皮革相同,这双特制的袜靴从脚底一直到膝盖上端全部都被一块块的厚皮革覆盖着,既保证了关节的灵活性,同时也保护了乳胶衣和皮肤。

在这样的装束下,爱理只能单方面接受安洁的引导,毕竟如果离昏暗的路灯稍微远一点,她可能就会完全迷失方向。

忍受着体内怪异扭动着的东西,爱理只能跟随着项圈上的牵引不断爬动,些微的视觉能让她辨认出安洁的身影,这让她感到少许的安心。

不过她知道其实现在最大的恐惧并不是来源于可能出现的路人,而是眼前的好友,由于所有的行使权全部都交给了安洁,现在的爱理除了服从之外根本没有任何选择,倘若被弃之不顾,那才叫绝望。

想到这里,爱理不得不加紧了跟随的速度。

其实爱理并不是一个喜欢受虐的人,相对于受虐,她更喜欢看别人受虐,但毕竟两人也是一同生活了数年的好闺蜜,爱理对于每次都让好友做m的一方感到有些愧疚,同时出于好奇,她请求安洁偶尔和自己交换身份来玩游戏,这样也算是一种更好的了解方式。

不过这样子外出是爱理完全没有想过的,作为管理能力优秀的她,在生活方面可以说是条理清晰,资金方面也已经完全自立,所以装备可以说全部可以随意定制。

但是安洁偏偏没有选择使用复杂的装备来调教爱理,这对于身体的体验上或许有些差距,但是在精神方面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牵着锁链的安洁不断调整的走路的速度,观察着爱理的反应,虽然不是第一次体验这种装备,但爱理的反应比平时在房间里玩时更平淡,大概是因为紧张感占了上风吧。

当然仅仅走完一圈就返回这点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所以安洁也会在有些时候调整不同部位玩具的振动频率保证这次调教能让两人满足。

最先振动的尾巴在几分钟后已经不能再带来更多的快感,爱理也不再像一开始一样颤抖着前进,这时,爱理感觉到安洁拉扯了一下项圈,好像在示意着什么东西,然后阴道里的振动棒突然开始旋转了起来,爱理下意识收缩了一下,反而被表面的微小突起刺激地哼出声来。

振动棒并没有开的多大,只是在缓慢地收缩旋转着,但是本来适应着的身体不得不开始面对另一种刺激时,爱理的身体立刻变得敏感了起来。

原本保持着一种振动频率的胸前的跳蛋也开始不断地变化着,好像真的有人在抚摸揉捏着一样,阴道中缓慢而又坚定的摩擦虽不至于高潮,但是却像是打开了红酒的瓶塞醒酒一样。

如果正常时感受的话,这种刺激最多也不过是一种异物感,但是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刺激,爱理的身体已经开始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受调教模式。

原本平淡无奇的刺激开始起作用,爱理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她开始忘记自己是在跟随安洁,本来就狭隘的视角更是因为眼睛微闭变得不可视,手和脚的动作开始变慢,身体也开始压低。

听着爱理犬头套口吻处的细管传来的混有口水的滋滋呼吸声,以及看着爱理不自知地开始自己扭动着身体爬行,安洁放低了自己为了引导拉扯项圈的力度,慢慢地控制着爱理来到了林间一处平坦的草地处,同时不断地调整着振动的频率和力度。

身体开始品尝起快感的爱理当然完全无法抵抗,不仅头套下开始传来嗬嗬地喘息声,身体也开始维持不住爬行的姿势,慢慢地开始扭动起了自己的腰部,最后甚至不再支持身体,转而自己尝试着摩擦着自己的身体以获得更多快感。

随着各种组合的不断挑逗,爱理最终发出长长地一声嗯,然后彻底瘫倒在了草地上。

安洁关闭了所有的振动,然后将爱理的项圈放在了草地上。自己则走到一边拿出夜间摄像机开始进行架设。

爱理本来完全迷离在不缓不急的快感之中,但随着高潮的过去,她开始从快感中回过神来,她以为安洁就在身旁不远处,但是树林遮挡住了路灯,整个视野里没有一点光亮,爱理呜呜地呼叫了两声安洁,却发现没人回应,这时她感到有一丝不妙了,她尝试着拉扯项圈锁链,却发现锁链的一头完全没有牵引,她开始着急起来。

另一旁,架设完摄像机看着爱理从迷离中慢慢清醒过来然后开始慌张的安洁从爱理的身后开始靠近。然后在爱理慌张地想要站起来的时候突然从身后一手握住爱理的手腕,一手轻轻揉捏着爱理的胸部。

遭到突然袭击的爱理正要叫出声来,不过熟悉而又温柔的刺激从胸前传来,虽然有些不安,但是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就是安洁。

所以爱理第一时间就放松了下来,感受着安洁的稍带强硬的力道,顿时一个不稳,带着安洁趴倒在了草地上。

安洁也顺势伏在了爱理的背上,同时控制着阴道中的振动棒开始进行抽插。

面朝下四肢着地伏在草地上的爱理感受到了阴道中振动棒的变化,只觉得自己现在好像真的是一条母犬,被公犬按在地上播种,她想要起身,但是却又被安洁稍作强硬地按在地上,同时,她感受到胸前的手不知何时已经开始顺着小腹一路滑行到了下身。

安洁隔着胶衣抚摸着深深进入爱理体内的振动棒的根部,偶尔握住稍微旋转一下,或者指节敲击,有时又用手指在边缘处转着圈圈。

爱理此时已经完全不再想去考虑现在对自己上下其手的人的真实身份,全身颤抖着将屁股高高撅起,好像是在欢迎别人来享用一样,安洁用手在振动棒边缘划动的时候,爱理全身更是一跳一跳地到达了一个小高潮,然后爱理感到阴蒂被稍稍用力的揉捏了一下,巨大的快感瞬间摧毁了爱理的理性,爱理顿时双腿抽搐地趴倒在地,阴道中也流出了一股阴精,若不是尿道栓在认真履行着自己的职责,这一次,爱理可能就要浸泡着回去了。

感受着爱理的变化,安洁满意地点点头,趁着爱理失神的这段时间,她回到出发的地方取来了用来装道具的行李箱。

当然这个半人高的行李箱一看就能明白,爱理之所以可以穿着衣服躲过晚上的人群来到这个公园,多半是被装在了这个箱子中的。

果不其然,拉开拉链,里面除去数个方格用于放置工具之外,正中间一个蜷缩的人形的凹坑显示着这个箱子主要的作用。

看到爱理还没有回过神来,安洁也没有多等,直接将爱理放入了凹坑中,取下自己的面具换下爱理的犬头套,然后将一个管子安装在面具的呼吸器上,闭合上箱子,按动开关,箱子中立刻传来气体充入的声音。

此时在箱中的爱理已经完全没有动弹的力气,只能任由周围的箱壁在充气作用下将自己紧紧地禁锢在半空中,连一根手指也活动不了。更糟糕的是,安洁并没有打算就此结束,她将所有的振动都开到大,箱中无法动弹的爱理自然不必多说,在到家被释放出来之前,势必是要经历一场永无止境的高潮地狱了。

有人回复倍感欣慰,若有打赏,双更奉上

内心〖〗

文字【】

言语「」

<< 纯白恋缚曲 第四章纯白恋缚曲 第六章 >>
+8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86            

6 thoughts on “纯白恋缚曲 第五章”

  1. 很喜欢作者大大写的故事,
    人物身份的反差 、新奇的游戏 、心理的感受、温馨的氛围、都很喜欢希望大大贯彻下去写作到底。 加油~

    +1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