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六亿少女的梦 ♥

肉枕漂流记 第五至七章

肉枕漂流记 第五至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Be saved

公园里,长椅上……

一个流氓一样的胖男人做在长椅上,上身只穿了一件破烂的背心,下半身则赤裸着,露出脏兮兮的性器,这根脏兮兮的男根正猛力的抽插着胖男人怀里抱着的一个旅行袋。

这个破旧的旅行袋有一根完整的拉链,拉链的下端有一节没有拉上,裸露出一个漂亮的女阴。此刻由于剧烈的抽插,阴蒂已经通红外露,淫水不停地一遍遍滋润着驰骋在内里的肉棒。

突然,胖男人一阵哆嗦。显然,他已经满足射精了。只见他随手把旅行袋丢在一旁,对着同坐在长椅上的另外一个落魄流浪汉说:

“嘿嘿,不错,挺爽。十块钱,给你!”

说着,从地上的裤子里掏出十块钱丢在了地上。一边穿着裤子,一边笑嘻嘻的离开了。

落魄流浪汉捡起地上的十块钱,怜爱的抚摸了一下旅行袋,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说道:

“辛苦你了,孩子。叔叔这就给你买点好吃的去!”

他擦了擦立在长椅旁边的一块牌子,长叹了一声。牌子是用一块破旧的胶合板做的,上面写着:

“极品美屄,十元一肏,包您满意。”

旋即,落魄的流浪汉买了吃的回来了。

他迫不及待的拉开了旅行袋的拉链……

里面赫然露出了一张十分疲倦的脸庞,正是失去了手脚变成肉枕的俊敏!

只见袋子里的俊敏一脸疲态,上半身穿着一件明显不合身的大背心,遮住了一双乳房。下身的生殖器则正好裸露在袋子拉链的尽头。刚刚被那个流氓一样的胖男人抽插过的性器,还红肿外翻着。

落魄流浪汉温柔地把俊敏从袋子里面抱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用其实并不干净的卫生纸替俊敏擦去男人的精液,动作十分温柔谨慎,像生怕把什么东西弄坏了一样。

即使已经耗尽了体力的俊敏,此时心中也不免好笑,勉力说道:

“叔叔,你不用那么小心的,我这破烂一样的身体还值得你那么小心吗?”

“你不要这么说,孩子,你就是我的珍宝。叔叔无论如何也要把你照顾好的。”

“……”

对话并没有继续下去,他的动作也依然是那么的轻柔,俊敏心里清楚,这两个月来,他一直对她是如此的温柔,再如何劝慰也是无济于事的,索性他喜欢如何就如何吧!

转眼,天色昏暗了下来。流浪汉见天色已晚,便把仔细清洗过私处的俊敏抱进了帐篷里。这顶帐篷是由树枝和废铁丝做骨架,再用废旧报纸做为外皮,大小刚好够两个人在里面休息。

流浪汉把俊敏小心放在帐篷里面的一块对折了的旧毯子上,从帐篷的一个角落里,找出一条还算干净的男性内裤,给俊敏穿在下体。因为没有了双腿做支撑,内裤穿在俊敏的身上又大了好几个尺码,导致这条穿在俊敏下体的内裤仿佛像一条麻袋,把俊敏的屁股草草装里了事。

给俊敏穿完内裤后,流浪汉又生起一堆火,然后才坐在俊敏的身边,打开了刚刚买回来的速食品,一小勺一小勺的开始喂俊敏吃起来,眼睛里的关怀像旁边的火焰一样,表露无遗。

“乖,小敏,好好吃啊!香不香?”

俊敏大口大口地吃着流浪汉喂到嘴边的食物,眼泪再一次落下来。

“乖乖的,小敏,不哭啊!好好吃东西,怎么又哭了?”

“叔叔,你说我以后怎么办呢?”这个问题,俊敏已经想了一遍又一遍,肯本就没有答案。没有手脚的自己,除了作为男人们泄欲的工具,根本就什么都不能做。还谈什么以后?还谈什么未来?

“小敏,自从两个月前,我在垃圾道里捡到了你,我就为你可怜的身体和身世打动。一个正值花季的女孩子,被人生生夺去手脚,成为……”

说到这里,他见到自己无心之言已经再一次的刺痛俊敏,便彷徨的戛然而止了。俊敏则忽然的闭上嘴,呼的转过头去,不再理会流浪汉。

“我在带你回来的时候,就暗暗发誓,我要穷其一生来好好照顾你,不让你受到什么委屈。”

说到这里,流浪汉的眼睛竟然也开始湿润起来。他小心的把手搭在俊敏失去双臂的肩膀上,接着说:

“是叔叔不好,叔叔没有什么能耐,不得不让你再做这些苟且的事情来维持我们两个的生活。等叔叔……”

说到这里,俊敏忽然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叔叔,没关系的,我在被斩去手脚的那个时候,成为男人们的性奴和泄欲工具就是我的命运和职责了。你没有什么必要为我自责的。”

“你放心,叔叔明天要再继续出去找一份工作,好好的赚钱,让你脱离被男人玩弄的命运。让你能够好好的活着……”

说着说着,流浪汉的脸上,有两滴泪水悄悄的滑落。

俊敏感觉到了流浪汉的情绪激动,也悄悄的转过头来,对流浪汉说:

“叔叔,你对我真好。俊敏在有生之年已经无法报答您的恩情了。只盼来世……”

俊敏也说不下去了。她想拥抱一下自己的这位恩人,可是她没有手。她想跪下给恩人磕几个头,可是她没有脚,只能兀自的扭动了几下身体,所有语言以外的感激之情,被无情地困在了这个没手没脚的躯壳里。

流浪汉瞬间就读懂了俊敏的意图。他伸出手把俊敏搂在怀里,让俊敏的头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臂弯里。俊敏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般肆意的奔发着,她的情绪再也无法抑制,嚎啕大哭起来。

一会儿,俊敏哭闹够了,便挣扎着要起来。流浪汉放开俊敏,把她的小脸放进自己的视线里。俊敏说道:

“叔叔,你累了吧!你把我放下,抱着我休息吧!小敏永远都是您的乖抱枕。”

流浪汉心下感激,便把俊敏再一次小心地放在这张由旧毯子构成的简易床上。自己则轻轻躺在俊敏身边的土地上,把俊敏温柔地抱在怀里。

他生怕由于自己的失误而造成俊敏窒息,因为她几乎没有什么运动能力。所以他侧过身,让俊敏躺在自己的右臂上,左手则放在俊敏的小肚子上,把她轻轻向自己的方向抱了抱,动作极尽温柔。

过了一会儿,流浪汉的鼾声响起,显然已是沉沉睡去。可是俊敏却没能睡着,这是她发现自己的另外一个改变。

在俊敏被教导主任那群恶魔强夺手脚、开始调教后,俊敏发现了自己除了失去手脚不能运动外,还有很多的改变。她发现自己无论受到多大的伤害,哪怕就是被丢进水里窒息很久,可还是能奇迹般的存活下来,下体被带有尖刺的巨大假阳具捣烂,血肉横飞,可第二天就能像不曾受到过伤害一样的人一样,下体恢复如初。她还发现自己很少睡觉,这和原来的她上课都要一睡就是一上午,绝对是相矛盾的。一天里她只要能睡上一小会儿,就会精神百倍。

过了这么长时间,俊敏慢慢的开始承认,这应该就是当初教导主任告诉她的“还魂一号”的作用。她开始无奈,自己这副被人凌虐的躯体,就是连死亡的权利都被剥夺,就要在这样无尽的炼狱中永垂不朽……

想着想着,她心思烦乱的闭上眼睛,开始回想起两个月前的事情。

两个月前,俊敏被那个凌虐她的女机器人抛进垃圾道后,她被摔的不省人事。可不知道是上苍的无情,还是“还魂一号”的作用,她竟然活下来了。

这天,流浪汉一如既往的打开垃圾道,可映入眼帘的画面让他呆立在当场。只见一个身无寸缕的女孩,艰难的在垃圾堆中爬行着。而最为让人震惊的,是这个女孩竟然没有手脚。一节只有白花花的躯干的身体,像条虫子一样在垃圾堆中扭动着。

流浪汉回过神来以后,立刻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在了俊敏的身上,抱起俊敏就离开了垃圾道。

到了他自己的驻地——那个公园,他才把外套打开,仔细的观瞧自己捡到的这节肉体。只见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活色生香的女孩。

流浪汉见俊敏如此脏兮兮的模样,心下不忍,便开始仔细的给俊敏擦洗起来,一边擦洗,一边和俊敏聊起天来。

他先是打来一盆清水,找到他全帐篷里面最为干净的一块毛巾,给俊敏擦掉身上肮脏的垃圾。随着他一边轻柔的擦洗,俊敏一边给自己鸣不平!难道自己还要被一个落魄的流浪汉强奸不成?

可结果是出呼俊敏预料的,流浪汉不仅没有强奸自己,还在仔细的给俊敏擦洗过身体上的垃圾后,找出了他的衣服,一件背心和一条内裤,给自己穿上。虽然这些衣服都是些十分破旧而简单的服饰,但对于已经一年多来从不曾穿上任何衣物的俊敏来说,已经是十分温暖且舒服的了。

俊敏的心中充满了感激,开始称呼这位恩人为“叔叔”。

当“叔叔”盘问起她的身世时,俊敏也一五一十的讲述了自己的经历,最后还特意嘱咐流浪汉不要报警,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一旦自己的经历被报警,自己深爱的素美——那个已经被改造成人体马桶的素美,立刻就会暴露在世人面前。那是她死也不愿发生的事情。

流浪汉听过俊敏的陈述,被气的七窍生烟,可是他一个流浪汉又能够做什么呢?他便答应俊敏,要好好的照顾她,不让她受委屈,将来有机会再去帮她解救素美。

就这样,俊敏和流浪汉便住在了一起。可是,没有手脚的俊敏,就连吃饭、上厕所等等最基本的自理能力都没有,她只能依靠流浪汉无微不至的照顾来生活。

两个最基本的生活需要相互比较起来,常人看来十分羞愧的上厕所问题反倒变的相对轻松。不是俊敏不知羞耻的可以在陌生男人面前排泄大小便,而是早已经被调教成性奴的俊敏早已经习惯了在男人面前排泄,因为如果她小便和大便的时候无人在旁边照顾,她就只能选择排在自己躺着的床上,或者是流浪汉给她穿的内裤里。

相对比较难的是吃饭问题。因为流浪汉的生活十分拮据,他自己的吃饭问题已然十分困难,现在还要供养一个没手没脚的肉枕俊敏,问题开始变的十分棘手。

于是聪明的俊敏就想到了上面提到的方法,她让流浪汉把自己装进旅行袋里,她则强忍住不发出任何声音的来扮演一个人体娃娃,干起了这种供人泄欲的买卖。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他们的口粮问题虽然得到了解决,但辛苦的俊敏已经被公园里几乎所有的流浪汉抽插个轮回了。

可是就在这期间,这个捡到俊敏的流浪汉从来不曾拿俊敏排解过一次。甚至俊敏都十分奇怪,流浪汉看她赤裸的肉体没有任何男人的反应,因为她知道几乎所有男人看到她没有手脚的一节肉体,随时可以供人奸淫的姿态,眼神中的渴望俊敏是最为深刻了解的。可就是这个捡到她的流浪汉叔叔例外,他从来不曾有过任何的反应,天天的给俊敏洗澡、伺候俊敏排泄、抱着俊敏睡觉,他从来没有反应。这让俊敏十分的纳闷。

这天,俊敏终于忍不住开口要解开自己的疑问了。

“叔叔,你天天喂我吃饭,伺候我排泄,给我洗澡,看到我的身体,难道你没有欲望要和我……,是嫌弃俊敏的身子太脏吗?”俊敏不免脸红的说。

第六章 Dead

听到俊敏的问话,流浪汉先是一愣,然后是一声长叹,说:

“唉……!傻孩子,你有所不知,叔叔不是个男人啊!”流浪汉长叹一声,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啊?怎么?怎么?”俊敏的好奇心被勾引了上来,她一方面想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令一方面又怕自己哪里言语不对,提及了叔叔的伤心处。矛盾的心里让她的语言开始打结。

“叔叔本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份收入还算不错的工作。有一次,我和同事们出去喝酒,在酒吧里面碰到了一个女同学。这个女同学是我的初恋,我们谈的很融洽,结果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对不起我妻子的事情——和这个女同学发生了关系。”

俊敏静静的听着,用关心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叔叔”。

“可谁知道这根本就是个阴谋。我的妻子其实早就在外面认识了一个有钱的大款,她们合谋要逼迫我离婚。于是他们就找到了当初我的初恋,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勾引我上床,并拍下照片,作为要挟我离婚的把柄。事实上,他们成功了。”

“可笑的是,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是她们串通好的阴谋。当我妻子拿出照片,要挟我要离婚的时候,我还苦苦的哀求她不要离婚,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因为我是爱她的。结果她提出的条件竟然是要我接受阉割手术!”

“什么?她怎么能……”说到这里,一直专心听的俊敏也开始惊讶起来。

“呵呵!可笑我的无知,完全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我听到她的条件,起先我也惊讶的不得了。后来想到我们还有孩子。离婚是大人的事情,可对于孩子的伤害却是十分巨大的。当时,天真的我认为这次的出轨本来就是我的过错,让我承担从此以后不能再和女人做爱的后果,也是我罪有应得。为了孩子,如果我和她妈妈能够生活在一起,不给孩子造成父母离异的伤害,纵然以后不能和妻子欢好,我也认了。于是把心一横,我认了。”

“啊?叔叔,你……”俊敏已经听傻了,被故事的内容震惊了。

“是啊!叔叔太傻了,是不是?你看,从那以后,我的下面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说着,他脱下自己的裤子,给俊敏看那只有阉人才有的下体。只见他的下体没有了男性的生殖器,取而代之的是阴茎被割掉后留下的一个深深凹陷的疤痕,而下面的睾丸也消失不见,只有一块肉皮还留在那里作为他曾经是个男人的纪念。

俊敏已经被他的下体吓得说不出话来,而流浪汉却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

“对不起啊!让你见笑了。叔叔的下体被他们弄成了这个样子,让我痛不欲生,她故意把我的阴茎切除的很干净,还说这是要断了我的淫念,但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故意要羞辱我。因为被她割得很干净下面,让我无论是站着,还是蹲着、坐着小便,都会弄到裤子上。让我的下半身总有那么一股尿骚味儿。”

失去了生殖器的流浪汉索性也不再掩饰自己的下体,就这样一屁股做在了俊敏的面前,接着说道:

“像个傻瓜一样的我做了阉割手术以后,还天真的以为她会和我安静的过日子。起初的两个月,她还假惺惺的好好照顾我,让我以为我为我自己的错误行为受到了惩罚以后,她能够原谅我的错误了。可谁知道这只是他们阴谋的一步。而后又过了几个月,她就用孩子要挟我,说她要和男人性交来排解她的性欲,如果我不答应,她就要离婚,并且把我的事都说给孩子听。我当时就有所怀疑她是不是有预谋的策划着一切。可是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我已经因为这件事情陪上了我的男根,我怎么也不能让这件事进一步的曝光。就勉强的答应了。”

“……”俊敏作为旁观者已经完全被这样的一个大阴谋惊呆了。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只是偷偷的到外面和男人幽会,后来就发展到把男人领回家来在我的面前做爱,还让我在旁边观看。最让我忍受不了的她和那个相好的男人在我们的床上做爱的时候,还对不停的对我喝斥,骂我是没鸟的太监。有一天,在他们正在床上颠鸾倒凤的时候,我终于忍受不了大声的反抗她的阴谋。结果,换来的却是那个男人的一顿暴打。在他打过我后,我妻子竟然笑盈盈的走过来,让我签署一份放弃财产协议,把本属于我的那份家庭财产送给那个男人。要么难平他的愤怒,这件事情肯定会闹到我们的孩子那里去。”

“每每提到孩子,我就会心软下来,本以为就算我活得再窝囊、再不是男人,只要能让孩子还有个完整的家庭,我什么都肯。”

“那不能签!”一直在安静的倾听的俊敏突然大呼。

“呵呵,傻孩子,那已经是过去好久的事情了。我就顺了他们的意思签了那份协议。本以为如此就能得到一个相对完整的家庭,不给孩子带来家庭破裂的危害。可上苍就是那样的不公!”

“啊!然后呢?叔叔,你是怎么落得如此……?”俊敏忍不住问道。

“我签了那份协议后,他们两个就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在我的家里的任何地方,卧室、厨房、客厅等等,只要孩子不在家,他们就会大搞特搞起来,甚至还在那个男人刚刚干完我的妻子,就让我去添他们两个刚刚交媾过的私处,彻头彻尾的把我变成他们两个的性奴隶!”

说到这里,流浪汉把眼睛闭上,表情仿佛强忍住伤痛。能够猜得出来,他的内心是极其伤痛到不愿意回想起这些事情的。

“叔叔,这个你都能忍受?”俊敏再一次忍不住的发问。

“是的,这一切的一切,为了孩子我都忍了下来。就是这样的生活我忍受了接近一年之久。可是后来突然有一天,我妻子突然和我说要离婚。我问她为什么?她竟然答道现在的他们两个已经不再需要我这个性奴隶来催进性欲了。我便开始求她,说怎么也得看在孩子的情分上,保留一个完整的家庭,否则会给孩子带来无尽的伤害等等。结果我的劝说却换来我妻子的大笑,我感觉她的笑声简直像是命运的丧钟一样,我的妻子这个时候拿出一份DNA鉴定书,上面表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我的孩子其实不是我的,是那个男人的,我只是我妻子未婚先孕的一块遮羞布,白白的给他照顾了十几年的孩子,白白的断送了我的命根子。”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人,怎么都会这样?……”俊敏已经被故事打动的身心俱疲,梦呓般不停的重复这句话。

这时候,流浪汉的表情竟然异乎寻常的平静,仿佛在讲述的是别人的故事一样。这更加的让俊敏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琢磨不透。

“然后,我就不出预料的被扫地出门。我本以为可以再找个住的地方,重新开始我的生活,毕竟我还有我的工作,我可以重新开始。可谁知道那个从最开始就背叛我的女人竟然落井下石,怕我在别人面前抖出她的丑事。竟然把我是个阉人的事情在我的工作单位公布了出来,让我在人前彻底的颜面扫地,从此无法再抬头做人。我再也没有办法继续工作了,就被单位踢了出来,沦落到了这里。”

“啊,叔叔,我可怜的叔叔……”俊敏也忍受不了的眼泪从脸颊上落了下来。

每每回想到这里,俊敏还是会眼泪直流。她想擦擦自己的眼泪,因为它们在脸上弄得自己十分不舒服,可当她刚开始运动,才无奈的笑自己已经没有手了,拿什么擦眼泪呢?她无奈的摇摇头,这可恶的截肢后的幻肢痛可能会伴随自己一辈子了,自己总是下意识的认为自己的手脚还在,可当大脑的命令到达而没有手脚来相应的时候,那种挫败感和绝望感总是强过任何一种情感的折磨着自己。

俊敏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渐渐的也进入的睡眠状态……

半夜里,流浪汉忽然惊醒,发现自己天天抱在怀里的肉枕头俊敏,竟然不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身边的旧毯子上,空空如也。

他忽然听到一声呼救!

“啊!救命啊!”

是俊敏!流浪汉呼的一下从帐篷里面钻了出来,拼了命的向呼救的方向跑去。

当他跑到出事地点后,看到五个流氓一样的男人围成一圈,手里或拿着铁暖气管子、或拿着木棒,在那里围着他们脚下的一团白肉在殴打。

“啊!住手!”他看清,被他们殴打的他们脚下的那一团白肉,就是俊敏!

他再也抑制不住愤怒的情绪,呼的冲了上去,就要把俊敏抱起,可这五个流氓岂能如此就放过他。五个人中的两个,回头对着流浪汉就是一顿暴打。

“呵呵,让爷爷们住手?你他妈的用个没手没脚的小丫头,天天的在那里骗爷爷们的钱,就是这么一个肉枕头,还说是新型玩具。他妈的,今天爷爷们就打死这个小破丫头。她不是已经没有手脚了吗?爷爷们再把她的淫洞打烂,看你以后还靠什么骗钱!哼!”

说着,只见两个流氓一边一个的站在流浪汉的身边,左边的一个只一木棍狠狠的打在了流浪汉的肚子上,他吃受不起,便自然的弯腰以手着地,大口的喘着粗气,再无还手的力量。可惜常年营养不良的流浪汉,再加上已经是个太监,如何能是这两个流氓的对手。而他右边的一个流氓更是趁这个机会,抡起手上的铁管子,对流浪汉的后脑就是一闷棍,当时流浪汉就彻底倒地不起了,临闭上眼睛前,还吃力的挤出两个字:

“俊……敏……!”

剩下的三个流氓,也没有对俊敏客气。他们抓起俊敏的头发,把她拎在半空,让她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被抓起的头发上,然后另外的几个流氓就用手里的木棒铁管等,像打沙包一样的打起了俊敏那在半空中摇曳的身体。

俊敏被打得从口鼻、耳朵、甚至眼睛、总之是七窍流血。眼看是已经不活了。把俊敏拎在半空的流氓手累了,便把她扔在地上,一众打手们便再次恢复围着俊敏殴打的状态,仿佛要把俊敏所剩不多的身体再大卸八块的模样,只可惜现在的俊敏已经卸不成八块了!

前方高能预警

流氓打手们有的用铁管子不停的用力戳弄着俊敏的乳房,把一双丰满而浑圆的乳房活活的戳弄成两个血肉模糊的肉团,而另外的打手却把手里的木棍和铁管子直接插进俊敏下体两个娇嫩的器官阴道和肛门里,铁管子前面的弯头在俊敏的小腹上高高的鼓起一大块。在他们不停的搅弄下,把两个诱人的器官插成了两个血窟窿。很明显,两个肉洞已经再也不复当初诱人的娇嫩模样了。

流氓打手就这样的凌虐殴打了可怜的俊敏接近半个小时后,看俊敏已经血肉模糊的变成一团毫无意义的死肉,才停下手来。其中为首的一个流氓忽然觉得不妥,便对大家说:

“哥几个动手,把这团烂肉扔进河里。要么我们杀了人,是要吃官司的。”

说着,几个流氓便开始动手把已经被殴打的不成人形的俊敏,抛进了湍急的河水中。可怜的俊敏下体还插着他们行凶用的铁管子和木棒用的凶器。

几个流氓还觉得不过瘾,在扔下俊敏后,还不停的向河水里丢了许多的大石头,一边扔石头一边还不解气的骂道:

“去死吧!贱人!”

……………………

清晨,虫鸣鸟叫的崭新一天……

拥有柔顺金发的一个俊美的女孩,身材十分的高挑,在河边享受着清晨新鲜的空气,懒散的散步。

“嗯?”

忽然,她看到河里有一团红红的血水,而一团红血水的中央,似乎还有一节白花花的东西……

一个胖胖的男人抱着一具没有手脚纤细肉体,在那里疯狂亲吻着。男人的舌头不停地把口水度进女孩的口里。从远处望去,胖男人仿佛抱着一个充气娃娃一般。只是这个充气娃娃并不是天生没有手脚的,肩膀处和屁股下,四肢被残忍截肢的疤痕依然若隐若现。

男人硬挺的阳具反复在这个没有没脚的肉体下,那个娇嫩的女性器官里,快速地做着活塞运动。

没多一会儿,随着男人的一声虎吼,他射精了。随手把这个如充气娃娃一般的女性肉体往旁边一丢,倒头憨憨睡去。

等到女体吃力地翻过身后,露出正面才依稀辨认出,那正是失踪多日、死而复生的俊敏。只是眼神里再也没有了当初的灵动与神采,有的只是真如玩具一般失神的目光。唯一表明这具肉体是有生命的特征,就是那微微起伏的呼吸和时不时抽动的嘴角。

第二天早起,卧室的房门被打开了,走进一个穿着日式和服的俊美的女孩。她从衣柜里取出一件灰色的浴袍,轻轻唤醒了男人。

“爸爸,天亮了,该起床了。”

男人懒懒的一翻身,伸了一个懒腰,打个哈欠,懒懒地从床上赤身裸体的趴了起来。比胖男人个子还要高一点的俊美女孩温柔地服侍男人穿上浴袍后,轻声的问道:“爸爸,今天您是要尿在我嘴里还是去找那个肉便器呢?”

“哼,当然是去那个人肉马桶里方便了。像你这样的妖精女孩满世界都是,可那人肉马桶可就这一个。”男人咧开大嘴,脑满肠肥地说着。

“……”女孩什么都没说,只静静地看着男人,服侍着男人去那个人肉马桶释放着他的晨尿。

男人满意地排泄完毕后,转身对高挑的女孩说:“小灿,你不是也有鸡巴么?将来你会理解作为一个男人的感受的。”

听到男人的话后,这个叫小灿的女孩立刻跪在地上,满脸堆笑、诚惶诚恐地说:“爸爸,小灿的那根东西是阴蒂,永远都是女孩的阴蒂!”

男人看了她一眼,冷笑一声离开了,留下小灿一个人在那里瑟瑟发抖,不过眼神里却透露出一丝说不出的冰冷……

“来,让主人好好给你按摩一下身体哦!”

赤裸的小灿把俊敏那个只有半截的身体放在大腿上,两手沾满的按摩用的润滑油,在俊敏光滑的皮肤上抚摸着。还时不时地撩拨一下俊敏的小穴。

可俊敏就像一个被玩坏了的洋娃娃,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反应。任身后的小灿如何挑拨她,她甚至连呼吸的节奏都没变化。

“这个是做爱时才会用的润滑液,经常在皮肤上涂抹,不仅会让你的肌肤变得紧致光滑,更会让你身上充满了做爱时散发的味道,很有催情作用呢!”

小灿一边给俊敏做着按摩,一边还不忘用语言撩拨着她。

没过一会儿,可能小灿觉得有点累了,便把俊敏放倒在床上,让她枕在自己的臂弯里,从后面抱着俊敏那纤细无比的腰肢,温柔地说:“肉枕头,你何苦一天总苦着脸呢?让我们来找点乐子吧!”

说着,小灿的手向下转移到了俊敏的性器上。

正常的女性器官有双腿的保护,有双手的爱护,不是那么容易被人触碰到的。尤其是在性器主人不愿意的情况下。而现在的俊敏,失去了四肢,根本无礼阻挡任何人对她的侵犯,她只能永远被动的承受。那条完全失去保护的肉缝,不论她愿不愿意,任何人无论男女,只要简单的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那个女性的禁地,俊敏没的选择。

随着小灿灵巧的手指在肉缝里的爱抚,俊敏终于有了点反应,嘴里开始轻轻的呼喊:“素美……”

小灿重新把俊敏抱在怀里,温柔地在俊敏的耳边说道:“人生必须接受你无法选择和抗拒的东西,得知道寻欢作乐,你又何苦如此悲痛呢!做个开心的肉枕头,每天沉浸在肉欲的海洋里,不好吗?”

俊敏总是在呻吟间重复地念着:“素美……啊……素美……”

小灿仿佛失去了耐性,一下子把俊敏仍在床上,从她下体斜斜伸出的一条如同男人阴茎一样的器官立刻尽根没入了俊敏的阴道里。悲哀的俊敏同样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只能躺在那里任人交媾。

小灿的阳具一点都不小,而且还很长,尽根没入俊敏的体腔里,让俊敏觉得似乎自己都被贯穿了。

“素美,素美!你自己都只是一个任人交媾的肉枕头,每天靠着男人的拥抱和性交才能生存。你还靠什么总对那个肉便器念念不忘?”

听到‘肉便器’三个字,俊敏多日来没有反应的身体瞬间颤抖了一下。

“你觉得那个肉便器就是你活着的支柱吗?”小灿一边狠狠地操干着俊敏的小穴,一边恶狠狠的说:“好,那我就让你见见她!”

俊敏已经失神多日的目光立刻恢复了神采,仿佛下身被这个人妖强奸的痛苦都充满的希望。只听那再次有了表情的美丽脸庞说:“真的……?”

小灿一边做着活塞运动,一边用眼神回答了俊敏。

“主人,我是你的肉枕头,今生今世都是你的肉枕头。”俊敏破天荒的自从被截去四肢以后,来了她积极主动的第一次高潮。

小灿看着俊敏积极配合的模样,脸庞上再次透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冷气……

“主人就在门口等着,给你十分钟。”小灿把俊敏抱在已经变成马桶的花素美身旁,让他们两个头挨着头,可以说点悄悄话。然后小灿转身走到了房门口。似乎从这间密闭的卫生间里吹出一阵冷风,将小灿长长的秀发垂到一边,露出她浑圆赤裸的屁股。

“素美,素美,是我俊敏啊!你醒醒啊!”俊敏多日来的的苦楚,在此刻瞬间化作两行热泪,沿着她俊俏的小鼻子无声滑落。

“你为什么不做声啊?素美,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俊敏依然大声的哭诉着。

只见素美毫无生气的眼睛,仍然直直盯着天花板。插在素美嘴里的管子似乎动了动,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隔着管道,从旁边洗手池的下水道里,传来了沙哑的声音:“俊敏,我爱你!让我死吧!”

俊敏大声的哭诉戛然而止,从嘴唇边轻轻的流露出:“素美,我也爱你!”

站在门口的小灿听到屋里的声音消失了,心里纳闷的一回头,正看见俊敏张大了嘴,用力的咬住了素美的喉管和动脉,狠狠地向旁边一撕扯。一股鲜血从素美的脖颈下像井喷一样的蹿了出来。俊敏似乎觉得不够,又上去补了第二口,这一次听到了清晰的喉骨被咬碎的声音。

鲜血四散开来,素美的脸上,俊敏的脸上都挂着一条条的血痕,煞是恐怖。

俊敏接着又一猛低头,让那根插在素美嘴里的下水道管子狠狠地从自己的右眼刺了进去,直扎进大脑,整个脸颊都因为异物的侵入而变了形状。

素美失神的眼睛被鲜血染红了,渐渐的恢复了一点神采,却宛若流星,慢慢的,永远的闭上了,在眼角处流下了最后一滴血泪。

小灿故意慢吞吞地走了进来,看见倒在血泊中的二人,她伸手抓住了俊敏的头发,把她的头从那根下水管道里拿开。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刚刚还是一个血窟窿的俊敏的右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着,不到5分钟的时间,俊敏脸上除了素美脖颈里喷射出的鲜血来,竟然连个伤口都没有。

恢复了意识的俊敏仍旧闭着眼睛,无法制止的眼泪从刚刚恢复的眼角不停地流下。

“肉枕头,你满足了?”小灿平静的问着俊敏。

“满足了。素美,你走好。我不能陪你了……”俊敏小声的哭诉着。

“好了,走吧!”小灿异乎寻常的平静,就这么抱着俊敏离开了那间让俊敏终身难忘的卫生间。

给俊敏洗干净身体后,重新把她放回那张只有她才能睡下的婴儿床上。

小灿幽幽地说:“实不相瞒,我就是还魂一号的第一个试验者。本来生为男儿身的我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但无论什么样子,我们都无法再改变了。你已经至少死过两次了,你应该知道并懂得了,永远成为一个肉枕头,成为你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小灿揉了揉眼睛,试图甩去身上的疲惫,接着说:“唉!我又何尝不是呢?永远也无法改变这个屈居于这个不男不女的身体里,永远都无法改变了。”

“你就安心的做肉枕头吧,不要再做无谓的抗争了。告诉你,花素美不会死的,只是她再醒来的时候可能会被改装成另外的什么性玩具。那是大脑移植的结果。所以她的外貌可能你都不会再见到了。”

听到这里,俊敏平静的脸庞上,眼角侧边轻轻的流出一滴眼泪。那是为自己和花素美的爱情流下的最后一滴眼泪。做饭、上学等等一幕幕和花素美的爱情犹如前世的经历,仿佛就在昨天,又恍若隔世。慢慢的,一切回忆中的景象都已变得模糊不已,只剩下眼前唯一清晰的影像。

“张俊敏,你此生还有什么愿望吗?”小灿柔若无骨的玉手,温柔地抚摸着俊敏的脸庞,轻声问道。

两个穿着校服短裙的女孩子,在学校的操场上嬉笑打闹的场景似乎瞬间被永久定格了,接着就像断了电的电视机,影像瞬间变窄,成了一条亮线,再缩短变成了光点,进而消失……

“我……是肉枕头!”

+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六亿少女的梦            

2 thoughts on “肉枕漂流记 第五至七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