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重口味女王 ♥

聖騎士羅拉 寄生洗腦再教育

聖騎士羅拉 寄生洗腦再教育 – 黑沼泽俱乐部

副官向前一步小聲報告道:“羅德尼大人,所有小隊都已經准備就緒了。”

精致的雕花手甲撩起鉑金色的發絲,熟練在腦后束成一束。柔嫩的嘴唇有條不紊地詢問、下令:“心靈防護道具都分發下去了嗎?”

副官再次一額首,答道:“已經全部佩戴好了。”

女聖騎士安心地點了點頭:“恩,那就好。”說著羅拉羅德尼也為自己戴上了附魔項鏈。

作為王國人盡皆知的聖騎士,精致的雕花秘銀鎧甲緊緊約束著她的女性身体,一舉一動一招一式充滿了威嚴和庄重。而作為穩定軍心的重要保證,她並不佩戴面甲,單單是看到她端庄秀美的容顏就能夠讓將士們恢復信心百姓們脫離恐慌。

沒錯,鼓舞士氣統御軍心也是聖騎士的重要工作。

這次放棄了自己原本的高級撫摸飾品而和軍士們佩戴了相同的批量制作的心靈防護項鏈,就是為了讓眾人信任項鏈的功效,驅散對于“魔物”的恐懼。

身為隨著王國南征北戰十載,又多次陪同冒險者團隊執行任務的出色聖騎士,羅德尼可以說。但這一次,還是讓她手心冒汗。這里並不是行軍的營帳,而是王城的六個大門哨塔之一,在門外就是王公貴族來往的要道。

這不是冒險,也不是出征,這次行動,是一次政變。

在經過了數月的縝密調查后,已經查明了王國內部受到了魔物滲透。某種有著心靈控制異能的邪惡魔物,潛伏在王城內暗中影響著王國的走向。而首當其衝的,就是這次和黑暗精靈統治的地下魔物國家簽訂移民通商條約。這無異是對人類同盟的背棄,極端情況下甚至會受到同盟成員國的聯合討伐。可王族上下卻著魔一般對于這條約抱著極大的興趣,甚至偏執地認為同盟不會發覺或者忽略王國的逾越。

經過有著豐富地城知識的冒險者分析,極有可能是名為奪心魔的魔物通過魔法易容混入了王城。

各位在冒險中結識的同伴已經分別帶領了小隊埋伏到了王城的各大出入口,必須在一次性地揪出犯人,最少也要找到決定性的證據,來抵消這場圍攻王城的大罪。

而這在帶領這十二支隊伍的勇者之中,還有著她的丈夫 奧利弗羅德尼。她與丈夫就是在一次任務中認識的,兩人相戀已經有十五年了。而兩人的十五歲的儿子喬治也在半年前加入騎士團。喬治所屬的見習騎士團一周前就被羅拉支開,現在應該正在邊境巡邏。

一切都已經准備就緒了,但是羅拉心頭還是有一絲不安。這一次的冒險要賭上的不只有各自的性命,還有地位名譽甚至聖騎士的資格。如果在這次行動失敗,不僅夫妻二人身敗名裂以叛國罪處死,自己的儿子也只有逃亡一條生路。

但是上天沒有留給她猶豫痛苦的時間,隨著王城的大鐘響起,時間到了約定的正午。

聖騎士睜開了雙眼,恢復了堅毅的神情,大聲喝道:“騎士團,行動!”

一切都按照計划進行著,各個小隊迅速壓制了王城內反抗力量,不過這並不是什麼好消息。相反的,奸細撕破偽裝殊死一搏才是最有利的展開。

有著偵測魔物能力的牧師和法師已經開始有序地檢查所有人,雖然檢查王室成員這件事還要經過一段時間的交涉。和國王本人的交涉已經交由拯救了王國多次的勇者和有著受王國廣泛信任的神官負責了。而羅拉作為王國屬下的聖騎士也是這次行動中的內應還是不要出面為好,以免引來沒有必要的怨恨和猜忌。

等待結果的時間異常地令人煩躁,羅拉避開忙碌的人群下意識地走向馬廄。從馬廄中的馬匹數量可以判斷是否有人駕馬出逃,但是在現在的包圍的下也沒什麼意義吧。而就在這時,一個細微的線索引起了羅拉羅德尼的注意。

這匹白額的棕馬。。。有些眼熟?

羅拉作為出色的冒險者、武者和軍人,自然有著超越常人的敏銳直覺。她很快察覺了另一處反常。這匹雜種馬在王城的馬廄中顯得精瘦了、廉價了。和貴族使用的名貴馬匹相比,這樣的馬更像是備用的軍馬。

羅拉果斷抽出佩劍劈向了草料堆。强大的劍氣直接吹飛了馬廄隔間里的一切遮掩,驚得馬匹嘶鳴不已。在分散的草屑之下,一扇暗門暴露在了視野中。

很好,終于有了進展。

“光亮术!”圓形的光球從羅拉的掌中升起。被光芒照亮的石質螺旋樓梯黏著一層濕滑的水汽,向著馬廄下方的地下深處通去。濃烈的腥臭味從這深不見底的黑暗地下傳來。而堅毅的聖騎士提著劍毫不猶豫地走下樓梯向著深處前進。

不知過了多久樓梯到了盡頭,一池渾濁的池水出現在了光照的范圍之內。羅拉小心翼翼地向池內看去。“唔!”哪怕是經歷過諸多地下城的聖騎士也忍不住露出了驚訝厭惡的神色,急忙后退。

在渾濁的水面下,布滿了乳白色的詭異花紋,凹凸不平的腦髓不斷地蠕動,四條觸手在水中緩慢地扭動,噴出又吸入大量漂浮的幼蟲。是主腦——奪心魔意志的扭曲中樞,由無數奪心魔的大腦組成的的邪惡怪物。有著普通魔物無法比擬的强大靈能力量。

羅拉不由得握緊了項鏈,祈禱上面的附魔足以抵御它的力量,保護她與她的同伴們。看來他們低估了這場滲透,能夠把奪心魔的社會核心藏到王城的地下,真正要面對的絕不是几個奸細這麼簡單。

仿佛是計算好的,牆后傳來了岩石機關的滾動的響聲,房間的石壁打開顯露出一個隱藏門洞。

羅拉的劍尖立刻指向了暗門后的黑暗。“出來!”

有節奏的腳步聲踢踏著石質的通道地板,一個扭捏做作的女聲從黑暗中登場:“呀~聖騎士羅德尼閣下大駕光臨,卑職有失遠迎。”

一位窈窕的身影從黑暗中踏出一步,站到了羅拉的面前。一雙媚眼在黑暗中閃著幽幽的寒光,暴露出她並非人類種族的身份。

而隨著鞋跟輕輕響,黑暗中的女人踏著傲慢的步調走入了光照术的照明范圍,露出了與人類無異的容貌。

和王城里常見的禮服不同,白色皮革的緊身馬甲打扮表明她是一個需要工作的“下人”,而領口鑲金的王家紋章表明她和王族的親密關系。雖然有著束腰和胸衣的束縛,但是她高挑豐滿的身材反而更加凸顯,尤其是包臀窄裙下的圓潤臀部與修長美腿。

這個人羅拉並非不認識,相反十分熟悉。她就是身為皇家總管的希維爾 克里斯蒂安。

作為服侍皇家多年的總管,有意無意間利用自己的身份與容姿周旋于各個貴族勢力之間。善于玩弄權术操弄人心的她,雖然和羅拉同為女性但几乎是相反的存在。

“哼,雖然人贓俱獲,但你顯然不打算束手就擒,是麼?”羅拉一邊說著,一邊踏出一步,向希維爾逼近,暗暗准備好發力衝鋒。

希維爾卻側移一步,以腦池隔開二人,避開了羅拉的衝鋒范圍,似乎十分清楚戰士的戰术。顯然她也有著與身份不符的戰斗經驗。希維爾:“沒想到你們行動得如此之快,讓我都大吃一驚呢。不過幸好,我為你准備了一個特別的驚喜。”

羅拉側眼瞄了一眼身后的池水,一個乳白色的腦芽已經漸漸浮出水面,這是主腦制造腦魔像的征兆,必須盡快解決。既然下定了決心就沒有必要和他繼續在這里廢話了。羅拉大聲喝道:“你的陰謀已經破產了!什麼東西都無法讓你逃過審判!”

“哦,是嗎?”希維爾卻詭秘一笑,打了一個響指。

另一個身影從暗門后的黑暗中顯現,擋在了羅拉和希維爾之間。

穿著半身甲的少年握著一支長劍,在黑暗中顯得有些瘦小。確切說,無論是他身上的護胸甲還是沒有附魔精制的長劍都無法造成什麼威脅。肉眼可見的,他的實力遠遠不是羅拉的對手。而羅拉面對這個闖入者卻后退了一步,難掩臉上驚訝掙扎憤恨的神情。

她應該早點注意到的,馬廄里那匹馬,馬鞍上的騎士團徽。不,應該是更早以前,當他們在尋找的奸細時候,奸細沒有理由發現不了他們。從她支開見習騎士團的這一步,就已經失算了。。

現在握著劍阻擋在她面前的,正是她的儿子——喬治羅德尼。

喬治羅德尼無神的雙眼顯然是被魔法操縱了,機械地舉著手中的長劍阻擋在羅拉的面前。

“嘖”羅拉的對于希維爾的憤怒和仇恨溢于言表。

希維爾露出了扭曲的笑意,殘忍地追問道:“如何?你喜歡嗎?”顯然她想要進一步激怒面前的聖騎士,誘使她在壓力下犯錯。

而聖騎士一言不發,除了眼中熊熊燃燒的憤怒,身体卻平靜得像是寒冰。她解下了腰間的劍鞘,套上劍。身為聖騎士,以一敵三並不是她遇到過最艱難的困境。不如說,她有著絕對的自信能夠制服身為見習騎士的儿子,並保住他的性命。

不,確切說,現在已經是最好的時機了,再拖下去情況也只會惡化而已。主腦的腦芽魔像已經逐漸成型,浮出水面了。

羅拉一步向前,仿佛身上的重甲不存在一般,五尺的距離瞬間拉近,疾風怒濤一般的連續斬擊掄向喬治身上的弱點。

“唔!”喬治沒有來得及使出一擊就已經倒下了。和身為母親的羅拉相比,身為孩子的見習騎士喬治還是太弱了。

而在倒下的喬治身后,希維爾卻兩手抱胸站在原地,只是嘲弄的笑意著微微抬手指向羅拉胸前。是沉默施法麼?還是希維爾在示意什麼?羅拉用眼底看向自己胸前。

“?!”

此時,羅拉才注意到脖子上的吊墜正緩緩滑落。吊墜系帶的一側斷開了。是什麼時候?是幻术嗎?還是剛才的注意力被儿子分散的瞬間?

羅拉急忙伸手去握,卻只能看到吊墜從指縫中溜走,落入黑暗之中。

她不用回頭,她敏銳的直覺已經感覺到了身后的危險,無法躲避,無法防御,似乎從一開始就在等待她失去心靈防護的瞬間。半徑60尺、錐形范圍、無比强大的心靈靈能攻擊。

主腦無聲地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扭曲嘶吼,充滿了整個靈能位面。

女聖騎士依然站在原地,手中的劍尾護住倒在地上的喬治劍尖指向敵人,哪怕是現在她架勢依然沒有絲毫的破綻。可她的眼神已經失去了剛才的神彩,空洞無物的映出光照术逐漸暗淡的光芒。

“啊呀啊呀,真是可憐呢,明明是劍术無雙的聖騎士,精神的防御卻脆弱的像是紙一樣。”希維爾一邊說著嘲弄的話語,一邊警惕地觀察羅拉的反應。沒有得到回應后,才小心翼翼走上前去,伸手地撥開劍。

在確認了羅拉徹底失去了意識之后,一把地捏住了羅拉的下巴。聖騎士美麗的容顏被捏得變形,可羅拉的雙眼依然沒有反應,只是嘴角溢出了一絲唾沫。希維爾這時才確認了自己的勝利,調笑道:“真是了不起,竟然還能站著。”

希維爾的雙眼燃起了殘忍嗜虐的笑意,轉瞬間被紫色靈能光芒所吞沒。“不過接下來,你就可以跪下了。”强大的靈能能量在希維爾的眼中聚集,眼中燃燒著紫色火焰的她簡直像是惡魔一般。顯然,她和池子中的主腦有著某種邪惡的心靈聯系,能夠分享主腦的靈能力量。而隨著靈能緩慢地聚集,羅拉卻無法做出任何回應,只能無力地等待敵人的審判

“意志粉碎!”

隨著希維爾的話語,一陣紫色的電光從希維爾的指尖,鑽入羅拉的大腦,又從羅拉的太陽穴炸裂開來,羅拉的身体一陣抽搐,兩眼亂跳不止,手中的長劍當啷一聲落在地。

隨后,一片濕熱的水跡在裙甲下的白襪上暈染開來。高貴的女騎士如同嬰儿一樣失禁了。顯然,她的心靈抵抗已經被徹底粉碎,她的靈魂無助地暴露在敵人的面前。

剛才還如同雕像一般的女騎士瞬間失去了剛才的堅毅和優雅,兩腿一軟跪倒在地,兩眼反白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

看著跪倒在尿液中的聖騎士,希維爾的嗜虐之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作為在王城之中的情報核心,希維爾一直在暗中默默關注著羅拉這位冉冉升起的新星聖騎士。

越是强大越是武藝高超的武人,她就越是期待他們屈服于權力之下,跪倒在王座之前,敢怒不敢言的神情。越是高潔越是孤傲的英雄,她就越是鐘情于他們在貴族酒會上賠笑的嘴臉。沒錯,她覬覦羅拉的肉体與靈魂許久了。眾人眼中高嶺之花一般的王國最强聖騎士,同時又是溫婉賢淑育有一子的美貌人妻,如此完美的存在更是勾起希維爾內心罪邪惡最扭曲的欲望。

希維爾抬起她的高跟長靴,重重踏向羅拉茫然的無助的臉,笑道:“哼,蠢女人,還想要算計我?”

這樣的攻擊當然傷不了王國最强聖騎士的肉体,無論靴底如何在羅拉的臉上摩擦,鞋跟如何踐踏都只能在羅拉的臉上留下微微的紅印,卻無法留下一個傷口。但是看著羅拉美麗的容貌如同痴傻的人偶在自己的靴子底下變形就讓希維爾食髓知味了,隨之而來的就是得寸進尺更加貪婪更加邪惡的欲望——要讓王國第一聖騎士主動舔著她的靴尖搖尾乞憐。

雖然這並不是什麼難事,但是現在並非享受的時間。如今在這里的六尺之上,這個女人的同伴正在搜集一切可以定罪的注視馬跡,而這個女人的失蹤被察覺到也只是時間問題。

既然如此,首先要進行的就是……讓這個女人成為破壞她自己計划的秘密武器。

希維爾向腦池微微勾手,一團粘液從池中飄起。渾濁半透明的粘液包裹著一團微微蠕動的黑影飛向希維爾的掌心。

粘液的囊泡被念力剝開,暴露出內部的丑惡存在——一只蒼白臌脹的蝌蚪狀的怪蟲,帶著V形裂口與四條須狀的觸手。

這是奪心魔的幼蟲,通過寄生在宿主的顱內,吞噬宿主大腦,最后取代宿主的邪惡魔物,通常情況下只需要一天時間就能夠完全吞噬宿主的大腦,並且利用死亡宿主的軀体蛻變為奪心魔。

當然,讓王國第一的美貌聖騎士變成一只丑陋的奪心魔並不是希維爾的計划。這只特制的奪心魔幼蟲已經經過了“閹割”,它永遠也無法發育成一只完整的奪心魔,而只能進行第一步“寄生”,從而讓宿主與主腦直接產生從屬鏈接,讓主腦能夠像支配屬下的奪心魔一樣,隨意地監視修改宿主的心智。

希維爾捧起著冰冷粘滑的蛆蟲,輕柔地送到了羅拉的嘴邊,仿佛是給昏迷的病人喂食,可她的臉上充滿了惡毒的笑意。“來吧,吞下它,從此之后你便永遠是我的奴隸了。”

羅拉的意識依然沒有蘇醒,只有身体輕微地呼吸著。蠕動的幼蟲拖著黏跡慢慢爬向了羅拉的嘴角。

+21

           

2 thoughts on “聖騎士羅拉 寄生洗腦再教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